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被表姐干了

春節要到上海我大伯家過年,因爲我們和大伯一家好幾年沒見了,只是常通電話而以。我大伯在部隊是學醫的。轉業后分到上海蒲東一家甲等大醫院,他任副院長,而我的大嬸是醫院內科的主任,他們有一個女兒,比我大一歲今年20歲,在天津醫科大學念書。

終于到家了,我門圍坐在桌旁,一邊聊天一邊吃飯,表姐坐在我對面,我們兩個還是沒有說話,但是我們用眼睛相互看著,她微笑的看著我,用眼神交流著感情。  

突然有人在桌下碰我的腳,我一看,是表姐,她看著我向客廳努了努嘴,然后站起來走出餐廳,我也跟著站起來,大伯,大嬸,我吃飽了,哦……好……你去和你姐去看電視吧!哦……。

我來到客廳,表姐已坐在那里了,我剛想打開電視,表姐開口對我說了第一句話,小強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我和表姐走在街上,引來不少人的目光,我們都是北方人,身材比較高大,表姐既有南方女孩的雪白的肌膚,又有北方女孩的豐滿和性感。  

小強,啊……你有女朋友嗎?哦……沒有,我們學校不讓談戀愛,姐你有嗎?

當然有,我和你說我們都同居半年了,我沒在學校住,在外租的房子,學校不管,我們那松,你可不能和別人說啊!

我不會的,你沒女友,還是處男吧,哦……是……我說了謊話,真的表姐顯的很興奮似的。

那你就不想女孩子嗎?我也想,可是?你喜歡表姐嗎?哦……喜歡……那好,把你的第一次給我好嗎?我見她眼中露出渴望的神情,我心中暗喜也很激動,可我不會呀!我來教你,沒想到表姐這麽大方,我就別裝了,好的,我們也像其它的情人一樣擁抱接吻……

一直到春節,我們沒有機會在一起,當我們都很失望的時候,好消息來了,我的父母和大伯,大嬸,要到鄉下的一個親戚家看看,明天走后天才能回來,我和表姐都和高興,到了第二天他們走了,表姐給保姆放了一天的假,晚上只有我們兩人了。

門一開,表姐進來了,我頓覺眼前一亮,太美了,簡直是非常完美的性感姑娘,她披散著滿頭長發,上身穿黑色半透明沙質胸罩,露出大半個雪白的乳房,隱約看到那暗紅色的大乳頭,而另一個乳頭則調皮的從本不大的胸罩中鑽出頭來,大概是想看看我的樣子吧,越過她那纖細的小蠻腰,看到下身穿一條和胸罩配套的黑色半透明小內褲,透過它能看見表姐整齊的陰毛和深紅色的陰部,兩條同樣白嫩豐滿的大腿上穿著黑色長統絲襪,腳穿一黑色高根皮鞋,黑白相間,煞是迷人,更顯的神秘和性感。

  我的下身不覺一熱,陰莖隨之漲了起來,姐……你太漂亮了,這麽性感的內衣你也敢穿,看見我魂不守舍的樣子,她嬌媚的用白嫩的玉指戳了我腦門一下,小討厭,這是我男友送給我的,他說男人大都會喜歡的。

  我們常穿著內衣做愛,哦……你們真回玩兒呀!今天咱們多喝點酒,刺激一下好嗎?我有一包叫催情粉的春藥咱試試?好……好……好……在吃飯時表姐用她穿著黑色絲襪的小腳不停的隔著內褲揉搓著我的陰莖,見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表姐笑著用她色迷迷的眼睛挑逗著我,一會我們體內的物開始發作了,見表姐眼睛迷離,粉面绯紅,一根手指放到性感的小嘴兒里允吸著,用滑嫩的香舌仔細舔著每根手指,連指縫也不放過,口中不時發出啊啊……哦哦的呻吟聲,她又隔著胸罩不停揉搓著兩個沈甸甸的乳房,把兩條大腿翹到桌子上,黑色皮鞋在燈下泛著亮光,好弟弟,你看我美嗎?美……美……想操我嗎?想……想……姐姐今天好好服侍你。給你開包,我就喜歡處男,我已經給五個處男開包了,其中還包括我男朋友的弟弟他才16歲,見我脫完衣服他就射了,真是太刺激了,我喜歡男人臣伏在我的小穴下,邊說邊坐到我的腿上,摟住我的脖子。牟弊刹那間使我全身血液澎湃,我也摟著她的細腰,吻她的臉,她小聲對我說:好弟弟,我第一次見到你心就癢癢的想和你做愛,凡是見到帥氣的男孩我就想讓他操我……說著她的呼吸變的異樣。

  看著她躺在我的懷里,沒想到長相文靜的姐姐內心卻是如此的淫蕩,白皙的皮膚,性感的嘴唇,長長的睫毛,嬌小的鼻子,一喘一喘的……我禁不住低下頭,輕吻惠姐的長發,並一邊用手隔著胸罩輕輕撫摸著她的乳房。

  惠姐口中喘著粗氣,緊緊抱住我,不自覺的把那性感的紅唇湊了過來,我低頭吻在她微開的唇上,她的唇濕濕的口中有股迷人的香氣,刺激著我的性神經,惠姐隨之吐出香舌,一陣陣少女特有的體香沁入我的肺腹,傳遍我的全身,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發干的唇上舔著,我一張嘴,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在里邊和我的舌頭不期而遇,她一邊用舌尖挑逗我的舌頭,一邊將她口中甜香的唾液,吐入我的口中,我們的兩條舌頭一會在我口中,一會在她口中相互纏繞,一會兒深吻,一會兒淺吻,一會兒我舔她的唇,弄的我們的唾液拉出條條細絲……

  她的雙手不停地輕輕撫摸我的頭發,我摟著她細嫩腰肢的手,也劃向她的胸部只覺得她的乳房太大,一只手根本把握不住,我極盡所能的將手張大,也不過能覆住三分之二左右,乳房很有彈性,摸起來很舒服,而每次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壓迫時,她那咬唇蹙眉的表情也很可愛,表姐不動不動地抱著我,享受著我的愛撫。

  我明顯的可以感覺到她的乳頭開始勃起,在我的掌心除了柔軟,還多了點硬挺的觸感,而她在熱吻中,偶而不自覺地吐出幾響哼聲:啊……啊……啊……而身子也多了些不自主的扭動。

  我的體溫開始上升,陰莖也不甘寂寞地開始擡頭,她的小手不知何時在我鼓漲的陰莖上撫摸著,隨著我陰莖的腫大,我感覺她的體溫也逐漸的升高,以及因爲興奮而急促的呼吸所造成的胸部起伏。

  我雙手從她濃密的長發下由頸項沿著背脊下滑,柔軟又富彈性的感覺讓我心跳加速。撫摸到了圓潤的臀部,我促狎地捏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聲,瞬即害羞地說道:討厭啦,壞弟弟。

  說著表姐用兩條腿緊緊夾住我的雙腿,芳香柔軟的櫻唇緊吻著我,靈巧的舌頭在我的口中狂舔。

  並用那僅穿了一條小內褲的圓圓的肥臀在我的大腿上前后滑動。她的陰部隔著薄薄的內褲摩擦著我的陰莖,她的兩條腿夾住我的陰莖,在她的陰唇中摩擦著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那里已是濕濕的一片。

  我終于忍不住了,解開她的胸罩,我終于看到了那雙可以令所有人都驚歎的乳房,是那麽的潔白,如兩只潔白的小兔子一般的跳了出來,上面還有兩顆粉紅的花生米,把我的臉俯在那一對巨乳上,瘋狂的吻著,並不停用牙輕咬那兩顆紅豆。惠姐不停扭動著身子,兩條大腿緊緊夾住我的一條腿,使勁地磨擦著,並用手瘋狂的摸著我的頭。我用手把惠姐那早已濕答答的內褲褪下。

  使勁摟住這具豐滿的軀體,並不停在它上面狂吻,一路朝下,吻過平坦光滑的小腹,看到了壟起如小桃子的陰部,那里濃密的黑色陰毛,花瓣一暌般的肥厚的陰唇,粉紅的屁眼,我把臉貼上去,用舌頭頂開陰唇,瘋狂的舔著,用我的舌頭輕輕舔著那暗紅的陰蒂,輕輕抖動刺激的惠姐有一些痙攣,惠姐的陰部已一片汪洋,弄的我滿臉都是淫液,但這更刺激了我,我把舌頭吻向那菊花般的屁眼,惠姐不由的渾身發緊,口中已不由的發出呻吟:啊啊啊……哦哦哦……  好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太舒服了……往深點好弟弟……啊……啊啊啊……。

  我的舌頭慢慢探進惠姐的陰道,急促的抖動,進出,舌頭不停的刺激著她嫩嫩的陰道,她的叫聲越來越大……

  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好弟弟你快要舔死我了……我的逼漂亮嗎?

  猛然,惠姐兩條玉腿緊緊夾住了我的頭,一股熱熱的粘液噴入了我的口中……隨之也啊啊啊啊啊啊——的長叫……好弟弟姐姐泄了一回了,讓我來給你舔……

現在的惠姐,早已興奮的粉臉通紅,眼光迷離了。蹲到我的兩腿之間,褪下我的內褲,我粗大的陰莖隨之彈跳了出來,啊……真大……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是我見到的最大的一個,說著惠姐用玉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陰莖,低下頭,輕輕用雙唇含住我的肉棒,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吻了起來。

  惠姐先輕輕的用舌尖舔著馬眼,並用那熱熱的雙唇吞吐著我粉紅的龜頭,立刻一陣快感湧上來,我的小弟鑽在一個溫暖,濕熱的地方,漲的更大更粗了,而她繼而用嘴使勁含住我勃起的肉棒,瘋狂的吞吐起來,每一次都是那麽的用力,那麽的深入,並且鼻腔中發出令我銷魂的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惠姐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大陰莖觸到她的陰部,那里已是淫水淋淋,此刻的姐姐整低頭看著我們的陰部,一張性感的小嘴不挺呻吟著,我輕輕分開她的腿,現出那已是濕的一塌糊塗的陰部,胯往前一挺,龜頭擠了進去,好緊啊!我緩緩用勁,終于我粗大的肉棒全進去了。哦……哦……真漲,我的逼被你的大雞雞填滿了……

  好弟弟,你的好大啊,我真喜歡啊……我的胯使勁的向上頂著,以便我更能深入到姐姐的穴心,她也兩腿緊夾住我的雙腿,一起一落,使勁向下干著……干著,那種緊緊的濕滑的快感湧了上來。

  我抱住惠姐的細腰,瘋狂的抽插起來,她也更加興奮,仰著臉微張著嘴,不時還舔著嘴唇,嘴里叫著啊……快點,好弟弟,使勁往里插深……點……操死我吧……快快。

  ……大雞雞弟弟……

  我兩眼盯著她被亂發遮擋了半邊的俏臉,看她癡迷的樣子,不由得就加快了抽插的節奏,啧啧的水聲響起來,下身撞擊惠姐屁股和大腿發出啪啪的聲音。

  惠姐的反應更加強裂,兩腿緊夾我的腰,使勁向下用著力。兩手著抱她圓潤的玉臀,那種光滑柔膩的感覺刺激的我更加興奮。

  我們始終一起看著大雞巴在嫩穴里出出入入,當肉棒完全插入陰道時但見兩片嫩肉夾著雞巴根部,當肉棒出來時帶動著大陰唇翻了出來……

  我還不時看著惠姐兩個白嫩鼓漲的乳房上下左右抖動,我忍不住伸手去撫摸,一觸碰到她的兩個挺得高高的乳頭,她的哼聲就拉長了許多,啊……啊……哦……哦……哦……你壞死了,操的姐姐……

  惠姐的下面已瀉的一塌糊塗,弄的淫液到處都是,不僅沾滿了她的肥臀,還有一部分流到了我的腿上,順著我的腿往下流著…………!姐姐……姐姐。

  ……不行……受……受不了……啊……嗯……嗯……弟弟……你……你真行……。啊……啊……

  唔……晤……嗯……晤……惠姐聲音變成了悶聲,但頭搖晃得更厲害,長發不停的甩動著。

  我將舌頭使勁伸進她的口中,馬上就讓惠姐滑溜的舌頭卷了起來,深深地吸了進去。很快,兩個人的口水攪和在一起,又不斷溢出兩人的嘴角,蹭得滿臉都是,我們誰不願擦一下,相視笑了笑,只顧吻著,操著……

  我看著姐姐放蕩,淫浪的表情說到:姐姐,弟弟干得舒不舒服呀?

  舒服……啊……真舒服……嗯嗯……啊……哦……哦……

  我盡量將龜頭抽到肉洞口,再猛地插到底,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她向上弓起腰部叫著﹕我來啦……我來啦……弟弟……弟弟好弟弟……惠姐口中一面大叫著,一面雙手緊抱住我的臀部往前拉著弟弟,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真舒服啊,我願一輩子讓你操,好弟弟,快點啊……

  姐姐被我操的陰道緊縮,隨著她的一聲低嚎,一股熱熱的陰水噴到我的龜頭上,我立刻也到了高潮,終于在惠姐的浪穴里一瀉千里,大量熱熱的精液噴向她的子宮深處,她黑色的絲襪上粘滿了我們的愛液……

我在申請好市民代表,

感謝各位的愛心支持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原PO好帥!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thank

you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謝謝您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樂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是最好的論壇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