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老婆辦公室的性騷擾)

老婆很喜歡我下班後去找她,帶她到碧潭橋上看夜景,喜歡看河面上的波光

倒影,喜歡看河邊的人影雙雙。夏夜涼風陣陣吹來,我們會在吊橋上聊一晚上,

她輕輕依偎在我身上,我撫著她的秀髮,沉溺在甜蜜的浪漫中,就這樣靜靜地靠

著,分享著彼此的愛。

  有時她加班很晚,我要去公司陪她,她不喜歡,因為時間緊迫得聚精會神,

知道我會在旁邊偷襲,毛手毛腳,她說這樣會讓她分心沒有效率,反而希望我等

她,等她做完後離開那個讓她精神緊繃的辦公室,找個有氣氛的、完全沒有壓力

的環境下,只有我倆,做什麼都好。

  最近迷上了OL,不管是辦公室戀情、主管與部屬,或OL衣著下的故事,

都能讓我很有感覺(都是一位上衣不扣兩、三顆鈕扣的女院友害的),有時回到

家,我不准她換成家居服,把客廳當成辦公室,當成我們幽會的戰場,讓她當我

的上司或部屬,來個角色扮演。老婆激情時,嘴裡喊著:「不要」、「輕點」、

「不可以在這裡」,偶而配合日語:「伊爹……伊爹……」、「亞美喋……」嗲

聲嗲氣的,害我馬上繳械。

  痛快地完成任務後,總會把衣服弄皺弄髒,她總是嬌嗔著:「討厭」、「都

是你啦」、「衣服上有污漬怎辦」臉紅的追打著我,嬌羞的樣子可愛極了,最後

又是逃入臥室,引發第二次大戰。

  可是情境與角色扮演,總不如實際來得過癮,這一天終於總算讓我等到了。

那一次是她生日,原本約好了共進甜蜜的晚餐,結果下班前接到電話,說她今晚

要晚點回家,別等。

  問清楚了晚上幾點可下班,我準備了紅酒及神秘禮物,訂了一個小蛋糕,晚

上七點到了她八樓辦公室,看她正埋頭處理一堆文件,不想打擾她,站在透明玻

璃門外等著。閒著無聊,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幻想著她是我上司,整個公司只有

我跟她在加班,然後……

  一看到我來,老婆臉上難掩驚喜的表情,嘴理卻唸著:「都說等等,我好了

再陪你,怎麼現在就來了?」

  「老婆∼∼你老公我不捨嘛!生日還加班,我要是老闆,肯定幫你加薪。」

說著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從背後抱住她,解下胸罩暗釦,手在她胸前抓個飽滿。

  「老婆∼∼我帶了你喜歡的禮物,今天是你生日,準備怎麼謝我?」從背後

抱著逗她,聞著她頭髮及身上淡淡的香氣,除了手在胸前的享受,順便在粉頸、

耳背上留下一堆吻痕,讓她癢到不行的笑著。

  「嗯……討厭∼∼不要這樣……辦公室裡可能還有人……人家會癢∼∼那裡

會癢啦!」她有點受不了的推開我,看了看辦公室週遭,確認同事都走光了,膽

奇的龐然大物。

  「吼!老婆,你剛剛在做什麼?待會不好好回報,告你上司性騷擾部屬。」

  老婆也很識趣,一副討饒的樣子:「對不起∼∼你饒了我,你要我做什麼都

可以答應你。」

  「既然如此爽快,今天又是你生日,不為難你,先陪我喝酒……」不等她回

答,我把帶去的紅酒打開,從包包裡拿出了兩個酒杯,斟好了酒遞給她,兩人碰

杯一飲而盡。我們沉溺在甜蜜的浪漫裡,我輕輕地摟著她的腰,溫柔地親吻著她

的唇,拌著津液的紅酒在彼此口中渡著,手裡拿著為她準備的生日禮物:一條銀

飾項鏈,親手為她戴上。

  「老婆大人,祝你生日快樂!」平常老婆是滴酒不沾,當了主管應酬難免,

卻總是帶了個會喝酒的小跟班幫忙擋酒,酒量絲毫沒有進步,這次沒有人幫她擋

酒,又是跟老公喝,氣氛使然,捨命相陪,幾杯紅酒下肚就……

  喝了不少,老婆臉紅嬌羞的模樣,煞是好看,「小剛∼∼不能再喝了,好熱

喔!」原來幫她擋酒的小伙子叫小剛。醉意伴著熾熱感從下腹傳來,老婆不自覺

的將外衣拉開,露出了T恤,那已被解開胸罩的雙乳變得有些明顯。

  我忍不住想嚐嚐乳尖,手從T恤下方伸了進去。「老公,別鬧了!這裡是辦

公室,不可以這樣。」看她的眼神有些迷離,應該是差不多了,卻還惦記著這裡

是辦公室,我心裡冷笑著,今天就是要在辦公室做啊!

  「不要……不可以……這裡不行……噢……好難過……不……小剛……不可

以啦……會被看到……不能在這裡……」

  掀開了她的內衣,嘴唇緊緊地吸附在她的粉嫩小蕾上,手在她柔韌的胸前搓

揉著。老婆無法招架我的侵襲,語無倫次起來,一會兒「老公」一會兒「小剛」

的,角色開始有些錯亂。

  她的叫聲引起我強烈的需求,不管是否在她辦公室,也顧不得是否有人會進

來,我解開她長褲的鈕扣。老婆雖然被酒精迷糊了,卻仍有相當的警覺性,驚覺

不對,在辦公室裡,突然有人要幫她寬衣解帶,本能反應讓她緊拉不放。

  她抬頭看了看是我,「老公,不可以,這是辦公室,隨時可能會有人進來,

不行……不可以……再脫我就要生氣了!」大概是酒精作祟,她羞得低著頭,嘴

裡說著卻沒有很明顯的動作。

  就這樣,她敵不過我的攻擊,似乎也有意配合,扭動著纖腰跟臀部,長褲硬

是被我扯了下來。眼前的上司,應該說老婆,下身僅剩一條小丁,修長的大腿白

皙動人,兩腿根處,遮不住的小丁幾近沒穿,兩片肉唇明顯可見。

  身軀的扭動無疑是種致命的誘惑,燃起我下腹部的慾火,伸手朝下身僅剩的

一條小丁抓去,一把扯下,那白嫩的小腹、三角地帶底端露出的黑色、毛髮下閃

著淫光的肉唇,在辦公室的燈光下一覽無遺,格外動人。

  分開她的雙腳,將頭埋入雙腿間,她立刻發出求救的嬌吟:「那裡不可以,

一天沒洗……老公,回家再說……聽話……回去洗個澡先……噢……好舒服……

你好討厭……弄得人家酥酥軟軟的……哦……」聲音已模糊不清,只聽見誘人的

呻吟。我不斷舔著、挑逗著敏感的豆豆,而她也忘情地扭動下身迎合。

  相識結婚到現在,五年了,體驗過無數次魚水之歡,這些年來雖然只有我一

個男人,但是嘗試過各種方式做愛,不斷的變化,才能給兩人最極致的快樂。她

一直反對我的提議,把辦公室當做愛的場所,原因無非是她的身份,一個主管,

萬一被發現,以後要如何帶領部屬?

  全身燥熱的我,很想在她身上衝刺一番,痛快紓解一下自己的慾望,但這些

年來不變的默契,除非兩人一起達陣,要不我還是會讓她先達到巔峰,但此時情

境特殊,怕萬一真有人忘了東西返回辦公室,宜速戰速決,手口併用。

  「老公,快……快要到了……嗚……快……」怕聲音太大,她極力壓抑著快

感,咬著嘴唇瘋狂搖頭,胸前那對美乳也跟著晃動,身體所有的感官快速累積集

聚。突然,她抓著我的頭緊緊抵住密地,雙腿夾緊,害我差點窒息,挺起背脊後

仰,終於……

  「別急,我還沒呢!」這次又讓她快速攻頂,肯定意猶未盡,剛享受完高潮

震撼的她,突然感覺蜜洞口一熱,滾燙的男根已經進入體內。她低頭看著我的肉

棒在她最敏感的部位進出,沾著汁液的肉棒在那粉紅濕潤的洞口抽插,「吱……

吱……啪……啪……」的響著。

  影像加上聲音,彷彿置身於AV拍片現場,感官的刺激讓她忍不住用手指在

那敏感地帶揉動著。底下的快感一波波襲來,她緊抓著椅背,防止酥軟無力的身

軀離開座椅,顧不得暴露的疑慮,喊著:「快……還要……我還要……」

  媚惑的眼神、輕啟的朱唇、淫鈴般的催促的叫聲……性奮快要滿溢的刺激著

腦門,本能地,我挺著下身加速抽動起來,不斷溢出的淫水在抽插中扮演著潤滑

與淫蕩的交響曲,最後幾次深度的撞擊,嘴裡發出一聲嘶吼,一起共赴雲端。

  時間似乎在靜止中慢慢消逝,她幸福洋溢的凝視著我,而我輕輕地擁她在懷

裡。突然間她跳了起來,以幾乎不可能的速度將褪下的長褲穿了起來,似乎察覺

茶水間有人影閃過。

  她示意我前往查看,結果是下班打掃的歐巴桑,嚇出一身冷汗。突然感覺地

上怎麼有一團黑影,這才發現是剛扯下的內褲,剛在激情中已經被我扯壞,老婆

調皮的說:「剛剛被你強暴了,這是呈堂證供。」

  其實有件事我沒敢說,剛剛除了掃地的歐巴桑,樓梯口的地上,還有半截燃

燒著未抽完的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