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清純女友—–女友與管理員

女友与管理员(上)

  小真和妈妈淑惠住的是社区型的住宅,房屋在8楼,是楼中楼型式的,整个

社区只有一百多户,小真的父亲是担任社区的主委,常需要处理社区内的事,但

也因为常出差的关系,有时淑惠只好代替老公处理。社区由于经费的关系无法和

保全公司签约,只能请几位退休的老人担任社区大门警卫和巡逻的工作,所以管

理上相当困难,就算真正遇上小偷,那些老头子也未必能应付,但也无可奈何。

  由于这几个月社区内真是不得安宁,有许多住户频频失窃,也纷纷在住户委

员会召开月会时,抱怨声不段,但由于小真的爸爸正好到美国出差,所以在月会

时当然由小真的妈妈淑惠代为主持,对于住户的抱怨,淑惠真是不知所措,只能

以道歉代为缓和,还好总干事挺身而出帮淑惠说话,并答应住户一定把社区内的

问题解决,淑惠也因为总干事为她承担了此事,心里甚为感激。

  到了晚上11点,好不容易月会开完了,等住户离开后,淑惠请总干事留下

来,除了当值守卫及休假人员外,也一起下来开会,算一算连淑惠也只有三个人,

淑惠担心他们两人忙了一整晚而饿著,就拿了些钱麻烦李伯买些宵夜回来。

  除了淑惠外,一位是总干事林坤祥,45岁,172公分,60公斤,在这

社区已经待了三年,原本是一位公务人员,但由于染上毒瘾被上级发现而提前退

休,后来看到此社区刊登的征人广告,前来向淑惠的老公应征,由于资历不错直

接担任总干事一职。

  另一位就是李伯,全名李宗吉,62岁,170公分,55公斤,同属于高

瘦型,原本是在桃园的某一社区担任管理员,但因被怀疑猥亵数名女童而遭革职,

一年多前才在台北一家卡啦OK喝酒时巧遇林坤祥,相谈甚洽,而来此社区担任

管理员。

  他们二人常相约到外面喝酒,在社区内也是一样,由于会议室在最内侧,要

经过游泳池、健身房、三温暖,然后才到会议室,通常晚上这几个地方除了假日

外,其余时间在10点后就禁止使用,所以根本没有人会来,二人也就躲在这里

喝酒,甚至喝到快天亮才回家。

  李伯没多久就把宵夜买回来了,但是却又多带了两瓶洋酒,淑惠也不太在意,

她真正担心的还是要赶快讨论出结果,也就跟著边吃边讨论。最后他们讨论的结

果,由于经费的关系不好请人,需要时间,但在找到人之前只好暂由委员会的人

或家属轮流巡逻,由于淑惠的老公常常不在,轮流巡逻的工作当然得由淑惠他们

母女俩配合执行了。

  淑惠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接著李伯开口说:『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总干事在

帮著做,晚上开会也是一样,全部在帮你老公解决问题,你看总干事多忙,你应

该敬他一杯。』李伯故意说著,其实是要骗淑惠喝酒。

  『李…李伯,我知道,但…但是我真的不大会喝酒。』淑惠感到相当为难。

  『李伯,淑惠她不大会喝酒你就别叫她喝了。』总干事假装替淑惠说话。

  『没关系啦!不大会喝又不是完全不能喝,喝一点点有什么关系,刚刚开完

会大家都很沉闷,社区问题真的很多,我不说你可能不知道。』李伯继续说著『

前些日子总干事本来要辞职,但是又顾虑你老公常不在,你一个女人家很多事情

又不能处理,相对他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李伯,你说这些干什么,能做多

少算多少,来…喝酒啦,说那么多。』总干事假装生气,端起杯子把酒一口喝干。

  淑惠听完李伯说的话,心里感到难过与担心,总干事一走,社区根本没有人

管,那所有住户一定会怪罪老公。淑惠在担忧之余,又包括对总干事歉意,双手

端起前面的杯子,伸向总干事面前。

  『祥哥,真是难为您了,这杯我敬您…』话一说完,淑惠马上把酒往嘴里倒。

  看在总干事和李伯眼里,二人的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可以开始进行下一部计

划了。

  『哇!好难喝的酒喔!真的好辣。』淑惠好不容易一口把酒喝完,皱著眉头

擦著湿润的嘴角说著。

  『呵呵!你看,这不是喝完了吗!哈哈哈!』李伯笑著说。

  『谢谢你,淑惠,你喝我就很高兴了,这点辛苦算什么,但别喝太多……』

总干事说。

  淑惠一看到总干事面带笑容,心里放心多了,其实也很少有机会慰劳他们,

就藉此机会陪他们聊聊天好了。就这样三人整整喝了一瓶多的洋酒,总干事和李

伯没什么醉意,倒是淑惠早就招架不住,几乎快醉了。

  这时总干事和李伯也开始有了动作,两人马上靠到淑惠的两旁,总干事拿了

杯子要淑惠再喝,但她实在喝不下了,眯著充满醉意的双眼说著:『不…不要,

我…ㄜ…喝…喝不下了。』没想到淑惠的手不小心挥到杯子,两杯酒全部洒在淑

惠的胸前,T恤和长裙上整个都湿了,但浮现在眼前的却是贴著衣服的红色胸罩。

  『哎哟,淑惠,小心一点,你看看,全身都湿了,我帮你擦擦。』总干事假

装紧张的说著,却马上抓起桌上的面纸往淑惠的胸部擦拭著,还不时用力往胸前

的乳头擦。

  淑惠虽然快醉了,但对于总干事的举动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但在胸前传来的

阵阵刺激也让淑惠的身体渐渐发热,脸颊泛上粉红色真是美丽动人。

  『祥…祥哥,我…我自己来就好。』淑惠拿起总干事手上的面纸,自己慢慢

擦拭。

  『淑惠,我看你还是先把T恤脱掉,免得著凉感冒。』李伯在一旁说著。

  『这…这不太好吧!』淑惠为难的说著。

  『唉!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会来,先放在旁边晾干,待会要出去

时再穿就好了,来,我帮你脱。』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的T恤要往上脱。

  『李伯,不…不用。』淑惠见到李伯动作紧张的说著。

  『好啦!不然穿著湿衣服,的确容易感冒。』总干事也在一旁帮腔,顺便将

淑惠的双手拉高,这样才能让李伯顺利的脱掉淑惠的衣服。

  淑惠也在半推半就下被李伯和总干事脱掉了T恤。

  『裙子也湿了,一起脱掉吧!』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站好,总干事也赶紧拉

下裙子后的拉炼『唰』一声,长裙应声掉了下来。

  『啊!别…裙…裙子不…不用。』淑惠紧张的扭著身体,但已经来不及了。

  淑惠只好坐著,红著脸用手上下挡著胸罩和内裤,但展现在他们眼前有如出

水芙蓉般娇滴滴的美女,大红色的胸罩,紧紧的包住雪白的乳房,随著呼吸的起

伏,更显得波波诱人呼之欲出,底下红色内裤里隐藏著女人的私密处,真是迷人。

  李伯将T恤和裙子晾在旁边的椅背上,总干事也若无其事的端起杯子继续喝

酒。

  『淑惠,你的皮肤真好,一定常常去做全身美容吧!』李伯目不转睛看著淑

惠的胸部。

  『哪…哪有,还…还好啦。』淑惠低著头不好意思的回答著。

  『淑惠,你会冷吧!我还是先把门关上吧。』李伯趁机把门靠上并锁住。

  『还好,谢…谢。』淑惠见状也不知怎么回答,总不能拒绝他们的好意。

  『再多喝几杯就不会冷了,来,干杯!』总干事拿起杯子说著。

  淑惠也顺著他们的意思又连喝了好几杯,最后淑惠半闭著眼睛,呆呆的坐著。

  李伯和总干事见时机成熟,两人开始不安分,四只手忙碌的在淑惠的身上和

大腿之间游走著。

  李伯的手的抚摸著淑惠光滑的背部,另一之手则在胸罩上来回的刷著,还不

时轻逗著乳头的部位。而总干事则将手放在淑惠的大腿,慢慢的移向大退的根部,

也轻触著内裤凸起的部位,还用手指隔著内裤轻抠著阴户。

  『不…要啦…你…们…在…干………干…什么…啊……』几乎快醉了的淑惠

眯著眼,被两人突如其来的抚摸,只能轻扭著身躯,无力的呻吟著。

  『啊…不…啊…我…我好…难…难过…啊啊…别…摸……啊啊…』淑惠由于

受到他们的挑逗,虽然快醉了,但身体所感受到的刺激却是真实的,阴户里流出

了大量淫水,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李伯一手从后面将淑惠的胸罩扣子解开,丰满乳房整个跳了出来,呈现在眼

前美丽的风光,顿时让李伯吞了一下口水,看见淑惠那迷人的乳房浑圆坚实,粉

红的乳头挺在乳晕之中,李伯忍不住的伸手开始抚摸,将那粉嫩的双乳搓揉的一

下圆、一下扁,李伯张嘴将淑惠的粉嫩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不停的又吸又舔、

上下打转。

  『啊…』淑惠的乳头被李伯这样的刺激,稍为清醒了许多,但也只能闭著眼

睛带著醉意来掩饰些许的害羞。

  李伯毫不怜香惜玉地抚弄著白白嫩嫩的乳房,嘴里更是用力吸舔著乳头。

  『啊…别…别吸…嗯…嗯…啊…不…不要…啊…』淑惠吃力地说著。

  总干事看到淑惠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遍,顺势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他用指

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

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

  『喔…喔…啊啊…喔…啊啊…』淑惠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不…不要

……嗯…啊…』淑惠的小嘴微张吐著香气,另人不禁心神一荡,李伯立刻将嘴靠

上强吻著她,用舌头在淑惠的嘴里翻搅吸舔著。

  李伯亲吻了一会,马上站起来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个精光,半跪在椅子上,

露出早已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血脉贲张怒不可遏的模样,立刻往淑惠的小嘴里

送,淑惠竟张开她的小嘴将李伯的鸡巴一口吞下,李伯的鸡巴感到一阵温热酥麻

的快感,开始挺著屁股前后抽送著。

  这时总干事把淑惠的双脚张开,开始用他温热的舌头舔著秘唇,吸著甜美的

花蜜,在他舌头巧妙地攻击下,淑惠阴户里的淫水像汹涌的泉水般源源不绝的流

了出来。

  由于嘴里塞著李伯的鸡巴,淑惠只能靠著鼻子呼气,发出微弱的声音。

           『嗯…嗯嗯…不…喔…嗯…』

  李伯和总干事上下齐攻,早已让淑惠心中的欲火燃燃升起。

  这时李伯知道自己快射了,也加快速度抽送著鸡巴,终于大量的滚烫的精液

全部进入她的嘴里,淑惠无法把李伯的鸡巴吐出来,只好慢慢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但总干事还没爽到,连忙叫李伯帮忙把淑惠抬到会议桌上,总干事也赶紧脱

去身上的衣裤,立刻撑开淑惠的双腿,手扶著蓄势待发的鸡巴抵住阴唇,他的龟

头上已经沾满了淑惠流出的滑腻淫水,用力的把腰一沉,整支肉棒插进了一半。

  『啊……』淑惠无意识的叫了出来。

  『她的下面真是紧,像少女一样,夹的我好爽喔。』总干事得意的说著,说

完又是用力一挺,整支鸡巴完全没入淑惠的阴户里。

  『啊……』淑惠又叫了一声。

  总干事抱住淑惠的大腿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大鸡巴在淑惠的阴户里不断地

抽插著。

  『喔……啊……喔……不…不行了……。我的…小穴…啊…啊…』『喔……

喔……别……别……我……会……会死的……啊……啊啊……』总干事双手搓揉

淑惠白皙的乳房,下面不停地抽插著,淑惠抵抗不住总干事的攻势,阴道里不断

流出大量的淫水,流的桌面都是。

  『啊……啊啊……嗯……进……进去……一点…………啊……嗯……』听到

淑惠的叫声,总干事像得到鼓励一样,更加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啊……好深……好……深……哦……』『啊……啊……我………我

要………丢了………受……受……不了……。啊啊……』总干事将鸡巴用力的抽

送,且次次到底,撞击著花心,这种美丽的冲击早已不是淑惠能够承受了。

  『啊……啊……爽……爽死我了……哦……哦……哦……』『喔……喔……

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泄了……啊……啊……』总干事感到淑惠的

阴户内不断的收缩,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著。

  终于总干事的龟头一阵麻痒,滚热的精液从他的鸡巴里射出直达花心。

女友与管理员(中)

  这天下午小真参加朋友的聚会,由于天气热,小真穿了件露腰的小可爱,外

面则搭了件薄衬衣,下面穿了牛仔短裙,看起来可爱极了,完全不像二十多岁的

女孩,倒像十七、八岁的学生呢!

  到了晚上八点聚会才结束,小真就骑著她的50CC小可爱机车回家,由于

聚会在三重,至少也要骑上40分钟才会到家,没想到骑到半路时,竟下起了小

雨,还好小真车箱里有带雨衣,就赶快拿起雨衣往后套反穿,脖子后面扣了个扣

子后就继续上路了。

  没想到骑到河堤旁时,由于没什么路灯,天色又暗又下雨,视线极差,小真

一下子没看清楚竟撞上骑脚踏车的人,那人被撞上后应声倒地,小真这时也紧张

了,赶快停车往前跑去一看,原来她撞上了一个老人,看起来好像只是擦伤,但

脚踏车的车轮却变形了,小真赶紧把这老人扶了起来。

  『啊!你不是李伯伯吗?』小真仔细一看,原来是社区的警卫李伯。

  『你…你是……』李伯一时还认不出来她是小真。

  『李伯伯,我是XX社区主委的女儿小真啊!』『哦!我认出来了,我认出

来了,啊…好痛。』李伯想用力站好时,脚好像有些扭到,叫了一声。

  『李伯伯,你…你没事吧。』小真紧张的问著。

  『没事,没事,我还可以自己回家啦。』李伯用力的说著。

  『不行啦,你的脚踏车坏了,我送你回去吧。』小真说著。

  李伯转头一看自己的脚踏车,还真是不能骑了。

  『好…好吧,那就麻烦你了。』『不会啦,只是不好意思,把你撞受伤了。

』小真愧疚的说著。

  『小真,你别这么说,可能我酒喝太多,也没注意到你。』的确,小真也闻

到李伯身上的酒味真的很浓,可能喝了很多酒。由于还下著雨,李伯又没穿雨衣,

小真赶紧让李伯坐在后座,用身上的雨衣往后盖住李伯,虽然无法全部盖住,但

多少还能挡点雨。

  『李伯伯,抓好哦,我要骑了哦。』小真提醒著李伯。

  小真的机车相当小台,后面又没有扶手,李伯一时也不知道抓哪边,只好将

屁股往前挤,完全贴在小真的屁股上,双手也往腰间一伸,一把抱住小真的腹部,

李伯的双手直接接触到小真光滑的腹部,这时李伯才知道小真穿的是露肚脐的衣

服,心理煞那间跳了一下,不,应该是爽了一下呢。

  小真见李伯已经坐好,也没理会李伯的手已碰触到她的腹部,只想赶快送他

回去,小真问了李伯住的位置,油门一加,马上就往李伯的住处骑去。

  李伯的手藉著车子的震动轻轻的抚摸著小真的肚子,真是舒服,年轻女孩子

的肌肤就是不一样,真是光滑又有弹性,这时李伯假装酒醉的说著。

  『来…再…喝一杯…要干杯ㄜ……』『不…行……你喝太…太少了……』小

真见李伯好像真的醉了,虽然下著雨,但也不敢骑的太快。

  『李伯,你抓好哦,抱紧一点。』小真边说边继续骑著。

  李伯藉机抚摸著小真的身体,也慢慢的将手往上抚摸,来到了小真乳房的下

延就被衣服挡住了,李伯将右手慢慢的穿进小真的小可爱里,没想到小真竟然没

有穿胸罩,李伯就一把抓住小真的乳房,这时小真吓了一跳,不知道李伯怎么会

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

  『啊!李伯,你干什么,你醉了啦。』小真紧张的扭著身体。

  『李伯,你…你不要抓我那…那里啦。』李伯不理会小真的话,仍假装酒醉

的轻揉著小真的乳房,又假装的说了些醉话。

  『你…你赶快…喝…喝啦……』

  『我…我付钱就…就是来喝…喝酒的…你…你小姐当…当假的哦…』

  小真心想这下完了,李伯会不会已经醉得当她是酒店的小姐。

  李伯一手扶著小真的腰,一手搓揉著小真的乳房,挑弄著小巧可爱的乳头,

手中超美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开始充血变大,硬梆梆的顶住小真的屁股。

  小真骑著机车,怕会跌倒也不敢摇晃的太用力,只能用肩部左右晃动想摆脱

李伯留在胸前的手,但李伯根本不理会她,继续抚摸搓揉著乳房,也不时用指头

夹住乳头挑逗,小真强忍著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酸麻,轻轻的叫著。

  『唔…嗯…不…李伯…唔……不…嗯……』小真摇著身体,轻声的叫著。

  『唔…别…摸…唔……不…嗯……唔…』小真这时骑到了号志灯下,正好是

红灯,小真想趁机拉开李伯的手,没想到刚好又有几台机车和汽车陆续在她旁边

及后面停下,同样在等红灯,小真当然不敢有所动作,担心掀开雨衣时不就让别

人发现了吗,小真只好忍著,继续让李伯在自己乳房上不停的搓揉。

  这种情况李伯当然看在眼里,只是在动作上稍有收敛,但毕竟被雨衣档著,

李伯又顺势将另一只手往上移动,慢慢的用双手把小真的衣服翻了上去,直接用

两只手完全包住小真的乳房。

  小真被李伯这动作吓得开始紧张,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将肩膀稍往前顷,别

让李伯的动作呈现在雨衣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绿灯,后面的汽车又不停的按喇叭

催促著,小真只好继续往前骑去,心想算了,还是赶快送李伯到家,赶快结束这

尴尬的情况。

  李伯见小真对她的动作没回应,就更大胆的夹住乳头开始上下搓揉。

  『啊…李…李伯…不要…不…嗯嗯…啊…别…』小真依然忍受不住的轻声叫

著。

  由于李伯的动作,使得小真的阴户慢慢流出徐徐蜜液,浸湿了白色的三角裤。

  这时,李伯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由于小真很瘦,她所穿的牛仔短裙腰间

还有缝隙,李伯一把往裙子里伸去,直接插进内裤里,碰触到了小真的阴毛。

  『啊…别…李伯……不可以啦…快伸出来…』李伯哪管得了这么多,直接用

食指跟中指触击到了阴唇,利用上面流出的蜜液,手指在阴唇上来回的刷著。

      『啊…不要…我…我受不…了…嗯嗯…啊…啊…』

  李伯仍不理会小真的叫声,将中指慢慢的伸入阴唇内抽插著,有时还不段的

往上勾尝试碰触女性的G点高潮处,小真对于李伯的挑逗快招架不住,甚至产生

飘飘然的感觉。

  由于李伯在她下面一深一浅地抽插著,上面手指又夹住那嫣红娇小的可爱乳

头轻轻的捏著,也不断在乳峰上的揉搓著,小真已经无法专心的骑车,机车像蛇

行一样,左右的行驶著,还好李伯的家里已经到了,小真赶紧停了下来,直呼著

李伯已经到家了。

  『啊…哦,已经…到…了喔,这…这是…我…我家吗…』李伯假装还在醉,

不情愿的将手放开小真的双乳,缓缓的下了车,小真赶紧伸进雨衣里将小可爱拉

好,也稍微调整了一下乳房,回头看了一下李伯。

  『李伯,你没事吧,你家已经到了,啊,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小真看到

李伯头发衣服都湿了,想想也不是办法,老人家如果感冒了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只好将机车停好,脱下雨衣,赶紧将李伯带进屋里,没想到李伯还在屋外发酒疯,

在小真好说歹说下终于进了屋内,但小真全身也差不多淋湿了。

  李伯在屋里仍然口中念念有辞的左右晃动的走著,小真看到这种情形,直催

著李伯先洗个热水澡,但李伯还是没理会她,小真想著这样也不是办法,放著不

管他,第二天一定会感冒,小真一时也没想太多,只好半推著李伯进了浴室,让

李伯坐在浴缸边,赶紧打开水龙头放热水。

  其实这一切李伯都半眯著眼看著,心想难得的机会终于来了,眼前这身段娇

俏,样子清纯甜美的美女,正帮自己放著洗澡水,自动送上门的鸭子当然不能放

过,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

  小真放好水,将自己身上已湿掉的衬衣脱了下来,转身开始帮李伯脱掉身上

的衣服,李伯当然配合著小真的动作,同时也目不转睛的眯著眼看著眼前的美女,

小真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见小可爱跟短裙,在帮李伯脱衬衫时,小真的胸部碰触到

李伯的脸,由于小真没有带胸罩,整个奶子贴在李伯的脸上,有时还左右刷来刷

去,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顿时冲血硬了起来。李伯知道不能太

急,只是静静的闻著小真身上发出的体香与奶香,这种快感直充李伯全身上下。

  小真扶起李伯站好,要准备帮李伯脱掉裤子时,小真白嫩的双颊染上红晕迟

疑了一下,还是羞怯地低下头帮李伯解开裤带,将裤子脱下来,但这时小真的脸

更红了,李伯里面穿的是四角裤,只是没想到的是李伯的鸡巴已将四角裤像撑帐

棚一样,顶了起来。

  这是小真真的不知该如何才好,心想李伯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搞不好也不会

记得有人帮他洗过澡,索性就将李伯唯一的四角裤拉了下来,这时李伯整只阴茎

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就呈现在小真眼前,清纯的小真羞红了脸,她娇羞避开眼

前的巨物,赶紧往李伯身上泼了些水拿起香皂擦了起来。

  帮李伯上半身洗完,要洗下半身时,看到李伯硬挺的大鸡巴时,又停了下来,

偷偷看著李伯的眼睛还是酒醉状态似的半眯著,心里放心了许多,一伸手就抓往

李伯硬挺的鸡巴,开始仔细的抹著香皂,李伯被小真柔细的小手这么一抓,身体

稍微震了一下,那种有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几乎让李伯快招架不住,但还是强忍

住,让小真细嫩的双手在他身上游走著,李伯也闭起眼睛静静的享受这场美女陪

浴秀。

  好不容易帮李伯全身刷洗完了,小真准备拿水帮李伯冲掉身上的泡沫,没想

到这时李伯竟假装站不稳,身躯向她倒了过来,小真见李伯失去平衡赶紧将他整

个抱著,慢慢的让他坐了下来。

  小真让李伯坐好后,看看他有没有事,而李伯还是半眯著眼,又看看自己,

刚刚为了怕李伯跌倒而抱住他时,全身上下连衣服都沾满了肥皂,想想这也不是

办法,干脆把身上的小可爱和短裙脱了下来,没想到竟然连内裤也湿了,脱下来

又觉得害羞,不脱湿湿的又很难过,小真心理想著反正李伯都醉了,立刻连内裤

也脱了下来。

  眼前裸露的美女,直让李伯心理噗通噗通的跳著,小真清纯甜美的模样,加

上细白滑嫩的肌肤,胸前挺著水蜜桃般的双乳,上面镶著粉嫩又可爱的小乳头,

细瘦又凹凸有致的身材,而下面的小森林更是美丽,稀疏的阴毛上略微看见小穴

上的粉色细缝,看的真是让李伯的鸡巴瞬间青筋浮起,变得更为粗大挺直,而龟

头更是充血发亮。

  小真脱好衣服后就拿水帮李伯冲洗,上面冲洗好后,当然又来到李伯下面的

大鸡巴,这时小真就比较习惯了一些,随手抓起大鸡巴拿水就冲了下去,也是细

心的冲洗著,连鸟袋也不停的用手搓洗著,李伯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马眼不停

的流出透明的淫液,小真感到奇怪的蹲了下来,怎么龟头部分一直流东西出来,

小真用手指一沾,是透明又黏黏的液体,又连续冲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小真也不管了,起身拿水冲洗李伯的背部,由于李伯是坐在浴缸边,小真只

好贴著李伯往他后面冲水,也边冲边看著背上是否还有泡沫,这时小真的乳房又

碰触到李伯的脸,乳头更是不停的刷著脸颊,这时李伯完全受不了了,一把抱住

小真,大嘴一张,整个含住了右边的乳房吸允著,另一只手也抓住左边的乳房不

停的搓揉,这时小真被李伯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啊…李伯…你…你怎么…吸…啊…不…不…啊…』

  胸前传来的刺激确实让小真不知所措,李伯继续搓揉著乳房,用手指轻捏著

粉嫩左边的乳头,而嘴里更是用舌头挑逗著右边的乳头,有时还用力的吸著乳头,

好像要把乳汁吸出来一样。

  『不…不行…啊…求求你…别…啊…不要……啊……』『啊…李…李伯…不

…我受……不了…啊啊…』李伯将手上的乳房放开,慢慢的往下移,通过了稀疏

的阴毛,来到了小真的阴户,立刻用手指轻压著肉缝,小真立刻震了一下,发出

『啊』一声娇喘又美丽的声音,李伯开使用两指轻柔著阴唇,小真的阴户里慢慢

的流出晶莹剔透的蜜液,李伯藉著蜜液的润滑,将手指插入阴户内抽插著。

        『啊…不要…别…啊啊…哦…啊…啊…』

  小真不断的发出娇滴滴的呻吟,李伯的手指更是加快速度抽插著,阴户里不

断的流出淫液,沾满了李伯的手,也顺著大腿流了下来,小真已被李伯的上下攻

势搞得全身无力,摊在李伯的身上。

  李伯将小真缓缓的放在地上,看著躺在地上的小美女半眯著眼睛,红通通的

脸颊,樱桃般小嘴微张的喘息著,胸前的乳房加上粉嫩的乳头更是美丽,细滑白

皙的肌肤,尤其是藏在小森林里的肉穴,李伯的鸡巴也已冲血到了极点。

  李伯慢慢的推开她的双腿,粉嫩的蜜穴呈现在眼前,嫩穴仍渗出剔透的蜜汁,

上头的阴蒂也早已凸了出来,李伯赶不及马上举起硬挺的鸡巴,龟头抵住湿淋淋

的阴唇,屁股一沉,整支鸡巴直达花心。

  『啊…』小真仰头发出短促的叫声。

  少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李伯的鸡巴感到又热又紧,也开始慢慢的抽插著,

李伯一手抬著小真的右腿,好让他的鸡巴能不断的撞击深处,另一手也用力的夹

住乳头搓揉著左乳。

  『啊啊…不……啊…嗯…不……可以…啊……』小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著。

  听到小真的呻吟,李伯只会让更卖力的抽插著,他完全不理会小真所说的话,

趁此机会当然先爽了再说。

  『啊……啊…别…好深……好…深…哦…啊啊…』『嗯……好…好…舒服…

…啊啊…嗯……』看到小真渐渐尝到插穴的快感而发出的呻吟,让李伯自豪虽然

自己一把年纪,干穴的技术依然没有退步,就算是年轻的少女,也绝对把她干的

服服贴贴。

  『喔…不行了…嗯嗯…我…受不了…喔喔……』『啊…啊啊…好…美……嗯

嗯…啊…啊……』李伯知道自己应该快射了,更是抱著小真的腰部猛挺著,又连

续抽送了一百多下,这时他感到小真快要高潮了,阴户内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夹

住李伯的鸡巴,让李伯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著。

  『哦哦……轻…轻一点…啊……啊啊…哦…』小真无意识的喊著。

       『啊啊…我…我…要丢…了…啊啊…我…嗯…』

  这是李伯已经撑不住了,将鸡巴顶到最深处,小真因高潮而喷出的淫水直击

龟头,李伯也同时将滚烫的精液射向花心。

  李伯无力的趴在小真的身上,一手仍握著因喘气而上下起伏的乳房,而嘴里

的热气也不断的吐向小真的脸上,而小真白嫩的双颊仍染著红晕,眼神迷蒙,无

力的躺在地上,似乎正享受著高潮后的余韵。

  突然李伯爬了起来,心想时间应该很晚了,小真再不回去,被家人发现就惨

了,赶紧拉起躺在地上小真,李伯快速的帮她全身上下洗了一遍,当然在清洗的

过程中,也不断的亲亲小嘴、搓搓乳房、抠抠小穴、舔舔乳头,弄得小真依然呻

吟声不断,最后才不情愿的帮她穿好衣服,催著小真赶快回家。

  雨停了,小真骑著机车,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楚刚刚的事情是怎么发

生的,现在的她绝得很累只希望赶快到家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愿去想。而李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