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心 全集

目錄

序言

第一章 我的初戀

第二章 風流的夜

第三章 性的折磨

第四章 新婚之夜

第五章 段落告終

第六章 同胞姐妹

第七章 繼父與長女

第八章 繼父與小女

序言

現在我來爲大家敘述一個我的親身經曆。我叫曼娜,憶起往事覺得非常有趣,我的經曆大概和每個少女是一樣的,希望各位讀者能夠從我的經曆中得到些樂趣。

那已是十幾年以前的事了,而我少女時代的這段往事,至今都還能回味到幸福的刹那,甚至對我的少女時代還有些留戀之心,使得我體內卷起一股熱潮,掀起人性本能的沖動,渾身發熱,血流加快。

初戀時的心情我不說恐怕我們每個朋友也會知道的,那是多麽的浪漫,又是多麽的大膽,多麽的活潑,女孩子平時是那樣的斯文,她們內心中的想法是沒人能知道的。可一但開始戀愛,接觸異性,她們就會開始不顧一切的去追尋男女之間的樂趣。甚至比對方還要主動百倍,平時的正經也不過是時機的把握罷了。

我的青春隨著無情的歲月已漸漸消失了,年齡一天一天的大了起來,我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兩個雙胞女兒,大女兒叫愛華,小女兒叫愛云。

當我在懷孕期間,我丈夫病重逝去了。我生下了這兩個孩子,苦熬歲月,兩年後經朋友介紹又重新結了婚姻。

雖然我現在的生活很幸福,但我現在的丈夫和我的兩個愛女也時常有讓我難以齒的事情發生,使我感到一股說不出的滋味。不提這些了,還是談我個人的事情吧。

我經常回憶那少女時代的生活,以此來豐富我的內心生活。回憶是甜蜜的,每當這時我都會感到有一股暖流沖擊著我全身的每根神經,尤其是我們女人那神秘之處,使我更加愛我少女時代的初戀生活。人生如夢,轉眼百年啊。

年青的朋友愛惜自己的青春吧,使那甜蜜的初戀生活更加有趣,更加充實吧。

第一章 我的初戀

在我十八歲那年,我還在一所中學讀書,當時,由於我的一門學科不及格,而且對於學習也不重視,所以我放棄學業,報考了一所體育學校,以前我曾經想當一個風流的電影時星的夢想也就這樣成泡影,但憑我那優美健康的身姿及體育技能,沒廢什麽力氣便考中一所體育學院。

時間一晃三個月了,學院馬上要放假,放假後我回到了我的家鄉──珠江三角柳林鎮。這是一個風景優美的小城鎮,江面上飄著白帆,天空飄著白云,真是明不虛傳的好地方。

姑娘十八一朵花,我十八歲也正是姿色迷人,分外漂亮的年月,就拿我的身姿來說,不是誇口,比電影明星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一米七五的高個,一頭黑亮的披肩發,鴨蛋臉,兩道細細的柳葉眉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有一雙豐滿的乳凟向上翹翹著,起來路來微微抖動,高高的鼻梁配上櫻桃紅的小嘴唇,全身都顯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誘人媚力。

我的性格也很活潑,有些小夥子愛接近我和戲弄我,當時我總是紅著臉故意不理他們,他們還經常在背後議論我。其時我們少女在一起談論是和小夥子們一樣的,都想早點和異性接觸,什麽親吻哪,擁抱呀,也想親身體會一下男女在一起的滋味。

在這段時間里和我的表哥少華産生了愛情。他是從福州回來渡假的,今年二十二歲。他總是帶著微笑的臉,潇灑的高個,嘴上長出黑色的胡子,顯示出男性成熟的象徵,他那發達的頭腦給人以機智的印象。

說實在的,所有的這些並不那麽吸引我,而真正吸引我的是他那鼓鼓的下身,兩腿之間夾著,透過緊身褲子還能看得到的雄壯的陰莖。

想到這里,我的陰戶就激烈的發熱,癢得好像陰道里有什麽東西馬上就要湧出來一樣。我們接觸後,感到他還算一位有禮節,並且很開朗的男性,他的嘴很能說,我常常坐在他的身旁,讓他講一些有趣的故事。記著有一回,我裝做害怕,靠近了他的身子並排坐下,我看出他對我十分動情,但還不敢對我放肆,我深深的理解他。

自從我愛上他以後,我這顆心整天在受著一種折磨。只要一接近他,全身就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多想讓他的陰莖插入我那發癢的陰道呀。有一回我用手故意裝作無意的樣子,放在他的大腿根部,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來的地方,他一下子把我抱進了他的懷里,用那顫抖著的嘴唇吸住了我的嘴,又狂狂吻我的臉和脖子,放肆的吻著,我受不了這樣熱辣辣的狂吻,一把握住了那又鼓又高而又特別硬的地方──真硬呀。

這時從遠處有人走過來,我急忙將手松開,他也看到了有人,馬上站了起來對我說:「曼娜,我們走吧。」我點點頭,也站了起來,兩人並行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樹林深處,我們背靠一棵大樹坐了一來,我聽到了他的心跳聲。

夜幕降臨了,林外的湖水像天空一樣甯靜,偶而傳來子聲青蛙的鳴叫聲。

──多麽甯靜的夜啊,有多少的青年夫婦,正在這時享受著美好的幸福啊!

他伸出一支發熱的手扶在我的肩上說:「你身上冷嗎?」我說:「有點冷。」

實際上我並不冷,只覺著全身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滋味,我緊緊靠在他的懷里,他輕輕地用那有些顫抖的手撫摸著我的頭發,我回過頭來,看到他的眼里閃著強烈的光芒,我將頭輕輕地靠在了他那結實的胸膛上,聽到了他的心髒『咚咚咚』跳得很快。他使勁摟著我纖細的腰部,我感到有個東西在我的腰部突突的跳動,逐漸發硬。突然,他猛地摟住我的身體,一支手開始解我的上衣鈕扣,另一支手伸了進去,將我那白色的乳罩扯開,一下握住了我那軟綿綿而富有彈性的乳凟。

說不出的一股舒服傳遍了全身,頓時感到軟綿無力,發熱。我不由得無力地說:「表哥呀,你要干什麽?哎呀?唷。」

「讓我摸摸嘛」他說

他邊說邊來回的摸著。

我的一支手緊緊的摟住了他的脖子,另一支手伸到他那挺硬的地方握著那『咚咚』發跳的東西,真幸福呀。

他的手在我的身上來回的搓著,漸漸的往下摸著,不知不覺摸到了我的腰部,輕輕的解開了我的腰帶,我的心里亂極了,忙用手止住了他那上下胡亂揉摸的手,於是他又猛地親住了我的嘴和臉,一下子又猛吸住我的奶頭,拼命用嘴唇吸揉著。

「喔真舒服嗯哼哼。」

「啊哎呀我受不了哎呀。」

一種幸福沖動,我無意中呻吟起來。他說:「不要緊的,別怕,舒服吧。」

「舒服極了,你真好。」我點了點頭。全身無力地靠在他的身上任他肆意擺布。

他迅速地將我的腰帶解開來,把手插進我那長滿黑色陰毛的處女地。

那豐滿肥大有陰唇濕潤了,他用手撫摸著我那雪白的大腿,來回摸著,一會兒又用手摸住我那濕潤的陰唇。一會兒又用手來回的滑動,時而抓住我的陰毛,又用手指捏住我的陰蒂。

我的心隨著那刺激我陰部的手激烈的跳動著,興奮的喘不過氣來。全身的血流好像都集中在陰壁上,馬上就要湧出來似的,我渾身無力的擡起頭說:「表哥,我不是在做夢吧?」他對我笑笑說:「好妹妹,不是在做夢,我愛你愛得有些發狂了。」接著他的手又在我的乳房,腰間,大腿及陰部狂摸,我渾身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他看到我的樣子,將我扶了起來,休息了一會兒。

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也不知道過了有多長時間,我漸漸的醒來時,覺得我那有些發漲的陰道里似有什麽東西插著,睜眼一看,他正沖著我笑,用他的手指插進了我那濕潤的陰道里,頓時我的臉發熱,不好意思的把他的手從陰道里撥了出來,就覺著陰部濕乎乎地發熱,陰唇兩邊的陰毛上沾滿面了淫液,隨著他的手流出的淫水弄濕了褲子,我驚訝地說:

「表哥,你看哪,這麽多呀。」

「沒事的,那是淫液。」少華笑了笑說。

說著,邊伸手把流出來的淫液擦拭乾淨,擦的時候,我充血的陰蒂『突突』地跳得更加過瘾,於是我更興奮了。

淫水一股一股人陰道流了出來。

這時,他又讓我躺在地上,將我全身衣服解了個乾淨,初時我還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的心里和我那細嫩的肉體真是巴不得呀,他微笑著對我說:「好妹妹,不要怕。」

就這樣,我全身一絲不挂地躺在他懷里,任他隨著欣賞著。

夜靜極了,我那對豐滿而富有彈性的乳房和那軟嫩長滿黑毛的陰部,豐滿的大腿,隨意的任他開心擺弄著,突然,他雙手緊緊的把我抱住,伏下身來,用嘴猛的一下吸住了我的乳頭。

真過瘾!一股暖流傳遍全身。

我情不自禁地雙手抱住他的頭部,使勁往乳峰上按著,磨擦著,他又親住我的臉,又狂吸我的陰毛,又用舌頭挑開覆蓋著陰蒂的黑毛。使牙輕輕咬住我那早已發漲『突突』跳動的陰蒂。

此刻,我真把握不住了,性交的渴望在我全身回蕩著,陰道內更加激烈的發癢,憋得渾身不斷抖動,淫液一股一股的從陰道內湧了出來,沾在他的嘴上和胡子上,只見他嘴對著陰道使勁吸著流出來的淫水咽著吃,感覺全身就像觸電般的發麻。

多麽希望馬上他把那硬東西插入我陰道內猛插幾下。

他沒有這樣做,只是拼命地親了又親,舔了又舔,吸了又吸。

過了好一會,他擡起頭來問:

「好妹妹,你嘗過性交的滋味嗎?那真正美極了,很是過瘾,又是那麽醉人,今天太晚,明天我們再來玩吧。」

我真感到掃興,便用手擦了擦乳房,又用三角內褲擦了陰部的淫液,心說:「流了這麽多白漿呀。」我忙把衣服穿好說:

「表哥,我們走吧,明天我們再來。」

他擡起頭,攬住我的腰,我們摟著走出了漆黑的樹林,

他看了一下表,已是午夜兩點多鍾,他把我送到家門口,又緊緊摟我吻了一陣,這才說再見。

第二章 風流的夜

第二天,我接到表哥少華的一張紙條,約我到草地等他,也就是他的住所,並說要送我一件珍貴的禮物

我的心跳加快,只盼夜幕早點降臨,好不容易等到太陽落山,草草地吃了幾口晚飯,就向他約我的地方走去。

到那兒以後,只見少華身穿漂亮筆挺的西裝,早已在此等候了,見我過來,急忙有禮貌地打招呼,拉著我的手,我們手拉手向一旁他的住處走去。

這所房子是他父親以前住過的,現在給了少華。

房間里的布置非常講究,也十分安靜,牆上的一束束鮮花發出了醉人的香味。

我們進屋坐在沙發上,他的一支手摸在我的乳房上,另一支手給我倒了杯咖啡,沖我說:

「曼娜你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下頭兩眼緊盯著地板。

今天,我打扮的確很漂亮。

苗條的身子,上身穿一件水紅色的網紗上衣,豐滿的雙乳把衣服撐得鼓鼓的,白色的乳罩顯得格外突出,下身穿一件黑色肉紗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腳蹬一雙米黃高跟皮鞋,透過紗裙可清楚的看到里面那粉紅色小三角內褲,把那又肥又大的陰戶緊包著,就像大腿中間夾著個小饅頭一樣。

這時他總是沖我笑個不停,開口問我:

「咖啡好喝吧?」

我點點頭。

就這樣我們聊著天,最後他說:

「我們去吧。」

我想, 他的進攻就要開始了,我早已做好思想準備,就等他那寶貝往我這里插了。

我真有些憋不住了。

可他竟把我請到一間浴室里,說了聲:

「請進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這時我才明白他的用意,是讓我把身體洗淨再干,沒辦法,只好脫光了衣服。

低頭看了看我那雪白又嫩的大腿,和那粉紅色的肉體,兩塊肥大的陰唇上面密密麻麻的陰毛覆蓋著那已有充血突出的陰蒂,不由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一幕幕動人的情景。陰毛蓋著的陰唇又癢了起來,陰唇張開著,好像是要吃東西似的,接著從陰道里流出一股白色的粘液,我下意識地用手摸了一下。

好家夥,又這麽多。順手又摸了一下那高隆的乳房,感到比以前更加豐滿了許多,也更富有彈性了。

我正想想,隔壁好像有人走動,我急忙將門開了個縫向外張望,

「哎呀,少華今天太美了。」我不由得差點叫出聲來。

只見他渾身上下一絲不挂,半躺在沙發上等候著,那黑亮的陰毛有一大片,比我的多得多,而且又很長,最引人注意的是那根強有力的陰莖,足有半尺多,粗得就像孩兒的胳臂,挺撥的在兩腿中間豎立著,還有節奏的一跳一跳的擺動著,再看那個大龜頭就像個雞蛋,還特別高。

此時的我,強烈的性交欲望像電流般的傳遍了全身。

性感沖擊著我那肥大的陰部,我的陰唇激烈的張合讓人心慌。

我忙把身子洗淨,盼望能快點做那好似天仙般的妙事──性交。

我又特意將的我陰部洗了又洗,搓了又搓,手在陰部的磨擦,使性的要求更強烈了,我急忙擦乾了身子裸體走出浴室,坐在了他赤裸的身體旁邊。

他燃著了一支香煙,好像沒有這回事似的抽著,只是兩眼火辣辣地盯著我一絲不挂的身體。

當我看到他那堅挺的陰莖時,性的渴望更加難忍,心跳急劇加速,都快從嘴里跳出來似的,興奮之馀不由的說了聲:「時間不早了,你還不快來,都快癢死我了,快點來呀。」

我焦急的催著他。

他伸手摸住我那對豐滿的乳房,我就勢倒在他懷里,肉挨著肉。

他摸著,吻著,一下子摟住我的腰,把我抱起來放在床上,我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他隨後上床緊緊抱住了我,用嘴猛親我的乳房,陰部及全身,又仔細地欣賞著我那豐滿的陰部和那密密麻麻的陰毛,見他又用一個手指摳進了我的陰道,一進一出,我感到十分舒服。發癢,憋漲,我實在難以控制。

他又用沾滿淫液的手往我嘴里抹。

真是快樂呀!

他隨意的在我身上亂摸著,他可能是累了,躺在我的身邊,兩具胴體緊緊的依偎著。

這都不算什麽,更精彩的還在後邊呢。

我們稍微休息了一會兒,他突然爬了起來,壓在我的身上,雙手用力揉著我的兩個乳房,又捏住了乳房頂端的那對乳頭,狠狠的捏了幾下,由於性的作用,我控制不住這強烈的性刺激,我不停地使勁擺動著屁股,他又在我的嫩屁股上亂摸,只覺著他的手伸到了我的陰戶,手指分開兩片陰唇,兩個手指同時插進了陰道。

真舒服!

他的另一支手不斷在乳房上揉著,捏著,搓著。

我的性需要急劇上漲,陰道里發熱的難受,陰水一股接著一股的往外流;

他起身跪在我兩條大腿中間,手握住那根像鐵棒似的陰莖,用另一支手的兩指把陰唇分開,用陰莖的大龜頭在我的陰道口來回磨擦潤滑著。

接著, 只見他胯往前猛的一挺『哧』的聲,那沾滿淫水的龜頭擠進了我的陰道,由於我是頭回嘗到真家夥的威力,疼得我叫出了:「哎呀,疼死了,我受不了啊!」他像是沒聽到我的叫,緊接著又往里一挺,我真受不了這樣大的陰莖啊。

「哎呀,疼死我了憋死我了喔喔小點勁呀哼哼喔癢撐裂了。」

我不斷呻吟著

可他不理這些,只是狠狠的往里插。

不知是疼得麻木了,還是適應了,倒著有些美妙感,舒服得很過瘾。

陰莖在我的陰道里開始有節奏的抽插。

夢境般的美妙感也隨著來回的磨擦增長,越來越感到舒服了。

真美呀!太過瘾了。

我那軟綿綿的身子都支持不住了,我便用手攥住了他那粗硬而且有些發燙的肉棒往外拽了一下,可他抱住我的屁股更加猛勁的往里插,沒辦法,只有隨著他的性子任擺布吧。

他在上面來回上下抽動著『噗哧』喘著粗氣。

「別太猛了呀,那樣我受不了啊。」

他喘著粗氣安慰我說:

「不要緊的,開始有些疼那是陰莖刺開了你的處女膜,現在好點了吧。」

我從鼻子里『嗯』了一聲。

陰莖在我陰道里隨便插著,時而又攪著插。

插的越深越覺得舒服,攪得越好,越覺美妙。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我舒服的輕輕呻吟著:

「喔真對你沒辦哎唷哼哼嗯輕點美極了」

我陰道里漲得受不了,可他越見我這樣就越是加勁的插, 快速的抽。

這是我第一回享受真正的性交的快感。

突然,他發狂似地抱得我更緊,簡真叫我喘不過氣來,就覺得來回磨擦的陰莖變粗漲得利害,而且比開始硬得多。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

越來越長,越來越粗,越來越硬。

陰莖的強力越來越大,他越喘氣越急。

「哎呀我受不了舒服哎呀你這是喔。」

我止不住地狂叫起來。

這時,他的陰莖在我陰道里急速抽送,然後,又猛插幾下,就覺著陰道里有一股股的熱液從那肉棒里射出來,射在陰壁上,好不舒服,我問他:

「太舒服了,這是怎麽回事?」

他說:「那是我的精液,經過你我的肉體的磨擦,射進了你的陰道里,舒服嗎?」

我點頭哼了一聲。

激烈而美妙的性交結束了。

我順手捏了一把他那還在我陰道里的陰莖,『喔』心想,這樣軟綿綿的,比剛才差多了。

他慢慢擡起胯來,把軟綿綿的肉棒抽了出來;

我體內的陰水隨著陰莖流出,流了足有半茶杯,再加上他射的精液能少了嗎。

我倆在這次激烈的性交後都累了,便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

我躺著回想起了那會兒的激烈情景,一支手便伸過去摸住他那軟唧唧的肉棒,玩著那已軟縮的龜頭,不一會兒,感到他那肉棒又漸漸發硬,發長,發熱,『咚咚』的跳起來,我側起頭看去,『呀』真嚇人,比剛還要厲害,肉棒上的表面青筋盤繞,龜頭漲大,發著紫紅的光。我的手都快攥不住這突然變大的家夥了,這陣勢我真有些畏懼。

突然,他再次起身按住我,將我的兩腿擡高而上,在我的屁股後面,雙手攥著肉棒,沖我的陰道猛刺過來。

『哎呀』疼得我竟喊出了聲,他沒刺進去,也不聽我的叫喊。

又一次沖刺,插進去了。

這下可不得了,疼得我的陰道像火燒一樣,眼含淚,我急忙用雙手支住他的胯部,使他不能再住深處插進,他見我支住了挺進的胯,就用那結實的前胸擠壓我高聳的乳房。

我感到有些頭暈。

他慢慢將陰莖撥了出來,又分開我的腿,把陰毛分開,猛地吸住我的陰道口,舌頭在陰道里來回亂攪,舍了陰道又吸吮我的奶頭。

經過他的一陣吸舔,擺布,我的欲望逐漸劇增,陰戶一松一緊張合著。

他讓我爬在他身上,我按他說的爬了上去就將我的屁股扒住,用那硬挺的肉棒對準了陰道使勁往里猛挺,不好進,我背過一只手,幫他將肉棒擠了進去。

不知怎的,不像剛才那麽疼了,反之倒有一種快感,我興奮的吻著他的嘴,他用嘴一下吸住我伸出來的舌頭,吸吮著我的口水。

他的陰莖開始抽動了,屁股有節奏地向上頂抽,性交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憋不住便使勁擺動屁股,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使我進入仙境般的美妙。

現在,我真感覺到性交的快樂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替代的享受。

陰莖越來越快的抽插著,我們就這樣用兩具肉體磨擦,發出電麻似的舒服感。

此刻我感到了無比的快樂,我不知如何來形容和表白這種快樂興奮的心情。

就這樣,我們擁抱著,各自發泄著性欲。

我的陰水不斷往外流著,陰水把我們倆人的陰毛沾在一起,黑乎乎的一卷一卷的,亂烘烘的黑毛沾在一起分不清他的還是我的。

精液和陰水的混合液沾在我倆肚皮上,陰唇隨著他的陰莖繼續運動著。

突然,他像一匹脫  的野馬,用盡全身的力氣,向上猛頂幾下,性交的快感達到了高潮,我倆都喘著氣,一下,兩下

我們摟得更緊了,他的動作速度告訴我──他要射精了。

我全神貫注地等待享受這射精的刹那間,這時,他的陰莖迅速變硬,變粗,變長。我覺得射出的精液一股股噴在我的陰壁上。熱乎乎的舒服極了!

此時,我倆正疲倦的沈浸在一片幸福之中。

我倆這次性交時間不短,覺著陰道里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勁。

太累了。

他拖著疲倦的身子把那軟縮了的陰莖,從我這里撥了出來,隨著陰莖的抽出,一股白漿從陰道里湧了出來,床面濕了一大片。

剛才發生的事情像夢一樣過去了,我的陰部沾滿了許多精液和淫液,他把身子反過來用舌頭舔了又舔,又將他的陰莖在我肚皮上擦了擦,我們坐了起來,

這次性交使我特別滿足。我流了許多淫水,他也射了許多精液。

這一晚我們擁抱著玩到了大天亮。

自從我們這次性交後,我對性的要求更加渴望了,性的沖動也更大了,這次是我一生中得到性快感的最高峰了,這種幸福甜蜜的生活,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第三章 性的折磨

光陰如梭,幾個月過去了,少華接到大學通知,速回校到蘇聯去學習,我們匆匆告別,我也到了開學的時候,我回到了體育學院,他幾次來信要我安心等他回來,他的信只能安慰我的心,可滿足不了我的肉體。和我性欲的要求,我的陰部不是想他的書信,而是他那強硬粗大的陰莖。

自從我們性交過以後,我的陰道里經常發癢不止,對性的需要更加強烈了,當時我正處在十八歲的年齡,又是精力旺盛的年代,多麽希望能夠馬上再給我一回性的滿足啊。

每當我想到這里,我的陰戶就激烈的發癢,發熱。真難以忍受這煎熬的時光啊。

可能我這種感覺也是每個少女青春期對性的急切需求的正常表現吧,這種忍受可真不是個滋味啊。

真想和我表哥少華見上一面,用他健康的身體來溫暖我,用那粗壯的雙臂擁抱我,再用他那鐵棒似的陰莖使勁的再插進我發癢的陰道幾下,也想用我的舌頭來嘗一下他特有的口水,讓他在我細嫩的乳上房上吻個夠。

在這些日子里,我每天晚上都難以成眠,使我胡想一通忍受著性的饑餓,由於性的刺激,漸漸的覺著我的陰道里發乾,有時多麽想能有一個小夥子快來進攻我這無人開耕的『荒草地』呀,讓我親口嘗幾滴那奶露般的精液。

我自已不止一回的脫光了衣服躺在床上,自我欣賞那雪白軟嫩的肉體,和那肥大的陰戶。

我躺在床上,把兩條大腿分開,用手摸著那肥嫩豐滿的陰戶,性沖動時,我就用兩個手指插進陰道里,來回抽送,磨擦著那狂癢的陰道。不一會兒就會流出很多白水來,就這樣來解脫性的需要。

有時性欲很強烈,陰蒂充血漲得一鼓一鼓的跳動,我就把那流出來的陰水吃了,也嘗一下他愛吃的東西,果然不差,但是達到的美妙還是不如用那陰莖抽插的過瘾,沒辦法,只能用這辦法來滿足我這里。

也沒什麽歡樂,性欲也達不到高峰。

這個時候,我多麽盼望表哥少華能馬上回來呀,我實在受不了這性的沖擊。

有時便把床單卷成卷。使勁摟抱住,磨擦著發癢的陰戶,刺激著陰唇不住張合,使那蓋在陰毛下面,陰道中間的陰蒂突突跳動,再讓那陰水發泄出來。

當時要是有個小夥子理解我的話,那會有多美呀,有時我的性交欲使我難受得要命,就將我那羽毛球拍的握把插入里面猛攪。

想起這些事情我也是發笑,可差不多每個少女也都有過類似的體驗吧?

總之,這也算是我少女時的青春史吧!也是一個少女爲滿足性要求所經過的一個階段。

第四章 新婚之夜

一晃兩過去了,可我的表哥還沒回來,也可能他在外邊又有了相愛的女人,我現在已是體育學院三年級的學生了,在這漫長的歲月里,我又愛上了我們系的一位同學,一個姿態優美而且體操技能相當優秀的人,他叫林濤。

由於年齡的增長,我的性需要也在逐漸增強,有些忍受不住,幾回在宿舍想和他性交,但都沒成。

終於在我二十二歲那年和林濤結了婚。

他是一位華僑,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講都比表哥少華優越。

現在我來爲你們談談我們的新婚之夜吧!

由於我飽嘗性交的樂趣,又長期忍受了一段性的饑渴,所以,在新婚之夜,馬上就想和他歡樂一番。

好不容易等到客人走淨,由於以前和表哥的一些事情我並沒告訴他,所以不敢過急地去吸引和調逗他的性,暫時忍受著陰部發癢的痛苦,等他來親吻我,擁抱我,只好用聊天來調逗他,沒想到他只說些和此不相干的事,他不來逗我。

過了好一會兒,可能是他的性上來了,翻身一把按住我,將我緊緊的抱住。

我等著他的擺弄,可他摟著我不動,只是吻個不停,也不用手來摳摸我的陰部。

我想可能是在考驗我吧。

他怎會知道以前的事情呢,我正想著,他伸手捏住了我的乳房,可還是不去動我的陰部。

我閉著雙眼不敢看他,只等他的行動了。

他越來越重的揉著我的乳房,要知道女人的乳房爲性敏感的部位,他繼續用力揉著,我實地無法憋住了,便把那肥嫩的陰戶向他擠了過去。正挨住他的龜頭,感覺到它的硬度,有節奏地跳著,粗漲得好像要把那肥肥的陰戶挑起來似的。

這時我的陰道開始一松一緊的張合了,陰蒂跳得厲害,兩片陰唇張合著感到刺癢的難受,陰水流滿了陰道,有股憋得說不出來的難受。

我用力使陰戶擠著他的陰莖,可他不用一點力來擠我。

我實在忍受不住,用一支手慢慢地插入陰道,在里邊來回摳著。

我的這些行動是相當小心的,怕他感覺到了。

在我摳的時候,陰水順著我摳動的手流了出來,流在我的大腿上。我急切地等待著他的下一步行動,心里說:

「小寶貝呀,怎麽還不快進來,快點來吧!」

可他還是只抱著我,直到天亮也沒行動。

朋友們,你們可想而知,那是什麽樣的難受吧。

一夜我都痛苦地煎熬著,就像快餓死的人見了饅頭不讓吃一樣啊。

第二天我們起了床,他見我很不高興,便說:

「親愛的,別生氣,好事還在後頭呢,今晚床上見。」

我洗理完畢,找他的人也來了,大家一起吃過飯,他便和同事們出去了。

我心神不安,巴不得馬上天黑。

夜幕降臨了,他還沒有回來,我便脫衣上床等他,不在一會兒他回來了,他看到我在床上等著,便急忙脫光衣服上床。

突然,他猛的用大腿挾住我的細腰,把我摟在了懷里狂吻,他叫我躺平了,猛的壓住我,用他那胸膛使勁的擠著我的乳房,後又用嘴吸住了奶頭。

這樣一來弄得我渾身發著奇癢,控制不住。

這已是第二個男性來玩弄我了,這時他調過身去,把頭伸到我的兩條大腿中間,女用催情迷幻,男用延時壯陽,充氣娃娃情趣用品等等,特別推薦個德國綠色誘惑真是棒極了!她的扣扣:1765663011 ,滿200免郵。瘋狂地吸吮著兩片肥大的陰唇,又用舌頭來回的舔著陰蒂。

就我個人的經驗,我們的女人的陰蒂是性最敏感的部位,比起乳房敏感得多。

他繼續舔著,直舔得我心里發慌,陰道發癢,發熱,我的屁股不由得使勁來回擺動,我喘不過氣來,漲得尿液直想往外流,我急著要小便,可他見我如此抖動,便使勁的抱緊我,他無意的分開我的大腿,剛分開,我小便了。

他見流出了尿液,忙伸過頭去用嘴吸住了尿道口,竟把流出的尿液全吃了。

他又將我的兩腿往大處分開,準備進攻,我此時的心情又興奮又激動,我又能得到天仙般的樂趣了。

我的陰道更癢了,陰蒂有些紅腫。

只見他低下頭來看著我的陰戶說:

「天那,這樣肥大呀!」

由於性的作用很厲害,陰唇顯著就更肥大了。

陰水順著陰道口流了出來,我的性欲已達到了高峰,看見他手握強壯的陰莖,我驚奇了,呀!比表哥的還粗大有力,不過這回我不怕了,並且願意越是粗大越好,我嘗過了粗的滋味,小了還滿足不了我的需要呢!

想著,他的龜頭已在我那流著陰水的陰道口來回的磨著。

我早已做好了思想準備,想讓它──陰莖,立刻沖刺進來,解解我這已忍受了幾年的饑餓。

他這人也真是的,還沒往里面插,只是手緊握他的陰莖,並仔細地盯著我陰道的緊度和深度。

突然,我的全身像過電一樣麻木。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龜頭猛地插進了我的陰道,他輕聲問我:「曼娜,疼嗎?」

此刻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動著,說不出話來,心想:「你是在試探我,看我是不是被別的男人玩過,真夠狡猾的呀。」

我稍微平靜了一下說:

「很疼呀,你慢點吧。」

就這樣,他才把留下的半截陰莖插了進去,看樣子他也有些等不及了,毫不留情地插了起來。

我表哥少華在插我的時候,只是一味的猛沖猛刺,毫不考慮性交的技巧,這次和林濤的性交,有緊有慢,讓人回味。

陰莖不停的在陰道里猛插著,有節奏地活動著。

一會慢慢地往外抽,又猛的插進去,雙手還不停的摸著我那渾身抖動的嫩肉,一會兒又將我的大腿合緊,一會又將大腿撇開,我渾身的肉體像吃了麻藥一樣,四肢無力,軟綿綿的。

突然,他用那粗大的陰莖在里面猛攪,太舒服了,就這樣我們玩了一個多锺頭,就覺著一股一股熱乎乎的精液射進了陰道里,他射精了,可我假裝不知。

你們想,他的家夥比少華的還大,我能感覺不到他的射精過程嗎?」

剛才他要射精時覺著陰莖漲得像個茶杯在陰道里一樣,陰道像要裂了一樣舒服的疼了幾下,要不是這幾年性欲的增長,我還真受不了這幾下呢。

我用深情的眼光看著他那樣子,他慢慢將陰莖抽出了半截,我伸手握住了他那半截肉棒,他停止了往外的抽動。

我這一摟不要緊,他的肉棒又發起硬來,接著又猛插進去,又激烈的抽插幾下,又一股精液射入了陰道,這回射出的精液好像有些發燙似的,使我舒服極了。

我真痛快,也真是佩服他,能爲能找到這樣一個丈夫高興。

看他的樣子還不想罷休,他順手拉過一個枕頭,將它放在了我的屁股底下墊著,我不知他要干什麽,他讓我把兩腿擡高分開,他用手理了一下我那亂烘烘的陰毛,分開了那兩片肥大的陰唇,一下子爬到我肚子上,陰莖準確地插了進去,插到了最深的底部,頂住了子宮,一個勁的上下插送。真舒服呀!比前兩次過瘾多了。

我感到陰道里的龜頭更大了,我問他這是怎麽回事,他喘著粗氣對我說:」

「這是枕頭的作用。」

我的陰唇張合的速度加快了。

平時還沒有這樣過呢,真是我平生最快樂有趣的一次了。

我突然感陰道漲得厲害,還沒來得及多想,便有一大股熱乎的精液射入我那已裝滿精液的陰道里,這回可真受不了呀。

隨著泄的快感,他將陰莖撥了出來,『滋』的一聲這下不得了,由於射入的精液太多了,我的陰道容不下這麽多精液,所以,隨著陰莖的撥出,一直噴了床上一大片,有趣的性交結束了。

他慢慢地從我身上爬了起來,一支手攥著那雖已泄精可還是那樣大得出奇的陰莖,他要我用嘴吸住那粗大的陰莖龜頭,我不禁看了他一眼,見他正盯著我看,我伸過頭去張口含住了那磨菇形的龜頭,撐得我嘴真難受,一股熱乎乎帶些騷味的感覺傳入嘴中,我輕輕用牙咬了一下,嚇了他一跳,忙把陰莖抽了出來,像瘋了似的摟著我的頭欣賞著,他放開我的頭,雙手緊緊抱住我,摸著我全身白嫩的肉體,他的手摸住了我那圓潤豐滿的屁股,手又摸到了屁股溝,將一個手指摳進我那緊縮的屁眼。

「你淨胡擺制人,我疼得受不了。」我說著便把他的手指拽了出來,帶出一股臭味,我忙用紙給他把手擦淨。

「舒服嗎?來,我們再玩會兒吧。」他輕聲問了我一聲,我也沒回答。

低頭看去,他那肉棒又硬硬的挺了起來。

我心想,他怎麽這麽大的勁呀。

這時他要我反過身來,他讓我自已攥住自己的乳房,然後用陰莖在我屁股上磨來磨去。

他像是看出了我的性欲很大,二話沒說,一下子從我的屁股溝中間將肉棒挺進了陰道里,這下頂得更深,頂得我子宮都有些疼,我也是第一回坐在他兩腿上性交,雖然有點疼,可這種疼是美妙的。

我的性一下子達到了高峰,真太棒了,他的胯一撅一撅的使我疲倦的身子再次達到高潮。

我渾身都在抖動著,屁股坐在他的腿上狂扭著,陰道里從沒有過如此奇癢過,渾身的嫩肉被肉棒插得我舒服透了。

「你快使勁吧,用力的插吧!勁越大越好!喔真痛快再快點喔」我真不知說什麽才好不由得叫了起來。

突然,他死命抱著我,吻著我的脖子,肩,手緊握著我那發漲的乳房搓著,此時,我感到他的肉棒在陰道里有氣無力的擺動了幾下,啊!又射精了,真了不起呀。

他雙手松開了我,我起身看著他累的樣子,他像一灘泥似的躺著,滿身汗,雙眼閉著。

我心疼地抱住他親了親,又爲他舔乾淨肉棒上那說不清是陰水還是精液還帶有血絲的白水,我也累得快差不多了。

我們睡下不一會兒就天亮了,在這晚上我流出多少陰水呀,他又爲我射出多少精液啊,再看他的陰莖已軟綿綿地彎彎著,又看一下我的陰戶,都紅得顯的有些發腫了,床上留下一片濕乎乎的陰水,而我的乳房比以前更豐滿了。

燦爛的陽光一束束的從外面照射進來,我趕忙起床做早飯,又把熟睡的林濤叫起凘,他沖我笑著說:

「你的感覺怎麽樣?有粗魯的地方請你多多諒解。」

說著親了我一口,我忙說:

「那里,我從你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幸福,你讓我十分的滿足,以後我們永遠相愛,度過美好的一生。」

他又說:「我希望你能早日成爲孩子的母親。」

我聽著臉上紅了,心里有種說不出的高興。

第五章 段落告終

我懷孕三個多月,就在這段時間,林濤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經過四處求醫,也無能爲力──他去逝了。

七個月後我生下一對雙胞女兒,兩個女兒也漸漸長大,兩年後,我結交了一位和我同樣命運的男人,後來我們結了婚,又開始了新的生活。

第六章 同胞姐妹

時間一天天一年年的過去了,曼娜的雙胞女兒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長大成人,現已成爲一對亭亭玉立的妙齡少女了。

姐妹倆長的很相像,雖沒有仙女般的容貌,但姿色卻也不減當年的媽媽。

大女兒叫愛華,小女兒叫愛云,年芳十二歲,你瞧這對嬌媚的姐倆,走起路來扭腰擺胯的,好不風騷的一對姐妹呀,小夥子們瞧上一眼,就夠他們神魂顛倒的了。

這對生性放蕩、輕佻的小姐妹,在十幾歲就開始了相互挑逗,作起了性的遊戲。

別看她倆年歲小,可是對性方面來說,還真懂的不少。

自己發現的,偷看父母的,學了不少風流本事。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夜,一家人吃了晚飯,天還麻麻亮,母親便催兩個孩子去睡覺。

「快睡覺去,明天還要上學。」曼娜催叫著。

天氣也是太熱了,倆人也沒一點睡意,可母親催了好幾遍,姐妹倆只好上床躺著,愛華給妹妹扇扇子。

兩人在想什麽呢?她倆心里明白父母的生活習慣。

這一家住的是個里外間的屋子,里間屋沖著屋後的小河開了個不大的窗戶,屋里地方不大只能放兩張雙人床,父母在外間,她倆在里間。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姐姐給妹妹扇著扇子,一會兒愛云就睡著了,自己也有些困了,這時,從外屋傳來父母的輕聲對話。只聽父親說:

「你真越長越漂亮了,我去看看孩子們睡著沒有,母親答應著。

繼父輕輕的撩開門窗一個縫,愛華趕緊閉上了眼,繼父見她們已睡著了,便輕輕的回到了床上,對曼娜說:

「我們又可以痛快的玩會兒了。」說著,就聽外屋的木床發出了『吱吱』聲。

愛華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他們這種事情,被兩個孩子發現了不止這一回。

愛華躺在床上繼續偷聽著,聽的入了神,就覺著有股說不出的難受勁。

愛云還在酣睡著。

愛華輕輕將自己的三角褲襪脫去,左手捏住了那只還沒全成熟的小乳房,右手摸著那稀稀拉拉的幾根陰毛,嫩小的陰道里已流出了不少白水,流在涼席上濕了一片。

正在夢中的愛云翻動了一下身子,覺得屁股下面有些濕,在睡夢中伸手一摸粘糊糊的,睜開迷糊的雙眼看了愛華一眼。

愛華見愛云醒了,一把將妹妹摟住,使勁的吻著愛云的乳房,別看愛云小,可乳房比姐姐的要大一半,愛華的用力親吻使愛云也受不住了,直覺著身上麻蘇蘇的發熱,陰蒂也突突漲的難受,不由的輕聲叫了起來:

「哎呀嗯喔輕點呀。」

此時,愛云把愛華的屁股也使勁摟住,用手捏住了愛華那早突跳的陰蒂。

只一捏,愛華使勁扭動著屁股。

「哎呀,你也小點勁喔快別我受不了了呀別唷。」

愛華低聲浪叫著對愛云說:

「我們還像前幾天那樣好嗎?」

愛云明白,便起身反躺過來,所謂的『倒蹬腳』就是這樣。

愛云也脫去了緊身三角褲襪,『喔』也濕透了,不知是汗水還是陰液,索性用手沾了點放在嘴里,一股鹹騷的滋味傳入她舌頭的每根神經。

「你在干什麽嗎?快點啊,我都快要漲死了。」

愛華急不可待的催著愛云。

正在品嘗中的愛云此時也在一鼓一鼓的發漲,性欲沖擊著那豐滿的陰部,聽到愛華那淫浪的催叫,急忙爬在了愛華的肚子上,又忙把頭伸在愛華那兩條細嫩的大腿中間,伸出舌頭,慢慢的舔著那發硬的陰蒂。

「喔對就這樣舒服太厲害哎呀受不了,停」。

愛華滿足的呻吟著,陰唇一松一緊,陰液不停的往外湧著。瞧她倆配合的多麽緊密。

愛云在愛華肚子上爬著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愛華達到了性高潮,才不停的叫著。

愛云加重了舌頭的舔力,又一下滿口將陰蒂吸住,這下子愛華全身的嫩肉都在瑟瑟抖動了,屁股一個勁發狂的扭擺著。借著夜色的微光看到愛華的大陰唇滋潤的發著腫漲,張合的更厲害,像是要把愛云的頭吃進去似的。

愛華滿足的呻吟著,兩手使勁的將愛云的頭往自己陰戶按著,直按得愛云頭皮都疼了。

「你輕點,我不管了,非把我頭按進去嗎,不再干了。」

愛云撒嬌的輕聲說著,便擡起了頭。

「好妹呀,一會兒我也讓你舒服的,快點吧,我舒服完了讓你痛快呀。」

愛華用哀求的聲調催著愛云。說實在的,愛云很願意爲姐姐效勞,也好借此發泄自己的性欲。平時都嫌那兒不乾淨,可是在性欲的作用下,兩人願意相互效勞。

愛云也早就憋不住了,陰道里流滿了陰水,憋的也不是個滋味,便沖愛華說:

「你只管舒服了,可我也漲得難受啊。」

「這樣吧,你在上面給我舔,我在下面爲你舔,我們一起痛快個夠,行嗎?」

愛華回答著,愛云也答應著。

愛云也把兩條嫩腿分開,隨著兩腿的分開,那早就充滿了陰水的陰道,一股白漿噴湧而出,弄得下面愛華臉上粘糊糊的都是騷水,愛華敢緊張嘴將陰戶吸住。

只是流得太猛,咕咚,咕咚,咽了好幾口,差點嗆了,忙伸出舌頭將陰道頂住,愛云流出了許多陰水,這才松了口氣。覺著舒服多了。愛云也伸出了舌頭,沖著愛華的陰道用力插了進去。

「哎呀更舒服再使哼喔」

愛華興奮的輕聲叫著,愛云的舌頭繼續抽送著,又狠攪幾下,突然,愛云攪動的舌頭被愛華的陰唇夾得緊緊的,猛然愛華的舌頭也夾住,還是愛華招多,愛云只知道用力的舔,愛華見妹妹此時的性力也大了,就用舌頭往里猛頂,同時用下巴去磨愛云那跳動的陰蒂。

「喔┅好舒服快點嗯嗯」

愛云猛的抽出舌頭,叫了起來,愛華用大腿使勁夾了愛云幾下,意思是輕點,愛云會意,便回頭看了愛華一眼,輕聲說:

「知道了,你還像剛才那樣,舒服極了。」

由於愛云剛才猛的把舌頭抽出,被頂在里面的陰液又流了出來,愛云馬上吸住流水的陰道口,猛吸著咽進肚里,真美呀,心想,她也需要像這樣弄我一樣,想著就用嘴吸住了愛華的陰蒂,並用嘴唇揉著那跳動的陰蒂,只揉了幾下,也許揉得重了些,下面的愛華狂擺屁股,有點受不了的樣。

「好妹妹,快別揉了,別揉了,我受不了,喔受不了快進去,用手插,喔癢死了,插的舒服。」

愛云聽到愛華的浪叫,忙用手的中指刺進陰道里。

「哼哼用兩個喔,對就這樣。」

愛華不太滿足的叫著。愛云按組組說的那樣,用手的兩指同時刺了進去使勁往里插著。

「來回一進一出,難道這樣還用我說,哎呀,就這樣再使快點越快越好喔唷嗯。」

愛云狠勁的來回插刺著,陰水順著指縫往外湧出,發出『噗噗,噗噗』的聲響,愛云也感到渾身的發熱,陰道發癢,憋漲的快要裂似的,不由的用力扭動屁股在姐姐臉上,嘴上,乳房上來回蹭磨,越蹭速度越快,越磨性欲越大。

此時的愛華雙乳發燙,發癢,漲得難受。

「你要我這樣,你怎麽也不體諒我呀?」

愛云不滿的沖愛華說。

愛華見妹妹便出了全身的力氣扭擺著屁股,知道她的性也達到了高潮,左手扒開那粘滿白帶和陰水的陰唇,右手用了三個手指,猛刺進了陰道。

「喔真過瘾真舒服好姐姐哎呀哼哼也快點!來回攪呀。」

愛云那美妙刺激的聲調,點燃了愛華的性引機。

姐妹倆互相插著,抖動著,發出『哼哼唧唧』的輕聲浪吟。

就在這時,倆從幾乎同時從陰道里噴出了股熱漿,兩個人的性感達到了最高潮──泄陰漿了。

這倆人互相爲對方舔淨了陰液又用褲襪各自清理戰場,擦乾淨流在床上了白水汗液。

牆上的挂锺響了二下,兩人喘著那未平息的粗氣,躺在床上,不一會兒,便甜甜的睡著了。

夜光照在這對裸體姐妹身上,顯得那樣美,多麽優美的夜景啊。

長時間的勞累,使倆人睡得很香。突然,門簾抖動了幾下,接著開了個小縫,一條黑影輕輕閃了進來,那雙貪淫的眼睛緊緊盯著這對少女的裸體。

只見他伸出一雙微微抖動的手,輕輕摸住睡在床邊的愛華的雙乳。黑影的手更加顫抖,只見他伏上身來,吸著愛華那陰部的嫩肉。

愛華在睡夢中仿佛有東西動著自己的陰部,熱乎乎的感覺,兩個乳房也像有什麽東西在上面顫動。

愛華睜開疲倦的眼睛,『啊』還沒等叫出聲來,便被一把捂住,愛華一看,便不再吃驚,繼父的手也慢慢松開了,其實,繼父經常逗這姐妹倆,此時愛華當然不覺著什麽可奇怪的了,不過像今晚的情景還是第一回,愛華有點不好意思了。

原來,他和曼娜痛快的玩了一陣,曼娜躺下睡了,他翻來複去,聽到里屋有響聲,便急忙下床,連褲子也沒穿,只穿著三角褲襪,站在簾外,聽到里面的激烈對陣,不由得色心又起,那根身經百戰的大陰莖,女用催情迷幻,男用延時壯陽,充氣娃娃情趣用品等等,特別推薦個德國綠色誘惑真是棒極了!她的扣扣:1765663011 ,滿200免郵。繼而硬挺起來,越挺越硬,挺出了三角褲的腿口,實在難以控制,欲火指使,於是便挑簾進去。就出現了剛才講的那一幕。

愛華緊張的心情放松了。

「有事嗎?我在睡呢,干什麽?」愛華小聲問。

那裸露的身子一點也不加掩蓋。繼父說:

「你們剛才干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愛華低頭不語。

繼父把握住了這對姐妹的淫性,大膽的沖愛華說:

「這樣吧,天快亮了,明天你去學校說一聲,我在家等你,有事要對你講。」

愛華明白要干什麽,順口說了聲:

「小點聲,別把愛云弄醒了。」

愛華和繼父同時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愛云。

第七章 繼父與長女

天亮了,牆上的挂锺『當當當』敲了幾下,母親做好了早飯,便叫兩個女兒起床。

「小華,小云,起床吃飯!」

姐妹兩個還在熟睡著,母親又叫了好幾遍,倆人這才急忙穿好衣服,清掃停當,草草地吃了幾口飯,看媽媽已出門,愛華和妹妹一起上學去了。

愛華還記著繼父的叮囑,學校的鍾聲響了,她撒了個謊,說身體不舒服,請假回了家。

繼父著急的等待愛華回來,坐立不安,一會兒聽動靜,一會兒在房里走來走去。

她回來了,輕輕開門進屋,見繼父那著急的樣子,差點笑出聲來,愛華輕咳了一聲,繼父回頭看是她回來了,上前摟住了愛華的細腰,愛華故意擺脫說:

「叫我回來有什麽事情嗎?」

繼父看了她一眼也沒作聲,只是慢慢松開雙手,回頭把門闩上,兩手猛的將愛華重新抱起,放在了里屋的床上。

愛華的心激烈的跳著,嘴里發乾,渾身發熱。繼父猛的吻住愛華的嘴,將舌頭送了進去。

愛華扭動著身軀,用小嘴吸住送進嘴里的舌頭,倆人的舌頭在嘴里激烈的互相纏繞著,片刻松了口。

「我還以爲你不回來呢,等的我真有點著急了。」

「哎呀,這不是很快就回來了嗎。」

她看了繼父一眼繼續說:

「再說我得等愛云上課才能回來呀。」

他輕歎一口氣說:

「沒叫我失望就行了」

說著吻了愛華的臉一口,走到床邊,伸手慢慢來解愛華的衣服,「哼,你要干什麽?」愛華浪聲浪氣的說,可手並不阻攔。

「讓我看看。」

他繼續解著衣服。

「你不是見過了嗎」愛華嘴里這樣說,可心里早就想脫掉衣服了。

「晚上我沒看清楚」繼父說。

愛華躺著閉上了眼睛,他看時候已到,便將愛華的衣服全部解開,連乳罩也扯了下來。

刹時,露出那對並不太大的乳房,不過那奶頭真不小,粉紅的,還帶點透明。

繼父心中的欲火在燃,他輕輕用手去捏那乳房中的硬塊不見反應,又用了點力,愛華全身的嫩肉開始顫動了。

「哎呀小點勁喔」

「你的奶也不大嗎」

「我還小呢」

愛華說著看了他一眼。

繼父的手正在輕輕的揉著那對小饅頭似的乳房,揉著,揉著,他的嘴一下吸住了奶頭。

愛華那輕微顫抖的身子開始了強烈的扭擺。

「喔哼哼呀嗯嗯」

他又捏住奶頭,在手里輕輕的搓,此時愛華覺著全身上下像過電一樣發麻,腦袋也不停的搖擺,像瘋了一樣,屁股更是一挺一挺的扭個不停。

愛華心里多麽想能馬上嘗到那真正性交的美妙滋味啊。這時繼父松開一支握奶的手,挑起愛華的裙子,扯掉緊身褲襪,伸手摸住了那已濕潤的陰戶。

突然一股濕熱滑膩的感覺傳入繼父的手中,『啊』陰液順著那雪白的大腿流了出來,濕透了屁股下面的裙子。繼父回頭看去,兩片陰唇大而肥嫩,中間夾著個小肉疙瘩──陰蒂,已突突跳動了,兩片鮮嫩的陰唇也不停的一松一緊張合著。

繼父看著一下子把她的裙子拽了下來,全裸的肉體一目了然,他迅速的撇開愛華那兩條細嫩的大腿,用嘴沖著那跳動的陰蒂一口吸了上去,愛華感覺全身發著燥熱,控制不住抖動,越加厲害,兩手不由的捏住自己的乳房,使勁的搓,用力的揉,要把它搓爛似的。

「小點勁嗯受不了呀喔」

嘴吸舌頂使愛華感到妙不可言的舒服,他松口問:

「怎麽樣?」

「真舒服,舒服極了」

愛華隨口答應著,繼父把她從床上抱起來,愛華奇怪地問:

「你又要怎樣干?」

「今天叫你舒服夠,也讓你嘗嘗你還沒嘗過的舒服。」

說著又重新把她放回床上,迅速脫掉自己的衣服,身上只留下三角褲,順手擡起愛華的大腿。再左右分開,陰水順著分開兩腿,從屁股溝流到床上。

繼父的身上正在發著高度的熱,全身的血液在沸騰,使得嘴發乾,舌發燥,再也忍不住這肉體的吸引,血的沖擊,忙從褲腿里拿出那粗硬挺直的陰莖來。

再看被性沖動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愛華,屁股使勁挺著,那兩片肥大的陰唇張合得很是厲害,陰蒂硬得往外突出著,發亮。

愛華看他抽出這樣大的家夥,還真有些害怕,但更多的還是驚奇新鮮,他好像看透了愛華的心思,說:

「喜愛嗎?不要緊我會慢慢的往里弄的。」

說著,左手扶住愛華高舉的一支腳,右手握著那粗長又硬的大陰莖,龜頭頂住正不斷流著白漿的陰道口,向下磨蹭著,稍稍頂進了一點,擡頭看了愛華一眼,沒反應,只是緊閉著兩眼,又低頭看了一下她的陰道,和自己的陰莖相比太小了,就小心的往里猛頂一下,『唧』的一聲,龜頭全擠了進去,再看她緊皺眉頭,開口叫了聲『哎呀』聽到叫還以爲是舒服,隨著胯往里猛挺,又『唧』的一下,陰莖全擠了進去。

就聽愛華一聲慘叫:

「媽呀!疼死我了快抽出來吧!」

聽到這樣的叫聲,他停止了進攻。

再瞧愛華臉色蒼白,沒半點血色,額頭的汗珠滴滴下流,疼得。渾身顫抖,雙手抓得涼席『吱吱』作響,兩腳亂蹬,差點沒掉下床來。

稍停了一會兒,愛華說:

剛才都快疼死我了,像撐裂似的,你那兒也太粗大了,也太長,在里面不動倒挺舒服,我那兒現在有些麻木了。這樣吧!你慢慢動一下試試。」

繼父隨口答應著,慢慢活動起來。

他試探著往外拽了一下,見愛華只皺了幾下眉頭,又動一下,還是沒有反應,無意中低頭看去『啊』難怪她如此叫喊,隨著陰莖的抽插,帶出的白漿成了粉紅色,陰肉和陰液同時帶出往外翻翻著,由如開花的柘榴,繼父歉意的問:

「小華呀,感覺怎樣?還疼嗎?」

「你再慢點,你往外抽的時候,像帶著我的心一樣,覺著肚里全空了,說不出是疼還是舒服,你再試一下。」

他答應著抽動起來。

「再慢點」愛華說著便使勁把兩腿往上擡,往兩邊撇,好讓陰道開大些減少疼痛。

陰莖在里面慢慢的用著力,繼續抽插。

此刻愛華感覺陰道里又有些麻和疼,便叫了起來:

「啊疼慢!」

隨著愛華的叫聲速度慢了下來,過一會兒愛華又叫了起來:

「太慢了┅對,就這樣。喔再快點真舒服」

陰莖在里面猛插起來,愛華也不再叫疼。憑繼父身經百戰的經驗,加上她此時的性欲高漲便放肆地開始刺插。

刹時,愛華感到妙境來臨,止不住地扭著屁股,全身的嫩肉激烈抖動,嘴里不斷發出美妙的浪叫:

「哎呀舒服真過瘾過瘾極了」

繼父聽到愛華的浪聲浪調的叫喊,自己也飄飄然了,抽插速度猛地加快。

這倆人都喘著粗氣,性交的美妙傳遍了倆人身上的每根感覺神經,他感到愛華陰道里有一股發燙的液體噴出,噴在龜頭上很是舒服。平時斯文的他在這時似虎狼一般。

愛華也感到自己陰道里的肉棒在急劇發漲,真憋的有些受不了,開口問了聲:

「我感覺你那更粗了,有點撐得慌。」

他也沒顧上回答愛華的問話,突然間,繼父那粗大的陰莖在陰道里狠猛插幾下,繼父的性感達到高潮射精了。

兩個人喘著粗氣,癱軟在一起,上下壓著一動不動。由於過度的疲勞,倆人竟這樣睡著了。

牆上的挂锺敲響了十二下,愛云下學回到家中,見房門從里闩著,便起了疑心。里面有人,對,從後窗看個虛實。她輕輕的來到窗下,窗子不高,伸手扒住往里一瞧,『啊』兩具肉體一起壓著在睡覺,她細看去發現被壓著的是姐姐,上面的是繼父。

難怪放學沒見姐姐,她輕輕松手往回走著邊想,以前繼父經常用一些下流語言調逗我們,不過他人長得滿帥滿有風度。想著已來到門前,她輕聲敲門,沒動靜,又敲,只聽屋里一陣混亂,『吱』的一聲門開發,只見繼父臉帶慌張的神色,站在那里,隨口說了聲:「我回來了。」他見愛云臉色不對,心想她可能發現了這一切。

第八章 繼父與小女

時隔幾日,這天是休息日,愛華要和媽媽去走親,大清早母女便起程了,家中只有愛云和繼父。

愛云還沒起床,繼父一覺醒來,見她們母女早已上路,起床清理了屋子,他看愛云這時還沒起床,扭身進了里屋,愛云睡得很香。

繼父那火辣辣的雙眼,看著床上的一切,見愛云渾身上下,只穿著粉紅三角褲,一對白敕的乳房,在胸前挺立,細嫩的胴體白里透粉,捏上一把準能攥出水兒來。

一旁站立的繼父兩眼直直的盯著眼前的一切,不由渾身熱血沸騰,心慌麻亂,全身發酥,腿打顫,嘴舌發燥,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那隆起的乳房,又急忙把手縮了回來。

他不想馬上驚醒愛云,極力的控制著的性的欲望,一旁站立欣賞著天仙般的少女肉體。

牆上的挂锺響了,響得是那樣清脆。

愛云翻動了一下身子──她醒了。

嚇了一跳。觸電似的坐起來,仔細看去,繼父站在一旁,她並不驚奇,只是拿過上衣穿上,看著繼父那雙色淫而充滿血絲的眼睛。

愛云心里也開始慌亂了,全身血液漸漸加快了速度,就覺著渾身發熱,陰戶發癢,性的作用使她一頭扎進繼父的懷抱,倆人由如乾柴遇火般的燃燒起來。

還是繼父先開口:

「我去把門闩上,你等著」說著轉身向外屋走去。

門被反鎖起來,這可放心了,他回來一把將愛云摟在懷里,將愛云所穿的上衣扯了下來,又將已濕透的褲襪脫掉,刹時露出那紅白相間光禿禿的陰戶,隨後也脫去了自己的長褲背心,只留褲襪,硬挺的陰莖支的褲襪露出了成人那密密的黑毛。說實在的,愛云還是頭回這樣大開眼界,看的直了眼,心想好家夥!這麽多毛啊!他那東西得多大呀。想著,她伸出細嫩的手,去摸那毛絨絨的陰毛,繼父胯往前挺了挺,就勁一把將愛云摟住,狂吻住她的乳頭,繼而,吸入嘴中,用力使舌頭揉磨那粉紅色的奶頭,只揉得愛云屁股一挺一擺的,使勁攥著那把陰毛,發出輕微的浪叫:

「喔哼哼嗯唷」

愛云身上的嫩肉開始了抖動。

松開了嘴,把愛云放在床上,將身子壓在了愛云那柔嫩的肉體上,雙手攥住那對乳潮,握了又握,揉了又揉,搓了又搓,嘴親在臉上,吻了又吻。舌頭挑開她的小嘴唇送了進去,使勁頂著。

這時的愛云伸手隔著短褲緊緊夾住他那硬的像鐵棒一樣的大陰莖,也來回的搓,使勁的揉。

繼父見愛云這樣大的性欲便松開一支握奶的手,索性脫掉了褲襪,好讓她親手握住那陰莖,滿足她現實的需要,這下可順了愛云的手,急忙一把攥住,就覺著熱乎乎,硬得像鐵棒。

他見愛云浪性如此之大,更加重了對乳房的揉搓,並用手握住奶頭用力握了幾下。愛云一陣激烈的抖動,發出長聲浪叫:

「喔」

她那把持不住的陰水,從陰道里猛噴出來,床上一片的白漿。

繼父有節奏的捏著,愛云更是一陣抖動,屁股加勁的扭擺。

陰唇有節奏的張合著,又一股白漿脫口而出,愛云那攥著陰莖的手,使勁來回差拽,不斷發出『哼哼唧唧』的浪叫。

由於繼父的身體過重,愛云有點喘不過氣來,她的手松開陰莖,兩個手支住他那寬大的肩膀,說:

「我們換換位置吧?你在下面我在上面。」

愛云用哀求的語調問著。

「行啊!」

繼父隨口答著。起身坐到床邊。

愛云喘著粗氣站在床上,繼父剛要躺下,可愛云說:

「別動!」說著邊來到繼父背後,分開兩腿,騎在他的脖子上。

繼父被嚇了一跳。

「你要干什麽?」他問愛云。

「不干什麽,要我騎一會兒嗎」

愛云回答著,早已騎住了脖子,他感到脖子上熱乎乎的,有點滑膩。

愛云那不斷外流的白漿,順著他的脖子往下流淌。

愛云用那流出的陰液作潤滑,在他脖上來回猛蹭,使那已充血漲起的陰蒂和那陰唇得到快感。

繼父伸手攥住了愛云的乳房,不停地揉著:

這樣一揉更使愛云來回蹭得厲害,陰水流得更多,從脖子一直流到了他的屁股。

愛云扭蹭著,低頭看去『呀』這麽長啊,陰莖龜頭憋得發紫,咚咚的跳著,就像雞吃米似的。

愛云伸下手去夠那粗大的陰莖,沒夠著,擡腿便從脖子上下來。

這時,繼父的性感早已集中在了那根鐵棒似的陰莖上,憋得他心神不安,渾身燥熱,正準備催上她下來。她自己下來了。

繼父伸出微顫的雙手,將愛云一把拽了過來,用力過猛愛云倒在了他坐著的腿上,臉部正倒在那根急劇跳動的肉棒旁。

愛云一把攥住大肉棒,張開小嘴,含了進去舌頭舔著那磨茹形的大龜頭,並用一支手來回捋搓陰莖的軟皮。

愛云這樣捋,使繼父的性欲更加旺,伸手摳住了愛云那密流之處,手指猛刺進去,右手捏住了乳潮的奶頭,猛刺,再狠摳,只摳得愛云渾身瑟瑟發抖陰液外湧,屁股扭擺得像是跳舞。

繼父真不愧是個身經百戰的好手,他一邊摳,一邊用母指按住了陰蒂,這下可不要緊,只見愛云像突然觸電一樣,渾身劇烈顫抖,兩條嫩腿猛蹬亂跳,一下把肉棒從嘴里拽出,狂叫:

「哎哓喔不行憋死了嗯舒服漲喔」

可他的手沒有停止摳按,愛云再也支持不住了,一支手急忙拽住他的手,求饒的叫起來:

「哎呀饒了我吧實在受不了快別按那哎呀」

愛云又是一陣激烈的扭動,渾身的嫩肉瑟瑟亂跳,陰道里的陰肉急劇的抽縮,女用催情迷幻,男用延時壯陽,充氣娃娃情趣用品等等,特別推薦個德國綠色誘惑真是棒極了!她的扣扣:1765663011 ,滿200免郵。子宮口的肉疙瘩硬得像石塊。

繼父見她實在受不了,這才慢慢放松手,只見愛云渾身還在微微顫抖著,躺在床上像死了一般癱軟著,只有那顆心『冬冬』地跳動。

經過這陣激烈的肉戰,愛云累極了,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休息著。

繼父這個色鬼,大陰莖還在挺硬的豎立著,巴不得馬上能插入那嫩小的陰道里,可又看到愛云這個樣子,還是等會吧。

愛云還是休息,過了一會兒,她慢慢睜開了那還有些疲勞的眼睛,看到一直在旁邊等候的繼父,長長的松了口氣,用滿足的口吻說:

「真好,剛才讓我太舒服了,這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刻啊,現在幾點了?」

「還早呢,她們回不來。」

繼父回答著。

愛云擡頭看了他一眼,只見手攥陰莖,在愛云面前來回的擺動著。

「你再等會兒,讓我休息一下,好嗎?」

愛云對他說著,繼父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沒答話。

愛云又問:

「我問你個事兒,不過你得說實話」

繼父問:「什麽事?」

愛云壯壯膽子單刀直入的說:

「前幾天,有一次我姐沒上學,我回來你們闩著門干什麽?」

繼父真沒想到她竟問起此事,心想,這丫頭真是少見的浪貨,早知如此,何必等到今天呢,想到這里,他反問愛云:

「你說呢?還會有別的事可干嗎?」

「知道你們也沒干什麽好事,我都看見了,我看你告不告訴我。」

繼父看她的浪性又上來了,心想,我正等的著急呢,便對愛云說:

「我們再換個樣,你看行嗎?」

愛云一聽還有什麽新花樣,也正巴不得,點頭答應:

「那你剛才不早說?還留一手。」

「看你太累了,讓你休息一會兒」

愛云嬌淫的嗯了一聲,繼父又說:

「你從床上下來,站到床邊,兩手扶住床沿,把屁股撅起來,越高越好。」

愛云按他說的下了床,把圓潤的屁股撅著,繼父也做好準備,愛云轉過頭來說:「你不要往別處插呀。」

「放心吧。」

他答應著,便用那根大粗肉棒的龜頭在陰唇上磨了會兒,肉棒更硬了,跳的也厲害起來,龜頭已粘滿了粘液,一會兒插入時好作潤滑,減少愛云的疼痛:

繼父用手慢慢扒開愛云那兩片肥嫩的陰唇,手指撐著,另一支手握住陰莖,看了一眼那微小的陰道,也太小了,不過和愛華相比還大點,試試吧,龜頭頂住了陰道口,胯部往前猛挺一下。

「哎呀!,疼,小點勁呀。」

愛云疼的叫了一聲。

繼父慌忙答應著,便開始輕輕的,一點一點的往里擠。『唧』的一聲龜頭探了進去。

「哎呀!疼死了,別┅哎呀」

愛云疼痛的叫喊著。

繼父心想,這樣吧,將她的性欲達到高潮,那時再猛插到底。

他便用肚子擠著愛云的屁股,手伸過去抓住她的乳房,另一支手伸到她的陰戶,慢慢的捏住了陰蒂,左右開攻揉捏著,剛搓揉了幾下,就聽愛云浪叫起來:

「喔嗯哼哼舒服呀輕點」

愛云的陰道本來就不大,性上來後,又緊緊收縮了不少。

繼父有些受不了,他猛揉著,愛云也不斷發出浪叫。

愛云的性欲已達到高潮,二話不說,『唧』一插到底。

「哎呀!疼撐裂了快別動」

疼得愛云直跺腳,他將陰莖慢慢抽出半截,龜頭被陰道緊緊吸著,又慢慢往里擠了點,沒多大反應,又猛插進去。

「喔唷嗯嗯不知疼不疼了,你就慢慢的插吧。」

他從愛云的浪叫中聽出,這是舒服的表現。

他心想,她比愛華強,也比愛華淫浪多了,想到此便開始瘋狂的抽插,接連幾下深刺,使愛云又開始美妙的浪叫:

「猛插呀,真痛快,喔狠插吧,舒服極了,多插會兒吧,哼哼」

繼父用全身的力氣猛刺,猛抽,猛攪。

低頭看了一眼愛云的陰道口,哼,和她姐姐當時一樣,陰莖帶出一股陰水,是粉紅帶血絲的顔色,陰肉往外翻翻著,突然,愛云又叫了起來:

「漲得慌!又舒服,又難受,怎麽回事喔?」

這是由於愛云性欲太大,流出許多陰液,可是又被粗大的陰莖頂著,流不出來,當然陰道要發漲。

「是你陰水流的太多,出不來,這樣吧,我抽出一下,讓它流出來就好了。」

繼父回答著愛云的問話。

他慢慢將陰莖抽出,好家夥!隨著陰莖抽出流了地下一片。

「快插進去,快呀!肚里像是什麽都沒了,空的我難受。」

愛云急切的催著,就聽『唧』一聲,陰莖又猛刺進去。

「這下真舒服!你就使勁猛插吧」

愛云美妙的叫著。經過長時間的陰部磨擦,繼父的體力耗廢不少,身上已是汗流  背。

這時愛云又浪叫起來:

「大點勁再快喔真過瘾再猛點」

繼父把吃奶的勁都用上,狂猛的抽刺著,隨著抽刺速度的加快,加深,愛云的子宮口的肉疙瘩,也急劇的跳動,碰在陰莖頭上,陰莖便再次加粗加長加硬──要射精。

這時愛云陰道里的陰肉在急劇抽縮,只見她渾身抖動的厲害,嘴里『喔哎呀』狂叫著。

繼父看出愛云也要泄精了,便突然,更猛,更快,更深的沖刺。

一股熱的有些發燙的液體,猛的噴在正瘋狂攢刺的陰莖龜頭上。

陰莖猛插幾下,一股精液射在子宮的肉疙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