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的男人-不要動我-討厭1

「道雄,老師佈置的作業漢字聽寫做完 以後。今天的補習就完啦!」

洋子將寫好的題目擺在道雄的面前,將香煙刁在嘴上,點著了火。

當家庭教師雖無樂趣可言,但堂堂的一個大學女學生難道去當浴室按摩女郎嗎?

而且洋子覺得在石田卓造的家�幹得挺開心,她真想再幹下去再說,現在還是中學二年級學生的道雄,一派天真爛漫的樣子,總有一天

洋子將煙霧噴向敞開著窗戶外面,正在漫無邊際地胡思亂想,而正在集中精力準備聽寫的道雄,即突然問洋子:

「老師,你跟我的爸爸好像有點什麼吧?」

道雄那少年人清澈的膛孔凝視著洋子:

「我看見了呀,這次到伊豆的別墅時,我看見老師在爸爸的房間,很像一條狗一樣」

「道雄,你不要亂說,這種事你再說第二次,老師就不會饒恕你!」

洋子慌忙揉滅了煙頭,在少年道雄的大腿上檸了一下。

「啊,痛呀!」

道雄慘叫了一聲,撫媚地掃了一眼年紀大過自己的老師。

「老師,大人都會做那種事嗎?」道雄又問。

那種事?這個小孩到底在什麼地方見到過呀?洋子再一次回想起自己在石田卓造家�被人性騷擾的那一天的事。一定要想個辦法,封實這個少年的嘴巴,否則,自己的計劃就會成為泡影!

三人共處一室

今年五月間的幾天休假,三島洋子是與石田的家人一同在伊豆半島的別墅度過的。

「若洋子老師沒有特別的約會的話,你也跟我們家一起渡假吧!對督促道雄複習功課也方便,若是讓他放假大玩特玩的話,以後趕功課可麻煩啦!」

石田夫人育子也邀洋子一同渡假,洋子覺得自己也沒有安排如何度過這個漫長假期,她便立即決定一同前往伊豆別墅了。

而道雄說的像狗一樣的事,是到達伊豆別墅第三天下午發生的。

那天石田夫人跟來到附近別墅的一班有閒太太們約好去打網球,然後,從午間開始舉行一個酒會。

洋子這時正在石田別墅內督促道雄複習功課。石田太太這時給洋子掛來了電話:

「我們有一部很有趣、的錄影帶,大家想在一起欣賞一下,恐怕我回家會很遲,雪櫃內有很多菜,你和道雄兩人喜歡吃什麼,就自己煮著吃吧!」

石田夫人也是放任慣了的女性,她滿不在乎地交代洋子。

「我與道雄吃什麼都無所謂,要給你丈夫要煮什麼呀?」洋子反問石田夫人。

「他呀,跟朋友去打高爾夫球了,我想他會在俱樂部吃晚飯吧,這個月我會多給你小費,家�的事請你多加照料,哈哈!我現在正在看電視錄影帶,真好看呀!」

石田夫人育子說這番語時,還笑得非常淫蕩,笑完以後,育子就掛斷電話了。

可是,育子的丈夫石田卓造偏偏這天晚上打算在家�吃飯,很早他就回來了。身為家庭教師的洋子雖然沒有責任要替卓造去煮飯,但是石田太太說了會給多點打賞,她也就忙開了,又是燒肉,又是切菜,在別墅內表現得特別勤快。

「你是個家庭老師,可是連這些家事也要你做,真是對不起啦!育子也真麻煩,到別墅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過好家庭生活嘛,這難道不是常識之內的事嗎?」

卓造飲著洋子給他的冷凍啤酒,一面對太太發著牢騷。可是這個中年男人的眼睛緊盯著洋子的運動恤衫和迷你短裙,看起來與她年輕的手臂和大腿特別密貼,因而卓造發太太的牢騷時,似乎依然是很開心的囗吻。

他看著洋子裙子底下粗壯的大腿,頓時發生奇想,他想到家庭教師的裙底風光,以及大腿之間的體香,卓造暗自偷笑了,育子這傢夥不來也好呀,他在心�對自己說。

「太太們好久沒有聚在一起啦,你的夫人要遲些才回來,剛才她來電話了。」洋子告訴卓造。

「真拿她沒有辦法,這婆娘們!」

卓造外表裝得很憤慨,立即起身,與洋子並肩而立,開始幫手煮飯燒菜。

卓造這時更加想入非非了:他與育子在新婚的日子�,也是如此這般親密地在亡起煮飯燒菜。那時的育子對自己有一份新鮮感,每晚要同他造愛三、四次,可是現在心情不同了,來到別墅三天,才試過一次……

「啊,熱水有啦,你若想在飯前沖涼,就快點去沖吧!」洋子很高興地告訴卓造。

「謝謝你啦,你為我想得真週到!」

卓造感到洋子真是個機靈的女子,他那被酒精潤濕的眼睛溫柔地掃了洋子一眼,便飄飄然地進了浴室了。

開始有所行動

這天晚上,道雄感到好久沒有開胃過,令他食欲大增,一面吃飯,一面聊天。道雄的話題也似乎特別多,可是他又怕身為人子,不要在父親說錯了話,又有點害羞吧,一吃完飯道雄就借故要進房間看巨人比賽的電視,他很快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卓造飯後,開始不停地飲威士忌。洋子見他能喝,也就很開心地陪著他飲,飲了好久,兩人都沒有離開飯堂。卓造也感到有個年青的家庭女教師陪著自己飲酒聊天,比到酒巴去找陪酒女郎更有風情,更能引發自己奇妙的性興奮。那怕醉得開始胡言亂語,他的酒還在不停地飲著。

「洋子小姐的嘴唇,飲過酒後,顯得格外性感,我想同你接吻啦!」

卓造起身要從架子上取來新的酒瓶時,他對洋子說。當然,他覺得即使被洋子拒絕,也算是酒後失言而已,也是算間之事,這個中年男人是很有心計的。

可是洋子自己也已醉薰薰地,有點芳心蕩漾了。再加上她正好趕上月事要來的前夕,也可以說是在特殊條件下的生理反應,她便快嘴快舌地對卓造說:

「叔叔,你醉得滿臉通紅啦,看來更有男子氣概,我我都有點害怕啦。」

卓造聽罷這話,立即將手搭在家庭教師的肩膀上,而道雄就在這時,連門也不敲一聲,他推開門探著頭來對父親說:

「呀,爸爸,媽媽今晚會在朋友家�過夜,她剛才打電話來我的房間,叫我告訴你是嗎?我特意早些趕回家,你媽也太不像話啦。她不回來也沒有辦法啦,我與老師聊天後就睡,你先去睡吧!」卓造對兒子吩咐道。

剛才卓造與洋子勾肩搭背的情景,道雄也看得一清二楚了。卓造放心地撫摸著自己的胸前,很和藹地送道雄回到睡房。然後再回到飯廳來,他臉頰淡淡一笑,太太不回家更好,自己可以跟這位性感的女教師搞一次冒險性的戀愛。

洋子站在洗碗槽邊,開始清潔用過的碗碟,卓造更加大膽地凝視著家庭教師洋子的蜂腰。

「老師,剛才我真是失禮啦」

卓造一面說,一面對著面紅耳赤的洋子的脖子、耳邊呼出他的熱氣。

「唔!」洋子甜蜜地呻吟了一聲。耳邊被男人吹著熱熱的氣息,她全身也按捺不住興舊起來。一個中年男人,當然最了解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洋子雖然感到身邊的男人可憎,但看來還是擦出了愛火。這是跟月經要來的前夕一種動物性的本能的情感吧,加上她也有點酒意。

卓造很快覺察到洋子的心理狀態,他強行抱住了洋子。

「你想做什麼呀,請放開我!」

洋子的智慧,到底不想讓卓造佔到便宜,用力地掙脫開他的手臂。

但是,卓造的手腕依然接住她的蜂腰,一個中年男人是很懂得哄騙年青女子的。他決不致於讓洋子哭出聲來。

「有事我會負責,我第一次見到你,就很喜歡你啦!」

卓造興奮地尖著嗓子說,他的另一隻手,立即揉摸著洋子那年青而豐滿的乳房。

「唔,停手啦……」

洋子用力推開男人摸著乳房的手,但還是帶著甜蜜的語氣說。摸著乳房的新鮮的刺激,卓造腿間的肉棒立即勃起,這個厚顏無恥的中年男人,將他的肉棒隔著褲子頂住洋子的大腿。

「對你的太太說一聲可以嗎?我要很多錢呀!」

洋子頓時變成了個惡女子,她帶著警告的語氣說。

「不要緊,決不會令你為難!」

卓造話還沒說完,就抱起洋子的身體,讓她躺在梳化上,且騎在她的身上。這個鍛煉得肌肉結賣、英偉的男人,洋子被他抱到梳化上的一瞬間,立即意興闌珊起來。

「我要呼叫啦,到時道雄也會起身走來……」

洋子為了防止自己便宜地被男人玩弄,再次威脅卓造。

「我相信你不會呼喊啦!」

卓造附在洋子的耳邊細聲地說,這時,他依然伸出淫魔般的手,不停地撫摸著洋子的乳房。

「啊!」洋子短促地呻吟一聲,她反抗的動作也不激烈了。

卓造巧妙地抓住這一機會,將他的摩手伸進洋子的黑色運動衫內,然後一囗氣摸向洋子的乳罩,抓住她的乳房。

洋子那敏感的乳房,像一個充滿氣體皮球,既硬又有弱性,尖突的乳頭向上挺起,引發著男人的情慾。卓造立即吸住她的乳頭,且將牙齒輕輕地咬。

「痛,痛呀!粗暴的男人,討厭!」

洋子說。而卓造依然咬住她的乳頭,且將右手伸向洋子的下半身,毫不客氣地將手指摸向她的恥部,而他的左手則拉下她迷你短裙的拉鍊。這位女大學生的雪白底褲一露出,卓造的手立即滑進底褲�面了……

肉體的引誘

洋子的乳房果然與太太育子的不同,連底褲的顏色也不同——卓造胡思亂想起來了。與育子在一起時,最吸引自己的是總是噴過香水粉紅色或黑色的底褲,有時育子也會穿紫色的底褲,但論性感,則決不如洋子。

而這位洋子的純白色的底褲才最能搔動男人卓造趁自己太太不在家,玩弄、撫摸著洋子恥丘上柔軟的恥毛,手指開始試探那已經濕滑的部位。

「唔,舒服。」

洋子不由得躬著身體,拚命自我抑制。她覺得自己的身價不僅是一個家庭教師,要賣得比家庭教師高得多的價錢,若任由男人這樣玩弄,豈非表示自己同意這個男人的行為,而很蝕底嗎?

她已經有過與男人性愛的經驗,她已知道性愛的快樂為何事,她很憤恨自己的身體這麼易於興奮。若不表明自己的態度可不行工洋子決定要順水推舟,對卓雄來個弄虛作假。

「喉,停手!因怕被道雄聽見,我一直忍住不敢大叫,但是我是已有戀人的女子呀!」

洋子邊說邊夾緊自己結賈而豐滿的大腿,不想讓卓雄繼續毛手毛腳。若是同年齡的男子,聽到洋子這句話,瞬間就會知難而退,表現出膽怯的純情,但是這個中年的攻擊,反而更加激烈起來。

「是呀!像你這麼迷人的美女,不會沒有一兩個戀人的!所以,我們倆只能偷偷摸摸盡歡一夜……」

卓造的手被她的大腿夾著,不能隨便玩弄洋子的神密部位,他下一個手段是,是利用雙手沿著洋子雪白的臀部,扯脫她的短裙與內褲,就像剝香蕉皮似地往下扯脫。

他的手法非常高明,趁著洋子的注意力集中在夾緊的大腿上,一下子將她的下身脫光了。

雖然被海邊的陽光曝曬過,而洋子那三角底褲遮住的部位,還是像雪白的石膏一樣,顯露在卓造的跟前。

而倒置三角形的恥丘上、生氣勃勃的黑色的恥毛,也與育子褐黃色的恥毛大不相同

「啊,我真愛你,你要我怎樣做,我都會答應……」

卓造的鼻子哼唅著,將臉埋向洋子的神密部位。他立即聞到一股比別個女人強烈的像芝士的騷味。他的太太育子也許太過空閒了吧,總喜歡用香皂去洗下身,或者噴上香水,他很久沒有聞過這種發自動物腿間的腥臭了。

「啊,好呀!這是青春氣息的騷味!」

卓造的鼻子好像麻木了似地,他那高高的鼻子在洋子的神秘部位嗅了又嗅。這個既有地位又有名譽的大男人,看來就像一條狗伏在女人的腿間,洋子看在眼�,她的下體感到又濕又熱了。

「不行呀!這樣順從他,就不是強姦,而是通姦了!」

洋子想到這�,她像要驅趕掉自身的性興舊,立即扭動著腰肢開始掙扎。她故意將身上一扭動,她那神聖腿間使立即張開了。

卓造一見到她那塊芳草地,他那根肉棒立即勃起硬直到達頂點,他開始解開自己的褲帶。

「喂,洋子,你也看看我這根東西吧!」

他像小孩似地甜言蜜語,脫去長褲及內褲,那根恥毛彎曲、奇型怪狀的巨炮像示威似地展現在洋子的跟前。

「你卑鄙下流!」

洋子像要嘔吐似地,猛一轉身背向著卓造。但是那根正在流出透明液體的陽具,給她留下難以抹去的印象。

她那年青男友的肉棒還帶點粉紅色,有時潛是包皮的樣子,可是這個中年男人的肉棒似是戴著一頂黑帽,大得怕人。

若是被它插了進去,恐怕受不了吧,她真不想再看到這插醜怪的東西,便再度轉過身去,背向著男人。一對豐滿的美臀高高地隆起,一彈一彈像要逃離似的。

卓造反而被洋子背面下半身吸引住了。

他一壓向那豐滿的臀部,他的肉棒也更加膨

「啊,多麼可愛呀!我已經忍不住啦!」

卓造盡量地將她抱得緊緊地,且握住她的一對乳房,且將自己的肉棒用力地頂住洋子那年青的臀部。

「啊,你不要動我!」

洋子那渾身發熱的肉體,想要作出最後的反抗,只好將被男人緊緊抱著的身子,縮成一團。她這麼一扭動、掙扎,上衣與乳罩也被卓造扯脫了。全身一絲不掛地赤裸著。

中年男人粗糙的雙手,盡情地玩弄著那一封乳房,令到洋子的乳房一起一伏。

「啊,已經……受不了啦!」

洋子終於擋不住快感的衝突,說了一句真心話。

卓造與此同時,也將手伸向她的腿間,撥開黑色的芳草,撫摸著那道肉縫。

「啊,叔叔,夠啦。真粗魯!」

卓造似乎看透了洋子突然興奮地呻吟,她話中那妖艷、淫蕩的意味,便加快了手指揉摸的動作,微妙地從左到右,從右到左不停地旋轉著指尖。

「啊,已經忍受不了啦!」

洋子不由得激烈地擺動著腰肢。卓造隨著洋子腰肢扭動的鈞律,手指也更加深入的插進。而另一隻手則巧妙地撥開她的臀部肌肉。

「啊,停……停手啦!」

洋子已意識到男人正在撫弄她的肛門,突然大叫起來。

洋子這時已被弄得芳心蕩漾,令她思緒萬千。她想:好呀,我要偽裝處女之身吧,要這個鹹濕而有錢的中年男人,要他付出相當的代價。只要像演戲似地技巧,讓他知道處女之身受到了侵犯。

「啊,你流了很多愛液啦……真多……」

卓造並不知道洋子快要來月經了,他只是準備將自己自動勃起的陽具插入洋子的下體但是,這時卓造已嚮往了很久的洋子那新鮮肉縫,突然流出了鮮紅的液狀物體。

「啊!你……?」卓造突然驚叫起來。

「是呀!叔叔,我是處女之身呀!你那手指下流的動作奪去我的處女貞操啦。我悔恨得很!」

洋子說完,帶著頹喪的表情伏在梳化上。一對肥大的臀部似是要故意搔動男人的情慾似的,一抖一抖地搖晃著。

「真對不起,我會負責任……」

卓造細聲地說著,一面開始盤算到底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在今生今世、將跟前既有魅力又年青的女子據為己有。

他覺得自己的妻子育子又肥又淫亂,若能將穿著牛仔褲或短裙,連一塊贅肉也沒有的洋子弄到手,那怕賣掉自己心愛的西德名車也是在所不惜的。

因此,再次將勃起的巨炮藏進了腿間,他突然起身從他的西裝口袋掏出了錢包,急忙將五萬日元的紙幣放在洋子的面前。

「你雖然是不想要金錢的女子,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請你收下吧!」

「甚麼意思呀!就這麼一點錢,你不要當我是蠢人,請你不要小看我。」

洋子以輕蔑的眼神瞪著卓造。而中年男人的卓造,到底也是個在商言商的人,他也有其頑固的想法。他覺得現在的女大學生,講的都是錢,你洋子來當家庭教師也不是為了錢嗎?若是窮到走投無路時,到浴室去當按摩女郎,五萬元也會默然接受的。

「處女的代價,等我調查以後再給你,現在我將身上的零用錢給你,你就當作我還沒給錢吧!」

卓造以認真的表情哀求著。

「那末,這五萬元就當作浴室的特別服務費嗎?」

洋子說這話時,依然注視著男人那根勃起的肉棒。

「你那樣斤斤計較我有點為難,但從經濟觀念來說,也是無可非議的!因此,只要你能好好地安撫我一下,我識做,決不會虧待你。」

卓造本來以為不行了,洋子不會答應他的要求。可是洋子即突然點了一下頭說:

「我不同意與你發生肉體關係,但是我可以撫慰一下你這個『小弟弟』,不過,我是個貧窮的家庭教師,當然,你應當給我錢啦!」

洋子坐起身,將卓造放在她面前的鈔票塞進自己脫下的短裙的口袋內,然後她那雪白的手指伸進卓雄的腿間;

「叔叔,你給了我這些錢,我現在就報答你呀!」

洋子說著,便將那根勃起的肉棒含進了嘴�,她那留著短短髮型的頭搖晃了二、三下,終於開始激烈地滑動自己的嘴唇。

「唔,你雖然是個處女,這樣的動作是從哪�學會的呀?」

卓造並不知道時下的大學生有關這方面的性知識,是非常豐富了。

他挺著腰身,一面像野獸一樣呻吟,一面間她。

洋子並不答話,只管托住卓造的臀部,替他吹蕭。肉棒也在不斷地伸長。

「等,等一會兒!多替我含一會呀,讓我享受一下!」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