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高校生活

已經是暑假,住在鄉下的同學已經全部回去了,校園裡一下子空空蕩蕩的。本來今天並不想到學校來,只是因為後天有一個大專考試要用高一四班的教室,今天得找些人打掃一下。到了教室門口我忽然發現門竟然只是虛掩著,難道有小偷?我推開門一看,原來是唯一有教室的鑰匙的班長劉慧琳在裡面。劉慧琳是學校劉副校長的小女兒,大概是班裡最勤奮也是最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我知道她經常用假期的時間到教室用功。我想她是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我走近她的時候她沒有反應。正想叫醒她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她下面的裙子是被掀開的,而且掀開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那兩只修長粉嫩潔白的小手正在按在她的小陰戶上,中指已經微微陷入大陰唇裡。我猛然感到頭腦嗡的一聲麻木了,一股莫名的熱流散向全身,下身那根東西嘭然勃起。一個教書育人的老師面對著自己未成年的女學生本不應當有如此的反應。但上帝請原諒我,我今天才二十六歲,嚴格來說我還是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

  劉慧琳也許是無意中做著春夢,少女思春那是常有的事,就如我們少年時的遺精和手淫。但所不同的是,這個少女平時是如此落落大方,如此的善良正直。更要命是的她是如此的青春美麗。我在她面前再也挪不開腳步。我從未如此近的端詳過她的臉,今天是因為興奮那張瓜子臉上泛著了少女思春的潮紅。即使這樣,仍是顯得如此純潔和美麗。她的嘴微微張開著,有些急促地喘著氣。嘴唇形狀很誘人,嫩嫩地顯出未加修飾地晶瑩粉紅。但我的目光很快被慧琳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給吸引住了。一個未滿十四歲的女孩,是學校最年輕的高中生,她的腿因為經常打網球而顯得很結實很健康,大腿根處的處女陰戶也顯得很豐滿,只是被她的手掩住了,並不見陰唇的顏色,但還是有幾根微毛的陰毛從她的手指縫中露出。我忽然發現,她的雙胯正對著的椅面上有一灘粘滑的水漬。我的呼吸猛然急促起來,體內正有一股無法阻擋的沖動使我幾欲撲到這個少女的身上。但理智讓我控制住了。我硬逼著自己離開了教室。

 我將門重新掩上,並裝作剛到的樣子敲了敲門。我聽到了裡面一陣慌亂的聲音。我推手走了進去裝作很驚訝的樣子道:“慧琳,放假了還這麼用功呀,想考北大清華呀?”

  “不是,不是的,老師。”她手中正拿著一張餐巾紙正想拭去椅子上的水漬卻沒料到我突然就進來了,於是只好坐在上面,又站了起來,一張粉紅漲著通紅,低著頭不敢看我。

  我慢慢地走了過去,裝著很關心的樣子拿起了她課桌上的一本書,忽然我發現在打開的書面上有一根微黑的陰毛沾在書面上的一縷沾液上。我不禁一陣激動。我悄悄地將那根陰毛收了起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道:“慧琳,正好,明天教育局要用我們的教室考大專,你幫我把教室打掃一下。

  “用不用叫別的同學來?“劉慧琳解脫似地說。

  “不,不用,就我們倆夠了。”我急忙答道。

  “好的,我去打桶水來。”說著她站起來轉身去拿桶,我很清楚地看到了那灘水漬濡濕了她屁股上好大一塊使得裙子變得半透明狀,模糊可以看出小紅內褲裹著的陰戶的輪廓。

  她很快提了一桶水回來,到門口時我見她很吃力便過去幫她,手正好抓在了她的小手上,我感覺到她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臉又突然變得通紅。

  灑完水我們開始掃地,我故意跟她在一條道上對著掃,因此逐漸靠近時,我一抬頭,就可以透過她的微微松開的衣領看到她曲線玲珑的胸脯。她戴著一對粉紅的胸罩,我懷疑跟她的內褲是配套的。因為還沒完全發育成熟,因此她的乳溝並不很深,但乳房脹得衣服鼓鼓的,顯然已經很豐滿。劉慧琳很認真地掃著地,並沒有發現我在偷窺她。我想她是因為剛才的秘密而羞愧不敢抬頭罷了。因此當她與我撞個滿懷的時候,我趁機在有意無意地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

  “對不起,老師,”劉慧琳見撞著了我十分驚慌,可能根本沒意識到我摸了一下她的屁股。

   “小劉,你的屁股怎麼濕了。”我裝作十分關心的問她。

劉慧琳顯得十分慌亂道:“可能,可能是剛才打水時不小心……”

   “我幫你擦一擦吧!”我說。

   “不用,不用……”劉慧琳羞澀地連連道。

   “不要緊,來吧!來吧!把屁股轉過來。”我說。

   劉慧琳顯得不知所措,但還是不得不把屁股轉了過來,我拿起餐巾紙便在那個濕漉漉的部位按了下去,並不住了揉動。紙很快便濕透了,於是我改用自己的手……

 劉慧琳似乎感覺到了不對,怯生生地問道:“好了嗎?老師。”

 “還沒干淨呢,不知道為什麼這水怎麼又粘又滑。”

  劉慧琳不吱聲了,我趁機用手沿著她的大腿不斷撫摸,隔著兩層布用中指抵在大概是少女陰道的位置不斷劃動。劉慧琳不敢反抗,只好不停地移動著臀部,卻使著布料與陰唇的磨擦更加劇烈。我明顯地感覺到了她陰部的發熱,並有熱水兒流出陰道口將我中指位置的布料濡濕了。於是,我說:“總是擦不干淨,恐怕得脫下來。”

 “不,不要!”劉慧琳輕聲說著用手緊緊抓住裙裾。

  “無論如何得脫下來。”我猛然用力,只聽撲的一聲,裙裾脫了她的手,竟連著內裙一起被脫了下來,雪白的屁股和修長的大腿立即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的面前。

劉慧琳啊的一聲大叫嚇了我一跳急忙松了手。劉慧琳象一只受驚的小兔拉起了裙子便往門口跑。

 我一個箭步向往首先鎖死了門,將她扳過來正地著自己然後死死地摁在了門板上。我開始瘋狂地用嘴唇不斷在吻著她的臉,她那左右躲閃的嘴唇和脖子,美人骨。雙手握住了她的兩片屁股不斷揉著。

 “不要,老師,不要這樣,老師老師……”劉慧琳拼命地掙扎著,哭喊著,但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能有力氣。而且很快,我的嘴唇便死死地封住了她的小嘴,她的哭喊也只能變成了含糊的嗚咽聲。我用舌頭撩開了她的雙唇和牙齒,將舌頭伸入她的嘴裡,挑著她的小香舌,我立即品嘗到了少女唾液裡性的味道。我感覺到了自己堅挺的部分已經頂在了她柔軟的小腹以下。

 劉慧琳很快被我扒光了衣服,並摁在了地上,我的嘴毫不猶豫地含住了她小饅頭上面的小奶頭,貪婪地吮吸著,並弓著腰將那東西抵住了她的陰道口。這樣她一掙扎奶頭便會扯痛,而且下面那根東西就會一點點地陷入陰道裡。

 但受驚的小兔子卻如何還管這些,她的居然掙扎果然嘗到了苦果。特別是我底下那根東西突然擠開了她的處女陰唇,攸地擠入了她的陰道裡一小截。

  “啊!啊!”因為疼痛渾身顫抖了一下便敢再動了。這一顫抖又使我那根東西又擠入了一截,直抵住了劉慧琳的處女膜,只要我稍微用力,便可以穿透這層網膜直入花蕊。我感覺到自己的龜頭十分興奮。但另一種想法卻在我頭腦中占了上風。我不如先把這個少女挑逗到極至,然後再把她變成自己的性奴隸。

  於是,我硬生生地將那根東西拔了出來,只用沾了少女穴水的龜頭在她的陰道縫處來回地磨擦,不斷地撩著她的小陰蒂。當我的敏感的龜頭和小劉慧琳陰唇特別是小陰唇上的嫩肉不斷磨擦時,有好幾次我差點忍不住射了出來。但我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快就玩玩。於是我將那根東西離開了她的陰部,用手將她的兩腿分開。我終於清楚地看到了劉慧琳那鼓蓬蓬的陰戶。粉紅色的大陰唇微微分開,如水晶般微微透明的小陰唇亮亮地沾著些水兒。我忍不住一低頭,入口一片溫軟。我用舌頭撩開她的大陰唇,直鑽到裡面去。好像是因為觸著了少女的陰蒂,本已經筋疲力盡的劉慧琳身體突然一抖挺起身來,欲將我的頭推開。

 “不要,老師,我爸爸會打我的,不要這樣,老師求求你了。我爸媽知道了會打死我了的。”

 “那你不告訴他們不就行了。”我一邊含著她的小陰蒂一邊說。

 “可是,老師,老師。”小劉慧琳急地直掉眼淚。

 我的舌頭開始尋找到了入口,那個少女溫軟滑潤的入口。但當然,我並不滑入,而是繼續在小陰唇縫裡不斷地舔弄著,我用舌尖點弄著她的尿道口,不一會,那裡竟然溢出了一點尿水出來,沿著肉縫滑到了屁股下。我立即興奮起來,終於滑入了她的陰道裡,少女緊窄的陰道緊緊地夾著我的舌頭,並不時微微收縮著。我感覺得到在陰道壁收縮的同時還不時有少量的水狀分泌物溢出,將劉慧琳的陰道中沾得水亮亮的。我知道這是少女的陰水,一種科學家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女性生殖器潤滑劑。

  劉慧琳已經完全放棄了掙扎,只是無助地用手扶著自己的胸部。便很快我的手便又占領了她的雙乳,那兩只剛好滿握的小乳房乳頭已經慢慢變硬。顯然劉慧琳已經開始興奮起來。我便不失時機的騰身而上,將她完全壓在身下。但我知道即使如此也不可魯莽,我今天的任務只是將少女的情欲盡可能的挑逗起來,讓她瘋狂,而渴望性愛。於是,我只是用龜頭在她的肉縫中不斷地摩擦。我感覺到了劉慧琳的陰戶比剛才膨脹了許多,大陰唇發硬,表面被搓得通紅,薄薄的陰戶上的肌膚幾乎要透出了血絲來。但淫水卻更多了。少女的陰水和自己的陰水混在了一起,滑滑粘粘的。我試著再將龜頭往她的陰道裡擠,剛沒入了半個龜頭,竟然緊窄得不能再進。當然這了跟劉慧琳第一次性交的緊張有關。我想,她一定以為這樣便是性交了。因此,我不能讓她失望。我將龜頭快速地在她的肉縫裡磨動,劉慧琳也開始挺起陰戶就著我使我的陰莖能陷入更深。我看到她身上香汗微微,小臉潮紅,半眯著的眼睛珠淚未干,小嘴兒微微張開著,發出了輕聲的呻吟。

  我忽然一陣激動,正欲將龜頭再次頂入,突然學校裡的電鈴響了起來。我再把持不住,一股又粘又濃的精液噴射出來,全部噴在了劉慧琳的肉縫裡。

我趴在了她身上休息了一會,便起身扶起了她,並遞了一張紙給她。劉慧琳低著頭不敢看我,只是用紙將陰戶拭淨了,穿好衣服便逃也似的離開了教室。

二)劉慧琳(高一女生)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跑出教室門口的,只是在整個路途中我感到一種莫大的恥辱和恐慌。我不敢回家,這可是天大的事,我不敢回去面對爸爸和媽媽。我感到心時一陣陣的煩燥和不知所措。我這個樣子回去,他們肯定會問的,我又不會撒謊,怎麼辦?我在校園那裡比較偏僻的小路上走著,怕人詢問。我感覺到下身仍熱辣辣的,兩片陰唇之間被趙老師射入的一些粘乎乎的東西把陰戶緊緊地粘在短褲上使我很難受。剛才太匆忙根本來不及擦干淨,這個衣冠禽獸!

  我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看看左右確實無人便蹲了下來,將內褲退到膝蓋上,用手掰開大陰唇,一股白乎乎粘滑的液體扯著長長的水線巴嗒巴嗒地垂落到地上。我用一張餐巾紙輕輕地按在上面,餐巾紙立即濕成了一團。又連用了兩張才終於擦干淨了。我看到自己的小陰戶紅腫得很千裡利害,一定是剛才那……那令我無法啟齒的東西搓腫的。  那個衣冠禽獸!我從來沒有這樣罵過人,但我真想不到,這個我平時熟悉得不得了,崇拜得不得了的趙老師。說起來還更可恨的是他是爸爸的得意門生,還拜我爸爸為干爹,我的的義兄。可是說,我一生下來,他就認得我了,小時候都是他帶著我玩的。有時候還幫我洗澡。一想到剛才他那只變態的手居然從小就從自己的身體上撫摸過,我不禁渾身直起雞皮疙瘩。這個矮冬瓜,衣冠禽獸。我本來是個很有家教的女孩,從來沒有這麼罵過人,但今天他實在是太可恨了。我要去告他。可怎麼告,他並沒有奪走我的處女,那些髒東西又給我擦掉了。我沮喪得直想哭。

  但很奇怪一向膽小的他今天怎麼會這麼大膽。也許,我心中一凜,肯定是自己夢裡手淫給他看見了。這個色狼。可是,自己為什麼會手淫呢?而且還是教室裡。我感覺到自己臉上直發燒。都上姐姐,自己看了《金瓶梅》又沒藏好,回去一定把它燒了。可聽說那本書還是名著,名著怎麼也這麼淫穢。這時我突然想到那本書還放在教室裡。我頭腦嗡的一聲炸開了一般,明天可有人考試,發現了那可就死定了。我急忙拔腳就往教室裡跑。

  書竟然不翼而飛,我頭腦嗡地麻了一下,這下可完了,是不是放到哪個地方自己忘記了。我發瘋似的在桌前桌後桌底尋找,沒有;翻遍了所有沒上鎖同學的抽屜,也沒有。我急得直想罵,到底是誰拿走了?不會是……我不敢想。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裡,剛一坐下,電話鈴就響了嚇了我一跳。我忽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一聽果然是他,趙老師。我嚇得電話都快掉了。

  “慧琳,是你嗎?”

我嗯了一聲。

  “你落了書在教室裡了,我現在幫你拿著,今晚你到我這拿書嗎?我等你。”

  他說完就掛了。我怔怔地立在客廳不知所措。

我心神不寧地吃完晚飯便回屋了。幸虧父母並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其實我的母校已經死了,現在的後媽才比我大八歲,是父親的學生,長得很妖艷,一吃完飯就纏著父親到舞廳去了。妹妹也到隔壁小玟家玩兒。我孤零零一個人在家,誰也不管我。我躲進被窩裡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之後漸漸平靜了下來。我要去拿回那本書。

  趙老師住在學校最熱鬧的宿捨區,大都是年青的老師。別人都住集體宿捨,唯獨他作為父親的義子分到了一個兩居室的房子。他平常跟別人很少來往。但我想那應該是很安全的,因為我隨便一叫,周圍的人都會聽得見。他不敢對我怎麼樣。

  我在他房門前猶豫了很久才輕輕地敲了敲門。當門一打開,我便知道自己作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我的想法完全錯了,因為他屋子裡放著很大聲的音樂,我即使叫喊也一定無濟於事。

  他穿著一套運動短衫短褲,腆著難看肚子,很明顯看出有點輕度的雞胸。一張黃黃的胖臉堆著看似和善卻暗藏殺機的微笑。我還留意到他肚子底下那鼓鼓的東西。那東西巨大得跟他的身體根本不成比例,那脹起來象個紅色的小雞蛋一樣的東西下午就在自己的陰戶上磨來磨去。想到這裡,我的臉騰地漲得通紅。

  “慧琳,快進來,快進來!”他熱情地一邊說著一邊閃身讓我進去。

  他的熱情使我十分警惕,我急忙道:“不,我不進去,你把書拿給我。”

  他久久地看了我半天,我便把臉別開去。過了一會,他歎了口氣說:“我知道你狠我,你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我把持不住……好吧,我把書還給你。”

  他轉身進了屋,不一會,便拿出了一本書遞給我。我一把搶過,一扭頭逃也似的跑了。

  到了家,我把書往枕頭下一塞,心裡還怦怦直跳。為自己的勝利暗暗慶幸,但卻又十分納悶,他並沒有乘機占我便宜,難道今天下午他真的是一時沖動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有點失落的感覺。

  我放好了水進浴室洗澡,我掰開陰唇仔細地把裡面清洗了一遍,把他留在我陰唇裡的髒物都清洗干淨了。在擦拭的時候,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小陰蒂莫名其妙地在勃起,陰唇也緊繃了起來。我直罵自己是賤貨。

  回到房裡,我不能自己,用手摸了一下陰戶,發現那裡很潮熱,便十分興奮起來,使勁用手搓了幾把,忽然手上沾了一些沾乎乎的東西。我鬼使神差地把我恨之欲絕的那本書又拿了出來,仔細一看,這是一本普通的語文課本,哪裡是那本《金瓶梅》。這個壞蛋!慧琳隨便翻開了書面,又忽然發現,這又哪裡是一本普通的語文課本,卻好像是一本小說,頁眉上有“春閨秘史”字樣,想秘是書名。

  我隨便翻開一面一看,只見寫著:“碧卿也將衣服脫下,只穿著襯衣,揭開被兒,側身鑽進,手腳觸看小姐身體,覺得軟綿綿,香噴噴,很是動人!便一把將小姐摟在懷裡,小姐羞容滿面,不好抗拒,只得由他,碧卿先扳過粉頸,在小姐臉上,連連親嘴,覺得自己腮兒貼看一件香嫩涼滑的東酉,其妙處世間無物可比,自想人家這般花枝一樣的大姑娘,今日新開了臉,琢磨得這樣柔嫩,送給我受用,真是那來的這種幸福,心中十分的艷興,加之偎貼著小姐粉面,脂香粉氣,一陣陣送入鼻孔,更引得他淫心大動,急要干那風流事兒,便伸手替小姐脫去衫兒,摸看他的一條賽如雪藕的玉臂,和兩只漲鼓鼓的嫩奶兒,玩弄了一回,又伸手幸解小姐褲帶,小姐半推半就,一會工夫,也將那襯褲脫下,發現褲內還有毛巾一條,拿來放在身邊,然後把那久經羨慕的肥白屁股兒,撫摸個暢快,及至摸到小腹前面,這才認清小姐的那件東西了,原來小姐的陰戶,其形圓凸,隆起很高,猶如初出籠饅頭一樣,中間一條小縫,微微濕潤,光淡無毛,肥嫩可愛,摸至此,碧卿欲火再也忍不住了,一根五寸來長的陽物,又熱又硬,直立得如鐵棍一樣,便坐起來,將小姐身子搬正,小姐閉目不言,由他擺布,他又替小姐墊好手巾!又加上一層白手絹,試他元紅,然後爬上身去,分開小姐兩條大腿,跪在他腹前,挺起陽物,向那柔軟的陰戶縫中便插,好似抵在棉花堆裡一般!無奈小姐是個閨女,陰戶小,頂了好久,還未進去,碧卿慌了,弄了許多唾涎,擦在陽物上面,又用力頂了幾下,才算將龜頭插入,碧卿自覺陽物套住一個又熱又緊的軟圈裡面,再也快樂不過,於是又很命一頂,才頂入一半,那時小姐在下,被碧卿壓在身上,早已心慌意亂,又覺得陰戶中有一根硬漲的東西,直塞進來,攪得疼痛不堪。忍不住皺眉咬齒,微微呻吟,又見碧卿不知輕重,一步進似一步,也顧不得羞恥,張開眼睛向碧卿哀告疼痛,請他暫時抽出來。碧卿此時到了樂境,那裡肯聽,只說聽人說干事半途中止,要致病的。然而又看妻子那樣可憐,心裡也很愛惜,便將陽物停住,不再頂送,情深款款摟住小姐粉頰,問他覺得怎樣,小姐見他不再往裡面頂,疼痛略減,又覺這件東西塞在下面,心裡又癢又麻,很是好過,也不再要他抽出,只說,現在不動的時候,還不痛,就這樣好了,不要再用力了,碧卿抱住小姐,仔細看著她,心想這個花容月貌粉股玉臂的女郎,現在居然歸為我有,赤體同睡,皮肉相親,弄得她嬌聲宛轉,護痛哀求,真是人生樂事,淫興勃勃,不覺又慢的抽動起來,小姐陰戶經過片時研摩,流出好些淫水,陰戶稍為滑潤,可以承受,碧卿也不敢十分狂縱,將就將就,頑要一回,雖然陽物不能全入,總算一朵鮮花,被他采了,小姐二十余年,孤眠獨宿,從未遇見一個知心男子,這時忽然被一個美貌丈夫抱在懷中,同他行房,心裡也不勝快活,雖有點疼痛,也不大覺得,居然張開藕臂,摟住碧卿,兩條大腿也緊緊夾在碧卿腰間,又不閉目,半開看一雙媚眼,注視碧卿,碧卿見她也很得趣,更是高輿,便格外輕巧的抽送起來,弄了一會兒,忽覺物在陰戶中,非常好過,渾骨酸麻,抽送更是加快,不一刻,龜頭麻癢,直達脊椎,忍不住一面亂送,一面陽物中精如泉湧,直射在陰戶裡面……”

  對於象我一般如此正統如此單純的女孩,從沒有過性經驗,突然看到如此淫穢的描寫簡直是緊張地喘不過氣來。性交真的有如此之妙嗎,我忽然想到下午自己給趙老師這般那番凌辱時,自己的感覺竟與這個古代的女子十分相似。我神經質地開門出去看了看有沒有家人回來,但屋子裡還是靜悄悄的。我急忙關緊了門,又掏出那本書來看,越看越是羞得滿臉通紅,心裡明白這是一本淫書,不該看,卻又控制不了,一只手已經在陰戶上按捺了好一會,一溜陰水沿著她的大腿滑了下來。

  如此一個星期過去了,我根本無心上課,每天腦海裡都是書裡的面的內容。有時候有那個男同學看了我一眼自己都會臉紅。我每天晚上都會偷偷地看著那本書在被窩裡手淫。開始是用手在陰戶上搓幾下,接著用手指在陰唇縫裡搓,後來就用鋼筆套在陰道口上抽插。不敢插得太深,怕弄破了處女膜。但越是這樣,越是感到陰道裡面的空虛和騷癢。後來,我發現用淋浴時急急的水流打在陰蒂上時有令人難以抑郁的興奮。從此,我便經常在洗澡時掰開陰唇讓水流沖過自己的陰蒂和陰道。我開始渴望哪一天能真正嘗試一下那滋味,但趙老師好像最近對自己並不注意。

  我開始不滿足於鋼筆套和水沖帶給自己的那微弱的快感。她發現裸露,特別是在人前裸露會給自己帶來強烈的激烈和興奮。當然不敢在人前裸露,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校長的女兒那會是一件很丟臉的事。但在家裡,一有機會她就會進行嘗試。一開始她還穿著褲衩,但很快在自己的屋子裡她就脫得干干淨淨的,並模仿著書中的動作,以極其淫蕩地姿態,挺起自己的臀部讓陰戶最大限度的突現。有時還有手將大陰唇分開,並想像著有很多正圍觀她,一個十四歲的小女孩展現著她日漸成熟的陰戶。自己那肥美的陰戶上,稀疏的陰毛微微遮掩著肉縫,我忽然想撥幾根下來寄給趙老師或者其他什麼其他男人。我常常為這些可恥的想法嚇了一眺。

  但這一切怎麼比得過所有這一切帶來的快感享受呢?夜裡,她經常就光著身子去上衛生間。經過父親的臥室時我感到十分興奮。

  我喜歡一蹲下來就可以看到自己的陰戶突出來那種感覺,也喜歡看自己的陰唇分開,尿水濺射出來的樣子。

  我開始不穿內衣褲去上學,當某個男同學無意中甩頭掃過我的乳尖時便會有一陣快感傳遍全身,可惜這樣的機會太少。上課時,我把手伸入褲兜裡就可以直接觸摸得到我那毫無遮攔的柔嫩的陰戶上,我感覺到它上面的潮熱和淫水的分泌,因此,它終日都是濕淋淋的,沾乎乎的讓人難受。穿校裙的時候,走到偏僻的角落時我會大膽地蹲下來,這樣我的陰戶會暫時綻開,我感覺到風吹動陰毛時癢癢的感覺,或一邊看著從遠處走過來的人一邊手衛生紙擦粘乎乎的陰戶,有時我甚至在教室沒人的時候在講台上揭開裙子對著下面撒一泡尿,想像著要是同學們都在教室該多好。但過後我會立即用東西掃掉,絕不留一些痕跡。我在同學們的眼裡還是那個即文靜又勤奮的美麗班長。後來我想到一個辦法,也是從古代的淫書中得來的靈感。就是用橡皮筋拴進鋼筆套的一頭,固定繞在腰間,然後將光滑的那一頭插入陰道裡,再用一根牽引線牽引,我就可能一邊上課一邊看著趙老師或別的男同學手淫了。我令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