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十八歲養女

我的十八歲養女等一切安排好之後,小慈住進了我斜對面的房間。

還記得我告訴她,這是一間屬於她自己的房間,她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地佈置她的房間時,她興奮的不得了,在房間�這邊摸摸那邊看看的,滿腦子都在怎麼樣擺設�打轉。

而她身後的我,眼神則不斷的打量著她的全身…從頭到腳…

我該選擇什麼樣的方式來玩弄她呢?

嗯…我決定了,就把她調教成我第一個小小性奴好了。

最先開始的幾個禮拜,我依舊扮演我的好好先生,不過…

我開始慢慢的對她有些超常的親密舉動,並且讓她逐漸覺得這些是理所當然的…

呵呵呵…

「小慈,以後你別再叫我老師了,你該改口叫我爸爸了哦。」我溫柔的輕撫小慈那俏麗的短髮,站在她身後說道。

小慈正坐在書桌前計算著她的數學作業。

她愣了兩秒,猛地轉身睜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望著我,然後激動的說道:「爸…爸…」

唔…看來第一步計畫相當成功,我在小慈心中的地位比我想像中更高的樣子。

小慈是個相當乖巧又孝順的孩子,想不到她搬來和我同住之後,不僅主動把家�打掃的一乾二淨,還會做一些簡單的菜,所以我的三餐不再只是叫外賣的便當或是在外頭吃了。

說實話,不感動是騙人的…

不過,甜點再香再好看,還是該要「吃掉」

晚飯後,我讓小慈坐在我的懷�,讓我抱著她看電視。

從小失去雙親的小慈,缺乏父愛和母愛的關懷,而且也沒人教導她正確的常識,僅管我對她的小動作在常人的眼中看來,實在已經超出了界限。

不過,她卻單純的以為這是父女間感情深厚的表現…

我甚至讓自己的頭從她的背後埋在她的講頸項間,就像一般相愛的情侶般磨蹭,貪婪的呼吸小慈身上那小女孩特有的,淡淡的乳香味…

實在是舒服極了…

「爸爸…你…你的褲子�放了什麼東西呀?讓我覺得好難坐好哦…」

呃…不知不覺

「嘿…這個嘛…小慈,你知道很多小孩小時候都是吃媽媽的母奶長大的嗎?」我開始想著如何灌輸她一些觀念,讓她不自覺得掉入我的陷阱。

「喔喔!慈有聽過也有看過哦!書上有說過呢!」小慈點點頭笑著說,然後又歪著頭一臉疑惑的問道:「那跟爸爸褲子�的東西有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啦!」我裝著一臉正經的樣子開始滔滔不絕的唬爛她。

「其實爸爸也有像媽媽的母奶一樣的東西哦,母奶是媽媽的精華,對小寶寶而言是很有營養的東西;爸爸也是有精華的哦!」我背後的影子變身成惡魔,正一步步的籠罩小慈。

嘿嘿嘿…

「那…為什麼都沒有聽說爸爸喂小寶寶吃奶啊?」小慈一臉天真的問道。

「呃…這…這個嘛…那個嘛…這是一個好問題…」唔…我想想…

「喔喔!」我突然間靈感一發,說道:「那是因為平常爸爸在外工作很辛苦,所以回家就累的只想休息,所以很少爸爸願意再喂小寶寶了啊!」

「也只有很有愛心的爸爸才會喂他所愛的孩子呀!」我故意說得讓小慈以為爸爸肯慰小寶寶吃「奶」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哈哈哈

「哦…」小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然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不知羞恥的親親小慈嬌嫩的臉頰說道:「小慈想吃爸爸的『奶』嗎?」

「真的嗎?爸爸肯喂慈嗎?慈很想吃!」小慈一臉期待的望著我。

噗哈哈…我就等你開口…

我站了起來,溫柔的把小慈放在沙發上,然後蹲在地上嚴肅的看著她的雙眼說道:「小慈,爸爸的精華是很重要的東西哦,一點都不能浪費哦!」

「而且喂孩子吃爸爸的精華會讓爸爸很累很累,所以你不能辜負爸爸的心意喔!」我儘量讓小慈產生能吃到是很幸福的事,而且那是非常珍貴的東西的想法。

「嗯嗯!慈一定不會浪費的,人家是一個乖孩子,一定全部吃光光!」小慈一副都準備好要吃的樣子說道。

我拍拍她的頭站了起來,然後…

解開了我的褲腰帶,當我拉下短褲的時候,我的玩意已經因為我滿腦子想到…一個清純可愛的小女孩就要「含」我的小老弟而變成「大」老弟了。

小慈則瞪大了雙眼,滿腦子疑惑的擡頭看著我,愣了兩秒才傻傻的問道:「不是吃奶嗎?怎麼…」

「哦…爸爸的和媽媽的母奶是不太一樣的東西,產生的地方也是不太一樣的。」我一臉正經的答道。

「可是…可是…那�不是尿尿的地方嗎?好像很髒呢…要怎麼吃啊?」小慈一臉為難的看著我。

我笑著說道:「不不!那�一點都不髒的唷!而且爸爸的精華是比母奶更有營養的東西,比母奶還珍貴很多的哦∼而且每天就只有一點點而已…」

接著我裝著很難過的樣子說道:「小慈…難道你嫌爸爸的精華骯髒嗎?爸爸好難過哦…」

然後我更裝著要哭出來的樣子,讓小慈亂了手腳。

小慈連忙拉著我的衣袖搖擺,不住的說道:「不會!不會!小慈沒有覺得髒,小慈是真心想吃爸爸的精華,爸爸你不要難過,小慈不會嫌爸爸的。」

唔…真是一個乖巧又體貼的小女孩,真是…惹人「疼愛」呀!

「那…爸…爸…唔…那要怎麼吃呢?小慈不會…」小慈一臉傻愣愣的望著我。

還真是單純天真的孩子,爸爸真是愛死你了…

「你就當是在吃冰囉!用舌頭舔舔他,這樣待會兒他才肯賞你爸爸的精華吃呀!」我心�暗爽著說道。

「哦…」小慈嘗試著把頭靠近邊答道。

然後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舌頭,舔了我的龜頭一下。

這一下給我的刺激真不是蓋的…我渾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尤其是看著小慈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臉驚奇的看著我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卻又滿肚疑問不知從何問起的表情。

爽啊∼

「味道有點怪怪的呢…不過…爸爸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小慈輕輕的用食指尖觸碰了一下我的龜頭好奇的說道。

「嗯…那是因為小慈對爸爸好呀!小慈讓爸爸覺得很舒服喔!」我微笑道。

「真…真的嗎?慈讓爸爸覺得很舒服嗎?」小慈非常高興,連味道怪怪的也不管了。

她就如平常親吻我的臉頰道晚安般,閉上了雙眼吻了我的龜頭一下。

接著變努力的想要讓我舒服似的,舔了起來…

唔唔…實…實在是太爽快了,天啊∼

我忍不住的雙手抱住了小慈的頭說道:「小慈,做的不錯哦!爸爸的精華已經在準備了,等下你就可以吃到了哦∼來,你再加把勁,爸爸教你,你把爸爸的雞雞頭整個含住,就像吸奶嘴那樣,等下就可以吸到了哦!」

「嗯嗯…嗯…」小慈一邊點頭一邊已經含住了我的龜頭,天啊∼

小慈努力的張大嘴巴,我的龜頭對她而言實在是大了些,所以她只好拼命的張開嘴巴。

看到她這麼用心的樣子,我也覺得自己該好好的「配合」她,於是我挺起了我的小老弟儘量的向前深入。

「唔…嗯…把拔決滴書福嘛?」含著我的龜頭,小慈微微擡眼看著我含糊地問道。

「嗯∼很舒服,小慈做的非常好哦!」我輕拍小慈的頭。

這時我覺得一陣衝動,猛烈的快感擁了上來。

我連忙改手抓住小慈的頭髮,奮力的把她的頭來回擺動,盡可能的提升快感…

小慈沒有注意到我的變化,我突然間的粗暴讓小慈有點措手不及,驚愕間一股很腥的味道沖入了口內,讓小慈忍不住就要作嘔。

我趕忙抱住小慈的頭拼命向�壓,使她無法吐出我的龜頭,然後大聲道:「出來了,這是爸爸的精華,小慈不可以浪費哦!」

小慈強忍著極度的不舒適,強行將精液咽了下去,然後不住的咳了起來。

我趕緊蹲下抱緊她安慰道:「小慈乖,爸爸的精華要一滴不漏的吞下去哦,不然爸爸辛苦了這麼久,耗費了這麼多的心力就白費了唷!」

「唔…爸…爸…好…好難吃哦…小慈不喜歡吃…」小慈嗚咽的說道。

小慈的心�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我安撫她道:「良藥苦口呀!小慈沒有聽過這句話嗎?爸爸的精華可是很營養的東西呢!爸爸一天也只能做出幾份而已,不是隨時想吃就能吃到的耶∼」

「喔…」小慈半信半疑的睜著紅紅的雙眼說道。

「爸…爸…慈以後不吃了,爸爸看起來好像很辛苦…而且小慈也不喜歡吃…以後…」

「什麼!!」我打斷小慈的話頭,裝著生氣的樣子吼道:「小慈不乖!小慈要辜負爸爸的一番苦心嗎!?」

「啊…爸爸…不是的…慈不是故意的,慈不知道爸爸會生氣,爸爸不要生氣,小慈只是怕爸爸累著了…」小慈緊張的連忙解釋道。

「唔…小慈…如果你覺得不好吃…其實也沒關係…不是一定要用嘴巴吃的…」我輕撫著小慈的頭,然後溫柔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爸爸…這是什麼意思呀?」小慈好奇的問道;如果可以不吃那味道怪怪的精華,但是又不會辜負爸爸的心意,她心�決定一定要好好做到。

「這個嘛…小慈是一個孝順的乖孩子對吧?」我直視著小慈的雙眼說道。

「嗯!小慈是乖寶寶。」小慈天真的答道。

「來∼」我牽起了小慈的手,讓她站了起來,走到了餐桌旁之後,我抱起了她,讓她坐在餐桌上…

小慈甜點吃完了,換我吃甜點了…

「要做什麼呀?爸爸…」小慈真是個好奇寶寶,不住的問道。

「哦…小慈,女生的嘴巴不止一個哦∼你知道嗎?你這�還有一個嘴巴的喔!」我指著小慈的下體說道。

「可…可是,那�不是尿尿的地方嗎?怎麼會有嘴巴呢?而且那�髒髒耶!」小慈一臉為難的害羞道。

「小慈是爸爸的心肝寶貝,怎麼會髒呢?一點都不髒。」說著我便伸手要去脫下小慈連身裙下的內褲。

「唔…這個,好像不太好呢…學校老師好像有說過…不能隨便讓人碰那�耶∼」小慈縮起了雙腿疑惑道。

我開始有點不耐煩了,於是有點加大音量的說道:「爸爸也是你的老師啊∼何況我還是你爸爸,我的話你不聽嗎?」

「這個…」趁小慈還未能反應過來,我的雙手已經伸進她的裙底下了,我兩手抓住她小褲褲的褲頭就要脫下,才發現她依舊不放開雙腳讓我很難脫。

「小慈乖,爸爸希望小慈快快長大,又知道小慈覺得爸爸的精華不好吃,所以換一種方式給小慈吃,這樣小慈就不會覺得味道不好了。」我頓了頓,低頭吻了一下小慈幼嫩的雙唇再道:「爸爸也是一番苦心啊…來∼小慈乖,好好的放輕鬆,腳放下來哦∼爸爸保證小慈會覺得很舒服的哦!」

小慈的小腦袋被我唬地一愣一愣的,尤其是在我吻了她的雙唇時,她也知道這是超乎尋常的親密動作(事實上也完全超出父女之間該有的親密動作了吧?好在小慈沒有嘗過父愛,所以什麼都不懂…)因此誤認為我是真的很愛她、關心她,也相信我不會傷害她。

然後她放鬆了雙腳,讓我如願的脫下了她的…內褲

雖然連身裙擋住了那女孩最寶貴的地方的春光,但是看著自己手上抓著小女孩的內褲,正一步步的扒下來,然後這個清純可愛的小女孩,一臉害羞又一副完全信任你的表情看著你。

我相信,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一定會升旗了…

僅管我剛已經被吸出了一炮,但是現在我的小老弟又重振雄風了,而且比高才顯得更勇猛更巨大!

「然後呢?爸爸?」小慈注意到了我望著她發了一會兒呆,不禁紅著臉問道。

「哦∼因為小慈下面的嘴巴還沒有吃過東西,所以第一次吃會有一點痛哦,為了不讓小慈太痛,所以爸爸必須讓小慈覺得舒服才行…」我邊說邊靠近小慈了兩腿之間。

我掀開了小慈的連身裙,當我看到那雪白嬌嫩處女地的瞬間,我覺得老二抖動了一下。

我吞了吞口水,輕柔的吻了一下小慈兩腿間的那一條小縫。

小慈本能的縮了一下腿,然後忍不住笑道:「爸…爸…小慈…覺得…好癢哦∼」之後就變成了細微的喘息聲了。

嘿嘿…

我舔弄著小慈的肉縫直到稍微打開了一點,說真的,這也是我第一次為女孩口交…

當初一想到那洋妞已經不知道被多少人搞過了,而且對我又是那麼的…

我當時怒從中來,哪肯去替她口交,我只覺得她的那�真是骯髒透了!

但是,小慈完全不會讓我有那種感覺!我舔著舔著,只覺得小慈的陰戶真是可愛極了,小巧可愛而且皮膚柔嫩,真不愧是十二歲的小女孩所擁有的肌膚!

「爸…爸…小慈覺得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覺哦∼癢癢的,可是小慈還覺得好熱哦∼」小慈雙眼矇矓的喃喃道。

我注意到了小慈的小穴口好像有點微微濕潤了起來,更是加把勁的舔了進去。

當我舔弄到了小肉縫上端,那女孩子最寶貴、最敏感的那顆珍珠時,小慈身體忽然狂亂的顫抖了幾下,然後小穴�變的更濕潤了些。

「啊∼天呀!慈覺得好奇怪、好奇怪哦∼慈…啊∼慈不行了啦∼爸爸…人家…人家不要了啦∼」對於未知的恐懼讓小慈快哭了起來,我連忙停止動作安慰她。

「小慈,不要害怕,你覺得舒服嗎?爸爸會很溫柔的呵護你的,不要害怕哦∼」我雙手捧著小慈的雙頰,額頭與她額頭親密的相觸碰說道。

「真…真的嗎?小慈…小慈好喜歡爸爸,小慈…」小慈眼淚流了下來哽咽的說道。

這時事情突然的產生了轉變。

我的小老弟在我彎腰與小慈額頭相貼的時候,就這麼恰巧的觸碰到了小慈的雙腿間,小慈本能的夾了一下雙腳。

但是卻猛然刺激到了我的龜頭,我抓狂了,我無法再抑止自己的獸性!

媽的,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先上了再說!

我就在小慈還在感動的下一瞬間,雙手壓住她的雙肩,將龜頭頂住了她的陰道口。

小慈還沒回過神來,正一臉疑惑的望著我逐漸變的猙獰的臉色時,下身的劇痛傳了過來!

「爸爸…?怎…!!!!…!啊…!!嗯…嗚…」在小慈還未能反應時,我趕忙用嘴覆蓋上了她的雙唇,使她驚叫的聲響無法傳出。

我貪婪的舔著她小小口腔內香軟的小舌和貝齒,張大了嘴讓她無法喊叫,然後奮力的用我滿是肥肉的肚子壓上了小慈嬌小的身軀…

年僅十八歲的小慈,身高才一百五十初頭,完全不是我高壯的個頭所能比擬的,我們現在…

一個小女孩被一個粗壯的男人,死命的摟在懷�,緊緊的壓在餐桌上,然後可以看到男人下體的巨大狼棍,毫不留情的穿入小女孩嬌嫩的下體…

小女孩想哭叫,劇痛讓她喊不出聲,而且嘴巴更是被男人無情的封住…

我的老二無法盡根沒入,小女孩緊澀的陰道,死死的咬住了我的龜頭,雖然爽到了極點、小女孩痛到了極點,可是我卻無法再越雷池一步。

「小慈乖,痛是難免的,爸爸會輕輕的退出來,讓你的疼痛減輕,可是你得要把身體放輕鬆哦,不然只會更痛的。」我吻去了小慈雙眼的淚痕輕聲說道。

小慈滿腦子混亂,只能痛苦的點點頭,深吸了幾口氣把身體放輕鬆…

但是我怎麼可能讓她如願呢?

我才退出來就又用盡全身的力氣和身體的重量,狠狠的把我的龜頭塞了進去…

而且,這次更勢如破足的戳破了小慈的處女膜,一點血絲沿著我的老二滲了出來,也使得我和小慈小穴間的接合潤滑了些。

此時的我已然插進了小慈的陰道底,但是我的老二還有一半在外頭,這讓我的心�相當的不滿。

雖然我也知道小女孩的陰道剛剛發育完全,怎麼可能能夠容納的了我的肉棍…可我就是半甘心!

也因如此,我開始不顧小慈的哭叫,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了起來,而且努力的把我的龜頭儘量的深入進去,卻也讓小慈一次比一次痛苦。

「嗚嗚哇啊∼嗚∼爸…爸…慈尿尿的地方好痛哦,你…做了什麼…嗚嗚嗚∼你放開我啦…」小慈哭淂梨花帶雨的相當可憐。

我看著她的俏臉滿是痛楚,獸欲和快感逐漸淹沒了我,我伸出了舌頭舔弄著小慈的臉頰和眼淚,然後雙手扳著她的雙肩,用力的搖擺著腰,一下下的讓老二在小慈陰道內不斷的抽動。

快感興奮不斷的刺激我的大腦,小慈的兩腿從最初的用力夾住我的腰,不想讓我一直大力的搖動,到後來已經無力的垂在桌邊,整張餐桌好在非常的結實,不過也隨著我腰的擺動,發出了「嘎乖∼嘎乖∼」的聲音。

小慈痛得眼淚一直流,喉嚨�聲音乾啞發不出來,全身冷汗直流,而且不停發抖。

我的快感不斷的升高,我已經感覺到自己快到了臨界點!

我的老二連著小慈的陰戶,下體互動般的搖擺,我猛地抱住了小慈的腰,挺起了身把小慈抱了起來。

小慈無力的攤在我的左肩上喘著氣,下體的劇痛讓她的腦子一片混亂。

為了不讓快感來的太快,我稍稍停了一下。

我一隻手摟著她的腰,一隻手拍拍她的小屁股,微微偏頭命令道:「小慈乖∼如果你的腳不出力圈住爸爸的腰,爸爸抱不太住你哦,這樣的話你下面的嘴巴會因為壓迫而更痛的哦∼」

小慈此時實在是痛怕了,一聽到腳不出力會更痛,連忙忍著下體的痛將腳舉起圈住我的腰。

我抱著小慈的頭吻她的鼻頭笑道:「快好了,再忍一忍痛痛就會慢慢消失不見了哦!等下爸爸的精華就會喂小慈下面的嘴巴吃了喔。」

小慈神情恍惚的微微點頭,我抖了一下腰,突然的痛楚,讓我懷�的小美人兒皺緊了眉頭。

「還是…很痛呢…」小慈辛苦的從嘴�吐出了這一句。

我摸摸她的後腦勺,然後笑道:「第一次用下面的嘴巴咬爸爸的肉棒,所以會有點痛,『以後』你就會慢慢的習慣了,就不會再痛了,會覺得越來越舒服哦!」

小慈的身體猛的一僵,大概是因為聽到以後還要再吃…不禁害怕了起來。

不過,此時的我還在興頭上呢?不想再管她的感受了,現在即時行樂比較重要!

我抱著她貼往牆璧,背後有牆壁使得小慈的小屁股退無可退,而我的大肉棒又在她的底下用力的往上戳著,她兩腳很難使力又怕痛,結果就只能便宜了我…

我的龜頭再數次的衝鋒之後,逐漸的迫開了小慈的子宮口,年幼的她還並沒有月經,所以對我而言實在是太方便了,我根本不用顧慮後果。

我扭動著肥肥的腰(看不太到腰身…其實根本沒有腰啦…),抵著小慈的下半身貼著牆壁,一陣陣拍打牆壁的啪啪聲,伴隨著倆人下體交合的噗滋聲,我的腦子也逐漸混沌了起來,快感沖昏了頭,我已經快要忍不住了!

在最後的那一瞬間,我用盡了最大的力氣把小慈壓向牆壁,好似要把自己龜頭深深的埋入小慈的下體般。

我的龜頭迫開了小慈的子宮口了,我感覺到我整個老二終於插進了小慈的陰道,緊縮的快感、小女孩在最後這一瞬間劇烈疼痛的尖叫…

我渾身抽慉的狂射出精液,一陣又一陣的全部灌入了小慈的子宮�…

真夠牛呀!一貼再貼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