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扒灰我扒媽

這是南部一個依山傍水純樸的鄉村,翠綠的青山下,一灣流水橫過山前。就在溪邊的平地,有一個老社區,社區街道是條林蔭大道,兩旁盡是高聳的樹木,而在林蔭道的盡頭,是一棟豪門巨院,那是一個古色古香的豪華建築,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個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沒有一絲涼風,炎熱的天氣真教人悶熱得睡不著覺,寂靜的黑夜傳來几聲狗吠……

“爸爸……不行啊!”這時候從一間房子里面傳出了女人的喘息聲,仔細一聽,那是從豪宅右邊的書房里面傳出來的,而在書房隔壁大廳門邊,則有一對男女,正透過小小的門縫往里面瞧。

只見書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約有五十几歲,長著一副紳士模樣。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輕許多,大約三十多歲,不但面貌姣好,還擁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襲淺藍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顯得性感萬分。這兩人坐在沙發上,男的從后方抱著女的,不斷上下的撫摸女的軀體,同時親吻其粉頸,而女的嬌羞滿面,媚眼如絲,小嘴吹氣如蘭。

“啊!爸爸……人家現在是要和您討論……后天您的壽宴事宜啊……爸爸,您這樣……弄得人家好癢……”,男的一聽,立刻將雙手動作一變,一手摟住女的細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領內,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嘴里說道:“寶貝!是要爸爸來替我的乖媳婦止癢了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軟萬分,雙乳抖動,於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啊!爸爸……別摸了!癢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聞,一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氣地翻開了裙擺,伸入三角褲內,摸著了飽滿的陰戶,濃密的草原,細細柔柔的,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淫水順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絲,豔唇抖動,周身火熱酥癢,嬌喘道:“親爸爸!別再挑逗我了,媳婦的騷屄癢死了……我要親爸爸……的大……大雞巴干我……”

毫無疑問,屋內這對男女的行為,顯然是翁媳亂倫!

沒錯,這對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兒媳婦,男的,就是這棟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兒媳婦莊淑真。而在門外偷窺的那對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蘭和她們的兒子仁昌。

秋蘭頗具姿色,氣質又好,雖已年過五十,但身體豐滿勻稱,由於長期鍛煉瑜珈,平時又養顏有術,有著美豔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嫵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肥大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衝動,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著一件薄軟的白色T恤,透過薄薄的T恤,豐滿的雙乳更顯凸出。下身是一件能夠緊緊貼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將她的豐臀顯現出來。

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婦的淫戲,秋蘭彎著腰,挺起高高的臀部對著兒子。老天!他竟然沒穿內褲,屁股是又白、又圓、又肥大,而生滿一片濃密粗長陰毛、肥突的陰阜上面,已經是濕漉漉、粘糊糊的。那淫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脈賁張,呆在當前。

仁昌從母親身后摟著她,雙手貪婪的握著母親的雙乳猛力地搓揉,下面的陽具直挺挺的頂在母親的臀溝上,然后一手繼續揉捏著母親肥美的乳房,另一只手則伸入窄裙,揉搓她的肥屄,而下面則用龜頭不斷的摩擦她的臀部,在她的耳邊說:“媽!你的騷屄好多淫水,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讓你太興奮?”

秋蘭被兒子搓摸得全身顫抖,由兒子硬挺、粗大的陽具上面傳來那年輕剛陽的熱,由兒子揉捏乳房,尤其是那敏感的奶頭傳來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陰戶傳來的電流,都匯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癢透了、也酥透了。

秋蘭現在真是心神俱蕩,欲火上升,是又飢渴、又滿足、又空虛、又舒暢,嬌聲浪語的道:“阿昌!別再逗媽了……乖……媽現在難受死了,你爸在扒灰,你扒扒我的背,快!……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干他的淫屄吧!……”  

於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摟著母親的纖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雞巴,頂住那濕淋淋的肉屄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聲,盡根刺入母親的淫蜜的屄腔內。

“喔……好美……乖兒子……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漲……好充實……喔……啊……”

“小聲點,當心被她們聽到!”仁昌輕聲的說,屁股則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大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母親悶哼出聲音!雞巴插入肥屄中,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啊……啊……親兒子……啊……喔……媽媽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喔……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癢……好舒服……喔……”

秋蘭被干得粉頰緋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里陣陣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洶涌的流出,順著大雞巴,浸濕了兒子的陰毛。

只覺得母親陰道里潤滑的很,仁昌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吱!吱!”的聲音。

這時書房內的翁媳兩人,早就干得熱烈非常,而他們也已聽到門外母子亂倫操屄的淫聲。

“喔……爸爸!媳婦被你愛滋攜帶者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親爸爸,再用力一點!……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插干得媳婦爽死了喔……啊……”

淑真故意像個蕩婦般的大聲浪叫著,搖擺著纖腰,好讓公公插在自己騷屄里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

“啊……大雞巴爸爸……啊……媳婦爽死了……嗯……泄了啊……媳婦……要泄給我的爸爸了……啊……來了……啊……啊啊……泄……泄了……”

在公公的狂抽猛插之下,淑真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動收縮著,緊緊地將公公的肉棒箝住,一股蜜汁從曉雯蜜穴里的子宮深處噴出來,不停地澆在公公的龜頭上,讓李德春的龜頭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拼命地抽插,口里大叫道:“小寶貝……快用力……挺動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  

淑真於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著,並用力收夾小穴里的陰壁及花心,緊緊地一夾一吸公公的大雞巴和龜頭。

“啊!親妹妹……夾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達到了熱情的極高境界,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全身還在不停的顫抖著,連連的喘著大氣,兩人同時達到高潮了。

“喔……好……嗯……就是這樣……干我這個淫蕩的媽媽……喔……親兒子好會干喔……啊……噢……天……寶貝!噢……噢……要死了……媽媽快要美死了!寶貝,親兒子,你的大肉棒太厲害了,媽媽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插干他的騷屄……干……再干……用力干……干死媽媽……呀……我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喔……嗯……哎唷……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喔……唔……”  

秋蘭也不甘示弱地尖聲浪叫著,屁股瘋狂地擺動,仁昌不得不緊緊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從肉洞中滑出。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壞兒子……哦……干死媽媽了……”

秋蘭被干得雙腳酥軟,膝蓋前彎,玉體下沉,花心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仁昌見母親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態,似乎有些不忍,於是他將媽媽抱起,把她推倒在客廳的地毯上,他便趴在他的裸身上面,秋蘭的兩條粉腿緊勾著兒子的后腰,仁昌一面狂烈地吸吮著她高聳的乳峰,一面挺動屁股,將他的大雞巴塞進母親的肥屄中。

“啊……啊……好舒服啊!好兒子,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雞巴……頂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媽媽……要……丟了……”

秋蘭的叫聲越來越大,不停的浪叫聲,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著,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著。

“喔……喔……浪媽媽,大雞巴兒子要天天插干你……插死你,我干死你!干……喔……喔……喔……我干……我插……喔……兒子要泄了……啊……”

仁昌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親的子宮。

“啊……我的大雞巴……親兒子……小……浪屄……媽媽……也要泄……泄……了……啊……啊唷……我忍不住了……要泄……泄……了……好美呀……啊……射死媽了……喔……燙死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