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每晚睡覺前都給我小費

打開床頭櫃情調燈,丈夫浩在我忱邊又壓了100元錢,推他時,他已鼾聲大作。拿起手機一看,已是淩晨3點多了,我的手機很少有人打來電話,所以一般我都24小時開機,它因此承擔了我的另一塊手表的功能。作爲一個全天候的家庭主婦,我的寂寞真的只有古人李清照中年喪偶后才可以體會。不知是從婚后哪一天起,丈夫開始經常性地忙于外面的應酬,很遲。

  才回家,然后是習慣性地掏出一張百元鈔票,塞到我枕頭下,他最初的官樣解釋是:“老婆很辛苦,一點兒小費是愛的表達。”我嘴上沒說什麽,心里卻另有解讀,他在外面風花雪月,習慣了給小姐小費,回家后因爲微醉忘了時空轉換,結果錯掏100元錢給我,怕我往壞處想,只好順水推舟凡是遲歸就給我發小費,以示補償致歉。

  其實,作爲一家民營企業的老板,丈夫很讓我驕傲,他事業有成。而我只是一個辍學出來打工謀生的女孩兒,在酒家里做某品牌啤酒的推銷小姐,當時被他看上,那種被寵幸的感覺,真的猶如宮女見到對自己有情有意的君王,當他面帶醉意微笑著對我點頭時,我的魂魄一如窗外的月色。特別是有一天晚上,一個食客醉了,非要我抱他去洗手間,遭我拒絕后,揪著我的頭發狂笑。是時,浩剛好也在那里用餐,他適時走過來,幫我解了圍……

  說起來,浩比我大15歲。在我們相識半年后,我迫不及待地嫁給了他。從小,我就有個很傳統的願望,即:在家相夫教子,溫順賢淑,無憂無慮。當幸福如同中了頭彩似的降臨在我身上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老公,我願做牛做馬服侍你一輩子!”這是新婚之夜,我的肺腑之言。因爲他沒有虧待過我,真的,在婚前的半年交往中,他視我爲珍寶,沒有一點兒輕視,而且堅持讓我的處女身完好如初地保留到洞房之夜。

  愛慕、感恩還有敬仰,即是我最初對丈夫的全部情懷。那時,我最愛聽的歌是《我愛廚房》,每天早上起床爲他做中式早餐,在我看來,都是非常浪漫的事,蓮子芡食黑棗、龍眼干……一樣樣倒進鍋里用滿腔柔情地熬著,再加上蜂蜜,煎兩個精致絕倫的雞蛋或做幾個雪白的小饅頭,然后,坐在落滿晨光的餐桌前等待丈夫起床……

  那是些目光交集也可以發電的日子,常常是我在做晚餐,丈夫悄悄地靠過來,輕拍我的屁股,六分疼愛、四分下流,我非常喜歡這種暧昧的關懷。可是,結婚兩年后,我做了母親,日子便一天天黯淡下來,其實,他出門前,還會俯下身吻我,回家時,照樣時不時給我帶些禮物。

  可是,我漸漸厭倦了這種“美麗廚娘”的日子,但又不能對丈夫表現出來,他對我不壞,而且挽救了我鄉下的整個家:替我兩個哥哥在縣城買了房子,父母的身體也越來越好,並且他們每月都會收到丈夫郵去的1000元貼用……

  我于是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飽暖思淫欲,甚至突然莫名地生出一種恐懼,害怕自己內心的“千年蟲”會蠢蠢欲動,最后毀了我媽說的我“前世修來的幸福”。特別是當我們的兒子進入幼兒園后,不但我的這種不踏實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還猛然發現丈夫越來越忙,回家的時間越推越遲。

  不知不覺中,我開始喜歡另一首歌《怕黑的女人》。我曾經熱愛的燭台也被我全部收進了櫃子,我不再希望每一個房間都點著蠟燭,因爲那點點滴滴的光會讓我心慌意亂,而我曾經又是那麽喜歡點著蠟燭爲丈夫修指甲、按摩或掙扎著任由他扛著我從廚房走向臥室……

  第二天早上10點多,我壯著膽子坐在睡懶覺的丈夫身邊,呆呆地看著他酣睡的樣子,淚水無聲地掉下來,丈夫睜開眼看到我正點著手里的一疊鈔票,不禁奇怪地問:“怎麽啦?錢丟了?”

  我哭笑不得:“不是的,你猜猜,我手里有多少錢?”丈夫打著哈欠,幾分不耐煩地說:“怎麽了?哭了?出了什麽事了?”我說,什麽事都沒出,4歲的兒子去了他的姑媽家,自己一個人無聊就拿出錢來玩兒。

  丈夫笑了,但我沒逗他。他順勢勾住我的脖子,把我納入懷里,吻了一下我的鼻尖,這是他最美妙的小動作之一:“我還是喜歡你孩子氣的時候,最近好像不開心,有什麽心事?”他做親昵動作時,總喜歡說些溫情的話。也許有種回到從前的感覺,我頑皮地掙脫他的懷抱,伏在床頭,把那疊百元鈔票點給他看,足足353張,“沒有拿去存?”丈夫皺著眉頭問我。

  我如實告訴他,這3萬多元錢,都是他3年來后半夜應酬回家后給我的“小費”,這是一筆辛酸的數字與記憶,意味著3年來有300多個夜晚丈夫內心有愧、太太有苦,再加上他出差的天數,我有太多的夜晚是空洞的、無助的。

  我害怕這是一個無窮盡的噩夢,更害怕徹底失去丈夫。經我這麽一算,丈夫沈默了良久,然后把我緊緊地摟在懷里,我猜想,這是他第一次反省自己已無意中忽視了我的愛和青春。

  這時,我的手機破天荒地響了起來,一聽,原來是催交電話費的,從認識他到那一刻,我用了5年了,除了剛開始時用來接聽丈夫愛的問候外,幾乎沒有用過。終于,丈夫開了口:“我還真的忘了你的手機號碼!”我吻他,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想不到久違的情欲一下子爆發出來,床上床下全是散落的鈔票,我們用一種深刻的身體交融冰釋前嫌、互相撫慰……那一刻,房間里靜悄悄的,除了原始的呼吸聲。我第一次享受到丈夫對我的“服務”,以及他用身體對我的表白::“該是我爲你服務的時候了!”

  說起來,那的確一次讓我內心踏實、靈魂出竅的性愛。事后,丈夫披衣下床,史比前例地給我倒了一杯水,他說,每次給我“小費”時,他的內心其實都很虛,充滿了愧疚,可是,很多應酬又不得不去面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應該承認,逢場作戲有過,但請相信,最愛的還是家里。”我相信他,一個有恩有愛的婚姻,我是受惠者,我還能說什麽?

  就在我們蹲在地上撿鈔票時,丈夫突然坐在地板上,木板很涼,我遞給他一個抱枕,他說:“謝謝!”我覺得有些別扭,今天怎麽啦?丈夫怎麽變得如此客氣?沈吟了一會兒,丈夫終于說出了自己內心的一段隱私:原來,他也是窮孩子出身,本愛穿布鞋,貧寒的時候,怕人家說窮,不敢穿;有錢之后,他第一件事不是去買車,而是買了5雙布鞋。他深有感觸地說,錢可以讓一個男人自信。如果物質也有性別的話,汽車、金錢等絕對是“男性”,愛讓人多心,錢則令人無畏,特別是對一個男人而言。

  在我看來,是我高攀了他,而他內心卻不是這麽想的,反而,他的內心里還有一絲自己都不敢觸碰的自卑,因爲他比我大整15歲,所以潛意識里他想用錢證明自己的力量,當然也想用錢鎮住我的愛,枕邊有錢,莫名地會讓他顯得更強大、更心安,使得在與我做愛時,會有一種強烈的征服感,從而獲得極大的滿足……

  看我誤會了他的“小費”用心,怕我傷心,他這才勇敢地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而當他說出這些有損于他的所謂的一家之主的“尊嚴”與大男子主義的“權威”時,他有些不知無措,我沒有驚愕,相反很是感動。于是,我緊緊地擁抱了他,用我劇烈的心跳鼓舞他:我永遠是他忠實的愛人,哪怕他是瘋子!

  也許有一天,我會走出家庭,不再是丈夫所希望的單純的家庭主婦,但丈夫用愛和金錢拯救了我,我反過來也要用愛來回報他,讓他給我的金錢轉化成一些美麗的溫暖的東西,比如“懷抱”、比如“一生一世”或者拂在他手心的我的發梢……我們的婚姻構成,七分是愛情,三分是恩情!

  整理好那疊別具意義的百元鈔票,就好像整理丈夫的白色襪子、手套、領帶,我不再恐懼、惆怅,反而有些心疼。冰冷的鈔票背后,有一顆丈夫脆弱但愛我的溫暖的心。也許有人會說,枕邊“小費”有些怪異,但我樂意接受,因爲它表達不凡,如果說丈夫的枕邊小費顯得有些病態,我則願做這種病態的最適合的良方,一輩子不離不棄!

  過去,我對丈夫只有崇拜、敬畏、服從、感激,有了那個早上真誠的傾談,我開始真正把丈夫作爲一個活生生的有體溫的肉身來享受。最初的改變當然是丈夫不再給我所謂的“枕邊小費”,我心里默默地數著天數,就好像多年前他陪我在海邊數星星一樣,數得越多越快樂。數到3個月后,我悄悄地把過去的那些“小費”拿到金鋪里,爲丈夫量身訂做了一枚白金戒指。過去,只有被動地接收他給的禮物,我卻從未給過他禮物。

  幾天后,當我把戒指與生日蛋糕隆重地展現在他的面前時,他很是納悶:“我的生日?”他真的是日理萬機,連自己的生日都忘記了。所以,當他記得那天是他的生日的時候,他的眼圈立刻便紅了,良久,他才有些哽咽地說:“自從我媽媽去世后,再也沒有人爲我過過生日,謝謝你,你終于成長爲我貨真價實的太太了!”

  聽到“成長”二字,我心一顫。過去,只知道依賴丈夫,好像永遠長不大,現在,我終于要做個有血有肉成熟的太太了!我有些激動、有些莊嚴地爲丈夫戴上了戒指:“從此以后,誰也不可以染指我的丈夫!”丈夫笑得很開心,讓看到了他頑皮的一面。

  就在他習慣性地想再次把我扛起來奔臥室而去時,我第一次說了“不”,然后,破天荒地把他推倒在沙發里,俯下身子,像個女皇一樣“寵幸”了他……這是我第一次在明亮的燈光下探索他的身體,過去我更多的是用心與他交合,這次我逆水而上,從心靈的神台上走下來,真正喚醒了肉體的欲望,也更了解他和自己的愛的地圖、性的神經。

  就這樣,3萬多元的枕邊“小費”在我發現自我的那個晚上,還原成爲丈夫手指上的一枚白金戒指,這是一種很詩意的轉換。未來的路還要繼續,婚姻是一個愛的課堂,我們都在成長。明白了這一切,我相信以后不會再患得患失,更不會迷茫。

  點評:這對原先缺錢的夫妻,有了錢后,出現兩種極端反應:一是丈夫把它神化,誇大其力量,依賴它,並成爲自己心靈的支柱。另一種情況是,太太需要它又害怕它,潛意識里把它當作一種貶義詞、一種買賣關系,而加以提防和排斥。

  顯然,這兩種情況都是缺乏理性的。金錢是商業社會里不可或缺的社交工具,它的重要性,衆人皆知,但對于它,應該抱有一種正常的心態,不要爲它賦予太多的情感因素,以免讓簡單的感情變得複雜起來。

  應該承認,愛是一種特殊的人際關系,金錢因素可以爲其錦上添花,誰都不必否認它的美好推動作用以及它作爲一種現代情感載體的微妙性質;但它也不是萬能的,因爲愛還是一種感覺,一種神秘的心理感應,它不是金錢所能影響的。

  理清了這一切,愛會不會顯得更簡單些?愛情問題,很多時候就是因爲人爲地把它複雜化,從而也把自己弄糊塗了。當然了,如果金錢的心理魔術作用會讓當事人覺得更幸福包括“性”福,那我們也樂觀其成,畢竟幸福才是第一位的。

  另外有一點,夫妻的愛,不同與戀愛時期所張揚的那種激情,而更多的是一種信任,所以,夫妻雙方經常性的真誠溝通,會有利于彼此的了解,消除誤會,從而有更堅實的婚姻基礎讓幸福走得更遠。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原PO好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