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找我來借種

朋友叫明,他老婆叫梅,他們是同學,年齡一樣大,比我大三歲。梅在中學時,長得不算漂亮,沒多少男人關注她,因爲她比我大,我只是見過她,並不熟悉,但她家離我家不太遠。明和我家有10里遠,但我和他混的還行,他們畢業

后,我繼續讀書,后來上了大學,就和明失去聯系了。一晃7年過去了,我也畢業了,正準備工作了。

  花了很大精力在我們市里找到一份工作,當時家里的條件不太好,非常珍惜這份工作,起早貪黑的干著,那年炒股很牛,我單位許多同事都賺了。由于同事的鼓動,我就把3/ 4的積儲拿來炒,同事們幫我分析,加上勤奮好學,沒多久就基本掌握了。估計那幾年炒股的人基本都賺了吧,我也就成了其中一個。

  有一次我請人吃飯,在一家酒店,吃飯席間去洗手間,碰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兩人都知道似曾相識,都不好叫,好一會明說:「你是不是建」?我也想起他就是明了。快八年不見了,我們寒述了一會,互相留了電話,就各自去了包廂了。沒想到晚上,他就打來電話叫我去吃夜宵。大家這麽長時間沒見,當然要述述舊了。一見面明要我猜猜他和誰結婚了?這我哪知道啊,反正猜不到了,他說和梅結婚了。雖然我和梅家很近,但這麽多年沒見了,都快忘了,明一再提醒才想起的。真是有點吃驚,明長得挺帥的,怎麽和她結婚。他說經常經過我家,我不相信,最后他說是招親的。原來如此啊,到梅家是得經過我家的。沒想到他現在是我們那的姑爺,也怪我很少回家,就沒碰過他們了。

  我們說了一大堆話了,他現在是個小包頭,做土建工程的,在市里買了房。最大的愛好就是打牌,基本上是天天打,打的還挺大的,分手時一再要我去他家玩,由于工作忙就忘了。大概過了半月,他打電話說要請我吃飯,當時我還是單身,有飯吃那還不快去。到那看到他和一個女人坐在一起,那女的還真性感,長長的頭發,漂亮的臉蛋,穿著也很時髦,當時以爲他們這些小老板在外面有個情人的很正常,就過去打招呼。在介紹時,他說我認識她,想了好半天也沒想出來。她有點失望的說:她就是梅啊。啊!真是女大十八變啊,以前沒覺得她漂亮啊,怎麽現在這麽美,怪不得明願倒上門了。要不是她結婚了,我肯定拼命的追她。明這個人豪爽,這是我和他成爲朋友最重要的一點。席間,先扯了一些家常話,順便問他們有小孩了嗎?梅臉紅了,沒說話,明居然也不說話了。「你們怎麽了,現在小夫妻不急著生小孩很正常嗎」,明好像有話,但沒說出口。我操,明你一直是個豪爽的人啊,今天是怎麽了?后來他才說,他們沒辦法生育,我就奇了怪,現今的醫學水平挺高啊,你們就沒看醫生啊?明說:「看了,是我沒精子」。我終于明白了,原來是明不能生育。其實現在不能生育的人很多,但治療方法也多。當時就叫他們做人工受精或試管嬰兒,明說去咨詢過醫生,本地醫院做不了,要到大醫院去,做這個還要女方的月經規律,一兩次不一定行,而且時間可能很長,像我做工程也走不開,梅也不願做。

       「實在不行就報養一個算了」

  「我們不太願意抱養」

  「那有什麽辦法」

  明說:「我認識一位醫生,他說我們市沒有精子庫,只要我能搞到精子,他原給我們做人工受精,這個手術簡單的多,只要算準了女方的排卵期,就行了,如果月經不規律,可經過檢查知道排卵期的」。

  「那在哪搞精子啊」?

  「其實我從上次見到你,就認爲你最合適了,回去和梅商量了,她也同意,就不知道你的意思了」

  「我?怎麽可能?我們這麽熟悉,別胡扯了,像做這個一般都不認識才行的,不然以后有許多問題」。

  「梅想找個長得不能醜,腦子要聰明才行,你的條件都符合,要是事成了,還要重謝」

  「這真的不行,要是我不認識的還有考慮」

  這時梅去衛生間,明直說,要是我都不幫他,他就沒指望了。我真想不通,現在方法這麽多爲什麽走這步,后來實在沒法就答應了。明叫我等他電話,等梅排卵期到了,就叫我過去,在這段時間別抽煙、喝酒,免得影響精子質量。沒辦法,爲了下一代,受點委屈算什麽。

  大概過了7天,晚上明打電話來說,今天是排卵期,那個醫生值班,叫我馬上去醫院,他們在等。到醫院時,他們在門口,就直接去生殖科。醫生給我一個小瓶,叫我射到里面。我到廁所里,搞了半天就是沒射出來,醫生和明催了好幾次,越催就越沒射精的感覺了。媽的一點情調沒叫怎麽射?還是明說,要不先回家,等有了再過來。這還差不多,我們就出去了。到門口不知道到哪去,明問我,我說:「沒女人我怎麽射啊,要不找個小姐吧」明到不答應了,說小姐萬一有病或你的精子漏掉了不夠怎麽辦。

  「說的也有道理,要不看黃帶吧,對看黃帶,我們現在就去租」

  「不用租了,我家有」

  我們上車就去他家,這幾年他估計搞了不少錢,房子很大,裝潢的也好,進屋后明和梅到房間去了。一會兒明拿著帶子出來了,打開DVD屏幕上出現一對赤裸的西方男女在做前戲,一會我的小弟就硬了,但明在旁邊我怎麽好手淫呢,就叫他進屋去陪梅。我一個人看就好辦了,把聲音調小了,拿出小弟就干,屏幕里的女人被男人用手搞的潮吹了。也不知道是怎麽了,平時手淫一會就可射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別人家,老是沒射的感覺。突然聽到梅的叫聲,就一聲,再聽又沒了。我想可能是他們在做那事,就輕輕地走到他們房間,還真是做那事,梅一直輕輕的叫,雖然沒看到他們做,但腦子里幻想著梅被插是什麽樣,一下子就有了射精的感覺了。趕快把瓶子拿來射了一堆精子。射完后,坐在沙發上,等他們出來,腦子想著梅剛做完事會是什麽樣的。過了一會,明出來了,看我坐在沙發上,就問射了嗎?我說:射了。他看了小瓶子里的精液,馬上就去叫梅,梅出來時,臉還有點紅,她進衛生間去,看得出她的下面好像有點不舒服。過了一會,梅出來準備去醫院,我不打算再去醫院了就和他們分手。

  第二天,明就請我吃飯,說醫生要梅平躺著,這樣容易懷孕,梅在家躺著呢。這幾天沒打牌手都癢了,準備去打牌。要是這次能懷上,一定要好好謝我。我心里不希望這麽快就懷上,不然就沒機會接觸梅了,誰叫她吸引男人,哪個男人不想搞到別人的妻子。

  事情還真隨我願,過了快20天,明打來電話說,梅的月經來了,沒懷上。我心里太高興了,嘴上卻說,怎麽會呢?不是算的準嗎?

  明說:「醫生說算的再準也不一定能懷上,當時在做人工受精前,我們先做了一次,我的精液也混合在里面,可能影響了受精」

  「你們先做了」我裝著不知道。

  「下次一定不做了,這樣的幾率大」

  「還要啊?我不行啊」

  「那怎麽行,幫就幫到底」

  「那好吧,等到了你再說」

  從上次去他家后,我天天都想著和梅做,真想直接干,要什麽精子。

  又過了10天左右,他打電話叫我去他家,我知道什麽事,就屁顛屁顛的去了。梅準備了許多好菜等著,坐下就狼吞虎咽,吃完后我們坐著說話,梅是過來人了,加上有上次,這次也沒什麽不好意思了,和我們一起說,先是天南地北的亂說,慢慢地就聊到了這事。我特意說,你們上次什麽時候做的啊?是不是到醫院前啊?梅臉一下子紅了,明倒是爽快,「就是你在看帶子時,我進去就做了,男人看了肯定想要了。」這到是實話,「要不你們先進去做,我在外等?」

  「上次極有可能就是這個問題,這次還做」

  我也說實話了,「其實上次你們做那事我知道,要不是聽到你們做我還真射不出來,今天你們不做不知道能不能射?」

  「你小子原來知道」

  「誰叫你們聲音這麽大」

  梅臉更紅了,明問是不是真射不出,我說是啊。這到難到明了,要不找個小姐給你打飛機?梅拿眼瞪了一下明,「什麽話都能說出口」?

  我馬上就接過話題說:「有嫂子在還用什麽小姐,讓嫂子給我打飛機,保準一下就能射」。他們沒想到我會這麽說,話說出了,就不好收回。明沈默了一下,說也好,反正你也是幫我們,就讓你嫂子給你做。

  「啊,我只是隨便說的玩笑話,你還當真了?」

  梅好像也沒想到,就問明:「你真的要我給他……那個啊」

  「是啊,他幫咱們忙,這樣大家都好」

  我操,酒多了吧,這麽爽快,那也看是什麽事吧。我心里倒是高興死了。

「就這麽定了,等會到房間去,但說好了只準打飛機,不準干別的」。你真是我的好哥哥,哪還干別的啊,你叫干啥都行。

  梅叫我去洗一下,她先到房間了,我趕快跑進衛生間,很認真的洗了幾遍。準備進房間時,看明不在客廳,就敲門,明開的。梅正坐在床邊,我倒有點尴尬了,不知道接下來干什麽。到是梅說:「明,你還不出去,我們怎麽開始」,明不舍的走出去,還記得把門關上了,臨走還說,不要干別的。真是煩,我拿人格保證不會的。

  現在就剩下我兩了,我畢竟還是第一次這樣接觸女人,而且還是熟悉的女人,不知道說什麽和干什麽。梅畢竟是過來人了,說:「你脫褲子嗎?」

  「啊,是全脫還是只托褲子」

  「你不會沒找過小姐吧?」

  「沒啊」

  「現在的男人哪個不亂搞?你沒有?」

  「天地良心,我真沒有,我還是處男呢」

  「鬼才信」

  「你說怎麽才能證明我是處男」

  「我哪知道」聲音很小。

  「你把我脫了吧」

  她還真聽話,我當時穿著牛仔,小弟已經挺的老高了,當她解我皮帶時,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讓她隔著褲子摸我的小弟。開始還有點反抗,一會就不了,反而用力的捏,隔著褲子不太舒服,她蹲下來快速的解掉皮帶,褲子有點緊,褲鏈不太好解,搞了半天才解開。現在我們兩都有點興奮了,也沒了羞澀,她連我的內褲一起拿下,我的雞巴被弄的向上一彈,她眼睛一刻也沒離開我的雞巴,用手輕輕地撫摸著說:「我現在相信你是處男了」

  「我的第一次給你了,你賺大了」

  「處男就是厲害,這麽硬」

  「比明的怎樣」

  「比他的硬」

  「那就好好伺候」

  她用手用力的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搞得她手都麻了,換了一只繼續。我說:「這樣太累了吧,要不用嘴吧」

  「我從沒用過嘴做這樣」

  「那剛好試試」

  由于她第一次,技術很差了,不是太輕握沒感覺,就是太用力了,把我弄疼了。搞了20分鍾左右,明在外問好了沒,嚇得我兩一跳,異口同聲的說:「沒有,還早呢」明在外站了一會就走開了。

  我說這樣不是辦法,這麽搞不知道什麽時候才射,要不到床上去?

  梅:「明不是說不能干別的嗎?」

  「那你都用嘴干了,你不是連他也沒這樣過嗎?就算我們現在出去,明肯定也懷疑我們干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了」

  「……」

  我也不管了,把她推倒在床,就扒她的衣服,當脫她內褲時,她可能是裝著阻擋吧,我管不了,一下就拉下了。她的毛不是很多,也很短不知道是不是剃過。這是我的第一次,本來想學色情片上,搞一會前戲,但我等不急了,用手摸了一下她的下面,估計她也興奮的不得了,水很多。不管許多直接就插進去了,由于她還沒生個孩子,陰道有點緊,雞巴被她緊緊的夾著真舒服,插了十幾下,她不敢叫,只是輕輕地哏著,看得出她正在享受抽插給她帶來的快感,但我不爭氣,一不留神就要射精了。想起還要留著精液到瓶里,就拔出來,還是爲時已晚,射了她一肚子。她也嚇了一跳,可能沒想到我射得這麽快吧,又怕等會怎麽交差。就把小瓶拿來,一點點的往進刮,刮得差不多了,說:「怎麽這麽快就射了?」

  「我的第一次嗎,太興奮了就沒忍住,不好意思,沒能滿足你」

  「沒事,快點穿衣服,等會還要去醫院」

  「真是麻煩,我說下次就別去了,就讓我直接射進去,那樣的幾率更大,而且還省錢,還不用來回跑」

  「那樣明會答應嗎?」

  「你做做他的工作,我又不是天天來,一個月不就那幾天,只要你懷上了,我就不來了」

  梅沈默了,估計有點動心。

  打開房門,明站在門邊,我嚇了一跳,以爲他聽到了。他只說:「怎麽這麽長時間?」

  「沒辦法,嫂子用手搞一下子就酸了,來回的換,本來要射了,她一換手,我就又沒射的感覺了。」

  「沒事我先回了」

  「好,要是這次還沒懷上,下次你還來啊」

  「好的」

  回家的路上,一直回想著剛和梅做愛的場面,想到沒一下就射了就生氣,怎麽關鍵時刻這麽不爭氣,下次一定要好好發揮,這個月梅千萬不要懷上。

  20多天過去了,明一直沒打電話來,還以爲梅真的懷上了,我實在想知道到底有沒有懷,就打電話給明。明沒說,只是要我出去喝茶。當我坐下喝了一杯茶了,明一句話也沒說,我感覺有點什麽事了。就問出了什麽事?明說:「咳,還是沒懷,她不願再做了,你說就這樣放棄嗎?」

  「那哪能啊?爲什麽啊?」

  「她說每個月都這樣來回跑醫院太累了,女人在排卵期是最想的時候,卻不能好好的享受性愛,她不想做了」

  「這倒也是,要不還是抱養一個」

  「那哪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只要她懷孕,我什麽都願」

  「那她沒說有沒有別的辦法」

  「我想來想去,辦法到有一個,不知道你干不?」

  「什麽辦法?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好,等她排卵期時,我把門開著,你到我家躲著,我和她做時把燈關了,中途換你去,你看行不行?」

  「這樣要是讓嫂子知道怎麽辦?」

  「知道了生米煮成熟飯,還能怎麽著?」

  「我倒沒什麽,你都願意,我還能不願意?要是你不怕的話,到不如直接和嫂子說,說不定她也同意,那樣不更好嗎?」

  「這個……」

  「其實女人更想要孩子的,你是她老公都同意,她應該不會反對,等她答應了,再通知我,我先走了」

  媽的,不知道梅是怎麽想的,是不是覺得我上次表現太差,不願和我再發生關系?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在焦急的等待中,忠于等到明的電話,說答應了。我操,急死我了。現在就等排卵期了,這幾天好好養神、儲精。幾天后,一個電話我就急急忙忙的去她家了。還是一樣,好菜伺候著,吃完后聊天。這次就直接聊到將要發生的事了,明說他們先做,做完了我再和她做,梅說:「和你先做,又影響受孕」

  明:「我帶套不就行了」

  這麽一說梅就沒什麽說的了,其實我最想三個一起來。

  「誰先來都沒什麽,我聽說女人在高潮時最容易受精,要不我們三一起干,這樣刺激,嫂子也容易高潮,你們說呢?」

  明很剛催的答應了,梅也沒說什麽,就算答應了。

  梅先去洗了,我問明怎麽做通她的工作的,明說:沒什麽啊,和她一說,她沒之聲,我就當她答應了,然后當著她面給你打電話了。

  我想她早就這麽想了吧,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現一下。

  梅洗完了進了房間,明叫我去洗,我胡亂的洗了一下九就出來了,接著明洗,我不好到房間,就在客廳看電視。明洗的速度不亞于我,叫我一起進去。

  進房間后看梅躺在被窩的中間,好像故意給我兩留著位置。明上床躺在梅的右邊,我還有點不好意思,站著沒動。「上來啊」明說:就在左邊吧。當時提出三人一起,那是看黃色網站上說的什麽3P,真成了,我倒有點發憷。不過一會兒我就適應了,上床就把手往梅身上探,我和明都只穿了內褲,她還穿著睡衣。

「你怎麽還穿這個,快脫了吧」明跟著說是啊,脫了才公平嗎,就去脫。我說大家把衣服脫了,也不要什麽被子了,就把被子仍到地上。我先脫光了,接著明也脫了,梅還剩下胸罩和內褲,媽的,她穿的是情趣內衣,非常小還透明的,毛都看的清楚,看樣子是經過準備的。我們三都是第一次玩3P,都興奮,明和我的雞巴都豎起來了,梅眯著眼一會看他老公的雞,一會又看我的,這時明和她親嘴,手也到了她的胸部,胸罩也掉了,兩個奶子不太大,但挺,一下子乳頭就挺起來了。我也受不了了,就跑去她下邊,手嘴並用從腳丫開始向上進攻,當我的手在她大腿根出來回撫摸時,能感覺到她腿在發抖。偶爾用手在她陰部摸一下,她「哦」一聲,全身一震,要不是明在旁邊我早忍不住上了。明現在正在吸允著乳頭,兩手在揉捏著乳房,梅的一只手也跑到明的雞巴上了,我把她的雙腿打的很開,用嘴直接隔著內衣親吻著她的陰蒂,她開始「哼哼哈哈的叫了,一會兒,小內衣就濕了,猛得將內衣脫下,毛被她的水和我的口水弄的濕濕的,小陰唇被拉開了,陰道口紅紅的,陰蒂也突出來了,我的雞巴在滴著液體,真想現在就干。明這家夥還不干,等到什麽時候,沒辦法就用手吧,先是一個手指,濕潤了一下放進三個手指,也不知道什麽G點在哪,反正就是揉、抽插,搞了幾十下,她反應就強烈了,臀部激烈的向上挺著,叫聲越來越大。我示意明快點干吧,他居然真的帶套,這家夥的雞巴真不小,也非常的硬,媽的,不是說他的不太硬嗎?等明帶好了,我就讓位,只聽」吱「一聲就全進去了,接著就是抽插的」吱吱「聲和激烈的」啪、啪「聲了,明真的很猛,搞的梅兩個乳房前后擺動著,梅了兩只手用力的抓著被單,嘴里發著」啊,老公,好厲害的「我趕忙把雞巴送到她嘴了,說真的她口交還是不行,沒一會就不讓她口交了。把她的手放到我雞巴上,由于她太興奮了,我哪是享受啊,她只知道用力的捏著,捏的我即脹有痛。突然大叫一聲,捏我雞巴的手又加力了,過一會又是這樣,我一看,原來明用傳說中的九淺一深的動作,怪不得。搞了20多分鍾后,明終于射精了。等他一出來,我急忙就插進去了,我的天這里太濕了吧,沒插一會我的雞巴全是白色的不知道什麽東西。他來九千一深,那我就來三淺二深,你還別說,這個動作還真有效,沒多久梅就大聲的喘息著,頭亂搖著,手都把我的皮給掐破了,臀部不停挺著,突然向上一挺就不動了,我沒什麽性經驗被她這樣一搞就射了。我能感覺到她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著,我想這可能就是她的高潮表現吧。等我抽出來后,明趕緊拿一枕頭放在梅屁股下,說這樣更容易受孕。這時的梅一動不動的躺著,兩腿還叉開著,陰道口有一點精液流出,明趕緊用手堵住,並把她臀擡高。明真的是想要個孩子,看到他這樣,我想以后我也得珍惜自己的精液了,萬一我哪天也不能生育,我會像他一樣嗎?

我在申請好市民代表,

感謝各位的愛心支持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就是我的家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