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同學—看過這樣個才知道經典

那天,她和我小妹瘋了一天!黃昏時,她突然說今晚睡在我家�,而且已經和她爸媽說過了。

我不禁一陣狂喜,腦子�突然冒出一個前所未有膽大妄為的念頭!那時我爸媽睡在西廂房�,我在東廂房�,而小妹則睡在廳堂中。她和我小妹一人一頭睡一頭,她在南頭外側,天助我也!

躺在床上,我一直在盤算著我的計畫,並焦急無奈的等待著我行動時刻的到來!

夜深了,聽著老爸隱約傳來的呼嚕聲,我開始行動了。身著背心褲衩,光著腳丫悄然下床。房間�漆黑一片,身手不見五指。我豎著耳朵,傾聽著各種動靜,憑著感覺慢慢接近了廳堂的床邊。

聽著她們均勻的呼吸聲,我知道她們睡熟了!

我用手輕輕撩起蚊帳下擺,探索著她的位置和姿勢。我的手在抖,腿也不大容易控制!有幾個蚊子死叮住不放,只好忍著痛,任它們吸個飽!

終於知道她也身著高腰無袖小褂短褲面朝�曲腿而臥。蚊子太厲害了,怎麼辦?我只得躡手躡腳用了很長時間爬到床上,在她身後輕輕側臥。

聽著她那均勻的呼吸,嗅著她的體香,靠著她身後的長髮,加上緊張和刺激我顯得格外亢奮,小弟早已生機昂然了!

稍稍平靜了一下,顫抖的手終於慢慢向她胸前伸去!隔著小褂我掌握了她的乳房。乳房不大,挺拔而有彈性,並不因側睡而偏斜。

我控制不住手的顫抖,從小褂下擺輕輕滑了進去。她那細膩光滑的皮膚,使我格外的興奮!

手指如願以償的接觸了它的目標:精巧的乳頭,宛如一顆小小的花生米,忠實的固守著它的位置!我一邊從手指上獲得感官享受,一邊傾聽著她呼吸的變化。

我不想使她有所警覺,破壞了下面的發展!

把玩了一會兒,我決定進入正題了!右手觸到了她那與身體成九十度的大腿,輕輕順著她那略顯寬鬆的短褲邊滑進了兩腿之間。

我掌握了她的陰戶!

由於兩腿緊夾,我摸不到她的陰阜,但那緊閉的大小陰唇盡在掌握之中。她的小陰唇很小,幾乎感覺不到。我的手指在陰縫中輕輕地摸索,慢慢地把弄,前後探索著她的陰核和洞口。手感柔軟而有彈性,非常受用!

此時小弟已血脈勃張,大有一親芳澤的強烈欲望!

我輕輕的挪動身體將探出短褲邊的小弟靠近了她的臀部,右手慢慢拉起她的下麵褲腿,使小弟暢通無阻地伸進了她的兩腿之間。放下褲腿,右手扶著小弟在她的腿間前後慢慢摩擦,將我的愛液覆蓋了她整個陰戶縫。

龜頭在陰戶縫緊湊的夾擊下,刺激著我全身每一根神經,我閉著眼睛,放慢呼吸,盡情享受著小弟頭部傳來的陣陣強烈快感!

滑著滑著,小弟頭輕輕的、慢慢的擠進了穴口。一種溫暖緊湊的感覺急速而至,麻痹著我的每一根神經,急切的引誘著我挺身而進!

不行,不能魯莽!我慢慢蠕動,讓愛液充分潤滑,一點一點地向內擠去。雖有阻礙,但在我的努力下,小弟終於進去了大半截。我停了下來,充分享受著那緊湊的快感!

猛然,一種莫名的恐懼迅速籠罩了我的全身:聽不到她的呼吸了!

我一動也不敢動!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她沒有動靜!

我膽大了,又慢慢的、輕輕的動起來,將小弟齊根送了進去!我長出了一口氣,緩緩的做起了活塞運動。右手也沒有閑著,擒住了花生米,慢慢磨蹭!

時間在慢慢流失,穴洞中愛液越來越多!我加快了活塞運動頻率!

終於,一陣觸電般的感覺充斥了我的全身,小弟在陰戶中快活的跳動著,射精的快感刺激著全身每一根神經!我一陣輕鬆!

該撤退了!我輕輕移動,脫離了與她的接觸,逐漸挪到床邊。剛準備抬腿下床,她忽然翻了一個身,我又不敢動了!

屋�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只有老爸那有節奏的呼嚕聲一聲一聲往耳朵�鑽。

好半天沒有動靜。我伸出右手,探索著她的位置和姿勢。她已經仰面朝上,雙臂環抱頭頂,雙腿半開著,鼓鼓的胸部一起一伏,但聽不到她的呼吸聲。

這種姿勢真誘惑人!我的大腦又浮想聯翩了!到底是血氣方剛,悄然間,小弟又昂首挺胸起來。看來不再次解放一下,它今夜是不會讓我睡踏實了!

等待了幾分鐘沒有動靜,右手開始不安穩了,慢慢的、輕輕的從小褂下覆蓋了她的小巧乳房,把玩起那發硬的花生米來!摸著那起伏的柔軟胸部,我的淫性提高到了頂點。

撤回右手,慢慢穿過了她短褲鬆緊帶,按住了她的陰阜。她的陰阜扁平,陰毛稀少,但非常軟和!

我手指下探,她大小陰唇微開,上面濕漉漉的——這是我剛才的傑作!手指忠實地聽從指揮,在陰縫中上下滑動,感覺這玩意就像一塊豆腐細膩而柔軟!

我迫不及待了!雙手將她身前的短褲鬆緊帶一點一點的拉至陰戶下,一手固定,另一手將她兩側短褲邊的輕輕下拉。到再也拉不動時,我放手了。

這樣,除了她臀部壓住一點短褲外,短褲的其餘部分都已經失職了!她的陰戶暴露無遺!

我退下我的一隻褲腿,輕輕的翻身而上,雙臂撐在她身體兩側,雙腿撐在她的腿兩側,儘量不與她身體接觸,但小弟頭卻校正方向慢慢滑進了陰縫!

我慢慢蠕動,小弟就著剛才的愛液悄悄挺進!兩腹間距離逐漸縮短。終於,我貼緊了她的陰阜,小弟盡根沒入!

我豎起耳朵,沒有動靜。小弟傳來的無法描述的感覺不斷地刺激著我!在那溫暖而緊湊的包圍中,我很慢的抽插起來。與此同時,我改用雙肘撐著身體,兩手輕輕掀 起她的小褂,露出了兩棵堅挺的花生米。我壓抑著呼吸,用舌頭左一粒、右一粒的擒住了它們! 陣陣快感刺激著我,我有點忘乎所以了!

突然,一陣驚懼使我放脫花生米,停了下來,一動也不敢動!

原來,敏感的小弟傳來一個異常信號:陰戶口就好像有了一條橡皮筋,一緊一松的裹著小弟的根部,節奏越來越快,就像有人控制一樣,非常受用!而且還發現她的雙腿不知何時已經牢牢閉攏,大小陰唇緊緊夾著小弟,沒有一絲空隙!

沒有發現她動,聽不到她的呼吸。她醒了?還是沒醒?

然而此時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放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醒沒醒都是一回事了!我雙手撐起身體,臀部就著那橡皮筋的節奏聳動起來。

橡皮筋的感覺真好,就像一張嬰兒的小嘴含著小弟,起勁的嘬著,柔軟而溫暖!它一緊一松箍得小弟麻酥酥的,一陣陣觸電般的快感刺激著大腦!

我盡力插進,齊根而入!在橡皮筋那越來越緊、越來越快節奏的吸嘬勒裹中,小弟極其興奮靈活的跳動著!我又射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覺游滿了我的全身!而那橡皮筋則猛的收縮,死死的咬住了小弟,過了好一會兒才鬆弛了下來!

是她!她醒了!我掀開蚊帳,大膽的雙手抱住了她的頭,將臉貼住了她的臉。這才發現她滿臉是汗:原來她早就醒了!

我愛憐地替她擦去汗,吻上了她的唇!她伸出雙臂,環過我的脖子!她的唇溫熱而柔軟!

此時,我才悟到:她,是一個精靈!

第二天,當老媽叫我起床的時候,她已經走了。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只知道她叫蘋兒!後來聽小妹說她老爸調動工作,她們一家全都搬走了,去了另一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