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 偷腥樓下寂寞的人妻

  八月酷暑濕熱的夜晚,窗外的知了,一切都顯得那麽躁動不安,但又無處釋

放。迷迷糊糊中聽樓下隱隱傳來時斷時續的「不要……呦……嗯……啊……」的

聲音,開始我以爲是誰受傷了,可聽了一會兒覺得不對,這種聲音穿透力很強,

卻又不像是受傷的樣子,聽起來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悸動,讓人心慌。

  過了一會兒我凝神細聽,居然是樓下阿嬌臥室�傳出來的。阿嬌是我們這知

名的身材好的少婦,總聽男人們在茶餘飯後談起她的晃晃悠悠的奶子和大屁股,

老關經常開著玩笑說,打賭一包中華煙,我敢去抓一把她的大奶子,然後就聽他

們放肆的大笑。由于我在二樓,而阿嬌家在一樓,上下樓很方便,我穿上鞋子想

去一探究竟。

  在樓道�走著,隨著臨近聲音逐漸清晰了起來。呻吟聲中夾雜著含混不清的

「你再用勁……啊……噢……好舒服……呦……幹死我了……再用力……啊……

  阿嬌的臥室�開著昏暗的燈,我俯下身,慢慢移到窗前,綿綿不斷的呻吟聲

,迷亂倉促的喘息聲音,我腦袋「嗡」的一聲,阿嬌頭髮披散的躺在床上,兩條

大白腿在空中揮舞著,仿佛在爲她的老公加油鼓勁,而她老公緊緊的抓著近乎被

揉變形的乳房,前後不停的蠕動著。

  揉了一會,她老公改成一隻手來回不停搓捏乳房,另一隻手把著一條大白腿

,這樣能更用力的插入,更深的插入,隨著前後的衝刺,阿嬌呼吸也越來越混亂

,越來越急促:「再用力幹我……被你搞死了……我要被你搞死了……馬上要死

了……再用力一點,加油,再用力……啊……啊……」

  她老公顯得越來越亢奮,像百米衝刺一樣越來越勇猛。「啊……丟了,丟…

…了……我要愛死你了……啊……」阿嬌嬌喘吁吁的叫著,顫抖著,她老公像一

灘泥一樣趴在了阿嬌的身上一動不動。

  我悄悄地起身離開,躺回到床上的時候,比起剛才更睡不著了,心�更加燥

熱需要發洩,只好又起身沖個冷水澡,然後沉沉的睡去,這幾天只要我看到成雙

或者隆起的東西,我就會想起那天晚上阿嬌晃晃的一對大白奶,兩條性感的大白

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時刻期待著這樣的聲音再次出現,我漸漸迷戀上了這樣

的感覺。

  一天傍晚,正在看一檔娛樂節目,�面一個叫劉言(諧音)的女主持人,身

材與面貌都特別像,我忍不住想去樓下看看阿嬌在幹什麽。我躡手躡腳的來到阿

嬌的窗外,�面雖然亮著燈,但空無一人,正在我悻悻的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

傳來了一陣淋浴的聲音,原來她在洗澡。

  由于我們住的是老式的樓房,我拐了個樓角,摸到了她家浴室的窗外,讓我

血脈噴張的情景出現了,光滑如白玉般的嬌軀在充滿蒸汽的浴室�若隱若現,阿

嬌用浴帽把頭髮收了起來,露出凝脂一樣白嫩的脖子,不時扭動著玲瓏的曲綫來

迎合水流,阿嬌用護乳霜不停的按摩兩隻白嫩的乳房,像兩隻小兔子一樣在跳來

跳去,按摩後的雙峰愈發的挺拔。

  這時,她轉過了身體,看到了茂密的黑森林,濃密性感的突起,像一塊饅頭

一樣,這就是傳說中的饅頭B嗎?我第一次見到了真實的版本,陰毛像屋檐滴雨

一樣流淌著不知道是洗澡水,還是過剩欲望而帶來的淫水。

  沖好之後,阿嬌仔細的擦幹了身體的每個角落,像指引我看清每一個部位一

樣,從頭到腳,從乳房到陰部,我沒落下任何一個角落,阿嬌披上輕紗,慢慢的

走出了浴室,輕紗是透明的,若隱若現的雙峰和貼在腹部的陰毛讓這種朦朧美達

到了極致,阿嬌彎腰收拾浴具的時候,屁股後面的一條縫隙全部暴露在了我面前

,我竟然看到蚌珠一開一合,此時我已欲火焚身。回到了房間,又是一個難眠的

夜晚。

  這幾天平時有事沒事的經常和阿嬌聊天,知道了原來她老公經常出差,這也

是爲什麽最近好久沒有聽到那樣淫聲浪語了,和朋友吃完晚飯回家,沖完澡脫光

衣服,準備睡覺,突然聽到樓下面傳來:「別動,我老公會回來的……他看到了

不好」,「不……我不管……你是我的……你愛的也是我。」

  逐漸我聽不清他們說什麽了,我趕緊穿上鞋,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趴在小

窗邊,看見扔的滿地淩亂的衣服,阿嬌身上只剩下了粉紅色的胸罩和半透明的內

褲,那個陌生的男人把阿嬌緊緊的壓在�上,阿嬌粗重喘息嗔怒的說:「爲什麽

才來,我等了你好久。」

  男的撕扯一樣把阿嬌的胸罩扯了下來,一對乳房像出膛的炮彈一樣彈射了出

來,不停的擠壓在男人的胸前,阿嬌胡亂的把男人扒的一絲不掛,胡亂的扔著一

地衣物,男人一把把阿嬌扔在了床上,扯下了內褲扔了出來,正好扔在了窗邊,

我看到T字褲的下面已經濕濕粘粘的了。

  阿嬌一把推倒了男人,直接握住了男人的鶏巴,上下不停的套弄了起來,男

人舒服陶醉的享受著阿嬌的溫柔,阿嬌伸出舌頭來回舔弄著馬眼,從上至下仔細

的品味著每一塊鶏巴上細嫩的肌膚,這時陽具已如鐵石一般堅挺,阿嬌扶起兩團

白嫩的麵團,夾住堅挺的陽具,上下不停的套弄著,向下套弄的時候露出龜頭,

阿嬌用嘴輕輕地銜住,吸吮一口後離開,蜻蜓點水一樣若有若無的刺激著這個寶

貝。

  顯然男子已經受不了了,一把掀翻了阿嬌,直接用嘴去攻擊阿嬌最敏感的小

穴,「啊……啊……好舒服……」男子邊舔著阿嬌的陰部,邊用的手試探的攻擊

著阿嬌的小穴。阿嬌的叫聲越來越放蕩,越來越肆無忌憚。「親愛的……啊……

用手……用嘴……插……用力……我好癢……進去……啊……快進去……快親嘛

……啊……」

  男子明顯加快了舔的節奏,手指已經深深的插入了小穴�面。阿嬌搖頭晃腦

不停的抓著男子的粗壯手臂,「寶貝兒……啊……你……嗯……怎麽……嗷……

才來啊……噢……搞……我……嗯……搞死我……呀……插我……啊……」

  男子明顯抵禦不住這樣的浪叫,迅速的翻身壓住了阿嬌,一雙大手卻依然抓

不住阿嬌的奶子,狠命的揉著,那雙大白奶子被揉的像麵團一樣變形,阿嬌也隨

著他的揉捏,越發的放浪,「不要光揉……啊……來插我……哦……用力的操我

……來啊……啊……」

  男子手�拿著命根子,在阿嬌的洞口蹭來蹭去,阿嬌的水已經打濕了床,已

經泛濫了,男子趁阿嬌不注意,猛然的一下齊根插入,阿嬌像死了的人起死回生

一樣弓起了身子,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又摔在了床上,隨著男子不停的抽插,阿

嬌也叫聲連連:「好熱……好癢……好大……好舒服……啊……用力……操我…

…」

  那男的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阿嬌身子不斷弓著身體迎合抽插,兩隻雪白的

奶子上下晃動著。「嗯……就是這樣……不要停……啊……好舒服啊……愛死你

了……啊……嗯……」阿嬌盡情的放浪著,真騷啊。

  那男人把阿嬌翻了個身,讓阿嬌上半身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對著男人,從後

面看阿嬌渾圓的大屁股,像桃子一樣,撅起的屁股縫露出粉嫩的小穴,這樣的場

景哪個男人會不動心呢,不想操呢,男人明顯把持不住了,激動的迅速插入,一

下一下猛烈的頂著,像馬達一樣抽插了足足有5分鐘。

  此時阿嬌漸漸的沒有了聲音,忽然,阿嬌渾身顫抖,像受了電擊一樣抽搐不

停,「我不行了……放過我吧……愛……死……你了快來……啊……」

  那男人顯然也到了極限,急速的抖動著,幷從喉嚨�發出嘶哈的低吼聲,最

後兩個人同時趴在了床上。

  一天,和朋友吃飯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的回到家�,路過阿嬌的家時,聽

到�面傳來「哦,明天才回來,這次出差怎麽這麽長時間啊,要注意身體」的電

話聲。

  我仗著酒勁,推開了阿嬌的家門,他們家的防盜門竟然沒有從�面上鎖,「

阿杰?找我有事嗎?」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我顯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看我這個樣子阿嬌有些生氣,「你看我幹什麽啊,我家�又沒有其他人,你

喝酒了吧,快回家去吧。」

  「不,難道一會兒有其他人來嗎?我剛才聽電話你老公今天不回來了啊。」

  阿嬌顯得不高興了,「你要幹什麽,你再不走我可喊人了!」

  「哎喲,是誰趁老公不在家找野男人啊,我可什麽都知道。」

  阿嬌頓時整個身體軟了下來,對我說:「好阿杰,不要告訴我老公,你有什

麽要求我都答應你。」

  「真的什麽要求都可以嗎?」

  「對,都可以。」說著說著,我已經來到了阿嬌的面前,一把把阿嬌的衣服

扯了下來,她今天竟然沒有戴乳罩,一對白晃晃的大奶近在咫尺,我的頭皮一陣

發癢,渾身燥熱,一動不動地呆住了!身下的鶏巴早早的高翹了起來,把短褲頂

得高高的!

  阿嬌抓住我的手,往她胸前一按幷說:「今天晚上我是你的。」

  我的手感到柔軟和彈性,像按在了無邊的大海上,想無盡的揉捏這對寶貝兒

的乳房,就這麽傻傻的站著揉。阿嬌笑了笑,「傻孩子。」然後把我的褲子一點

點的褪去,用手輕輕撩過我的大腿,突然用力把我的腦袋按在了她兩個乳房中間

,我用我的鼻子和臉頰不停的蹭頂阿嬌的奶子,一口吸住了奶頭,用力的吸,輕

輕地咬,細細的舔。

  此時阿嬌已經軟趴趴的癱在我身上,我轉身抱起她放在了床上,當我再次俯

身那對奶子上的時候,有些頭暈目眩,這是真的麽?還是我喝多了産生的幻覺?

當阿嬌一下子用嘴銜住了我的命根子的時候,我瞬間明白這種刺激舒服的感覺夢

�不會有,這是真實的。我像過電一樣,渾身顫栗著享受阿嬌帶給我的刺激。

  阿嬌抓著我的手慢慢的引入到乳房上,「摸摸它……」我的手再次感到了那

軟軟的彈性。我抓住一個乳房狠狠的握了下去,另一隻手撫摸著阿嬌滑嫩的肌膚

,阿嬌的手又一次抓住了我的鶏巴,她用手指不停的撩撥著,不時用手指在鶏巴

的頂部摩擦一下,阿嬌的乳暈很大,乳頭很小是粉色的,像果凍一樣粉嫩粉嫩,

硬硬的挺起來。我的下麵早就被她弄得堅硬如鐵。

  她躺在床上,一隻手快速的搓弄著我的鶏巴,另一隻手揉著我的蛋蛋,嘴巴

不停的在我大腿根上掃來掃去。我也躺在他的身下,側臥69式,我用手指分開

兩片大陰唇,露出�麵粉紅色的小陰唇和不斷流淌著透明液體的洞洞,我一口含

住了上面的豆豆,阿嬌嘴巴立刻離開了我的鶏巴,身體僵直了一樣,我知道她舒

服了,我不停的舔弄著豆豆,手指慢慢的撩撥大陰唇,小陰唇,最後在洞口進進

出出不停的動著,阿嬌此刻已經不能舔我的鶏巴了,只是手還緊緊的握著,不停

的喘著粗氣。

  「啊……舔啊……繼續……舔……加油……手指……插……插我……快……

啊……用力……」隨著身體的不斷扭動,洞洞�面不斷湧出大量的液體,阿嬌說

她高潮了。她對我說:「我來伺候伺候你吧。」說著兩腿分開緩緩的坐在了我的

大腿上,用手把我那挺立的鶏巴握住又開始套弄起來。

  我情不自禁的開始扭動身體,阿嬌微微的坐了起來,拿著龜頭摩擦著熱乎乎

的洞口,忽然,龜頭一熱,我睜開了雙眼。阿嬌正慢慢的往下坐,龜頭被一種濕

滑包圍了,那種麻癢的感覺更加強烈,我臀部向上頂著迎合,我想讓我的鶏巴全

部插入進去。可她也隨之往上抬,我又離開了那溫熱和濕滑,當我停下,那火熱

的濕滑又淺淺的包圍了我。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完全徹底的欲火焚身,第一次切身

體驗了性的挑逗!

  正當我心癢難禁之時,阿嬌猛的往下一坐,我顫抖了一下,我仿佛是進入了

一個充滿火熱岩漿的火山口,那種濕熱粘滑的感覺是打手槍從來就沒有過的。阿

嬌在上面開始慢慢的扭動,身子一起一浮,雙乳也開始跳動。我感到好像有一隻

濕熱的手在把我往火山的最深處拉,火山是活動的,一浪一浪的壓過來,我悶悶

的呻吟了一聲。

  阿嬌在上面開始自我陶醉般的浪叫起來:「哦……啊……好……頂……噢…

…啊……我喜歡……要……」

  「嗯……我好……好硬……快……了……啊……啊……啊……」

  只見她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上下晃動的力度越來越大,每次深深的坐下屁

股碰撞我的大腿發出啪啪的聲音,慢慢的她已經坐不住了,半趴在我身上,我死

命的揉著她那對豪乳,下身拼命的向上頂著,阿嬌懸空的屁股一動不動感受著來

自我的衝擊。我覺得那個洞口越來越緊,似乎在收縮,又好像是一隻更爲溫軟的

手把我緊緊握著不住的套弄。

  「啊呦……我……好開心……馬上……來了……啊……嗯……啊……不要停

……用力……再用力……再用力……啊……啊……」

  我禁不住這淫聲浪叫和在我臉上蹭來蹭去的奶子,集中精力下體一陣猛烈的

抽送,一股股火熱的暖流沖進了她的體內。當我回過神來,發現阿嬌緊閉著雙眼

,身子不停的顫抖。

  讓她平息了一會,她俯在我耳邊輕輕地說:「壞男人,你把我操的好舒服,

以後你要常來找我哦。」隨後我就昏沉沉的睡著了。

  以後只要阿嬌的老公出差,我就去她們家幹她,她說我比她老公和那個野男

人強多了,以後只和我幹,不過這段關係維持了一年多,我們搬家到另外一個城

市,慢慢也就斷了聯繫。

文言版:

  樓下住一少婦,名曰阿嬌,此女豐乳翹臀,勝爲誘人。婦每與夫行房,必有

動靜,口出穢語,聞之躁動,無法入眠。

   一日偶遇其偷奸,窺之大悅。隔日借酒醉而入婦門,欲淫之。婦不從,便

以窺之奸情而要挾,婦聞之色變,婦從之。

  即行床第之歡,二人皆使其所能,無不盡興。婦見其熟房事,大喜,夫走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