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籃球賽續集

作者:星海上人(淩辱成癡)

自從琳上次在球場上「露」了這麼一手之後,吉哥他們三不五時就想找琳打球,說穿了,還不是想要找琳再來一炮。但是自那次瘋狂濫交之後,我自己心情也蠻亂的,再怎麼說琳也是我女友,上次一時亂性讓她給大夥兒幹了,之後再看到我這本性淫亂的女友,心裡都不太舒服。

說真的,我本性也是不能容忍老婆給人幹過,所以那時就想跟她分手了,又捨不得她的美貌、身材和開放的個性,畢竟這樣的女人可以讓床上生活帶來不少樂趣。

不過咧,不管吉哥他們怎麼說,我就是不肯讓琳再跟他們這樣玩。但跟琳辦事時,卻蠻喜歡一再說起那天的事,因為我發覺這樣說過後,琳都會表現得更淫蕩。

有天我趁她被我幹得死去活來時問她:「琳,想不想再打場籃球,被大家輪姦啊?」

沒錯,跟大家想的一樣,她說:「好……好啊!我好想……再被輪姦一次。那天……太爽了!」就這樣,我在暑假結束前,又半故意的安排了一次琳的淫蕩之旅。

那天,我跟表哥借了他的小貨車,約了吉哥、小龍和阿坤,帶著琳一起到四周風景區走走。難得有這個機會,吉哥怎麼會放過,一路上都很故意地提起那天打籃球的事。

「琳妹妹,那天有沒有輸得很不甘心,要不要雪恥啊?」

琳看了看我的眼神,也發現我不高興,就回答:「輸就輸了,反正打球我也不強,也沒什麼好輸不起的。」

小龍接口:「那有這麼簡單讓你認輸,一定要你多輸個幾次才知道我們的厲害。而且,老B都還沒認輸咧!」

「老B」就是我的綽號,我聽他們說要打球,早知他們企圖,故意吊他們胃口:「我哪會那麼輸不起,輸就輸囉,現在認輸來得及吧!」

吉哥看到無法順利找我們再玩一次,又開始上次用過的激將法:「喔∼∼你們怕輸了又要脫喔?」

小龍明白吉哥要用哪一招,馬上接口:「吉哥,他們怕脫就不用說了。不然這樣,下次輸了我們脫,你們不用脫。」

我又好氣又好笑,他們兩個這樣已經不算什麼激將了,擺明了純粹好色,想再幹一次琳罷了。我要是這樣就上當,才叫笨蛋呢!

所以我輕描淡寫的回答道:「隨你們怎麼說啦!不然,下次我來陪你們打就好,琳在一邊看,不用下場了。」後面那句是故意講來逗吉哥他們的。

吉哥被我弄得沒有辦法,卻又沒有法子死心,不斷動腦筋想新的歪點子。就讓他想破頭好了,反正我那天本來就不打算再把女友給他們幹,就當打籃球那天是單純的性衝動好了。

小龍見吉哥的方法都不管用,接著上場,把他上次和吉哥在KTV和兩個大學妹玩群交的事情加油添醋地說了出來。這個故事小龍說得真的很精采,我把他做了小小的節錄,也許改天寫得完整一點,成一篇新故事再PO上來。

那天吉哥和小龍約了兩個沒見過面女網友到PUB去,網路上號稱作風大膽的辣妹,近乎人盡可夫一類。吉哥和小龍原以為是什麼絕色淫蕩美女,結果來了兩個穿著大膽的辣妹沒錯,但離絕色美女實在有一段不算小的距離,但說醜嘛,也醜不到哪裡去啦!

既然人都來了,吉哥和小龍也是來者不拒,到了PUB就是一陣狂飲。兩邊都喝得有三分酒意後,居然跑到一家情趣商品店去了。那個店的老闆倒也湊趣,見到四個人一身酒意跑來,還幫他們計劃要怎麼玩才刺激。

吉哥他們恭敬不如從命,四個人買了些「標準情趣器材」和兩套半透明的日本高中生制服,興沖沖的跑到KTV去,叫那兩個辣妹在包廂中當場換上。一開始透明衣下面還有內衣褲,四個人鬧來鬧去,還故意按鈴叫服務生進來,讓他偷瞄一下春光。

鬧到後來,兩個女的乾脆內衣褲也不穿了,就罩著那件半透明的學生服,讓服務生大飽眼福。到後來每次按鈴,進來的服務生都不一樣。嘿嘿!誰都知道有好東西可以看嘛,說不定服務生早在包廂外就排起隊來了。

結果,吉哥和小龍就在包廂的大理石桌上灑了一桌的酒,把兩個辣妹就地正法了。結束後,兩個辣妹還是那身半透明服,就這樣堂而皇之的結帳,走到大廳外。不,應該說是擡到大廳外,聽說兩個女的喝到爛醉,都不能走了。

小龍的故事說到一半,在提到半透明學生服的時候,琳很好奇的問了一句:「還有賣這種東西?」小龍露出一臉奸笑,從隨身的包包中就把那件半透明的學生服拿出來了。

這種東西我之前也沒見過,見小龍隨身帶著,也不管正在開車,就把頭扭過來看,說:「我也要看,在哪裡?」車就開歪了,斜到旁邊的田梗上,車身一震一震的,只好回過頭來再專心開車。

琳就坐在旁邊助手座,知道我想看,就把那件透明服拿過來給我看。那是件日本水手式的高中制服,整件以薄紗縫製而成,上衣幾乎都是透明的,而裙子帶有淡淡的粉紅色。看到這件衣服,我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想像琳穿這件衣服的樣子,真的是超級刺激。

等小龍把整件事說完後,我斜眼看了一下琳,她看得很認真,雪白的皮膚透出一種酒紅色,臉頰的緋紅更明顯,看得出來她也興奮了,只是不知道程度有多少。

琳開口問:「後來呢?她們把衣服穿回去,你這件衣服怎麼拿回來的?」

小龍接著說:「當然是從她們身上剝下來的。一出了大門不久,就找條巷子給她們換衣服了。」講得簡單,但想必這段又是春色無邊。

吉哥插口:「這個衣服的料子也不太好,第一次就是脫的時候多用了點力,衣服就破了,現在只剩這件是好的。」

小龍露出本性:「琳,有沒有興趣穿穿看,誘惑一下我們老B?」

琳顯得有點害羞,看著我問:「老公,要我穿給你看嗎?」

我這時心跳得好快,又開始有了想要淩辱女友的心情,就回答:「好啊!要不要現在換上去看看合不合身?」

琳嚇一跳:「現在?」

我又回答:「對啊!反正吉哥小龍他們又不是沒有看過。」

琳拿起衣服打算套上去,被我阻止:「這樣套怎麼會準!先把上衣脫掉。」

琳猶豫了一下,又看看我,確定我是不是真的要她這樣做。我給她一個肯定的眼神。

這下我確定琳已經進入上次打籃球的興奮狀態,因為琳真的開始動手脫自己的衣服,不過內衣沒脫,就穿上了。裙子也是如法泡製,脫下原來的短裙,換上那件又短又透明的裙子。

吉哥和小龍沒放過任何一個鏡頭,很認真地看著,我還聽到吉哥吞口水的聲音。反而是我本人因為要開車,只能斜眼看一下,心裡嘔得要死。

琳換好了衣服,有點害羞,小聲的問我:「老公,你覺得怎樣?」因為路很窄,一分神很容易把車開去撞樹,我只能快速地轉頭看一眼,再轉回來。不過看這一眼,頭差點轉不回來,當場出車禍,幸好我有穩住,要是換做吉哥或小龍開車,我們死定了。

我知道琳穿那樣一定很性感、淫蕩、煽情……諸如此類的,但實際看到她穿在身上,就連她男友-我,也看到眼珠子要掉下來。

琳長得美,身材好,脫光後的樣子我看多了,但穿上這件衣服,比不穿還誘人。我都看成這樣,吉哥和小龍不用說了,全都呆呆的看著,不放過琳身上的任一個角落。

我吞下口水回答:「你穿這樣真……真的很漂亮。」當然還不方便當大家面說她淫蕩。

吉哥急色的性子又來了:「琳妹妹,你穿比那個女的穿好看一萬倍!只不過她們沒穿內衣褲而已。」

我心裡好笑,因為吉哥這句話說得再明顯也沒有了。也罷,好人就做到底,所以我對琳說:「就配合一下吧!不然,我看吉哥回去要三個月睡不著覺。」

你們以為琳會馬上配合?錯了,她跑來擰我耳朵,罵我:「你喔!你喔!你最希望你老婆被別人看光光啦!」

琳是真的用力擰,讓我耳朵痛得要死,我只好說:「你不想讓別人看,我也沒辦法啊!」

琳放掉了我耳朵說:「偏要給別人看,怎樣!」這句話在吉哥和小龍耳裡多中聽啊!如果不是怕太明顯,早就拚命點頭了。

琳又轉過頭去對吉哥他們說:「你們男人最色了!女孩子的身體有這麼好看嗎?」

小龍回答:「別人的不一定有人想看,但我相信沒有男人會不想看你的。」

琳是明知故問,她明知道吉哥和小龍想看得要死,又故意來此一問。聽到小龍讚美,看來也挺高興的,把手伸到背後,從透明學生服中直接解開胸罩。把胸罩解開後,也不放開,繼續挑逗吉哥他們:「真的想看喔∼∼要放下了喔!」然後手就在透明服內把胸罩一掀一掀的,十分誘惑。

我放慢了車速,因為我也很想看。這時琳的視線放在吉哥他們身上,連眼神都充滿挑逗,沒發覺我正在看她。吉哥他們則更好笑,從照後鏡中看到他們兩個嘴巴都張開開的呆在那邊,就怕一個動作不對,琳停下了她的動作。

琳這時突然面向我,嚇了我一跳,然後用很溫柔的口氣說:「老公,我真的脫了哦?」

我回了個笑容給她,說:「拿過來,老公幫你保管。」

因為有肩帶,琳花了點工夫才把胸罩脫下,放在我腿上。斜眼看到琳裸露的胸部和被半透明服略略蓋住的乳頭,我心跳再度加速,老二興奮得好硬,於是再度開始不顧一切地淩辱琳,左手開車,右手就往琳胸部伸過去,在她乳頭上用力捏一下。

琳被捏痛了,在我手痛打一下,叫說:「很痛吶!」

怕她又不願意玩,我不敢用強:「對不起嘛,快點把小褲褲交來保管。」

琳又恢復了平常的聽話,一下就把內褲脫了下來,交到我的手上。現在琳是全裸了,但吉哥和小龍反而看不清楚,因為他們坐在後座。

小龍馬上抗議:「這樣看不到。」

琳回答:「我都脫囉,看不到是你家的事了。」

我乾脆把車停了下來,這個地段剛好前不搭村、後不著店,適合再玩玩上次的遊戲。

琳發現車停了,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問我:「停在這裡幹嗎?」

我順著她的話回答:「幹你呀!」就一下子就爬到助手座去,一手往她陰戶摸去,另一手則忙著解放我的小弟弟。這種搞法,我早就受不了了。

重要部份受襲,琳馬上發出了有點爽的那種悶哼聲。而按我手上的觸感,這小妮子早發春了,弄得我整個手掌都濕了,淫水早就流了出來到大腿上。

琳被我一下子就攻入,叫春聲連連時還可以不忘提醒我:「老……老公,他們……都在看。」

我回答:「就讓他們看你的淫蕩樣子好了。」然後對吉哥小龍做個手勢,示意他們也可以下手。

我都示意得這麼明白了,小龍和吉哥又怎會客氣?馬上對琳開始上下其手。

我問琳說:「你知不知道是誰在摸你?」琳微微的張開眼睛看了一下小龍和吉哥,然後點點頭。

這時是早上十點左右,但這條產業道路上卻沒有什麼人,讓我興起了念頭,把琳帶到路邊幹。

剛把車門打開,琳就知道了,有點緊張的問:「你要做啥?」

「找點刺激啊!」我回答她,然後一把抱起她,要帶到車外。

上次在野外群交是個偏僻的野外,這次可是在大馬路邊。琳有點緊張:「不要啦,這裡是大馬路邊耶!」用手抓著車子,不讓我拉她到車外。

其實我雖然很想這樣光天化日下再狠狠的幹一次琳,但也怕被人家看到,所以也不敢用強,所以打開車門後,也不強拉琳到車門外,只把琳可愛的屁屁轉方向朝外,然後更加用力地抽插著。

在我的努力,喔,還有吉哥和小龍的努力之下,琳慢慢地就沈浸在快感中,忘了要抗拒,理智也快沒有了。吉哥和小龍這時幫了我一把,把琳的手抓住,就往車外送。琳這時High翻了,把她帶到車外還一直叫春聲不斷,就這樣在車外站著幹她。

在這樣的產業道路上,每隔幾分鐘就會有車經過,每次有車經過,就得停一停,稍微躲一下,以免吃上妨害風化的官司。但躲來躲去次數多了,也就沒躲得那麼小心,甚至車來的時候躲,車一經過我們的車旁,就故意把幾乎赤裸的琳拉到路中央幹,經過的車駕駛只要看照後鏡,就能看到一個大美女在路上被幹的活春宮。

後來有車經過後,我們就把琳拉出來在路中央幹。那車離開約十幾公尺,就突然緊急煞車,停在路中間不動了。這一來,換我們嚇了一大跳。這時琳還穿著那件透明服,而我為了方便躲車和幹琳,根本沒穿褲子;小龍和吉哥拉開拉鏈讓琳吃著肉棒,卻還沒有脫下褲子。

敵不動,我不動,雙方堅持了一分鐘左右,對方終於把車發動,開走了。這一來,我也緊張到硬不起來,軟軟的就從琳的陰穴中滑了出來。

琳轉身就打我,有點撒嬌又有點生氣的說:「都是你啦!一定要這樣玩,好丟臉!」我也怕離去的那台車打電話報警什麼的,四個人就上了車,趕快離開。不過這樣一來,我還沒爽到,琳也還沒高潮,更別提那兩個連幹都還沒幹到的家夥。

開了一陣,我就問琳:「你是不是還沒爽到?」

琳臉一下就紅了:「哪有人這樣問的啦!」

我再強調:「我問真的,我剛才也還沒射。」

琳很意外的說:「我還以為你射在我裡面了,流這麼多水出來。」邊說邊拉開自己的大腿,讓我看看她那淫水流不完的陰穴。

我一手開車,一手就往她的陰穴摸過去,果然淫水流得就像是提水澆上去一樣。

我再問琳:「你還想被幹嗎?」

琳又害羞的用小拳頭敲我,說:「不回答,哪有這樣問的啦!」

我知道這小淫娃淫慾發作了,還想要被插,而後座那兩個剛才還沒發揮呢!也不等琳同意,反正琳也喜歡我有點用強。我指著琳,跟吉哥和小龍說:「把這淫娃拖到後面去用力幹,不用給我面子。」

各位色友,大概有人會不以為然,想說女友要好好疼,怎麼可以這樣送給別人幹?但自上次打籃球後,我對琳的感覺就不太一樣了,心裡覺得她像炮友比像女友多。而她本人對於被別人幹這事也沒怎麼反對,像我叫吉哥拉她到後座幹,她也沒掙扎。

要我怎麼說呢?也許交往之初我和她都沒發現她淫蕩的本性,現在瞭解後就沒打算要這個女友了,有種因瞭解而分開的感覺。言歸正傳,現在的琳名義上是我女友,實際上,看到這故事的朋友都知道了。

再回到車上,我要吉哥把琳拉到後座幹,不用給我面子。本是希望吉哥粗暴一些,琳也喜歡有時被我粗暴地幹,可以增加刺激。但這兩個急色鬼這時卻君子得很,拉著琳的小手,幫她慢慢自己移動到後座去,琳甚至還可以慢慢把椅背放倒,再準備爬過去。

我看了快昏倒,於是就跟吉哥說:「還是你到前座來幹她好了,不然我看不到。」再加一句說明:「粗暴點沒關係,別弄傷她就好了。」

吉哥這下才瞭解,一下子就把褲子脫了,爬到助手座上,立即就把他的肉棒整根滑進了琳的嫩穴。琳一下子受到這樣的刺激,上半身弓起後仰,發出了長長的「啊……」一聲。

因為椅背已經放下,琳的頭就在小龍旁邊,小龍把他的陽具掏了出來,毫不客氣地塞進了琳的嘴裡,兩個人一前一後在我面前開始把琳操得死去活來。(感覺有點不好,因為那時我正在開車,突然覺得我像送妓女的馬伕。)

大家若有機會試這種玩法,可以發現車子會很不穩,因為一邊開車一邊搖。幹不了太久,吉哥就直接射在琳的陰穴之中。

琳一發現吉哥射了,緊張的把小龍的陰具吐了出來,說:「你怎麼射在我裡面了?人家今天沒有吃藥啦!」吉哥一聽也呆住了,往我這邊看來。

我聽了也嚇一跳,因為琳如果真的懷孕了,可就不好玩了。不過,還好,還可以買事後丸,於是我安慰她說:「沒關係,我們前面找家藥房,買事後丸給你吃。」琳點點頭同意。

而我看琳和吉哥「合體」後,也是硬得受不了,把駕駛交給吉哥,也不管小龍還在等,就拉著琳到後座去,由琳在上位,套著我的陽具,慢慢插進她體內。這時吉哥射進去的精液被擠出來,沿著我的陽具流了下來,既淫蕩又有點噁心。

不過我在幹琳時,正好經過一個市鎮,鎮上人來人往的十分熱鬧。我們的貸車用的是外面無法透視的隔熱紙,所以幹琳時就有種「眾目睽睽」的感覺,很特別,也很刺激。

等我射在琳的體內後,才又換小龍上,也是一樣射在琳的體內。

等我們三人都幹完,琳已經攤在後座,爬不起來了。身上還是那件透明度極高的學生服,只不過裙子上全是淫水、精液、汗水,濕濕的貼在她小腹上。再往下看去,露出的陰穴都被濕掉的陰毛蓋著,正在汩汩地把三人份的精液流出來。

吉哥這時突然問我:「老B,有沒有帶相機?」

我點點頭:「有啊!做啥?」

吉哥說:「你看過一些日本做野外露出的網站吧?拍一些在野外的裸照。」

我知道吉哥的點子了,他想要琳暴露,也來玩玩野外露出的遊戲。

(我記得那時好像已經有台灣人自拍野外露出照了,像著名的《中正紀念堂系列》。)

上次打球和這次路邊做愛,都算露出了。公共場所像中正紀念堂露出那種玩法倒沒有試過,畢竟琳現在只有露出給我們這票認識的看,給陌生人看應該另有一番刺激。

琳雖然在旁邊聽著,不過仍不知道我的點子有多邪惡,還以為是在郊外拍拍照,反正上次打籃球也拍過了,她也不怎麼反對。

我想了想,就對琳說:「琳,吉哥的意思是說,你今天一天就只能穿現在身上的衣服。」

琳問:「那我原來的衣服呢?」

我把她的衣服拿來交給吉哥,道:「今天都交給吉哥保管,回家以後才準你穿。」

琳不知道想些什麼,居然笑笑的答應了:「好啊!我都聽老公的。」

聽到這句話,突然想到再加上一句話:「對!你今天要完全聽我們的,我要你做什麼,你都要完全聽話。」

琳和我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明知道我會有一肚子壞點子要她做,她還是點頭:「嗯,我都聽話。」說話時的眼神挑逗極了。

我見琳這麼乾脆,也猜到她還在深度發情中,再淫蕩的事也有可能會去做。琳竟然馬上起來,拉開車門看一看左右,發現近距離沒有人後,轉頭跟我們說:「那我去囉!」說完,拉開車門就跳下去了。

我們三個男人就看著琳繞了一圈再走回車上,琳回到車上,還笑著對我說:「老公,我繞完了。」

我想了想,拿出數位相機,又下了下一個命令:「走到外面去,把衣服都脫光。」

琳很乾脆說「好!」然後一樣先前後觀察,再走到車外。雖然那件衣服本來就有穿等於沒穿,遠遠的看,那件衣服是有點白白的,近看才會很透明,但多少有心理上的安慰作用。琳在答應時大概沒考慮這麼多,等真的要開始脫衣服時,她猶豫了。

我看她呆了半天沒脫,開始催她:「琳,開始脫了。」

琳真的很緊張,反而用手把重要部位遮住,跟我說:「老公,我會怕。」

我有點不滿的說:「老公說話你又不聽了?」

琳咬咬牙,下定決心,一口氣把衣服和裙子都脫了下來,然後就打算跑進車內。我其實也很緊張,心跳快得不得了,但我還是擋住,沒讓琳跑進來。我拿著相機也走到車外,對琳說:「擺幾個POSE,老公幫你拍寫真集。」

琳急了,也怕有人過來看到,但還是聽我的,擺了一個美美的POSE。我照了兩張,再叫琳換POSE。正常POSE照完後就要求一些比較過份的了:「琳,把腿張開。好……蹲下來,把小穴穴撥開。」一口氣再照了十幾張超限制級的裸照。琳羞得把臉側到一邊去,但還是很配合地做動作。

吉哥看得受不了,也下車來:「老B,我來幫你。」就從後面把琳抱起,兩腿彎曲著,把小穴做了清楚的展示。再拍幾張後,吉哥把小琳放在地上,掏出老二,就把龜頭放在琳的陰唇前,卻沒有插進去,叫我再來拍照,我這時反而從主動變被動了。

下一張是吉哥撥開小琳的陰唇,把肉棒放在琳的洞口。再下一張,吉哥把屌放在小琳的陰唇中,他的龜頭就這樣被琳的陰唇包住。再下一張,吉哥的龜頭就沒入了琳的小穴裡。

就這樣,把吉哥肉棒插進琳小穴的過程做了詳細的分解特寫。再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動作了,吉哥就在路邊的草地上把琳狠狠地抽插了一番,然後又射在琳的體內。我則在旁邊找了幾個好角度,把琳高潮的表情和被幹的過程做了完整的記錄,連最後流出精液的小穴都有特寫。

後來叫琳站起來,要拍精液滴下來的鏡頭時,擔任把風的小龍才叫我們快點進車內,因為有幾台車要開過來。現在想想,那張沒拍到真是可惜。

我在想下一個壞點子時,吉哥把車子發動了,轉頭對我們說:「走,我們去買事後丸。」

琳在車上把身子清了清,因為路邊的草地也很髒,琳的背都黑黑的。還有她那沾滿了淫水、精液的小穴也得要擦拭一下。最後,再換上那件透明裝。

好不容易在鎮上比較偏僻的地方,找到了一間沒有其他客人的藥局,不需要我說明,大家也知道我們一定會要琳穿透明服去買藥。

琳這次拒絕了:「不要,我會怕。」

我打算說服琳:「上次你被吉哥他們看,你也不怕。」

琳一下辯不出來,只好說:「那次不一樣,我又不認識藥房老闆。」

這句話說得不倫不類,我忍住笑問她:「認識就可以給人家看了?」

琳知道說錯話了,只好耍賴:「人家這次不想嘛!」

看到這樣的美女撒嬌,很容易心軟的,不過這次打定主意要淩辱她,只好不為所動:「你答應今天都要聽老公的話喔!」

「可是……」

「快點去,乖∼∼你又不是沒穿。」我軟硬兼施。

琳又說:「穿這樣一下就被看出來沒穿衣服了。」

我騙她:「不會啦,沒有那麼透明。」

琳回答:「誰說不會?你看,毛毛都可以看得好清楚。」

我低頭一看,真的,有點白的透明裝中,最顯眼的不是琳的雪白肌膚,而是陰毛。

小龍打開他自己的包包,拿出了刮鬍刀,對琳說:「那還不簡單,刮掉就好了。」

琳又搖頭:「不要,為什麼不刮你的,要刮我的?」

再不強硬一點,這個暴露的點子大概要成空了。我一手拉開琳的大腿,一手接過小龍的刮鬍刀,就打算動工,順便說服琳:「琳,你說要聽我的,不能不算話喔!」

「可是……」

也不管她可是什麼,她也乖乖的讓我把她的陰毛全剃掉了,使得她那邊看起來很像小女孩。

「好了,現在看不出來毛毛了。」我很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

琳自己看了看,笑著說:「好奇怪喔!」本以為強制剃她的陰毛,她會不高興,不過現在看起來,她也覺得挺新鮮的。

趁她不怎麼反抗,我說:「好了,快去買藥吧!」

這次琳真的下車去買藥了,進行她第一次的野外露出……好像也不對,野外早就露出過了,隨便叫什麼,反正露出就對了。

我們躲在藥房外拍照,就看到琳一邊遮遮掩掩的,一邊走到貨架那裡翻翻找找。老闆是個很年輕的人,早在琳走進來時就看清楚琳的透明裝了,驚訝得張大嘴說不出話來,兩眼死命盯著琳看。

事後丸在貨架上是找不到的,一定要找老闆買。琳在貨架上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又走了出來找我們。

「老公,買不到。」

我回答:「貨架上沒有,你要問老闆啊!」

琳把頭低下來,有點可憐的說:「我……我不敢。」

為了滿足大家的視覺享受及性慾,又再度把琳勸了進去。

琳這次用兩手把三點都遮著,就像沒穿衣服一樣,慢慢地走到了老闆前面。因為不在現場,不知道他們說什麼,只看到老闆看了一下我們的方向,似乎發現了我們,又和琳交談了一下,就把藥拿出來交給琳了。

琳手上拿著錢包,但不用雙手是沒法子掏錢的,只好把兩手放開,把錢從錢包內拿了出來付帳。看得出來老闆看到琳真的全裸時,眼睛都直了!我敢打睹他那話兒也硬了。各位有興趣可以想像一下,有個透明裝美少女來找你買東西有什麼感覺?

老闆又和琳交談了幾句,琳才跑步離開。

琳回到車上還很喘,不是因為跑回車上的關係,緊張才是真的。

我們都急著問琳一樣的問題:「老闆跟你說什麼?」

琳回答:「他以為我是他朋友找來戲弄他的。」

「然後呢?」

琳有點不意思:「他……又以為我是拍A片的。」

我繼續問:「他想和你那個嗎?」

琳搖搖頭:「沒有,他還以為你們挾持我,要幫我報警呢!」

我嚇一跳,轉頭看老闆,發現他也在看我們,不過,沒有打電話的跡像。

吉哥他們也嚇一跳,問琳:「你怎麼回答?」

琳看我們急了,反而偷笑:「幹嘛,怕被警察抓啊?我說『不是』就跑出來了。」大家聽了才鬆了一口氣。

被藥房老闆嚇到後,暫時不敢再去有其他人的地方。所以接下來我們去了公園、山上、小森林、排水溝邊等地,拍下一張張琳美麗又淫蕩的照片,當然,過程中少不了被我們三人插一下。而這些地方大同小異,我就不詳述了。這天精采的終點在一家7-11。

一整天拍琳的照片,數位相機用電超凶,備用的十二顆電池全部吃光,沒辦法,只好找家超商去買。結果晚上十點多,在市郊找到一家7-11。絕妙的是這時附近人家都休息了,街上沒人走動,店中也沒客人,要買電池的重責大任,自然落在了琳的身上。

琳幾乎裸體了一整天,現在已經已經不太在乎裸體走動了,之前在山上,琳連透明裝都沒穿,全裸的下車散散步,看看風景。那時有遇到幾個遊客經過,全身上下只有穿鞋襪的她,只靠我們三個人幫她遮掩,也走了約五百多公尺山路,然後在夕陽下留下幾幀好美的身影。這幾張照片我印象深刻,因為那幾張照片拍得很好,在夕陽下真的把她的胴體拍得很美,而不像其它的一樣色情。

在版上有人說要為女友拍裸照,我覺得如果都像這樣唯美的,應該不會成問題。要拍色色的,自己看著辦吧!不是每個女孩都願意撥開小穴讓你拍上一張照片的。

雖然裸體了一天,但這是第二次琳要赤裸的接近一個陌生人。這個決定其實很冒險,你不會知道那個店員會做什麼。而且,後來我們才發現一個嚴重失算,那就是7-11都有監視器!琳那次的裸體狂放,恐怕已經成了那個店員的珍藏了。

琳鼓起了勇氣第二次挑戰露出給陌生人看,不過,這次我下了個新的命令:「琳,我要你找機會在7-11把透明服脫掉,誘惑那個店員。」

琳聽完這道命令臉紅了,看起來很緊張。琳穿著那件透明服走進7-11,和在藥房不同的是,她這次沒有遮遮掩掩的,腳步也自然多了。

琳一走進7-11,門還沒關上,我們聽到那個店員連說「歡迎光臨」都結結巴巴的,也肯定他發現琳是全裸的。

琳走到貨架去逛,那個店員就跑進倉庫中了。不久,居然又出來了一個店員(就稱為店員B吧!店員A是原來的店員),兩個人站在收銀台後面交談,但眼睛都盯著琳,想也知道他們在談琳的事,但不知道他們在談什麼。

琳也發現多了一個店員,看表情也嚇了一跳。不過,她很快的冷靜下來,繼續在店中逛,大概是在決定要怎麼誘惑那兩個店員。但不妙的事一再發生,我們都躲在窗外偷看琳會怎麼做,卻忘了看好門,結果一個大概五十幾歲的禿頭歐基桑走了進來買東西,而他一進來就看到了琳。

這下可好,全部人都嚇到了。最糟糕的事情都發生在這個時候。那個歐基桑看到琳也是嚇一跳,因為沒有人會想到在7-11看到全裸美少女吧!超商賣的東西再多,大概也不會包括這個。

那個歐巴桑驚訝的表情一下就消失了,反而一臉色色的走向琳,一邊上上下下打量著她,一邊不知道跟她講了什麼。琳跟他回了幾句,然後搖搖頭,轉頭要走,那個歐基桑一把抓住了琳,琳顯得有點害怕。我還以為他要傷害琳,準備那個歐基桑有進一步動作,就要衝進去把琳救出來。

但琳和那歐基桑交談幾句之後,琳居然笑了出來,那個歐基桑也放開她。又一陣短暫的交談後,琳靠近那個禿頭歐基桑,跟他咬耳朵,不知道計劃些什麼。看他們談定了,琳拿著一罐飲料走到櫃檯結帳,我們也以為這事就此落幕,準備走回車上時,戲劇性的事情發生了!

那個歐基桑走到琳的身後,從後面一把就把她的透服給撕破了大半,接著從後面抱著她,一手捏她乳房,另一手則掀開她的透明裙,往她現在沒有毛的嫩穴進攻。

我一緊張,就要衝回店中。但奇怪的是我發現琳不怎麼害怕,沒有掙扎,反而身子放軟給那個歐基桑摸個夠,所以我也先停下來看狀況。

我們似乎聽到兩個店員在阻止歐基桑,但被那個歐基桑凶回去。接著我看到了我想像不到的情況,琳轉身不知道跟那歐基桑說了些什麼,自己伸手把裙子拉一拉,那個歐基桑就把琳的裙子往下一拉,脫掉了,而且琳很順從地把腳擡起來讓他脫。

我和吉哥、小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但顯然琳是自願的。那個歐基桑摸著琳,而琳也一副很陶醉的樣子,反而看得兩個店員很不好意思,但是又捨不得不看。歐基桑接著讓琳趴在7-11的收銀台上,掏出那根有半個世紀歷史的家夥,就這樣塞進了琳那還不到他一半歷史的嫩穴中。

我似乎該阻止自己的女友被陌生人幹,但不知為什麼,我看得很爽,甚至和吉哥、小龍一起打起了手槍,也不想進去阻止7-11中最大膽的活春宮。

那個歐基桑粗糙的手掌就這樣開始摧著殘琳那柔嫩雪白的胸部,再張嘴去咬琳粉紅色的乳頭,那張嘴一張開,我們還可以看到吃檳榔的紅渣和「全黃」而非「泛黃」的牙齒。看到這裡,我雖然興奮得不得了,但我也決定,除非琳徹底地洗乾淨,不然我不會再咬她的乳頭。

兩個店員就這樣呆呆的站在收銀台後面看,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但一直閉著眼睛享受的琳,突然張開眼睛看著他們,同時伸出纖纖玉手向他們兩人的老二摸去。看起來,那兩個店員想要遮著不給琳摸,但又不想放過這個機會,所以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

琳的玉手在那兩個店員的老二上摸索了一會,就開始把他們的拉鏈拉開,將他們的陽具掏出來。接下來,當然是靠小手和小嘴來應付這兩條看起來不算小的肉棒。

店員A看來很年輕,也沒什麼經驗的樣子,被琳吸一下就射到了琳的嘴裡,害琳差點嗆到。琳咳了幾下,射進去的精液沿著她的嘴留下來,真是淫到不行。店員B看店員A射了,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但很容易猜,因為接下來店員B和歐基桑就抱著琳走到後面倉庫去了。店員A很可憐,繼續看店,不過差不多一分鐘就會去偷看一下倉庫。

轉戰到倉庫中,我們什麼也看不到,賠了夫人又折兵,我們這下虧大了。

經過一陣商量,我們三個決定也進去7-11,多少要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進了7-11,就看到店員A不安的神情。我開門見山的問:「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幾乎沒穿衣服的美女?」女友被玩,我沒看到,那時心情實在很不爽。

店員A沒想到會有人找上門,緊張得要死:「我……我……我……」我也不等他「我」完,很不爽的走到倉庫門邊,一腳就把門踼開。不過,我們來得太晚了,我看到琳躺在一個裸男身上,小穴正流出不知是歐巴桑還是店員B的精液,歐基桑看來已完事,穿好衣服正要離開;琳的手則正摸在一根肉棒上,那個肉棒的主人正是店員B。

琳看到我進來,有點緊張,開口說:「老……老公。」

店員B聽到琳叫我老公,這一嚇非同小可,把琳一推,跳了起來,離我們遠遠的。我想,他大概以為遇上了仙人跳一類的東西。我本來有點不爽,但看到店員B這樣,我反而覺得好笑。

我故意脫下外套,把琳蓋起來,告訴店員B說:「抱歉,我老婆有時發作後會這樣,我不會怪你的。」

那個歐基桑趁我去抱琳的時候,離開倉庫就溜了!店員B則似乎驚嚇過度:「她真的是你老婆?我……是她自己跑來……不是我……那個……」

我以一副很瞭解的表情回答道:「我知道。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不會怪你的。」和吉哥、小龍把琳帶回車上,就開始大審判了。其實,我興奮還多於不高興。(現在想想,自從這次知道她這樣人盡可夫之後,我好像就已經決定和琳分手了,雖然後來還在一起一年多。)

在車上,我問琳:「你進去以後,到底和那老頭和店員說什麼?」

琳說:「你要我找機會把衣服脫了,誘惑那個店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琳觀察一下我有沒有生氣,又說:「後來看到那個老頭,就想說可以利用他。」

我問:「怎麼利用?」

琳說:「他……問我是不是做……做那個的。我說不是,但他還是想要……想要那個。」

我笑一笑,故意問:「想要哪個?」

琳知道我在逗她,就放心多了,輕輕打了我一下說:「就……就插插啊!人家今天被逗了一天,有點受不了,就……就……答應他了。」

我奇怪:「我們三個幹了你一天還不夠?」

琳說:「不是啦∼∼我只是……哎喲!不要問啦!」

我才不放過她,我們三個幹得她今天高潮連連,怎麼可以連一個老頭都比不上?所以我說:「不管,一定要講!為什麼你要讓那個老頭幹你?」

琳見我認真了,就小聲的說:「人家只是……想要試試……那個……」聲音越來越小,但我聽懂了:「你是說,你想試看看被老頭幹的感覺?」

琳點點頭。看來一整天的裸露,有點讓她玩瘋了。

我繼續問:「那後來呢?」

琳說:「我要他脫掉我的衣服,結果他用撕的。小龍,對不起,上衣被撕破了。」其實就連裙子也丟在7-11中沒有拿回來。

琳繼續說:「後來,你們就知道了。」

我搖搖頭:「我什麼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你們進倉庫以後的事。」

琳見我有點認真,有點害怕的繼續說:「那時候我很想要,就讓他們帶我進去了。然後那個老頭就一直……一直弄我。」

我有點不高興的說:「那老頭怎麼幹的?詳細說出來!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比我們厲害得多。」吉哥和小龍一定也很好奇那老頭有什麼本事。

琳小聲的說:「他有很多姿勢,其它的還好。」

琳這樣敷衍,我們當然不滿意:「那他幹得你爽不爽?」

琳點點頭。

我再問:「他也射在你裡面?」

琳又點點頭。

「裡面那個店員也射在你裡面?」

琳搖搖頭,說:「他還沒有插……」

吉哥也插嘴問:「那個老頭的東西很大,還是可以幹很久?」

琳想了想說:「沒有很大,好像……好像也沒有很久。只不過,他的技術很好。」

聽到這,我們三個不服氣到了極點!一個老頭的技術怎麼可以比三個方當盛年的壯漢好?所以我又問:「那個店員還沒幹到你,你會不會想被他幹?」一邊說,我一邊把我的中指和食指插到了琳的陰戶中。

琳受到刺激又開始叫春,同時說:「不……不會。」

我加重力道摳挖琳的小穴,一堆已經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濕濕滑滑又流了出來。我說:「說實話。」

琳又開始發情:「啊∼∼我……會。」

「會什麼?」

「啊……啊……會想被幹。」

接下來的情節,不用我描述了,不太喜歡寫些「哼哼啊啊」的情節。總之,後來我和吉哥、小龍把琳幹到站不起來為止。而整天做愛的結果,琳的陰道有摩擦受傷,加上有點發炎,過了半個多月才好。

所以奉勸有興趣這樣玩的人,要注意一下衛生問題。一整天都在野外的地上做愛,衛生實在很差,加上那老頭也不知道有沒有病,實在危險得很。那天運氣好,沒得到什麼病。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