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墅女王

別墅女王

不知從何時起我開始迷戀高跟鞋,而且是越來越不可自拔。

    看著那纖細的高的讓人眩暈的鞋跟,我的心就蹦蹦地跳,那東西就會堅挺起來。這時就只有一個想法,把它捧在手�,瘋狂地吻,吮吸那纖細的高高的鞋跟,用鞋底在臉上擦磨,用舌頭舔它的每一個部分,然後把我的寶貝放進去抽插,和高跟鞋做愛是我的夢想,可惜一直沒有實現過。

    看著街上越來越多的松糕鞋和扁跟、方頭的單跟鞋,真是一種莫名的傷感。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看到了有關高跟鞋的網頁,異常興奮,整整看了一天,

直到頭暈目弦的無法繼續為至。離開電腦後發現我的內褲竟然濕乎乎的。興奮的一夜沒有睡覺。以後我經常進入高跟鞋網站,在網上竟買一些自己喜歡的高跟鞋。唉!可惜沒有成交過,不是鞋子不合心意,就是價格太貴,慢慢地也就不去再買了,開始認識一些有同樣愛好的網友。

    一次非常偶然的機會,讓我認識了我現在的女主人,我們接觸過一次,那份快樂和興奮非常想和網友們分享。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

    習慣地打開電腦,熟練地進了一個高跟鞋的網站,看了看沒有更新什麼,就進入聊天室。人還挺多,隨便找了一個,幾句見面的話說完後,我們就開始了高跟鞋的話題。我直言說,我是一個迷戀高跟鞋的人,說出了我的一些夢想。她也直言了自己是一個喜歡讓別人舔鞋、舔腳的人。她對那種高高在上看著被她奴役的男人跪在她的面前,小心地舔著她的高跟鞋。而她用另一只穿著高跟鞋的腳在這個男人身上踩、蹬、踏、磨擦著鞋底,不時地命令他;拿鞋子踢踏他,她就興奮地象來了高潮一樣。

    看著她的話,我激動得內褲�的寶貝漲挺到了極限。我告訴她,很想見到她,

做她的奴隸,她同意了,我們互相留了聯繫方法。原來她在北京,是一家外企的高層領導,有自己的別墅和汽車,很年輕。我興奮極了,就是喜歡被比我小的女王統治,期盼著快點有機會去北京一趟。

    終於機會來了,我要到北京出一趟差。雖說很緊張只有三天,但還是可以擠出時間見到我的主人。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了主人,她也很高興,要我到了後給她打電話,到時候給我一個驚喜。天哪!我要等不急了,真想馬上就飛過去。

    到了北京,無心看什麼風景,抓緊時間只用了半天就把要辦的事全都辦完了,

算一算還有兩天,高興地給我的主人打了電話,約好在晚上八點半見。她告訴了我她別墅的地址,讓我乘車前往,她會等我。看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就洗了澡,換了衣服和一條新的白色內褲。一切都收拾好後,還沒有忘了刷牙,讓口氣清新,又嚼了很多的口香糖,看時間離約定的還有半小時,我走出了賓館的門,叫了車子,告訴了司機地址,我出發了。

    路很遙遠,不知是我心急還是真的很遠,到門口時看表正好是八點半,整理了一下衣服,平靜了一下心情,走到門口按下門鈴,片刻後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誰啊”?

    “我,Kiat ”這是主人給我取的名字。

    門開了,開門的是一位個兒挺高、長得很漂亮的女人。我打量了一下,她穿得很入時,但不妖豔。看到她腳上穿著雙黑色的10釐米細跟高跟鞋,我就開始興奮了。

    “是Kiat先生嗎?”

    “是的,您是?”

    “我是傭人,主人在�面等你,隨我來。”

    我乖乖地跟著她走進了房間。很漂亮,很大的房子,就象在外國的A 級片�

的房子一樣,佈置的充滿了幻想和權力,好像王宮一樣,我不敢多看,跟著女傭來到了一間客房,女傭對我說:“我叫Roes,你可以在這�換衣服,衣服在衣櫃�,挑你合身的,這是主人交待的。”

    “好的。”

    “換好了就按這個叫我,我帶你去見主人。”她指著床頭的一個按鈕說。

    “好的”我順從的回答到。

    Roes出去了,我打開衣櫃,全是一些帶有金屬扣的皮內褲和脖套,還有腳脖

和手脖的腕套,都是黑色的,看著這些我又開始興奮了,很快的換好了衣服,按了鈴。

    Roes進來,看著我,讓我轉身,我就轉身;叫我蹲下,我就蹲下。看完後說

:“不錯,很結實,也很乾淨,你的皮膚很好,可以了,跟我來吧!”

    我跟在她的身後走出門,她頭髮上散發出的香味,讓我興奮,看著她的背影和她的腿,最要命的是那10釐米的高跟鞋,像走在我的心上一樣。看她的個頭和步姿,我猜她以前肯定是個模特兒。皮內褲�的寶貝早就堅硬的沒有地方藏了,把黑色的皮內褲撐得鼓鼓地,胡思亂想了一陣子,走廊很長,可我感覺就走了兩步,到了一間大房子的門口,Roes轉過身,看著我笑了笑,說:“你在這�等吧,

我走了,晚些時候見。”

    看她笑的樣子,簡直可以迷死人,我呆呆地看著她,點了點頭。Roes從我身

旁走過時,用她的手摸了一下我的寶貝,笑了笑,低聲說:“很不錯,是個好寶貝。”

    我快要泄了,天哪!傭人已是如此,那主人簡直就是女神!!Roes走遠了,

我沒有回頭看,也聽不見腳步聲,因為地上的地毯很厚,我光著腳走在上面很軟,一點都不紮。

    站在門口,我看見了屋�的設施,房間�點著柔和的燈光,還有一些蠟臺,照的房間不是很亮,又不昏暗,正好讓人遐想。地上鋪著紅色的地毯,從門口到�面有一條白色的不知是什麼的毯子,一直鋪到一張很華麗的椅子前,椅子前有一個踏凳,房間�還有一張床和一些皮沙發,前面都鋪著白色的毯子,看上去很潔淨、很神聖,像宮殿一樣。

    一個聲音從�面傳出來,很甜美、很有磁性,不可抗拒,那種命令的口吻,就象一位女王,我的女主人開口了:“進來。”我走進了房間。

    “把睡衣脫掉”(換好衣服,Roes讓我穿了件睡衣)

    我順從地解開睡衣,脫了下來。

    “現在跪下”興奮地不能自製了,慢慢地跪下來。

    “不要擡頭看,吻你面前的地毯。”

    我聽話地照做著,原來地上鋪的是純毛的地毯,那白色的是一條白綢。

    “嗯,很聽話,現在慢慢地爬過來,順著白綢爬,不準擡頭。”

    這叫我怎麼受得了,小寶貝已經堅硬地充滿了血,快要爆炸了,我的心跳得很快,腦子�暈暈的,什麼都沒有想,只有眼前的白綢。

    我慢慢地爬了十幾步,前面什麼也沒有看到,知道我在等什麼嗎?在期待著一雙纖細的高高的高跟鞋,最好是黑色的,最好有13釐米高最好,太讓人興奮了,這種期待讓我透不過氣來。又爬了幾步,也不知道是幾步(哪里還記得),始終不敢擡頭,只是看著白綢,別爬斜了。天!我看見了,看見了那期待已久的高跟鞋,是黑色的,細細的鞋跟足有13釐米高,踏在高跟鞋�的腳很美,美得目眩,纖細的,很瘦,太配這雙鞋了。

    腳上穿著透明的水晶絲襪,隱隱地泛出燭光,而那雙讓我沖血的黑色漆皮13

釐米細跟的高跟鞋就那麼隨意踏在踏凳上,鞋跟深深地陷入了那柔軟的踏墊�。

    我不行了!要射了!強忍著不要射,裝做沒有看見,又爬了半步,那雙美腳動了,我的女主人用她的右腳踩住了我的頭,鞋跟就在我的鼻子尖前,我聞到了皮革的香味,女主人說話了:“停下來,真大膽,這麼容易就讓你舔到我的高跟鞋嗎?

    退回去!“

    說完用右腳蹬了一下我的頭,沒有用力,鞋跟正好碰到了我的鼻子,我感覺像被電了一下,寶貝堅持不住!射了!!我聽話的退了半步,把頭低低地頂著踏椅的邊,看了看自己的下身,幸好是皮內褲,沒有流出來。

    “很聽話,現在我就給你一個賞賜,可以擡起頭來看看我的樣子。”女主人說著。

    我不停地用頭碰著地,說:“是是,謝主人賞賜,我不敢!”

    “怎麼不敢,我叫你擡頭,你就擡頭,不聽話嗎?”女主人用命令的口吻說著。

    “上前來一點。”我往前爬了一小步。

    “擡起頭!”女主人說。

    “我不敢!”我怯怯地小聲說。

    “恕你無罪。”就像是女王一樣的中吻。

    說完用她右腳的鞋尖,勾住我的下巴,往上一挑:“擡頭!”

    我順從地擡起頭,慢慢地看上去,天呀!她好美!透過燭光看著她,端端地坐在椅子上。腳上蹬著誘人的黑色漆皮細跟高跟鞋,透明的水晶絲襪,很短的黑色皮裙,緊身的紅色漆皮內衣,短髮,樣子就是一位女王,不,是女神,我呆呆地望著她,就像傻了一樣,這是真的嗎?!不是在做夢吧!我咬了一下舌頭,很痛!不是在做夢。女主人看著我的樣子,笑了一下,說:“看夠了嗎?呆子,我美嗎?”

    “美,很美。”

    “是嗎?”

    “是的。”

    “願意做我的奴隸嗎?”

    “願意,我就是您終身的奴隸!”

    “嗯!現在不許看我了!”

    女主人命令著,用一只腳踩上了我的額頭,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正好在我的嘴唇間,我的鼻子就在鞋跟與鞋底之間的空間,可以呼吸!

    我順從地想低下頭,可她的腳卻在用力,我明白了,於是就張開嘴小心地輕輕地用舌頭舔了舔女主人細細地鞋跟,感覺簡直就要馬上幸福死了。興奮、緊張、激動、沖血,讓我的寶貝又堅挺了起來。小心地試探著,用舌頭舔她的鞋跟,舔了一會兒,聽見她說:“現在我允許你舔我的高跟鞋了,要舔的重一點,仔細舔每一個地方,吮吸我的鞋跟,聽到了嗎?”

 (中)

    她把右腿翹到了左腿的上面,這樣我就可以直起腰來了。

    “開始舔,好好享受吧!呆子。”女主人說。

    我開始用手扶著踏凳,用舌頭舔她的鞋,這要命的高跟鞋在我眼前晃來晃去,

我也只好跟著晃。女主人好像在故意逗我似的,就是用她的鞋尖、鞋底、鞋跟在我的舌頭上蹭來蹭去的,我急了,就用手去捧她。

            “不許用手!”女主人說著,“就這樣。”    “是!”我答應著,這樣在我的舌頭上蹭來蹭去了十幾分鐘,我的寶貝早就充血的要漲破了,她看著我的樣子,笑了,聽她的笑聲,我心�癢得難受,就又想用手捧住她的腳。    “說了,不許用手。”她命令我把手放下。    “是”我只有順從。又蹭了一會兒,她說:“把嘴張開。”    我把嘴張開了,她把她右腳的高跟鞋伸進了我的嘴�,她的腳很小,我含著她的鞋尖,可以吞到喉嚨口,也不顯得滿。    “不許咬,用嘴巴含起來。”    “是”我照做著。    “用舌頭舔我的鞋底,重一點。”    “是”我照做著。    她把腳一會兒塞進來,一會兒抽出去,用鞋底磨擦著我的舌頭,我也用力地用舌頭舔著,她開始發出“嗯嗯”的聲音,看來她感覺到了我的舌頭在她的鞋底的磨擦。我開始大膽地用雙手輕輕地捧起她的腳,吮吸著高跟鞋,從鞋頭到鞋跟,很用力的舔著,吮吸著。    她也很配合地放鬆了腳,任由我動了,這樣舔了很久,把她的鞋舔得有點熱了,濕乎乎的。    “用嘴咬住我的鞋跟!”她命令著。    “用力咬住。”    “是”我用嘴咬住了鞋跟,是用嘴唇包著牙齒咬住的,不想在她的鞋跟上留下牙印。    她動著右腳,說:“咬住了,不要掉出來。”一邊說一邊扭著她的腳,我的頭也跟著動。    她擡起了左腳在我的臉上、身上、頭上,踩著。用那細細的跟在我的身上踩,到是沒有用太大的勁兒,但也有一種刺痛的快感!    “滿足嗎?”她問。    我點點頭,她踩了一會兒,說:“現在鬆開吧,舔這只鞋子!”    我鬆開她的右腳,小心地捧著放到了踏凳上,又小心地捧起了左腳,開始瘋狂地吻這只高跟鞋。用舌頭舔每一個地方,把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放在嘴�吮吸,這樣又舔了很久,她也不時發出“嗯呀,啊呀”的聲音,讓我更加興奮。    “停下來,夠了,看你把我的鞋子弄得這麼濕!”她忽然責備地說。    我停了下來,把頭放在她的鞋前面,用額頭輕輕挨著她的高跟鞋。    “擡起頭,給我反鞋子脫了,到沙發那兒用毛巾擦幹,記住不要用手,用嘴幹這些事,知道嗎?”    天哪!太刺激了,連想都沒有想過,興奮的我又開始頭暈了。    “是,是。”答應著。    擡起頭,看著她慢慢擡起右腳,把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放進我的嘴�,我用嘴含住鞋跟,輕輕地動了一下,沒有脫下來。    “咬緊一點,笨蛋!”    她命令著我,我咬得緊了些,這次用力了一點,她很配合地向上提起足跟,看著她的足跟慢慢地從鞋�拔出來,足香和皮革的香味,散發出來,讓我一陣興奮。她的腳太美了,柔美的腳踝,纖細的足跟,優美的曲線,暖暖的,可能是我長時間的吮吸把鞋子給弄熱了。    看著她慢慢地抽出腳,我嘴�就只剩下那只散發著香味的高跟鞋,我的寶貝要爆炸了,興奮地一跳一跳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小心地放下這只高跟鞋,用嘴把它擺正、放端,很不好放,因為踏凳很軟,鞋跟又太高,放了很久才放端。女主人笑著說:“你好笨,看你怎麼給我穿上,快,還有一只沒有脫呢!”    上帝呀!還要給她穿上,是用嘴給她穿上,這我能受得嗎?興奮、激動的要死了,血沖到了腦門上,寶貝在抗議。看著她慢慢擡起左腳,把那細細高高的鞋跟放進我嘴�,我用嘴咬住鞋跟,輕輕地脫下高跟鞋,聞到她足香的一刹那,我終於忍耐不住,又一次的一泄千�了。    把兩只高跟鞋放好,當然是用嘴把它們擺放整齊,用了很長的時間。她一邊笑我,一邊把她那勾人心的玉足在我的頭上、臉上蹭來蹭去,滑滑的絲襪、柔嫩的小腳,淡淡的足香和皮革味,我根本就忍不住了,想一口吞下她的腳,她卻躲開了。然後用命令的口吻說:“快去,把我的鞋子擦幹,把鞋子�面舔乾淨,聽到了嗎?允許你用手擦,但回來後要用嘴給我穿上。快去做,笨蛋!”    “是,是,我的主人,我照做!”    說完後,我用嘴把兩只鞋銜起很輕,慢慢地爬到沙發前,由於跪得時間太長,腿有些麻木了,拿起一塊幹毛巾,(看來她早就準備好了),仔細地擦著我的心肝寶貝,高跟鞋內面的內襯是金黃色的,被燈光一照,泛出金色的光,讓我好興奮。用嘴把鞋�面能舔到的都舔了一遍,有一點兒鹹味,一定是她剛才出的汗。    舔完後,又用嘴銜著爬到她的面前,放下鞋子說:“主人,我舔乾淨了,也擦幹了,可以為您穿上嗎?”    “呆子,要求我。”女主人命令著。    “是,請求我的女主人,求您給我幫您穿鞋的榮幸好嗎?”我求著。    “有這麼求人的嗎?有看著主人說話的嗎?”說著用她的玉足踏著我的頭“滾遠一點。”    她用力一蹬,我向後翻倒在地上,興奮和緊張、還有衝動,讓我頭暈目眩,寶貝早就又挺得硬硬的了。    “爬起來,快!”女主人命令著。    我急忙爬起來,重新跪在她的面前,看著她的腳,不敢說話了。    “求我,用行動求我,現在開始要稱呼我女王陛下知道了嗎?”    “知道了,女王陛下。”    “求我讓你給我穿鞋,快點,笨蛋!”    “是,是”我只會說‘是’了。    “見了女王先幹什麼,你不知道嗎?先叩頭請安不會嗎?罰你給我叩一百響頭!快,要響!”女王命令著。    “是,女王陛下!”我開始叩頭,一邊叩一邊說:“給女王陛下請安。”叩了十幾個後,我的女王用她那尊貴的腳踩住了我的頭“好了,饒了你,現在求我吧!”    “是,懇求我尊貴陽市女王陛下,請讓您的奴隸為你用嘴穿鞋,可以嗎?懇求您了!”說著我又開始叩頭。    “好吧,答應你的要求,這是恩賜給你的!”說完把她的右腳翹了起來。    “先吻我的腳,直到我說好為止,快!”    “是,我的女王陛下。”    我開始吻她的小腳。很香、很甜、很柔很軟,深深地呼吸她腳上的香味,輕輕地吻著、舔著。    “不要把我的襪子弄濕了!”    “是”吻了一陣子,我的寶貝漲得很疼,又想要射了,天哪!不要啦,我怎麼受得了。    “好了,吻這只腳,像剛才一樣。”    她翹起了左腳,我開始狂吻,聽到她發出了滿足的叫聲,讓我興奮地就要把持不住了。    “好了,現在恩準你給我穿鞋,要用嘴,不可以用手!”我的女王命令著我。    “是,明白了我的女王陛下。”    她把右腳翹了起來。我用嘴咬住了右腳的高跟鞋子鞋跟,讓鞋子放在我的額頭上,放端了後,小心地把高跟鞋移到她的腳邊,輕輕地套在她的腳上,一點一點地往�進,她也沒有為難我,順著勁兒就穿了進去。到了最後蹬進去世那一下,簡直就讓我興奮的要死!    看著她要用力蹬了,我咬得緊了許多,嘴上開始用力,舌頭頂著那細細的鞋跟。她用力了,鞋跟一下子插進了我的喉嚨,有點痛,可是很興奮。看著她穿了進去,我的小寶貝又要射了。    “好的,穿這一只!”    女主人說完後,擡起的右腳放下,翹起了左腳,我還是用嘴咬著高跟鞋的細跟,用舌頭頂著細細的鞋跟,小心地套在女主人翹起的腳上,然後輕輕讓腳穿進去,接著她用力一蹬,那足有13釐米細細的鞋跟頂到了我的喉嚨,我又一次的射了,快活死了!幸福死了!興奮死了!讓我死在我女主人的高跟鞋下麵吧!!我受不了了!!!她把左腳放了下來,在踏椅上又踩了踩,完全穿了進去後,說:“看你也跪了這麼久了,現在活動一下,爬到沙發前等我。”

說完,用她的高跟鞋蹬了一下我的額頭,我又倒在了地上。    跪的久了,讓我的腿麻木的沒有知覺,爬得很慢。    不過從椅子到沙發不是很遠,剛爬了兩步,我的女主人說話了:“呆子,你先停下來!”    我停了下來,女主人站起身子,走到我的前面,我低著頭只能看見她的腳和那雙快要折磨死我的高跟鞋,她的腳真的很美,穿在如此誘人的高跟鞋,顯得那麼性感,小腿就更美了,透明的水晶絲襪,把她的高傲的修長的腿包得緊緊的,優美的曲線讓我沖血。    她在我面前站了一下,我低下頭去吻她的高跟鞋,輕輕地用舌頭舔了一下,右腳吻過,吻左腳,然後又吻右腳,再吻左腳,真想把它吞下去。女主人擡起了一只腳,用她的高跟鞋把我的頭踩在地上說:“停下來,誰要你吻了,真大膽!”    語氣中充滿了王者的命令。    我停了下來,女主人又說:“馱上我爬到沙發那邊,你現在就是我的馬了,知道了嗎?”    “知道了,女王陛下。我現在是您的馬!”我回答到。    女主人跨上了我的背,象騎馬一樣的騎著我,她的個頭挺高,腿很長,這要騎著我,她的腳還在地上,於是女主人就把腿從我的肩膀上伸過來,成了坐在我的背上。雖然這樣很累,可是我喜歡,因為那雙讓我魂飛魄散的玉足和那要命的高跟鞋就在我的眼前。女主人伸手抓住了我的脖套,開始命令我爬。    “畜牲!快跑!”    我往前爬了,盡了我最大的努力,爬得很穩,也很快,女主人倒不重,一會兒就把她馱到了沙發前。看著那雙腳從我的面前移開,女主人站起來,坐在了沙發上,她好象也有點累了,伸了伸胳膊,伸了伸腿,那雙高跟鞋在我鼻子尖前晃了晃,然後就踏上我的臉,蹭了幾下後,女主人開始命令了“現在臉向上,躺在我的腳下,讓你也舒服一下。”    “是,是,謝謝女王陛下!”我回答著,順從地躺了下來。    女主人把她的腳踩在我的胸口上,我可以感覺到那細跟給我帶來的興奮的痛感。女主人的高跟鞋在我的身上踩著,一會兒她用右腳踩在我的臉上,命令我“把嘴張開,含住我的鞋跟,不要咬是含住,聽懂了嗎?”    “聽懂了”我回答。    我張開嘴把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含在嘴�吮吸著,女主人把她的腳一會兒踩下來,一會兒擡上去,用她的高跟在我嘴�抽插著,不時地發出“嗯、嗯,啊、啊。”的滿足的聲音。看來她喜歡這樣,我更喜歡。寶貝又堅硬了起來,覺得內褲�濕乎乎的,感覺到女主人的左腳有往下移,慢慢地就更挨近我的寶貝了。    ‘快點,快點!’我在想。    只差一點點了,那只高跟鞋就要踩著我的寶貝了,在興奮和緊張中期待著我的女主人用她的高跟鞋踩住我的寶貝。女主人好象在逗我,或者說在折磨我。她的左腳在離我的小寶貝不到一釐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在周圍蹭了幾下,我受不了了。嘴�含著女主人的高跟拼命的吸著。然後用手捧住了她的右腳,幫她用力地快速地擡腳、落腳,含糊地說:“求您了,快踩住我的寶貝,求您了!”    女主人這次很快的接受了我的祈求,用她的左腳踩住了我的寶貝。她沒用力,很輕地用鞋底搓揉著,用高跟輕輕地踩了幾下,然後又用鞋底來回的搓揉它,我又射了,射的同時我發出了呻吟,女主人也發出了呻吟。含在嘴�的右腳很用力的抽插了幾下,同時左腳也緊緊地壓住了我的寶貝,她在感覺寶貝射完後的跳動。    過了一會兒,她說話了:“滿足了嗎?”    “是的,不過還是想吻你的高跟鞋!”我回答說。    “好吧!不過你先去沖個涼!”說完她用腳踢了踢我的頭,又用高跟在我的寶貝上踩了一下,說:“轉過去,面向下趴著。”我照做了。    她站起身,擡起右腳,踩在我的背上,一陣陣刺痛從背上傳過來,她在用力踩。然後擡起左腳也踩上我的背,這樣就更痛了,我強忍著。她說:“我是你的女王,你是我的鞋奴,說你喜歡讓我穿著高跟鞋踩著你,是你求我這麼做的,快說!”    “是,是的,您是我至高無上的女王,我是您卑微的鞋奴,我求您穿著高跟鞋踩著我,我喜歡!”    說完後,我很興奮。    她從我的背上下來,說:“好了,叫Roes來,幫你沖涼,我去休息一下,沖好了讓她帶你來。”說完她就離開了。    我爬在地上,根本就不想動。一會兒功夫看見了一雙黑色高跟鞋城我眼前。    沒有女主人的跟高,也很漂亮,很精緻,我知道是Roes來了,可我動不了。    Roes說:“喂,起來,去沖涼!”    一邊說一邊用高跟鞋踩我的臉,她的鞋子也很香,不過沒有女主人提香味好聞,我突然伸出手抱住了Roes的腳,她嚇了一跳,一下子坐在了沙發上。    我翻起身跪在Roes的面前,把她的高跟鞋也吻了一遍,一點都沒有放過,把她的高跟放在嘴�吮吸。舔完了鞋,再舔腳,她的腳也很美,很瘦,只是比主人的腳大一點,也一樣的香,一樣的柔。Roes很舒服地坐在沙發上,看著我舔她的高跟鞋,吮吸她的鞋跟,舔她的腳,她也不時的發出“嗯、呀”的聲音。    我把兩只玉足和高跟鞋舔了個遍,親吻著鞋子�的商標,用舌尖舔著鞋子�面,也有一點鹹鹹的,很香,是女人的足香和皮革的味道,小寶貝漲得要破了,可能是沒有東西射了,要不早就泄到了幾萬�之外了。    Roes讓我給她把鞋子穿上,說:“好了,快起來沖涼去,主人等急了。”    “是是”    我一邊小心地給她把高跟鞋穿上,一邊回答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才知道我跪了多久,雙腿的膝蓋都快磨破了,自己不會走路。    Roes扶了我一把,說“看來你是跪得久了,活動一下吧!”    她帶我走出房間,進了一間很舒服的客房,幫我脫下內褲。�面已經滿是我射的東西了。她笑了笑,把我扶進了浴室,打開了蒸汽,說:“你先蒸一會兒吧,一會兒我來幫你洗!”說完她就出去了。    我蒸了一會兒,渾身是汗,看來我是虛脫了。很快Roes就進來,她什麼也沒有穿,看著她的身材和皮膚,還有那雙玲瓏的小腳,我忍不住又跪下來,捧起她的腳親吻著,她也沒有躲閃,站了一會兒,可能是站不住了,她就坐在浴室�的臺子上,把腳翹起來讓我舔,舔了一會兒,Roes說:“好了,快洗吧!”我只好停下來,憑由她擺佈。    一會兒她就給我洗好了,走出浴室,我頭暈目眩,她讓我躺一會兒,我就躺在床上,迷糊著了。不知過了多久,覺得我的小寶貝在有人玩弄,一睜眼看見Roes正在用嘴吮吸我的寶貝,一陣陣地快感傳到心�,我示意她不要停。Roes吮吸了一會兒,停下來爬上床,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說:“懶鬼!快起來吧,主人叫你去。”說完後,端來了一杯牛奶。    說:“喝了它。”我聽話地喝了下去,然後摟住Roes親吻了一陣子。    “現在幾點了?”我問。    “淩晨兩點半了。”Roes說。    “我睡了多久?”我又問。    “一個小時” Roes 說。    “你一直都在我身邊嗎?”    “不是的,我有服侍主人。”Roes說。    “主人對你好嗎?”我問“好呀,就像親姐妹一樣。”Roes說。    “好了,快走吧!對了,你穿這套衣服吧!”    Roes說完推開我,遞過來一套很挺闊的西服,還有襯衫、領帶,什麼都有。    我穿上了衣服,一照鏡子非常合身,就是我的臉色不好,可能是射得太多了吧!    管不了那麼多了,跟著Roes走到另一間大房子前,Roes離開了。一會兒聽到�面的聲音是我的女主人,一聽到她的聲音,就想起了剛才的一切,想起她的小腳和那高高的細細的足有13釐米的漆皮高跟鞋。想到這些,我的小寶貝就要沖出來。    “請進,Kiat!”主人在叫我,我走進了門,�面是一間很大的西餐廳,點著很多的蠟燭,我的女主人端坐在和剛才那間房子�一樣的椅子上。她換了身衣服,一件前面稍短,可以露出腳和小腿,後面很長的緊身深紫色晚禮服,還是一雙透明的水晶絲襪,換了一雙高跟鞋,這雙更性感,是那種在腳脖處有糸帶的那種,同樣是黑色的漆皮,鞋跟有多高,還看不清楚,不過我想一定不會低於13釐米。    看著這一切我不由自主的在門口跪了下來,說:“給我的女王陛下請安!”    說完就叩起頭了,剛剛叩了三個,就聽女主人說:“免了,起來吧!不用再跪著和我說話了,你可以站起來,走過來,走到我面前來,知道了嗎?”    “是,女王陛下!”我一邊說一邊使勁叩了個頭,站起來走了過去。    離她還有兩步的距離,我不敢看她,因為她太美、太高貴、太驕傲了,簡直就是一位美麗的女神。    我停了下來,說:“女王陛下,您的奴隸來了!”

女主人說:“這身衣服你穿很合身就賜給你吧!餓了吧,再賞你和我進餐的榮幸!”    說完後看著我笑了笑。她的笑太誘人了,我發現她真的很象一位真正的女王,一位權傾朝野、君臨天下的女王。我正在發呆,女主人又說話了:“呆子,在想什麼?不謝我嗎?”    我才猛地回過神來,急忙跪在她的腳下,說到:“感謝女王陛下的賞賜!”    一邊說一邊叩著頭。    “好了,站起來吧!”    女主人笑著說:“不用這樣老是給我叩頭了,過來吻我的高跟鞋!這也是對你的賞賜!”    我往前爬了半步,看清了她的高跟鞋。太美了,無法用言語表達,在側面還有一顆很亮的鑽石,就嵌在腳脖上的系扣上,高高的細細的鞋跟,足有13釐米以上。    看著她纖細的玉足,我不禁狂吻了起來,每一只高跟鞋都吻了個遍,那高高的細細的鞋跟在嘴�吮吸著,用舌頭去感受它的每一條曲線。這樣舔了很久,女主人又笑著說:“看你癡迷的樣子,舔夠了嗎?不要弄濕我的鞋子,起來吧,扶我到餐桌前。”    “是”    我聽話的住了嘴,可我還沒有舔夠,真想讓我的主人把她的腳連同高跟鞋都伸進我的嘴�,我就這樣含著它一輩子。我站起身來,女主人慢慢站起來,伸出了她的手臂,輕搭在我的手臂上,對著我笑了笑,這一笑把我笑到了‘太平洋’,迷迷糊糊地扶著我的女主人走到餐桌前,扶她坐下,把她的雙腳放在踏凳上,站在一邊。    “你也坐呀!”女主人說。    “我不敢”我回答。    “坐吧!我讓你坐的。”女主人命令起來了。    “是”我只好坐下來,看著桌上豐盛的食物,我的肚子是有點餓了。    “吃吧,喜歡吃什麼就吃什麼,別客氣!”    “是”“來為我們的見面幹一杯!”女主人端起了酒杯,我也急忙端了起來。    “謝謝女王陛下的盛情,非常感謝!”說完我不由自主地又跪在了她的腳下,然後一飲而盡。    “看你,站起來吧,這麼喜歡跪我嗎?等我吃完了,讓你好好地跪我,到時可不要覺得我心腸硬喲!”    女主人一邊笑著說,一邊用她的腳在我的臉上踏,那要命的高跟鞋呀,鞋尖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地蹭著,我的小寶貝早就挺得不能再挺了,要不是有內褲,這會兒可能有一尺長了。她用鞋尖挑了一下我的下巴,我會意的站了起來。哪里還有什麼心思吃飯,隨便吃了點,就說吃好了。    女主人微笑著看著我說:“我看你是急著跪我吧,哪里是吃好了,想著吻我的高跟鞋,對不對?”    我點了點頭說:“是的,女王陛下,請讓我跪在你我腳下好嗎?那樣我會舒服些!”我哀求著。    “好吧!看你這可憐樣兒,就允許你跪在我的腳下進餐!”    說完後,她站起身,我會意地把她坐的椅子搬出來一些,又趕緊把踏凳也搬出來,這樣我就可以正對著我的女主人,跪在她的高跟鞋前面了。    一切都擺好了,剛要跪下來,女主人說:“先別急著跪我,會讓你跪個夠的,叫Roes來,拿一張小桌,把你愛吃的擺下來,把這個踏凳去掉,挺礙事的!”    “是”我答應著,轉身叫了Roes,原來她就在門外,一會兒就把東西拿來了。    我把小桌放在女主人的腳前面,高低和那踏凳差不多,又放了幾塊牛排、麵包什麼的,隨便了,反正我又不是來吃這些東西的,我是來吃我面前的高跟鞋的。    想一想就興奮,覺得穿著西裝,跪著很不舒服,就懇求女主人讓我脫下外套。她同意了,於是我就重新在我女主人的面前跪下來。    她坐的椅子高度正好合適,讓我覺得她是那樣的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    我跪好了,擡頭看著我的女主人說:“我的女王陛下,您的鞋奴已經跪在了您的高跟鞋下,請您開始進餐吧!”    女主人笑了笑說:“這樣滿足了,你這麼喜歡跪我嗎?”    一邊說一邊把她那穿著高跟鞋的右腳踩在了我放食物的小桌上,左腿翹起來放在右腿上,左腳和腳上的高跟鞋在我的眼前,就在我鼻子尖前似挨非挨的,我哪里還能忍住,伸出了舌頭舔了起來,女主人又笑了,現在的她和剛才的女王不一樣了,很愛笑,但口氣還是那麼不容反抗。    “不舔了,讓你吃東西,你不吃,不讓你舔我的高跟鞋,你卻要舔,再不聽話,就不讓你跪得這麼近了,回答我的問題!”    說著用她的高跟鞋踩住了我的臉。    “這樣我很滿足,很幸福、興奮和激動,渾身的血液在沸騰,您是我的主人,是我的女王陛下,我只有跪在您的面前才覺得不會手足無措,有時是不由自主的就跪了下來,是您的美麗、您的腳和您的高跟鞋征服了我,我是您終身的鞋奴!”    我回答的很流利,女主人滿意地笑了。    “好吧,那我就滿足你,讓你永遠跪我,只要是有我在,你就可以跪我,這樣好了吧。有很多人想跪我,我還不允許呢!其實我也很喜歡看你跪我,我高高在上坐著,你跪在我的腳下,這樣讓我覺得很興奮,這種感覺很好。我還喜歡看你給我叩頭,以後你可以叩長頭,會嗎?不會可以讓Roes教你,看你求我的樣子,我就會興奮,很激動,我很喜歡你,更喜歡看你舔我的高跟鞋。你咬住我的鞋跟,我扭動著腳,有一種力量從鞋跟傳上來,很有快感,就象這樣。”    說著把她那充滿誘惑的小腳伸了過來,示意我咬住她的鞋跟,我張開嘴咬住了那細細的高高的香香的高跟,女主人扭動著腳,我使勁咬住,不讓她掉下來。    扭動了一陣子,我看著女主人,滿臉緋紅,呼吸急促,微閉雙眼,像是很興奮,小寶貝要射了,我趕緊用手捏住它。    “把它拿出來吧!”女主人說著,我就掏了出來。    “把我的鞋子拿去,你射在鞋底吧!記著擦乾淨!”    女主人微閉著雙眼說著,擡起了左腳,伸到我的面前。    我嘴�吮吸著女主人的鞋跟,雙手捧著女主人的右腳,輕輕地解開系扣,小心地脫下那只高跟鞋,女主人把左腳蹬在了我的肩膀上,繼續扭動著她的右腳,在我嘴�抽插她的高跟。我捧著女主人的左腳高跟鞋,用鞋底搓著我的小寶貝,一只手緊握著鞋跟,一只手拿著寶貝在鞋跟與鞋底的凹處磨擦著,我很想把寶貝放進高跟鞋�,可是我不敢,因為女主人說的很清楚‘射在鞋底’就是不允許我把寶貝放進去。    一會兒我就想射了,射的同時,我呻吟了幾聲,嘴�的高跟咬得更緊了,女主人也呻吟了幾聲,臉色緋紅,看著也像來了高潮。她的右腳也抽插地快了,高高的鞋跟頂在了我的喉嚨口。我射了,射了高跟鞋一鞋底,女主人的右腳也停了下來,鞋跟深深地插進我嘴�,頂在喉嚨口。    稍微的休息了一會兒,女主人把高跟鞋從我的嘴抽出來,說:“舒服了?給我擦乾淨,穿上,用嘴穿!”    剛剛射完,一聽女主人這話,我的寶貝又硬了,女主人看見笑了,說:“很厲害呀!這麼快又硬了,看來用嘴給我穿鞋你興奮?”    “是的,我很興奮,因為以前想都沒有想過,用嘴銜著高跟鞋給您穿上,所以很興奮!”    說完,拿了餐巾小心地把我的精液擦掉,又舔了一遍,然後用乾淨的餐巾又擦了一遍,放在小桌上,用嘴銜住鞋跟,小心地給我的女主人穿上,這次很熟練了,沒有費多大勁兒就完成了這個高難度的動作,扣好系扣。又把女主人右腳上的高跟鞋用餐巾仔細地擦了一遍,女主人很滿意地說:“很好,熟練多了,很聰明!現在喝一杯吧!你想怎麼喝呢?”我開始沒有聽懂好的話,沒有敢做聲。    “呆子,你想怎麼喝?”女主人一邊笑著看著我說,一邊用她的高跟鞋蹭我的臉。    “我不知道,請女王陛下明示!”我說著。    “那好就這樣喝吧!”她一邊說一邊端起了一杯香檳。    “張開嘴!把舌頭伸出來。”她命令著。    我張開了嘴,她把她的高跟鞋的鞋跟放在了我的舌頭上。    “明白了嗎?”    “明白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興奮,心跳得越來越快,我的好女王,她在用她的高跟鞋喂我喝酒折磨我,我願意死在她們高跟鞋下!她順著腿慢慢地到出了香檳,那液體順著她的絲襪流了下來,流到了腳上,又從腳上流到了鞋跟,從那細細的高跟處彙聚在一起,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嘴�!天哪,我的女王,讓我死了吧!哪里是在喝酒,簡直就是喝女主人的體液,一杯香檳就這樣讓我喝下了,喝完後,我把女主人的絲襪和高跟鞋舔了個乾乾淨淨。我醉了,是被那要人命的高跟鞋酒灌醉的。    女主人站起身來,說“好了,你先去吃吧,我去換雙襪子和鞋子,你可以坐著吃了,我不在你不用跪我,起來活動一下,等會兒再跪我好了!”說完她離開了。    看著她走路的樣子,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我的心尖上。看著她進去了,我也跪的麻木了,就站起來揉了揉膝蓋,坐下來開始吃東西了。一會兒Roes走了進來,其實她一直都在門口。她拿起香檳要給我到酒,我看著她,她也換了件晚禮服,身體的曲線勾畫的很優美,她也穿了雙水晶絲襪,看她的腳上穿了一雙很精緻的紅色的高跟鞋,這雙鞋比見到她時穿的要性感得多了,本來她的腳就很美,再加上這雙性感的紅色高跟鞋,整個人就像是綻放的紅玫瑰,和我的主人是兩種感覺。

我畏懼主人,她的一切讓我瘋狂。Roes很迷人,她的一切讓我癡迷,我欄住了Roes的腰,讓她也坐在我的腿上,她調皮的擡起腳,腳尖一勾一勾的,說:“你喜歡我的腳嗎?喜歡我的高跟鞋嗎?”    “喜歡,可以讓我吻它們嗎?”我說道。    “不可以,你是主人的,我不敢在這�讓你舔我的腳和高跟鞋,等你回房間了吧,好不好?”    Roes頑皮地說著,從我懷�站起來,坐在我身邊的椅子上“來”,我們一飲而盡,我先喝完,看著她喝酒的樣子,再看著她的身體,再看她腳上下班紅色高跟鞋,我忍不住了,離開了椅子,跪在她的面前,雙手捧起她的腳,開始瘋狂地吻她的高跟鞋,她沒有拒絕,只是看著我微微地笑,真是要命,這雙鞋的鞋跟太細了,太性感,太讓人發狂了,我舔了一陣子,就順手把高跟鞋脫了下來,站起來坐在椅子上,把這只高跟鞋放在我的面前,我想好好地看著,12釐米的細跟,側面有柔美的弧線,鞋子�面是金黃色的,我舔了舔商標,沒有鹹味,顯然是剛穿上的,又舔了舔她腳跟踩的地方,好香!於是我拿起香檳到了滿滿的一鞋香檳酒。    Roes看著我吃驚地問:“你在幹什麼?拿我的高跟鞋當高腳杯嗎?”    “是的”我笑著回答。    然後雙手捧起成滿了香檳的高跟鞋,看著那透過香檳的金黃色的內襯,心�癢癢的,一引而盡。    “好喝嗎?”Roes問。    “好喝,很香,很甜!”我回答說。    “別玩了,快給我穿上,主人要來了。”    Roes說著,把她那勾人的玉足伸到了我的鼻子尖前,我吻了一下,覺得不夠,就開始狂吻,Roes一邊說一邊還是伸著她的腳:“好了,快給我穿上,不要玩了,不要讓主人看見!”    我很不情願的停下來,小心仔細地用餐巾把那只成了香檳酒的高跟鞋擦乾淨,輕輕地給她穿上,穿上後又放在嘴邊吻了一陣子,淡淡的香檳的味道和皮革的味道混合起來,很是香甜,我正吻著,Roes突然把腳收了回去,站起來輕輕說到“我出去了,希望再見到你。”    說完後就匆匆地走了,我坐在桌子旁,看著豐盛的食物可卻沒有了胃口,又喝了幾杯香檳,我的女主人不沒有來,就趴在餐桌上昏昏地睡覺了。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有人來了,很模糊的,還以為是在做夢,沒有在意,可過了一會兒我聞到一股香味,這是從女主人身上散發出的那種香味,猛地驚醒了,擡頭一看我的女主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在那把椅子上,看著我,喝著酒。她換了一身衣服,這次穿的更性感了,黑色的緊身漆皮內衣,短短的黑色漆皮短裙,還是一雙透明的水晶絲襪,腳上穿著一雙很精巧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看來她跟我一樣偏愛黑色,這雙鞋好要命,是那種沒有任何的裝飾,弧線非常優美的,細細跟的高跟鞋,跟高有14釐米,她的纖柔的小腳穿在�面更顯得修長、柔美了。    我急忙站起來,跪在她的面前,叩著頭說到:“女王陛下,請原諒您的奴隸睡著了!”我不敢擡頭看她,就是不停地叩著頭。    “好了,不要再給我叩頭了。站起來,我還沒有允許你跪我呢?你竟敢跪我!”    聽她的語氣好像沒有生氣,不過還是帶著些責備。一邊說著,一邊用她那更要命的高跟鞋踩住了我的頭,我的下巴就在她的另一高跟鞋的前面,鼻尖正好可以碰著她的鞋尖,我剛想伸出舌頭舔她的高跟鞋,她卻鬆開了踩在我頭上的腳,在我的肩膀上蹬了一下“起來”責備地命令我“現在不許舔我的高跟鞋,我還沒有允許!”    “是”我站了起來,低著頭,沒敢看她。    “先敬我一杯酒,求我原諒你。”她微笑著說。    “對了,你會叩長頭嗎?會,就開始給我叩幾個吧!我很喜歡別人給我叩長頭,從牆那邊開始,酒可不許灑!”    天!這讓我興奮的發抖,心要跳出心房了,覺得要流鼻血了,寶貝一下子漲到了極限!    “是!我會的,這就給您叩長頭!”    我顫抖著答到,到了一杯酒,走到了牆邊,有十三、四米遠,我身高187米,要叩八九個長頭才能到女主人的腳下,太激動,興奮得我渾身發抖,連酒杯都要拿不住了,遠遠看著我的女主人,就像是一位神聖的女神,等著我去朝拜。女主人的周圍被燭光圍繞著,幻化出很多的五彩光環,房間�的地角燈正好照在她踏在小桌上的雙腳,還有那雙已把我的魂魄勾走了的高跟鞋,給我的女王叩頭,給女王的高跟鞋叩頭,是我夢想中的事,跪拜她和她的高跟鞋讓我感到從未有的興奮和快感,血液在全身沸騰著。    我看著、想著,竟忘了開始,女主人說話了:“開始!我在等你的朝拜!”    “是!”我回過了神,開始叩長頭。    先用雙手高高舉起酒杯,舉過了頭頂。然後跪下來,仍然舉著酒杯,慢慢地把酒杯放在地上,然後用頭碰到地上,雙手推著酒杯慢慢地把身體伸展,讓整個身體全貼在地毯上。再然後慢慢地收回上身,成跪地叩頭的樣子,再站起來,走一步,重新開始。叩一個長頭很累的,剛叩了兩個我已經是一身汗了。這樣一步叩個長頭,慢慢叩到了女主人的腳前,女主人微笑著說:“很不錯,讓我興奮,原諒你了,給我敬酒吧!”    “是”    聽完她的話我要射了,強忍住,沒有讓它射!叩完最後一個長頭,直起身,沒有敢站起來,就跪爬了兩步,雙手捧著酒杯。    “敬我至高無上的女王陛下!”    女主人接過了酒杯,飲了一小口,放下酒杯,說:“我是原諒你了,可還沒有讓你跪我呀!怎麼這麼不聽話,起來!”    說完又用她的高跟鞋蹬了一下我的額頭。我只好又站起來,低著頭哀求道:“我的女王陛下,求您讓我跪在您的面前,舔您的高跟鞋吧!我懇求您!”    說完兩腿竟不聽使喚地又要跪下,女主人伸出了一只腳,正好踩在我的寶貝上,一下子我就射了,女主人感覺到了,笑了起來“怎麼碰一下就射了”說完後就用力踩住了我的寶貝,在感覺它的跳動。    過了一會兒,女主人說:“好吧,允許你跪我了,現在你就跪在我的腳下,但不許舔我的高跟鞋,知道了嗎?”    “是,感謝女王陛下的恩賜!”    還沒有說完,我早就忍不住的雙腿一下子就跪了下來,跪好了以後,覺得舒服多了“還是這樣好”我不由自主地說道。    女主人聽到了我的話說:“是嗎?這樣你很舒服?我也覺得這樣好,我高高在上的坐著,看著你跪在我的腳下,我可以用我的高跟鞋踩你的任何地方,你的頭頂、額頭、鼻子、嘴、胸口,還有你的小寶貝,你興奮嗎?”    女主人一邊說著一邊用她那高高的細細的高跟鞋在我的頭頂、額頭、鼻子、嘴、胸口,還有寶貝來回地踏磨著,剛剛射完的寶貝,又漲了起來,已經有點痛了,天曉得我射了幾次。幸好身體很結實,要不早就死在女主人的高跟鞋下了。    “是,興奮的要命。”我擅抖著說。    女主人用腳在我的身上踏了一會兒說:“看你也不想吃東西了,不早了,你來我的臥室吧,我想休息了。”    天那讓我去她的臥室,這我連想都沒想過的。我只有用頭不住的碰地,說:“是,是!”    女主人站起來,對我說:“你也站起來跟我來。”    我說:“女王陛下,還是讓我跪著吧,我爬過去就好了!”    女主人笑了“你願意就跪著爬吧!”    說完她就在前面走了,我緊跟著她的腳,跪爬在後面,我爬的挺快,一直沒有遠離她,看著我前面的高跟鞋,那細細的足有14釐米的細跟把女主人性感的美腳高高托起,看著那細細的鞋跟和柔美的足踝,讓我一陣陣眩暈,實在是無法忍受,性的渴望充斥著全身。她走得很穩,每走一步那細跟都會深深陷進柔軟的地毯�,走第二步時,那小深坑還沒恢復,我就爬過去,用舌頭舔那個小坑,就這樣她走下步,我就在後面舔她的腳印、鞋跟印,這種感覺太興奮了…………

(下)    她走得很穩,每走一步那細跟都會深深陷進柔軟的地毯�,走第二步時,那小深坑還沒恢復,我就爬過去,用舌頭舔那個小坑,就這樣她走下步,我就在後面舔她的腳印、鞋跟印,這種感覺太興奮了。女主人的臥室離西餐廳挺遠的,我在約估計有五十米左右。    因為她走了一百多步,我舔了一百多個鞋跟印,終於到了她的臥室,很大,全是白色,床上、窗簾、地上,全是白色,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地毯上面還鋪了一層白綢。女主人走到床邊坐下來,我也爬到了她的腳前,等著她命令我做什麼。    “把衣服脫了,褲子也脫了,對都脫了,把你的內褲丟掉,不要弄髒我的地!”    說著用她的鞋跟挑著我的襯衣扣子,我順從地脫光了衣服,然後又跪在她的腳下,她用腳踢著我的寶貝,說:“它可真厲害,射了幾次了?它還能硬?”一邊用她的鞋跟撥弄著我的寶貝,一邊笑著說。    我的寶貝那�見過如此的場面,被主人的高跟挑逗的早就興奮的高高翹起,好象也要舔一下那迷人的高跟鞋似的。    女主人要我躺下面向上,她用腳玩弄我的寶貝,一會兒用鞋底搓揉,一會兒用細跟撥弄,一會兒又命令我用手抓住,然後她用那細細的鞋跟在我寶貝的頭上踩幾下,鞋跟帶來的陣陣微痛讓快感迅速傳遍全身,不一會兒就射了她一鞋子,她也很滿足,又踩踏了一陣子後,把那只滿是精液的高跟鞋伸到我嘴邊,命令我把鞋子舔乾淨,看著我舔乾淨了,就命令我用嘴脫下她的鞋子,女主人躺在床上,命令我躺在她的床邊,摟著她的高跟鞋,她說早晨起來穿鞋的時候,希望是熱乎乎的,我服從的摟著主人的高跟鞋躺在床邊的地上。    不一會兒女主人就睡著了,我是怎麼也不能入睡,捧著女主人的高跟鞋放到嘴邊舔呀!吮吸呀!真想吃了它。我想把我的寶貝放進高跟鞋�一定很舒服。於是我就嘴上叼一只,把另一只套在小寶貝上,我開始和女主人的高跟鞋做愛了,太興奮了,讓我每一個細胞都體會到了快感,沒有幾下我又射了!老天,我射到了鞋子�面,這下可麻煩了,急忙用舌頭舔,可是�面舔不到,就用襯衣擦,擦了好久一摸還是濕乎乎的,我緊張了起來,要是早上被女主人發現了怎麼辦?乾脆主動承認吧!    於是我爬起來跪在床邊,等著主人醒來,用頭頂著那只讓我射進了東西的高跟鞋。就這樣的跪著,跪了好久,我很想看看主人睡覺的樣子,於是就大著膽子擡起頭往床上看。女主人睡得很香,很甜,像小貓一樣捲曲著身子,她那美麗的勾人的小腳就在我的眼前,我不由自主的想吻一下,舔一舔,可又怕弄醒了主人,想了好久,最後決定還是好好享受一下那雙玉足吧!    其他的我不管了,明天罰我什麼都可以了,想好了就小心地放下高跟鞋,輕輕地趴到床邊,小心地吻了那雙迷人的小腳的足跟,然後用舌頭舔了起來,一會兒就忘了要輕,索性用手捧起來放進嘴�盡情地舔呀!吻呀!從足跟到腳趾,每一根腳趾都仔細地舔了一遍,吮吸著,好香,好美,少舌頭輕輕舔那嫩白的腳心,我忘情的竟不知女主人醒了,她沒有責備我而是在那�享受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正舔得興奮時,女主人發出了一陣“啊!啊!”的聲音,嚇了我一跳,趕緊在床邊跪好,拿起高跟鞋頂在頭上,女主人說:“繼續舔我的腳,照我的話做!快,不要停下來!”    “是,是。”    我好興奮,又開始激動,沖血的舔了起來,把這只香香的美腳舔的濕潤極了,真想全放進嘴�。一會兒我覺得女主人的腳心出汗了,另一只腳用力的蹬,踩著我的臉,很用力,我知道女主人要到高潮了,於是更加瘋狂的舔了起來,一會兒女主人到了高潮,她的玉足滿是汗,舔起來鹹鹹的,讓人很興奮,蹬踩在我臉上的那只腳軟了下來,主人說:“好了,舔幹我腳上的汗,完了就跪在床邊,頂著我的高跟鞋,照我說的做!”    “是”    我順從地回答,仔細舔著女主人腳上的汗水,舔完後跪在床邊,把那雙美麗、性感的高跟鞋頂在頭上,下巴放在床上,主人的美腳就放在我的嘴邊,它太美了,太誘人了,於是就用嘴巴輕輕含著主人一只小腳的腳跟,不時用舌頭舔兩下。女主人又睡去了。    很快天就亮了,又過了好一陣子,大約是十點多了,在我嘴�含著的那只香足,動了一下,女主人醒了。    我聽見她叫我:“Kiat,你在嗎?”    “在,我一直跪在您的床前,我的女王陛下!”我回答到。    “嗯,好!”    說著女主人坐了起來,看著我跪在床前,頭上頂著她的高跟鞋,笑著說:“誰要你頂著我的高跟鞋啦?”    “是您吩咐的”我說道。    “是嗎?那辛苦你了,好了放下吧!我知道你很聽話的!”    “小人不敢,女王陛下,我把您的高跟鞋弄髒了,不小心射了進去,請您懲罰我吧!”    我擅抖著說可心�卻興奮的很,“噢!是這樣,那可就要罰你了,給我當一早晨的踏凳吧!”    “是,多謝女王陛下恩賜!”    天,她要踩著我一早上,太興奮了,我和那美麗的誘人的高跟鞋可以親密的接觸一個早上,太好了,我願意死了。    “這雙鞋你放到床邊,叫Roes拿一雙來。”    女主人說到,我出去叫了Roes,很快Roes用一個很精美的金絲絨盤子托著一雙更加耀眼更性感的黑色漆皮細高跟鞋走了進來,那鞋跟和床邊那雙一樣高,一樣細,樣子比那雙還性感。    Roes走到床邊,跪了下來,捧著盤子說:“主人這雙可以嗎?”    “可以,Roes,你先出去吧,準備早餐。”女主人命令著,“是” Roes 站起來走了。    女主人看著跪在床邊的我說:“來,給我穿上!記著要用嘴穿!”    “是,記住了!”我興奮地回答。    用嘴銜住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輕輕地穿在女主人那翹起的太美的小腳上,這雙腳真的太美了。昨晚沒有看清楚,現在透過早晨的陽光,看得很清楚了。    柔滑的足踝,纖細的足跟,很高的早弓,細嫩的腳趾瘦瘦的又那麼光滑有柔性,嫩嫩的,白白的,讓你就一個想法:吃了它!把它放進嘴�含著,用精液滋潤它。也只有這樣一雙迷人的要命的高跟鞋才配它,而這雙腳也只有放在這樣一雙高跟鞋�才讓你覺得不是暴忍天物,才覺得和諧和完美,除了這樣的高跟鞋外就只有含進嘴�了。    天!這世間的尤物,這上天的恩賜,太美了!我想著這些動作很慢,很輕的把嘴�的高跟鞋給我的女主人穿上,這個過程太美妙了,看著那只美腳一點一點的伸進美麗的高跟鞋,我就興奮得心跳加速,寶貝濕乎乎的在流口水。穿了左腳,穿右腳,一切的過程都進行的很慢、很輕、很美妙,女主人真好,讓我盡情的享受給她用嘴穿鞋的樂趣,她配合著,讓我的感覺興奮到了極點,又一次射了:是射在了我的手�。雙只鞋都穿好了,女主人看著我微笑著說:“很興奮是不是?    滿足嗎?喜歡嗎?“    我舉著雙手,用頭碰著地說:“我的女王陛下,您讓我興奮的要死了,太美妙了,我就要這樣為您一輩子用嘴穿鞋!”    我擅抖著說著,因為激動讓我的聲音聽起來斷斷續續的。    “好!擡起頭吧!”女主人用高跟鞋輕輕踢了一下我的頭說。    我擡起了頭,女主人用腳蹬在我的肩膀上,用力踩了一下,細細的鞋跟給我帶來一陣興奮的刺痛,可能是我沒有完全給她穿上,她把兩只腳上的高跟鞋在我肩膀上蹬緊後,從床上站起來,我低下頭吻女主人的高跟鞋,用舌頭舔那細細的高跟。    “好了,你去餐廳等我,我去沖個澡。”    說完女主人進了浴室,我聽見了她放水的聲音,爬起來走出了臥室。    我很快地沖了澡,洗漱完畢,又換上一套新的西服。Roes帶著我來到餐廳和昨晚的餐廳不一樣。這間稍小點,�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花,很濃的花香味,地上鋪著草綠色的地毯,陽光照進來,感覺真好!象在花園一樣,人一下子清爽了許多。餐桌上擺放了些水果,早餐還沒有端上來。    走進餐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張高貴的椅子,昨晚女主人一直坐的那張椅子,看來每間房子�都有一張這樣的椅子,就椅子本身來說除了很名貴、很氣派外就沒有什麼了,可是因為坐在這張椅子上的人是那麼的高貴、神聖、誘人,所以椅子也就變得高貴、神聖、誘人了。    我的女主人每天都會舒服的端坐在上面看著跪在她腳下的男人,接受他們的頂禮膜拜,看著他們象奴隸一樣的吻她的腳,舔她的高跟鞋。    我在胡思亂想著,想著我的女主人那天使一樣美麗的容貌,魔鬼般的身材,修長、完美的雙腿,閃閃發光的水晶絲襪,柔美消魂的玉足,要人命的高跟鞋,想著這些我的寶貝就又興奮起來了,雙腿不受控制地走到那張神聖的椅子前面,慢慢地雙膝跪地,我不由自主的又跪了下來,好象腿已不是我的了,昨夜到現在不知跪了多少次,叩了多少頭,我的女主人已用她的腳和那雙誘人的高跟鞋征服了我,我的整個人、整個思維都在她的腳下,高跟鞋下被統治著,她用她的魔力把我完全變成了她的奴隸,她高跟鞋的奴隸,而這一切正是我所渴求的,夢想了無數次的,我願意被我的女主人穿著細細的高跟鞋高高在上的踩著,心甘情願地成為她的奴隸,膜拜她和她的高跟鞋我願意!    跪在椅子前我就開始興奮,心跳開始加速,渾身的血都沖到了額頭,先恭敬地叩了頭,然後用額頭頂在那香香的柔軟的踏凳上。    心�幻想著女主人就端坐在上面,微笑著看我,舒服地坐著,滿意地接受我的膜拜,那要命的美足,松松的勾著那只撩人心神的高跟鞋,纖柔軟足跟裸露著,等著我去舔,用嘴給她把鞋子穿好,她的腿翹著,那只高跟鞋在我的鼻子尖前晃動著,似乎要掉下來似的,我被她用高跟鞋折磨地要透不過氣來。

想著這些我的心就很慌,跳得飛快,頭暈目眩,寶貝漲得要流出血來。我低下頭吻那散發著女主人高跟鞋香味的踏凳,因為是我崇拜的女主人踩過的,所以我就要吻,就喜歡舔,吻著、舔著、聞著,很久很久。    Roes走過來,站在我的側面,用她的高跟鞋的鞋跟輕輕地敲敲我的腦袋“你怎麼了?現在主人不在,你跪在這幹什麼?”    “看見這張椅子我就覺得應該跪在這�,覺得只有跪著才會舒服點!”我回答著,擡起了頭。    “你就這麼崇拜主人嗎?”    Roes說著,走到了椅子前,坐了下來,變成了她高高在上的坐著,我跪在她的腳下,她接受著我的膜拜。    “現在讓我也享受一下你跪我的感覺,給我叩頭!”Roes說著,用高跟鞋的鞋跟蹬了蹬我的額頭。    “不可以,你最好下來,你不是我的主人,我不想膜拜你!”我回答到。    “我不美嗎?你不喜歡我的腳嗎?不愛我的高跟鞋嗎?”Roes疑惑地問我。    “不,我很喜歡你的腳,你的高跟鞋也讓我發狂,可我就是不想膜拜你!”    說完我說站了起來,轉身走到餐桌前。Roes見我不願跪她,也離開了椅子走過來,“你真的那麼崇拜主人?”    “是的,我是她們奴隸,她是我的女王。”這會兒我的思維到是很清楚。    “噢!我知道了,你很專一呀!是她先征服了你!”    沈默了一會兒又說:“你和主人做愛了嗎?”    “沒有,這怎麼可以,我是她的奴隸,我沒有敢想過”我有點生氣了。    “真的沒有想過嗎?”    “沒有,不過我倒想和你做愛!”我看著Roes認真地說。    “這個我可以滿足你,你隨時來,我隨時都可以給你。”Roes也認真地說。    “你很結實,也很英俊,我喜歡你這樣的男人。”Roes說完臉竟紅了。    我們聊了一會兒,我擡頭又看見了那張椅子,站起來對Roes說:“不行,我要跪在椅子前等主人,你不要過來!”我的語氣很堅決。    “好吧!你去跪著等吧,我不過去就是了!”Roes回答的也很硬。    顧及不了Roes那麼多了,我毫不猶豫地走到了椅子前,端正地跪下來,用頭挨著踏凳的邊,就是想這樣恭候我的主人,誰也阻止不了。    這樣跪了一會兒,餐廳�很靜,靜到連針掉地的聲音都可以聽見。大概過了十幾分鐘,我聽見了一陣沙沙的響聲,是高跟鞋走在地毯上的聲音。餐廳�有兩個門,我們是從前門進來的,聲音是從後門傳過來的,我想後門一定通向女主人的臥室,那這聲音就是主人發出的,主人來了,我的心一下子就跳到了噪子邊,一陣陣眩暈可以聽到血管的膨脹聲。    我沒有擡頭看,在感覺女主人的腳步,近了,女主人走近了,可以感覺到女主人走到了椅子的旁邊,停下來,然後就聽到了輕輕的笑聲,我還是不敢擡頭,其實是我不想擡頭,在期待著一種無名的興奮感。    笑聲過後,我感覺到女主人坐到了椅子上,踏凳上有了一點聲響,我微微擡起了一點頭,用眼睛往踏凳上看,知道嗎?我的心一下子就跳出了噪子,眼前一黑,差一點就暈了過去,那熟悉的美的眩目不暇接,攝人心神的高跟鞋已踏在了我的眼前,女主人已端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了。    “你就這麼一直跪著嗎?”女主人說話了。    “是的,我在跪迎我的女王陛下,給您請安!”我沒有擡頭,低聲說著。    “呵!呵!”女主人笑了,“跪了多久?”    “不久,一會兒!”    “跪夠了嗎?”    “沒有,跪一生也不夠!”    “你很會說話,呵呵!”女主人又笑了。    “說要請安還不快做?”一邊笑一邊說著。    “是!我這就給您請安!”說完我開始認真地叩起頭來,一邊叩一邊說:“給女王陛下請安!”    “我接受了,起來吧!”女主人愉快地說著。    “Roes把早餐端上來吧!Kiat先生肯定餓了!”說完用她的高跟鞋挑了一下我的下巴,“起來吧!”    我順從地站起來,看著她,白天的她更加嫵媚、豔麗,一件黑色的睡衣裹在她柔美的身體上,她沒有穿那水晶絲襪,雪白的雙腿,皮膚就像是羊脂一樣,吹彈即破,均勻的大腿,修長的小腿,緊繃而有彈性,我發現她不穿襪子的腿更迷人,嫩嫩的小腳踏在一雙軟羊皮的高跟鞋�面,鞋跟還是很細、很高,優美的弧線讓我的雙眼發暈。    女主人看了看我微笑著說:“扶我起來。”    邊說邊把她那柔弱的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小心地扶著女主人站起來,慢慢地走到餐桌前,其實她不用我扶的,她走的很穩,只是這樣搭著我更象一位女王了。    Roes端來了早餐,牛奶呀雞蛋什麼的,給我的還另外有碗湯和一小杯綠色的酒。女主人說:“請吃吧Kiat,不要只是看著”我站著沒有動,不時用眼睛看女主人的腳。    “怎麼了,Kiat?在想什麼?”女主人問著。    “我,想……”我沒有說下去,女主人看了看我的樣子笑了。“    “呵呵!我知道你想什麼了,又想跪我了是不是?    我趕緊跪在她們面前說:“是的。”    “好吧,就滿足你! Roes 去拿張小桌子來”    女主人說著,站起來,我急忙跪爬了幾步,把她的椅子搬了出來,女主人看著我笑了,用手摸了摸我的臉,這是她第一次用手摸我,那手很綿、很軟,暖暖的,也很香,我大膽地吻了一下女主人的手,她沒有躲,把她如蔥般的玉指伸進了我的嘴�,我的頭嗡嗡地響,嘴�吮吸著女主人的手指,一根一根把五個手指都有吮吸了一遍。    “好了嗎?可以吃飯了吧!”女主人輕輕地說,這也是她第一次這麼輕地和我說話。    我點了點頭,受寵若驚地跪爬到女主人的對面。這時Roes拿來了小桌,我就跪在女主人的腳前開始吃早餐了。    看我把牛奶喝完了,女主人問我“還要喝嗎?”我點點頭,“就知道你是饞嘴,是不是還想像昨晚喝香檳一樣的喝?”女主人笑著說。    “是,是,多謝女王陛下的賞賜!”    我急忙說道,怕女主人反悔似的,這正是我所祈求的,我不是想,是想死了,我張開嘴伸出了舌頭等著女主人用她那細細的鞋跟踩在我的舌頭上。    “不好,會弄濕我的鞋子。”女主人沒有同意。    “這樣吧!你脫下我的鞋子,我用腳喂你!”    女主人說著把穿著高跟鞋的右腳伸到我的嘴邊,我聽話地咬住了細細的高跟,嘴上使勁,脫下了高跟鞋,低下頭小心地放在面前的小桌上,女主人端了一杯牛奶,把她那香香的纖柔的美足伸進了我嘴�,那五個修長的、細嫩的腳趾,在我嘴�挑逗著,我用舌頭一個個地舔,很香、很甜,真怕一不小心就會咬破了這只玉足。    “張大嘴!看著我!”    我張大了嘴巴,女主人開始順著小腿往下到牛奶了,看著那白色的液體順著女主人美麗的小腿流下來,流到那柔柔的腳踝,順著腳面流到了腳趾,我的寶貝再也忍不住了,狂射出來,我吮吸著,感覺著,其實根本就沒有喝出牛奶的味道,我嘗到的是女主人玉足的味道,那麼香、那麼甜,牛奶順著女主人的小腿不停地流下來,我盡情地舔著每一根腳趾,每一寸皮膚,都舔了,一會兒牛奶順著女主人的足跟流下來,我就索性張開嘴把整個腳都含進了嘴�,女主人的腳很小,我的嘴很大,只能這麼說了,其實我的嘴�是不可能把那只香足完全含住的,只是這麼想罷了,一會兒牛奶到完了,我把女主人的腳也舔了個遍,還在回味著,嘴還是不舍得離開那只香足,早就舔得很乾淨了,還是在舔,女主人用腳蹬了一下我的頭。    “不要舔了,舔得我很癢,快住口!”女主人命令著我。    “Roes,去拿條濕毛巾赤,幫我擦乾淨。”    女主人對Roes說著,轉過頭看著我,用另一只穿著高跟鞋子腳把那碗湯點了一下“喝了它,很哺的,對你有好處,看你身體很虛,該哺一哺了。”    說完笑了笑,我聽話的停下來,沒有敢再舔那只香足了,正要端起湯一引而盡時,女主人卻用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伸進湯�沾了一下,擡起腳“嘗嘗看好喝嗎?”    這那是喝湯呀,別哺了,再哺就流鼻血了,我張開嘴吮吸著女主人的高跟,用舌頭舔著“好喝嗎?”女主人問“好喝!”我含糊地回答,哪里有時間說話,我只想把整只高跟鞋都吞下去。    女主人擡起她的腳,我的嘴還在追著吮吸,她從我嘴�抽出了鞋跟“喝吧!    別涼了,還有那杯龜膽酒,也喝了,是壯陽的。“    說完女主人把腳踏在了我的小桌上,我早就給女主人的高跟鞋下鋪了一塊雪白的餐巾,看著她的高跟鞋踏在餐巾上,我真的很興奮,端起那杯龜膽酒,一飲而盡,又端起了那碗湯,這時Roes進來了,她跪在女主人側面,用毛巾輕輕地仔細地擦著女主人的腿和腳,女主人看著我,我端著湯“喝呀!”女主人說著。    “是”我一飲而盡,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Roes把女主人的腿和腳擦乾淨後就離開了,女主人命令我給她把鞋子穿上,當然是用嘴穿上了。穿好後,女主人站起來說:“Kiat,讓Roes帶你走走看看,我有點事要辦,你可以隨便看,不用客氣。”    說完後轉身走了,走了兩步又轉過身來說:“你可以起來了,一定跪得麻了吧!這可是你求我跪我的!”說完微笑了一下走開了。    我站起來,腿是有點麻了,揉了揉膝蓋,走了幾步,很快就好了,再這樣跪下去我就快練成鐵膝蓋了,想著自己笑了。    Roes進來,看著我說“滿足了,看把你高興的!”    說完她收拾了東西,沒有理我就走開了,她一定還再生我的氣,我搖了搖頭,也準備離開了餐廳,走到那張椅子前時,我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看著這張椅子,看了一會兒,我竟又跪在椅子前吻那踏凳了,從我後面傳來Roes的聲音“你很虔誠呀!吻夠了嗎?吻夠了就跟我來。”說完她走到了門口了。    我站起來跟著她進了一間空房,“你想休息一下,還是到處看看?”Roes問我。    “我想休息一下。”我回答到。    內褲�濕乎乎的很難受,哪里有心思到處看呢?!    “好吧,需要我就按鈴。”說完Roes走了。    我洗了澡換了衣服,衣櫃有很多衣服,我穿都很合身,弄完就躺在床上想睡覺了。    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做了很多的夢,夢�都是女主人和她的腳,還有高跟鞋。    夢中女主人成了真正的女皇帝,戴著王冠,手拿令牌,高高在上的端坐在皇帝的寶座上,在她的腳下,跪著文武百官,一個跟一個的吻女主人的高跟鞋,女主人連看都不看他們,那神聖、威嚴的樣子,讓人覺得畏懼。我在人群�跪著,終於到我了,跪著爬到寶座前,剛想吻女主人的高跟鞋,卻被她制止了……    夢到這�一下子醒來,覺得小寶貝已經漲挺到了極點,我欲火焚燒,想著我的女主人,不知道她現在在不在,於是就按了鈴,想問一下Roes 不一會兒Roes走了進來,她又換了身衣服,是一件緊身的露背短裙,裹著她那誘人的身材,曲線優美,非常性感,一雙顏色微深一點兒的水晶絲襪,腳上穿著一雙細細高高的黑色高跟鞋,在腳踝有一根一指寬的系扣,那細高跟有13釐米左右,這雙高跟鞋在她腳下顯得那麼協調,美麗、性感、誘人,和女主人不一樣的是Roes身上沒有那種王者的威嚴和高貴的神聖不可侵犯的氣質。    Roes顯得親密和性感。我看著她愣了一會兒。    “叫我嗎?有事?”Roes說著站在了門口,看她站立的姿勢,肯定是一位模特兒。    我從床上坐起來看著她“我想問你,主人回來了嗎?”    “沒有,主人打來電話要晚一些才能回來!”Roes回答著。    “你可以進來嗎?我們聊一聊”我說。    “除非你求我進來。”Roes說。    “怎麼求你?”我問。    “你是怎麼求主人的,就怎麼求我!”    Roes說著,臉上沒有笑容,卻顯得更加性感、動人,象美人,不,是一朵黑玫瑰。    “是”我答應了。    其實跪Roes我也是很願意的,她的腳有另外的一種味道,讓我很興奮,由於她的腳稍大些,穿同樣高的高跟鞋看上去更舒服,更自然,也就更引發我的性欲。    我一邊回答,一邊從床上下來,走到Roes面前,沒有跪她,站著說:“求你進來吧!”    Roes看著我,冷冷地說:“跪下求我,給我叩頭,舔我的高跟鞋。”    我興奮了一下,跪在Roes面前,不過沒有給Roes叩頭,只是低頭吻了她的高跟鞋,說:“我求您進來好嗎?”    Roes終於笑了,用她的高跟鞋踩在我的頭上,用力向下踩著說:“你不是不跪我嗎?不給我叩頭嗎?我就要讓你跪我,給我叩頭。”    在她高跟鞋的踩壓下,我給她叩了頭,她滿意地走進屋子坐在床邊。    “爬過來,跪在我的腳下,吻我的腳,舔我的高跟鞋,舔我的鞋跟!”她命令著我。    我只好跪爬著到她腳下,跪著吻她的腳,舔她的高跟鞋,吮吸她的細細的高高的鞋跟。    舔了一會兒,我的寶貝抗議了,一跳一跳地,Roes的腳和高跟鞋讓我想和好做愛,於是我順著Roes的高跟鞋舔上去,舔她的腳面,小腿,大腿,舔著舔著我就站了起來,把Roes壓在了床上,Roes沒有反抗,任由我脫下她們短裙,胸罩,好豐滿的胸部,我對女人的胸部不是很感興趣,可Roes的不一樣,大小合適,很挺,很有彈性,我吻了她的乳頭,吮吸著,很好玩,從她的胸部往下舔,舔到了她的私處,先是隔著內褲親了幾下,可以透過內褲感覺到她私處的溫度,熱乎乎的,一股淡淡的分泌物理學味道和體香傳出來,我以前聽人說過,有些女人有體香,分泌物有香味,這次讓我真的遇上了有體香的女人,很是激動。    她穿的襪子是吊帶的那種,有用脫襪子就可以把內褲脫下來,我很喜歡,這樣就可以讓她穿著絲襪蹬著高跟鞋和我做愛了,太興奮了,血一個勁的往上沖,我脫下了她的內褲,狂吻她的私處,Roes閉著眼,浪叫著,她的叫聲讓我更興奮。    “快,快,快插進來,我受不了,快!”    Roes浪叫著,我把她的雙腿掰開,雙手緊緊握住了她的兩只高跟鞋的細高跟,把我的寶貝插了進去,�面熱乎乎的好舒服!我抽插著,開始很輕,很慢,一點一點的慢慢插進去,我的寶貝又粗又長,讓Roes滿足的不得了,嘴�不停地說:“太棒了,太好了,深一點,再用力些,快,快,啊!啊!”    看她興奮地流出了眼淚,我開始用力深插、快抽了,雙手放開了她的高跟鞋,把她的雙腿放在我的肩膀上,用手撐住身體,這樣可以用上力,在我快速地深深地抽插下,Roes的高潮快來了,她用她的高跟鞋在我的臉上蹬踩著,在胸部踢踏著,我也興奮的不得了,快要射了,只好放慢了動作,忍了一會兒。    “快,不要停下來!”    Roes一邊說一邊用一只腳勾住我的頭,使勁把我往前勾,我停了一會兒,忍住了高潮,讓Roes換一個姿勢,她跪趴在床上,我從後面,這個姿勢很省力,很舒服,可以插得更深些,我用力地快速抽插,小腹與她的屁股撞擊著,發出‘啪、啪’的聲音,站人興奮,這個姿勢我不容易來高潮,可Roes卻比較容易來,很快就聽見她“啊!啊!”的大叫著,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於是深深地插進去,停住不動,可以感覺到她的私處在跳動,這樣休息了一會兒,我看她也累了,就讓她換回原來的姿勢,我喜歡這樣,她面對著我躺著,雙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跪著,這樣高潮很容易就來了,她翻過身,把兩只穿著高跟鞋的腳夾住了我的頭,雙腿彎曲,這樣也好,我可以聞到她高跟鞋的皮革香味,這讓我更興奮,快速地深深地抽插,讓Roes愉快到了極限。    “太棒了,啊!我受不了了!”    Roes閉著眼浪叫著,過了一會兒感覺我的高潮快到了,我有個習慣就是快到高潮時,嘴�一定要咬著東西,要不就覺得不夠爽,我對Roes說:“快把你的高跟鞋伸到我嘴�,我要射了!”    Roes聽話的把右腳連同高跟鞋伸進了我張開的嘴�,我含著,狠狠地舔著,“腳上用力!”我說。    Roes把腿繃直了,我用舌頭舔著她的鞋底、高跟,整只高跟鞋,我都瘋狂地舔遍,最後用嘴深深地含住那細細的高高的跟,儘量的把那細高跟完全含進去,細細的鞋跟頂在了我的喉嚨口,快速地,狠狠地抽插了幾下,高潮來了,拔出了寶貝。    Roes把她另一只腳伸過來,示意我射在她的高跟鞋上,急忙地一只手握住Roes的腳踝,一只手搓了幾下我的寶貝,一股白色的液體噴射出來,射到Roes的高跟鞋上,緊跟著又是幾股射出,渾身一陣陣過電的快感,太舒服了,太快樂了,太幸福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了,用力地吮吸著Roes的鞋跟,讓那細高跟在我嘴�抽插著,太滿足了,Roes用那只滿是我精液的高跟鞋搓揉著我的寶貝,用鞋跟撥弄著它,讓我打了幾個顫,真是餘興未了,一點也沒有想從嘴�拿出高跟鞋的意思,吮吸著,抽插著那細細的高高的鞋跟,好興奮。    過了好一會兒,Roes把腳抽了回去,一下子覺得嘴�少了什麼似的,正要追過去含住那要從我嘴�跑掉的高跟鞋,Roes卻把那只滿是精液的高跟鞋伸到了我嘴邊:“給我舔乾淨!”    Roes命令著我,我張開嘴讓那只性感美麗的小腳連同那要命的高跟鞋伸進我的嘴�,正好可以把整個鞋頭吞進去,吞到鞋底與高跟中間的弧線處,好象還沒有填滿我的嘴,我用力的儘量往�吞,直到無法再伸進,開始吮吸,Roes很配合,我吞的時候她的腳也在用力往前伸,吞到頭時,她就把腳慢慢地抽出來,她在用她的高跟鞋在我嘴�抽插豐,這是高跟鞋和嘴在做愛,我舔著自己的精液,要不是射在Roes的高跟鞋上我才不會舔呢!    舔了很久,把那只高跟鞋舔得乾乾淨淨,明亮照人,連鞋底都在發光,Roes滿意地抽回了腳,踏在床上,又伸過來另一只腳,卻不讓我舔,只是用高跟鞋的鞋尖,鞋底和那細跟在我的臉上蹭,蹭了一會兒,又用那尖尖的鞋尖在我的嘴唇上蹭,“不許張嘴,不許舔,就這樣,我喜歡。”Roes一邊蹭一邊說。    我點點頭,沒有張嘴舔。她用鞋尖蹭了一會兒,開始用她的細高跟在我的臉上輕輕地滑動,從額頭到下巴,蹭得我小寶貝又漲了起來,蹭了幾遍後,就在我的嘴邊蹭,從上唇到下唇,一邊蹭一邊說:“你的嘴很性感,你太捧了,讓我為你瘋狂,太棒了,好厲害!呵!呵!”    看著我又漲起的寶貝她笑了,“太厲害了吧!怎麼又起來了,不要了!”    說完用另一只高跟鞋的尖踢了一下。    “吻一下我的鞋底。”    Roes說著,繃直腳尖,我吻了一下她的鞋底,“還有鞋跟。”    她又勾了腳尖,這兩個動作刺激的我好興奮!我吻了一下鞋跟,“還有這只也吻一下!”    我又吻了另一只高跟鞋的鞋底和鞋跟,Roes很滿意,看著她乾淨的發光的高跟鞋說:“舔得真乾淨,這麼亮,以後我的高跟鞋髒了就讓你給我舔,呵!呵!”    說完她從床上下來,開始穿衣服,穿好了內褲後,開始整理她的絲襪,搓了幾下,擡起頭說:“過來,跪在我的腳下!”我聽話的從床上下來,跪在她的腳下,“把頭低一點。”    我低下頭,她擡起一只腳踏在我的頭頂,開始整理絲襪,整好這只,她放下腳,又擡起了另一只腳踏在我的頭頂,那高跟就在我的兩眼中間,舔又舔不著,真是折磨人,整好後,她放下腳,坐在床邊穿裙子,都穿好了,讓我轉向她跪好,她用兩只高跟鞋踩在我的肩膀上說:“餓了吧!想吃什麼?我弄給你!”    “什麼都行。”我回答著。    “好吧!”Roes放下了腳,站起來,“你休息會兒,好了我叫你!”    說完走出了門,到門口時說:“你真得很棒,很厲害,起來吧!”說完走了。    我從地上站起來,沖了澡,漱了口,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一切,確實爽,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當然,這次在夢中,Roes也變成了我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