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總要在年尾

今日是年廿七,天氣寒冷。雙�還是那麼挺拔,兩顆紅提還是那麼嬌嫩,後庭還是依�相同節奏搖晃,完美胴體散發出來的氣息還是那麼熟識,騎�大言小腹的還是拍拖 5年的 Yuki。偏偏,下身不斷挺腰向上頂的他,瞄�高高在上的女朋友,卻有點陌生感覺。

床頭燈明明亮�了,睡房卻依然昏暗,因為燈罩被一個半透明喱士胸罩覆蓋住,射穿布料的光線有限;揉成一團的冷氣被跌至床尾,中間捲�一條摺皺的 T-back;凹陷的床褥,承受�兩個人的體重,吸收�兩人的體溫,四隻床腳在吱吱作響。

「畀�力啦,我好痕呀……」 Yuki被性慾燒滾了,雙臂向內合攏,夾起飽滿的石榴波,原本已非常深長的溝谷,登時變得更深不可測:「噢……無錯�,頂入���,唔好停……」兩顆白滑肉球,明明被臂彎鎖緊,但因為實在太碩大了,腰肢擺多兩擺,居然掙脫雙臂糾纏,向上拋起來。

拋動的幅動大,但頻率不協調,兩座巨�各有各拋,左面一隻向上拋,右面一隻向下墮,反而造就一個澎湃的畫面,扣人心弦。大言伸盡雙手,但怎樣捉也捉不住,兩隻脂肪球仿似有靈性般,頑皮地左閃右避,頂端兩顆紅點,就像兩隻大眼睛,離大言鼻尖不過五吋不停眨眼。

氣溫很冷,但大言額頭滿是汗珠, Yuki也香汗淋漓,兩邊髮尾黏�耳鬢,深溝滲�一層薄薄的白汗,映�微微的燈光,閃閃發亮。丹田流�的一股熱力,燒得大言只懂拚命做相同的機械式動作,就是不停聳動盆骨向上頂,務求讓寶劍頂到最深處,「 Yuki,你今晚……」想抓緊雙�的手臂抬高太久了,有點痠軟,他改抱實腰肢,協調女朋友的頻率:「好放呀。」 Yuki沒有答話,只咬�嘴唇繼續進行活塞運動,一凹一凸,嵌合得天衣無縫。

以往,莫說是看,大言連摸也不能,莫說是後進式體位,連轉個最正常的男上女下體位, Yuki也耍手擰頭。

「我�後面?你……」大言瞪大眼睛,簡直呆了:「你唔係淨係鍾意�上面咩?」

「叫你入就入啦,咁多�講!噢……」大言霎時闖入,滿足女友的要求, Yuki興奮得再說不出話來,只懂不住喘氣。

這個普通不過的簡單體位,對被女朋友頤指氣使多年的大言來說,簡直是夢寐以求,轟入剎那,他簡直不相信是事實,「噢!好舒服呀,從後而上原來咁爽……」瘋狂挺腰的他,這句肺腑之言完全發自內心。

「唔好停,我唔畀你停呀……」 Yuki雙腿越擘越大,潮水越來越多,濕氣越來越濃重,快感不住積聚,叫她放肆大喊:「我……真係好 High,我到頂咯!」以往,大言何曾聽過如此赤裸裸的 AV式對白,一時守不住就火山大爆發,打了一個長達半分鐘的冷震。

完事了,但一室浪漫氛圍瞬即消失,只因 Yuki一句話:「我�分手啦。」

大言望�她穿回胸罩,愣住了:「你講乜話?」

「分手呀!」

「我做錯�咩�?」

「成世人乜都唔變,五年前人工九千五,今日都係九千五。」

「你嫌我窮。」

「你乜都無做錯,但你無激情,同你拍拖好悶呀!我諗你連�出面媾女都唔敢。」

「專一都有錯?」

「唔使講�,忍夠你,我唔要無上進心�男人。」啪的一聲,大門關上,大言低頭望�軟垂的寶劍,呆住了……

今晚是年廿八,天氣持續寒冷。大言穿梭熙來攘往的街頭,觸目皆是一對一雙,更顯得剛被女友飛的自己形單影隻。踱步至架步林立的冷清小街,他望�頭頂被寒風吹得搖擺不定的招牌,忽然一怒,「睇死我連媾女都唔敢?我乜都敢,滾女都敢呀!年廿八,洗巡遢,就搵個骨妹�個�先。」這番呢喃,無疑是壯膽之言。

上桑拿場洗完個熱水澡,大言精神振奮了不少,入到休息室,一穿西裝的經理拍他膊頭咧嘴而笑:「今晚買�乜�波呀?」

始終第一次流連煙花之地,這一拍,拍得他情緒繃緊了,大言戰戰兢兢地說:「波?唔……係呀,梗係越大波越好啦,哈哈。」這兩聲牛頭不搭馬嘴的「哈哈」,出賣了他的窘態,經理吃吃笑:「第一次出�玩?唔緊要,彈件『孖易』畀你,大波爛玩、�得吹得,包保你腳軟落樓,無問題�嘛?」

「無……」

「無就入房,呢邊。」在迷宮般的黑暗走廊繞了數個圈,大言終走入按摩房,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條足有半呎長的深溝,第一時間便鎖住他的視線。

「靚仔,你識�呀,年廿八,識上�洗邋遢!」

「孖易」服侍大言躺好按摩床,手一撈,就捉實尚未在十足狀態的大棒,「嘩,好大支,我鍾意呀。」這麼露骨的說話,嚇得他面也紅了,心登時怯一怯。

「孖易」伸手入超短百褶裙,脫去 T-back,引領大言顫抖的手去摸:「喂,摸�人啦,噢……」

按摩房實在太漆黑,大言根本看不清對方是美是醜,只知眼前掩掩映映的,是兩團比自己女朋友還要巨大的白滑肉球。

「夠唔夠力水?你邊度最�呀?」由上至下,先是頸,繼而是肩,再來是腰背,這邪骨妹也不是一味以淫行先,其按摩手勢,也是有板有眼的。

手尚在百褶裙底,大言適應了環境,膽子開始大起來了,掌心貼實大腿內側慢慢向內挪移,直至感受到一陣毛茸茸的感覺才稍停下來。

「摸入�啦,靚仔,我濕濕��!」

「孖易」繼續按背,雙腿不自覺地打開,好方便大言動手,「唔使怕醜喎,呀……你撩得人好舒服呀!」這些 AV女優才會說的對白,轟入大言耳膜再傳入大腦,再作出指令,命令血液灌入丹田。

大言俯伏�,沒有太多膨脹的空間,下意識翹高後花園,「孖易」見慣大出場,左手一撈,右手一握,就開始上下套弄。

「哈哈,乜硬得咁快呀?乖,擰轉身��。」大言全依她所言,「嘩,真係好大支呀!成支�熱辣辣,開心死我咯!」手起,油落,她再問:「我�上面好唔好?」

「唔好。」一想到 5年來與舊女朋友 Yuki做愛,次次都是她在上面,大言就怒不可遏:「我鍾意�上面,你�低,擘大對髀。」「孖易」被他霎時的強硬語氣一窒,只好脫光自己乖乖躺下來。

「靚仔,仲唔擺入去?痕死人�,快�啦。」大言捉實兩條小腿,左右開弓,挺腰對準就一轟到底。

大棒闖入了禁地,即時如加裝了摩打般猛衝猛撞,每一下都是去到最底,速度越來越快,「孖易」縱是日幹夜幹的骨妹,也被他轟得愛如潮水,動了真情大喊:「好舒服,你好勁,唔好咁快爆呀……」足足轟了三百多下,大言才舒服晒。誠如經理所言,這次真的渾身乏力,腳軟了!

同時,也夠鐘數了,「孖易」臨走說:「記住我�巴,『孖易』呀,唔係年廿八,都可以搵我洗邋遢 o架,哈哈!」這樣子的洗邋遢,大言倒還第一次,激情過後,又有點後悔……

今晚是年廿九,天氣寒冷得要命。過去五年的今日,大言總摟� Yuki纖腰行花市,買桃花應應節,偏偏分手總要在年尾,真的應了一句桃花依舊,人面全非, Yuki已成過去式。沒女朋友在身邊,大言卻依舊擠入年宵市場,盼利用周遭的熱鬧氛圍,安撫自己寂寞的心。

桃花、水仙、大吉、蘭花、菊花、馬蹄蘭、串串金、五代同堂……吐艷鮮花逐一映入眼簾,大言卻視而不見,心神早飄到十萬九千里遠,直至踩到前人的腳跟,他才醒覺:「 Sorry,咦, Macy?」來人回頭,是張同樣流露落寞的可愛俏臉:「大言,你一個人?」

「係,你又一個人?」

「我無仔媾�,不嬲都係一個人啦,你女朋友呢?」

「前晚分手。」兩人默言無語,並肩而行,直至走到一攤檔, Macy主動摟�大言的手臂:「你可唔可以送支玫瑰花畀我?送我返屋企?」

「�?」

「你知我暗戀你好耐 o架?做我一晚男朋友都唔得?」Macy是他同事,大言早知她芳心暗種自己身上多年,今晚一見,才驚覺對方身材高�,短裙下是雙比雪還要白的修長美腿,成熟的胴體玲瓏浮凸,胸前脹鼓鼓的兩包大米,不用真正摸上手,也估得到比 Yuki的木瓜波還要大,低胸領口中間閃閃發光,細看,原來有個心形鏈墜卡在深溝中,四分三對肉球就如一對導彈,挑釁�大言的耐力。

「老闆,一打紅玫瑰�,唔該,包得靚�,我送畀我女朋友 o架。」Macy笑了,人挨倒大言懷內,身貼身,聽到對方的心跳。

「我一個人住,你隨便坐�。」Macy走入廚房,拿來一打啤酒:「清晒佢,慶祝我年廿九搵到個男朋友。你放心喎,我唔會纏住你,一晚咁多�。」

「唔好講埋�衰�啦,其實……你都好索�。」一打啤酒半小時內報銷,Macy七分真醉,借意歪倒梳化:「乜我好索咩?」一條大腿擱上梳化手枕,暴露兩條大腿盡頭的紅色小三角,這小三角布料很小,僅僅遮到禁區,看得大言喉乾舌燥,猛吞口水:「索,真係好索。」

「唔好呃我�,你平時眼尾都唔望我一眼。」Macy伸個大懶腰,領口更鬆開了,左面一隻肉球不但跌出領口,還脫離杯罩,連粉紅小豆也春光乍洩:「如果我真係有你講咁索,你點會唔擒我?」她放棄矜持了,伸手把玩重甸甸的肉球。

Macy細小的手掌根本兜不住,揉搓不過兩三下,快感高速上升,令她不期然扭動腰肢,最後索性脫去上身所有阻隔,讓兩團脂肪球呼吸新鮮空氣。

「大言,我真係咁差咩?你真係掂都唔掂我?」大言的褲襠老早隆起了一個小山丘,只是僅餘的拘謹,叫他不動手。當 Macy伸手搭向他褲襠,揉了揉再拉開褲鏈,掏出熱辣辣硬物的一刻,大言僅餘的拘謹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他低頭,撥高左面一隻肉球就啜。飛釘被暖氣包圍,硬上加硬,更經不起大言的挑撥, Macy登時觸電般嚎叫:「噢,好舒服呀,大力��,求你大力�。」大言更加用力了,但他低頭瞄一瞄自己的硬物,一抖一抖的似在催促他盡快進入。

「 Macy,我想……」他挺一挺腰,硬物隨身體動作跳了跳, Macy沒答話,褪下最後防線當答案,打開了的雙腿,扛上了大言的雙肩。男上女下這體位,大言最愛了,「啊!好大、好熱……」 Macy的尖叫令他更衝動,九深一淺的狂轟,不用半分鐘,潮水已經瘋狂湧出,令每一下動作變得更順暢。一二百下後,便煙花燦爛。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