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系列] 魔界寶典

喜歡的請給心心~~60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600;}" alt="" align=absmiddle />

   

                                                      

  美國紐約。夜深人靜,佛蘭、斯狄恩圖書館內地下室,橫臥一具身首分離的白

種人,頸部血流如注……只見一個邋遢的東方黃種人,興奮莫名,獰笑中雙手不住

顫抖,從斷首的血流處,捧著鮮血滴落桌面一卷發出淡淡綠色螢光的絲綢中國經卷

。經卷如久旱逢甘霖般飽飲鮮血,貪婪吸食後瞬間散發出紅色妖艷光芒。

  雙手沾滿血腥,如獲至寶的黃種人,緩緩展開經卷。經卷長約參尺,寬一尺,

以鮮艷紅字書寫著:“有緣者…得魔界寶典,需先發毒誓咒詛,誓愈重魔力愈深。

頂禮叩拜皈依我天魔後,寶典依誓愿大小顯示魔法傳授。得道者的權柄、富貴、財

產不計其數。”

  突然……“喀!喀!喀!”圖書館值勤警衛員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清脆有力,

划破寂靜的夜晚。手電筒的光芒刺眼,樓上,地下室,仔細察看,並未發現异樣,

片刻後轉往他處。黃種人惊魂甫定,急速卷起桌面寶卷,納入怀中,戴回沾滿鮮血

的白手套,飛奔到地下室靠近馬路邊的鐵窗通氣孔,沿著粗大麻繩攀上窗口溜出,

迅速消失在晨霧中。

*************************************

         ***<第一章 寶典來源>***

  紐約某區專門出租給黃種人的破陋單身公寓,房租便宜,每個房間用木板貼紙

隔離,僅八坪左右,如鳥籠般錯落散置,雜亂無章,浴室,廁所共用,有時停水,

臟臭難聞。

  某個房間內。桌旁一位東方留學生攤開一份當地報紙,右下角刊登一則消息,

“根据警方消息,昨晚有兩名以上竊賊,在佛蘭、斯狄恩圖書館內地下室翻箱倒柜

,目前尚未查出遺失任何物品,竊賊可能因分贓不均而自相殘殺,手段殘酷,切割

另一名竊賊頭臚,到處是斑斑血跡,從靠馬路窗口逃逸無蹤。据警方調,死者是今

年從東德逃離來到美國,是某東德投奔自由的將領后代”。

  此將領先祖身世顯赫,是希特勒當年的貼身待衛『蓋世太保』之一,大名鼎鼎

,名叫……

  東方留學生看得額頭冒汗,雙手顫抖,拿起桌上香煙叨在嘴上。手中的火柴盒

因顫抖不停,掉落數根火柴棒后,點了几次才點燃香煙,猛吸了几口,情逐漸穩定

。“德尼斯,請原諒我,自從你告訴我希特勒的祕辛,並拿資料証明給我看后,我

就決定要獨占『魔界寶典』,因為這是中國老祖宗的東西,我只不過替中國人取回

而已。東方留學生口吐大圓煙圈后,用手指戳破。

  “希特勒當年不就是我現今的樣板嗎?窮困無助,有藝朮天分,但靠畫畫能賺

几個錢呢?不,應該說我比希特勒更慘!因為我離鄉背井,到不同的國度,受到美

國白種人的歧視……我好恨!”東方留學生咬牙切齒,面目猙獰,狠狠敲打桌面不

止。

  突然房間隔壁木板�“碰!碰!碰!”三聲,震動桌面的煙灰缸彈起,惡口用

台語恨罵道:“干!啥小!遍剛神經哮矮!賣吵!撞蝦咪碗糕!目皮爬卡金呀!干

你娘!”東方留學生警覺,暗付道:“德尼斯告訴我。清朝末年的八國聯軍中,德

國將領得此寶卷,帶回故鄉收藏數代,流落到希特勒手中,短短几年內便闖出名號

,叱吒風云,不可一世,德軍席卷全歐洲,搜刮無數財寶……”

  東方留學生下定決心,現已無法回頭。拿出一只瓷碗,在手腕上用小刀划出一

道傷口,讓鮮血滴入碗內。滿溢后,慢慢倒在桌上的『魔界寶典』上。寶典吸食鮮

血后,放出紅色妖艷光芒。東方留學生開始閱讀內容,上面密密麻麻寫著:得『魔

界寶典』而修持密法成就者著其實錄供參考如下……

  伯喜家破人亡以后,遁入深山,得『魔界寶典』修得成就,潛入吳國,利用伍

子胥,在朝為官,運作魔法控制吳王,獨攬朝政,為所欲為,當時正在周游列國的

孔子,都說老天爺生下太宰伯喜這樣一個人物,就是為了要讓吳國滅亡的。

  勾踐在吳國為奴三年,嘗盡了階下囚的恥辱,伯喜獻策要勾踐嘗吳王夫差的糞

便表忠,為比才被釋放回國。從此臥薪嘗膽,生聚教訓,內通吳國伯喜,趁夫差率

兵北上與晉國爭霸之机,派兵襲擊吳國得手,攻入國都姑甦,俘虜留守的太子友。

勾踐為免再犯當年夫差所犯錯誤,拒絕夫差求降,逼夫差伏劍自盡。

  伯喜知道越王勾踐是個心胸狹小,可以共患難。不可共享福的人,又用魔典控

制勾踐,殺了文種,迫范蠡帶著西施退隱太湖。伯喜還是獨攬朝政,共經曆吳、越

四十九年,享受無盡權柄、富貴、財寶、福、祿、壽齊而善終。

  『魔界寶典』由泛紅色妖艷光芒轉淡,恢復淡淡螢光,字跡亦漸漸模糊消失。

東方留學生自言自語道:“奇怪!看得正精采時,字跡忽然不見,可能鮮血不夠吧

!”拿起小刀正要再割手腕,以取得更多鮮血……“主人!別再自殘了。你如果失

血過多喪失生命,我就無用武之地了,變成一卷廢絲綢,任人丟棄罷了!”魔典突

然開口說話。

  “蹬!蹬!蹬!”東方留學生愕然惊嚇,彈起退后三步,如見鬼魅。“你……

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說人話……”東方留學生結結巴巴,臉色死灰,惊魂未

定。

  “主人!我是守護寶典的魔靈,寶典另一名稱『畫中仙圖』,漢朝未年被道教

『張天師』降服,自董皇后體內排出流落凡間。凡我鮮血者就是我的主人,如果你

死了,我也要蒙塵而不知天日。”

  “魔靈,你為什麼隱去字跡,剛才所記載的是否确有其事,我要發什麼毒誓咒

詛,才可以達到愿望呢?”魔靈道:“主人!我吸食你的鮮血,才可以保持我倆的

心靈相通,一個月只要一瓷碗即可,要滴在寶典右上角畫有一匹馬及一個『午』字

上面,如要了解寶典內容,則需源源血液流滿才行!

  “魔靈,這麼說就是需要殺更多的人,用鮮血餵飽寶典……這種傷天害理的事

我做不來,寶典是用什麼絲綢質料編織的,是否可用豬血,雞血或其他畜牲的血液

代替?”東方留學生緊張惶恐的問道。

  魔靈冷冷陰笑道:“主人!寶典是魔界的魔蠶吐出金絲制成的,刀槍不入,水

火不侵,魔蠶則是用人類的血肉喂食養大,所以需要人類血液滋養魔性,能用活人

養更棒。殺人的事我來代辦,你只要把寶典帶在身邊,我會教你怎麼做的。”

  東方留學生听說要殺人,沉默不語,內心神魔交戰,舉棋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魔靈與東方留學生心靈相通,急躁說道:“主人,你已經為我殺了一個人,這是

進入魔道的開始。不要再三心二意,往后的權柄,富貴,我都能如你所愿。現在別

想得太多,發毒誓咒詛之事,可以等你想好再說,現在必須叩三個響頭,表示誠心

皈依天魔,我才能傳授你魔法,以及如何殺人用鮮血喂飽魔典顯示字跡。”

  魔靈再三唆使,誘惑東方留學生入魔道,以便再度肆虐人間,為所欲為。東方

留學生听魔靈說得動听,而且以現在的處境,權柄,富貴對他來說實在太誘人了。

這是千載難逢,夢寐以求之事,想到此立下決心,伏地跪拜,叩了三個響頭,表示

誠心皈依魔道。

  “嘿嘿!嘿嘿!”魔靈陰森獰笑,從寶典右上角射出一道妖魅紅光,並顯示『

午』字,照印在東方留學生的生殖器『曲骨穴』上面。“啊!痛啊!”東方留學生

離地彈高一尺,感覺下體疼痛熾熱冒煙。趕快脫下內褲,檢查生殖器,見陰毛冒煙

燒焦,皮寶膚上印了個“午”字。急忙拿起桌上水杯,往下體澆去。

  “干什麼!怎麼這樣缺德作怪,這個『午』字有何作用?”魔靈陰森說道:“

主人!這個魔印標記『午』字只是一道手緒而已,我們伙伴共有十二幅『畫中仙圖

』,以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戌、亥十二生肖代表,我排行

老七『午』烙此印記表示你曾擁有魔典,以后入魔界憑此『魔印』相認。位于私處

無傷大雅,親密的愛人才會看見,等陰毛長成后即可不露痕跡。”

  “好了!好了!別羅唆,快教我如何殺人不留痕跡,寶典顯示字跡密咒!”東

方留學生不耐煩說道。魔靈問道:“主人!這附近可有成熟漂亮的處女?”“這樓

房住的都是貧窮單身男人,在美國要找個處女寶在困難,而且我怎麼問美國女孩說

你是否處女,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巷口右轉就是風化區,妓女很多,价錢可不便宜

呢?”

  魔靈沉默片刻,邪淫說道:“主人!挑女人我最內行,處女的血肉最能增強魔

力,尤其是陰年陰月陰日生的處女,更是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琨在把我放在你的素

描大畫袋內,出去轉一圈挑選獵物吧!”

  東方留學生背起大畫袋,卷起桌面的『魔界寶典』放入袋內,走出雜亂無章的

房間,乘電梯下樓,拐個彎走出巷口。街上几盞路燈昏黃,對面一座公園,路燈下

打扮花枝招展的妓女身上低級香水味迎風扑鼻而來,陰暗的樹底下,處處忙著最原

始的性交易。

  只見一輛汽車緩緩開來,一個白種男人打開車窗,彈指召喚一名打扮妖异,身

材高挑的白人妓女,一番討价還价達成協議后,妓女坐進車內,迅速拉開白人褲子

拉鏈,抽出他的寶貝家伙,低頭吸舔起來……

  一旁樹叢陰暗處,一名白人妓女任由嫖客撫摸雙乳,甚且撩起迷你裙,展露下

體私處,用手指撥弄,有如展示商品向人推銷般。嫖客見色心喜,禁不住色誘,就

要上下其手,女郎巧妙避開,一陣交談后,相互曖昧蕩笑,擁抱離開。有如戀人一

般,雙雙走向對面旅館恩愛一番,享受男女生理自然的需求。

  不遠處一棵枝葉繁茂的大榕樹下陰暗處,一位瘦弱白人老叟,臉面一頭埋入一

位肥胖黑人妓女碩大雙峰內。玩興正濃,只見老叟迫不及待拉開褲子拉鏈,抓出短

小家伙,黑胖妞背部依靠榕樹,掀起迷你裙,露出如面包般的兩片私處,緊緊夾住

老人掏出的寶貝家伙……“啊!啊!啊!……”几聲,老頭興奮過度,三二下就向

黑妞檄械投降,帶著滿足笑容凝視黑妞。

  “一……喔……二……啊……三……嗯……”肥胖黑妞臉色表情作態,連叫三

聲,見老頭盡興精,拿錢收工,轉移陣地,繼續進行下一回的性交易。“一雙玉臂

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神女生涯原是夢,在這花花世界,以原始本錢賺取日

用所需,沉浮一生。

  環顧四周,昏暗的街燈下、公園座椅上、樹叢內、榕樹旁,各色人種的妓女在

這里從事這古老的行業。每當華燈初上,人來人往,這冷漠社會,陰陽失調的生理

飢渴,暫時獲得了滿足。“主人!這里竟然如此開放,我就更容易找尋對象,不愁

沒有糧食溫飽了。”魔靈興奮說道。

  “魔靈!這只是美國社會墮落丑陋的一面,畢竟是少數。其實美國人很有冒險

患難精神的,守法治,重秩序,而且崇尚自由人權。千萬別小看他,短短不到二百

年的曆史,全國上下同心協力,已成為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實在得來不易。”

  “主人!不管五千年曆史或二百年曆史,這一原始行業從古至今未曾蕭條,但

如比開放程度,是我几千年來首見,真是孤陋寡聞。”“魔靈,這種性開放的程度

,應該與曆史背景和人種有絕對的關系。”東方留學生不胜其煩的向魔靈解說。

  突然間,從昏暗榕樹旁闖出一位騷首弄姿的高大白人金發女子,阻擋去路,東

方留學生為此突發情況嚇了一跳。“東方人,看你好像還是個學生,就打個折扣給

你、怎麼樣?一起玩吧!站著做與騎著做便宜點,躺著做需付燙發費,但有特別服

務。昨晚佛蘭圖書館發生凶殺命案,警察查得緊,沒生意,特別服務就算免費贈送

,怎樣?”

  白種金發妓女高約一八五公分,是個青春女郎,皮膚細致洁白,自動掀起上身

運動衫,展露小西瓜般碩大富彈性雙乳,故意晃動,誘惑東方留學生。東方留學生

身高也有一七零公分,但比起此女還差一個頭。見金發外國妹如此碩大乳房,還故

意展露挑逗,愕然惊訝,今生還是頭一遭。

  臉色泛紅害羞道:“謝謝小姐……我是住在附近的留學生……路過此地……不

是來嫖妓的……”魔靈以他心通傳音說道:“主人!你太嫩了,別放棄大好机會,

自動送上門的肥肉怎可推拒,膽子這麼小是看不到寶典內容的。”

  “喂!東方人。你可能還是處男吧?怎麼還會害羞,好吧,今晚我吃點虧,打

個折,我可要嘗嘗黃種留學生的滋味。”金發白人妓女見留學生如此害羞模。見獵

心喜,眼角生春,自動撩起迷你裙,展露私處,還用手指撩撥肥沃之地,並順手拔

下一根金色陰毛,表示貨真价實,如假包換,與頭發同一顏色。

  東方留學生呆傻片刻,咽口唾沫,垂涎欲滴道:“好吧,但太貴的話我玩不起

,多少錢來一次?三百元美金夠不夠?這可是我這一個月的生活費用。”金發白人

妓女知道遇上菜鳥,歡喜說道:“夠了,一百元美金可以做一次愛,五十元美金付

旅館費,我再替你找一位性玩伴,剛下海,嫩得很,今晚我們三個人一起狂歡吧!

”金發白人妓女飛奔樹叢內,拉出一個身高約一六五公分的黑人妓女,交頭接耳一

番后,走到東方留學生身旁。

  “嘿,東方人,我叫尤蒂小辣椒!金發比麗與我是同室膩友。平常沒有三百美

金我是不接生意的,看你還是原裝未拆封,今晚就給打個對折,算一百五十元美金

。”黑人尤蒂傲然說道。一邊說一邊迅速拉開拉鏈,全身衣物頓分二片,黑亮細致

肌膚袒露無遺,雙峰堅挺,還不時彈動,縴腰輕擺,私處飽滿,端的好貨色,值得

高价。

  “東方人!就怕你頂不住我們兩人聯手做愛!今晚你可討了個大便宜,我特別

介紹這個俏女郎,就因你是個處男!”金發白人比麗淫蕩笑道。黑白兩名妓女擁著

東方留學生,走進對街旅館,金發妓女比麗是識途老馬,向老板打個招呼,拿起房

間鑰匙,拉著東方留學生的手,怕三百元美金飛掉似的緊握不放。

  房間里,有一張大臥床,一個圓型小茶桌,一張大XX,大床被單剛換洗過,

洁白如新,整個房間寬敝明亮,簡單素雅。東方留學生一時緊張,藉机尿遁,進入

廁所,關起門急道:“魔靈,魔靈!現在怎麼辦,做愛我可沒經驗,況且一次對付

二個外國妞!”

  “主人請放心,稍安勿躁,這種場面小事一椿,我會施展魔法幫你,就是再來

十個,也不是你的對手,你就好好享受性歡樂吧!”魔靈淫笑說道。“魔靈!還說

小事一件,三百元美金可是我這個月的生活費,填不飽肚子還玩什麼女人!”東方

留學生不滿說道。

  魔靈陰笑道:“主人,按照我的話去做,不需花你一毛錢的。我變化成一件薄

絲被,你把它鋪在大床上與她倆做愛,要不然你會頂不住的。”話畢,變成一條薄

絲被。

  “叩叩!叩叩!”敲門聲。“嘿!喂!你可別臨陣脫逃啊!快點出來,辦完事

我們還要找別人做生意!”金發比麗嬌聲道。東方留學生開門出去,放下大背包,

從袋內取出一條金色絲綢薄被,亮麗華貴,鋪在大床上面。

  “哎呀!這麼漂亮的中國絲綢,摸起來柔軟舒適無比,我們在上面做愛,感覺

可舒服呢!這還是頭一次,今晚就給你來個特別免費服務!”黑人尤蒂興奮說道。

  “喂,外面的人!我洗澡水放滿了,尤蒂!把男人一起帶進來,我們洗個鴛鴦

泡沫澡吧!”“喂,留學生!你叫什麼名字,告訴我們,等一下做愛時才喊得出來

。”黑人尤蒂說道。

  “我復姓東方,名字叫強,叫我一聲“強”就行了。”黑人尤蒂哼起小調,走

到東方強面前,脫掉他的衣褲,淘氣地拍了一下男人的生殖器。東方強猛然嚇了一

跳,很不自然地閃躲,惹得黑人尤蒂哈哈大笑。片刻后剝光衣褲,光洁的身子有如

嬰兒一般。“強!你的家伙尺寸標准!剛好可配合我……”

  黑人尤蒂說著也隨即脫下衣服,光著身體擁東方強進入浴室。金發比麗已泡在

浴缸內,碩大乳房露出水面,不停抖動,並向兩人潑水嬉笑挑逗。東方強乍見黑人

尤蒂黑亮皮膚光滑如脂,毛細孔比東方人更細致,雙乳堅挺,触感滑膩,彈性十足

。金發比麗則承襲白種人遺傳,雙乳如小西瓜般大,皮膚白晰亮麗,雙手長滿金色

細毛,可能是男性荷爾蒙旺盛所致,所以特別淫蕩好色。

  三個人在浴池內戲水,互相擦洗撫摸,培養情趣,東方強第一次接触女性即身

陷脂粉陣,陶陶然,不知今夕何夕,渾然忘我。“啪!啪!”黑人尤蒂輕拍東方強

肩膀。“喂!強!別睡著了,你不做也要付錢的,金發比麗在床上等我們了。”

  兩人離開浴室,各披白色浴巾走到大臥床邊,見金發比麗四腳朝天,已布陣等

待。黑人尤蒂調皮,手推東方強,扑到金發比麗的小西瓜乳房上,三人嬉笑作樂扭

成一團。黑人尤蒂在東方強上身吮吻舔吸,金發比麗在下半身撥弄吸舔,兩頭蜡燭

齊點,惹得東方強腦熱心跳,欲火焚身,几乎把持不住。

  “哎呀!強!你的寶貝很可愛,紅通通的,與白種人比較起來,可差了一截,

但是堅硬度比白種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算是強中之強,但不知是否耐用!”黑人尤

蒂嬌聲媚笑道。瞬間一股熱流從床面的魔絲被直灌東方強全身,迅速集中到“會陰

穴”,再注入寶貝。寶貝倏地堅挺壯大起來,虎視耽耽,有如神助,雙眼迸出綠色

魔光,陰氣大熾。東方強抱著金發比麗,撥開修長雙腿,寶貝神勇挺進。

  金發比麗職業性的挺高臀部,全力迎合,雙腳勾住強的腰部。黑人尤蒂雙手撫

摸金發比麗碩大雙乳助興……滿室春光,目不暇給,呻吟,浪叫,嬉笑聲不絕于耳

。“好…好棒的家伙……怎會如此耐用,而且靈活無比,干勁十足……不行了…小

辣椒,尤蒂快來接手……”金發比麗呻吟滿足地大聲叫喊道。

  小辣椒黑人尤蒂嘟起小嘴,不信東方強如此神勇,迎上來蹲跨在東方強身上,

雙手緊握那堅硬家伙,向自己私處塞入。金發比麗滾到旁邊,翻白了眼,四腳朝天

,喘息不已,香汗淋漓,臉上十足歡樂表情。春情蕩漾,更加引起小辣椒春心欲火

,熱情奔放,全力迎合東方強的頂撞。吼叫聲轉為呻吟,痛快喘氣,所謂高潮中的

高潮,一波波席卷而來,真是愛到最高點。

  “棒极了!強……你的家伙如此堅強,太美好了!美國人大都如爛如蛇,不經

久戰,外強中乾,每次玩到中途便敗下陣來,真是掃興。做愛就要愈戰愈勇,高潮

迭起,欲仙欲死,做鬼也風流……啊……啊!我瘋了…,我爽死了,我會死掉……

”黑人尤蒂跨騎在東方強身上浪叫,雙手交叉抓住頭發,上下顫抖搖動,香汗如雨

點般滾落。

  快馬飛奔,私處淫水如決堤般泄洪而出,淹沒一片絲綢床被。高潮再次達到頂

點后。黑人尤蒂像飽滿汽球被針戳破般泄了氣,壓在東方強身上。東方強意猶未盡

,魔毒攻心,欲火難息,雙眼綠光閃熾再現,盯著金發比麗的私處貪婪的搜尋。

  吞吞口水,再次提起金發比麗臀部,撥開修長雙腿,分挂雙肩,對准玉門,勇

猛挺進,直搗黃龍。金發比麗再次受到愛寵,興奮异常,雙手大張,緊抓床邊金絲

綢被极力撐持,全力迎合東方強的抽動。春光熠熠,春潮綿綿,戰況愈加猛烈。只

听兩人交纏肌膚撞擊摩擦,聲聲撩人。“哎呀……強,太舒服了……別太用力,我

快受不了……你怎麼那麼厲害……美死了……我要瘋了……”金發比麗欲仙欲死,

滿足到极點,再度昏眩癱瘓。

  東方強有如出柙猛虎,再次抱著黑人尤蒂,改采跪姿,雙手端著尤蒂渾圓臀部

,徙后面挺進。黑人尤蒂再次發出沉沉呻吟,上身后仰,勾住東方強的脖子,猛吸

東方強舌根,釋放快感。上下交纏齊動,配合得天衣無縫,陣陣快感潮涌。

  “哎呀!強!會要我小命的…放開我,饒了我吧,金發比麗…快…快來幫忙…

…我……我不行了……”黑人尤蒂哀嚎求饒。金發比麗已然爽死,癱瘓如爛死魚,

那顧得爬起來,昏睡中還回味著剛才那無盡春意呢!“小辣椒!看你們以后還敢不

敢瞧不起東方人?……非弄得你們招架不住投降不可。”

  東方強汗流浹背,無情的連續摧殘黑白雙女,直到魔力用盡,才心滿意足地宣

泄出來,會心一笑,戰況方告止息。“主人!享受夠了吧!此時全身放松的女體血

肉最是甜美,快離開大床鋪,換我來享用,飽餐一頓。”魔靈得意說道。

  “嗚!嗚嗚……噗……噗噗!”黑白雙女在魔絲綢被包裹下,呼吸困難,极力

掙扎呼叫,雙手不停拍擊絲綢魔被。金色魔絲被如胃囊蠕動消化食物般,片刻之后

,一切復歸平靜。金色魔絲被瞬間攤開,被包裹的黑白雙女已被悶死,屍骨慢慢下

沉,漸漸溶解般,消失在『畫中仙圖』內。

  “卡玆!卡玆!格格…”如啃骨頭之聲響起……“吱喳!吱喳!格格……”

  『魔界寶典』似是意猶未盡,啃噬兩名妓女,終至屍骨不存。東方強看得毛骨

悚然,冷汗直流,剛才在床上行樂光景已煙消云散,不寒而栗,一陣反胃,當場跪

地嘔吐起來。“主人!我已飽餐,我們離開現場吧!回去看寶典顯示字跡…嗝……

嗝……”魔靈滿意說道。

  東方強迅速整理房間,收拾黑白雙女衣物,統統塞進背包,拿起魔典抱在胸前

,匆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