我與他們夫妻的一段往事

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是在93或94年吧。那個時間互聯網還沒有好普及,不像現在有那麽多的交友網。但是在報刊上還是有很多的交友廣告,有真的,有騙人的,跟現在網上的差不多,可能就是換了一個媒體而已吧。

  一個星期六,本來是放假的日子,也忘了為什麽會回到辦公室去了,應該是有點公事要趕著做吧。等忙完了,無聊就隨便翻翻報紙,看到了一個交友廣告,想想反正沒事,公司里面又沒人,就打個電話去試試。用手機打過去留言以後就開始有點後悔了,心想也不知道是不是騙錢的。隔沒多久,電話響了,是一個男的打過來。他問我是不是留言給他說要找夫妻交友的,我說是的,但是我說我還沒跟老婆說好。他說也可以,先認識一下吧。然後又問了我一些其它的事。聊了一陣子,大家感覺都應該是可靠的,他就問我要不要出來見見面,我說可以啊。

  那麽巧他也在離我不遠的地方,就約我在九龍酒店里的咖啡廳見面。問好了雙方穿的特征以後,他說,到時候他會先出現,他老婆會先躲起來看看我。如果她不合意的就不談了。我同意了。

  來到咖啡廳就認出了他來,沒想到他比我先到。他人看起來很正派,品味各樣的都可以。隨便的聊了一下以後他說先走開一下。回來的時候他身邊多了一個女的,很漂亮,身材很好,而且感覺很有素質的。他介紹說是他老婆。

  他說他叫MING,他老婆叫MAY。我猜想應該是假名,但是也無所謂,反正就一個稱呼嘛。由於是公眾場合,所以我們只是聊一些很隨便的東西。他老婆一直都沒怎麽說話,也沒什麽表情。不知道是不喜歡還是害羞。後來他提出去KARAOKE坐坐,我同意了。到了那里,他老婆才開始跟我有說話,但是也只不過是閑話家常之類的話。我在那里好被動,因為我是單身而人家是兩夫妻,要做什麽也不是我可以決定,所以只能等他們的行動。坐了大概兩個小時(我已經記不起來了,猜想是大概兩個小時吧),MING說不如我去他們家吃點東西,我同意。

  我們隨便在超市買點東西就上他家去了。當然酒是少不了的。我們開始聊的深入一點,我問他為什麽會有這個想法玩這個的。MING說以前有一對很好的朋友,試過有一次兩對夫妻在家里喝酒,邊喝邊聊就開始談一些帶味的話。不知道怎麽開始,MING看到他朋友兩夫妻開始在愛撫。他看到以後覺得好興奮也開始跟他老婆愛撫起來。後來MING他們兩夫妻進了房間,房門也沒關就親熱起來。隔沒多久,他朋友倆也進來了。他們四個人就在一張床上各自的跟自己的老婆愛愛。

  他們兩個男人你看看我的活動,我看看你的活動也不知道誰先動手摸起人家的老婆來,反正後來就是我摸著你老婆的波波,你摸著我老婆的波波的不停地抽插著自己的老婆。他說那感覺真的好爽。我問他,那麽你們後來有沒有換啊?他說他心里有想過,但是畢竟兩家人太熟了,要真的換了以後不知道後果會怎樣所以也就沒有換過。但是這個經驗就讓他發現原來老婆給人搞會有這麽的興奮的。

  酒喝了已經不少,但是行動還是沒有升級,我掂量著是不是該走呢。畢竟我沒有這個經驗,而且我又是單身赴會,我都不敢提出什麽。他又幫我添酒,然後我看到他老婆進了浴室。他沒說什麽,就跟我喝酒。後來我看到他老婆就圍了一條浴巾從浴室出來,然後進了他們的睡房。MING跟我說我們進去吧。

  MING的老婆靠著�蓋著被子睡也沒看我們。MING過去親他老婆,然後把被子掀開。他先愛撫她然後叫我過去也摸她老婆。我好興奮。過了一陣子,他叫我先來,但是一定要帶套。我不知道心里怎麽想的,可能覺得人家的老婆應該先讓他自己來啊,所以我跟就他跟說還是你先來吧。但是他說你先來吧。他說床頭櫃上面有避孕套。他可能知道我尷尬所以出去了。也可能怕他老婆尷尬也說不定。

  MING出去了以後我就躺上床。我抱著她,摸她,從她的脖子一直的往下親,。

  她的胸不是太大,是很標準的中國人的身材,很挺,很有彈性,乳頭有點深顏色了但是還是很好看 陰毛有一點多。我沒有像A片上的那樣往她小妹妹去看更沒有去親,只是在她大腿內側親了。覺得她好像也進入了狀態我就把床頭櫃上面的套拿來戴上。我壓在她身上,然後進入,她也好配合。她抱著我,我想親她的嘴,但是她不給。然後我換了姿勢,我和她側身對著的抱著,我把她的一條腿提起來用力的插。她也好興奮的抱著我呻吟著。她真的太完美了,不管長相,身材都是那麽的優秀。她的下面還算是窄,水又多。我抱著她跟她愛愛真的好舒服。

  大概有半個小時吧,我忍不住要射了。她好像感覺到似的抱緊了我。

  完事以後我跟她閑聊了一陣子,她不冷不熱的回答著。我感覺她好像不是太想聊我也就出去了,怎麽說人家老公還在外面的嘛。MING問我覺得怎麽樣。

  我跟MING說,你老婆真的太好了。他跟我說下次有機會把我的老婆也帶上,我說好啊。我們在客廳聊了很久他老婆一直在房間都沒有出來。我跟他說現在可以再來一次嗎?他說太晚了,下次吧。

  大概一個星期以後我實在太想他們了(主要是她)我又打電話給了MING。

  他說今晚有空,可以啊。然後我跟他約好地點見面。見了面以後他跟我說等一下看到他老婆一定要說我們是碰巧見到的(這也好解釋的,因為我們都是在同一區上班的)。MING打了個電話給MAY說碰到了我,說我們會一起回去吃飯。

  然後我們也是隨便的在超市買一點吃的,當然還有最重要的紅酒。

  吃的少,喝的多,很快我們都有一點HIGH了。MING說不如就在客廳做吧。

  因為有了上一次的關系所以大家都已經沒有那麽拘束了。我抱了MAY,撫摸她,親她的脖子。我開始脫她的衣服。脫到哪里就親到哪里。很快兩個人都脫得光脫脫的。MING遞了一個避孕套給我,我戴上了。就在MING的面前我進入了MAY的身體。應該是MAY在上一次之後有跟MING說過我們的過程(我猜想應該是MING問的),MING跟我說用側面進入嘛,用你最喜歡的嘛。我答應了。退出來然後把MAY的腿提起來。MING好興奮的看著我的弟弟插進MAY的身體。原來讓人看著的做會給我那麽大的興奮的。我好賣力的抽插著MAY,MAY也忍不住的在她老公面前叫了起來。她的分泌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澎湃。MING沒有像其它的色文那樣說的在旁邊打手機,但是卻真的好興奮的看著我們做。到我要來的時候,MAY還是跟上一次一樣的抱緊了我。

  MAY先去洗澡,然後換我。我洗好出來,MAY端出了面給我們。MING跟我說,面底下有一只生雞蛋的。好體貼啊。

  先說回我是怎樣開始有換妻的想法的吧。其實很多時候我跟老婆愛愛的時候都會在她興奮的時候故意玩一些角色扮演的遊戲。我都會裝作我是某個虛構的或者更多的時候是我們認識的人物在幹她,她也會配合著我喊著某個人的名字來接受我的抽插。尤其是當我扮演的是我們認識的朋友的時候,她的喊叫簡直讓我瘋了。因為我會更容易的投入進去,就好像我老婆是真的給別幹著。但是有時候在事後我又會擔心她是不是真的喜歡了某人所以才那麽投入。心里有點不好受。我心里清楚我可以接受自己的老婆在我的安排下跟其他人做愛,但是我卻不可以接受她心里有其他人。後來實在是忍不住了我就問了她,她說她做的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配合我,想讓我開心而已。我的心里好甜。但是當我說不如我真的去找個人來跟你做好不好,她都會說我神經病,所以也沒敢提MING和MAY的事了。

  事情終於發生了。在某一個周末,我因為心情好所以想跟老婆兩個人喝點小酒浪漫一下。因為平時兩公婆都要上班而且工作的壓力也是蠻大的所以也難得輕松一下,不知不覺的老婆的酒有一點喝多了。我覺得可能這是一個好機會啊。跟以前一樣我又開始扮演著某人,這次我扮演的是一個好崇拜我的小朋友(真的是小朋友,才十幾歲而已)。我邊插她邊要她叫我朋友的名字(我朋友叫細文)。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吧,她這次好投入。她迎接著我的抽插邊配合著我的要求說,細文肏我,細文肏我啊。好舒服啊,用力的肏我啊,細文。我看她快要來高潮的時候問她,嫂子,我肏得你舒服嗎?她說舒服啊,我要細文肏我啊。我說我(角色中的細文)小你那麽多你會喜歡我嗎?她說喜歡啊,你肏的我好舒服啊。

  我知道她在酒精的影響下性興奮也來得特猛,我就趁機問她那我現在就叫他過來肏你好嗎?她說好啊,我要細文來肏我啊。其實我是知道她是在配合著我才那麽說的,但是我才不管了,而且她也有點喝多了,所以我邊抽插著她邊打電話給細文。我跟細文說你現在就過來,我讓你肏我老婆,你上來之前先買好避孕套還有買幾瓶啤酒。他說是真的嗎?我說是啊。快點過來啊。

  掛了電話以後,我老婆看著我。她酒好像要清醒了一點似的問我,你不是來真的吧?我說電話都打了。剛才不是你自己答應的嗎?她說,我以為你是開玩笑的啊,怎麽知道你是來真的啊?我說叫都已經叫了,等一下你就看著辦吧。那個時候我還在她里面不停的抽插著,她也沒再問。慢慢的我又開始扮演著細文來了。

  我說嫂子,細文肏你舒服嗎?她說,舒服啊。快肏我,快。我用力的愛著她,她也繼續好投入的叫著細文去肏她。我一直忍著。我要留著等一下的好戲。

  果然快,果然是打的過來的。門鈴響了,我知道是細文來了。我們隨便的披上睡袍然後我就去開門了。如我說的,細文買了避孕套和啤酒上來。細文有點緊張。啤酒打開了,我故意的讓他們都多喝點。我知道老婆的酒量,我也知道她一喝多了就什麽也不懂得拒絕。

  開始也沒刻意的說那個事,慢慢的喝的差不多了,細文也放松了很多。我開始親我老婆,她順從著。由於我們只穿了睡袍里面什麽都沒有的,我們很快的就脫光了。由於從來沒試過真的在其他人面前跟老婆愛愛,我特別的興奮,所以我硬的好厲害,她也是濕的好厲害。沒什麽前奏我就進去了。老婆好像也特別的興奮(可能是因為知道要發生什麽事了)。可能是要炫耀我的性能力,我抽插的特猛,老婆也叫的好大聲。我問老婆說,老婆細文想要肏你啊,好不好啊?她抱著我說,好,好啊。叫他來肏我啊。老公要我給人肏,我就給人肏啊。

  我跟旁邊的細文說,來啊,戴套啊。我看細文戴好了套就讓給他來。老婆把我的手握的緊緊的。細文可能是看了我們的做愛也可能是因為酒精的影響所以我一退出來他就馬上撲上去補位了。我第一次看到其他人進入我老婆的身體。他一進入我老婆就啊的一聲叫了手也更用力的握住我。沒多久我老婆就有反應了。在細文毫無技術的抽插之下她越叫越大聲。她緊緊的抱著我叫著,老公,老公……我問她,細文肏得你舒服嗎?她沒說什麽,嘴巴只是嗯,嗯的叫著。細文畢竟年紀小,沒有多久他就射了。他一出來我就馬上撲上去,插著老婆問她細文肏她舒服嗎?她說舒服啊但是老公肏我更舒服。十來分鐘以後我看細文的弟弟又有反應了就跟他說,你再來吧。我一退出他又馬上的插進我老婆的身體。

  由於剛射過,這次細文沒有再亂沖似的。細文說,強哥(當然是假名),嫂子的波好大啊。他邊跟我說邊用力的去抓我老婆的波。剛才因為他一進去就是蠻插的沒兩分鐘就出來了,所以也沒時間去玩我老婆的波。老婆由於長時間的受到刺激,她的高潮好像是來個不停似的。酒精也讓她瘋了,不停的叫著說,老公好舒服啊。肏我,用力的肏我。我跟她說你知道現在肏你的是細文啊,你叫細文肏你嘛。她說不,我要你肏我,用力的肏我,我喜歡你用力的肏我。老公我要你吻我。我過去抱著她,她瘋狂的摟著我的脖子吻我。呻吟聲不斷的從她的嘴巴吐出。

  在細文的努力底下,她來高潮了,抱得我緊緊的叫了起來。然後細文也射了。

  說真的,看著老婆給人肏我真的是好興奮,好刺激的。因為知道老婆不會在心理上背叛我,所以完全沒有那種酸溜溜的感覺。那個晚上我們輪流的插進我老婆的身體,我老婆的身體也真的太好了,一個晚上不停的有人在她的身體狠插她也頂的住。中途細文買的套都用完了(他買了三個,都是他用的,我跟老婆從來不用),我跟老婆說不用套也可以吧?她拒絕。我就叫細文再去買回來。酒色的魔力真的不可以小看的啊。他立馬就去買。那一晚我也搞不清楚我們搞了幾次。

  第二天細文走了之後我問老婆舒服嗎?她說你開心就好了。我說你不是同意的嗎?她說你人都叫來了我不同意你不是好沒面子嗎?我知道了,我老婆是不會主動的答應我的,都是如果我強來的安排好她也不會反對我的。我又問老婆你為什麽不讓細文不戴套呢?她說戴了套那只不過是塑料啊,不是別人的弟弟啊。我又問她,那為什麽細文肏你的時候你老是要抱著我。她說她會覺得是我在跟她做啊。說真的我蠻喜歡她這種自我安慰,因為我會覺得她是沒有背叛我啊。有了這次我知道我可以安排和MING的事了。

  終於說服了老婆跟MING夫妻見面了。但是她要求是四個人在一起的,她不要我不在她的身邊。我答應了。

  看的出來,MAY好少煮菜的,每次都是買現成的回來。反正我們的主題也不是吃飯,所以也無所謂。老婆對他們倆的感覺很不錯,我們聊的也很開心。酒喝的都讓我們有點HIGH了,MING說,你跟MAY到我們房間吧,我去客房。因為之前答應過老婆,所以我說,我老婆要跟我在一起,我們四個人一起吧。

  MING跟MAY說了一陣子悄悄話,然後不好意思的跟我說,MAY不願意。

  那就是說要輪到我給老婆做思想工作了。老婆還是順著我的,她終於也答應了。

  我拖著MAY,MING拖著我老婆往不同的房間走。臨進房門,老婆看了我一眼,說不出來那眼神是什麽意思。關了門,我就抱著MAY邊親她邊脫她的衣服。兩個星期沒見了,真的好想她。戴了套就進去,不知道她是不是跟我一樣兩個星期沒見我也想我呢?感覺她比以前熱情了。我吻她的嘴,這次她沒有拒絕了。我總覺得有接吻的做愛才是真正的做愛,感覺也特別的舒服。做到一半的時候我把她抱起來,我們的下面還是連著的。我說去看看他們怎樣吧,好不好?她說不好。

  我沒理她,就抱著她到隔壁房去。在客房的門外我就聽到了好熟識的呻吟聲,那是我老婆被幹著的叫聲。在我打開門的一刻,MAY馬上反抗著從我的身上下來,往原來的房間走。我沒辦法只好跟著她回去。進去看到她哭了。我過去摟著她,問她怎麽了,她說,她不接受看著她愛的人跟其他人做愛。我輕吻著她,然後慢慢的又進入她的。我問她,那你卻願意讓你老公看著你跟其他人做愛。她說那不一樣。好奇怪的理論。我又問她,那你介意看到我跟其他人做愛嗎?她說,如果有一天我喜歡上你的話,我也不可以接受啊。我問她,那你喜歡我嗎?她說有一點。

  回家的路上我問老婆感覺還好嗎?她說MING很好,很溫柔的。她本來是好緊張的,但是MING很會調情,慢慢的她也放松了。她說其實她每次跟我做愛的時候都會很想用力的抓我的背的,那樣會讓她感覺更可以釋放出來。我說,那你怎麽從來都沒有那麽對過我呢?她說她是心疼我,不舍得啊。但是MING今晚卻給我老婆狠狠的抓得遍體鱗傷了,不知道興奮過後的MING好不好覺得痛呢?笑一個。

  之後我們跟MING和MAY維持了一段時間的來往,有時候是我一個人去,有時候是兩公婆去。MING會在他老婆面前說我老婆的波好大,MAY也沒有介意的。

  但是始終沒有四個人一起過,都是分開房的。

  最後一次跟他們在一起也是我覺得最刺激最瘋狂的一次。那次我是一個人去的。我們三個人一起躺在床上,兩個男的一起親著愛撫著MAY,忽然間,MING的手套弄著我的弟弟。那感覺好刺激,從來沒試過讓男人摸過我那里,說不出來怎麽形容好,反正就是很刺激的。MING對MAY說,你看我在幫阿強弄硬來肏你啊!

  你看他的有多硬,好大的是嗎?我也去摸MING的弟弟,第一次摸別人的弟弟,硬硬的,暖暖的,感覺還是好刺激。MING跟我說,你先上吧。我想從床頭櫃里拿出避孕套,MING說不用戴了。

  我還是用側身面對面的體位跟MAY做,MING在MAY的身後摸著她,他的弟弟在MAY的臀後活動著,感覺他好像想進她的的肛門,但是MAY不讓。

  MING的手在摸著MAY的下面,同時也摸到我的,我知道他是想感受著MAY給我插的狀況。

  過了十幾分鐘,我不想那麽快結束所以跟MING說換他上。

  MING上去沒多久就抱著MAY翻過來,變成MAY在上面。他示意我進MAY的屁眼,跟MAY說我們玩三文治好嗎?MAY怎樣也不答應。所以我只是摸著她的屁股,MAY的屁股很有彈性,摸起來好舒服。MING抱著MAY又翻過來。我還是在他們身邊,但是由於是MING在上面,我竟然不經意的撫摸著MING。MING轉過頭來跟我輕輕的說,插進我後面吧。好像是很自然的事,我也沒多想的就戴了套插進MING的肛門。

  第一次插進男人的屁眼,感覺好像比老婆的粗糙,也可能是因為我跟老婆肛交的時候是有用KY的。我一插到底,MING回過頭表情好痛苦的輕聲說,好痛啊,不行啊,拔出來吧。我拔出來後繼續的撫摸著MING的身體。MING輕聲的問我剛才有戴套嗎?我說有。MING可能是不想直接的讓MAY知道我們做過的事,但是我想MAY不可能不知道的,雖然那個時候MING也正用力的幹著她。事後我有點懷疑我的性取向,我會不會有同性戀的傾向呢?為什麽MING摸我的時候我會覺得那麽的刺激呢?為什麽我也會喜歡摸他的身體呢?我跟他這樣下去會不會演變成同性戀呢?

  但是那一切都是過慮了,我又找過MING幾次,但是他都沒空。後來聽他說他們搬家了,再後來MING的手機也停了,我要找他也找不到。大概一年多以後我在路上碰到了MAY,她那個時候懷孕了。我問她有幾個月了,她說五個多月了。之前聽MING說過他們有計劃做人,想不到真的那麽快就成功了。我跟MAY說,叫MING有空打電話給我啊,我的電話沒改。她說好的。但是一直都沒接過他們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