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3,4

第三章彈力美腿

  我回過頭,苦笑一聲,臉上的表情一定是難看至極,有些頹廢道:“小菲,

你看我這副模樣,再去你們社裡,只怕會給你丟人現眼了。”

  看著我衣衫不整,滿面灰塵的模樣,莊小菲噗嗤一笑,秀手掩嘴道:“我早

有準備了,就怕你這個人冒冒失失的,萬一錯過了時間就不太好了,所以旅行團

發車的時間其實是在九點鐘,我讓你八點鐘來,這樣便提早了一個小時,所以時

間還是還早,這樣也有點準備時間。還好,看到你這副模樣,我的努力也沒有白

費。”

  “小菲,多謝你,可是時間也還是來不及了,我再去買衣服,一個來回一個

小時也不夠,而家裡就只有這一套比較像樣的衣服了,其它的不是不合季節的衣

服,便是一些休閑裝。”我攤了攤手,臉上泛起一個無奈的神情。

  “不怕,我替你買了一套衣服,當然,還包括鞋子,就怕你穿的不太合適,

方方的說著,將手裡的一個紙包塞進我的手裡,然後向前一指道:“走,到我們

公司洗個澡,然後將干淨衣服換上,這樣時間剛剛好,就可以出發了。”

  我抱著懷裡的衣服,有些感動的看著莊小菲,鼻子微酸道:“真是太感謝你

了,小菲,我不知道怎麼報答你了。不過,這錢只能等以後我發達了才能還給你

了。”

  “看你說的,這點小事還要提,走吧,若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離開天勝公

司。以你的能力,在天勝呆到現在,說不定已經坐上銷售部的副總監了。而且我

還要多謝你呢,若不是因為你,說不定我早已經離開人世了。落在卓青揚那種混

蛋的手裡,我可真是生不如死了。”莊小菲伴在我的身側,平淡說著,只是眼睛

裡的感動之氣絕不是騙人的。

  長島旅行社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充滿人性化氣息的公司了,後面還特意為員工

準備了洗浴房,裡面竟然還有桑拿室,看來頗為破費。當然,桑拿就來不及了,

我只是在淋浴下匆匆洗了個澡,而且腳趾間傳來的陣痛讓我無法長時間的泡在水

中,只將頭發和身體洗干淨便出來了。當我穿上了莊小菲為我買來的衣服後,尺

寸竟然都是剛剛好,真是有眼光,只不知是看出來的,還是從別處打聽來的。

  想到這兒,我的心砰砰直跳,難不成莊小菲真的對我有意思。旋即我又將頭

搖的像個撥浪鼓,這絕對不可能的,要是對我有意思,也不可能等到現在,早就

向我表白了。而且以她的姿色能力,追求的人定不在少數,沒有理由看上我這個

沒錢的男人。

  我一瘸一拐的走至辦公區,時間剛剛八點半,其他員工還沒來,莊小菲一直

坐在外面等著我,看到我出來後,便將我引入她的辦公室。總經理助理的辦公室

約有十五個平米,純白色的牆面,一張原木色的辦公桌占了很大的位置,旁邊是

一個櫃子,裡面裝著一些資料,看起來整齊簡潔。

  “你的腳怎麼了,為什麼會是這個動作,讓我看看。”莊小菲待我坐在椅子

上後,蹲下身來,雙手作勢要脫我的鞋子。

  我的神啊,這個角度看來,恤衫的領口大開,露出迷人的乳溝,裡面淺綠色

的胸罩也同時泛入我的眼底,讓我心猿意馬起來。我趕緊將腳挪到旁邊去,身體

也向後靠了靠,怎能讓一位如此可人的美女看我粗陋的腳趾呢?

  “莊小菲,這個就算了,不礙事,只不過是被石頭碰傷了而已。”我裝出無

所謂的態度,顯示出只是一點小傷。

  莊小菲仍然蹲在那裡,渾圓的臀部在腿的兩側擴展開來,大腿的曲線在牛仔

褲的勾勒中,愈發完美,我的鼻血在鼻腔內打轉,感覺就要噴將出來。我將頭仰

了起來,讓鼻孔向上,制住鼻血真的擴散出來。

  “曉鵬,你還拿我當朋友嗎?如果不是,我就不看了,以後我們再不聯系便

是了。如果是,你就將發生了什麼事原原本本的告訴我,並讓我替你看一看。”

莊小菲毫不客氣,很是嚴肅的對我說著。

  唉,我這個人其實最不合適撒謊,尤其是在美女的面前。沒辦法之下,我便

將一路上的經過向她講述一遍,當然,我沒敢說我也看過那學生妹屁股一事,只

說在兩個小流氓掀裙子的時候我便動手了。

  聽完之後,莊小菲的眼睛裡蕩滿了笑意,笑成一朵花兒般,邊笑邊說道:

“你呀,每次碰上這種事,怎麼都會攤上你,卻偏偏沒有特別突出的能力,連自

己也牽連其中。不過,曉鵬,你還真是個英雄。”莊小菲的水汪汪的眼睛擡了起

來,看著我,裡面有一種想要表達的東西,應是想到了當初自己被我救下的事。

  我傻傻看著她,難得有這種距離看一個美人。雖說我今年二十七歲了,但在

感情上卻是一片空白,以前只知道追求業績了,抱著男人以事業為重的念頭在工

作,間或有看上眼的女人,卻因為膽子小,又不敢表白,所以這般和莊小菲相處,

讓我的雙手不知道該放在什麼地方。恍惚間,我左腳的鞋子離腳而去,深黑色的

襪子也被脫了去。

  直到在空調的吹拂下,我的腳尖傳來一種涼意,我才醒過來,莊小菲正將我

的腳擱在她渾圓的大腿上,小心的揉著我的腳尖。我一震,大腿繃直,再也不敢

毫動,自腳跟傳來的陣陣消魂之意,讓我連大氣都不敢出了。

  “呀,真嚴重,還說小傷。這麼大的人了,連自己都不會照顧!”莊菲埋怨

著,並將我的腳擱在一邊,然後到抽屜內取出一瓶紅藥水和一點紗布,真是準備

齊全,看來女人還真是細心,當然,這也得看是什麼樣的女人。

  趁著她離開的當兒,我稍稍挪動了一下腳,剛才繃直的狀態讓我差點抽筋。

緊接著,腳又開始了它的艷遇,直接擱在美女的大腿上。我的心裡一嘆,真想是

我自己枕在那條大腿上,那條大腿在我的眼前不斷放大,若不是我克制住了,嘴

角的口水都會流下來了,看來做個正人君子還真是難。

  “好了,感覺悶不悶?”莊小菲的嬌語聲將我喚回了現實中。

  我看了看左腳趾,大腳趾被雪白的紗布包的很是緊密,如同一個蠶寶寶般被

細心呵護,上面隱隱透著一層紅氣,想來是裡面的血跡透了出來。我微動了幾下,

感覺沒有以前那麼痛,於是我點點頭:“嗯,舒服多了,看來生活中沒個女人還

真是不行啊!”

  “才知道啊?像你這種大男人,就是要找個女人照看著。”莊小菲將我的襪

子穿上,玉手將我的腳包在其中,如何不讓我想入菲菲,男人的某處已經開始變

化了,我趕緊將雙手掩在那裡,尷尬一笑。

  一切都弄好以後,時間又過去了一刻鐘,長島旅行社的員工陸陸續續的來了,

我為了避嫌,準備到大堂裡面坐著,被莊小菲制止了,她的理由是我能少移動,

則盡量不要移動,免得傷了自己。無奈之下,我只好喝著她給我倒的那杯水,袋

泡茶的清香倒也有半年沒嘗過了,這種原本不上台面的東西,現在吃來,倒也有

些讓人懷念。

  “曉鵬,這是一半的工資,兩千五百元,你先數數,在這張紙條上簽個字。

剩下的一半等你完成任務後,再付給你。”莊小菲沒有忘記我的囑托,將一個信

封放在我的面前,然後遞過一只筆和一張收據單。

  我在上面簽了個字,將錢塞進了口袋裡,然後臉上堆滿笑意道:“真是多謝

了,小菲啊,若不是虧了你,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的後半生的起點,全在你

那一個電話上了,若沒有這個工作,說不定我就餓死了。”

  看著我有些誇張的表情,莊小菲的笑意更是十足,雙手合起,將鼻子和嘴巴

全部包在其中道:“你呀,原來沒覺得你是這般的油嘴滑舌,現在才覺得你是這

樣的人,怪不得你曾是天勝公司的優秀銷售人員呢?”

  當年在天勝公司時,每個月都會按照業績來排銷售榜,進入前十的都被列入

優秀銷售人員名單,在年底時,更會在全國範圍內選出排列前三位的銷售人員,

獎勵十萬元,並會以公費度假獎勵。我已經是連續三年的優秀銷售人員了,並在

去年成為全國的三強,為此還去了一趟澳洲旅遊,否則怎也不可能在五年內斂財

六十幾萬,這全是我努力的結果。

  如果照這個勢頭,今年我便可坐上銷售部的副總監一職,人事豁免權便直接

在總公司的手中了,和銷售總監卓青揚以及他的那個姐夫沒什麼關系了,只可惜,

終是差了一步。

  “對了,曉鵬,你的手機怎麼會打不通了?我打過好幾次,都沒有打通,這

才從你的好友鐘鍵那裡要來了你家裡的電話。”看我的神情又開始恍惚,莊小菲

的說話聲適時響起。

  我的心中明白過來,原來是鐘鍵這個家夥,我說莊小菲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

呢。我搖了搖頭,無奈道:“因為這兩個月沒錢付電話費,所以欠費停機了。”

  從妹妹走後,我便沒什麼錢了,最近這兩個月因為還要把錢用在其它地方,

所以便沒有先付電話費,沒想到欠著欠著便挺機了。其實欠的錢也不多,也就是

二百多元吧,但對我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少的開銷了。心中又是一陣發酸,怎能想

到我也會有這樣一天,為了一頓飯而苦苦掙扎。

  第四章初遇彩雲

  辦公室的門被輕敲數下,莊小菲喊了聲進來,門便被推開了。“小菲,你請

的那位司機來了嗎?”人還沒進來,聲音卻先傳了出來。

  進來的是一位風度翩翩的男士,年紀在三十歲左近,身高比我矮上幾分,約

有一米七七,戴著一副金邊眼鏡,臉容白皙,很是斯文,身材修長,這種天氣還

穿著一身的黑色西裝,雪白的襯衫袖口長出外套幾分,看起來是個標準的紳士。

  莊小菲站起身來,臉上馬上換成職業的微笑道:“李總,你來了。”然後指

著剛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我道:“這位便是新請來的司機,一大早便來了,就等李

總宣布可以出發了。”

  男士向我伸出手來,友好的一笑道:“李維新,長島旅行社的總經理,歡迎

為我們服務。”

  “朱曉鵬,自由職業者,很高興李總給我這個機會。”我趕忙回應,心裡對

他產生出一種友好的感覺。眼前的這位成功人士,決不是卓青揚之輩可以比擬,

是真的氣度不凡。

  “那好,朱先生,我們可以出發了,今天我就不去了,你直接開車過去便是。

導遊也是我們請來的,就在外面等著,這次任務有點難度,因為客人都來自英法

兩國,所以才找通曉這兩種語言的人。雖然導遊本身也是學英語出身,但法語卻

差了一些,如此便要仰仗朱先生了。”李維新很是客氣,大手寬厚有力。

  “不客氣,但願這次合作之後,會讓我們彼此更加了解。”我松開了手,展

齒而笑。

  我隨著莊小菲來到外面,導遊已經等在那邊了。那是一位三十幾歲的男人,

長得瘦瘦小小,也很白淨,只是個子有點偏矮,只有一米七左近。看到莊小菲後,

他的眼中掠過一抹癡迷之色,站起身來,靜靜看著莊小菲,等待莊小菲的指示。

這當然沒有瞞過我的眼睛,看來他也是莊小菲的追求者了。

  “曉鵬,這位便是這次的導遊侯昌盛,你這次的合作夥伴。”莊小菲向我介

紹身前的男青年,接著又向侯昌盛介紹我道:“侯昌盛,這位便是這次的司機兼

法語翻譯朱曉鵬。”

  我們兩人只是客氣的點點頭,然後我便在侯昌盛的引導下,從大樓的另一側

出去,進入停車的院內,那邊停著很多的大巴士,分別開往不同的地方,看來長

島旅行社的生意真是不錯。侯昌盛帶著我轉了幾個彎之後,來到一輛超豪華的大

巴士前,這便是我們這次要用的車子了,長島旅行社相當重視這件事,這樣的車

子價格不菲。侯昌盛應該是這兒的常客,對地形很熟。“朱先生,你和小菲以前

是同事吧?”侯昌盛不經意間擡頭問我。

  我看了他一眼,點點頭,不解他何出此問。“噢,不知道小菲平日裡有些什

麼愛好,我…�俸伲�蟻胱非笏�!焙畈�⒚�磐罰�兄置�沸』鎰擁男呱��

夢毅對詰背 ?br/>

  侯昌盛看起來算是一個正直的男青年,第一次見面即向我坦白,讓我大生好

感,但他配莊小菲好像有點問題,而且莊小菲比我小兩歲,今年二十五了,這侯

昌盛怎麼看也像是三十四五的樣子,歲數相差不小。

  “這個,我也不是很了解,大家以前只是一般的同事關系,而且現在也有半

年未見了,所以我可能幫不了你了。”我說著話,腦海中卻浮現出莊小菲那條渾

圓結實卻又不是多肉的大腿,這般的美女,我也心動,怎能讓她就這樣投到你的

懷中呢?

  侯昌盛臉上掠過失望之色,但眉宇間仍是有點堅定,真讓我無話可說。我先

他一步上車了,坐在駕駛位置上先熟悉一下,侯昌盛則在下面舉著面小旗,到另

一側的休息室去領這次的客人了。

  幾分鐘後,客人們陸續都來了,他們也相當的遵守秩序,一個個排著隊向上

行。來我們這兒旅遊的全是些年紀在五十歲以上的人物,看來只有他們才是比較

有時間的一族。我用法語和他們熱情打著招呼,臉上也揚起微笑,客人們相當友

好,也紛紛和我打招呼。

  這時,門口上來一位約四十歲左近的女人,一頭紅棕色的頭發,襯得皮膚雪

白,眼睛也是碧綠色的,身材修長,絲毫不顯累贅,保持的相當好,那雙美腿更

是筆挺,在牛仔褲的包裹中,曲線玲瓏。她的氣質中透著一股高貴的氣息,上身

的棉質衫掩不住暗藏的春色,而且現在保養的也是不錯,臉上不見絲毫的皺紋,

只有眼角有幾道魚尾紋,但反而更增幾分成熟魅力,絕對是個大美人。

  我稍稍一愣,微笑道:“噢,真是位美人,我有點心動了。”在法語中,這

種事情可以開玩笑,卻不會讓人感到難堪。

  車上的其他客人紛紛發出善意的笑聲,風韻猶存的女人也俏皮的向我眨眨眼,

純正的法語道:“小夥子,你還是有機會的,我現在是單身一人,不過,我怕我

的其他追求者會一起來對付你,因為你是年紀最小的。”這番話引來轟然大笑。

  最後上車的竟是一位金發碧眼的姑娘,剛上來時,我竟然有種窒息的感覺,

這般的美女,無論是氣質美貌均勝過莊小菲不少,而且身體散出的那種自信,有

種無法逼視的貴氣,顯然出身高貴。她的身材也是相當不錯,胸前的高聳讓我明

白了裂衣欲出的真實再現,腰身卻不見一般西方人的那種粗圓,反而有種不堪盈

握的細巧,再向下是自然擴張的臀部。

  她穿著一身休閑裝,上身黑色緊身棉質恤衫,下身是一條白色的休閑短褲,

將曼妙的身材襯得很是寫意,入眼即很舒服,腳上的那雙旅遊鞋尺寸不大,顯示

出她的小腳。她的皮膚很白,沒有任何的雜質,也是非常光滑,一頭的金發波浪

狀散在腦後,更顯迷人氣質。

  隨著她緩緩接近,我愈來愈有種壓力,直到她繞到後面的座位上,我才呼出

一口氣,臉色已經憋得通紅。侯昌盛上車了,我調整一下情緒,將車子緩緩駛動,

但我仍然透過車內的後車鏡偶而看一眼那位金發美女。這是一個和棕發美人相差

無已的女人,只不過更顯年輕,在風韻上差了一絲而已。

  侯昌盛在這時發揮了他的特長,開始了滔滔不絕的解說,真是讓我佩服,專

業人士還真是不容小視。客人們間或提問一些問題,侯昌盛也都是解答自如,有

時的法語就由我來替他翻譯一下,氣氛很是融洽,那位金發美女也聽得津津有味,

不時拿出手中的地圖看一下,顯然很感興趣。

  我們的目標是效外的一處旅遊景點,路上大概要一個小時的時間,有了侯昌

盛的陪伴,還不覺寂莫,感覺一晃眼就到了,我們先將所有的行李搬到了要住的

賓館內,然後大家輕裝上陣,在要去的景點山下集合。

  “現在,大家跟著我走,我們的目標是攀到山頂,然後在山上的酒店裡吃中

飯。接著從山的另一側下來,看看其它的景致,如此一來便要一整天的時間,我

們晚上就住在剛才的賓館內,明天再出發去下一個景點。”侯昌盛簡單向客人們

說了今天的行程。

  一行人浩浩蕩蕩向山上行去,山不是很高,但占地面積很大,所以遊蕩起來

也很費時。我對這個不是很感興趣,不就是山水外加建築嗎,以前工作時也來過

幾次,但在這些老外的眼裡,卻很是不同,互相指著景點說著自己的心得,眉飛

色舞,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我落在最後面,時不時的瞄一眼那位金發美人,侯昌盛則站在最前面,向客

人介紹著一些典故。“年輕人,你的法語講的真是不錯,而且長得也很健壯,是

不是對那位小姐感興趣了。”那位氣質不俗的女人慢慢靠在我的身邊,點出了我

的心思。

  “哪有這事啊,我怎麼會對她有想法呢?我只是覺得她長得真是美麗,比那

些電影裡的明星還要漂亮,所以多看了幾眼。”我替自己辯解,實則也確是如此,

就憑我怎麼會有追求人家的權利呢?且不說她是那般的耀眼,就以她的氣質來看,

身世肯定不錯,我這個窮小子怎麼有這種機會?

  “不要自卑!追求美好事物是人的天生本能,而且在愛的世界中千萬不要帶

有任何的其他色彩,相差懸殊也並不能代表不能相愛,如果你覺得喜歡,不妨多

接觸一下,然後主動出擊,我支持你啊。你叫什麼名字,我的中文名叫風彩雲。”

女人眼神犀利,竟看出了我的心事,對我鼓勵有加。

  風彩雲,這個名字真是有意思,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道:“風小姐,我叫朱

曉鵬。”

  “噢,曉鵬,以後不要叫我風小姐了,就直接叫我彩雲吧,在你們國家不是

有這樣的習慣嗎,這樣叫起來也很親切啊?”風彩雲笑著對我說,讓我一時無語。

  接近中午時分,我們總算是到了那家酒店。我們包了個小廳,所有人分了五

桌,每桌十人,我和侯昌盛按照規矩,只能自己解決,單獨在大堂裡吃飯。“曉

鵬,坐我這兒來,我們一起吃吧。”風彩雲向我招招手。

  我為難的皺了皺眉頭,這好像不太合規矩,讓客人出錢總不是一件好事。沒

想到,那桌上的其他客人也向我招手,客氣的喊著,過來啊,我們聊聊,還有導

遊先生,辛苦你了,一起來吃吧。

  無奈之下,我和侯昌盛一同過去坐下,我坐在風彩雲身邊,不好意思道:

“彩雲,下不為例啊,這事讓我很是難做,而且你為什麼對我這般關照?”

  “我也不明白,只覺得剛見你時,便很投緣,而且你看起來就是個正直的年

輕人,眼睛很清澈,雖然好像最近不太如意,但裡面仍藏著好多不願向現實屈服

的東西,還對未來帶著幻想,這讓我很感動。其實兩個人相交,不一定要認識很

長時間,知心便好,所以以後我們便是朋友了。”風彩雲正了正臉色,瞬間變成

了一個絕對的貴婦,很是認真的和我說話。

  這個風彩雲看來是歷世頗深,竟然看出了我隱藏的過去,讓我倍是感動,重

重點點頭。看來這個世界並沒有拋棄我,還有風彩雲這般對我關心很深的人,這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說什麼?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麼!推吧~~~

就是我的家

謝謝樓主得閑分享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