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兒子的寡婦

   

   我的先生已經去逝五年了。

    時間過的真快,在人世間飄浮,到底過去做了什麼事,我現在也記不住了。

    我那唯一的兒子已經是十七歲了,長得很像去逝的丈夫,身材高大,相當的英俊。

    對我們母子來說,很幸運的是丈夫有留下房子及土地,所以給了我們往後的生

    活有很大的幫助。

    如果是向人家租房子的話,一定要付房租,關於這點我們母子就是很幸運吧!

    關於兒子的教養費和我們母子的生活費,如果我努力賺錢的話,老年以後是絕

    對沒有問題的。

    我認為所住的地方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房子,如果沒有收入的話,生活還是很辛苦。

    兒子周作是我在二十一歲時所生的,我現在是三十九歲。

    雖然和別人一樣送他進好的學校唸書,但是我不能和那些被稱為「教育母親」

    的人相比,我可以說是一位工作忙碌,並且非常普通的母親。

    但是,孩子還是孩子,表面上對母親表現出一副不關心的態度,但事實上,他

    可是在暗地裡仔細的觀察我的一舉一動。

    「母親,您偶而也穿漂亮一點的衣服嘛…」

    聽到兒子的話,令我非常的驚訝。

    為什麼呢?仔細的想一想,化�,穿上漂亮的衣服,然後高高興興的去逛街,

    像我的那些好朋友一樣,在高級餐廳吃飯,我早就忘記這樣的享受了。

    兒子終於長大了,我重新看了兒子一眼,於是決定要提醒自己盡可能不要把工

    作帶回家裡來。

    老實說,關於我的工作,對於已稍為長大的兒子來說,是不值得驕傲的事。

    我自稱是「性顧問」,你一定覺得很奇怪吧,我不是說過自己是非常普通的「

    家政婦」嗎?

    再回到剛才的話題中,我的丈夫得了惡性腫瘤,和病魔搏鬥了半年之後,終於

    撒手西歸了。

    丈夫住院中,我獲得了「家政婦」的工作機會,在丈夫死後有一筆好的收入,

    就是從這裡來的。

    幸運的是,由於收入豐富,所以母子二人的生活費沒有問題。唯一能夠擁有自

    己的房子關於這一點,我們不得不感謝去逝的丈夫。

    兒子周作也不用母親操心,愈來愈長大懂事。

    哎呀!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生活過得相當的平靜舒適,但是,我是在年輕就當了

    寡婦。

    曾經一度心中燃燒起過去和丈夫作愛熱情的成熟女人。

    身為女人,當然擁有著大人的性慾,因為我既不是尼僧,也不是仙女。

    尤其是結束二十年代,到達三十歲以後,女人的性慾就更加的強烈。

    這個時候,只要男人稍為引誘一下的話,毫無任何抵抗的答應他是常有的事。

    我自以為即使我變成那個樣子,死去的丈夫也會原諒我吧!

    我很正經的從事家政婦的工作,這只有在最初的二、三年而已,以後則是在搞

    男女關係。

    一旦,習慣從事這種工作時才是很難再回頭的。

    當然,比起真正的家政婦工作,首先是收入較多,其次就是能擁有祕密的快樂

    ,女人的慾望能夠藉著工作而得到滿足。

    說清楚一些,和出賣女人的肉體沒有什麼兩樣。

    但是,我的想法並沒有墮落到此種地步。

    我會去從事性家政婦的工作,是因為到一位六十歲的獨身男子家裡去工作才發生的。

    我雖然是很慎重不想讓兒子周作知道,但是,心中總覺得還是對兒子有種無法

    形容的內疚感。

    雖然是如此,還是按耐不住啊…

    畢竟我在三十幾歲,就開始守寡啊!

    總之,我對當時男人們的樣子感到震驚。

    這一家的主人是自己住,太太在五年前就去逝了,孩子們擁有自己的房子,所

    以,他就很高興的享受著單身的生活。

    那是由我所屬的教會介紹到這家來工作。

    但是,再怎麼樣,從最初開始我就沒有準備要從事出賣肉體的工作。

    這一天我工作完畢,主人說他有事要出去一下。

    於是,獨自一個人看著大房子,在主人所提供給我的房內,試著使用看看拜訪

    教會的友人買來的電子按摩器,結果心中有了奇怪的想法。

    這個時候…

    或許不能將電子按摩器放在手邊也說不定。

    早上的打掃也結束了,正在喘一口氣時,突然湧起來的欲情,一下子無法克制住。

    於是,趕快跑回自己的房內,將裙子及內褲脫掉,拿來電子按摩器。

    在自己家中的話,是不能夠做這種事的。

    用口水將它弄濕,然後塞入淡粉紅色的裂縫處。

    前後左右彎曲,然後是搖頭,我拚命的、猥褻的擺動裸露出來的屁股。

    於是,就在這個時候。

    「小宮小姐,你在嗎?」

    「…」

    「喂!小宮小姐,你在裡面嗎?」

    和發出聲音的同時房門被打開,我那羞恥猥褻的姿態整個呈現出來。

    「啊,沒關係…」

    「真是對不起!」

    「哈哈,不用對不起,你還年輕,當然會有此種舉動。來吧,繼續做不要停止

    ,我應該向你道歉,害你一陣驚嚇。」

    主人如此的說道,不在乎感到害羞不已的我,然後他就坐在我的面前。

    運氣很不好,此時正好是我即將要達到高潮的前夕。我是感到非常的害羞,一

    邊將電子按摩器擠入裂縫處,然後終於達到高潮了。

    「啊啊、嗚、嗚…嗯…」

    「怎麼啦,小宮小姐…」

    主人在一旁很興奮的問道。

    不由得從我口中發出來的喘氣聲…

    我的全身呈現僵硬起來,精疲力倦的姿態完全呈現在老人的面前。

    我於是轉過身來,準備結束濕潤花瓣處的動作時,主人抓住我的肩膀,轉向他

    自己的方向。

    「好久不曾看過這麼精彩的情景啊,小宮小姐!」

    主人高興的繼續說著:「小宮小姐,你看,我也是興奮不已…」

    說完,當他翻開前面的衣服時,如帳篷般的東西突出內褲的前面。

    仔細一瞧,那不就是雄偉堅挺的陰莖嗎?

    由於年齡的關係,那根陰莖是如此的粗大,同時是完全的垂直角度。

    「怎麼樣,用你的嘴巴來替我處理,可以吧?」

    主人的表情整個改變,若無其事的說道,然後將陰莖靠近我的臉部前面。

    我如同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般的被吸了進去,將嘴唇靠近主人勃起的陰莖,很

    害怕的用舌舐著。

    之後,一下子就將那粗大的肉棒頂端含在嘴巴中。

    接下來就整個人沈默在當中。

    舌將粗大的肉棒纏繞住,然後是用唇,一邊上下的擺動,一邊引誘主人的快感。

    這個時候,主人的臉向後仰,我的口腔性愛舉動傳達到他的全身。

    「嗚、嗚…」

    當他叫出來時,我一想到主人在我口中的肉棒變得更加膨脹時,灼熱的精液已

    經是溢滿了我的口中。

    我很清楚精液從嘴角邊溢了出來,我用旁邊的衛生紙擦掉白色混濁的性液。

    主人於是說道:「小宮小姐,真的是謝謝你,因為我好久未曾感到如此的高興

    ,這是小費就當做謝禮,請你收下。」

    說完,看到主人一直拉著我的手頻頻道謝的姿態,令我真的覺得是對他做了一

    件好事。

    於是,從那以後主人就一定要求我給他口腔性愛,甚至於偶而也會要求要插入

    我的體內。

    這就是我開始成為性顧問的經過。

    2

    自從和六十歲的這主人有了性關係之後,總覺得對不起兒子周作,並且無臉見

    他。

    如果正值十五歲左右的話,是敏感且情緒不穩定的年齡。

    對於男女之間的感情問題,甚至於性問題也都會胡思亂想。

    尤其是到了十七歲,已經是和大人同樣有性慾,這一點是不足為奇的。

    對於兒子周作,我並沒有刻意細心去照顧他,我的工作以老人為對像之後,他

    的內心變得無法平衡,終於,兒子抱怨說道:「母親,最近很囉嗦,可能是和年齡

    有關吧!」

    兒子雖然如此的罵我,但是反而使我的心情變輕鬆,有了免罪的感覺。

    我是無論如何的辛苦也想要讓兒子上大學,兒子本人也是準備要上大學,即使

    是太遲,也要鼓勵他用力讀書。

    目前,終於可以到兒子的房間去看他讀書的樣子,不必再像以前總是偷偷看。

    有的時候,當我做了宵夜拿去給他吃時,兒子表面上雖然覺得我很囉嗦,但是

    內心還是非常的高興。

    於是,就在某一天的夜晚。

    我端著周作最喜歡的牛奶紅茶要去給他喝時。

    像往常一樣我都是先敲了門才進入房內,但是,只有那晚周作是躺在床上睡覺。

    但是,問了周作之後,發現他褲子前面的拉煉是隨便的敞開來,好像是剛剛結

    束年輕男孩最常做的「自慰」動作。

    或許是才用衛生紙擦乾淨吧!我看到他用右手擦著陰莖的樣子。當然,由於將

    褲子往下拉,所以整個下腹部都暴露出來,萎縮的陰莖也呈現在眼前。

    第一次看到兒子的下腹部…那萎縮卻又顯得特別長,且粗大的陰莖。

    於是,我發覺兒子的陰莖完全是和丈夫的一樣大。

    (哎呀!太棒了,兒子已經是長大了。)

    我不由得蹲在兒子膨脹的肉塊前面,一直盯著它看,同時有一種令人懷念的感

    覺圍繞著我,於是,我悄悄的將周作的陰莖握在手中。

    甚至於有種突然產生且無法克制住的慾望,於是我便將兒子的陰莖含在口中。

    腥躁、乳臭未乾的年輕男人味道從那個肉塊上面散發出來,更加刺激了我的女

    人部位。

    和我從事家政婦工作以老人為對像不同,感覺的到是那是真正的具有男性的魅力。

    從全身所湧出來強烈的衝動,使我連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兒子這件事也忘記了。

    於是…我張開嘴巴將周作勃起的陰莖塞滿口中。

    剛開始有點軟軟的陰莖,慢慢變得堅硬繃起來。

    「啊啊,我、母親…」

    將上半身坐起的周作,表現出一副無法形容的恍惚表情,好像是要哀求什麼似

    的。

    我一邊用眼神答應他,一邊則是要他躺在床上,然後用嘴巴揉弄更加膨脹的年

    輕陰莖。

    舌頭如同捲起堅硬陰莖的頂端一般的舐著,用唇不斷的摩擦龜頭時,周作由於

    快感而全身抖動,兩手則緊抓住床邊。

    周作的陰莖如同是要刺破我的臉頰般的有力且粗大,並是完完全全的勃起了。

    或許,再過一會兒周作就要爆發也說不定。

    我將銜著的陰莖從口中吐出來,同時要他替我脫掉褲子。

    「喂,周作,這回也請你幫母親脫下褲子,拜託!」

    周作以顫抖的手將我的女襯衫及裙子脫下來。

    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的我,決定壯起膽來用自己的身體來教導他,並且說明

    有關女體的組織,以及有關男女慾望的常識。

    穿著胸罩及內褲的姿態,我要周作脫光身上的衣服。

    「喂,周作,接下來是解開母親胸罩的暗扣…」

    背向他,周作將我的胸罩暗扣解開,於是,我再轉過身來,豐滿的乳房暴露在

    眼前。

    連自己都覺得奇怪,雖然是到中年,但是乳房的形狀完全沒有改變,漂亮豐滿

    的雙乳如同是引誘周作似的搖晃著。

    「可以嗎?不要將我當做你的母親,請摸一摸這個乳房…」

    「這…我會害怕…」

    「沒關係啦!女人要是被觸摸這裡的話,會變得非常愉悅,不過要溫柔的…」

    眼睛充滿光輝的周作觸摸著只有嬰兒時期吸過的乳房時,便一下用兩手抓住。

    「請你溫柔的揉…對了,就是這樣來回的撫摸啊!這個乳頭就是周作嬰兒時期

    經常吸的部位,因此,就用當時的心情來吸…」

    鬆了一口氣,舐著一邊乳房的周作…

    可以說是本能吧!此種吸法就是喚起女人歡愉的吸法,或者說是男人的本性呢

    ,怎麼說都可以…

    「啊、啊…」

    我不禁偷偷的呻吟起來。

    「不是只有一邊,兩邊的乳房都要好好的吸,周作!」

    一邊瞧著我的臉,一邊則是拚命的喚起他小時候的本能,用舌轉動乳頭,吸的

    令我覺得疼痛。

    「如此用力的話,我會痛啦,周作!請你再溫柔一點好嗎?」

    無法形容的甜美快感傳傳到子宮的深處,全身微微的抖動起來,蓋住內褲的黑

    色濃密處,由於猥褻的淫液而呈現濕潤的狀態。

    當乳頭被舌舐時,從來未曾有過的快感如電流般的貫穿全身。

    緊緊抓住似的,自然的用力在揉乳房的雙手上,使人覺得乳房相當的痛。

    但是,這樣子最後卻變成快感,由於緊閉子宮般的愉悅,而使得全身顫抖不已。

    「就是這樣吸吮乳房,將母親的內褲脫掉。」

    不輸給年輕女孩一般,而穿著粉紅色性感內褲的我,身體是一動也不動,只是

    看著周作用那不熟練的動作將我的褲子脫下來。

    我的裂縫處完全暴露出來,漆黑的陰毛濃密的環繞著,周作的眼睛就是死盯著

    那兒看。

    「是嘛,那兒就是女人最感到歡愉部位,因此,男人要溫柔的對待那兒啊!」

    周作的下半身處比鐵還要堅硬的,且勃起的肉棒直立起來,呈現出雄偉堅挺的

    姿態。

    首先,我讓周作躺在床上,手抓住年輕的肉塊,然後再一次將它含在口中。

    眼睛閉上,全身緊張起來的周作,並沒有反抗我的愛撫。

    我用舌溫柔的撫弄肉棒的頂端,這個時候,周作的腰部周圍抽筋似的顫抖起來。

    由於,剛才乳房的愛撫,我的裂縫處整個濕潤起來,老實說,恨不得周作雄偉

    堅挺的大肉棒趕快插入裂縫的慾望,令我喘不過氣來。

    我實在是按耐不住,跨騎在周作的身體上面,採用女人上位的姿態。

    於是,抓住尚未著色,接近粉紅色的頂端,貼住自己的裂縫處。

    將濃密的陰毛撥開,探尋到膣孔,然後將頂端插入那兒。

    這時的我不由得發出愉快的呻吟聲,並且,腰部整個掉落下來。

    如同要裂開般,周作粗大的陰莖撥開膣壁進入到達深處了。

    「啊啊,非常的舒服…」

    「母親,你怎麼啦?」

    周作神情緊張的詢問我。

    「周作,不要緊張嘛!母親覺得非常舒服啦!」

    周作此時神情緊張的臉孔才露出一絲絲的笑容。

    於是,我將腰部稍微挪動一下,讓粗大的肉棒充滿整個體內。如畫圓般的搖動

    腰部,這樣如此的返復二、三次之後,這回突然將肉棒拔出,然後又深深的插入。

    如此來回返復抽送八、九次時,膣中周作的陰莖又更加的膨脹。

    「嗚、嗚…嗯、啊啊…」

    全身呈現緊張的周作,一邊用力的將如鐵般堅硬的肉塊插進去,一邊則向著我

    的膣壁,很兇猛的噴出了如熱水般的男人精液。

    由於是完全和大人相同的方法,我緊緊的抱住安慰我的兒子肉體,腦中想起以

    前和死去丈夫的性交情形中沈浸在快樂的愉悅當中。

    「母親,我覺得很痛苦啦…」

    坐在周作的身體上,用力緊抱住他時,雖然周作口口聲聲說身體太重壓得令他

    喘不過氣來而覺得痛苦,但是,他仍然是緊貼住我的身體,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不可以發生在母親和兒子之間禁忌的行為,終於在我們母子之間發生了。

    背著死去的丈夫,我由於周作用力的抽送,而能夠品嚐到久未曾有過的解放感。

    和我所從事的家政婦工作是以老年人為對像不同,和年輕的兒子作愛,才是最

    棒的一件事情。

    「來吧,周作,請再當一次母親的對象。」

    我一邊如此說道。

    「和母親做這種事,周作後不後悔呢?」

    將躺著周作的一隻手放在我的乳房上面,於是,周作很甜美似的靠過來。

    「我一點也不後悔啊,母親…我是非常的高興,就怕不能使母親快樂…」

    「你可以不必如此的擔心,周作!只要是照母親的話去做的話,我就滿足了。

    但是,人的身體是非常的微妙,必須要溫柔且親作的疼愛…」

    「我知道了,因此,母親請您教我。」

    周作很甜美的說道。

    「那麼,請你很有技巧的吸母親的乳房,拜託!可別太用力啊,要用舌去轉動

    !」

    周作害羞的嘴唇將我的乳頭整個含在口中,我於是支撐乳房似的將乳房捧高,以使他能夠容易吸。

    當他用舌舐我的乳頭頂端時,我的全身如雞皮疙瘩似的抖動起來。

    於是,裂縫處充滿了新鮮溫暖的粘液。

    從我的口中發出了嗚咽聲,周作笨拙的用舌頭轉動右邊的乳頭。

    「這回是相反方向,周作…」

    被伸進來的手緊緊抱住脖子下面的我…

    那是多麼笨拙的舉止啊!

    即使是這樣,拚命的吸著、舐著的周作變得非常可愛,我於是悄悄的擺動大腿

    間變軟的東西。

    一下子身體抖動起來,周作愛撫乳頭的動作,慢慢的變成了強烈的刺激,並且

    使我感到的愉悅。

    「啊啊,太舒服了,太棒了,周作!」

    我那只握住男人陰莖的手有了明顯的反應,突然從周作膨脹的陰莖頂端,光滑

    的粘液如眼淚般的湧出來,使我的手濕透了。

    用手掌抓住新鮮溫暖的陰囊下方,當我捋住肉棒時,我發覺睪丸中間正在轉動

    著。

    (啊啊,怎麼會動呢…)

    周作也吸著一邊的乳頭,然後一邊用手揉弄另一個乳房,並且隨著觀察我的反

    應,給予我不同的愛撫方式。

    「請用那只開著的手溫柔的撫摸母親的陰部,拜託你。」

    一邊用力的喘氣,抓著周作的手引誘到我的裂縫處。

    「喂!周作,這個部位的上面,對於女人來說是最敏感的地方,你看!就是這

    裡,有如小豆般堅硬的部位吧!那兒啦,要溫柔的撫摸啊!」

    拿著他的手指碰在陰蒂上。

    「就是這兒嗎?母親,這兒嘛…」

    「嘿嘿,就是這兒…」

    「是啊,溫柔些,太舒服了,你做的很好。」

    從體內流出了大量的淫液,周作的手指由於濕潤且光滑,所以動作顯得更加熟

    練,也更增加了我的歡愉。

    乳房及裂縫同時受到刺激,我的身體猛烈的燃燒起來,來回撫摸周作的手指也

    沾滿了淫液。

    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堅硬且膨脹的陰莖,已經是大的超出我的手中。

    當周作的身體擠進來時,雄偉堅挺的肉棒正好瞄準裂縫處。

    「喂!周作,再坐上來一點,就像剛才那樣,將肉棒插入母親的體內,對了!

    就是這樣…」

    興奮且正在燃燒的周作,一邊往上坐在我的身上,一邊則是顯得不知所措。抓

    住肉塊將它的頂端插入充滿愛液體內,周作漲紅的臉則是露出了笑容…

    比起第一次,更加愉快的感覺充滿了我的體內,令我不由得喘著氣。

    「啊、啊…太舒服,喂,再插入一些…」

    兩手抓住周作緊繃的屁股,我將他的腰部往上挪,哀求更用力的插入。

    「啊、啊…嗯,母親,我已經…」

    說著,插入不到一分鐘,馬上就要射精的周作。

    「太棒了,達到高潮…」我的膣中也濕透了,那是高潮的前兆。

    母子的身體都緊張起來,不到十秒就達到高潮了。

    於是,如同是提示今後我們母子間醜陋的性交關係將會持續著,同時有數不盡纏綿的夜晚。

    不管周作的害羞,我於是坐起上身,然後親吻周作性感的嘴唇。

    第一次則是發出「咻」的聲音,第二次則是將舌伸入口中,給他一個深吻。

    一邊吸著,當我的嘴唇要離開時,發出「啪」非常響亮的聲音。

    「周作的親吻,可以說是不很熟練…」

    「但是,我還沒有什麼經驗嘛!」

    「是啊!」

    「不過,我太愛您了…」

    「謝謝你,母親也愛周作。」

    柔軟紅色的嘴唇張開了,在我猥褻的口中,母子二人的舌糾纏在一起,並且變

    成了深吻。

    周作灼熱的舌在我的口中亂闖,於是,手也不停的揉弄我豐滿的乳房。

    「喂!好好的服侍一下母親吧!」

    我平躺在床上,讓周作交互舐我的雙乳。別人一定無法接受我和親生兒子有著

    男女關係吧!但是,沒有辦法,事實擺在眼前。

    接受周作舌的愛撫,我覺得非常的滿足,不由得嘆起氣來。

    抓住周作的手撫摸我那白如雪的腹部,然後,慢慢的轉移到下腹部,不久便接

    觸到黑色濃密的恥毛。

    手的動作稍微停頓一下,周作的手指暫時壓住恥毛,並且摩擦起來。

    當他找到位於粘答答恥毛中間的裂縫時,於是便將手指插入二肉片中間。

    沾滿淫液濕潤的手指終於戰戰兢兢的摸索到陰蒂。

    「母親,這裡就是陰蒂嗎?」

    周作仍然是一副不明白的問道。

    我微笑的點頭。

    周作挪了一下身體,將臉靠近我的祕部,一邊看著暗褐色的肉襞,一邊用臉來

    撫摸有著粉紅色光澤的性感帶。

    「啊、啊…嗯,啊、啊、啊…」

    我不由得呻吟起來…從膣深饞湧出了女人的粘液。

    手指的動作變得激烈,我感到有股強烈的快感,適當的愛撫,使我的腰部麻痺了。

    「好了,不要再用手指,周作,這回改用舌及唇來舐母親的那兒…」

    於是,周作用兩手壓住我的大腿,用舌將恥毛分開,並且將舌頭放在紅色灼熱的陰唇上面。

    周作稍微有點猶豫不知該如何轉動舌,但是,最初是很笨拙的沿著裂縫,開始

    上下舐起來。

    用舌舐過無數次位於二片肉襞內側濕潤充滿淡粉紅色光澤的邊緣,偶而,會將

    舌捲起,壓在膣口,並且刺入裡面。

    我還是認為他沒有足夠的口腔性愛經驗,即使是如此,比別人更加敏感的我,

    當舌來回的舐著肉片時,同時碰到上部的陰蒂時,我的全身就如同被電流擊到一般

    ,有著甜美的衝擊,不斷的流出粘液。

    慢慢的,如火被燃燒起來一般,我的花蕊也傳達了灼熱的官能處。

    於是,不知不覺當中,猥褻的欲情火焰燃燒擴散開來,膣口深處如同是插入熱

    鐵棒一般,強烈興奮的顫抖起來。

    周作很有興趣的不斷用舌舐陰蒂,於是,更加灼熱粘答答的淫液溢了出來。

    「啊、啊,哈,啊…」

    總覺得周作的舌好像使我整個人瘋狂起來,當舌舐完已經是濕潤的裂縫時,然

    後便將手指插入膣中。

    當濕潤的二片肉襞被擴張開來時,紅色的肉璧被捲上來,於是看到了裂縫深處

    的二個洞。淡粉紅色的祕唇開了,將舌捲入、插入,吸取我那甜美的果汁。

    強烈的快感充滿了全身,我的兩腿僵硬直立起來。每當新的刺激衝入體內時,

    猥褻充滿粘液的膣,就會一下子鬆弛,一下子又變得緊繃起來。

    再次將手指滑入陰蒂中,一邊撫摸肉襞,一邊潛入膣中。

    當手指插入一半時,便不再往裡面插,轉動一下手指,一邊探索膣的內側,偶

    而也插入裡面,接近到達子宮的頂端,然後將手指做微微的蠕動。

    由於周作的舌及手指而我整個人到達頂點,只要稍微的觸碰一下花蕊的頂端,

    馬上就會到達性高潮。

    看到周作褲子內的陰莖早就勃起了。

    「周作,快點脫下褲子…」

    於是,周作迫不及待的脫下了褲子,只見堅挺粗大的肉棒,在空氣中搖晃著。

    「母親可以了嗎…」

    「當然啦!快點啦,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