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同學、女友

鄰居、同學、女友 01、發生

作者:突厥

沈八龍:18歲,身型健碩,高中學生,未有女友,學業成績中上,但運動成績傑出,生於中上家庭,父母營商經常出外營商,但他並沒有不良行為,但對性有好奇,所以經常研習課外讀物(即A書及A片)。

葉可怡:18歲,身材普通(33B•24•34),樣子可愛,高中學生,未有男友,同樣生於中上家庭,父母同樣經常出外營商,但她己可以照顧自己,學業成績優異,與沈八龍是十多年的鄰居,由於八龍的父母常常出外做生意,所以多由她照顧沈八龍。

賀穎詩:18歲,身材出眾(35C•25•34),樣子漂亮,但未有故定男友,生於中上家庭,家中獨女,可算集萬千寵愛在一身。

故事發生在亞洲某個大城市,這天沈八龍和葉可怡一同到卡拉OK,參加班上一名女同學賀穎詩的生日會,賀穎詩是班上出名的美女再加上身材35C•25•34,所以,生日會上有很多人參加。

生日會上初時都很有秩序,但當後來有人取出紅酒後,情況就開始改變,他們初時只集中向賀穎詩進迫,但後來各人都無一幸免,最後每人都帶有酒意。

他們乘著酒意便開始玩紙牌性遊戲,但他們並不是玩主角賀穎詩,而是針對沈八龍和葉可怡兩人,因為他們經常見沈八龍和葉可怡兩人出雙入對,思疑他們正在拍拖,想借這懲罰性遊戲證實這事。

這也很難怪沈八龍和葉可怡的同學,因為沈八龍和葉可怡從小便相識,又是鄰居又是同學經常一起上學及放學,再加上葉可怡又常常照顧沈八龍的起居飲食,所以經常被人誤會他們在拍拖。

這紙牌性遊戲初時只是輸了便飲酒或唱歌作懲罰,這遊戲是不是對沈八龍和葉可怡不利,還是其他人有意戲弄他們,沈八龍和葉可怡已連續輸了數回合,但很不幸這回合又是沈八龍戰敗,但這次是要他向葉可怡索吻,他們在群眾的壓力下兩人無奈地只好輕吻地帶過,但這一吻令到沈八龍和葉可怡都有觸電的感覺,這是沈八龍和葉可怡兩人都從沒有的感覺,沈八龍和葉可怡感覺怪怪,兩人呆呆的望著對方,葉可怡更滿面通紅,直至其他人叫他們,沈八龍和葉可怡才如夢初醒繼續遊戲。

隱藏的內容

但沈八龍這回合再次戰敗,他們更要沈八龍去摸弄葉可怡的乳房,葉可怡當然極力反對,沈八龍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因為葉可怡並不是她女友,就算葉可怡是他的女友也不會公開表演給他們看,沈八龍只想可以逃避這“懲罰”,但他腦海中已被酒精佔據,想不出辦法來。

這時有一名男生“老鬼”說:「八仔(沈八龍的乳名)!你是不是不敢呀!」

沈八龍已受酒精影響,便說:「誰說我不敢,我做給你看!」沈八龍便一步一步走向葉可怡,他的雙手向葉可怡的胸部伸去,葉可怡當然不肯就範便雙手護胸,葉可怡驚慌地說:「八仔!你……」

葉可怡還沒說完,沈八龍已拉開她的雙手,葉可怡今日穿著淺色的恤衫及牛仔短裙,當她的雙手被拉開時,恤衫下向乳罩已若隱若現,沈八龍說:「只是摸一下!」

葉可怡說:「你快停手,如果你不停手,我以後都不理你!」沈八龍一聽就停下來。

但其他在場的人就叫:「你快聽老婆的命令,否則…哈…哈…」

沈八龍在其他人的推波助瀾下,他用左手捉著葉可怡的雙手,再用右手去摸葉可怡的雙乳,這是沈八龍第一次觸摸異性的身體,雖然葉可怡的雙乳並不十分豐滿,但沈八龍就感覺到十分柔軟。

這時葉可怡的雙手爭脫開沈八龍的左手,她便一巴掌打在沈八龍的面上,沈八龍面上便留下紅紅的手印,沈八龍已酒醒知道開罪了葉可怡,但他不好意思在名人面前向葉可怡認錯,在場的各人給這情影嚇得呆了一呆。

這晚的主角賀穎詩見這情景便說:「大家都醉,快點回家休息!」於是在結賬後,各人便各自離去。

由於沈八龍和葉可怡是鄰居又是在卡拉OK附近,所以兩人便一起步行回家,但沈八龍一直跟在葉可怡身後,保持幾尺的距離不作一聲,葉可怡留意到沿途有路人注意他們,葉可怡見到沈八龍面上的紅紅的手印及可憐的樣子,她便拉著沈八龍的手走入附近的公園�,葉可怡說:「你快點到廁所洗面,等面上的紅印稍退才返家,以免被人誤會是我欺負你!」

沈八龍突然跪在葉可怡面前說:「對不起!我先前是飲醉了,控制不住自己,妳原諒我好不好,妳千萬不要不理我!」

公園�雖然寂靜,但依有一雙一對的情侶,葉可怡為免被人看見為怕尷尬,便想拉沈八龍起來,但沈八龍就不肯起來,要葉可怡原諒他才起來,葉可怡便俯身拉沈八龍起來,還說:「好吧!但不可有下次!」

沈八龍一聽知道葉可怡原諒了他,在他還未完全站起來擡頭時,他的嘴巴剛好吻在葉可怡的一雙嘴唇上,兩人不其然想起在卡拉OK的觸電的感覺,葉可怡被這突然的一吻弄得滿面通紅,而沈八龍的眼中就見這時葉可怡特別漂亮。

沈八龍就拉著葉可怡的手走向公園�的暗處,葉可怡本想反抗,但她又不知怎樣跟著沈八龍走,他們一直走到公園�一堆一堆的小樹叢�,這小樹叢�燈光昏暗,從外面很難看進去。

沈八龍將葉可怡抱住便伸嘴往她的雙唇吻去,葉可怡還來不及避開已被沈八龍吻住,葉可怡本想推開沈八龍,但又怎敵過他的體能,她只好放棄反抗,任由沈八龍用舌頭撬開了她的齒縫,舌頭長驅直入,攪弄葉可怡的舌尖,葉可怡的雙唇被緊密地壓著,香舌無力抗拒,只得任其舔弄。

葉可怡一向潔身自愛,這樣被男子如此擁吻還是頭一遭,只覺幾乎要暈眩。

沈八龍和葉可怡兩人都第一次這樣親密地接觸異性,由最初沈八龍強吻葉可怡,到後來葉可怡半拉半就,兩人都感到身體慢慢熱起來。

沈八龍終於放開葉可怡的雙唇,大家都無言以對,沈八龍正想再次擁吻葉可怡時,葉可怡用手擋住他的嘴巴,葉可怡說:「剛才的就當作打你一巴掌的道歉吧!」

沈八龍卻沒有回答,他拉開又葉可怡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吻後,又慢慢的將葉可怡抱緊起來,再一次吻她的唇。

沈八龍的動作很溫柔,葉可怡本來怕他動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動作,葉可怡才放下心來,不過他卻將舌頭度過她的嘴裡,葉可怡左右為難,猶豫間,不自主的竟和他纏綿起來。

防禦心漸漸瓦解,沈八龍將葉可怡的香舌一吸一吐,兩人舌頭交纏進出於雙方嘴�,口�分泌出大量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沈八龍的口中,任他吸吮,自己的唾液也吐了過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沈八龍探入自己口中的濕潤舌頭,兩人交纏的熱烈濕吻起來。

沈八龍將葉可怡吻得氣息紊亂,他兩手還不客氣的在葉可怡的屁股上摸著,葉可怡穿著牛仔短裙,沈八龍特別專心在她的臀縫上,葉可怡難過的搖動腰枝,一雙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沈八龍不肯放開葉可怡的嘴,葉可怡「唔唔」地抗議不停,他又將兩手往上浮走,來到葉可怡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進一步的侵犯時,葉可怡用力的將他的臉推開,說:「我要生氣了!」

沈八龍凝望著她,她也凝望著沈八龍,心中吊桶七上八下,沈八龍突然使出怪招,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著,說:「生氣啊!生氣啊!」

葉可怡「噗」的笑出來,沈八龍卻又是來吻她的,葉可怡這次心甘情願的和他對吻著,慢慢的沈八龍的下體變得堅硬無比,便側過身體抱住葉可怡,沈八龍的手慢慢地上滑,壓在葉可怡尖挺的胸部,輕輕的揉捏著葉可怡粉嫩的乳頭,葉可怡的臉更紅了,便側過臉。

沈八龍親吻著葉可怡的耳垂,雙手解開了葉可怡的衣扣,葉可怡沒有力氣再反抗,只是抓著他的肩膀,沈八龍兩三下解完了鈕扣,葉可怡感到胸口一涼便急忙雙手要來掩胸,卻早被沈八龍執住,沈八龍伸手,便隔著乳罩用力抓去葉可怡的乳房葉可怡呻吟著:「啊…痛…啊…啊…輕一點…啊…」

沈八龍亦不忍心把這美人兒弄痛,於是開始在葉可怡身上慢慢的搓弄起來,後來還伸進乳罩�,在葉可怡的乳尖上細細輕捏,而每一下輕捏,就帶來一股強烈的觸電感,直透葉可怡的每一條性感神經,此刻的葉可怡,小穴已泛濫成災,淫水正源源不絕地流向兩腿之間。

葉可怡口中只能發出「呀…呀…啊…啊」,她雖然不想這樣下去,但她的生理反應卻要她繼續;這時沈八龍開始沿著葉可怡的頸吻下去、胸、腹,他還跪下隔著葉可怡的牛仔短裙吻她的大腿。

沈八龍還伸手進入葉可怡的牛仔短裙內,由大腿內側慢慢摸到兩腿之間,他發現葉可怡的內褲已濕透,他便去掀葉可怡的裙子,葉可怡羞得滿臉通紅,她知道自己的祕密被人發現。

沈八龍雖然是第一次這樣接觸異性,但他從A片及A書內,知道葉可怡已開始動情,他便學A片上的情節開始隔著葉可怡的小內褲親吻她的小穴,葉可怡見他這樣確是十分難為情,她說:「八仔…啊…啊!快停…啊…啊…」

沈八龍非但沒有停下來,還開始將她的小內褲慢慢拉下,直至她的小穴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沈八龍便直至吻在葉可怡的小穴上,葉可怡只能用軟弱無的手推著他的頭,及只能說:「…啊…啊…快停…啊…啊…」沈八龍更不時用舌尖玩弄葉可怡的陰核,使她的淫水源源不絕地流出來。

沈八龍為了方便行動,便將葉可怡的小內褲完全脫下,葉可怡雖然不願但亦身不由己地任由沈八龍處置,她亦慢慢地接受沈八龍為她的特別服務,還將兩腿張開及將小穴送到沈八龍面前,沈八龍受到她的豉勵便努力地為她吻小穴。

正當葉可怡感到快要第一次的高潮時,沈八龍突然停下來,她感到一陣空虛,但很快她感到一條又熱又硬的東西在她的小穴上磨擦,原來沈八龍不知何時將他的大肉棒拔出,及將大肉棒在葉可怡的小穴上磨擦。

這樣更使葉可怡慾火難耐,淫水更流落在沈八龍的大肉棒上,沈八龍正想再進一步行動時,葉可怡知道可能會失去處子之身,在理智戰勝生理下用手按在小穴上,阻止沈八龍的大肉棒再繼續前進,還說:「八仔!停手…我還是…處女,如果你再這樣,我真的和你絕交,我…用手…幫你…」

沈八龍不好意思說:「對不起!」他再將葉可怡輕輕攬住,在她的面輕吻,還帶領她的柔滑的手捉著他的大肉棒,跟著她便用她那很滑的玉手不停地套弄著沈八龍的小弟弟,沈八龍的大肉棒立即變得更加硬;沈八龍還伸手去摸她的胸,玩弄她的乳頭。沈八龍那話兒第一次被人摸,實在太刺激了。但沈八龍被她不停的套弄下,他仍是未能發射。

這時沈八龍說:「阿怡!妳用手幫我,但射不到…幫我用口好不好?如果妳不願意就算了吧!」

葉可怡未有回答便慢慢跪在地上,小嘴已碰著他的大肉棒,她擡著頭望向沈八龍,四目相交,才微微張開小嘴,把大肉棒含入她口中。

「唔!好舒服…」沈八龍悠長地低喊了一聲,他望著葉可怡替自己含弄,望著這麼美的俏臉,再加上她的櫻桃小嘴,總是劃出一幅叫人興奮的畫面。

只見葉可怡含住靈龜,玉指緊握住棒莖,葉可怡對這方面的技巧,十分生硬,但對她來說已是十分難得。

「嗯!可怡妳舔得很好,再用點力…唔…」沈八龍撫摸著她的秀髮,只見葉可怡賣力地前後晃動腦袋,沒多久又吐了出來。她雖然為他舔著寶貝,但也因為口部的滿足,早已燃起了她體內的火焰,讓她再無法忍受體內的炙熱。

葉可怡一面以手口為他服務,一面伸手至自己胯間,恣情地抑弄著花唇,露水隨著她纖嫩的手指緩緩滲出:「唔,嗯…」暢悅的呻吟聲在她鼻孔傳將出來。

「啊!是這樣了…我快要來了…唔…」沈八龍終於快到爆發邊緣:「快拔出來…我要來了…」

然而葉可怡聽他的說話,手口變得更起勁,但她知道沈八龍要爆發時,還是來不及拔出來,沈八龍一連幾次的發射,把葉可怡的口腔內填得滿滿的。葉可怡將口內的精液吐出後才緩緩站起身來。

沈八龍親熱地把她擁緊入懷,正想輕吻她時,葉可怡再次推開他,她便用紙巾細心的給他清潔,她幫沈八龍清潔完後,葉可怡便穿回自己的小內褲,慢慢走去公園�的洗手間,並沒有和沈八龍說一句說話。

沈八龍亦整理衣衫後跟著葉可怡,在洗手間的外面等葉可怡,當她出來時與沈八龍碰面,葉可怡面上出現尷尬的神色,垂低頭便自己走開,背向沈八龍說:「我們…走吧!」

沈八龍和葉可怡便一同離開公園慢慢步行返家,其實兩人心�都有奇怪的心情,不知道對方可否發展下去成為情侶,兩人都不敢先行提出,怕被對方拒絕,所以他們一路上未有說任何說話。

在這次公園�發生的事件後,沈八龍和葉可怡再無說任何說話,甚至上學和放學都各自而行,可以說是避開對方,其他的同學都以為他們為卡拉OK內的事件而發生爭執,其實沈八龍和葉可怡害怕的是不知道對方的心意。

直至有一天,沈八龍在大廈的電梯大堂內遇到葉可怡,他們仍然不敢與對方說話,害怕得到失望的答案。過了不久,電梯到了,他們便一同進入電梯上樓。

這時沈八龍見葉可怡身上的校服,雖然以往多次看過葉可怡這樣的,但他總覺得她今天特別漂亮和吸引。

電梯很快就到達,於是他們便一同出電梯,跟著就一齊行去自己屋企,沈八龍較先到自己家門,好自然就按門鐘,同時沈八龍亦好想和同葉可怡說再見,而同一時間,葉可怡亦取出鎖匙準備開門;不過,但沈八龍按了一陣門鐘之後沈八龍才醒起,他的父母這晚要去飲宴要很夜才返,於是沈八龍就打算取鎖匙開門,但找了很久也找不到,這時他才記起,今早出門時,他並無帶鎖匙,這時,葉可怡剛剛開門,她就好像不好意思轉頭問沈八龍:「你是不是無帶鎖匙呀?」

沈八龍說:「是!」

她就說:「不如你入來我家,等世伯和伯母返家,好不好?」這時沈八龍當然贊成,於是沈八龍就跟她入屋。

當入屋後,沈八龍都不知如何是好,「你最近很忙嗎?」葉可怡突然問沈八龍。

「係呀…有…那晚…公園…對不起…」沈八龍吞吞吐吐地說。

「小色鬼…」葉可怡似笑非笑細細地說。

「這也難怪…妳真係好誘人…」沈八龍知道她並沒有怪責他,所以再戲弄葉可怡,葉可怡怒目作勢打沈八龍,他承勢將葉可怡抱住,並在她的面上輕輕一吻,葉可怡頓時滿面通紅,及將沈八龍輕輕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