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舅媽的性福生活

我叫李剛,從小在姥姥家長大。姥姥和舅舅住對門,舅舅是一名工程師,因

爲嫌工資低,在九十年代初獨自一人到南方打工,一年也就回兩三次家,留下舅

媽和表弟母子兩個在家。

  舅媽叫武豔,人如其名,長的真是非常漂亮。舅媽是開美容院的,所以保養

得很好,都快四十的人了,看起來也就三十的樣子。

  舅媽喜歡穿短裙和絲襪,她身體有些偏胖,但看起來極其豐滿性感,尤其那

對大奶子在緊身衣的包裹下讓人格外喜歡。

  小時候不懂事,隻知道願意和舅媽在一起,大了才明白:我是愛上舅媽了。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我有了一個愛好,那就是拿着舅媽的肉色絲襪和内褲打手槍,

還總幻想和舅媽一起做愛。終于有一天,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在我的辛苦等待中到

來了。

  那是在我十八歲那年,表弟放暑假去舅舅那玩,留下舅媽一個人在家,我就

說要和舅媽做伴,沒想到舅媽居然同意了,于是我搬進了表弟的房間。

  搬來以後我發現了舅媽的一個習慣,那就是舅媽幾乎天天洗澡,由于舅媽家

的洗澡間和陽台之間隻有一道窗戶,而玻璃上貼着一層不透明的花紙,于是我在

舅媽不在的時候把花紙的一角撕掉,這樣我就可以看到舅媽裸體的樣子了。

  這樣看了幾次我打算擁有舅媽的欲望就更強了,可我還是不敢對她做什麽,

隻能拿她的絲襪内褲過過瘾。有一次因爲晚上看了兩張黃碟睡的晚,早上起來舅

媽已經去店�了,我就來到舅媽的房間,找出舅媽還沒來得及洗的内褲絲襪打手

槍。

  就在我陶醉在快樂之中時房門開了,竟然是舅媽,我吓壞了,顯然舅媽也吓

壞了。

  舅媽停頓了一下,說:「回來拿點東西。」然後就急匆匆地跑掉了。

  我害怕要是舅媽說出去,我該怎麽辦啊。可過了幾天後我發現并沒有什麽動

靜,我知道舅媽并沒有說出去,我這才放下心來。

  在搬到舅媽家的半個多月後,我決定把舅媽搞到手。下這個決定的原因,并

不是舅媽沒對别人說,我才膽子大的。是因爲有一次無意中在舅媽的衣櫃�發現

了一樣東西——一個橡膠做的假陽具,這說明舅媽也是很有需要的啊!想到這些

我決定搞定舅媽。

  首先我買了兩張黃碟放在電視旁,因爲我知道舅媽很喜歡看錄象,家�的影

碟不斷。到了晚上吃過晚飯,我就坐在沙發上看雜志,舅媽還和往常一樣洗完碗

就過來看電視。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舅媽看見了影碟。她也沒多想就放到了影

碟機�,然後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我也放下雜志一起看。

  剛開始和别的錄象一樣有些劇情,可很快劇中的男女主角就親在了一起,慢

慢的他們就脫掉衣服開始做愛,我看了舅媽一眼,她看的很認真,我想她肯定也

是被電影的情節所吸引了吧。

  這時我把右手輕輕的放在舅媽穿着絲襪的大腿上,看舅媽沒什麽反應我就慢

慢的往上摸,很快我摸到了舅媽的大腿根處,順着内褲往�摸,我摸到了舅媽的

淫穴,已經流了很多水了。

  我再看舅媽臉上紅紅的,身子不住的顫抖,可是她還在看錄象,這下我膽子

更大了。我掏出我的雞巴,然後抓起舅媽的右手摸向我勃起的陰莖,當她的手碰

到我勃起的陰莖的時候,她條件反射般的收回了手,我執着的再次把她的小手放

在我勃起的部分,她這次沒有再收回了。

  我的手又繼續輕撫着她的陰部,随着我手部動作的加劇,她的身子變得越來

越軟,幾乎完全靠在了我的身上,偶爾還伴随着一兩聲低低的呻吟。舅媽也加快

動作撸我的陰莖,這時我抽回了我的右手,跪在地下舔舅媽穿着絲襪的腳,同時

聞到一股淡淡的體香。

  這種味道好熟悉啊,我一點點的往上挪,舔她的腿,可是我當我剛要舔她最

神秘的地方時,舅媽拒絕了我。

  舅媽說:「剛,不要這樣,我是你舅媽啊,我們這是亂倫。」

  我這時已管不了别的了,一把将舅媽按在沙發上跟她接吻,舅媽使勁的掙扎

起來。

  我對舅媽說:「我喜歡你已經很久了,你就答應我吧,隻要咱倆不說誰會知

道呢。」

  也許舅媽感覺我說的有道理,或者她也很久沒接觸男人的緣故吧,舅媽不再

掙扎,我順勢将舌頭伸進舅媽的嘴�,很快舅媽也伸出舌頭迎合我。

  我脫下舅媽的外衣,解開乳罩,用手使勁揉舅媽的奶子。舅媽可能是太舒服

了,嘴�不停的發出呻吟聲,我下面的陰莖勃起的更大了。

  我起身脫掉舅媽的短裙和内褲,隻留下一雙絲襪,我喜歡看舅媽穿絲襪的樣

子,感覺很性感。我掰開舅媽的雙腿,這樣舅媽的陰部就呈現在我的面前了。

  我用在電影�學的69式,把我的雞雞放到舅媽的嘴邊,舅媽好象得到寶貝

一樣,拼命往嘴�吸,雙手還不停的撸揉我的陰莖和睾丸,我則用舌頭向她的陰

部舔去,她的陰部已經腫脹充血,我用舌頭将舅媽的陰蒂舔得大如豌豆一般,�

面的水流的更多了。

  這時舅媽說:「小剛,舅媽快受不了了,快把你的小弟弟插進去把。」我非

常聽話的趴在舅媽身上,将我的小弟弟向舅媽陰道插去,由于我是第一次,況且

又很緊張,竟然沒有插進去,這時舅媽就用手引導我進入。可能是我太急了,剛

插進去,舅媽就叫了一聲說:「慢點,你的太大了,弄疼我了。」

  是啊,我從小就發育早,個子高小弟弟又大,每次和同學去洗澡他們都笑話

我,旁邊的大人也總看我的小弟弟。

  我又一次慢慢地插了進去,這次舅媽沒有說什麽,于是我就一點點加快。舅

媽閉着眼睛,嘴�發出了愉快的呻吟聲。不久我的小弟弟就受不了了,我對舅媽

說:「我要射了。」舅媽說:「你就射�面吧。」舅媽剛說完我的精液就噴射出

來。

  我拔出陰莖,舅媽說:「你滿足了?」

  我笑着點點頭。「還笑呢,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可就完了。」舅媽說,「别

人會以爲是舅媽引誘你呢!」

  我把舅媽摟在懷�說:「别人不會知道的,你就放心吧。」

  舅媽聽我這麽說了,也沒再說什麽。舅媽看看我的陽具,說:「你年紀這麽

小,弟弟可不小啊,把舅媽弄的好舒服啊。那天在我屋�,看見你有這麽大的小

弟弟,當時我真想擁有它,可我害怕你不肯啊!」

  我說:「怎麽會呢,我是很樂意和舅媽做愛的。」

  舅媽說:「我剛才剛舒服了一半你就不行了,現在你還行嗎?」

  「當然!」我答了一聲,抱起舅媽向她卧室走去。

  我把舅媽放到床上,掰開雙腿,用手玩弄舅媽的美穴,舅媽則把她穿着絲襪

的腿放在我的下體處,用腳趾撥動着我的陰莖,頓時我的陰莖挺起,頂住了她的

玉腳,她的玉趾輕輕地摩擦着我的龜頭,我拿起舅媽另一隻腳放在嘴邊舔,舔的

很仔細。

  我喜歡舔女人的腳,尤其是穿着絲襪的腳,真是好爽啊。很快我的陰莖就腫

脹的很大,我看舅媽陰部也已經流了好多水,決定把龜頭插進去。

  我把舅媽穿着絲襪的右腿放到肩上,由于有了剛才的經驗,我把陰莖慢慢的

插進舅媽的陰道,雖然很慢,可舅媽還是忍不住叫了一聲,我看的出她叫的很愉

快。

  我一點點地加快,舅媽如小女人般嗔道:「呀……啊……好舒服……啊……

啊……啊……用力啊,剛……你……你把舅……舅媽弄的好……舒服啊……不要

停……使……使勁……」

  我也感覺到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喊道:「舅媽我愛你!」

  「舅媽也愛你啊,叫我『豔』吧,不,我喜歡你叫我舅媽……随你叫吧……

啊……我的小壞蛋……」舅媽的呻吟聲越來越急促了,「啊……啊……舅……舅

媽……不行了……壞……蛋用……用力啊……舅媽好……舒……舒服啊,快……

快……舅媽要……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舅媽又平靜了下來,可我還沒有停,我對舅媽說:「換個姿勢吧?」舅媽同

意了,于是我叫舅媽起身趴在床上,我單腿跪在她後面,一手摸着她的大奶子,

然後叫舅媽用手扶着我的陰莖插入她的體内。

  這次我和舅媽共換了三個姿勢,做了很長時間我才射。完事之後我和舅媽躺

在床上聊天,舅媽問:「你都是從哪學來的,這麽有經驗啊?」

  「我是在黃色錄象�看的啊,錄象�什麽都有。」

  「跟舅媽說實話,你真的沒和别的女孩做過嗎?」

  「我對天發誓,我隻喜歡舅媽一個人,如果……」

  舅媽忙捂住我的嘴說:「我信還不行嗎,再說了,你跟别的女孩也正常啊,

舅媽又不能陪你一輩子,不過舅媽也怪舍不得你的。舅媽這麽大的人了,還從沒

有像今天這麽舒服過,一次就達到了三回高潮,你這麽厲害,以後誰要是嫁給你

可就享福了。」

  我逗舅媽:「你要是喜歡就先用着吧。」

  舅媽說:「好啊。」

  那晚我和舅媽又一起洗了澡,然後我們又聊了很多性話題,把我的小弟弟又

弄直了,我就把舅媽又好好操了一次,把我和舅媽都累壞了,這才摟着她昏昏睡

去。第二天直到快下午了我們才起床。

  沒過幾天,舅舅居然回來了,他跟舅媽在卧室�不知說了什麽,然後就匆匆

走了,臨走還叫我照顧舅媽。

  舅舅走後,舅媽說:「你舅舅在廠�和一個女人好上了,這次回來是辦離婚

手續的,表弟就留在了南方上學,住房和存款留給了舅媽。」

  我問:「舅媽你不難過嗎?」舅媽笑着說:「我早知會有這天的,還是離的

好。再說舅媽現在還有你啊。」我聽了心�别提多開心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和舅媽過起了夫妻一樣的生活。兩個月後舅媽看我沒什

麽事做,知道我會開車,就拿錢給我買了一輛出租車,可我還在好玩的年齡,不

願整天栓着身子幹,不久我就雇了兩個司機開,舅媽知道了也沒說什麽。

  後來,我又買了很多黃碟和舅媽在一起練習,現在我的床上功夫更厲害了,

舅媽更愛我愛的不得了。

助跑~~~~~~~~~~~~~~~~~~ 我推!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