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病院

  神經病院內,有種種雜奇怪誕的事。有人每日不停念咒語,說他將可以拯救世

人。有人不停數陰私紙,說她前世欠下閻羅王的錢。病房的角落,有一個年約三十

的男性病人,他已經住在這�五年有多。每天,他都藏在床上面,用被單蓋住自己

的下半身,重覆地做他的實驗。護士們也已經見怪不怪,還經常和他有說有笑的。

  「怎麼啦!,阿宏,實驗成不成功呀?」護士小姐故意鬥他。

  「差點兒,還差一點點,一定是電力不足。姑娘,可不可以給我一些電池呀?

  「你收集了那麼多電他,難道還不夠嗎?」

  「你們欺騙我,專給我一些舊電池,怎麼可以呀!」

  「電力太強的話,會電壞你那條子孫根的。」

  「就是要電到我那東西發光、發熱,我才可以進入時光隧道,回到兩千年前呀

!」

  護士小姐偷眼看一看他那條陽物,阿宏大罵道:「你偷看什麼呀你?」

  護士小姐說道:「去你的,你有什麼好寶貝看的!」

  護士小姐離開了,阿宏仍然繼續他的【實驗】。阿宏在五年前一個電雨交加的

夜晚、突然被雷一劈,從此,就終日沈迷於用電池將自己的一條不大不小的陰莖來

【通電】做【實驗】。

  據他自己說,他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兩千年前,他是秦始皇宮中的一個術士

。他專門負責教秦始皇的長生不老之術,方法就是將陽物通電。因為資源不足,才

被貶到現在這個世界。他認為只要實驗成功,就能夠逆轉時空、返回秦朝去。

  這一夜,又又悄悄地重覆他的實驗,突然有一個女病人偷偷溜進來,拍一拍他

肩膊頭,說道:

  「讓我來幫你吧!」

  「你怎麼幫得我呀!走開啦!」

  「我身體�面真的有電哩!我來和你通電吧!」

  「什麼廢話,你滾開!」

  「真的呀!我們那個護士長陳先生經常都和我做實驗,他將自己那條東西插入

我的身體,插了插,我就會全身震,好多電,電力好強呀,不如你也插一插我啦!

  「傻瓜女人,陳先生是在強奸你呀!你還不告發他?」

  「那你也來強奸我啦!我好想發電呀!」

  女病人叫阿鳳、她開始脫下自己的上衣,�面有一對大紅珍珠,分別在她胸前

左右閃耀著。阿宏除了不斷沈迷於他的實驗之外,生理狀態都十分正常、平時他玩

弄自己那條陽具時,亦經常玩到出精,叫床。護士們只當他在那�手淫、經常罵他

是淫蟲。阿鳳的雙乳、好明顯地牽動了阿宏的淫慾。阿宏望住阿鳳,阿鳳伸出舌頭

、舔一舔自己上下唇,再將雙乳捧高,用舌頭去舐食自已乳頭。

  「好味道嗎?」阿宏問。

  「好味道有屁用,孤芳自賞!沒有伯樂,有千里馬就有用啦!」

  「好吧!我來做伯樂、我要試一試你的滋味!」

  阿鳳對地他淫笑、將自己的雙乳奉上,嘴�說道:「吃奶啦!大少爺。」

  阿宏一手抓住阿鳳的左乳、另一手扯住阿鳳一頭秀髮,將他的頭一按,令阿鳳

擡頭後仰。他並沒有循序漸進,一開始就好狂野、好激奮。

  「啊!輕一點兒嘛!」阿鳳痛苦地叫喊著。

  「我肚子餓呀!我要吃你的奶。」

  「你吸我的乳頭啦!一定有奶水滲出來的,可以解渴哩!」

  「好、我吸、吸到你的奶頭斷在我嘴�。」

  「你怎麼這樣暴力吃呀!小心被人送入神經病院呀!」阿鳳好似不知自己身處

何方似的,把話說得一本正經。阿宏吸了一大輪都沒有奶汁出,他有點發火了,就

雙手去捏,還講起粗口道:

  「你老母、我就不相信擠不出奶!」

  阿鳳叫道:「好痛呀!你太大力啦!」

  阿宏突然說道:「我有辦法。」

  「什麼辦法呀?」

  「你一邊喝牛奶,我一邊吸,這樣一來就行啦!」

  「行是行,不過,五樓又那�有牛呢?有牛就有牛奶啦!」阿鳳倒答得頭頭是

道。

  阿宏又說道:「你說的也是,不過我還有辦法!」

  「有什麼辦法,快講啦!」阿鳳好心急地問。

  「通電!」阿宏立即左手拿起幾個電池,右手抓住一捆電線。

  「會不會痛呢?」阿鳳問道。

  「傻女人,這麼大個人還怕痛嗎?」

  「別笑人家啦!我最多就不叫痛咯,你把我奶頭通電啦!」阿鳳輕撫自己的雙

乳,好似生離死別、好舍不得似的。阿宏左搭右搭,然後,一條電線接上阿鳳右邊

的奶頭,另一邊的電線就搭上左便的奶頭。搭好之後,阿鳳卻沒有什麼反應。

  阿宏好生氣,說道:「死護士,臭護士,淨拿一些沒有電的電池給我。」

  阿鳳說道:「不怕,我還有辮法。」

  阿鳳走出病房,隔了一會兒,她拿了一個汽車用的電池來。阿宏喜出望外,馬

上重新搭線、然後,再將兩極分別搭在阿鳳左右乳頭上。阿鳳身體抖動、好像發冷

似的,她說道:

  「好酥麻、好痹,好過癮呀!」

  不一會兒,阿鳳就昏昏沈沈了。阿宏沒有理她,他好興奮,開始想要電自己的

陰莖了。她一邊進行預備工作,一邊自言自語地說:

  「死護士,竟不肯拿新電池給我。哼!這次真是天助我也,我一定會成功了!

  他將電一搭上自己那條陰莖,就好似套上電動陽具似的,搖呀搖呀!擺呀擺呀

,震到七彩。阿宏望著自己那條陰莖,不停地笑道:

  「我一定會成功,一定會成功。」

  電了一會兒,阿宏也昏昏沈沈了。當他醒來之時,身邊有一班穿著戲服的人。

  阿宏問道:「你們是不是在做大戲呢?」

  「做戲?做什麼戲呢?你還不快去服侍大王!」

  「大王?難道我真的回到秦朝?」

  「快點啦!你都知道,大王要一邊抽插女人,一邊要讓另一個男人抽插才會有

高潮啦!」講話的是一個宮女。眾宮女合力將阿宏推入房,見到秦始皇正在同一個

裸女熱吻。阿宏細心看清楚,不禁了一跳,那個裸女竟然是阿鳳。

  秦王身材魁梧,阿鳳一手扯下他的底褲、見到秦王那只小鳥,阿宏不禁暗笑,

心�想:「這麼大個人,那條陽具怎麼又那麼細小,真是有趣。」

  秦王見阿宏入房,馬上說道:「好!快拿皮鞭,日間我就鞭得人多,上了床我

就要享受一下被鞭打的感覺。」

  阿宏道:「你是一國之君,小人不敢冒犯。」

  秦王道:「你敢抗命嗎?我命你打就打!」

  阿鳳捧住秦王那條「小肉蟲」,一吮一啜的,但始終無法將小蟲變大蟲。

  秦王道:「床下底有幾張春宮,你拿出來吧!」

  阿宏道:「怎麼還有那麼多書呢?」

  秦王得洋洋意地說:「我下令焚書坑儒,乘機收集淫書淫畫嘛!」

  阿宏心想「嘩!這個秦始皇,我還以為他是大英雄、原來這麼狡猾。」想到這

�,不禁無名火起,手執皮鞭,此起彼落,就一鞭接一鞭地打下去。嘴�還喊道:

  「打死你,打死你!」

  秦王說道:「打得好,我該死,今日我處死了三百個士兵,抄了三家人,又誅

人九族,我抵死,我抵打,你替他們報仇啦!」

  阿宏不止用皮鞭,還一腳伸過去,踢中秦王赤裸裸的屁股。就在這個時候,阿

鳳大叫道:

  「大王,你行啦!你那條小蟲已經變成大蟲啦!」

  秦王大喜,也說道:「是呀!好大條呀!」

  秦王指住阿宏大叫:「你!你做得好!我命令你,再用力踢我的屁股。」

  阿宏越踢越過癮,還一邊踢,一近罵。秦王則好興奮地插入了阿鳳身體。他高

興地說道:

  「阿鳳,孤王好久沒有真真正正地寵幸你了,今晚要好好駕禦你。」

  阿鳳也說道:「多謝大王寵幸。」

  秦王插著插著,他那條陽具竟然越插越縮、由大蟲變回小蟲。秦王知道自己沒

用,又好心急、於是大叫:

  「不行啦!快點插我啦!我一定要讓男人插屁眼,才可以保持勃起的,你快點

來插我,快插我啦?」

  阿宏見他那麼心急,就故意不插他。秦王道:「快點啦,你要什麼我都會給你

的,你講啦!」

  阿宏道:「我要扮皇帝、要你做奴才。」

  「好、你做皇帝,現在你是皇帝了。」

  阿宏喝道:「你這個奴才,見到我還不下跪!」

  秦王果然一手推開阿鳳,跪在阿宏面前磕頭說道:「奴才向大王請罪。」

  阿宏大罵道:「你這個死暴君,勞民傷財、起阿房宮、又築萬�長城、害得好

多人家散人亡、我今晚要鞭死你。」阿宏一邊講,一邊用皮鞭狂抽、打到秦王皮破

血流。

  「死秦始皇、你認不認錯?」

  「我知錯啦!知錯啦!你原諒我,你插我屁眼啦!」

  「行!不過你先幫我含啦!」

  「好!我含、我含啦!我幫你脫下褲子。」

  秦王一手替阿宏脫條褲,見到他那條陽具,就好像見到寶貝似的,雙手捧住。

贊歎地說道:「真大條,大過我那條好多哦!」

  「哼!還沒吹,已經這麼大了,吹大了你就知道。」阿宏道。

  秦王果然個中高手,他吸了一口氣就含住阿宏的陽具,伸出一條舌頭出來,輕

輕地在龜頭之上遊動。遊了一會兒,阿宏說道:

  「你的功夫都不錯,既然你龜頭都吮了,就同我吮腳趾啦!」

  「吮腳趾?」秦王面有為難之色。

  「你肯不肯呀?」阿宏大喝一聲。

  「不是不肯,只不過我從來沒有試過替男人吮腳趾。」秦王道。

  「這樣說來,女人吮腳趾就試過啦!好吧!你先幫阿鳳吮。」阿宏說道。

  於是、阿宏脫去阿鳳的紮腳布、露出大只腳趾。阿宏留心一看,發覺原來阿鳳

是紮了小腳的大家閨秀。阿鳳一對玉腿又白又嫩、尤其是一對肉掌,十只玉趾、白

得驕人,滑得可愛。阿宏見到已經十分衝動,陽物自動擡起頭來。

  秦王見到,亦砰然心動,贊美地說道:「好哇!真是好美的腳趾呀!我吮,我

好喜歡吮哦!」

  阿宏喝道:「且慢!」

  「大王,還有什麼吩咐呀!」秦王對阿宏說。

  「你爬開!這十只玉趾,由我自己來享用。」阿宏一手捧住阿鳳一雙玉掌,一

口就含住左掌,含含吐吐一會之後、再換含右掌。

  棄王見到,叫道:「奴才都好想吮腳趾呀!你讓我吮一會兒啦!」

  阿宏說道:「你想吮就吮我的腳趾啦!」

  「好哇!大王、等奴才先幫你脫靴吧!」

  阿宏沒理會他,只是細心品地嘗著阿鳳玉趾、由於阿鳳紮了小腳、玉掌只有三

寸多長。三寸金蓮,我見猶憐。他突然想起潘金蓮那對腳,想起西門慶用潘金蓮的

鞋盛酒。於是吩咐道:

  「本王要飲酒,快拿酒來。」

  隨著秦王一聲令下,宮女就捧來美酒。阿宏看阿鳳俯臥,雙腳一翹,腳掌朝天

。於是就將酒倒進掌中,然後對秦王說:

  「來!我們先飲一杯。」於是,他同秦王每人捧住阿鳳一只腳掌,飲完又斟,

斟完又飲。

  「好酒啊!」秦王道。

  「有好腳才有好酒呀!」阿宏也高興地說道。

  「奴才有後宮三千,如果你喜歡的話,就叫她們全部脫光衣服,赤足露腿,任

你品嘗。」秦王道。

  「好主意呀!就這樣決定了。」阿宏興奮地說。

  秦王又說:「我那座阿房宮剛剛落成,你就做我第一個上賓,進去玩好嗎?」

  阿宏心想:「阿房宮!嘩!好哇!一定要去見識見識。」

  於是阿宏就跟著秦王一齊入宮。阿房宮果然富麗堂皇,全部大理石圓柱,地下

用玉石鋪成,皇座上用藍寶石砌成一個好大的【秦】字。

  秦王道:「我們去遊水吧!」

  阿宏問:「這�有泳池嗎?」

  「不是泳池,是酒池肉林。」他們進入另一個偏室,�面果然有一個大酒池,

池中有好多美女,全部裸露著上身在水平面上,乳房有大有小,有圓有扁,花多眼

亂。阿宏看得心花怒放,他說道:

  「嘩!好呀!好玩呀!我是不是在作夢呀!」

  秦王得意地說:「我秦王能人所不能,做人所不做、萬物一切都由我開始,希

望後人叫我做秦始皇!」

  阿宏道:「不管你是秦始皇.秦末皇!我要遊水啦!」

  「你會遊水嗎?」秦王問。

  「會的,不過這�水太淺,恐怕不好遊!」

  「欺山莫欺水哦!」

  「那怎辦呀!講啦!」

  「我們可以坐船,我有一種【人肉船】,由十多個全裸的美人組合而成。」

  「真的?那我一定要見識見識了。」

  秦王拍了五下手掌,池中的裸女就開始活動起來,她們全身赤裸,然後你疊我

,我抱你,用她們的裸體砌成一只小船。

  秦王道:「你坐上去試試啦!」

  阿宏上船,坐在一個美女的背上,周圍的其他美女用乳房圍成一個橢圓,十足

一只小船似的。秦王再拍五下手掌、另外幾個美女又圍成另一只小船供秦王享用。

兩只小船飄啊飄啊,浮啊浮啊,裸女們就不斷咐送上生果鮮肉,葡萄美酒。整個池

都是醇酒肉香。裸女們有一套特別的服侍方式,她們將酒盛於雙乳之間的乳溝之內

,雙手托住乳房,等候阿宏及秦王享用。

  秦王道道:「這樣飲酒特別好味道哦!你試試啦!」

  阿宏飲完又飲,飲完又飲,如此美酒,真是天上有,地下無。

  秦王又道:「你不要客氣呀!今晚不醉無歸。」

  「嘻!我已經有點醉啦!」

  「好啊!半醉半醒的,再入寢宮玩女人!」秦王道。

  阿宏道:「我想尿尿,有沒有廁所呢?我要去。」

  「去廁所?用不著啦!我叫個廁所來就行了!」

  「廁所都可以叫來嗎?」

  秦王笑了笑,一連拍三下手掌,馬上有一個妖豔的婦人走下酒池,遊到兩人身

邊。

  秦王道:「這個就是廁所了。」

  「嘩!找個女人做廁所都行!」

  「你嫌她那個口不夠大嗎?放入你那條陽物試試吧!」

  「我試,馬上就試。」

  阿宏望一望這個婦人,婦人十分善解人意,她自動用手托高阿宏的陽具,然後

將櫻桃小口送上。

  「勞煩你了。」阿宏道。

  「奴婢有幸服侍官人,求之不得。」婦人含住了阿宏陽具,等他放尿。阿宏放

了很多很多,他一直擔心婦人無法吞得那麼多,那麼快。但事實上婦人久經訓練,

不管有多少就吞多少,還一滴都不剩下。

  此時、秦王亦叫另一個廁所讓自己用,兩人用完廁所之後,就上岸步入寢宮。

  「寢宮有十八個,個個不同,各有特色。」秦王道。

  「不如你隨便介紹幾個讓我開開眼界,好不好呢?」

  「行,我帶你參觀。」秦王帶著阿宏,見到每個門口都有一個名稱,而且每扇

門上都有一首詩。阿宏看了一間又一間,有的�面好像個森林似的,床在樹上,稱

為樹床。有一間好像個沙灘,有細沙,有水,有床,床在水中,稱水床。又有一問

�面全部是一些十七、八歲的少女、每個少女都全身赤裸,大多數驕嫩,乳房豐滿

高聳。再有一間全是春宮淫檅畫面,�面有一對一對青春男女、正在做出種種性愛

的體位。

  秦王說:「這間房,可以玩一王兩后,一后兩王,好刺激的!」

  阿宏看得眼花撩亂,秦王問道:「你說啦!你喜歡那一間房,我陪你進去玩。

  「還有沒有其他的呀?」

  「有!還有好多,其中有一間刑房,�面有好多刑具、向裸女施刑好好玩哩!

  阿宏說道:「好啊!我們就到刑房玩玩啦!」

  秦王雖然是主人、但阿房宮剛剛建成。好多地方都還沒有去過,好多性戲都還

沒有玩過。入到刑房,刑房的官吏向秦王介紹,每一件刑具,還選出美麗的裸女現

場示範。

  其中有一只木馬,上面裝著有機關,刑房長叫一個侍女脫光衣服後騎上去。木

馬背上有一條木棍,剛好插入裸體侍女的下陰,然後刑房長命令另一個侍女搖動木

馬,另一侍女就揮鞭打在騎馬者身上。如是打了一會,裸女就受不住暈倒了。跟住

,秦王說:

  「好了,現在叫幾個最漂亮的美女出來打我。」

  於是乎,刑房長召了好幾個美麗的年輕女人出來,脫光衣服後,眾裸女就有的

揮鞭打秦王。有的輪流跪在秦王跨下替他含吮陽物。秦王被打時,發出老虎般的咆

哮,聲震天地。打了許多鞭,換了幾次人,秦王終於射精了。精液射出的一剎那,

眾人搶著去含吮陽物,希望可以接住精液。結果,你爭我奪、精液並沒射入任何人

口中,而是射在地上。眾侍女為討秦王歡心,就一窩蜂爭先用舌頭去舔它上的精液

,好像一群餓狗在搶食似的。場面熱鬧有趣。接著,秦王對阿宏說:

  「不如你也玩一次吧!好刺激的,高潮中的高潮呀!」

  阿宏又搖手又擰頭,死都不肯,秦王就帶他進入第二間房。入到這間房,�面

漆黑一片、甚麼都見不到、只聽見�面有女人悄悄說話的聲音。秦王道:

  「這個黑房子�,有五個美女,五個醜女、你進去挑選,可以隨意和她們做愛

,做完就打一個記印在她們身上,點著了蠟燭之後,就可以知道剛才和你做過的那

個是美女還是醜女。」

  「這樣好危險哦,機會一半一半哩!」

  「越危險越刺激嘛!我好喜歡玩呢個遊戲的,不過現在剛剛出完火,讓你玩啦

!」

  盛情難卻,阿宏就只有入房。一入房、秦王就關上門,阿宏摸黑前進,忽然有

人向他揮鞭打來,打到全身都痛,突然有個女人撲過來說:

  「相公、我要啊!」

  「你是美女還醜女呀?」

  「當然是美女啦!你聽我的聲音多甜,你摸摸我的奶奶、摸摸我的屁股,摸摸

我的大腿,就知我沒有騙你啦!」

  阿宏將女人全身摸一遍,果然是人間極品,於是就和她接吻起來。兩人吻得火

熱,最後進行交合,完事後,阿宏將這女人屁股打了一個印。之後,又有第二個撲

上來。這個女又郝又嗲,一把聲好像有蜜糖似的,阿宏摸完又摸,發覺此婦人大腿

略肥、於是一手將她推開。

  「你為什麼不要我呀!」

  「你不是美女,我不和醜女做愛!」

  「我不醜呀!我是村中的村花哩!全村最美就是我啦!你信我呀!」

  阿宏說道:「信你才奇怪啦!走開吧!」

  一個走開,另一個又撲上來。她的聲音一樣很甜美,皮膚一樣幼滑,而且有一

股很特殊的體香。

  「相公,我也要哦!把你的寶貝給我吧!」

  「你身體好香。」

  「是嗎?,我有個花名叫做香香公主哩!」

  「香香公主、好啊!我一聞到你的香味就衝動了。」

  「那我們來做愛吧!」

  「好啊!我們做,馬上就做!」

  做完之後,又有第二個赤身裸體的女兒撲上來,如此也都不知搞了幾個,阿宏

每次想開門走都開不了門。

  「開門呀!不要鎖住門呀,放我出啦!」阿宏大喊。

  秦王道:「你盡情享受啦,今晚就在這�睡覺吧!」

  阿宏大叫:「不要啦!我頂不住了,放我啦!」

  又有一個女人撲上來,抱住他,和他擁吻,和他交媾,如是者、一個接一個,

射精射到沒有精,只是射空氣。阿宏終於暈昏、秦王叫了個術士來醫他,術士說練

成了吐一粒長命仙丹,服食之後可以長命千歲,包保可以延壽二千年。

  「二千年?」阿宏突然醒覺到自己是兩千年後的人。

  術士道:「施主,你相信我啦!保證會有二千年命。」但阿宏已經氣若遊絲、

危在旦夕,他感覺下身好空洞,陽物好像不是自己的,八次射精令他精枯力竭。秦

王坐到他身邊,對他關心備至,說道:

  「卿家,你有甚遺願,不仿對對我講。」

  阿宏說道:「大王,我知你還會焚書坑儒,我只想你保留幾本書。」

  「什麼書?」秦王餵了一粒仙丹給阿宏食,阿宏吐出他最後一口氣說:

  「素女經。」。。。。

  阿宏又回到二千年之後的香港,他身在精神病院,正在接受深切治療。醫生為

他檢查身體、面有難色。

  醫生問:「他全身都是傷痕,好像被皮鞭打過。不過都不是致命傷,只是他不

斷地射精,虛耗太多。」

  護士說:「他平時都終日玩自己的陽具啦,我想,他一定是過度手淫了。」

  醫生在床上找到一本書,奇怪地說「咦!他經常看書嗎?」

  護士說:「不是的,平時都沒有見過他看書啊!」

  「那這本書是那一個給他呢?」

  「沒有人來探過他呀,真奇怪!」

  醫生又說道:「他血液�的酒精含量好高,一定喝了好多酒。」

  護士道:「沒有理由哦!這�沒有酒的,什麼酒都沒有。」

  阿宏已經死去,仙丹只能令他回到二千年後的時空,但是保不住他一條命。神

經病院內再沒有人用電池將陽具通電,但是,另一個女病人卻玩同一個遊戲,她就

是阿鳳,她不停用電池替自己雙乳通電,希望再一次飛越二千年,去到秦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