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小愛

  深夜,C市郊區,一個廢棄的龐大工廠廠地。廢棄的年代已久,廠區內雜草叢

生,亂石和各種雜物到處堆積。月光下,已經破落的廠房看起來只是一片片的模糊

黑影。

  寂靜的夜裡,急促的跑步由遠而近響起,“嘩啦”一聲,廠房裡西面一片失修

的牆壁突然被破開,隨著倒下的磚頭粉末四散飛揚,一個人影竄了進來。人影進來

後停下了腳步,側頭聽著動靜。一會,似乎輕呼了口長氣,隨即走上前去,來到廠

房中一台報廢的機床面前,蹲下了來,隨著地上的垃圾和土塊被拋開,似乎在挖掘

尋找著什麼。

  “好啊,害得我跟了半天,原來是躲到這裡來了。”一個清脆動聽的女聲響起

,聲音在房間內擴散,讓人無法分辨源頭是從哪裡傳來的。“啊!”一聽見聲音,

蹲下的人影仿佛觸電一般跳了起來,驚慌失措地四處張望,雙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顫

抖著,似乎想跑,卻又不敢,“你……你在哪裡?出來,出來啊!”

  一個苗條的身影出現在洞口,隨即踏了進來。深藍與銀色相間的緊身連衣超短

裙,包裹著玲珑有致的動人曲線,在夜色下閃閃發亮;修長的雙腿上,緊貼著連著

高根鞋的黑色絲質長襪,同樣套著一雙長手套的白皙雙手,拿著一根散發出流動的

水一般耀眼光澤的金色長杖,杖頭則雕塑著一只展翅欲飛的鳳凰。一看這身打扮,

就知道來者正是著名的除魔獵人:魔法少女小愛。

  夜色下的廢墟中,小愛美麗清秀的面容、苗條誘人的身軀顯得纖細而柔弱,如

一個精致美麗的芭比娃娃;然而那人盯著小愛的目光卻無比害怕,仿佛愛其實是食

人的惡魔,正准備把自己當作惬意的晚餐給撕碎吃掉。看著眼前的人恐懼地看著自

己,雙腿微彎,似乎又想逃跑,小愛挺翹的鼻子微微的皺起,“撲哧”一聲笑了出

來:“縛手就擒吧,你以為你還跑得了嗎?”聲音雖然輕柔悅耳,但似乎伴隨著一

股無形的力量,向那人壓了過來。

  恐懼與壓力交織之下,那人終於失去了逃跑的念頭,撲的跪了下來低頭求饒:

“小愛小姐,求求您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出來害人了……,嗚嗚嗚——,

只求您放過我這一次,以後我一定好好做人,隨便您叫我干什麼我都願意!”

  “哦——,是麼?”小愛走上了前去,步伐優美,搖拽生姿;高根鞋的鞋釘擊

打在水泥地上,發出的聲響卻仿佛一面大鼓,一下一下的敲擊著那人的心髒,讓他

不敢動彈。

  走到那人面前,小愛彎下腰,伸出一根手指,托起那人的下巴,勾到離自己臉

孔不過一尺遠的距離端詳著他。看著那人眼裡的神色不斷變化,臉部肌肉不斷顫動

,小愛的大眼睛笑眯眯的彎成了新月,卻突然臉色一寒,嘴裡吐出的詞句卻冷如寒

冰:“笑話!就這點本事也有資格和我討價還價?你身上的魔氣這麼濃烈,到底殺

害過多少人你以為我會不清楚?今天晚上,你別想活著離開這裡!”

  聽到這冷酷無情的字眼,那人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眼睛透出灰敗的神色,

身體不由控制地顫抖。慢慢的,心底血氣翻騰起來,一陣帶著絕望的殺意彌漫向全

身,開始控制自己的軀體。撐著身體的一雙手掌,抖動的手指竟深深的扣入了水泥

地面,擴展開一條條裂痕。那人忽然昂起頭來,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了赤色,對著不

到一尺遠的小愛的面容吼道:“……橫豎都是個死,我他的和你拼了!”

  隨著那人的吼叫,他的背後突然竄出幾十條黑色碗口粗的觸手,交叉搖晃,箭

一般向小愛射去!如此近的距離,只一瞬間,觸手就卷滿了小愛的軀體。雙手、雙

腳和脖子上都被層層捆住了,觸手們在愛的身體上纏繞卷動,狠狠地勒緊。相比之

下,小愛柔弱的軀體仿佛隨時都會被這些粗壯的觸手給勒成幾段。

  “你?!……”出乎意料的一下就制住了小愛,那人卻不禁愣得糊塗了,因為

實在清楚自己和這個除魔獵人之間的實力差距,自己近乎自殺式的反抗沒道理躲不

開的。那人身上觸手的力量一向很大,不要說碗口粗的木樁一捆就斷,就連鐵柱也

能勒彎;然而此時這麼多觸手勒在小愛的身上,魔法少女卻仿佛一點事沒有。一根

觸手擦過嘴邊,小愛居然張開嘴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對觸手粗糙猙獰、布滿了突刺

的外表,分泌出的腥臭難聞的黏液似乎一點也不介意。

  “嘿!你這分身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小愛的話語裡又有了些笑意,須臾

間似乎呼吸急促了些,臉上也多了一抹潮紅,“要不要來試試強暴我……,如果把

我干翻了,你好象比較有機會逃出去呢。”巨大的變化讓那人一時轉不過彎,盯著

魔法少女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爆發出一陣大笑,連身後的觸手也跟著一陣亂動:

“哈哈哈哈∼∼∼,想不到讓我們魔族聞名喪膽的除魔獵人小愛居然是這個樣子∼

∼∼”

  隨著話聲,那人的觸手一扯,小愛的雙腿被大力分了開來,倒在地上,露出了

內穿的白色的T字褲。因為被緊繃窄小的內褲勾勒出具體的形狀,小愛的整個陰部

顯得無比誘人。看著這引人犯罪的情景,那人喘的氣也惡狠狠的粗了起來:“嘿嘿

∼∼∼,原來是這樣的賤貨,等著,一會我要讓你哭都來不及!”

  隨著哧的一聲布料撕碎的聲音,白色內褲的碎片被觸手拋上了空中,少女粉紅

色的陰部立刻暴露在清冷的月光下。感受著下面傳來的涼意,小愛微笑著歎了口氣

,話語聲變得分外妖媚,勾人心魄:“恩∼∼∼,對我粗暴點,殘忍點,以你的能

力要讓我滿意可不容易哦∼∼∼”這話裡的挑逗實在太過於明顯,那人再也忍不住

,兩只手抓住小愛的雙腿膝部,連前戲也不做,一根碗口粗的觸手就直接插了進去

,猛烈的抽送起來。

  相對那觸手的塊頭,小愛的小穴顯得實在是太小了點,每當觸手插入,整個陰

道入口都被箍得不成樣子;而每次抽出的時候,因為動作猛烈,觸手上的突刺又多

,陰唇和陰道裡粉紅色的內壁都被帶得翻了出來。而小愛的小穴似乎有著無比良好

的彈性,在常人來說會是巨大的痛苦和傷害,在她而言,似乎還只是剛剛開始的游

戲而已。

  “恩∼∼∼恩∼∼∼”因為那人收回了大部分觸手,使得小愛的雙手得以自由

;鼻子一邊享受的輕哼著,小愛抬起頭,伸出雙手箍上了那人的脖頸,嘴唇微張,

看著他的眼神有三分不滿,卻帶著七分挑逗:“你就只會這樣嗎?”

  “你這個小賤貨,看不出外表這麼清純,內裡卻這麼騷!我也不對你客氣了!

”男人的自尊心被挑起,直到現在,那魔族才完全放下了一直保留的警惕心思,開

始對小愛全面進攻。背後的觸手配合的亂晃,幾根觸手毫不客氣的撥開她雖然不大

,卻結實圓滾的臀部,另外一根觸手如刺刀一般戳入了小愛的肛門,開始對小愛兩

個部位的同時侵犯。

  每個觸手都有粗糙的外皮,上面還布滿了肉質的堅硬突刺,在運動的過程中還

不斷分泌出粘稠腥臭的液體;這樣兩根惡心肮髒的粗大東西在自己身體裡來回猛烈

的抽送,給小愛帶來了大量的快感。“哦∼∼∼哦∼∼∼哦∼∼∼”小愛仰起頭,

臉頰赤紅,眼睛半睜半閉,鼻尖分泌出細細的汗珠,不斷的催促著:“再快一點∼

∼∼,再深一點∼∼∼,再用力一點∼∼∼”

  那魔族把大量的魔氣運在這兩根觸手上,觸手變得更加粗壯,上面的肉刺也更

加堅硬和突出;抽送時都極凶猛用力,尤其抽插前庭的那根,每一下刺入都一穿到

底,擠過狹小的子宮頸口,象鐵棍一樣狠狠的頂在小愛的子宮底部,巨大的觸手在

體內的運動,隔著小腹的表皮也能清晰的體現出來,每頂一下,小愛的身體就跟著

向上顫動一次。從前到後,巨大物體的充實快感滿溢全身;觸手外皮的堅硬肉刺不

斷的摩擦、用力的劃過柔軟的內壁,牽扯著,抽拉著,似乎每一下進出,都要把自

己的整個子宮和腸道給拉出去再塞進來。

  這強烈的刺激,讓小愛全身不斷的收縮和微微的抽搐,也很快的趨向高潮。“

啊∼∼∼啊∼∼∼,用力∼∼∼,用力∼∼∼,我要高潮了∼∼∼”小愛搖晃著頭

,眼神變得迷離,披肩的頭發一甩一甩,全身皮膚也似乎變得粉紅色。身體裡的觸

手大量的黏液分泌,被來回做高速活塞運動的觸手翻攪成泡沫狀,充滿了陰道和直

腸,直到漫溢了以後再流瀉出來,繼續塗遍全身,一直淌到地上,形成一大片水漬

狀。

  在小愛不斷的鼓勵下,那魔族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突然低吼了一聲,全身

一顫,觸手停止運動,射了出來。大量的的黏液被射出,瞬間就充滿了小愛的身體

,小腹一下就鼓了起來。

  “哦∼∼∼”小愛不禁高呼了一聲,滾熱的黏液象熨斗一樣燙過子宮和直腸的

內壁,給她以強烈的刺激。閉著雙眼,輕輕撫摩著小腹,感受著無處發洩的黏液象

噴泉一樣噴出體外的快感,然而隨即就感覺到了一陣空虛——那魔族的觸手已經軟

了下去,退出體外了。即使以魔族的體質,這麼猛干一場也不禁有點腰酸腿軟。那

人滿身大汗的剛呼了一口氣,突然看見眼角一個小小的火花閃過,隨即一陣穿透肉

體直達靈魂的巨痛傳了過來。

  “啊!!”一聲撕心裂肺的號叫,那魔族放開手,痛苦的在地上滾來滾去。背

後的觸手無意識的亂飛抽搐,偶爾打在水泥地上,就是一道道裂痕。維持著剛才的

坐姿不動,一臉怒氣的小愛看著魔族掙扎了好一陣,才揮了一下手,將附著在那魔

族胸口上的一小朵白色火焰收了回來。

  那魔族慢慢的停止了號叫,躺在地上發抖好一陣才掙扎著慢慢站了起來,雖然

不敢稍動,但看向自己的眼神卻既恐懼又充滿了怨毒:“你不是答應過,讓你爽了

我就可以走了嗎?”小愛毫不在乎的哼了一聲:“你這也叫完成任務?真沒用,我

都連一次高潮都沒有你就不行了;這樣的廢物要了有什麼用?”“我……”魔族呆

了一呆,似乎欲言又止,不過還是沒敢說出來。

  看著魔族的樣子,小愛厭惡的一擺手,清純秀美的臉蛋上寫滿了不耐煩:“行

了行了,我知道你想說魔氣不足,實力不夠強……真是的,大半個月了都沒找到什

麼魔族,總算找到一個卻又這麼爛,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都這麼難……”“……”

  此時的小愛頭發散亂,身上的緊身超短裙和破裂的長襪都沾滿了黏液和塵土,

顯得髒亂不堪;她本來就身材苗條,雖然從上到下曲線都很動人,但整體還是給人

的感覺很嬌小。坐在剛才一大潭的黏液裡,小愛完全就是一個剛被自己蹂躏完的悲

慘少女形象;然而正是這個人憑著強大的實力把自己玩弄於掌中,剛剛還折磨得自

己死去活來。看著她,魔族心底湧起荒謬絕倫的感覺。

  又蹩了一眼這個魔族,小愛似乎發現了新的興趣話題:“喂!聽說你殺了15

個人,都是虐殺的;你干嘛要虐殺?普通的吸食對你不過瘾麼?”想不到會問這個

問題,魔族又呆了一下,想了想,咬牙切齒的回答道:“我……我恨人類!所有的

都恨!每次抓到一個人類的時候,我都要讓他們受盡折磨,然後才去吸食他們!我

……”“暈∼∼∼,又是這麼老套的東西,你不會接下來說父母家族都被人類給殺

光了,你一個人身負血海深仇跑出來的吧?”小愛拍著腦門大呼受不了,“真老土

的故事啊∼∼∼”

  那魔族頓時目瞪口呆,底下一句“你怎麼知道”趕忙咽在了肚子裡。看著魔族

傻頭傻腦的樣子,小愛又是“撲哧”一笑:“行了,別亂蓋你那爛故事了。誰對這

些東西感冒?我只是看過你作案的現場照片,對你那些虐殺的方法感興趣……比如

說,你有沒有興趣在我身上試試呢?”說到後來,小愛的音容笑貌又變得媚惑誘人

,軟綿綿輕飄飄,仿佛坐在床邊溫柔的招呼自己的愛人般。

  再也想不到小愛會說出這句話出來,魔族今晚身心都連受重大打擊,一聽之下

幾乎暈了過去。在小愛輕柔的聲音誘惑下,魔族男的膽怯逐漸消失,心底的煞氣又

開始慢慢膨脹。眼看他雙眼漸漸轉變成紅色,臉色猙獰起來,背後的觸手又開始紛

紛舞動,一步步走了過來,小愛的臉上仍掛著淺淺的笑意,仿佛正准備享受美味的

大餐。

  正在這時,遠遠一陣口哨聲傳來,口哨聲咋一聽很小,似有似無,但蘊涵著一

種奇妙的旋律,讓人摸不透它的音調變化。側耳聽了一會,小愛轉過臉來,充滿遺

憾的說道:“可憐的家伙,唉,本姑娘沒有時間你繼續玩下去了。”立的站了起來

,手指一彈,一朵金色的小火焰打在魔族男身上,只見黃光一閃,“轟”的一聲,

魔族連聲都沒來得及出,頓時被炸得四分五裂,碎屑四散。一小團蘭色的瑩火從中

飛出,小愛手指又一點,瑩火被收回在手中,封印了起來。

  沒有再理會剩下的東西,小愛轉身抄起丟落地上的法杖,一個縱躍已經站在了

廠房高高的屋檐上。稍微望了下,小愛如離弦之箭,向城市的北方射去,幾個跳躍

間,人影已經消失在夜色中不見了。

  C市的北部緊挨著連綿起伏的一片山脈,因為山路崎岖叢林密集,向來人跡罕

至。尤其在山脈中心的密林深處,雖不能以“無人區”來稱呼,但也差不了多少。

中心地帶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峰頂,上面卻是一片開闊的平台,平整的地面上坐落

著三個石制的寶塔。寶塔並不大,大概兩米來高一個,無門無窗,造型也很粗糙;

但是痕跡斑駁,顯得年代似乎很久遠。圍繞著寶塔,四周的草木都被除去,顯然這

裡經常有人照料。

  三個寶塔,放出淡淡的紅色光芒,吞吐不定,好似活的一般,在夜色中看起來

分外的詭異。寶塔附近,正跪著一位身穿白色巫女服飾的女孩,清麗的臉蛋上神情

肅穆,雙手合十,正喃喃的念著什麼。這裡正是除魔界,大名鼎鼎的李氏家族的封

魔之地。

  五十年前,李智在人間最後消失之前,曾對他的親戚傳授了包含“李家仙氣”

的三招武功〔李智自稱〕。他的後人根據這三招不斷的挖掘,發展出三個不同努力

方向的修煉內容。一個以精純的能量強化和改造身體,外放的時候在克敵制勝方面

具有極強的效果;一個以自身能量扭轉乾坤,起死人而肉白骨,治病救人;第三個

是正負能量中和。看起來最沒用,卻是除魔界最重要,也是整個除魔界唯有李家能

做到的。

  魔族的力量來自於他們的靈魂本源,這並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人間界的

強者們再厲害,可以打敗、重創,封印,但無法徹底消滅它們;只有李氏家族的第

三類修煉者們,才可以利用自己獨特的能量中和方式,逐步將魔族的靈魂本源從這

個世界抹去。唯一遺憾的是,一旦選擇了第三條修煉方式,就意味著和其他的修煉

無緣了。自身修為再高,也只是普通人一個,能量再強也無法用來保護自己和攻擊

敵人,更不用說利用能量去救人了。

  然而魔族之間差別也很大:普通的魔族被抹去靈魂本源花不了多久;一個強大

的魔族要抹去它的靈魂本源,恐怕就需要消耗漫長的時間了——當然,這也要看中

和者自身的修為如何。

  所以世界上大部分除魔者抓到了各種強大的魔族,一般都帶給李家,讓李家進

行能量中和,逐漸的消滅他們。久而久之,李家干脆建立了這個封印陣,把所有抓

到的魔族都關在這裡,每天派人來進行中和消解。這裡也逐漸被大家稱為“鎮妖塔

”。從外圍的整個山頭到塔內,到處都是各種大小封印陣,魔族無法出塔,外人甚

至也無法進入這個山頭。

  雖然李家的封印陣非常強大,玄妙無比,但是有法故有破,總是偶爾會有一兩

只魔族妖怪破塔而出,企圖闖到外面來。迫不得已,李家只好在鎮妖塔外再加幾層

防御性的暫時封印,使魔族即使打破鎮妖塔封印,照樣會被困在外面,雖然是暫時

性的,但給了家族警報和時間,可以派高手抓住他們,再送進鎮妖塔去。

  現在,正是一只魔族闖出了鎮妖塔,正在塔外的封印陣裡亂沖亂突。以白衣的

女孩的修為,即使閉著眼睛也能看見那只魔族。女孩口中仍然念念有詞,看起來比

較鎮定,但畢竟剛成為專職能量中和的祭祀沒多久,心裡還是有點慌亂:畢竟她只

是個中和者,毫無自保能力——萬一那個魔族沖出來怎麼辦?雖然封印還有六層呢

,那魔族也不是很強大,怎麼看也不象很快能突破的樣子。

  女孩正自惴惴不安,一雙戴著黑色長手套的手突然襲向她的腰側:“嘿嘿,姐

姐的腰好細啊∼∼∼”“哇!”女孩被嚇得往旁邊一坐,回過頭來看清楚是自己的

妹妹,才拍拍胸口,“你這家伙要死了,想嚇死你姐姐啊∼∼∼”“西西,姐姐這

麼個大美人,怎麼會被嚇死呢?看你的臉那麼白,來,讓妹妹親一下。”

  白衣女孩一推手,擋住了往前伸的嘴,一股腥臭味頓時撲鼻而來,另一只手不

由得掩住了自己的鼻子“嘔——你身上什麼東西,怎麼這麼臭?”被說中正處,小

愛臉不禁有些紅,連忙掩飾亂以他語:“沒什麼事,剛才殺了個魔族有點髒,衣服

沒來得及換就來了——剛才發警報了是吧,有魔族跑出來了?姐姐我進去了——”

話還沒說完,拿起法杖就往前沖。一只腳剛踏入塔的邊界,空氣中已經湧起一陣波

紋,仿佛平鏡的水面被打破一般蕩漾開來。

  哎,我還沒說完呢,你——”白衣女孩一只手向前伸著,語聲未落,小愛已經

走了進去。陣門又是一陣湧動,然後趨於平靜,重新關上了。“唉,這個妹妹,性

子總是這麼急。”望著這個家族裡新一輩中學武天分最高、也是自己最親的親人,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