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三月的雨,就如同少女的眼淚一樣,柔柔的來,緩緩的去。雨後大有詩意。

��小河伴著一片郁郁蔥蔥的草地,幾棵青青楊柳樹在河岸邊成一排。一名落魄

少年懶懶的靠在楊柳樹干上,他身穿一件破舊不堪青衣,腰間挂著一把破劍,黝

黑的臉寫滿了滄桑,頭發亂得像雜草一般。

��他將手枕住頭,眼睛半眯著望著天空,陽光透過楊柳的枝葉射在他的臉上,

使他的臉發出寶石的流光般的夢幻色彩。

��忽然一陣涼風吹過,柳樹頓時獵獵做響,幾絲柳葉被風吹落,飄到了他的臉

上。少年輕輕拂去臉上的柳絲,扶著樹干緩緩站直了身子,口中喃喃念到∶“是

時候了。”

��少年左手按住劍柄,霎時間似變了個人似的,全身的蕭瑟落魄之意全都消失

了,一股意氣風發的英氣逼人而來。

��但聽見“嗆”的一聲,少年將劍抽出,左手持劍,劍尖指向大地。頭向上揚

起,雙目睜大,一股像冰刀般的寒洌之氣從眼中射出。他右手成掌,緩緩揮出,

在空中化了個半圓,然後化掌爲拳,收在腰際。口中猛得一聲大喝∶“起手。”

楊柳上一只燕子被聲音驚嚇,“嗖”的一聲沖向天空。

��少年左手劍平平蕩出,手腕用力顫動,連抖出幾個劍花,劍花越化越大,變

成劍圈。少年輕叱一聲,手臂暴長,劍尖從劍花中刺出,再往下直劈下去。

��春風好像被這路劍法帶動了一般,吹得更緊了,大片柳絮被風吹落,紛紛灑

灑飄落下來,在空中舞動。少年劍隨人起,人隨風舞,轉眼間唰唰使出了七、八

招,但見柳絮紛紛變成兩半、四片、八塊。風兒吹過,竟似隆冬大雪,漫天飛舞。

��“破劍式!”少年喝道。他將劍換到右手,以肩爲軸,手臂爲半徑,自前向

後化個圓圈,待化到圓圈頂點時,把劍松開,劍直飛上天。少年雙眼緊叮住半空

中的劍,待劍落到頭頂時,左手化拳爲掌,掌緣外切,向上一揮,掌切劍刃,篷

的一聲,劍竟斷做兩截。

��少年眼光掃過左手,只見掌緣稍稍發紅,少年眼中掠過一絲痛苦之色,隨即

平複。吱溜溜一個轉身,面向一棵碗口粗的小楊柳。

��“亢龍有悔。”少年扎穩馬步,氣運丹田,左手�一個圓,收于腰腹,右掌

平推,擊在楊柳干樹干上。但見楊柳樹一動不動,少年的右手卻一片通紅。

��少年臉痛得扭曲,眼光中卻露出喜悅的光芒,興奮的叫道∶“快練成了。”

一時得意忘形,竟手舞足蹈起來。

��正在這當兒,一聲甜美的聲音從少年身後傳過來∶“表哥,你看武打書看得

發顛,又在練武啦。”

��“琴丫頭,你別來煩我,我練武正到緊要關頭,你別來搞得我走火入魔。”

��“嘻嘻,表哥,你又發邪性啦,我去告訴云姨,叫她管教你。”

��“你敢告訴我媽媽,小心我揍你。”少年轉過頭來,看見表妹正走往回家的

路,忙向她追去。

��表妹聽見後面的腳步聲,知道是表哥追過來了,忙跑起來,一路跑,一路發

出一串鈴兒般的笑聲。

��“表妹,別跑,我給你看一樣好東西。“少年一面急追,一面利誘表妹。

��“呸、呸、呸,我才不信,你只會騙我的東西,還會有好東西給我?你上次

拿我的洋娃娃還沒有給我呢。”表妹反而跑得更急了。

��少年到底比表妹大兩歲,急步跑到少女跟前,一把抓住少女的裙子,少女大

叫一聲,只得停步。

��少年忙將手抽回。少女望著他,“咦”了一聲說道∶“你的臉怎麽這麽黑?

哦,定是想扮個落魄的俠客是不是?”

��“表妹,先別說那麽多。洋娃娃我等會就給你,你就別跟我媽說我練武的事

了好嗎?”少年軟聲求道。

��“不行。云姨說過你好多次了,叫你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要去看什麽

武俠書,你偏不聽。看完還去練什麽獨孤九劍、降龍什麽掌。上次被云姨看到,

臭罵你一頓,你不是發誓不再練了嗎?這次被我抓到,看你跟云姨還有什麽話好

說。哼,說話不算數的小子。”說完小嘴一撇,一臉不屑的樣子。

��少年被說得一臉通紅,但又有手柄在表妹手里,不敢發作,直得強忍怒氣,

勉強笑著說∶”表妹,你是不知道。其實世上真有許多神奇的武功,否則就算金

镛先生再怎麽妙筆生花,也不可能寫得如此詳細周密,除非是身臨其境。”

��“狗屁,狗屁,什麽金墉銀镛,全是放狗屁,若真是如此,那什麽狗屁金镛

怎麽不去練幾招,再到到奧運會上發些財回來。“表妹連連搖頭。

��“琴操,你一個姑娘家怎麽狗屁不斷,沒有一點大家閨繡的風�。人家金镛

已經是個大財主了,會在意那些小錢?哼,我不妨告訴你,我的降龍十八掌已經

快大功告成啦。”

��琴操聽見少年羞辱她,小臉氣得都變紅了,也直呼其名恨聲說∶“心生,你

真是發顛啦。看你手掌一片通紅,還在這死撐,是不是打樹打的?你的什麽掌呢

?怎麽沒有把樹砍倒?”

��心生聽了,卻不生氣,反而笑著說∶“琴丫頭你到聽話,叫你不說髒話你就

改好,嗯,丫頭可教也。我告訴你,降龍十八掌快練成時,能手擊物而物不動。

想當年郭靖郭大俠練了半年才能有此境界,我才練了三次,便能練到這個地步,

真是個練武奇才啊!”

��琴操氣得連連跺腳,沖著少年說∶”你少臭美,剛才我在你的身邊看到兩片

斷了的木頭,一定是你又剝了樹皮當劍使。你不是很有本事嗎?去拿條鋼管弄成

兩半呀?”

��心生本來就有些怒火,現在被表妹當面只指段處,更是惱羞成怒,說∶“表

妹,你別不始擡舉,我習武多次,功力不淺,你要是真的惹惱了我,小心我掌下

無情,辣手催花,大義滅親┅┅”

��琴操沒等少年說完,已將微微隆起的胸膛挺了上去,口中只嚷著∶“好啊,

你動手啊,你只要敢打我一下,云姨就會打你十下,我媽也會打你,哼,到看誰

吃虧多一些。”

��心生見少女如此厲害,又知道她所說的不是假話,不得不氣餒下來,只得拉

下臉皮柔聲的說∶“表妹,你放過我這回,我以後一定聽你的話,好不好。”

��琴操甚是得意,笑著說∶“真的嗎?”

��心生正色的說∶“我們江湖中人最看重信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馬難追,

表妹你放心,今天你交了我這個朋友,日後你若有什麽危險,我一定爲你抛頭顱

,灑熱血,鞠躬盡瘁,死而後矣。我們江湖漢子爲了朋友,自當兩肋插刀,別的

什麽也顧不了啦。”

��琴操一聽,笑得直不起腰,笑了半天,總算停住了,她也學著少年的江湖口

氣說∶”不錯,少俠果然是同道中人,少俠當真今後聽我的命令?”

��“本人一諾千今,決無戲言。”

��“少俠果然是正人君子,白道中人,好,我現在先吩咐你一件事,到看你做

不做得到。”

��“表妹請說。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無不從。”

��“好,果然快人快語,你且先和我去見云姨吧。”

��心生一聽,先是一楞,接著便惱了起來,大聲抗議∶“表妹你┅┅你怎麽能

夠提這個要求。”

��琴操嬌笑著說∶“本來就是你叫我命令你的呀。現在我提出要求,你又要耍

賴,還好意思來怪我。”

��少年不禁腦中一片混亂,雖聽見表妹說得有理,但又隱隱覺得有什麽地方不

對勁。頓時呆呆的站著。

��琴操笑得更厲害了,指著心生說∶“你怎麽啦?難道是給人點穴道不成?嘻

嘻,既然如此,那只有我親自去告訴云娘你的好事啦。”說完便又往家中走去。

��心生一見琴操走開,頓時醒過來,忙伸手去抓。但琴操已經先邁開一步,這

一抓之下,又抓住了琴操的裙子。琴操本是背對著心生,沒有想到心生會又捉她

,加上心生又抓得太急,但聽見滋的一聲,琴操的裙子被了下來,裙口也被撕開

一個十厘米來長的口子。

��琴操又羞又急,淚珠兒在眼眶中直打轉,呆了半響,終于“哇”的一聲哭了

起來。

��心生一時手足無措,站在一旁,呆呆的望著琴操。

��琴操哭了半天,感覺周圍沒有一點動靜,便以爲心生走了,心中更是氣惱,

擡頭一看,卻見心生正呆呆的望著她,臉兒不由一紅,嗔著說∶“你┅┅你看什

麽?”

��心生聽見她突然說話,嚇了一跳,吱吱唔唔的說∶“沒┅┅沒看什麽。”

��其實琴操是冤枉心生了,心生質�少年,那會像筆者新人一樣見著漂亮妹妹

就見色起意。他只是見到表妹哭個不停,便盤算著如何將表妹安撫下來,讓她不

去向媽媽告狀。

��盤算了半天,心生忽然靈光一閃,想起“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古訓來。

于是打起十二分的款款柔情,對琴操說∶“表妹,你真好看。”由衷之情溢于言

表。

��心生此言雖是應付之辭,卻也所言非虛。但見琴操柳葉眉,丹鳳眼,眼中淚

光漣漣,恰是一潭春水被風吹動,波光粼粼。長長的睫毛上挂著滢滢淚珠,讓人

心疼不已。櫻桃小嘴微微嘟起,一付楚楚可憐的委屈樣子。

��她上身穿著一件青綠色毛衣,胸前繡著一對燕子,在突起的乳峰襯托下,燕

子好似要飛起來一般。毛衣收束在可盈盈一握的蠻腰上。再往下便是渾圓的臀部

,由于裙子已經被拉下,可見豐腴的屁股上的皮膚潔白細嫩。一件粉紅色的內褲

窄窄的保護著幽谷,讓人暇想萬千。

��琴操聽到表哥稱贊她的容貌,羞惱的心中又滲入一絲甜甜的喜悅之情。細聲

說∶“我真的好看嗎?比你的金镛書還要好看嗎?”

��心生把金镛當作自己的偶像,但又不敢得罪表妹,只得說∶“都好看。”

��“哼,那些武俠書只會打打殺殺,又有什麽好看的,”琴操見表哥不肯進一

步誇獎自己的美貌,又不高興了,“我就知道,有人的書比金镛的好看十倍、百

倍。”

��“絕對不可能。”心生一臉的不相信。

��“上次我聽見云姨跟我媽媽說,在東海上有一個蓬萊仙島,島上有一個玉莖

仙山,山上有一個後庭花洞,洞中有一群仙人,聚在一起辦了一個傳真義,講奧

義,述至真至善的人生極樂速成班,可過了幾千劫後仍無人報名,遂又改名情色

文學區。改名之後,報名者幾乎要擠破門檻。衆仙人一時間應付不過來,便在徒

弟挑選幾位佼佼者,命他們在因特網上開了一個虛擬的情色文學區。情色文學區

的好文妙文不計其數,比金镛的那廖廖幾本破書強多啦。”

��心生聽表妹一口氣說這麽多,又聽見是媽媽說的,不由相信了幾分,試探的

問琴操∶“真的嗎?你又沒有見過。”

��“我沒見過,可云姨和我媽媽都看過啦,她們喜歡得不得了。云姨說情色文

學區中的高人不計其數,比如其中一個叫凡夫,他寫的文章情景交融,搞得人心

癢癢。你想,寫書能寫得人看了心癢癢,這需要何等的文學功力啊!”

��“真的那麽曆害?”心生半信半疑。

��“那還有假,云姨說除了凡夫,還有很多高人,只是她們剛去不久,還不太

了解其他高人的名字。她們還說以後要多多的看,好好的自摸。”

��“哇靠,那些書這麽厲害,竟能引的我媽媽打麻將。”

��“那可不,我媽媽還說可惜我爸爸和你爸爸死得早,害得她們看了情色文學

區的小說後,只有天天自慰。表哥,她們天天自慰,一定是怕別人來搶她們的小

說呀,那些小說的珍貴可見一斑。”

��心生聽表妹吹的神乎其神,心中信了一大半,可口中仍然強辨說∶“既然那

麽好看,你怎麽不去看?”

��“我媽媽不準,她說那些小說都是什麽成人小說,要等我破瓜之後才能看。

哼,說些聽不懂的什麽破瓜話,明明是不肯讓我看,還要我天天給她買紅蘿卜止

癢。”

��“啊?花姨用紅蘿卜止癢,可我媽媽卻告訴我香蕉可以止癢。”

��“誰知道她們搞什麽鬼。嘻嘻,其實我已經偷偷的看過幾本情色文學區的小

說啦。”

��“真的,說說好看嗎?講些什麽?”心生聽見表妹吹得如此厲害,早就暗暗

下定決心要弄幾本去看看,一臉羨慕的望著表妹。

��“當然好看┅┅不過,我看不太懂。”

��“唉,你就是沒有文化,連書都看不懂,還不如拿來給我看看。”

��“哼,你就看得懂?你說書上說的什麽陰莖陽莖是什麽?”琴操一臉姣嗔。

��“真是無知小丫頭,連這都不知道,陰莖陽莖都是指這兒。”心生指著褲裆

處說。

��“鬼才信你,書上說陰莖陽莖都是凸出來的。”琴操搖著頭說。

��“你這個大白癡,難道你那兒是凹進去的?”

��“我的是凹進去的呀。你┅┅你的是凸起的?”琴操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小丫頭你搞什麽鬼,你的是凹進去的,那你灑尿豈不會全流在褲子上。”

��“你才在騙人,我的那兒有兩個小洞,用力一使勁就可以噓噓,你的可有洞

嗎?”

��心生感覺表妹不是在騙人,心里非常奇怪,說∶“我的沒有洞,但灑尿沒有

問題啦。哦,對了,我的還有兩個蛋。”

��“啊?!”琴操一聽,吃驚的捂住小嘴,呆呆的說不出話來。

��兩個不知人事的小子,初次聽到兩性的差異,竟呆呆的不知所措起來。

��上回說到兩個無知小子初聞兩性的差異,大吃了一驚,他們以後的情形如何

呢?你如果有興趣,且聽新人繼續胡吹┅┅嗯,應該是繼續描敘。

��兩人發了半天呆,心生總算回過神來。對表妹琴操說∶“我們都是人,怎麽

可能陰莖不一樣呢。我不信,你除非你把內褲脫下來給我看看你那兒。”

��“你真是個幼稚兒童,情色文學告訴我,男人噓噓的地方才叫陰莖,女孩子

的應該叫桃花源地。”琴操撇著小嘴說。

��心生一心想知道琴操那兒是怎麽的不同,忙說∶“好,好,好。你說的對,

你快脫下褲子讓我看看先。”

��琴操想答應,可又覺得不好意思,羞羞的說∶“我┅┅我┅┅我給你看了,

你可不能告訴我媽媽。”

��“No Problem啦,你快一點呀。”心生已經急不可耐了。

��“還是不可以給你看,你先給我看看你那兒。”琴操已是羞得滿臉通紅。

��“你這個丫頭怎麽說話不算數,你懂不懂lady first呀。好啦,我先給你看就

是啦。”心生說完就準備解開褲子。

��“咦?!”琴操突然發出詫異聲。

��原來心生爲了練武,衣服穿的很薄。剛才和琴操的一段對話,加上琴操的春

光外泄,話兒早就不知不覺的立了起來。頂得褲裆處豎起了一個小帳篷。

��“你那兒怎麽啦?怎麽突然變得這麽大、這麽高呢?”琴操望著心生褲裆處

顫著聲音說。

��“我的陰莖常常硬起來呀?這又有什麽奇怪?你的難道硬不起來?”

��“我的┅┅我的是個洞洞,怎麽硬呀?真的好奇怪,你把褲子拉下來給我看

看。”

��心生脫下了褲子,指著勃起的陰莖,對琴操說∶“表妹,敬請欣賞,無須交

費。”

��琴操瞪圓眼睛向心生的陰莖看去,只見陰莖皮潔白如玉,皮上縱橫交錯著幾

道青紫色的靜脈,乍一看去,好像是一根白玉石上雕著數條青色蟒蛇。龜頭上則

是赤紅一片,受著春風的涼意,正在微微顫動。陰囊也因爲受冷,收縮得很厲害

,將睾丸包裹得緊緊的。

��琴操看了一眼,沒有想到表哥的陰莖竟如此模樣,跟自己的陰部完全不同,

不由的害怕起來,嘤的一聲,撲到了表哥的懷里。

��“傻丫頭,這有什麽好怕的,”心生摟著琴操說,“你的什麽桃源聖地呢?

快給我看看。”

��“我不要,你的陰莖如此雄偉挺拔,看了我的那兒,你一定會笑話我的。”

琴操把俏臉兒蒇在心生的胸膛,忸怩的說。

��“好妹妹,做哥哥的怎麽會笑話妹妹的好東西呢?快給我看看啦。”心生讓

琴操火熱的身體依偎著,感到一股燥熱湧遍全身,把琴操摟得更緊了。

��“不要啦,好哥哥,你放過妹妹吧,”琴操正在軟聲哀求,突然感覺到一根

硬東西頂在自己的內褲上,頂得自己一陣酸麻,“哎喲,表哥,你的陰莖頂得我

不舒服。”

��“沒事,等會兒就習慣了。”心生口中雖如此說,心中卻想∶‘管你舒不舒

服,我舒服就好。’

��“你欺負人家。我不跟你好啦。”琴操推開心生,纖纖細手在陰莖上重重的

打了一下。

��“哇靠,你想謀殺表哥呀?痛死我也。”陰莖被琴操打了一下後,隱隱發痛

,慢慢的軟了下去。

��琴操又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蹲下身子,仔細觀察琢磨起陰莖來。

��“表哥,你的陰莖是金箍棒嗎?怎麽可以如此收縮自如,真是令我歎爲觀止

啊!”

��“哼,我要是真的有金箍棒,就一棒打死你這個小娘皮。”心生伸手撫慰這

受傷疲軟的小弟弟。

��“表哥,你真的很痛呀?對不起啦,你原諒你表妹這次好不好哩。”

��“那能這麽容易原諒你,除非你親親我的陰莖才行。”

��“喂,表哥,你也太誇張了吧,那兒是你小便的地方,我怎麽親呀。”

��“哼,我就知道你不敢。”

��“我不敢?你見鬼啦,我怕什麽,親就親,不過你把陰莖洗乾淨先。”

��“表妹,你別轉移話題了,我就知道你不敢。”

��“我會不敢?”

��“你本來就不敢。”

��“你再說一句!”

��“說一萬句也是你不敢。”

��“好,我親。”琴操受不了心生的激將法,張口向陰莖吞去。

��心生一見,往後退了一步,笑著說∶“表妹,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不妨

實話告訴你,我乃是練武之人,所習武藝中有一種叫‘童子功’,須要一生不近

女色才行。”

��琴操擡起頭來,眼眶中卻已是淚水漣漣。原來她剛才被心生激得去做違心的

委屈事,早已經十分的傷心,哽咽著對心生說∶“你這個神經病,連武打書上的

武功是假的都不知道,還‘童子功’、‘處女劍’什麽的。”

��心生聽到‘處女劍’三字,心念不由一動,想起了‘神雕俠侶’中的‘玉女

劍法’,心中暗討∶“玉女劍法比童子功厲害多了,不如改練玉女劍法吧。但玉

女劍法需要二人合修才行呀。只有請表妹幫忙了。”

��想到這里,心生爲了贏得表妹的歡心,便學起了楊過的勾引手段來。

��“表妹,我想親親你的眼睛。”心生輕輕將琴操摟在懷里,柔情無限的說。

��“我不要來。”琴操口中雖如此說,心中卻已經暗許。正所謂異性相吸,琴

操剛才在心生懷中躺著,感到非常舒服,少女情懷已經被撩起,心中柔情無限。

��“表妹,我只親一下,求求你啦。”心生學足了楊過的手段,將嘴唇慢慢向

琴操的眼睛湊過去。

��琴操這是第一次被男人親,雖然只是眼睛,但已經緊張得心跳不已。長長的

眼睫毛不停的抖動,淚水漣漣的眼眶卻早已經被眼�遮住了。

��心生將嘴唇映在琴操的美眉上,笑著說∶“咦?怪事。表妹,我的胡子怎麽

到你的臉上來了,你幾時偷的呀?”

��“表哥你┅┅你還笑話我,你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怎麽會有胡子?”

��“我比你還大兩歲,要是我是乳臭未乾,那你豈不是個黃毛丫頭。”

��“我┅┅我才不是黃毛丫頭呢!”

��“你不是?那還有誰是?”

��“黃毛丫頭的胸脯都是平平的,我的胸脯比她們高多啦。”

��心生親吻著琴操的眼睛,心中湧起一種憐愛之意,將琴操緊緊的摟抱住,用

舌頭輕輕撐開琴操的眼�,吮吸著眼眶中的滢滢淚水。

��琴操見心生如此愛憐自己,不禁一腔柔情全給了心生。嬌軀也漸漸軟了下來

,緊緊的靠在心生身上。

��“表哥,你真好。”琴操喃喃的細語。

��心生緩緩的把嘴唇往下移到琴操的小巧鼻粱上,輕輕的咬著柔軟的鼻尖。呼

出的熱氣噴在琴操臉上,讓琴操的心燃燒起來。

��“表哥┅┅我好舒服┅┅”琴操被柔情驅動,慢慢的踮起腳,將頭向上仰起

,不由自主的搜索著心生的嘴唇。

��心生也將頭低下,迎合著琴操的芳唇。終于兩片烈唇吻到了一起。心生把表

妹的香舌含在口中,自己的舌頭在表妹的口中攪動。

��這一吻也不知吻了多久,兩片烈唇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心生在和琴操的一吻中,體會到了從未體驗過的愛慕之意,頓時領悟了楊過

和小龍女之間堅貞不屈的愛情,輕輕的在琴操的耳邊說∶“琴操丫頭,我喜歡你

。你喜歡我嗎?”

��琴操正是豆蔻年華,內心期待著一位多情公子來憐愛她,聽到表哥傾吐心聲

,芳心又是激動,又是緊張,又是喜悅。只覺得自己的心兒已經蕩到了天上,身

子已經飄到了天空一般。

��良久,良久。琴操才從動蕩的心情中醒過來,將柔若無骨的嬌軀依在心生的

胸膛上,用無聲的行動表達著自己的萬般�意。

��“表妹,我好高興。”心生撫摸著琴操的秀發說。

��“我也是。”

��“表妹,我爲了你,以後再也不去練武啦。”

��“表哥,你要是真的喜歡練,我也不會阻止你了。”

��“表妹,既然我倆已經互通心曲,我就實話跟你說吧。我又不是傻子,哪會

去相信武打書上那些虛構的武功。我只是爲了引起你的注意,才裝傻去練武的。”

��琴操一聽,驚訝不已,說∶“寫文章的新人前面一直把你寫成一位練武成癖

的傻小子,現在你這麽一改,叫他怎麽自圓其說呀。”

��“表妹,我們快活我們的,管他什麽新人舊人的干嘛,對了,你剛才說胸脯

隆起,卻是爲何?”

��(新人旁白∶心生這個王八蛋,他釣上琴操還不全靠了我,真TMD見色忘

友。這叫我如何向讀者交代。讀者大老爺,新人的小說您不必看得太認真仔細,

如發現有驢唇不對馬嘴的地方,笑一笑也就完了。)

��“我也不知爲何,只是近兩年來我的胸脯上突然多出來兩塊肉彈,而且越長

越大,越長越高。媽媽告訴我那叫乳房,別號波波。”

��“真的如此神奇?表妹,讓我看一看,我們一起研究一下可好?”

��“不行,我媽媽說這兩個東西不可以給男生看的。”

��“可我不是外人呀。好吧,我不勉強你,你讓我隔著衣服摸一摸行嗎?”

��“好吧,但你可要小心摸哦,我的波兒很敏感的。”

��心生將雙手探在琴操的肩上,再滑落下來,沿著琴操胸部的斜坡滑上峰頂,

頓時一種柔軟溫鑫的感覺充滿手心。

��琴操被心生吻一下已經是激動得厲害,這下被心生撫摸乳房,更是緊張的似

乎連呼吸都沒有了。當心生的手滑到乳峰時,琴操的身子猛的顫抖一下,整個人

像無法站穩一般,搖搖欲墜,心生忙從琴操的背後抱住琴操,然後雙手繼續攀登

高峰。

��琴操感到心生的雙手溫柔的揉動著自己的雙峰,一絲又一絲的快感從乳房上

傳遍全身。乳房好似發酵的饅頭一樣,越變越大,越柔越硬。心中好似一團火燃

燒起來了,燒的全身發熱,額頭上也滲出了滴滴香汗。

��心生感到手中雙乳變大變硬,好生奇怪,好想看一看乳房的廬山真面目,眼

珠一轉,生出一計,在琴操耳旁說∶“表妹,現在已經快到中午了,你一定熱了

起來,何不脫下幾件衣服涼快一下?”

��琴操此時已經心神迷醉,口中迷迷糊糊的說∶“嗯┅┅嗯。”

��心生一聽,事不疑遲,馬上雙手往下一探,抓住琴操上衣下擺,再往上一扯

,將琴操的上衣全都脫了下來。

��琴操哇的一驚,忙將雙手遮住雙乳,顫聲說∶“表哥,你┅┅你好壞。”

��心生握住琴操遮在胸口的雙手,柔聲說∶“表妹,我愛你,你讓我看看你的

寶貝波兒好嗎?”

��琴操剛才在心生的撫摸下,已經被揉的浪意上湧,再加上心生的甜言蜜語,

內心的防禦不由的瓦解了。

��心生輕輕的撥開琴操的雙手,一對巧奪天功的乳房現入眼中。

��兩個乳波像是剛出爐的雪白細嫩的饅頭一樣,又好像一對潔白無暇的純白色

乳鴿,乳峰上的胭紅兩點,好似在乳鴿上畫上了眼睛,讓乳鴿有了生命,要從琴

操的胸口飛出去一般。嫣紅的乳頭在春風的涼意中微微收縮,好似成熟了的紅櫻

桃,正在待人采摘。乳頭襯上粉紅色的乳暈,又好似三月中的鮮花,美麗動人,

再襯上高聳的乳房,又好似玉帝蟠桃會上的仙桃,讓人垂涎欲滴。但那仙桃又哪

里有這對玉乳中發散的淡淡的處子清香呢?

��心生看到如此嬌美動人的乳房,整個人都看呆了,口中啧啧贊道∶“沒想到

表妹的波兒竟如此的神奇,真是不看不知道,女人真奇妙啊!”

��琴操羞得將俏臉兒蒇在心生的胸口,久久不敢擡頭。又聽見心生誇她的乳房

美麗,心里甜絲絲的。

��“表妹,你的波兒無論色澤還是香氣,均數極品,卻不知味道如何,不妨讓

我來品嘗一下,鑒定鑒定。”說完,將頭深深的埋在琴操的乳溝中,再從乳溝一

直舔到乳頭,一路上含、咬、舔、吹,各種口技靈活應用。讓琴操感到全身快感

不斷,越來越興奮,嬌喘著說∶“表哥,我┅┅我的乳房好漲,求你輕點咬,我

的乳頭禁不得用力。”

��心生一直親到口中充滿異香,琴操連連求饒後,才萬般依戀的將嘴唇移開琴

操的玉峰,贊許的說∶“表妹,你的波兒果真是色、香、味具全,我以後再也不

吃菜了,肚子餓時只須盛碗白飯,然後以你的乳波爲菜,定能吃得飽飽的。”

��琴操聽了,不由哧的一笑,說∶“你吃我的乳房,我也要吃你的。”說完,

將心生的青色外袍脫下,頓時心生便只剩下一條內褲穿在身上。

��“真是怪事,表哥你的下面如此挺拔,胸前卻怎麽什麽也沒有呢?”琴操望

著心生平坦的胸脯問道。

��“如此看來,男人和女人的身體確實有不小的差異啊!”心生恍然大悟的說

,“那不知表妹你的什麽桃源盛地又是怎樣一番模樣呢?且讓我欣賞一下吧。”

��“不行。媽媽說了,那兒是女人的最後一道防線,要在洞房之夜交給自己的

丈夫。”

��“表妹,這就是你不對了。我們明明約定互相觀摩,我也已經把陰莖給你看

過了,你怎麽不守諾言呢?再說我們兩個已經互定終身楊柳岸邊,將來我一定會

成爲你的丈夫的。”

��琴操雖然深愛心生,但母親的諄諄教誨不敢違抗,又加上少女怕羞的天性,

于是堅決而有力的拒絕了心生的要求,說∶“表哥,今天你別看了好嗎?等到洞

房花燭之夜的時候,我一定讓你看個夠。”

��心生說∶“你這丫頭好不懂事,洞房花燭夜難道我只是看看這麽簡單?告訴

你,花樣多著呢。現在我只是看看還不行?”

��琴操被心生一逼,眼中又是淚水兒打轉,哭著對心生說∶“表哥,我一個姑

娘家的,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到入洞房那天,我任你蹂躏還不行嗎?”

��心生見硬來不行,只得另想辦法,溫言說∶“表妹,對不起,是我說錯了。

你一直靠在我身上,我身子乏了,但你又全身軟綿綿的站不穩,現在正是陽春三

月,草兒長得綠油油的,你何不躺下來休息一下。”

��琴操聽到心生這麽說,才想到自己一直靠在心生的身上。她對心生本已經有

歉意,這下讓他受累,更是于心不安。便依心生之言,緩緩的躺在草地上。

��心生也側躺在琴操的旁邊,左手繼續撫摸琴操的妙乳,右手卻悄悄的放到琴

操的大腿上撫摸起來。琴操的大腿皮膚非常細嫩,滑得溜手,微微發出熱氣。

��琴操被心生的手上下合擊,更是浪意湧動,她上身赤裸,被春風吹得發涼,

又被全身遊走的燥動感撩動,嬌軀不停的顫抖,神志也漸漸迷糊起來。

��心生的右手不滿足只在琴操的大腿上活動,慢慢的向琴操的幽谷之處發起攻

擊。

��琴操在心生的淩厲攻擊下,感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刺激。從心生的手在自己

的胴體上撫摸過的地方,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快感,快感像是海潮一般,一波又一

波的撲向琴操的心房。使得琴操全身軟弱無力,根本無法回避心生的撫摸。只有

拼命夾緊大腿,讓心生的手無法探入自己的聖地。

��心生見無法將手插進琴操的大腿,也不著急,只是用手指甲輕輕的刮琴操的

大腿內側,癢得琴操嗤的一笑,大腿的肌肉稍稍放松一點,心生趁虛而入,將手

插入琴操的大腿,蓋在琴操的粉紅色的內褲之上。

��琴操啊的一聲驚呼,連聲說∶“表哥,不┅┅不可以的。”心想用手推開心

生,可全身又沒有一絲力氣,心里也隱隱有些舍不得。

��“表妹,你放心,我只是隔著你的內褲摸一摸,好嗎?”心生一邊安慰琴操

,一邊將琴操的裙子翻到上面去,讓琴操的玉腿和內褲完全顯露出來。

��琴操聽到心生如此說,稍稍放下了心,嘟著小嘴說∶“表哥,你只準隔著我

的小內褲摸摸我的寶貝,可不準打開看哦。”

��“安啦,表妹。”心生說,“不知韋小寶的十八摸中可有這調調兒。”

��語畢,心生將右手放在琴操的小腹上,左手在琴操的內褲上輕輕遊動起來。

剛才在撫摸琴操的乳房時,由于乳房已經發硬,相比之下,琴操陰部的手感柔軟

得多,心生開始時曾聽琴操說起自己的陰部有兩個洞,便用手仔細探索,可怎麽

也摸不到,心里不由奇怪。

��心生這一番密洞探索,可讓琴操大受刺激。她口中的聲音已經不似開始時那

樣還可以分辨出‘嗯’、‘啊’的區別,此時已是只有鼻中的悶哼聲,同一種聲

音,只是聲調不停的變化而已。幾乎全部赤裸的雪白侗體像一條蛇一樣在綠油油

的草地上不停的扭動,雙腳也在不停的絞動,一會兒擺到左邊,一會兒擺到右邊

,真可謂是無立足之地了。

��心生見用手摸不出什麽名堂來,便雙手扶住琴操修長的玉腿,雙腿跪下,將

頭探到內褲上,想品嘗一下琴操幽谷的味道,可惜隔著內褲,無法舔拭,只得聞

聞幽門中發出的誘人香氣,過過乾瘾。

��突然琴操一聲尖叫,全身像猛然生出力氣來,雙腿拼命夾住心生的腦袋,身

子在草地上拼命的搖晃,雙手都緊緊抓住一撮青草,乳房硬得像石頭一般,乳暈

變的更大更紅,嫣紅的乳頭顔色更深了,就像熟透了的櫻桃,即將掉下來似的。

小腹上現出點點紅斑,點綴在雪白的皮膚上,煞是好看。發出的聲音已經完全不

成語調,時而高亢入云,時而悄無聲息。臀部一次又一次往上頂起,將陰部緊緊

擠在心生的臉上,玉門有節奏的翕張,將一股股浪水噴射到內褲上。

��原來在心生不斷的挑逗刺激下,琴操已經達到了性高潮。琴操發狂似的扭動

了越約十多秒鍾,突然又全身虛脫,夾住心生的頭的玉腿也松開了,靜靜的躺在

草地上,如果不去看琴操不斷起伏的胸膛,她整個人就像是死去了一樣。

��琴操陰道噴射出的淫水雖然被內褲擋住,但由于心生的頭被琴操的大腿緊緊

的夾住,加上琴操的臀部不斷的向上挺起,使得心生的臉緊緊的靠在琴操的內褲

上,仍是弄得滿臉是水。心生的頭也被琴操夾得發痛,一時間心生沒有搞清楚到

底是個什麽狀況,呆呆的楞住了。

��待呼吸漸漸平複下來,琴操才悠悠轉醒,看到心生正在發呆,便嬌嗔著說∶

“表哥,都怪你,搞得我都要死了,還有,你看我媽媽昨天才給我買的新內褲,

一下子就被你弄得濕淋淋的。”

��心生聽到琴操說他,也回過神來,說∶“你的褲子濕了怎麽能怪我。也不知

道你的桃花源地哪里來那麽多的水,難道是你灑尿?可又不太像。你剛才到底搞

什麽飛機呢?搞得我一臉的水。”

��“都是你壞,是你不好,”琴操一臉的嬌羞神態,嗔怪心生說∶“你把人家

弄成這樣,還要怪人家,我不來,你賠我的內褲。”

��“好,好,好,我等下新買條高級內褲給你,好啦吧,親親表妹。”心生一

邊說,一邊突然將琴操的內褲脫了下來。

��“哇┅┅”琴操一直把自己的陰部當作自己最寶貴的地方,決不許別人觀看

,卻被心生脫下了內褲,頓時大哭起來,叫道∶“壞表哥,臭表哥,你是世界上

最壞最壞的壞蛋。”

��“不是的表妹,我是關心你,看見你的內褲濕透了,穿在身上的話怕你會著

涼。”心生口中安慰著痛哭的琴操,眼光卻直盯著琴操的大腿深處。

��頓時間,引人入勝的處女的桃源仙谷撲面而來┅┅

(第三節�乾柴烈火)

��上次說到心生突施詭計,把琴操的內褲剝下來,激得琴操大哭起來。新人真

是敗給心生和琴操這兩位乾柴烈火了,做愛做這麽久。他們快活,可害得新人連

碼了兩天的字。哼,這回一定要心生一泄如注。

��琴操一不注意,被心生剝下內褲後,俏臉羞得通紅,淚珠兒在眼眶里轉了幾

圈,終于流了出來。她將雙腿夾得緊緊的,心里一萬個不�意讓心生看到自己的

寶貝兒。

��“表哥,你┅┅你好壞,快閉上眼睛,不準偷看我的小妹妹。”琴操哽咽著

說。

��“表妹,虧你想得出,把你的桃源聖地稱作‘小妹妹’。”心生說。

��“它本來就像我的親妹妹一樣,在我寂寞的時候陪伴我,在我傷心的時候安

慰我。”琴操滿懷深情的望著自己的玉腿間。

��“表妹你那兒又不會說話,怎麽能安慰你呢?”心生望著琴操緊閉的雙腿,

除了一片柔軟卷曲、微微發黃的陰毛外,根本看不到什麽東西,便說∶“還不如

讓我來安慰你吧。”

��“我才不要你呢。我不高興的時候,只要撫摸著小妹妹美麗的臉暇,便會覺

得全身暖洋洋的,整個人也高興起來。”

��“哇,沒想到你的小妹妹竟有這麽神奇的功能。表妹,你能讓我也摸一摸,

高興一下嗎?”

��“表哥,別說我小氣,只是我的小妹妹天生十分嬌嫩,連我都不敢天天跟她

玩,你力氣大,會把小妹妹弄壞的。”

��“哼,還說不小氣。你那兒是個什麽小妹妹?連摸一下都不準,只怕是個劣

質玩具罷了。”

��“才不是呢。我的小妹妹有美麗的頭發,嬌小的鼻子,秀氣的小嘴,長得可

漂亮了。”琴操揚起臉,自豪的說。

��“小妹妹再漂亮,也一定比不上表妹你吧?”沒辦法,硬來不行,心生只好

使用糖衣炮彈了。

��“表哥,我真的很┅┅漂亮嗎?”琴操輕輕的低下頭去,羞聲問著。看來女

生對于漂亮兩字是百聽不厭啊。

��“表妹,無論怎麽形容,我也沒有辦法把你的美麗表達出來,我只能說如果

每個女人都長得像你一樣,我們這些臭男人就得斷子絕孫了。”

��“爲什麽你們會斷子絕┅┅什麽的?”琴操奇怪的問。

��“唉,要是世上所有女人都這麽美麗,那男人們都只有自暴自棄的份了,哪

還有勇氣跟你們談戀愛,更別提結婚生子了。”

��琴操聽完後,頭垂得更低了,心中也不知是害羞還是喜悅,一時間不知道說

什麽才好,只是用手輕拂著自己絨絨的陰毛,停了半響,才輕聲笑著說∶“其實

我的小妹妹長得比我還好看,你看她的頭發,又柔又亮,還有香氣呢。表哥,你

聞聞看。”心生一番花言巧語,馬上就有如此豐厚的回報,女生真是好騙呀。

��琴操的陰毛不似平常婦人般雜草叢生,長得短而茂密,陰毛尖稍微微發黃,

就像現代女性泄了色的劉海。陰毛被剛才琴操高潮時濺出的淫水滋潤著,晶晶發

亮,平平的鋪在琴操的小腹下面。咋看上去,就像秋天里金黃色的草地上閃爍著

晶滢的露珠。如果能夠靜靜的躺在這片金黃色的草地上,暖暖的曬著太陽,那一

定是人生的極樂之一吧。

��真是造化弄人,這金黃色的草地本是大自然的美景,卻長在了琴操潔白如玉

的侗體之上,讓琴操的身體在性感之外,又發散出一種詩意黯然的意境出來。心

生雖然不能躺在上面曬太陽,但豈會放過此等美景。他將頭埋到琴操的陰毛中,

頓時感歎世間竟有如此令人聞之欲醉的芳香∶初一聞,似蓮花的清淡,再一吸,

又似水仙的幽雅,又一品,更似玫瑰的濃郁。

��心生一邊聞著,一邊將琴操的陰毛含入口中,用舌頭細細品嘗,吮吸著沾在

上面的淫水,那滋味就像百花釀就成的美酒,又香又甜。心生心神具醉,渾然忘

了這是表妹的陰毛,竟以爲自己正置身于一個百花齊放的花圃中。

��琴操癢得快喘不過氣了,“表哥,你別用嘴巴咬我的小妹妹的頭發哩,我都

要癢死了。”邊說邊將心生的頭搬離自己的陰毛處。

��“表妹,你的妹妹怎麽這麽的香啊?我剛才都以爲到了花園里面。”

��“表哥,你有所不知,我的小妹妹爲我分擔了好多的憂愁,我當然也要好好

待她呀。我每天都用鮮花碾成汁來洗刷她的頭發,清潔她的鼻子,把她打扮得乾

乾淨淨,並喂鮮花釀成的酒給她喝,讓她茁壯成長,身體健康,能夠更好的爲我

服務。”

��“原來如此,難怪你的妹妹的頭發香甜誘人,而且黃黃的,可愛極了。”

��“小妹妹的頭發當然可愛啦,但還比不上小妹妹的鼻子和嘴巴。特別是鼻子

,我洗澡時只要碰一下它,渾身就像要飄上天一樣,可舒服了。”

��“表妹的小妹妹真是個可人兒呀,那小嘴兒又有什麽妙處呢?”

��“小妹妹的嘴巴有個特點,就是特別讒,經常一張一合的,要我喂東西給它

吃,要是我不給,她就拼命的流口水,經常把我的內褲都搞得濕淋淋的。”

��“唉,真是羨慕表妹有位這麽可愛的小妹妹能整天陪伴在你的身邊啊,相比

之下,我的這位小弟弟是多麽的醜陋笨拙,多麽的不討人喜歡呀。”心生無精打

彩的拍打著自己的陰莖。

��“是啊,我的小妹妹本就是仙女下凡,你的小弟弟怎麽能夠比得上呢?”琴

操越說越得意。

��“表妹,我本已經很傷心了,你還要在往我心口上灑鹽呀,得饒人處且饒人

吧。”心生憤然說∶“你的小妹妹被你說得天花亂墜,可又不敢給我看看,說不

定只是個下三濫的貨色吧。”心生第一招∶激將法出擊。

��“隨便你怎麽說,發正我的小妹妹的美麗是客觀存在的。你想看,我偏不給

你看。”琴操這小妮子智商也不差。

��“罷了,罷了,”心生萬念俱灰,黯然說∶“看來表妹的小妹妹我是無福消

受了。都怪我這個不成材的小弟弟,讓我出此大醜。”說完,用力打著自己的陰

莖。第二招∶苦肉計出擊。

��“表哥,別打小弟弟啦,”琴操看見心生的陰莖被打得又“紅”又“腫”,

女人豐富的同情心油然而生,“表哥,教育學告訴我們,想靠打和罵是無法教育

好你的小弟弟的。”

��“表妹,你說得有道理,我想請你幫忙教教我的小弟弟好嗎?”

��“我┅┅我不會。”

��“表妹,你別謙虛了,你的小妹妹不是被你調教得美豔動人嗎?”

��“表哥你的意思是要我也每天給你的小弟弟化妝?”

��“這樣的話,那也太麻煩表妹了,我的意思其實是┅┅表妹你能不能展現一

下你的小妹妹的絕世風采,讓我的小弟弟將來就有了一個學習的目標。”

��“這┅┅這樣不太好吧。”

��“表妹,你是一位有愛心,對小孩子特別好的女生,你難道不想爲小弟弟的

早日成材盡一份心意嗎?”

��“可是┅┅”

��“表妹,小弟弟將來是步入歧途,還是成爲棟梁之材,可全掌握在你的手中

了。你就別再猶豫了,快張開你的大腿吧!”

��琴操二八妙齡少女,正是同情心最豐富的年紀,哪經得起心生的苦苦哀求。

想到小弟弟一生的命運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間,對下一代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油然而

生,便毅然的對著心生的陰莖說∶“小弟弟,爲了你的幸福,我犧牲一點又算什

麽。”

��“偉大的琴操表妹,你心腸真好,簡直就是觀音菩薩下凡來普渡衆生啊。”

心生一臉的感激。

��“表哥,請你帶著小弟弟來參觀我的小妹妹吧,雖然小妹妹在我眼里是十全

十美,但如果你有什麽意見,也要請表哥批評指教才好。”琴操羞澀著謙虛幾句

,慢慢的張開了大腿。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陰穴終于顯露在心生的眼前。

��好一個冰雕玉砌的寶貝兒∶一條嫣紅細絲將那塊圓形玉壁一分爲二,就像中

秋的明月被月老挂上了一條紅線,讓有緣人能拾起紅線,與琴操共結秦晉之好。

玉壁被琴操泄出的淫水滋潤著,更顯得光彩奪目,再被陽光一照,隱隱的發散出

姣潔的光芒。紅線微微下凹,在春風的吹拂中,輕輕的顫動著,初一看去像標準

的直線,再一看又好像有一點兒幅度,更奇妙的是紅線有時竟會微微變粗,從中

間發散出彤紅的奪目光彩。難道這個寶貝就是傳說已久的月光寶盒?或者說這是

個價值連城的寶箱?

��“表妹,你這個陰部果然美麗。只不過我看來看去,卻怎麽也看不出它哪點

兒長得像位小妹妹的臉呀?”心生奇怪的問。

��“表哥,你這樣直接看是看不出來的,你要想另外一種方法看才行。”

��“乖乖,看這種東西還有特殊方法嗎?難道要我用顯微鏡來看嗎?”

��“你真是笨,你只要┅┅,我┅┅我說不出口。”琴操一臉的羞不可耐。

��“我的乖乖好表妹,求你別吊人胃口了。就當可憐你表哥,快告訴我吧。”

��琴操雙手緊緊遮住紅得像蘋果一樣的俏臉,用低得像蚊鳴的聲音說∶“就是

表哥你用┅┅用手扳開我的腿,就可以看見我的小妹妹的俊俏模樣了。”

��“原來表妹的桃源盛地之中還另有洞天。我今天如果不能一覽無遺,那真是

��隨著琴操雙腿的漸漸分開,琴操的兩塊玉壁也慢慢分離,就好像塵封已久的

寶洞山門被慢慢推開。與剛才的含苞待放相比,打開的寶貝則另有一番風姿∶紅

縫之中的光芒更盛了,讓人目旋神迷,小妹妹的嬌美神態也盡收眼底。小巧的鼻

子像在嗅著誘人的香氣,在輕輕的抽動著,由于長期被花汁塗洗,鼻尖上紅得發

亮,就像一粒紅色的瑪瑙,褶褶發光。這個小妹妹真是早熟,小小年紀,嘴巴上

就塗著通紅的口紅,還不停的張合著,在無聲的引誘著異性。黏黏的口水也延著

嘴角流了下來,把小妹妹的臉兒弄得一片潮濕。

��濃郁的芳香沖入心生的肺里,讓心生神經恍惚起來∶出現在眼前的,不正是

自己夢寐以求想去遊玩的絕情谷嗎?絕情谷隱逸在芳草萋萋下,谷壁似乎是由白

玉石構成,潔白可鑒。谷中流淌著歡快的溪流,掬溪水來濯臉,可發現溪水微微

發熱,捧溪水以止渴,更感覺到香甜甘美,津人肺腑。順著溪流拾步而上,不用

多久,即可見其發源地°°溫泉井。溫泉井四處芳香襲人,探頭往井中看出,只

見里面深邃神奇,這兒莫不就是小龍女隱居十六年的絕情谷底。心生一時幽然神

往,隱約中見到井流光變幻,龍姊姊身披霓裳羽衣,正在翩翩起舞。

��心生猶在幻想之中,口中喃喃說∶“楊過那小子到罷了,龍姐姐我可一定要

見上一面。”一邊說,一邊用力撐著琴操的雙腿,讓琴操的陰部更加顯露,以便

找尋小龍女。

��“喂,表哥,你當我的腿是健身器呀,用這麽大的力,都要把我的腿給撐斷

了。”琴操痛得大叫起來。

��心生這才醒悟過來,叠聲說∶“sorry,sorry。此物只應天上有,何故飄落

到凡間,表妹,你的小妹妹長得真是沈魚落雁啊。”

��“哪里,哪里。小妹還要嚴加調教,路漫漫其修遠兮,我還要加倍努力才行

。”話雖如此,但琴操滿臉都是得意之色。

��“奇怪。表妹,你的小妹妹怎的這般眼熟,我好像以前在那兒見過似的。”

��“表哥,你是看多了紅樓夢吧。我的小妹妹除了我和我媽媽,你是有幸觀賞

的第三人耶。”

��“那我真是三生有幸啦。表妹,我的小弟弟早已被小妹妹的風采所折服,一

臉的仰慕之色。何不讓小弟弟與小妹妹也親近親近?”

��“我家妹妹是名門閨繡,那會像街上的太妹一樣隨隨便便的和野孩子玩,拉

倒吧你。”

��“表妹,請你不要用有色眼鏡來看小弟弟。小弟弟雖然長的醜陋,但心地善

良,有上進心,怎麽可以和野孩子相比。人不可貌相啊。”

��“小弟弟真的是個肯上進,有愛心的好孩子?”琴操半信半疑。

��“口說無憑,表妹你何不親自了解一下?”

��“那你要我怎麽個了解法呢?”

仙女洞充份打開,讓我的小弟弟探頭進去,在仙女洞中接受你的審查和教導。”

��“這┅┅這樣會有效嗎?”

��“表妹你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心生已是急不可耐,將小弟弟向琴操的陰道

伸過去。

��琴操聽著心生似是而非的話,不禁迷茫了,只是癡癡的半閉著眼睛,將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