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淫花

       當兵第二年的時候,一次訓練不小心傷了大腿根部,流了好多血。戰友把我送到部隊的醫院,辦完了住院手續后,他們都走了。本來是要有人留下陪護的,可是部隊還有兩天要去拉練,所以只好我自己一個人了。醫院的病房都滿了,只好把我塞到后山上的房間里,這兒是部隊的療養院,平常很少有人的。想到今后要自己一個人在這,心里還真有點怕怕的。正在床上躺著,門被推開了。進來個戴口罩的小護士,拿了一大堆東西。先是幫我輸液,然后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把褲子脫了!”

  我瞪大了眼睛。她看到我吃驚的樣子,咯咯地笑了。等她拿開了口罩之后,我才看清是我的老鄉文雪。她比我早當一年兵,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老鄉聚會的時候見過幾次。沒想到是她來給我做。我問她能不能換個男兵來,她笑了,說哪有男護士啊,都是女的,她的好幾個小姐妹都想著要來呢,要不是她跟護士長好的話,早讓別人給搶去了。說實話,當著個女兵的面脫褲子我還真有點不習慣。見我拖拖拉拉的,她故意說:

  “怎麽啦,是不是要我親自動手啊?”

  我用一只手解腰帶,半天也沒解開。她嘴里嘟哝著笨死了,幫我解開。血已經把我的內褲和大腿粘到了一起,小雪很小心地用酒精棉球幫我擦,然后開始脫我的內褲。我趕忙用手擋住我的寶貝(這丫頭真鬼,先幫我輸液,讓我只能用一只手活動)。

  “就你那破玩意,誰稀罕啊!”她拿出個手術刀片,“你傷到這里了,要把你的毛毛刮掉。”

  我怎麽會讓她動我這里啊,死活不讓她動手。她也急了問我是不是想讓護士長親自動手啊?護士長是我們連長的老婆,經常到我們連隊去,是個漂亮又潑辣的女人。連隊的干部都怕她,怕她開起玩笑來暈素不忌。我搖頭。她一邊準備東西一邊跟我聊天,她告訴我護士長要是來的話,非整死我不可。二連的一個男兵來割包皮,是護士長幫他做的,她那天是故意整那個男兵的,才開始就把他的弄得挺的高高的。護士長一邊刮一邊用手揉男兵的寶貝,才刮了一半,男兵就射了,弄了護士長手上和身上都是的。我相信她說的是實話,因爲護士長就是這樣的女人,一想到護士長,我的老二對不住立正了。看到我的變化,小雪紅了臉,用手拍了拍我的寶貝,說想什麽呢,你個壞東西?我也紅了臉,說:“人家可是每一次被女孩子看啊!”。我真他媽的不害臊,還在上高中的時候就跟一個比我大的學姐泡上了,我的小弟弟就是在她的愛撫下茁壯成長的。

  “沒事的,有姐姐這樣漂亮的女生伺候它,你還不放心啊”她開始刮了,我的小弟弟在她的手里一跳一跳的,弄得她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胸脯一起一伏的,我從她寬大的軍服領口能夠清晰地看到她的乳溝和兩個圓圓的半球,不由得我的小弟弟漲得更厲害了。她停下來,叫我不要亂動,我裝著很委屈地說我沒動啊。

  “沒動?沒動怎麽會在我手里跳啊?告訴你我可是每一次做這個,刮破了可別怪我!”

  讓她這麽一說我還真老實了,終於等到她刮完了。兩腿之間光禿禿的,只有一根肉棒挺著,很粗很長,我不知道小雪看了會是什麽感受,反正我自己挺自信的。小雪用紗布浸上水幫我擦拭,連小弟弟也不放過。而且擦得很仔細。當她褪下包皮,露出我的龜頭時,我可糗大了。因爲這兩天訓練,再加上晚上胡思亂想,那上面的味很大。小雪好象也聞到了,她皺了皺鼻子。等擦完了之后,小雪在我的寶貝上拍了一下說:“好了,你可以休息了!”

  本來以爲這下子她該幫我把內褲穿上了,可是她沒有,還在清理傷口,我在心里琢磨著她是不是想多看會啊,也就裝著不知道,隨便她怎麽辦吧。處理完了之后,小雪開始對我說:“這麽大的孩子,要注意個人衛生啊,這里要經常洗洗,不然會得病的。尤其是這個地方不能有髒東西”。說著用手摸著我的龜頭根部的溝溝。刺激得我竟然有想尿尿的感覺。完事之后,小雪陪著我說話,身上很好聞的味道,讓我忍不住心猿意馬了。直到有電話過來催她(這個病房有電話的,可能是給療養的老干部準備的吧),她在戀戀不舍地走了,我要她沒事了就來陪我,她點點頭。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女人用手揉著我的弟弟,最后我的小弟弟竟然還插進了她的身體里,這個女人一會變成小雪,一會變成護士長,第二天我看到我的內褲上濕了一大片,粘粘的。二部隊去外地拉練了,我只好一個人在這安心地養病了。還好有小雪陪著我,每一次小雪來換藥的時候都要把我的內褲給脫下來,我知道其實沒必要的,傷的那個地方根本不需要這樣的,看來小丫頭是喜歡上我了吧,我心里竊喜,想著哪一天是不是能和她溫存一下。這機會終於來了,那天很悶熱,天上烏云密布,看來是要下聲大雨了。正在想的時候,小雪跑來了,真是天賜良機啊!沒多久,天就開始下雨了。小雪象往常一樣幫我換藥。其實我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多虧了小雪跟護士長說了一下,能讓我多住幾天院。在換藥的時候,小雪總是有意無意地用手碰我的小弟弟,弄得它昂首挺胸的站著。突然一聲炸雷,嚇得小雪趴在我的身上,緊緊地抱著我,當然了,另一只手也緊緊地握著我的弟弟。我用手拍拍她的后背,在她耳邊輕輕地說:“不要怕,小妹妹!有哥哥保護你呢”。等雷聲過后,小雪起身說她比我大,要我叫她姐姐,我哪能叫她啊,其實她才比我大兩個月。見我不叫她,小雪開始用手搔我,兩個人鬧著,忽然間她不動了,原來是我在推她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放在她的胸脯上。兩個人就這樣一動不動。我看到她的眼睛亮亮的,象是要流出水來。見她沒有推開我的意思,我試探著用手揉她的乳房,小雪竟然閉上了眼睛。我的膽子更大了,解開她的衣服,把她的乳罩解下來,露出兩個圓圓的乳房。小雪的乳房很漂亮,又軟又挺的,兩個粉紅的乳頭在我的手掌里已經挺了起來。我把小雪摟過來,用嘴含著一支乳房,開始用舌尖纏繞著乳頭,這一招是學姐教我的,每一次我弄她的時候,她都叫得很大聲。果然小雪也開始叫了,不過她好象不敢放開聲音,只是小聲地哼哼著。我開始進攻另外一支,她拚命地套弄著我的雞雞。玩了一會,我把她壓在身下,她抱著我的腦袋,吻住了我的嘴巴。看來她也很有經驗,舌尖在我的嘴里亂攪,弄得我心癢癢的,忍不住把手伸到她的下面,脫下她的裙子。當我要脫下她的內褲時,她用手按住我的手,不讓我脫。我哪能這樣就放手啊,一邊繼續進攻她,一邊堅持著,終於她的手放開了。她的下面早已一片汪洋了。我的手在她的陰唇邊撥弄著,才玩了一會,她的兩腿就分開了,讓我的手指很順利地插了進去。原來她已經不是處女了,我的內疚早已不在了,在她的小屄里挖弄著,弄得她開始大聲地叫著:“好弟弟…姐姐的小屄好癢……饒了姐姐吧!”

  以前和學姐在一起,她總是不讓我進去,最多就是讓我把雞巴放在她的騷屄邊磨磨,她說這樣能提高她的性欲。這次我可不想再這樣了,再說我的雞巴已經被小雪揉弄得快爆炸了。我翻身起來,分開她的雙腿,挺著雞巴就要往里肏。小雪用手擋住我的進攻,嘴里說:“不要啊,你不能害了姐姐哦!”

  我哪管得了這麽多,用雞巴磨著她的手和大腿,沒一會工夫,她就松開了手,露出粉紅的小屄,一張一歙的。我端著槍在她的肉粒上磨著,以前我經常這樣幫學姐弄,已經很熟練了,只不過學姐的騷屄已經發黑,而小雪的小屄看起來沒被肏過幾次。

  “好弟弟…不要磨了……姐姐的B好癢哦!……人家已經讓你肏了……你還不快進來啊!” 我不能再逗她了,扛起她的雙腿(這招也是學姐教我的),對著她的小屄肏了下去。

  “噢…弟弟你的好大啊…輕點肏姐姐啊……姐姐的小屄快爆了……嗯…啊…快點…… 肏得姐姐好爽哦……大雞巴弟弟,肏死姐姐吧…”

  在小雪的浪叫聲中,我一次次地肏著她,她的小屄好緊,裹著我的雞巴,每一次肏的時候,都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身體不停地扭著。小屄被我肏得外翻,肉粒挺挺的。

  “好弟弟……姐姐快要泄了……人家好癢哦……快用你的大雞巴肏我吧…哦…哦…”小雪浪叫著,淫水一股股地湧出來,每一次肏的時候,都啪啪地響。我的龜頭被她澆得受不了了,拚命地肏了幾下,然后一挺,一股精液射在她的子宮里,射得她身體不停地抖著。終於兩個人靜了下來。我用手摸著她的乳房,她用手摸著我的雞巴,兩個舌頭纏在了一起。好一會,小雪說:“弟弟你好棒哦,弄得姐姐好舒服。姐姐有一年多沒有嘗到這滋味了。去年回家的時候被男朋友給做了,這個王八蛋后來又泡上了別的女人,早知道我就把第一次留給弟弟你了。你不會嫌棄我吧”?我搖搖頭。

  “不過你也不要傷心哦,他的那個沒有你的大,沒有你的粗,也沒有你弄得姐姐這麽爽哦!以后我要天天來吃你的小弟弟啊!還有你可不能讓別的人上了你啊!你可不知道,我的一幫小姐妹都想著你呢,尤其是瑩瑩,爲了你差點跟我翻臉哦。”

  瑩瑩也是小老鄉,跟小雪是很好的朋友,她的爸爸在另外一個部隊當團長。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我說怎麽會跟別人呢,有小雪姐姐就行了。小雪咯咯地笑了。我發現我的雞巴又起來了,翻身上去,小雪忙推開我說:“不要了,剛才人家已經被你弄得受不了了,要是再來,還不得弄死我啊!”我哪管得了這麽多啊,挺槍刺了進去。由於是剛肏過,里面還很滑。我噗哧噗哧地肏了她半天,騷屄里竟然被肏出了泡沫,小雪也已經沒有了反抗能力了,只有任憑我在抽插她。等到雨停的時候,我們已經肏了三次了。護士長打來電話,問小雪怎麽這麽長時間還不回去,小雪說雨下得太大,“什麽啊你個騷蹄子,剛才下雨了不要你去,你非要去,現在弄得舒服了吧,我告訴你小雪,你要是把小林弄得起不了床,看我不收拾你!”護士長在那邊發火了。

  “我沒有啊,幫他換完藥了之后就在這陪他聊天呢,我們什麽事也沒做啊!” “什麽事沒做?你說我相信嗎?快點回來!”

  小雪沖我吐了吐舌頭,“護士長很厲害的,你可要注意了,她可是你們連長夫人啊”

      從這以后,小雪天天都往我這跑,一有空就讓我插她,她每次來的時候都穿著裙子,我知道這是爲了我方便。所以每次都很用力地插她。還好這里比較偏,人來得少,所以我們在床上、沙發上、茶幾上變著花樣地玩,第一次都把小雪弄得很爽。真沒想到在部隊里還有這樣的好事,還好我平常鍛練得身體很棒,不然肯定吃不消了。有一次我正在從后面插小雪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有人跑,我們趕緊收拾好,小雪做在我床邊,裝著聊天的樣子。是瑩瑩過來了護士長讓她來叫小雪。看到我們紅著臉,滿頭是汗的樣子,她的臉色很不好看。臨走的時候還擰了我一把,問小雪這麽騷B弄得爽不爽啊?晚上小雪打來電話說她跟瑩瑩吵了一架,原來她倆平常沒事的時候喜歡在一起睡,有時候互相摸摸什麽的,這幾天瑩瑩找小雪,小雪也不理她,氣得瑩瑩問小雪是不是被我給肏了,就不理她了,兩個人大吵了一架。小雪問我該怎麽辦,我說我哪知道啊。小雪在那邊想了半天跟我說,她想讓瑩瑩明天替她來給我換藥,我問她能舍得嗎,小雪在電話里呸了我一口,說便宜你了。第二天,果然是瑩瑩來了,我故意問她小雪怎麽沒來,她紅著臉說小雪有事了,看來她害羞的樣子,我的老二忍不住站了起來,她好象也感覺到了,臉更紅了。等她換完了藥,我看她的手還是不想離開我雞巴,知道小雪已經跟她說了。我順手把她拉過來,吻住她的嘴,解開她的軍服,里面只穿了一個乳罩。她的乳房和小雪的一樣漂亮,只不過比小雪的小了一點,握在手里很舒服。瑩瑩一邊用手套弄著我的雞巴,一邊對我說:“小雪這個騷B,都被人干過了還想在我前面找你,真是把我給氣死了,人家還是個處女啊”。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屄,一個手指探進去,果然有個東西擋住了。我問她一會進去的時候她怕不怕啊,她說不怕,她早就盼著能跟我做一回呢。我分開她的雙腿,挺著雞巴就肏了進去。才進了一半,被的處女膜給擋住了。我猛地一挺,刺了進去,瑩瑩痛苦地叫了一聲:“好痛啊…哥哥你慢點啊!”

  里面很澀,我小心地抽肏了幾十下,感覺到里面已經濕潤了,就猛地肏到了底。隨著我的動作,瑩瑩大叫著,只是不象小雪那樣浪叫,很害羞的樣子,這樣更使我感到興奮,雞巴在她的小屄里塞得滿滿的,干到爽處,瑩瑩竟也象浪女一樣叫起來,難道是女人都這樣啊!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我,讓我第一次都肏到底。小屄被我干得外翻,露出粉紅的肉,淫水湧出來,濕了我的毛毛。這幾天跟小雪玩得有點過火,我感覺到好象有點快撐不住了,好在瑩瑩也快泄了,我猛挺了幾下,感到一股股淫水澆在我的龜頭上,我忍不住地射了出來。射出來的同時,瑩瑩大叫了一聲,軟了下來。過了好久,我把雞巴從她的小屄里抽出來,上面全是血迹,我用衛生紙擦干淨,又幫著瑩瑩收拾好,之后躺在瑩瑩身邊,溫柔地吻著她(學姐教過我的,和女人做完了之后,千萬不能提了槍就走人)。溫存了好長時間,我在她耳邊小聲地說:“瑩瑩你好棒哦,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瑩瑩紅著臉說:“哥哥你也棒啊,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哦,剛才你的那個太厲害了,挺得人家都快瘋了!”我把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巴上,輕輕地揉著她的乳房。在她的套弄下,我的雞巴很快又硬了起來,瑩瑩嚇得問我不會是又想了吧,我點點頭。瑩瑩說:“不要啊,人家這里還在疼呢,以后再做好不好啊?”我答應了她。瑩瑩走了,沒多久,小雪就來了,看到我的樣子,她的臉很不好看。我知道她在吃醋,拉她過來,撩起裙子,就肏了進去,我已經習慣了她來我這不穿內褲了。小雪在我身上拚命地套弄著,我知道她在那邊早已春心蕩漾了,里面已經很濕了。直到泄了之后,她才問我是她還還是瑩瑩好,我哪能說瑩瑩好啊,把她誇了一頓,小雪滿意地笑了。四之后的幾天,跟神仙似的,兩個丫頭天天來找我,我都快被她倆掏干了,幸虧我的身體棒。要不誰能受得了啊。一天,小雪來了,我看她眼睛紅紅的,問她怎麽了。波動遲疑了半天才回答我,護士長把她叫去,訓了一頓。問她是不是跟我好上了,還說要把她調出去。我也嚇得夠嗆,要知道她可是我連長的老婆啊!小雪哭著跟我做著,我發現她這次特別的瘋,可能是她知道今后我們在一起的機會不多的緣故吧。我也盡力地配合她。在小雪兩次高潮之后,她爬在我的身上。我安慰她說今后出院了我會找她的。小雪這才停止了哭泣。女人啊,真是要命!臨走的時候,小雪叫我一定不要忘了她,我點點頭。之后的幾天都是護士長來的,我心里有鬼,也不敢胡思亂想了。直到有一天,護士長實在忍不住了,噗地笑了出來。我看到她笑了,知道沒事了。她拍著我的雞巴問:“你這個小東西,是怎麽折騰小雪的?”我趕忙否認。 “哦!”她不相信,低頭聞了聞,“一點都不注意衛生,玩過之后也不知道洗一下。”

  說著又繃著臉問我到底有沒有,是不是要告訴我連長啊?我嚇壞了,在她的一再追問下,我承認了。 “你們幾天玩一次啊?”

  我說天天都在一起,每次要玩再三回。她瞪大了眼睛。想了好長一會,忽然紅了臉,叫我寫份檢查,晚上八點送到她家。連長在醫院在套宿舍,我以前來過,離女兵宿舍不遠。晚上的時候,我敲開護士長家的門。門開了條縫,見是我,她一把把我拉了進去。然后關上了門。護士長看來是剛洗完澡,穿著一身絲質的睡衣,很薄的那種,里面什麽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雖然我心里害怕不知道她會怎麽對付我,可是看到她這樣子,我還是忍不住興奮起來,雞巴挺的高高的。護士長看到了我的變化,她裝著不知道的樣子,讓我坐下。我用檢查擋住了裆部。等她把頭發吹干之后,我把檢查給她。看到我這樣,護士長咯咯地笑了,過來摟著我的肩膀說:“你個傻孩子,知道錯了就好!你說姐姐怎麽懲罰你啊?”我不知道該怎麽說。看到我不知所措的樣子,她笑得更歡了,站起身來,問我:“姐姐長得美不美啊?”說實話她長得比小雪和瑩瑩美多了,而且十分的風騷,沒有了小雪和瑩瑩的青澀,更能讓男人著迷。我點點頭。她一手握著自己的奶子,一手摸著自己的陰戶,風騷地對我說:“只要弟弟你能讓姐姐爽上天,我就誰也不告訴了。”我想何樂而不爲啊,能保住秘密,又能上了這個騷女人。我沖上去,抱她到床上,撕下她的睡衣,很快地脫了自己的衣服,扶著雞巴叫了一聲:“嫂子,我要進去了!”

  護士長一翻身把我壓在了身下,說:“叫我梅姐!”我叫了一聲。她用手套弄著我的雞巴,低下頭含著我的蛋蛋,弄得我好爽。

  “好弟弟……你是姐姐見過的最大的雞巴,難怪小雪會被你給迷死呢!跟姐姐說說是怎麽跟小雪做的吧。”

  我跟她講跟小雪做愛的過程,中間加了好多淫蕩的鏡頭,我猜想她可能會對這個感興趣,想不到她這麽大反應,一邊套弄我,一邊摸著自己的騷屄,嘴里還嘟嚨著:

  “小雪這個騷B竟然敢搶在我的前面,看我怎麽收拾她!”

  我拉她過來,倒騎在她身上,她的騷屄已經被她弄得水漫金山了。低下頭含著她的陰核,用手指玩弄的肥屄。淫水一股股地湧了出來,澆在我的舌頭上。梅姐含著我的大雞巴,一次次深深地插到嘴里。

  “好弟弟…你的大雞巴已經插到姐姐的嗓子里了……姐姐好爽哦……快點來肏姐姐吧…… 姐姐快泄了……”

  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她的騷屄中流了出來,我沒想到女人也會射出來。把她的淫液吸到嘴里,用舌頭肏她的騷屄。

  “不要哦……好弟弟,快用你的大雞巴肏姐姐吧……姐姐的小屄好癢哦……”

  我把她翻過來,讓她趴在床上,挺著雞巴,噗哧一聲肏了進去。梅姐的屄里好緊,一點都不象是生過孩子的,第一次肏進去,都深深地肏到底,爽得她渾身亂抖。

  "哦……盡管肏吧……姐姐的身體都……給你了……喔……這下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大雞巴的……親弟弟……嗯……用力一點……對……。就是這樣……喔……嗯……”

  爲了讓她再到高潮,我用雞巴在她的騷屄邊磨著,就是不肏進去。這下子她可受不了了。 “好弟弟……不要磨姐姐了……快點肏姐姐吧……我的親親……

  大雞巴弟弟……快點兒肏我,人家是欠肏的騷屄娘們…………快些用力肏人家的騷屄……屄里癢死了……”

  在她的淫聲浪語中,我肏得更狠了。肏了有三十多分鍾,我終於忍不住要泄了,拚命地搗她的騷屄,在兩人的叫聲中我射了出來。過了好久,她把我的雞巴拔出來,用嘴把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吮干淨,很滿足地對我說:“弟弟,你太棒了,姐姐從來沒有這麽爽過。你們連長已經夠厲害的了,可跟你比起來差遠了!弟弟的雞巴每一次都肏到姐姐的屄心里,弄得姐姐都要飛了”。說著嘴巴揍上來,用舌頭添起來。我的雞巴又挺了起來,她張大了嘴:“你不會是又想要了吧,姐姐要被你日死了!”

  說著翻身上來,扶著我的大雞巴,套了進去,騷屄里還是濕潤的,她一邊套弄著,一邊叫著:“你好棒哦,大雞巴弟弟,你的大雞巴頂到姐姐的花心了,弄得姐姐好癢哦”。套弄了一會,我翻身起來,從后面肏了進去。梅姐趴在床上,屁股翹得老高,配合著我往后一挺一挺的,兩人正肏得爽的時候,忽然聽到外面有個女人敲窗戶,嚇得我趕緊停下來。

  “梅子,你個騷B,老公才幾天不在啊,你又受不了了啊,從哪找的小男兵在玩啊,這麽大動靜,大老遠都聽到你浪叫了。”

  梅姐低聲對我說是於醫生,一邊叫我肏她,一邊對於醫生說:“於姐,你不知道啊,弟弟的雞巴好棒哦,弄得我心肝都快被頂出來了。你要不要進來玩玩啊。”

  “呸!你們倆干那事,我怎麽進去啊。再說我還要值班呢!。” “值什麽班啊,哪有這個好玩啊!快進來吧,讓弟弟替你止止癢吧”

  梅姐叫我抱著她去開門。於醫生進來了,臉紅紅的。她是我們副營長的老婆,平常好象不太愛說話,有種冷豔的感覺。平常很少跟別人開玩笑的,記得有一次,副營長叫我到他的宿舍去,說嫂子找我干點事。我到宿舍,她正在洗衣服和被子。看到我進來,她臉紅了,可能是因爲她穿睡衣的原故吧。她讓我把門關上,坐在她對面,說一會有事讓我做。坐下之后,我從她睡衣的領口看到了她雪白的乳房。她好象也感覺到我在看她,想把領口拉好,可是領口開得實在是太大了,反倒是手上的水把衣服也弄濕了,當她起身時,紅紅的乳頭印在了衣服上,很誘人。我忍不住下面硬了起來,頂得褲子老高,我不知道該怎麽辦,只好用手捂住。她看我這樣,噗哧一聲笑了。用力地揉著衣服,兩個奶子晃動著,我當時不知道她在勾引我,只覺得心里癢癢的。她讓我和她一起把衣服擰干,我猶豫了一下,因爲我一站進來,下面就露餡了。沒辦法,我只好站起來,不爭氣的老二還是那麽翹。她的呼吸也在變快,兩只手在擰衣服時,把奶子擠得鼓鼓的。我感覺下面一跳一跳的,說我要上廁所。她讓我進去。我掏出老二來,它已經漲得硬硬的了,可是怎麽也尿不出來,我忍不住用手去撥弄它,想象著嫂子豐滿的奶子和那沒見過的騷屄。嫂子在外面叫我,我只好出來,下面很難受。她看我這樣問我是不是沒有出來啊,我點點頭。她歎了品氣,沒說什麽,叫我幫她把衣服晾起來,晾的時候她站在我前面,用屁股不停地磨著我的下面,她的屁股很結實,弄得我好興奮。我就緊緊地頂著她,心里好難受。正在想入非非的時候,文書來叫我回去開會。嫂子歎了口氣,轉過身來,緊緊地貼著我說:“本來想讓你多頂一會,現在不行了,下次吧。”我點點頭。嫂子忽然臉紅了,用手握住了我的雞巴,輕輕地揉了起來,揉得我心里好難受,忍不住抱住她,把嘴貼在的乳房上咬著,她推開我說今天不行,你要開會了,改天吧。我只好放開她。梅姐還在我的身上套著。嫂子看到是我,很驚訝的樣子,我的臉紅了。怎麽會是你啊,嫂子問,梅姐說:“怎麽了嫂子,難道我就不能跟他在一起嗎?你不知道啊,他雖然年紀不大,可那個東西好厲害哦!我都快被他插死了。”嫂子明顯地不高興,說:“你這個騷貨干嘛害人家小孩子啊,他的東西大我比你清楚哦。”梅姐很驚異地問:“嫂子,你早就上了他了啊,厲害哦,平常我可沒看出來呀,你老是一本正經的,原來也是個悶騷啊!”嫂子紅了臉,呸了她一口,說你以爲人家都象你啊。梅姐咯咯地笑了,從我的身上下來,把我推到嫂子面前,說:“今天我就把弟弟送給你,讓他好好地干你一回,你恐怕除了副營長,還沒碰過別的男人了吧?今天就讓你嘗嘗別的男人是什麽滋味。”嫂子的臉更紅了,罵梅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梅姐叫我上,我上去抱住嫂子,一只手握住的乳房,一只手去解她的衣服。她掙紮著說,弟弟你不要啊,不要聽她的,嫂子要生氣了啊。梅姐在旁邊笑著說:

  “不要相信的話,她心里還不知道有多想呢,不信你摸摸她下面,肯定已經濕了。”

  我伸手到下面,果然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知道嫂子早已心動了,哪里還能放過她,一邊用嘴含著她的乳頭,一邊用手扣挖她的下面。嫂子掙紮著想推開我,我知道她不是想真的推開我,就更加賣力地弄她。梅姐在旁邊說:“弟弟快插她啊,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的話,我進屋了。”嫂子一邊假裝著掙紮一邊說:“你個騷丫頭,還不叫他快停手。不然我要生氣了啊!”梅姐笑著說:“行了吧你,別假正經了,看你現在的騷樣,淫水都流到下面了,一會弟弟的大雞巴一肏進去,你還不爽死。比你老公那個強多了”嫂子擡起頭問她怎麽知道,梅姐咯咯地笑了說:“放心吧,就他那又小又短的也就你感興趣。我才不會去勾引他呢。弟弟加油,把她給肏暈了,姐姐再來跟你玩。”說著在我的雞巴上摸了一把,屁股一扭一扭地進屋了。嫂子看梅姐進屋了,就不再掙紮了,一只手握著我的雞巴套弄著,問我怎麽會和梅姐在一起。我把情況跟她說了。她狠狠地說:“這個女人真可惡,趁人之危啊。那你爲什麽不來找嫂子啊?”我一邊玩她一邊說我怕嫂子會罵我。她歎了一口氣說:

  “我怎麽會罵你呢,疼你還疼不過來呢,你忘了上次嫂子都讓你頂了半天了。你不知道嫂子被你頂得舒服死了,晚上你們副營長弄我的時候,人家把他想象成你了,你不知道那天晚上人家多爽。”我被她說的受不了了,在她耳邊說:“嫂子我受不了了,我要肏你了!”她咯咯地笑了:“你現在才想起來啊,人家早就等著你了,難不成還要我請你啊!”說著扶著我的大雞巴,放在洞口,我一挺身肏了進去。看來梅姐說的是真話,她老公真的不行。我還沒肏多長時間,她就開始大聲地叫了。

  “好弟弟,你太厲害了,嫂子被你快肏死了!你的雞巴太大了,嫂子的小屄都快被你肏爛了” 聽到嫂子的叫聲,梅姐從屋里出來了。對著嫂子說:“怎麽樣嫂子,我沒騙你吧?”

  嫂子一邊搖著一邊說:“好妹妹,謝謝你!今后你再勾誰嫂子都替你保密。”梅姐笑了,用舌頭舔著她的乳頭,還用手去摸她的肉粒,弄得嫂子叫聲更大了,沒多長時間,她的下面開始顫抖了,淫水一股股地噴在我的龜頭上,我知道她已經要泄了,沒想會這麽快。梅姐也發現了,就問嫂子怎麽回事,嫂子紅著臉不說話。梅姐咯咯地笑了,張開腿說弟弟來吧,讓姐姐來爽一下。我翻身起來,扛起她的雙腳,對著騷屄就肏了進去。梅姐一邊套著一邊有節奏地叫著,在她的套弄下,我也很快感到快泄了。在沒泄之前,我從她身上下來,又一次肏到嫂子的屄里,在我的抽肏下,嫂子很快又到高潮了,我們倆都叫著,互相挺著身體,只聽到啪啪的聲音,終於我感覺一股精液射了出來,嫂子的淫水也一股股地噴出來。好長時間,我從嫂子的身上擡起頭,嫂子竟然流淚了,我趕忙吻住她的嘴巴,用手輕輕地揉著她的奶子。嫂子一邊吻著我一邊說:“謝謝你啊弟弟!姐姐今天太高興了!”梅姐湊過來說:我也高興啊。然后又低下頭用嘴含著雞巴套起來。嫂子一把把她推開,問她今天已經干了幾次了,想把我累死了。梅姐不高興地躺在一邊。臨走的時候,梅姐給了我一串鑰匙,告訴我什麽時候想她了,只要連長不在的時候就來。我答應她,嫂子在我耳邊小聲說:“明天到我辦公室來,我把房間和辦公室的鑰匙都給你,只要弟弟想了,嫂子什麽時候都給你。”沒想到梅姐竟然叫上勁了,對我說:“過幾天我到你們排里去,就在你床上叫弟弟肏一回,反正你們排長快成我妹夫了,再說就你們那個小雞巴排長也不敢把我怎麽樣!”

  看到我們倆壞壞地沖她笑,梅姐竟然臉紅了,忙解釋說:“你們不要瞎想啊,我可沒有上他啊,只是一次偶然碰了一下,雖然很硬卻不粗,所以我就把他介紹給我妹妹了。”

  看我們還是不信,她有點急了,我們只好安慰她說我們相信。她這才沒事,不過她隨后又開始發騷了:“到時候要是妹妹同意的話,我也可以嘗嘗哦!”說完自己咯咯地笑了。嫂子罵了她一句。五跟梅姐和嫂子大肏了一夜,我感覺身體有點不太好了,就不再找她們。接下來的兩天,我開始找小雪和瑩瑩,這兩個丫頭才嘗到甜頭,沒太多的經驗,正好可以保留點體力。第三天晚上,部隊集合去看電影了,我看到梅姐的房間還亮著燈,想起她給我的鑰匙,心里一陣狂喜,悄悄地打開門,溜了進去。梅姐好象在洗澡。我脫光了衣服,沖了進去。霧氣中我看到她的身體,大叫著:

  “梅姐,你可想死我了,弟弟來了”。撲上去抱住她,含著她的一只乳頭吸吮進來。沒想到她卻大聲地叫起來:“你是誰,快滾出去!”我以爲梅姐生氣了,一邊繼續玩著她的乳頭,一邊用手去摸她的騷屄說:“梅姐不要生氣了,誰讓你那天把我弄得那麽凶啊,我的雞雞都被你弄腫了,好容易今天好點了,這不就來找姐姐了嗎?”

  說著把她頂在牆邊,分開她的雙腿,扶著大雞巴在她的小屄邊摩起來。她還在掙紮,想推開我,嘴里叫著不要啊。我不知道她今天是怎麽了,難道是又想了什麽新花樣,更加不理會她,把她的雙腿抱起來,環在我的腰間,一挺身肏了進去。沒想到才幾天沒見到梅姐,她的屄里竟然變得很緊了,每肏一次都被裹得緊緊的,比上次舒服多了。我一邊肏一邊問梅姐:“梅姐你好棒哦,才幾天沒肏你,你的騷屄里竟然變得這麽緊了,跟小雪她們差不多了,我都不相信你是生過孩子的了。”梅姐不再叫了,可是也不說話,只是抱著我,任憑我抽肏她。想到幾天前她那麽浪,今天居然象個淑女,不由得我更加興起,第一次都深深地肏到花心,漸漸地她開始有反應了,身體開始扭起來,迎合著我一挺一挺地,弄得我很爽。我把她放下來,讓她趴在馬桶上,從后面肏進去。梅姐的屁股好象也小了一些,而且更結實了,小屄里也沒有那麽深了,肏進來更爽。我顧不上那麽多,一邊肏著,一邊用手揉著她的奶子。她的奶子好象也小了,不過揉起來更舒服。干到爽處,梅姐開始大聲地叫了:“好弟弟,你慢點啊,姐姐的騷屄受不了了,人家可沒有被肏過幾次啊,哪能用得了弟弟的大雞巴啊!”我笑了,沒想到她還會這樣說,於是就更加賣力地肏她,一會她也開始反攻我了,讓我坐在馬桶上,扶著我的大雞巴,對著洞口坐了下去,身體開始前后左右搖進來,緊緊的騷屄夾著我的雞巴套弄著,我竟然被她弄得爽歪了。看到她的乳房在我面前搖啊搖的,我用手握住,拚命地揉起來。兩人肏了好長時間,梅姐的騷屄開始緊縮了,我知道她快了,可沒想到會這麽快,站起來抱著她的屁股,拚命地挺身肏她。感到她的淫水一股股地噴在我的龜頭上,我也忍不住地射了出來,射得她渾身顫抖。不一會趴在了我身上。我把她洗干淨后,抱到了床上。她還是緊閉著雙眼。我過去吻住她的嘴,用舌頭在她的嘴里攪著,手也在她的乳房上撫摸著。忽然她睜開眼,咬住了我的舌頭,疼得我哼哼著,她翻身壓在我上面,松開嘴,盯著我看了半天。我被她看的毛毛的,不知道該怎麽辦。她歎了一口氣,說:“我不是你的梅姐。”我嚇壞了,忙問是怎麽回事,她說她是梅姐的妹妹蘭蘭。我感覺頭都大了,想起剛才肏她的時候,總是感覺好象不對勁,現在想想確實不是梅姐了。我翻身想進來,可被她按住了。我漲紅了臉說:“對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原來她是梅姐的妹妹,雖然比梅姐小好幾歲,可是長得跟孿生姐妹一樣。梅姐要把她介紹給我排長的。這下完了!蘭蘭歎了口氣,說:“這不怪你,我知道姐姐這人的,她最喜歡象你這樣的了。也許她沒想到,自己的妹妹被自己的情人給肏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好。看到我這樣,蘭蘭臉紅了一下,問我跟她姐姐是怎麽回事,我告訴了她。她想了一會,紅著臉問我該怎麽辦,我搖搖頭。她低下頭吻著我說:

  “看不出來你小小年紀,竟然這麽會玩女人,剛才你把姐姐弄得很舒服啊,沒想到我會被一個小孩子弄得爽翻天了!”

  聽到她這麽說,我知道她沒有怪我的意思了,膽子就大了,下面竟然又硬了起來。她好象也感覺到了,臉紅了一下,問我怎麽會這麽快又想了?我抱著她的屁股不停地搖動,讓我的雞巴一次次地頂在她的陰部說:“姐姐你也好棒哦,比梅姐更讓我興奮,只要我一碰到姐姐我就忍不住地想跟姐姐做啊!”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