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輪奸如芙蓉仙子版的校花美女

“啊……不……不要……呃……救命啊……不要……啊不……住手……求求你們……不……啊啊……求求你們不要!住手啊……不……”

一陣陣求救呼喊聲從後台傳出,並夾帶著肉體撞擊聲和吮吸舔舐發出的“啧啧”聲。

穿過後台,便是劇場擴建的工地,由於正是臨近春節期間,建設工地的民工都已返鄉,擴建工程也已停工。

只見兩名青壯男子渾身赤裸,正將一名妙齡少女壓在一張木工操作台上,少女渾身赤裸,一對豐滿的雙乳暴露在燈光之下,兩名男子正對她上下其手。雖然是寒冬時分,二人又不絲一挂,但兩人的身體卻是火熱火熱,

絲毫不覺寒冷,將少女牢牢壓在操作台上,亂摸亂親。少女拼命掙紮反抗,高聲呼救,卻難逃慘遭二人輪奸的命運。

這名少女名叫潘穎菲,是上海市城市管理職業技術學院經濟管理係物業管理專業07級的新生。

這天是放寒假前的最後一個星期,學校像往年一樣在學校劇院舉行學期末的迎新文藝彙演,而潘穎菲則是這台晚會的表演者之一,表演了兩個舞蹈節目。

整台晚會結束已臨近十點半,觀看的學生、老師紛紛離場,演員們在後台卸妝後也都已離去,只有學校團委、學生會的幹事們留下做著清理場地的工作。潘穎菲是學生會文藝部的大一幹事,除了自己所跳的那曲柔美的

現代舞外,還參與了壓軸歌舞的表演。演出結束後,還來不及卸妝的她便積極的加入了清理工作,等到場地全部清理完畢,其他幹事都已紛紛返回宿舍,她才匆匆走入後台化妝間卸妝,卻不想,早已有兩個心懷叵測的

人躲在內中。

那兩人也是這所學校景觀環境係大一的新生,一個叫夏天俊,一個叫李璟,這兩人在晚會結束後便隨意瞎逛,竟走進了劇院後方的擴建工地。

劇院後台有兩間化妝間,一男一女,再往後便是擴建工地,中間僅以彩鋼板和彩條布相隔。

二人所到之處正好是女化妝間的後方。隔著彩條布,二人看到化妝間內許多女學生紛紛卸妝更衣。二人起初還覺尴尬不好意思,想趕快離開,但四只眼睛四條腿偏偏就是不肯移動,那些在舞台上表演的女生大多苗條纖

瘦,身材嬌好,只見那些女生一個個的脫下舞台表演服裝,露出光滑細嫩的皮膚,有些甚至只著內衣內褲。那些女生在如此低的氣溫下僅著如此單薄的衣物,早就冷的瑟瑟發抖,看她們縮手縮腳打顫的樣子更是惹人憐

愛。二人愈發舍不得離開,蹲在彩條布後偷看她們更衣,大飽眼福。

當那些女生卸妝更衣結束便一個個離去了。夏天俊和李璟也覺眼睛吃飽了冰激淩,正想離開時,又見一名女生走進了化妝間,坐在一張梳妝台前開始卸妝。

兩人一看,心頭頓然又是一熱。

那個女生便是潘穎菲。

這所學院向來人才濟濟,整台晚會精彩紛呈,相聲小品、勁歌熱舞,又是俊男、又是靓女,但最吸引二人的卻是一段擺在晚會中段的現代舞。

他們兩人不是因爲藝術細胞發達而欣賞這段舞蹈,而是因爲那名舞者實在令人心動。

當時潘穎菲在舞台上身著一襲黑色的舞衣舞褲,在舞台上輕踏蓮步,翩然起舞,身段曲線分外柔美,而在白色的舞台燈光的映照下,周身都如同泛起陣陣朦胧的光暈,簡直就如同芙蓉仙子般秀雅動人。

當時二人只歎座位離舞台太過遙遠,只覺舞者面容秀麗,但又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剛才化妝間�人頭攢動,二人看得眼花缭亂,還以爲她混在其中,早已離去,沒想到她竟然才剛剛進來開始卸妝。

這下二人與潘穎菲之間的距離被拉進了許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這位芙蓉仙子的廬山真面目了。

不一會兒,潘穎菲就卸完了妝。她的姿色並未因褪了妝而減損半分,反而更增添了素顔的那份清麗,就如同青蓮般“出淤泥而不染”,差點令二人生出“只可遠觀不可亵玩”的感覺。

只見她那光潔如玉的瓜子臉在烏黑柔順的秀發掩映下更顯冰肌玉骨,清麗動人。秀麗如彎月的長睫毛下修長明朗的美目靈光閃爍,更美得教人扉息,柔和的眼窩把她的眼睛襯托得明媚亮澤,秀挺筆直的鼻子下兩片粉唇

水潤飽滿。

卸完妝的潘穎菲從梳妝台前站起,脫去罩在外面禦寒的羽絨服,準備更衣。

潘穎菲大概165公分左右,由於從小便開始練習現代舞,身材苗條,雙肩挺拔,胸部圓潤豐滿,臀部翹挺,雙腿纖長均勻。搭配一襲黑衣,更是將整個身體線條勾勒的玲珑有致。

正當李璟當算再度一飽美色,欣賞這位芙蓉仙子更衣的美妙畫面時,身旁和自己一樣半蹲著的夏天俊突然長身而起,撩開擋在身前的彩條布,便沖入了化妝間。

李璟大吃一驚,趕忙伸手抓住夏天俊的胳膊,卻被他一下子掙開了。

剛剛準備脫去舞衣的潘穎菲同樣一驚,心想女化妝間內怎會突然沖出一名男生,慌忙之間抓起身邊的羽絨服擋在身前,剛想開口質問,卻被猛沖上來的夏天俊一把抱住,頓時一聲驚呼,身體失去重心,向後仰倒。

夏天俊將潘穎菲摁倒在地,隨手抓起她的羽絨服扔在一邊,隨後抓住她的雙手摁在地上,俯身吻上了穎菲秀美的臉龐。

潘穎菲被他弄得驚駭莫名,不住地擺頭閃躲掙紮,同時高聲呼救。

夏天俊在潘穎菲的臉龐一通亂吻,隨後一手扯住穎菲的衣領用力往下一拉,露出了穎菲光潔圓潤的香肩。

躲在一旁的李璟看到夏天俊突然沖出將潘穎菲壓倒在地,好像發了瘋一般,趕緊追了進去,想要將夏天俊拉開。但是跑到夏天俊身後剛打算將他拉開時,卻看到了潘穎菲裸露的肩頭。

此時夏天俊正在親吻潘穎菲的肩頭,雙手則按上了穎菲飽滿的酥胸,而穎菲則拼命掙紮呼救,雙手用力想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夏天俊,秀美的臉龐充滿了驚恐無助的神色,更是誘人之極,讓李璟看了之後,下身頓時

硬挺起來,呆呆的聳在那�。

先前二人躲在彩條布後偷看其他女生換衣的時候,夏天俊就已經看得心癢難耐了,一心只是想著如果能夠搞到一個漂亮女生那該多好,一只手已經不自覺地伸到裆內打起了飛機,只是當時李璟也都盯著女生看,沒有注

意夏天俊的舉動,而他的自制能力又比夏天俊稍稍強了麽一點點。

潘穎菲見到身後有人,只盼他能夠出手解救自己,心中也頓時燃起了希望,手腳並用,竟將壓在身上的夏天俊推開,自己爬了起來,朝著李璟跑去。只是她當時沒有想到,站在面前的只是另外一只餓狼罷了。

當潘穎菲跑到李璟面前時,李璟張開懷抱,一把將潘穎菲抱住,就像好是潘穎菲自己投懷送抱一般。

潘穎菲大吃一驚,驚叫道:“你幹什麽?!”欲掙脫李璟的懷抱。

李璟對從地上爬起的夏天俊道:“快過來幫忙!”

夏天俊跑上前來,與李璟二人前後夾住潘穎菲。李璟蹲下身去,將潘穎菲的雙腿抱了起來,夏天俊則抱住她的上身。雖然潘穎菲拼命扭動掙紮,但比起兩名男生畢竟力弱,還是被二人抱向後面的施工場地。

二人將穎菲從化妝間抱入後面的施工現場,然後將她摁倒在一張配置鋼筋用的機床上,夏天俊按住她的雙手,李璟則開始扒她的褲子。

潘穎菲穿的是一條黑色的跳舞用的線褲,腰間用一根松緊帶纏住,防止滑落。由於剛才她已經準備換衣服,所以松緊帶的解已經被解開,所以現在被李靜一拉便拉了下來,露出粉紅色的小內褲。

潘穎菲心中驚恐萬分,無奈雙手被夏天俊牢牢抓住,只得胡亂的撲騰著雙腿企圖阻止李璟。

但是李璟絲毫不理會穎菲的掙紮,雙手抓住穎菲的褲子向後一抽,便將寬松的線褲從穎菲的腿上扒了下來。

雖然施工場地光線昏暗,但是二人依然能夠看清楚潘穎菲那雙動人的美腿。不愧是從小練舞蹈的,雙腿修長健美,從大腿到小腿弧線圓滑,粗細比例完美之至,沒有一絲多余的贅肉。

潘穎菲將雙膝緊緊夾攏,兩條大腿上下交疊,像是要死死護住自己的門戶,遮擋李璟和夏天俊兩人淫邪的目光。

完美無缺的雙腿,加上這極度誘人的姿勢,讓二人徹底失去了理智。夏天俊放開了穎菲的雙手,捧住她的臉頰,俯下身去強吻穎菲,而李璟則撲了上去,用舌頭舔舐穎菲那雙奶油般的美腿。

被夏天俊強行吻住的穎菲口中發出“嗚嗚”的呻吟聲,雙手撐住夏天俊的身體,同時雙腿一通亂踢,慌亂中先是膝蓋頂到了李璟的下巴,隨後一腳正中他的頭部,直踹的他失去重心摔倒在地。隨後穎菲掙脫夏天俊,趴下

機床,超前跑去,也不管是什麽方向。

可是沒跑了幾步,腳下突然似被什麽東西纏住了,一個踉跄,摔倒在地。原來地上雜亂的對方著很多施工器械,像電焊機、切割機什麽,電線更是鋪滿了地板,幾乎沒有下腳的空間,穎菲正是慌亂間被電線纏住了右腳

踝,被絆倒在地。

潘穎菲翻身坐起來,像用手去解開腳上的電線,但是李璟已經拉住了電線的那頭,夏天俊也過來幫忙,兩人一齊用力,一下子就又將穎菲拉了回來。

隨後二人再次將潘穎菲抱到機床上,然後用腳下的電線,將穎菲的雙手綁在機床的兩邊,又強行分開了她的雙腿,用電線綁在機床上。

這樣一來,潘穎菲便是無論如何都逃脫不了慘遭輪奸的厄運了。

李璟見潘穎菲無法逃脫,便去打開了施工場地的電燈。

燈光下,潘穎菲雙目淚水汪汪,清秀的臉龐已經挂著幾滴淚珠,有如雨後芙蓉,真是說不出的嬌美動人。而她的衣領已經被拉開,露出白玉一般的左肩,粉紅色的內衣帶松垮垮的搭在肩上。

潘穎菲向兩人哀求道:“求求你們……不要……求求你們放了我……不要這樣……不要……”

夏天俊的雙手撫摸上了穎菲的臉頰,微微顫抖著。這樣的美女本就少見,更別說可以摸她、親她甚至是幹她,這樣的事情,怎能不讓他不可自控?

夏天俊雙手抓住穎菲的衣領,用力一扯,便將穎菲的衣服撕開,隨後李璟也抓住她的衣服,四只手很快便將穎菲的衣服徹底撕爛,扒了下來。

燈光下,只見潘穎菲除了乳罩和內褲,她如同象牙一般光滑潔白的肌膚已曆曆在目,曼妙的曲線更是裸露無遺。

穎菲的乳罩邊緣綴了蕾絲,透過乳罩的內側能看見她隱藏在乳罩後雙乳的圓弧和那道深深的乳溝,粉色的內褲是如此的通透,以至讓二人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陰阜和黑亮的陰毛。因爲用力過猛,穎菲乳罩的兩條肩帶

也從勻稱的肩頭上被扯脫了下來。

潘穎菲心中清楚接下來會有何種噩夢降臨在自己的身上,她開始後悔,因爲剛才幾個和她一同進行打掃得同學說要等她換好衣服一起回去,但卻被她拒絕了。如果當時沒有拒絕他們,那麽他們聽到自己的叫聲便會來救

自己了。可惜,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藥可吃的

她雙手雙腳都被緊緊綁在機床上無法掙脫,只能不停的高聲呼救、哀求。現在夜已深,學校的劇院遠離宿舍區,大半夜的誰會沒事兒在這�瞎逛?又怎會有人聽到她的呼救前來救她呢?

潘穎菲的胸罩巧妙地設計的令雙乳集中相前挺立,像兩座高高的雪峰,那深深的乳溝在紅色的反襯下深不見底,風光绮麗。那乳罩與其說遮羞,倒不如說撩人淫欲。

穎菲雙乳之美已超出了李、夏二人的想象,但他們還是有些擔心,擔心沒了胸罩的束縛,雙乳是否仍能保持如此堅挺的形狀。

兩人幾乎都已按耐不住了,夏天俊的一雙手已經抓住了穎菲的雙乳,隔著乳罩用力的捏著穎菲那豐滿乳房。乳罩在摩擦中走了形,兩粒粉紅色的小乳頭一次又一次的跳出乳罩的束縛,躍入夏天俊的目光中。

夏天俊雙手抓住潘穎菲的乳罩,用力一拉,硬生生的扯斷了乳罩的搭扣,將她的乳罩也扒了下來。

令夏天俊感到無比興奮的是,他們所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潘穎菲的雙乳在失去了乳罩的束縛後顯得更加豐滿、堅挺。夏天俊迫不及待的雙手抓住了穎菲的雙乳,又捏又搓,渾圓且極富彈性的乳房在夏天俊的攻擊下

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改變著形狀。

李璟那邊自然也不會閑著,他先是除去了潘穎菲的鞋襪,隨後一口含住了穎菲的左腳拇趾,用手捏住了她的另一只繡足。

李璟將穎菲的腳趾一個一個的含過來,然後伸出舌頭,輕輕舔著穎菲的腳心。

腳底心可說是人身上最怕癢的地方了,而穎菲自小尤其怕癢,和她相熟的朋友總喜歡撓她癢來逗她玩,常常可以癢的她上氣不接下氣,連連嬌笑著求饒。現在被李璟這麽一舔,不由得又是一聲尖叫,左腿本能的向後一

縮,但是由於被綁在機床上的原因而縮不回去。

這麽一來李璟便知道這個小美人兒十分怕癢,便用舌頭不停的舔弄穎菲的腳心,同時手上不停,五指連動,撓著穎菲右腳腳心的癢癢。

而這時夏天俊也不再大力搓她的乳房,而是用手指輕輕的捏著她的兩粒乳頭,受到刺激的乳頭顔色微微變深,同時立刻變得堅挺起來。見到小美人的身體起了反應,夏天俊更是俯下身來,含住了穎菲的雙乳,從左舔到

右,又從右舔到左,時而用舌尖撩撥她的乳頭,時而用牙齒輕咬,弄得雪白的雙乳上滿是口水的痕迹。

潘穎菲上下受到夾攻,清純如玉的她和曾受到過如此待遇?

李璟弄得她的雙足麻癢難耐,想要縮腳卻無能爲力,只能弓起腳底板、不斷左右甩動雙足來掙紮抵抗,但自己無論怎樣閃躲,總是不能對李璟産生影響,只能任由自己的腳心被他撓得越來越癢。

而夏天俊的攻擊同樣要命,雙乳就這樣好無保留的暴露在陌生男子的眼前,更被對方又捏又舔,乳尖不斷傳來陣陣酸麻刺激之感,渾身上下就好被人用小幅度的電流在電自己一般。

四肢被牢牢綁在機床上的穎菲毫無反抗掙紮之力,只能拼命扭動身體做著無意義的抵抗,痛苦使得她不斷哀求呼救、淚流滿面。

“不……住手啊……啊!不要……停下來……不要這樣……救命啊……啊……不要……別……停手……求求你們……別這樣……我求求你們……啊啊……好難受啊……不!嗚嗚……啊……不要啊……不……”

李璟和夏天俊玩弄著幾乎全裸的美人兒,只覺得她哀叫的越大聲、掙紮的越激烈,二人心中就越感到滿足。

此時李璟不再撓穎菲癢癢了,而是用舌頭沿著她的小腿一路舔上去。舔到穎菲大腿的時候便停留下來來回舔弄,雙手也輕輕的撫摸著她那光潔如玉的大腿。穎菲的大腿肌膚嫩滑無比,尤其是她的大腿內側,觸感簡直滑

不留手。

李璟繼續一路向上,很快便來到了穎菲的三角地帶。李璟沒有著急脫下她的內褲,而是隔著內褲那層薄薄的布,親吻著穎菲的下身。

“呃……不……嗚……”

李璟的嘴一碰到自己的下身,穎菲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一陣顫抖,但是剛叫出聲來,夏天俊已一口吻住了自己的櫻唇。

李璟隔著內褲找到了穎菲陰蒂的位置,便用舌頭開始挑弄。

陰蒂是女性體內最爲重要的性器官之一,分布有豐富的靜脈叢,又有豐富的神經末梢,只需輕微的接觸或刺激就會引起強烈的性激發和性快感。因此,雖然隔著一條內褲,但是潘穎菲依舊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從下體傳來

陣陣酸麻刺激之感,這是她從未感受過的。強烈的羞恥感比之身體的刺激來的更強烈,更讓清純如雪的穎菲感到無比痛苦。

李璟和夏天俊兩人雖說也都沒有過性經曆,但是從毛片、黃書上所接受的性教育可謂非常豐富。在二人的侵犯下,穎菲的兩粒乳頭已經變得十分硬挺,飽滿充血而變成了紫紅色,而下體也仿佛有無數小蟲在蠕動一般,

在李璟的舔弄下,穎菲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發生了反映,陰道內開始漸漸濕潤,蜜液不可自控地開始流出,在內褲上一點一點映出水印來。

這卻讓穎菲愈加痛苦了。她知道自己的貞操正在一點一點地被剝奪。她開始更加大聲地尖叫,劇烈的扭動身軀期望擺脫四肢的束縛。但可惜,一切的掙紮都是徒勞的。

李璟看到潘穎菲被自己弄得都流出了水,興奮得不得了,忙招呼同伴道:“小俊,快過來!小美人兒出水了!”

夏天俊來到李璟身旁,看到李璟正在用手指隔著內褲輕挑穎菲的下體,流出來的蜜液已經將內褲濕了一小圈兒。

夏天俊道:“讓我來!”

接著,他將手伸到了潘穎菲的內褲�面,直接捏住了穎菲的小陰豆,輕輕按摩起來。

這一下更不得了,少了內褲的阻隔,敏感的陰蒂傳來觸感更加強烈了,潘穎菲渾身都如同有電流在流動般,不禁大聲尖叫起來,下體劇烈的扭動著。

“住手!停下來!不要……啊……求求你們……不!不要啊……住手……”

人體有無數的器官組織,但是只有女人的陰蒂最爲獨特,因爲它是所有器官組織中唯一一個只與性有關的組織。敏感的陰蒂受到刺激,很容易就讓女性獲得性快感,從而達到性高潮。

夏天俊不停的輕捏著潘穎菲的陰蒂,陰蒂很快便被玩弄的越變越大,潘穎菲只覺得觸感越來越強烈,從體內流出越來越多的蜜液。

夏天俊道:“快!快把她的小內褲扒下來,幫她拍照!”

潘穎菲一聽,心中更驚,叫道:“什……什麽?!不!不可以!求求你們……不要這樣……不要……住手啊……救命啊!別……求求你們……救命!……”

李璟將潘穎菲的內褲一點一點的拉下,雪白的小腹下先是露出了烏黑發亮的陰毛,上面還挂著細密的水珠。接著,隨著內褲的褪下,拖出一條晶瑩的黏液。

隨後李璟用力一撕,遍及愛那個穎菲的內褲徹底扒了下來。

只見她的粉嫩的陰唇有如一條細線般,緊緊的閉合著。李璟用左手拇指和食指貼住穎菲的兩片大陰唇輕輕向兩邊一分,接著扣著大陰唇向外一翻,粉紅色的陰道嫩肉立即聯同小陰唇一拼被翻了出來!蜜液更是如同小溪

流一般流淌出來。

夏天俊趕緊拿出手機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潘穎菲羞憤欲死,拼命夾緊雙腿想擋住下體,無奈雙腿被扒開綁住,無論如何夾緊雙腿總是留出了一大條縫隙,讓夏天俊拍了個清清楚楚。

接下來兩人一手拿著手機進行拍攝,另一手則趕緊進行攻擊。

夏天俊繼續玩弄穎菲的陰蒂,時而捏、時而搓、更時不時用舌頭輕舔、吮吸從陰道內流出的蜜液。李璟則伸出食指和中指,直接插入了潘穎菲的小穴之中。

潘穎菲的小穴首次被外來物體侵入,她驚叫了一聲,下體肌肉條件反射性的收縮,將李璟的手指緊緊的包裹起來。李璟雖然沒有過行經曆,但也知道,眼前這個小美人兒的陰道也確實有夠窄的。

李璟將手指一點一點向陰道內部推進,直至指尖觸碰到一層薄膜爲止便不再深入,他可不希望這位芙蓉仙子的處女膜被自己的手指給戳破了。

李璟開始用手指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同時手指微微彎曲,以便在抽插時用自己的指甲輕輕的刮著潘穎菲的陰道內壁。

受到二人如此玩弄的穎菲連聲尖叫,不住地哀求呼喊,下體不斷傳來令人難以忍受的麻癢之感,只得拼命扭動下體閃躲,卻始終逃脫不了兩人的魔掌。

而身體隨之産生的反應便是如山泉一般湧出大量的蜜液,更糟糕的是,敏感嬌弱的下體隨著二人的侵犯而逐漸走向臨界點,雖然同樣沒有性經驗,潘穎菲憑借常識也能知道,自己竟然就要達到“高潮”了。

慘遭兩名陌生男子的侵犯、被二人僅僅依靠手指的挑弄便達到了高潮,一想到這�,潘穎菲心中更加恐懼,這樣一來今後還如何做人啊?

“停下來……不要再弄了……求求你們,我……我……我受不了了……我求求你們……住手啊……不要……我真得受不了了……不……”

潘穎菲不停的哀求呼救著,聲音已經嘶啞,同時做著無畏的掙紮。她緊緊夾住自己的雙腿,用力收縮陰道的肌肉,企圖強行憋住隨即而來的高潮。但這時夏天俊突然俯下身來,用舌頭在陰蒂上輕輕一舔,潘穎菲感到又

是一陣電流傳來,肌肉一松,陰道內立即如潮水一般噴出大量淫液。

“哇!!!”夏天俊和李璟雙雙拿起手機將這一幕攝錄下來。

在夏天俊和李璟的侵犯下,潘穎菲達到了她人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高潮。雖然以往穎菲也有過自慰手淫的經曆,但由於心理的恐懼而總是適可而止。

潘穎菲痛苦的哭泣著,內心痛苦的恨不得立刻死去,她用沙啞的聲音哀求道:“……我求求你們……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們放過我……求求你們……”

可是已經完完全全被獸欲控制的兩人怎會理睬穎菲的哀求?這樣只會讓二人愈加感受到征服美女的身心快感。

夏天俊問李璟:“……怎麽樣?誰……誰先上?”

“要不……猜拳決定?”

於是兩人猜起了拳,三局兩勝後,讓夏天俊如願以償。

“切,真倒黴……那好,你給她開苞。我操她屁眼。”李璟說道。

聽到兩人的對話,潘穎菲早已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只見兩人迅速脫掉了身上的衣服,隨後將捆綁住穎菲的電線解開。

四肢一獲自由,穎菲立刻坐起身來,開始拼命掙紮。可是李璟和夏天俊早有預料,爬上操作台一前一後夾住穎菲,牢牢將他抓住。而穎菲在剛才的掙紮中就已幾乎耗盡體力,兩人沒費多大力氣就制住她。

夏天俊坐在潘穎菲面前,抓住她的雙腿將它們放在自己腰身兩側,雙手扶住穎菲的身體,下身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一柱擎天,正對這迎飛的花蕊中心。而李璟則跪在潘穎菲身後,雙手從後環抱住穎菲,緊緊地抓著她的

雙手,不讓她掙紮反抗,而穎菲也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引莖散發著陣陣熱量,正抵在自己的菊花洞口,隨時準備直搗黃龍。

潘穎菲面對著夏天俊,雙唇因爲驚恐而劇烈的顫抖著。

夏天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隨後腰身慢慢向前挺進,陰莖一點一點直沒入潘穎菲粉嫩的小穴之中。

眼見夏天俊將這根醜陋的惡物刺入了自己的身體,潘穎菲了解到,自己二十余年的清白就此毀於一旦,自己不再是冰清玉潔的純情處女,她已經徹徹底底被這兩個人面獸心的畜牲給糟蹋了。一念及此,潘穎菲再度拼命

掙紮,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李璟從後死死的抱住潘穎菲,夏天俊也抓著她的腰不讓她亂動。

夏天俊發現自己的陰莖只插入一半便遇到了一層阻隔,他當然清楚那是什麽。於是他先抽出了自己的陰莖,隨後將龜頭抵在穎菲的陰道口。

緊接著,夏天俊低吼了一聲,腰身猛地一挺,粗長的陰莖一下子勢如破竹,捅破了那層阻隔,直沒入根部!

潘穎菲一聲慘叫,只覺得下體猶如被撕裂一般疼痛,滴滴鮮血從自己的陰道口流了出來。

夏天俊閉上眼睛,享受著美女緊質的陰道緊緊包裹著自己滾燙發脹的陰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爽快!這絕對是單靠打飛機所能感受得到的。她的內心簡直要感謝整個蒼天大地了。

隨後夏天俊開始在潘穎菲的小穴內抽插。未經人事的穎菲陰道非常狹窄,幸好經過剛才的高潮得以充分潤滑,否則憑夏天俊的粗暴抽插會讓她更痛的死去活來。

而這時李璟卻沒有急於將陰莖插入穎菲的後庭,而是一只手抓住穎菲,另一只手握著自己的長槍打起了飛機。很快,一股濃稠的精液便射在了他的手上。隨後,他將精液塗抹在自己的陰莖和穎菲的菊花洞口。

因爲他知道,如果不事先經過潤滑,幹燥的屁眼不僅潘穎菲無比痛苦,也會讓自己幹得非常不爽。

一切準備停當,立即大腰一挺,也將自己碩大的陰莖強行刺入了美女的體內。

夏天俊和李璟一前一後的抽插著,頻率正好相反,被夾在中間的穎菲身體也隨之一前一後的擺動著。痛苦已經徹底摧毀了她的意志,她放棄了反抗,即便反抗也是無能爲力,只得任憑二人胡作非爲。

夏天俊只覺潘穎菲的小穴有著一股異常的吸引力,沒抽插多久,他便覺得自己的精液像是被吸了出來一樣,就要臨近不得不發的地步了。

“噢!噢!不行了……我……我要射了!我要射在�面!”

聽到這句話,潘穎菲立刻會過了神:“他要……他要射在�面……不……不可以……怎麽可以……不要……”

只覺刺入自己體內的肉棒一針抖動,隨後便有一股滾燙的液體噴湧而出,直射入穎菲的花蕊最深處。

“畜牲……混蛋……你們……你們怎麽可以……”潘穎菲低聲哀號道。

夏天俊想是渾然沒有聽見,心滿意足地拔出了自己的陰莖。

而此時李璟仍然在不停的抽插著潘穎菲的菊花。由於插入的比較晚,而且剛才已經放過一炮了,李璟支撐的時間明顯比夏天俊更長。但是沒過多久,李璟也將自己的精液射入了潘穎菲的體內。

李璟心中暗想:“這個小美人兒的身體實在太棒了,自己剛才明明放過一炮了,還是這麽快就被她搞到射精!”

他稍稍喘了一口氣,便對夏天俊說:“喂!可以了嗎?換位換位!”

隨後他和夏天俊換了個位,輪到他來操潘穎菲的陰道了。

李璟換到潘穎菲的正面,然後躺在操作台上,抱住潘穎菲,讓她趴在自己的身上,對準穎菲的小穴一下子插了進去。而夏天俊則面朝下,雙手撐住操作台,將陰莖插入了潘穎菲的屁眼�。三個人就想疊在一起幹了起

來。

這一輪兩人的耐力明顯比剛才要強得多,這可苦了潘穎菲。她知道這兩個人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也只希望噩夢能夠快點結束。

抽插了一段時間後,兩人差不多同一時間將精液射入了潘穎菲體內。經過這一輪的抽插,穎菲的前後兩洞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撕裂,溢出體外的精液內都帶有明顯的血絲。

經過短暫的休息,兩人再度互換位置,這次他們將穎菲平放躺在操作台上,夏天均依舊插入了她的陰道中,而李璟則半跪半坐在穎菲的身上,雙手抓住穎菲的一雙豐乳,夾住了自己的陰莖,開始進行乳交……

就這樣,夏天俊、李璟二人對潘穎菲的輪奸整整持續了一夜,將潘穎菲折磨得幾乎不成人形。在天亮之前,二人抛下潘穎菲,撿起自己的衣物逃回了自己的寢室。

天亮之後,一個在學校�負責掃地的外地老頭來到擴建工地,發現了癱坐在操作台旁的潘穎菲,她頭發淩亂、面容慘白,雙手抓著一件已經破爛不堪的衣服護在胸前,在寒冷的氣溫下被凍得瑟瑟發抖。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