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騷騷的女友(1-2)

(一)

  陸風有個漂亮的女友,他至今仍忘不了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在學校的林蔭

道上,他未來的女友——小英,沐浴著陽光向他走來。

  鵝蛋型的臉頰,柳眉下彎彎的眼睛流淌著青春的光芒,苗條的身材,一對挺

翹的乳房飽滿如小小的球體,盈盈可握。

  尤其吸引陸風的是她纖細的腰肢下一雙修長圓潤的美腿,翹翹的臀部順著腰

肢左右輕輕的扭動,當時就把陸風眼睛看直了,隨後,他下了比當初高考更大的

工夫把她追到了手,其中艱難可想而知。朋友無不歎息佩服,陸風自己也感覺倍

有面子。

  今天是星期天,小英穿著一件小可愛加一件熱褲和陸風在宿舍裡愛撫,小可

愛已經被捲到了肩部,露出渾圓如杯的少女乳房,散發出一股甜香。陸風一看到

小英的熱褲,當場小兄弟就抬頭挺胸了,那是微軟的一件xbox版的限量版熱

褲,材質綿軟,富有彈性,小英的美腿套上以後更顯得兩腿修長雅緻

  更主要的是由於是夏天,小英裡面沒有穿安全褲,整件熱褲緊緊地包住了小

巧的臀部,尤其是那讓人瘋狂的女性私密處,微微凸起的地方,陸風眼睛開始充

血,太爽了!

  女友沒發現在熱褲底部靠近女生陰部的位置,因為緊身有一處小小的裂縫顯

現出來,那是讓所有男人瘋狂的私密,女友裡面穿的內褲肯定是她的那件性感小

碎花的內褲,估計如果一般人看了,隨便用手擼擼槍就能讓精蟲出來了。

  陸風下體開始充血了,他已經憋了很長時間,交往兩年了,按現在年輕人的

價值觀早就親密接觸了,可實際是平時一到愛撫關鍵時刻,想要入港的時候,小

英就說:「風,等結婚好吧,現在做不好。」

  「可是現在年輕人有幾對沒有做過啊?而且你看我們都談那麼長時間了。」

  「那要不我用手幫你弄出來吧?」

  「用手?」陸風歪著頭看看小英:「你怎麼知道用手的?」

  小英臉蛋紅紅的,噴薄著火焰,臉更紅了:「我……我看過一些室友的電影

上面有……」

  陸風嘿嘿笑著:「那你以前有沒有給你的前男友弄過啊?」

  「我可沒有,不要把我想得那麼淫蕩,再說不給你弄了。」

  「好好好,不說了總行了吧?」陸風慢慢脫下褲子,陰莖將內褲頂起好大一

塊凸起:「來吧,親愛的。」

  小英嘟著嘴,慢慢地將陸風的內褲拉了下來:「好大啊!比我以前……」

  「以前什麼?」陸風懷疑的問道。

  「以前……以前電視上看到的嘛!」小英嘻嘻笑著,伸出右手,拇指食指成

環狀套上怒漲的龜頭,輕輕的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嘶∼∼爽!快一點,親愛的……」陸風努力地抬起屁股追求更大的快感。

  小英速度開始變快,整隻手握住陰莖,擼著包皮上上下下,龜頭逐漸發紅發

紫。

  小英媚眼如絲的看著大龜頭:「大龜頭哥哥,想不想要更舒服點啊?」

  「要,要啊!」陸風艱難地喊著。

  「切!我又沒問你,我問的是大龜頭哥哥。」

  「好老婆,親愛的,快點啊!我快不行了。」

  「不嘛!」小英加快速度套弄著龜頭,另一隻手向下握住陸風的睾丸輕輕的

揉搓,陸風感覺血液都快凝固了,睾丸裡的精子爭先恐後地向龜頭進軍,龜頭馬

眼處淌出了幾滴清澈的液體

  「老公,不行了嗎?」小英雙眼如水,紅唇對著龜頭吐氣。

  「快……快出來了……」

  「那你準備射哪裡啊?」

  說實話,陸風想說「射你小穴裡」,但這估計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提另外

一個他夢想射精的地方:「老婆,嘴裡,我想射你嘴裡……」

  小英氣惱的噘起了嘴:「老公真壞,想射人家嘴裡,不弄了!」

  「好老婆,別,別啊,可是我真的很想在老婆性感的小嘴裡射出來啊!」

  小英歪著頭想了一下,陸風正在忐忑的時候,小英小著聲說了句:「今天算

獎勵你了。」

  嗯?在陸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小英張開小口,將快要爆發的陰莖整根

吞了進去。

  「唔……唔……老公的……太粗了……」小英艱難的一邊吞吐著陰莖,一邊

用手套弄著唇外的陰莖杆,陸風已經說不出話了,他怕一說話精液就不受控制的

射了。小英的紅唇和口腔熱熱的包裹著陰莖一吞一吐,靈活的舌頭沿著龜頭打著

轉不停地舔著,有幾次還用舌尖頂入馬眼處啜吸。

  「不行了,老婆,我要射了……」陸風的大腦「嗡嗡」作響,他能感覺到精

液「嘩嘩」的從輸精管向龜頭噴出。

  小英努力地將陰莖吞入得最深,一直吞到根部,小手不停地繼續搓揉陸風睾

丸。龜頭開始痙攣,馬眼大開,濃稠的精液一股一股地開始射出,射進小英的嘴

裡,由於睾丸被不停地搓弄,陸風感覺把自己這二十幾年的精子一下都噴光了。

  小英從噴射開始時就停住了套弄,直到陰莖的抖動不那麼激烈了才輕輕的繼

續套動著陰莖,直到龜頭不再出精,才慢慢將陰莖從自己口中拉出,整支陰莖濕

漉漉的,散發著淫靡的光澤。

  小英眼神迷離地看著陸風,唇邊一絲白色的液體欲滴不滴,他趕緊抽出幾張

紙給女友,小英接過紙將口中精液吐入紙中。

  「好腥,老公射得好多啊!我的嘴裡都差點盛不下了。你一開始射那麼猛,

我還不小心喝了兩股呢!」女友氣呼呼的不依不饒的扭打著陸風

  「別……別啊,我不是故意的啊!實在是老婆你含得我太舒服了,不由自主

的就想射深點了。」

  女友眼神色色的看著陸風說:「老公舒服了吧?」

  「舒服死了!不過老婆你怎麼會那麼多的呢?」

  「不告訴你。」

  陸風看著小英的臀部,又開始吞口水了:「老婆,我又想弄了,你用下面的

小嘴嘴幫我好吧?」

  「去死……」

  (未完,待續)

  內心騷騷的女友

  (二)

  距離上次成功讓小英幫助自己口交已過去一個月了,陸風感到既興奮又有點

苦惱,興奮的是自己的女友在性的方面其實是很火熱的,從她給自己口交就能看

出來,那純熟的套動技巧、靈活的舌尖,可不是看看電視就能學會的。

  苦惱也就是這點,女友怎麼會那麼多呢?難道以前替別人做過這些……陸風

不想往下想了,雖說小英那麼漂亮性感,可是之前有沒有談過男朋友自己還真不

知道,「嗯,得去問問……」一邊想著,一邊往女生宿舍走去。

  今天是星期天,看女生樓的大媽也難得的去休息了,「咦?海報?」在女生

宿舍門口貼了張宣傳海報,「今天晚上在學校舞廳有熱舞派對啊?」對於跳舞,

陸風並不在行,可不代表他不準備去,「嘿嘿,今晚可以帶小英去看看,既能討

女友歡心,又能順便過過眼癮,一舉兩得啊!」一邊想著,一邊進入宿舍,直奔

203室。

  「咚咚咚……」

  「誰啊?」是女友的聲音。

  「我!」某男性興奮無比,聽起來宿舍好像沒別人,豈不是可以……

  門打開了,小英一身鵝黃色的睡衣,頭髮還沒有紮好,披散在白嫩的肩頭四

週 陸風眼睛滴溜溜的轉了下去,這睡衣好哇!接近半透明了,陽光正照在女友

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小英堅挺高聳的胸部在胸罩的束縛下格外的飽滿,下方堅

挺的臀部緊緊的,又翹翹的,裡面的薄紗小內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討厭啦,你在看哪裡啊?」女友不滿的嘟噥著,順手打了陸風一下。

  「沒有啊,沒看哪裡啊!老婆你身材可真性感,我鼻血都快流出來了……」

  「討厭!」小英漲紅著臉撲過去,陸風連忙躲開:「好了好了,不鬧了,我

錯了還不行嗎?」

  「早該這樣。哼!」女友扭過頭不理陸風了。陸風開始自己找話題,見小英

床舖上放了一條上次穿的小藍花內褲,「咦?老婆,你內褲扔床上幹什麼?還那

麼皺!」陸風隨手拿起來。

  「不要看啦!氣死了都。」

  「怎麼啦?出什麼事了啊?」

  「你自己看嘛!」

  陸風重新審視自己手中的內褲,嗯?是有點問題,這不像是洗衣服弄皺的,

倒……倒有些像是有人用手揉皺的。為什麼會這麼說呢?陸風自己以前也幹過這

事,年輕人嘛!

  不過這個傢伙明顯比他大膽,在小藍花內褲的底部,也就是緊貼住自己女友

恥部的位置上有一大灘黃黃的印跡 這是……作為男人,陸風謹慎的聞了一聞,

淡淡的腥味,夾雜著栗子花的味道,居然是男人的精液痕跡!靠,這是哪個混帳

傢伙幹的?

  小英不滿的說:「昨天才晾上的,今天上午就變這樣了。人家都沒敢讓室友

看到,要不她們該笑死了。」

  陸風不滿的說道:「這什麼意思啊?靠,你們這管理員也太垃圾了吧,居然

讓這種變態狂進來幹這種事。」

  「可不是嘛,射了那麼多在內褲上,黏糊糊的噁心死了!我可不要穿了。」

  陸風內心淫淫的思想又開始作祟了:「老婆,看來是你平時穿得太火辣惹的

禍哦!」

  「啊?為什麼?」

  「你看!」陸風一本正經的指著內褲說:「為什麼只射你的內褲?而且還射

了那麼多。作為一個資深手槍達人,這個量估計夠一個正常男性一星期的了。」

  「你壞死了!」小英憤怒的用枕頭扔向了陸風

  其實陸風心裡還有想法沒說呢!如果這傢伙沒射那麼多,只是將精子塗薄薄

一層在內褲上,再原樣放好,陸風敢保證,以自己女友大條的性格,估計會直接

拿來穿的。想到女友柔嫩的陰唇上沾滿其他男人的精子,無數的精蟲爭先恐後地

想游進女友粉嫩的小穴,陸風不由得勃起了。

  「不行,要趕快轉移話題!」看見女友又拿起了枕頭,陸風趕緊舉手投降:

「好老婆,晚上有熱舞派對哦!去不去?」

  果然,女友放下兇器:「去啊!我最喜歡跳舞了。」

  「我現在就是來喊你去的。」

  「幾點開始?」

  「好像是八點 」

  「哎呀,我得快點了。」小英一頭扎進洗浴室,陸風無聊的看起了手機,過

了大概四十分鐘她才出來:「行了,走吧!」

  陸風抬起頭:「老婆,你穿得也太暴露了吧?」

  只見小英一身火辣,緊身的T恤勾勒出女性誘人的身姿,飽滿的胸部充滿了

誘惑,短及臀下的微軟限量版熱褲緊緊地裹住圓滑挺翹的臀部,裸露著如雪的臀

部,配合著俏麗可愛的面容,處處散發出誘惑的味道。

  「怎麼了,不好看嗎?」

  「好看是好看,我怕你去了被那些惡狼們給吃了。」

  「嘻嘻,要你管啊?走吧!」

  小英伸手挽住陸風,兩人出了宿舍徑直趕往舞廳 時間已是8點30分了,

舞廳內一片喧囂,雖說是學校舞廳,可也有不少外人在這裡出沒,賺錢嘛!一句

話,只要不鬧得太厲害,沒人會問你。

  撥開布幕,隆隆的音樂、喧嘩的人聲、閃耀的燈光,人真多啊!小英一出現

就引起了惡狼們的注意,不時有小聲說話傳入陸風耳朵:「看那邊那個小辣妹,

身材真他媽好,屁股還那麼翹,估計幹一下會舒服死人。」陸風怒火中燒:「你

們就心裡爽爽吧,她可是老子的。」

  「老公,快來呀!」英興奮無比,汗珠沁在臉上,身上薄薄的衣服都快汗透

了,粉色的胸圍和白色的內褲都模糊的顯現出來了。

  兩人進入舞池,開始瘋狂地熱舞。週圍一片歡騰,無數的男女熱舞搖擺,陸

風眼睛不夠使了,今天都是辣妹,一個個穿得就像坐台的小姐。靠,這還是學校

嗎?女人不是穿的熱褲就是超短裙,露著肚臍,扭動著腰肢,將雙乳搖得像風扇

一樣,陸風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小弟弟有抬頭跡像。

  「英,我過去休息下,你先自己玩一會。」

  「好的,親愛的。」

  來到休息區,陸風要了杯啤酒慢慢地喝著。這派對可真瘋狂,有些男女已經

不像樣子了,抱在一起摟抱著,男人的手在女人的臀部、胸部不停地揉捏,女人

則緩緩地用下身去摩擦男人的小腹。

  休息了一會,陸風開始找小英,「咦?小英呢?」這下陸風急了,趕緊從舞

廳一側向另一側找去,慢慢地走到舞池靠近幕布的地方。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友小

英正和個男人在舞動著,這個地方略微黑暗了點,再加上舞廳本身燈光就較暗,

看不清楚,根本沒人會注意的。

  陸風悄悄的挪到了幕布的後面接近他們,這男的他認識,是小英的同學,一

個叫大偉的猥瑣的傢伙。為什麼說他猥瑣呢?是因為他一看到小英就雙眼發直,

而且特喜歡盯著小英的胸部和下體看。

  今天這傢伙也不例外,一邊跳一邊盯著小英看,就差把口水流出來了。小英

閉著眼扭動著,身上已被汗透了,粉色的內衣裹著酥胸,白皙的胸部上佈滿了汗

珠,翹翹的臀部不停地左右擺動,每扭一下,大偉的眼睛就瞪大一圈,緊緊地看

著小英的熱褲,熱褲下白色的內褲也汗透了,隱隱透出淡淡的黑色。

  這猥瑣男估計受不了了,故意貼上小英,摟抱住小英開始跳貼面舞。陸風差

點就衝上去暴打他一頓,但鬼使神差的,他沒有出聲,他想看看自己的女友到底

會怎樣。

  大偉伸出顫抖的手摟住小英的細腰,小英感覺到了:「你幹什麼啊?」

  大偉:「英,你跳得真好,咱們一起跳好吧?」

  「那行,不過你可不能亂來哦!我男友也在這呢!」小英對大偉倒沒那麼反

感,估計美女都這樣,喜歡自己的人越多,自己越開心吧!

  大偉欣喜若狂,兩人開始面對面跳舞。一開始還中規中矩,可慢慢地,舞池

內很多男女都跳著跳著開始互相摩挲了,大偉這傢伙也不例外,他用勁摟住小英

的腰往自己身上壓,同時身體也在慢慢地從上往下起伏,用自己的胸膛和小腹摩

擦著小英的胸部和下體

  實話實說,大偉長得還不錯,小英感覺到了大偉的異樣,但並沒有說什麼,

而是配合著緊緊貼住大偉,任由他放肆地摩擦。

  陸風盯住了大偉的下體,那一塊硬硬的凸起代表這傢伙的陽具已經勃起了,

這個混蛋,他居然用這個凸起去頂住女友的小腹處!女友的熱褲很緊身,而且濕

透了,硬硬的凸起緊緊地頂住了女友下體的陰部位置,就在那裡慢慢地打圈,跳

動著。

  小英面色緋紅,發出一聲細微的「嗯」聲,居然沒有避開,反而將自己的下

身湊上前去。兩人之間貼合之緊密令人驚歎,陸風都能清楚地看到,那個凸起已

經微微的頂入女友熱褲的凹陷處,那令人遐想的私處。而且,小英還抱著大偉,

屁股不停地打著圈,用自己微微鼓起的陰部磨弄大偉的陽具。

  大偉的身子在顫抖,抖得很厲害,但陽具隔著褲子不舒服,他突然伸手拉開

拉鍊,掏出了自己的陽物。「哦!」陸風感歎:「這傢伙的陽物可不小,比自己

的大了有一圈,真看不出來這小子還挺有貨。」

  小英這時是閉著眼的,感覺大偉離開,趕緊按住大偉臀部,將大偉的臀部壓

向自己下身。「咦?」感受到不一樣的熱度,小英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大偉

的陽具一抖一抖地向自己陰部頂弄,粗紅的棒身配合著小蘑菇一樣的龜頭,棒身

佈滿青筋。

  「大偉,你幹什麼?說好了不能亂來的。」

  「英,可是……你看現在這樣,我感覺下面都快爆了,你忍心嗎?」

  「可是真的不行,我和我家老公都沒有過,只用手給他弄過 」

  「那你也用手給我弄吧!求求你了。」大偉氣息急促,雙眼紅似滴血。

  小英是個善良女孩,心腸很軟:「那好吧,不過只能用手啊!」

  大偉大喜過望,緊緊摟住小英,將陽具不停地頂向小英的熱褲。陸風眼睛都

凸出來了,女友果然夠淫,真不知道以前怎麼沒看出來。

  小英伸手握住頂住自己下體的肉棒:「慢點,別那麼快……哎呦!你頂得我

好痛。」原來,大偉用力過度,竟將自己的龜頭頂入了一部份進入小英熱褲。陸

風知道,小英的熱褲很薄,彈性還很好,現在估計熱褲連內褲已經進入女友的陰

道了。

  小英用小手握住大偉的龜頭,就像上次給陸風口交那次,一下鬆一下緊的套

弄著,但大偉龜頭太粗了,小英得用整隻手才能包住,不停地套動,不停地頂入

抽出……

  眼看大偉的氣息越來越急促,陰莖開始抽搐,下面的睾丸開始緊縮,小英感

覺大偉快要射了:「大偉,你要射了嗎?」小英想推開大偉,可大偉現在的關鍵

時刻可不想離開,一邊伸手緊緊摟住小英臀部不讓她離開,另一邊用肉棒繼續用

力頂入、抽出,小英眼看就要受不了了。

  突然,大偉僵直住身體,摟住小英不動了,小英感覺自己都快被擠得喘不過

氣了,可下體的陰部忽然感到那條硬物鑽入熱褲陰唇處,好像還有點進去了。

  肉棒開始有節奏的一下一下跳躍著,一股股黏糊糊的液體噴射在了自己的下

身。雖然隔著熱褲和內褲,可是頂得太深,陰部能感覺到熱乎乎的精子一股一股

的射了進來,好在有熱褲和內褲阻隔,否則那麼大的量,自己很有可能被大偉的

精蟲侵入子宮,讓自己受孕。

  射了有足足一分鐘,就連陸風都佩服不已,大偉才放開手,坐在地上喘息如

牛。小英扶住幕布不停地喘息著,下身的熱褲一片狼藉,濃厚的白濁精漿糊住了

下體陰道口的位置,就連熱褲裡的內褲也已經被精液浸濕了。

  「真是的,怎麼射那麼多?人家的下面都是你的精子了,要是懷孕我要你好

看。」

  大偉坐地上有氣無力的說:「不會吧,隔著兩條褲子射也能懷孕?」

  「太多了,好像都有點進到我裡面了!」小英從身上抽出兩張紙,迅速的伸

進內褲將陰唇擋住,以防大偉的精蟲越界進入,然後急匆匆的衝出了舞廳,向寢

室跑去。她要趕緊將下體沖洗一遍,另外熱褲和內褲也要洗,以防室友們發現

  陸風跟著衝了出去,他現在心裡說不出的感覺,是興奮?是苦澀?只有他自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