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 1,2

豔遇

半年多沒找到一份工作,但各色各樣的美女卻始終流戀在我的身邊。我可是

一個有志氣的男人,是男人就得混出個樣子來。 有艷遇,也有異能奇遇,這樣

才算暢快的人生

  第一卷第一章英雄落難

  我躲在自己租來的小屋中,手裡端著一碗泡麵,看著這個月最後的糧食,心

中湧過一抹無奈的情緒,嘴裡喃喃道:“泡面啊,雖然你不怎麼好吃,但至少是

能添飽肚子,要是你也沒了,我再吃什麼啊?”那碗泡面散著熱氣,內裡雪白的

面條,上面一層紅油油的辣油,無一不刺激著我的視線,讓我大口的咽下了口水,

手中的小叉子終是忍不住誘惑,攪動開來。

 唉,這個月的房租還好是在我有錢的時候一連付了半年,至現在還剩下兩個

月,這點先見之明,是我引以為傲的,只可惜,再找不到工作,我就真不知道該

怎麼辦了。

  自從半年前,我離開工作了五年的公司,就一直在找工作,結果是處處碰壁。

離開服務那麼久的公司,實屬無奈,因為老板的小舅子是我們部門的頭,有一天

晚上,他正準備騷擾我們銷售部最漂亮的員工莊小菲時,被我撞見,結果是他的

鼻子被我一拳轟斷。當時我就在想,我都沒敢動手,就憑你這個豬頭似的人物,

竟敢占我假想女友的便宜。

  這個結果就是,我被以莫須有的罪名給開除了。那家公司是全球知名的大公

司,在五年中我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為公司立下了汗馬功勞,當然,自己也賺

了不少錢。不過,就這樣離開也沒什麼,反正以我的閱歷,再找一個工作絕對沒

有任何問題。我叫朱曉鵬,今年二十七歲,身高一米八一,體重一百四十斤,長

得不算是特別英俊,但是體格魁梧,濃眉大眼,絕對有幾分男人的神采,而且我

也是國內名牌大學畢業的,再加上五年的銷售經驗,掌握英語和法語兩種語言,

還有駕照,足以適應大多數公司的要求。

  只可惜,天不遂人願,自從我離開那家公司以後,倒楣的事便一直纏著我,

先是遠在千裡之外的老家房子著火,燒為灰燼,連同我的父母一同被埋在了房屋

之下。為了這件事,我整整痛苦了四個月,四個月沒有出過家門,那種悲傷的壓

力差點讓我崩潰,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挺過來的。

  父母過世之後,我回了趟老家,好好安葬了他們,現在我僅存的親人就是小

我四歲的妹妹了,她並不是我的親生妹妹,而是一個孤兒,在小的時候被人遺棄

在我們家門口,由此被我父母收養,她的名字叫朱曉燕。今年她考上了英國某所

高校的研究生,要去那邊讀三年書,約需六十萬的費用。

  我在五年的工作中,省吃儉用,倒是存了六十二萬,原本是留著娶媳婦的,

沒辦法,現在是妹妹需要,只好全部給了她,我再去找工作吧。誰曾想到,在接

下來的兩個月內,我終於彈盡糧絕,再找不到工作,接下去便會餓死街頭了。

  古語有雲: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但

我現在是經歷了種種磨難,也沒有成為什麼接受大任的人,看來老天也欺負善良

的人啊。其實我也不想成為什麼大人物,只要每天能吃上一頓飽飯,身邊有個女

人就行了。

  這時,電話鈴響了,我知道,每個星期這個時候,妹妹都會打個電話來問候。

“喂,曉燕,最近好不好?你不用擔心我,我的新工作已經完全適應了,老板說

還要加我薪水呢,所以你在那邊不用老是靠打工來賺錢,那樣會累壞的。”我接

起電話,將早已準備熟練的台詞一股腦的說了出來。這些話在我沒事的時候就在

想,所以一眨眼的時間就說完了。

  “誰是曉燕,你的女朋友嗎?”電話裡傳來一聲柔美的噪音,我一愣,轉而

驚聲問道:“莊小菲,是你嗎?”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莊小菲的聲音有著一絲的憂傷。

  唉,沒辦法,我只好把小燕的事告訴她了。“噢,這樣啊,原來曉燕是你的

妹妹。嗯,朱曉鵬,你現在有工作嗎?”莊小菲的聲音總算有了平時的神采,俏

皮可愛。

  “沒有,也不知道為什麼,按照我的條件,不管怎麼說,找份工作應該沒那

麼難吧?”真是又說起我的傷心事了,我苦嘆一聲,有些無奈的向莊小菲訴訴苦。

壓抑太久,是要找個人說說話,曉燕又不能和她說這些事,現在總算有了一個聽

眾,只有向她說了。

  “曉鵬,在你離開公司的第二天,我也離開了,這種卑鄙的公司,還是離開

比較好。”莊小菲沒有對我的說話感到不奈煩,認真的聽完,然後向我說了一下

她的情況。

  這事在我的意料之中,莊小菲是那種心高氣傲的女人,怎也不會就這樣在這

種公司呆下去。“曉鵬,我這兒有一份工作,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莊小菲猶

豫了一下,然後小心的問道。

  “沒問題,任何工作都行,只是先要告訴我薪水多少,有沒有加班費。”我

一聽到工作兩個字,兩眼放光,連珠炮的發問。

  “是這樣的,我現在在一家旅行社供職,做總經理的助理,工作還算清閑。

今天正好有一個團要來報到,大約有五十個人,但我們旅行社裡的司機出了點事,

沒法開車了,而明天這個團就要發車了,我們總經理想找一個臨時的司機,又要

能說英語和法語,最好還要有一定的服務業基礎,於是我便想到你了。以你的能

力,這點小事絕對沒問題,服務時間一個星期,費用一共是五千元,只負責開車

和翻譯,其余事情由導遊來做。”莊小菲柔美的聲音繼續描述。

  “還有,曉鵬,你找不到工作,全是因為卓青揚這個人搗的鬼,他派人一直

在盯著你,然後再給你去應聘的公司打電話,說你的壞話,這樣那些公司便不會

再錄用你了。”莊小菲將我找不到工作的原因說了出來。

  卓青揚,就是我原先老板的小舅子,原來是這個變態狂搞的鬼,我說憑著我

這般的人才,怎會找不到個工作。哼,卓青揚,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等我發達

了,一定要將你踩在腳下,讓你舔著我的鞋底哀求我。

  莊小菲催促的聲音響起,我這才回過神來,從意淫的狀態中轉醒:“噢,不

好意思,小菲,什麼事,剛才打了個盹,有什麼事?”

  “是這樣的,明天有問題嗎,這個團明天就開始出發了,如果行,就在明天

早上八點準時來我們旅行社。”莊小菲說完後,將她們社的地址報給了我,並給

我留了一個電話。

  “沒問題,但要先付一半的工資。”我一口應承,但隨即提出了要求,現在

我可是身無分文,如果不先支點錢,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行,那就明天見吧。記得要穿的整齊點,當然,就像以前一樣就可以了。”

莊小菲一口答應下來,讓我心生感動,真是我救命的觀世音啊,在這個時候給我

送上錢,那可真是救了我這條老命。

  掛上電話後,我才突然想到忘了問一件事,誰把我的電話告訴她了,否則她

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要知道這個我租來的房子,知道這個電話的人不會超過十個,

她竟然知道,真是讓人感到吃驚。而且莊小菲怎麼知道卓青揚一直在盯著我,對

我的事情怎麼這般的上心,難道她一直就在關注著我,還是對我有別的想法?

  我搖搖頭,將這種想法從腦海中驅除,這是不可能的,像我這種人,美女是

不會多看幾眼的,關鍵是沒錢啊。這時,電話又響了,曉燕終是來電話了,我厚

著臉皮,將那番話又重復了一遍,讓她安心。曉燕就像往常一樣,安靜的和我說

會話,囑咐我多注意身體,然後才掛上了電話。

  躺在床上,我想著莊小菲的模樣,有半年未見了,還真是有點陌生了,只記

得她身高約有一米六八,體重只有五十公斤,身材很好,是個標準的美女。當時

在我們銷售部可是有不少的男人將其視為夢中情人,她的身邊也總是不乏帥哥獻

殷勤,其余的事情倒有點忘了,自從父母去世以後,我對以前的記憶也有點淡忘

了,總感覺記憶力大不如前。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就喜歡在睡前點一支煙,雖然我從不抽煙,但仍然靜

靜的看著它燒完,那股煙味在我二十平米的房間內飄散,有種愴人的味道,但卻

讓我感到自己實實在在的存在,眼睛在煙霧的熏蒸下,淚水騰然而出。

  接著,像往常一樣,我趴在床上,進入夢鄉。

  第二章公車救美

  今天早上,太陽倒是很不錯,只是夏日的炎熱倒是讓人有些受不了,只不過

這絲毫影響不了我的心情。我好好整理了一番,頭發也處理過了,上身穿著一件

短袖的白色格子襯衣,打著一條黑色的領帶,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西褲,將襯衫束

在腰間。好長時間沒有照鏡子打扮了,這樣一收拾,看起來整個人還真有幾分神

采,這又讓我恢復了幾分自信。

  六點三十分,我從家裡出來,坐在公交車上,向莊小菲的旅行社進發。因為

沒有多余的錢,身上一共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十塊錢,所以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出

門就是出租車了,而且那時還有公司報銷,現在只能將一塊錢掰成兩半花,即使

這樣還是不夠用。

  這麼早車上便擠滿了人,若非我高大的身軀,估計便會被擠扁了。公交車的

頂部通風窗口全都打開了,車箱內則混雜著各種各樣的汗味,令人難以忍受,更

讓人受不了的是,還夾雜著各種早餐的味道。濃烈的蔥油餅泛著香香的蔥香味,

還有豆漿的清甜味,更有漢堡包的奶油味,在平時這些香味肯定要讓我大咽口水

了,因為我已經沒錢吃早餐了,但現在混在這許多的汗味中,只會讓人泛起作嘔

的感覺,真不知那些人是如何咽下去的。

  車子到了下一站,上來了更多的人,本就狹小的空間幾乎都是前胸貼後背了。

一個單薄的身軀擠到了我的身前,那是一個嬌小的女孩,好像是學生模樣,身高

約有一米六六,頭發剪至齊肩的短發,現出健康的活力,一張臉兒也是青春畢現,

模樣俏麗動人,胸部還沒有發育成熟,如兩個饅頭般將白色的棉質休閑衫頂起,

不是很高,下身是一條黑色褶皺的短袖,只及膝蓋上部一些,再下面是一條黑色

的中長襪,長及膝蓋,腳上是一雙運動鞋,整個人顯出青春氣息,身上還散著淡

淡的香水味,讓人忍不住想親近。

  她的身上背著一個雙肩包,站定後移至胸前,我在一瞥之間,看清了她衣服

上掛的校徽,東方大學。東方大學可是這座城市最有名的大學,全國四大名校之

一,當年的我也是從這所學校畢業的,沒想到還是個高材生,也算是我的校友了。

  我將身子向後挪了挪,給她讓出稍大點的空間,讓她站的舒服些。雖然我也

是個男人,平時也有點色,但這種便宜還是不會去占的,一則是因為這是明顯的

乘人之危,二則對方畢竟還是個大學生,正處於形成自己社會觀的時候,要是我

在這個時候揩油,那便真是敗類中敗類了。當然,若是她主動愛上我,那就是另

一回事了,但我還沒花癡到這個份上,剛上車便愛上我這個看起來就沒什麼錢的

家夥,明顯是有妄想症的表現。

  正在念想間,兩個流裡流氣的小流氓擠了過來,明顯是衝著學生妹來的。唉,

我沒有摘花之心,並不代表別人也沒有啊。他們一左一右,將學生妹擠在中間,

趁著人多的時候,我左側之人將手放在了學生妹的屁股上,並緩緩向上拉起了裙

子。

  因為我站在最中央,兩個小流氓一左一右,我們的身軀擋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以唯有我們三人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致。那個學生妹的屁股倒是不小,一條粉色

的內褲被臀瓣撐的很滿,並有一小截卡在臀縫間,形成美妙的一條線狀,再向上

擴展開來,有如一把傘般,撐在屁股上,雪白的臀部很是耀眼。

  學生妹感覺到有人在占她的便宜,右手向後撥來,被另一側的小流氓拉住了。

掀裙子的小流氓更是得意忘形,左手食指正要向她的臀縫間擠去,我實在是看不

下去了,這般青澀的女生,怎能遭受到這種待遇。

  我大喝一聲,雙手抓住欄杆,雙腿分踢在他們的小腿上。小流氓的身形站不

住,一屁股坐在人堆裡,腿上想必不會太好受,女孩則感激的回頭看了我一眼,

向我點了點頭,然後擠到車子的後門處,想必會在下一站下車了。

  兩個小流氓站了起來,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對視一眼,不知在盤算著什

麼事情,站在那邊再也沒有動彈。人群中原本的燥亂聲終於平息,大家均不知發

生什麼事了,但看到在我踢翻小流氓後,一個女孩就擠至別的地方,也能猜出來

是什麼事情,但看著兩個流裡流氣的人一臉的凶相,誰也不願意多生事端。

  女孩果然在下一站下車了,在車底下還透過玻璃窗飛快的瞄了我一眼,然後

才走了。兩個小流氓則沒有動彈,一直站在那裡,話也沒有說。一時之間,車內

安靜至極,一站站的駛過,總算是到了我要下車的站點了。

  我從後門跳下,一身的汗水,下車後感覺真是舒服了好多。時間過去了一個

鐘頭,正好是七點半,再有十分鐘就可以走到莊小菲的旅社了,這樣也不會爽約

了,還提前到了二十分鐘,應該算是表現不錯了。

  這時,身後傳來腳步聲,很是急促,我一凜,用眼角余光分快看了一眼,那

兩個小流氓正在向我接近,看來他們懷恨在心,竟是要來報復我了。我急行幾步,

在前方的一個拐角處拐進了一個小弄堂,然後將身子轉了過來,正面向外。

  兩人緩步逼近,其中一人獰笑道:“小子,你這是自找的,竟敢壞我們兄弟

的好事,如果不教訓教訓你,以後讓我們怎麼在道上混?”

  “道上?什麼道?難道就是這種整天摸小姑娘屁股的道嗎,好像還沒聽說過

我們國家有這種道,難不成就只有你們兩個人?”我不由好笑,不就是制止了你

們的這種惡行嘛,怎麼就說成不好在道上混了。

  兩人臉色更是鐵青,成犄角狀向我逼來,接著便是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不過

這兩人一看便是沒有學過幾天拳腳,揮拳踢腿間,猛則是很猛,但沒有任何的章

法,很是淩亂。

  只不過,我更是半天也沒學過,只靠一身的蠻力,苦苦抵抗著他們的攻勢。

十分鐘之後,那二人固然是滿臉灰塵,身上衣物破敗,我更是慘不忍睹,右臉被

打得腫了起來,原本向上直豎的發型,更是如刺蝟般奪目,白襯衫上布滿了灰塵,

腳上的那雙黑皮鞋和腿上的黑褲子倒沒什麼,只是鞋子裡面的腳趾頭好像斷了一

根。因為我一腳飛出,沒踢中人,踢在了旁邊的電線杆上,結果自是水泥所制的

電線杆比我的腳硬,那一聲脆響之後,左腳的大腳趾再也沒有任何知覺了。

  我的雙臂和雙手上也盡是血絲,應是皮膚在剛才的摟抱中在牆上擦傷的,看

著兩個小流氓轉身離去,我捂著嘴巴喊道:“你們兩上小兔崽子,下次別再讓我

碰到你們,碰到一次打一次。”

  那兩人也不甘示弱,旋身向我作了個揮拳的動作,這才扶著離開。他們也受

了輕傷,雖然比我要好上許多,但也只能算是半斤八兩,二打一也才是這個樣子,

單對單那肯定是我贏。

  看了看手表,時間不早了,剛才這一通折騰,十分鐘又浪費了,我趕緊飛奔

起來,渾然不顧腳趾間傳來的痛意,還是賺錢更重要啊。再向前奔了數百米,莊

算是到了。

  正在這時,我的右腿一沈,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下落去,接著我雙手一撐地,

總算止住了下落之勢,路邊傳來路人的驚呼聲。我低頭一看,怒火中燒,這個世

界上缺德的人太多了,馬路上下水道上的井蓋被人偷走了,我光注意眼前的旅行

社,沒看路況,一條右腿已經探入了井裡,內裡傳來的陣陣臭氣,讓我幾乎要窒

息而亡。

  所幸,路邊過來兩上小夥子,將我給拉了上來,只不過,我的樣子已經沒辦

法看了。右腳上的鞋子落到了井內,褲子的襠部也徹底裂開,身上再無一件完整

的衣服。看著前方的旅行社牌子,我的心中掠過一抹苦笑,就在眼前,我卻不能

這般進去,這也太丟人了吧,不只是丟我自己的人,連累了莊小菲就不好了。原

本好好的事情,怎麼落到我的身上就會有這種結果,是不是天要亡我,自從我辭

職的半年來,就沒有一件讓人滿意的事情,好像所有的倒楣事都攤到我的頭上了。

  我坐在路邊,真想大聲的哭出聲來,這究竟是為什麼,難道我注定要在社會

的底部苦苦掙扎嗎?原來好好的一個有為青年,就因為見勇為,先後落得如此下

場,是不該救人,還是我確是多管閑事,這世上還有沒有天理。

  “曉鵬,是你嗎?”身後傳來一陣柔美的聲音。

  我扭頭看過去,一雙美腿映入我的眼底,我猛然站了起來,終於看到莊小菲

站在我的面前。她的頭發長了,還特意拉成直發,飄在身後,隨風而動,上身是

一件緊身的露臍恤衫,將圓潤的肚臍露了出來,下身是一條低腰七分牛仔褲,將

飽滿的臀部彰顯出來,裸露在外的肉光致致的小腿很是修長挺直,腳上的一雙高

跟涼鞋,現出幾分職業女性的神采。臉上明顯修飾過,美目如水,瑤鼻櫻唇,比

以前更美幾分。而且她的身材也比以前更加的好了,那胸部真是高,臀部也有近

乎完美的曲線,腰身也窄了一些,露在外面的一段竟讓我兩眼發直。看來半年未

見,她的變化很大,只不過是變得更好而已。

  “對不起,小菲,我現在這個樣子,看來沒辦法勝任你們的工作了,給你添

麻煩了。”我有一些自卑的情緒掠過,低下頭,嘆了一口氣,然後正起臉,大步

準備離去。

大家一起來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