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鏡

陰冷的巷子里,只有三三兩兩的身影在黑暗的角落處徘徊。那些是下等流莺和妓男,沒有固定的賣春場所,只能在這種暗巷中拉客討生活。

不時有喝醉的酒鬼或是衣著寒酸的中年人過來跟角落中的人討價還價一番,然后再兩人一起勾搭著離開。巷子里只剩下一兩個年紀太大的流莺持在那里沒有人肯來光顧了。

一個衣著猥獬的中年人手里拎著半瓶酒,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看了看幾個蹲在地上的賣春人,不滿地罵了幾句。還不死心想再找個順眼的,卻發現在遠處角落里蹲著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瑟瑟發抖地抱成一團。他眼睛一亮,朝著這個小身影就走了過去。

“擡起頭來,讓我看看”中年人沙啞的嗓音有如公鴨一般的難聽。

蹲在那里的小身影慢慢擡起頭,露出一張蒼白、清瘦的小臉。那還只能算是個半大的孩子,因爲饑餓而消瘦的臉上,一雙眼睛顯得出奇的大,長長的睫毛半掩著,有些驚慌地又低下了頭。

“叫什麽名字?”男人又用手把男孩的頭擡了起來仔細端詳。

“小米”男孩細小的聲音幾乎讓人聽不清。

“多大了?”

“剛滿18歲,先生。”

“18了?那就是成年了?很好,老子從來不玩幼齒的。多少錢?”男人顯然很是滿意小米的回答。

“只要50塊,隨您、隨您怎麽玩……”小米的聲音幾乎埋在了自己的雙腿間。

一把拉起了小米細瘦的胳膊,男人粗魯地把他拖了起來。“那就跟我走吧,讓老子看看這50塊花的值不值!”

小米一路踉踉跄跄地跟著男人的腳步,被他拖進了巷子后的一家破平房中。

把小米甩到了破板子搭的床上,男人就開始迫不及待的脫起了衣服。小米還愣在那里沒有回神,男人已經脫光了站在了他的面前。醜陋的肉刃就挺立在他的面前。

“你在發什麽呆啊?!給老子好好地服待一下吧,要仔細地舔干淨!”把胯下的肉刃朝小米又挺了挺,男人好像不太滿意小米的舉動。

“舔、舔什麽?”小米有點被眼前的巨大嚇到,不禁往后縮了縮身子。

“你第一天出來干啊?!舔老子的小弟啊,舔什麽……難道你還是個雛兒?”男人一伸手就把縮在床里的小米撈到了面前。

“我是第一天出來做,家里沒有錢了,爸爸就讓我蹲在巷子里等客人……”小米的頭發被抓的很痛,卻不敢伸手把男人的手揮開,只能含著眼淚回答男人的問題。

“看樣子老子的運氣不錯啊,居然遇到個童子雞,哈哈哈~~那就讓我來教教你怎麽服待我吧!”

把胯下的肉刃再次舉到小米的面前,“把這個含到嘴里,小心的舔,從頭到尾都要舔干淨!”

小米看著眼著這個腥臭的怪物,不禁吞了吞口水,張開嘴剛想求饒,就被男人抓住頭發,一把把肉刃就硬塞進了他的嘴巴。太過粗大的肉刃只放了一半進來就已經頂住了小米的咽喉,噎的小米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可是男人卻還不滿意,“動動你的舌頭,豬!”小米的嘴被男人的肉刃塞的滿滿的,哪還有余地轉動他的舌頭。男人耐不住抓住小米的后腦就開始前后抽送起來。小米只能拼命的張大了嘴用鼻子呼吸,嘴里的腥臭讓他忍不住想吐出來,可是肉棍塞住了他的嘴巴,他只能干嘔,卻吐不出什麽東西來。餓了兩天的他肚子里也沒有什麽東西可讓他吐的了。

慚慚的嘴里開始有了血腥昧,那是小米脆弱的口腔壁被男人的肉刃擦傷了。可是男人的抽送卻一直沒有停下來。小米的嘴巴周圍開始發酸,口水順著嘴角流到了下颌,嘴巴想合又不合不上,只能發出“嗚嗚”的求饒聲。只聽著男人的氣息越來越粗重,抓著小米后腦的雙手也越來越用力向自己的下腹按去。胯下的抽送越來越快,噎的小米眼睛快開始翻白。只聽見男人一聲低吼,小米嘴中的肉刃突然漲大變粗,深深的挺進小米的咽喉深處。

小米只覺得一股股的熱呼呼的黏液夾著腥氣沖進了自己的喉嚨,連忙想吐出來,可是男人緊緊按著自己的頭不松手,小米只能硬把那股腥液咽了下去。黏液不停地湧進他的嘴里,來不及吞下的白濁順著小米的嘴角流了下來,一直流到小米胸前破舊的衣服上。

男人舒了一口氣,這才放開小米的頭,伸手擦了一下小米的嘴角,把流在外面的白濁也抹到了小米的嘴里。“好好的吃下去啊,這可是大爺的精華啊,哈哈哈哈……”

看著男人滿意的神情,小米以爲這就完事了,站起身向男人伸出細瘦的小手“大爺,50塊,謝謝”。

男人一把拉住小米的手把他甩到了床上,“這就要錢了?今晚上才剛剛開始啊……”

幾下就把小米身上已經破舊的衣服扯下扔到一邊,小米還想伸手去搶救他僅有的衣服,卻被男人一只手把他的雙手固定在頭頂上。男人臭哄哄的嘴在小米的臉上、身上、脖子上亂親著,小米只能拼命歪著頭躲避。男人的另一只手一路從小米的胸前紅櫻摸到了后面的小穴。粗大的手指試圖摳進那還緊閉著的小穴中去。小米吃痛的夾緊了后面的小穴,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想干什麽,爲什麽要摳他平時大便的地方。男人吐了口口水在手掌上,再把小米的后穴抹遍,這次居然讓他硬生生伸進了一根手指。

“啊……好痛!不要啊……啊!”小米拼命的扭動著身體,想躲開男人的手指,可是他的身子被壓的死死的,怎麽也躲不開那陣劇痛。“不要啊,不要這樣,我不做了……求求你,放過我……嗚……不要……”小米的求饒聲男人根本就沒有聽到耳里,下面的手拼命地往小穴里鑽去。心里一急,手下一使勁,讓他又伸進了一根手指進去。小米只覺得后面的小穴一陣劇痛,有一陣熱流順著男人的手指流了出來。“好痛啊……不要啊……啊……!”男人的手指開始不停地在小穴里抽插,借著鮮血的潤滑,漸漸的加快了手下的速度。小米痛的只能發出“嗚嗚”的痛叫聲,已經沒有了掙扎的力氣。男人的手指漸漸增加到了三只、四只,后面的小穴也因爲長時間的抽插開始慢慢變軟,松懈下來。

這時男人覺得自己的肉刃就要爆發了,把小米的雙腿折到胸前,一手扶著紫紅色的肉刃,對準了小米的穴口,一點點的插了進去。雖然經過了男人手指的開拓,可是平時做爲出口的地方還是接受不了男人的巨大。小米痛哼一聲,雙手抓緊了身下的床單,不停地喊著“不要了,放過我……啊……啊……!”男人胯下的肉刃不停地、一點點地釘進了小小的肉穴,因爲過度的擴張,小穴又開始流出了鮮血。“啊……好痛!好……痛……”小米只覺得身下好像有一支燒紅的鐵錐鑽進了自己的身體,把他的身體分成了兩半,讓他全身都開始發抖、冒冷汗。

終于,男人的肉刃全部插進了小米的后穴,小穴周圍的肌肉已經擴張到了極限,緊緊的箍住了男人的肉棍,讓他差點就泄了出來。“嗚……好舒服,差點就被你搞了出來,雛兒的身子就是不一樣,緊的老子好爽!”伸手拍打著身下小米的屁股,“放松一點,老子要開始動了”。慢慢把肉刃抽了出來,當龜頭快要掉出來的時候再重重的捅了回去。小米只覺得像有把钜子在自己的身體里切割,下身痛的像沒有了知覺,卻又有如火燒一般的疼痛。“啊……不要……不要……”后面的小穴不禁夾的更緊。可是男人被小米的小穴一夾,不禁更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每次都在肉刃快要離開小米的后穴時再狠狠地插回到底,頂的小米的身體不停地撞在床頭上。抽送了幾十下之后,男人就著肉刃還在小米后穴的姿勢,把小米轉身朝下,像野獸交配的姿勢一般壓在身下狠狠地抽插。小米被他這個姿勢插入的更深入,好像腸子都要被捅破一樣。胃里不停的翻騰,男人的肉刃好像已經頂到了他的胃里,痛的要命,卻又不能阻止他的暴行。“嗚嗚……”小米的臉被壓在了枕頭里,只能發出細碎的痛呼聲。

男人雙手扶著小米的腰,把胯下的肉刃一次比一次用力的插入小米那緊滯的小穴。肉體間的“啪啪”撞擊聲回蕩在這不足5平米的小房間里。小米肉穴中流出的血順著男人的肉刃滴到了床單上,洇開了一大片。隨著男人的抽插,更多的鮮血流了出來。有了血的潤滑,男人抽送的更加用力,小米的神智已經有點不清了,口水也不受控制的流出了嘴角。“哈哈……真是太爽了!干死你!干!”男人抓住小米的腰,幾乎要把自己的陰囊都擠到小米的后穴里去似的撞擊著身下小小的身體。小米的雙腿無力的跪在床上,后穴已經開始麻木了,只有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回蕩在他的耳邊。

不知抽送了多少下,男人的身體蓦然一緊,動作突然加劇,快速的抽插也失去了節奏。雙手緊緊抓住小米的臀瓣,一陣快速的抽插,埋在小米體內的分身也急速漲大,男人猛的一挺身,把脹大了將近一倍的肉刃挺進了小米身體的最深處,滾燙的濁液一股股地注入到了小穴的最深處。男人低吼一聲,就壓在了小米的身上達到了高潮。

十幾股的白濁沖進了小米的身體,等到完全泄淨,男人才把稍稍軟下的分身從小米的身體里抽了出來。已經被插成了鮮紅色的小穴還沒能完全合攏,鮮血混合著精液順著大腿流了出來。因爲劇烈的抽插,小米的后庭微微一張一合的抽搐著,一圈嫩肉被翻了出來。小米已經陷入了半昏迷,汗水濕透了全身,雙腳無力合胧地半開著躺在那里。

男人伸手去捅小米那未能合攏的肉穴,手指上沾上了紅白相間的濃液。小米覺得身下一陣刺痛,不禁輕哼了一聲。想趕走讓他疼痛的根源,手一揮正打在男人軟下的肉刃上。

那紫紅色的肉刃有如巨蟒一般擡起了頭。“小騷貨,知道老子的好,想再要一次是不是?”男人盤腿坐在床上,一把把小米面對自己舉了起來。小米微微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的后穴正對著男人那醜陋的肉刃,不禁驚叫:“不要!啊……”不等小米掙扎,男人已經將小米對準自己的肉刃,狠狠地放了下來。由于有了男人精液的潤滑,巨蟒輕易地被吞進了鮮紅的小穴里,一下子小米就坐到了根部。只覺得自己像是被穿透了一樣地釘在了男人的肉棍上,小米眼前一陣發黑,太陽穴突突地跳痛著。“嗚……不要了……好痛!”沒有意識的輕哼著,小米被男人雙手舉起,再放下,男人的整根肉刃撞到了直腸最脆弱的地方。小米不停地慘叫著,頭拼命地搖著,可是男人仍是不停地把他的凶器插起進小米的身體里去,帶出一圈圈的腸壁紅肉。小米肉穴的血順著男人紫紅贲張的肉刃流了下來,飛濺在肮髒的床單上。

當男人再次在小米的身體里發泄出來的時候,小米已經昏死過去。身下的血流成了一灘血窪,混著男人的精液。全身都是男人親咬的痕迹,胸前的紅櫻也被擰咬的紅腫。

男人滿意的在小米的身上扔下了一張破舊的50元鈔票,提上褲子離開了,只剩下小米破敗的身子躺在血紅的床單中……

H—2

晚上的迷紅酒吧是所有墮落者的天堂,這里有你想要的一切,武器、毒品、還有……性。

NIC是第一次到這里來喝酒,曾經聽同事們提到過,今天才頭一次見識到他們口中的墮落者的天堂是什麽樣子。

二十五歲的他有一份不錯的職業,也有一個穩定的女友。可就是在今天早上,他才知道,女朋友原來已經懷了別人的孩子,而孩子的父親,正是他的老板……

于是,一天的時間,他沒有了工作和愛情,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標。跑到這里來喝酒,就是想放縱一下自己,不想再活得那麽累。

不記得喝了幾杯,當他再睜開眼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一張大床上。

手腳被人用繩索捆的緊緊的,衣服也被脫掉了一半。NIC使勁晃了晃頭,以爲自己是在做夢。可是,一直晃到他頭暈,也沒能從夢中醒過來,卻聽到了隔壁一個男人講電話的聲音。“……是的,快來吧,這里有個好貨色,包準你們滿意。不快點我可先下手啦。就在XX賓館302房,叫上小林他們一起吧。”

NIC使勁掙了掙身上的繩子,身上的冷汗已經流了下來。他電話里說的“好貨色”該不會是指自己吧?!正想著,房門被人推了開來。一個年輕的男人叼著煙進來了。

“你醒啦?頭痛不痛啊?要不要來點水?”年輕男人笑起來很好看,有一種雅痞的味道。

“我、我不要喝水,你是誰?放開我!”NIC防備地看著男人,身子慢慢向后靠去。

“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只是想跟你玩玩,你可以叫我A……”這時門被人推開了,又走進了兩個男人。“啊,B和C也來了,遊戲可以開始了。”A高興的把房門鎖上,走到了床邊。

“你、你們要干什麽?!”看到又來了兩個男人,NIC心里更害怕了,雖然自己不是同志,可是身邊的朋友有這個圈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還是知道一些這方面的東西的。看著這三個男人的樣子,就知道是不懷好意了。心里后悔自己不該喝這麽多酒,拼命地想找辦法逃走。A上床來按住了他的肩膀,“你不用想了,這里是愛情賓館,房間都是隔音的,你想必也打不過我們三個人吧。乖乖的陪我們一下,我們就不會傷害你的。”

“你不要過來,我……我……”NIC拼命地往后退,眼睛四處看著有沒有機會逃走。可是他卻絕望了,四周除了身下的床就是幾張椅子,窗子也是封上的,跟本沒有路可逃。

這時B和C已經開始脫掉了上衣,“A,和他羅嗦這麽多干什麽,上了不就完了?”性急的C已經脫的只剩一條內褲,開始擡頭的陰莖已經把內褲撐了起來。A也開始脫掉衣服,邊問著旁邊的B,“其他人怎麽沒來?”“哦,他們有事,一會兒就來。”

……還有其它人?!天啊……NIC的頭開始痛了,心里明白自己這次是完蛋了,怕是要被奸死了。

B把內褲也脫掉了,驚人的尺寸嚇了NIC一跳。紫色的陰莖挺立著,上面布滿了青筋,頂端已經開始滲出透明的汁液。

“你、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要喊啦!”NIC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B一把抓住NIC的腳步把他扯了過來,三兩下脫掉他的衣服,順手把內褲塞到了NIC的嘴里。“吵死了,那你就喊吧!”

“嗚嗚……嗚嗚……”

A也脫的精光的湊了過來,“怎麽樣?是個不錯的貨色吧?我在酒吧里一見到他喝躺下,就趕緊下手帶過來了,不然怕還搶不過其他人呢!”

摸著NIC胸前的紅點,順著他光滑白晰的皮膚向下,一路摸到了還沒有欲望的肉莖,“嗯,是不錯,A,夠朋友,記得叫上我們!”

“呵呵,那當然,好東西要大家分享嘛!”

C繞到床的另一頭,舔弄著NIC的脖子,“他的皮膚好滑,真想咬上一口”,說著說著真的用牙咬了下去。

“嗚嗚嗚……”NIC痛的拼命掙扎,卻躲不過C的尖齒。這時A的手輕掐著NIC胸前的乳頭,讓他發出陣陣的輕喘。

“嗚……!”NIC一聲痛叫,原來是B不知從哪掏出一根黑色的假陰莖,正試圖塞進NIC的后穴里去。可是他緊閉的后穴干澀難進,讓B開始亂捅了。

“給他潤滑一下嘛”A從浴室拿來一瓶沐浴液,打開瓶口對準NIC的后穴倒了下去。冰涼的浴液順著縫隙流進了緊閉的小穴,B的手指也趁機伸進去了一只。

“嗚嗚……”雖然不痛,卻有一種不適感,讓NIC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這里一直在他身后舔吻的C拿掉了NIC嘴里的內褲,換上了自己的肉莖。粗大的陰莖一下子塞滿了整個口腔,C扶著NIC的頭開始輕輕抽送起來。“嗯嗯……嗚……”NIC要不停地咽下肉棒的分泌物才能有空隙呼吸,可是還是有很多的汁液隨著唾液一起流出了嘴角。

“嗚……好熱……好舒服……”C的動作漸漸凶猛起來,不顧NIC的掙扎,拼命地挺送著自己的陰莖,插向他喉嚨的最深處。巨大的陰莖頭堵住了喉嚨,NIC開始有點喘不過氣來。這時,A的手也開始套弄起NIC的陰莖來。三只手指固定住整個陰莖,姆指和食指撫摸按壓著龜頭,NIC的身體開始竄起陣陣快感。

“嗚嗚……”手被繩子捆著掙脫不開,只能伸在空中抓撓著空氣,想獲得更多的快感。

B的手指已經增加到了三只,由于浴液的關系,他的手指很順滑地在NIC的小穴中抽插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應該差不多了吧?”B把那粗大的黑色假陽具頭頂在了NIC一張一合的小穴口。稍一用力,假陽具的前端就插了進去。“嗚嗚……”還是好痛,畢竟是沒有被開發過的地方,還經不起這麽粗的東西進來,NIC痛的手腳伸直了,拼命想排出身后讓他劇痛的東西。可是B握住假陽具的把手,開始慢慢的抽送,越來越快。上面是C的陰莖塞在嘴里,下面又被B用假陽具折磨著,A的手又制造出陣陣的快感。NIC的身體被痛苦和快樂包圍著,已經分不清到低是痛多一些還是快樂多一些了。

A握著NIC陰莖的手突然一緊,一陣麻麻的快感沖上頭頂,NIC抽搐著噴出一股白液。這時在他嘴里抽送的C也怒吼著在他的嘴里爆發了。

“你快樂了,也該輪到我了”B抽出了沾滿白液和泡沫的假陽具,扶著自己的黑紅色陰莖,身子一挺,就插入了已經被擴張的小穴里。“呼……好緊……”滿意的舒了一口氣,B攬著NIC的腰開始了狂猛的抽送。每一次的撞擊都直沒到根,只剩下陰囊拍打在NIC的身上發出“啪啪”的聲音。雖然已經被假陽具開發過了,但是NIC的內壁仍然緊澀而柔軟,緊緊的包著B粗壯的陰莖,隨著他的抽送帶出了一股股的汁液混合著血絲。“好痛……啊……啊……”“我也來加入吧”在一旁看著眼紅的C不知什麽時候又恢複了硬挺,握著自己的分身也想擠進來。NIC的肉穴已經被B的陰莖塞的滿滿的沒有一絲空隙。C硬是把手指伸進NIC的肛門,使勁向外扯著,扯出了一點空隙。順著手指,C把自己的陰莖一點一點捅進了NIC的肛門中。NIC感到自己的肛門傳來一陣劇痛,好像裂開來一樣,肛門的內壁被撐的沒有一點皺折,血被兩個陰莖堵住了流不出來,充在自己的腸壁內。他的手腳發涼,意識中只有痛覺,身子一下軟倒在B的懷中。沒等他適應過來,擠在他體內的B和C已經忍不住開始動了起來。兩個人像是配合好的,一個抽出,另一個就挺進,一下一下的切割著NIC脆弱的腸壁。大量的鮮血隨著他們的抽送湧了出來。有了血液的潤滑,兩人抽送的更加迅猛,完全被快感沖昏了頭,沒有注意到NIC已經暈了過去。

NIC是被劇痛再次痛醒的,兩個人還在他的身體里抽動著,好像沒有結束的時候。這時A發現他醒了,捏著他的下巴,把自己的肉棒塞進了他的嘴里。“要吞到根,仔細的舔!不然我也和他們一起擠進來喽!”A在他耳邊小聲的威脅。NIC努力拉回神智,費力的轉動舌頭舔弄A的龜頭頂端。身下的酷刑也還在繼續著。兩具陰莖被巨大的磨擦力所帶來的快感燃燒著,艱難的進出讓兩人的快感加倍。兩人兩眼發紅,身下猛烈的撞擊,手上不停地玩弄著NIC身上的敏感處,努力讓NIC和他們一起攀上快感的巅峰。

NIC從劇痛中漸漸感到了一絲絲快感正從身體深處湧上來。身體被淩遲般痛漸漸被快感所淹沒。“啊……好痛……還要……嗚……”緊緊抱著B的身體,嘴里不停舔弄著A的性器,身體爆發出第二次的高潮。可是身上的人的性欲卻沒有結束,一直到他昏過去還在不停地發泄著。當C退出NIC的身體,A又接著插了進去,三個人不停地玩弄著他的身體。他不斷地昏過去,又再次的被弄醒,不停的求饒也沒有用,三個人像野獸一般在他身上馳騁,真到他們達到了高潮。

NIC全身無力的倒在床上,手腳已經被解開,可是他卻連挪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門再次被打開了,看不清是幾個人,被A迎了進來,又一次的肉體飨宴開始了……

H—3

深夜的街道上沒有一個人,萬物都陷入了沈睡。只有一間屋子的燈還亮著,里面傳出陣陣的喘息聲。

“唔……嗯……不……啊!”兩具肉體交疊在一起,劇烈地運動著。

被壓在下面的人雙手被緊緊按在身下,身后的小穴已經被多次的抽插染成了深紅色。壓在身上的人惡意地用硬挺頂住體內的一點用力的撞擊,引起一陣陣細微的戰栗。

身后的快感讓前面的尖挺叫囂著要釋放,可是肉莖的根部被人用細繩緊緊的縛住,無法解脫。

“唔……放……唔……放開……求你……”身下的人已經泣不成聲,雙手緊緊抓緊身下的床單,雙眼已經被情欲折磨的蒙上了一層水氣。

可是身上的人還在無情地撞擊著那脆弱的肉穴,雙手還不時拂過身下人胸前的粉紅乳首。

“哥哥……知道我爲什麽要懲罰你嗎?嗯……?”說著又是一下到根的狠狠撞擊。

“啊!……唔……不知道…啊……饒了我……”被親生弟弟折磨了一個晚上的湯米並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又惹到了那個惡魔弟弟,讓他這麽的生氣。

喬伊沒有抽出埋在哥哥體內的粗脹陰莖,只是抓著他的一條腿把他整個人翻轉過來面對著自己。

“唔……啊!”被這個姿勢觸動了體內的G點,讓湯米不禁輕呼一聲,睜眼看著面前的弟弟。

“不知道?!很好!”氣急反笑的喬伊把沒有釋放的陰莖一下抽出湯米的身體,粗糙的表面磨著敏感的內壁,又引起湯米身體的一陣輕顫。

看著床上被情欲熏紅的粉色身體,喬伊從床下拖出了一個箱子,里面全是各種色情用品。

“這個怎麽樣呢?想必哥哥下面的小嘴很想要吧?”挑了一個比成人手臂細不了多少的電動陽具,在湯米的面前晃了晃。

看著面前那粗大的東西,湯米不禁睜大了眼睛“不……不要……我不要!”“不要?可是你下面的小嘴可不是這麽說的哦~”

把手里的假陽具頂端放在湯米后穴的穴口,剛剛被開發過的小穴還在一張一合微微呼吸著,好像要吞下那整根的巨物。

“你瞧,它已經迫不及待了啊……”手下用力,就著殘留在里面的精液,假陽具一下沒進去了一半。“唔……”感覺冰冷的異物一下鑽進了身體,撐開了體內的皺折,湯米不禁挺直了身體。慢慢轉動著手中的長棍,喬伊把剩在外面的一半也慢慢推進了湯米的體內。“你看,這不是很容易嗎?你這個淫蕩的身體還有什麽吞不下的?”冷笑著把電動陽具的開關一下開到最大,劇烈的顫動讓湯米的整個身子從床上跳了起來。“啊……啊……嗯……”在體內扭動震動的黑色陽具像要把他的腸子都要絞斷似的轉動著,湯米大聲地呻吟著,扭動著身體,想把在他身體里肆虐的異物頂出體外。可是喬伊卻用手抓住露在外面的頂端,再用力的插進去,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好痛……不要……啊……唔!”強烈的快感隨著劇痛的慢慢消退漸漸占據了身體。湯米伸手想去解開縛住自己肉莖的細繩,但顫抖的手卻怎麽也解不開,反倒在頂端制造出更多的快感。“不行了……幫我解開,讓我出……出來……”含著淚看向痛苦的制造成者,希望他能幫自己解脫。喬伊扶著自己那還怒張著的陰莖,放到湯米的面前“幫我仔細舔一舔吧,也許我會放了你。”紫紅色的陰莖上布滿了青色的血管,巨大的頭部像蟒蛇一樣地擡著頭對著湯米的臉,上面還沾滿了白濁的體液和絲絲的鮮血。湯米聽話地張大嘴把這個寵然大物吞進嘴里,費力地轉動舌頭舔拭著頂端的小眼,努力討好他。把肉莖上的髒物舔掉后,又仔細地把根部陰囊沾到的白液也舔干淨,擡頭乞求地看著喬伊。

“很好……”一把抽掉了湯米體內正在抖動的電動陽具,喬伊把自己的肉莖一下插入了他的后穴。巨大的沖擊讓湯米的身體一下被頂到了床頭,雙手緊緊抓住床頭的欄杆,雙腳勾住喬伊的腰部,好讓他能更深地進入自己的身體。猛烈的抽插讓后面的肉穴又開始滲出鮮血來,湯米開始慘叫起來。“啊……不要了……好痛……”可是已經被情欲沖紅了眼的喬伊不顧身下人的央求,把自己的身體都要打進去似的快速撞擊著湯米的臀部,發出“啪啪”的撞擊聲。湯米的雙腿已經無力地挂在喬伊的身旁,隨著他的沖擊搖晃著,一直未能釋放的陰莖已經漲成了黑紅色。

湯米緊窒的后穴夾著喬伊的巨大陰莖,讓快感傳遍了他的全身。不顧一切地抓著湯米的腰,把自己的陰莖一下下地捅入流血的后穴,引起身下人的陣陣慘叫。隨著一陣失去頻率的抽送,喬伊的陰莖迅速脹大變長,在湯米的身體內猛烈地抽插,手也解開了他被束縛的細繩,兩個一起低吼著達到了高潮。把體內的熱液全部注入了身下的肉穴,喬伊喘息著趴在湯米的身上,兩人的身上都是黏膩的汗水和精液。

“我到底做錯了什麽?”湯米伸手撫摸著喬伊金色的頭發。

“你早上晨跑的時候居然對著隔壁的男人很妩媚的笑!!”想起了這點,喬伊忍不住又氣了起來。

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喬伊,他是個瞎子……”

“瞎子也不行!你只能對我笑!”翻身又堵住了湯米的紅唇……

……………………完

《H—4》

好痛……腳漸漸的沒有力氣了。

阿岐被吊在這里整整一天了,手已經被繩索捆的麻木沒有了知覺,可是體內深插的木棒卻無時無刻不折磨著他。對方把木棍的長短調的剛好能讓他踮著腳尖站立,只要一放下腳跟,過長的木棒就會深深的捅進他的體內,直搗心肺。所以他只能用這種好像跳芭蕾的姿勢勉強的站著。

緊閉了一天的地窯門終于打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手里提著一個皮箱走了進來。把手里的箱子放在一邊的椅子上,男人上前扶著阿岐的腰,把折磨了他一整天的木棍一把抽了出來。劇烈的磨擦使得阿岐脆弱的內壁好像著火似的灼熱,隨著木棍的抽出,一股鮮血也湧了出來。“唔……”死死咬住下唇才能不讓自己慘叫出聲,阿岐恨恨地看著面前這個男人。隨手把沾血的木棍扔到一邊,男人一把拽住他的頭發“怎麽這樣看著我啊?我的好弟弟。”“呸!我才不是你的弟弟,你這個惡心的家夥不配做我的哥哥!”

男人的臉色不禁一變,抹去臉上的唾液,一巴掌把阿岐的臉甩到一邊。“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爲我真把這個野種當弟弟啊?!哼!既然你不把我當哥哥,那我對你也不用客氣啦!”轉身打開帶來的皮箱,男人挑出一根帶著細刺的皮繩來到阿岐面前。“你知道這個是做什麽用的嗎?”雙手把皮繩輕輕纏繞在手上,男人不懷好意地打量著阿岐尚沒有擡頭的肉莖。阿岐把頭轉向一邊,不願理會面前的男人。“這,可是會讓你在痛苦和快樂邊緣徘徊的好東西哦!”把皮繩放在一邊,男人伸手握住了阿岐粉紅色的肉莖。

“啧啧啧……還是沒有用過的粉紅色啊,不久我就會讓它變成更美麗的顔色哦!”用手上下輕輕地撸動手里的綿軟,不時還用姆指去撫按頂端的穴眼,手下的肉莖隨著男人越來越粗魯的動作居然慢慢挺立起來。一陣熱流順著身下的肉莖漸漸漫延全身,阿岐只覺得全身發熱,陣陣快感沖向腦門。“唔……嗯……不要……”男人看著手中已經完全堅硬的肉莖變成了紫紅色,“呵,看樣子你很喜歡我的招待啊,那我就讓你更快樂吧!”把帶著細刺的皮繩慢慢繞著肉莖的根部纏繞,男人的手下猛的收緊,繩子上的細刺一下扎透了阿岐肉莖的嫩肉,鮮血一滴滴順著皮繩和大腿流到了地上。“啊!……好痛……不要……放開我……”劇烈的疼痛讓阿岐全身猛力的掙扎,下身的痛苦已經超出了他所能忍耐的極限。“啊……啊……好痛……”聽著阿岐的慘叫聲,男人的心情突然好了許多,把皮繩在肉莖上繞了幾圈,再打了一個蝴蝶結,“阿岐,你看看這個蝴蝶結我打的好不好看啊?”“你快放開我!好、好痛啊……”哪有心情看什麽蝴蝶結,阿岐現在只求男人能把他身下的劇痛消去。

“你不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啊?那這個呢?”男人並沒有失望,又從皮箱里拿出一個頂上布滿了尖刺的巨型陽具。(汗……這次怎麽好像都是帶刺的東東?難道和我中午手被刺扎了有關?無解……)

把假陽具的頂端輕輕頂在阿岐緊閉的后穴,男人在他的耳邊悄聲說道:“這個禮物你喜不喜歡呢?滿懷謝意的收下吧!”手下猛一使力,整個陽具的頂端就沒進了阿岐沒有被開發過的肉穴。巨大的頭部一下撕裂了周圍的嫩肉,上面的尖刺也劃破了四壁的肌膚,只覺得一陣劇痛襲卷了全身,阿岐的眼前一陣發黑,太陽穴突突地跳著,嘴里只能發出無力的嘶吼,頭拼命地搖擺,卻不能擺脫身下的酷刑,他整個人軟倒下來,手上的繩索吊住了他,讓他只能半伏在地上。阿岐拼命吸氣,后穴也努力地放松下來,想盡量忽略后面的劇痛。可是這時,男人卻握住了露在外的的把手,開始慢慢的抽送起來。陽具上尖銳的小刺刮在細嫩的肉壁上,隨著男人的抽送帶出了一股股的鮮血,也帶給了阿岐無限的痛苦。“不……不要動!啊……啊……饒了我……好痛……”阿岐已經顧不上什麽尊嚴,大聲地向男人求饒著。可是男人卻充耳不聞,仍然不緊不慢地繼續著手下的動作。“阿岐,你的血好紅,好干淨,就像完全沒有被汙染過一樣……”男人附在他的耳邊,說話時溫熱的口氣輕拂在他的耳后,讓阿岐的身體不由自主地一陣輕顫。“你瞧,這麽純結的血,怎麽能看出它是出自你這不潔的身體呢?!”說著說著,男人的手下突然加重了抽送的力道,就好像要把阿岐的身子捅透一樣地猛烈貫穿著,隨著他的動作,更多的血液流了出來。阿岐從開始的大叫,到后來已經是微弱的呻吟了,頭也支撐不住的低了下去。

這時男人將手中的凶器拔了出來,隨手扔在了一旁。他的欲望已經勃發,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手解開前面的腰帶,掏出已經火熱的肉莖,另一手扶著阿岐已經失去知覺的腰肢,把已經滲出液體的前端抵在阿岐尚在流血的后穴上,腰部輕輕用力,整個肉莖就滑進了阿岐的身體。由于有血液的潤滑和之前巨大假陽具的開發,男人在阿岐的身體里進出的非常順滑,失去意識的阿岐已經不會抗拒男人的進犯,只能任由他侵犯自己的身體。男人卻不滿意這場沒有掙扎的性愛,身下沒有停止抽送,一只手卻抓住阿岐猶纏著帶刺細繩的肉莖狠狠一握,劇大的疼痛立刻把阿岐的意識從昏迷中拉了回來,“啊……!”無力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想擺脫同時從身前身后兩個脆弱的地方傳來的痛苦。可是他的掙扎,帶動了后穴的肌肉,更夾緊了男人埋在身體里的肉莖,讓男人滿意的呻吟一聲,更加用力地向前挺進身體,享受這極致的快感。阿岐的雙腿早已失去了力氣,可是被吊在頭上的雙手卻拉住了身體不能下滑。隨著身后男人野獸般的進攻,阿岐的身體只能隨著他的撞擊前后搖擺著,卻不能倒下。

男人雙手扶著阿岐的腰,運用腰部的力量,把下身的欲望狠狠地插進他的身體,再快速的拔出,帶出一縷縷的血絲和精液。整個房間只有他粗重量的喘息聲和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偶而夾著阿岐微弱的呻吟聲。快速的磨擦帶來的快感從小腹一直傳到大腦,讓男人興奮地只會繼續身下的動作,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能依照大腦作出的指令,拼命抽送自己的身體,完全不顧身下的人已經被他折磨的咽咽一息。男人身下拼命地撞擊,牙齒也狠狠咬著阿岐的后頸,像要把他撕吞入腹一般。

他的欲望好像沒有止境地發泄著,阿岐從一次次的昏迷中被弄醒,又一次次痛苦地疼昏過去,這一場激烈的性事讓他覺得好像有三天三夜那麽長。身體已經漸漸麻木了,隨著痛苦的消褪,快感也夾雜著湧了上來。被抽插地紅腫不堪的后穴隨著男人的進出竟感到了一絲的快感。那絲快感越來越強,當男人嘶吼著在他身體中爆發時,熱燙的精液一股股射在后穴的肉壁上,竟讓阿岐也同時達到了高潮。“嗯……放開……讓我出來……”前面的肉莖還被緊緊纏著,漲成了紫紅色。隨著肉莖的勃起,上面的小刺也深深地扎進了肉體,讓阿岐釋放不出來,卻又被快感和痛苦同時折磨著。

“我還沒有盡興,怎麽能放開你呢?”輕輕舔吻著阿岐的耳聒,男人軟下去的分身竟又隨著輕輕的抽動硬了起來。“你……你不是人!”阿岐驚訝地感覺到身體里的脹大,男人的精力已經不是一般人的所能達到的,他已經化身爲野獸。“是啊,我不是人……我只爲了你的身體才這般瘋狂!”抓緊阿岐的臀瓣,男人又開始了另一輪的瘋狂進攻。阿岐只能隨著他的進出大聲呻吟著,身體叫囂著要求釋放出來的痛苦已經讓他忘記了一切。他只能在男人的身下痛哭著、承受著對方地侵入。

爲了能更加深的進入他的身體,男人把阿岐的一只腿也擡了起來,又粗又長的肉莖一直頂到了阿岐的胃,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被穿透了一樣。“不要了……太深了……我會死的……”阿岐只能拼命搖著頭求饒,可是身后的男人完全不管他的請求,仍然肆虐著自己的欲望。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五樓快點踹共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Thanks a lot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助跑~~~~~~~~~~~~~~~~~~ 我推!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