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大發

在江南的初春中,氣候是那麼的不正常,忽熱忽冷,使人摸不清要穿什麼樣的衣服,才能適合這種氣候。

春的消息來到了,大地上的枯草,藉著這股暖流,都慢慢地擡起頭來了。一陣陣春雨,滋潤著枯草使大地在濛濛細雨中,又顯出碧綠的顏色。

江南的美女是聞名全國的,尤其在南京城,這個大城市中每逢華燈初上,美女們三五成群,在那寬闊的馬路上,展露著全身的曲線,扭擺著腰肢,嘻嘻哈哈無憂無慮的嘻笑著。

氣溫一變,敏感的女郎們,那一雙修長白瑩玉腿,也像春草一樣露了出來,她們--女人是最適合過歌舞昇平地日子。

在龍門大飯店裡,郭萬章有著最豪華的享受,他是龍門大飯店的小老闆,他的父親在商場中以及京都一帶,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郭萬章只有二十歲,因為家財雄厚,他對於讀書並沒有多大興趣,依靠著家中的財力,在南京城中成了一位花花大少。郭萬章經常在風月場中一擲萬金面不改色,一些遊手好閒的人物都追隨在他身邊,成天陪著他東遊西蕩的。

他在學校之中也是掛名讀書,但對於運動特別的喜愛,所以有著一身強健的地體格。

年輕的人聚在一塊,談起來總離不開女人。郭萬章當然也不例外,隨著年齡的增長,生理上的需要他經常涉足風月場所,放學後常常夥同三五同學,在華燈初上的時候,總是往南京城中的夫子廟一帶走動。

夫子廟是南京城的風化區,這裡什麼都有,唱戲的、小電影院,再加上妓院樣樣齊全。年青的人一走到這裡,總免不了進入妓院之中,買上一刻的溫存。

郭萬章在他同學之中,因為用錢大方成為同學的首領,每個都對他十分尊敬,無形中成了他們的首腦。他在妓院中認識了不少的妓女,年青的當然很多,可是年過三十的女人,他也跟她們有上一手,嘗嘗各種風味。

最令他遺憾的是從未遇到過一位處女,從來也沒有給女人開過頭彩,也不知這開彩的滋味如何?經常聽到他朋友談及,覺得是一件非常值得一試的事情。同時朋友之中還有人告訴他,如果一個男人沒弄過處女,等於沒享受到人生最高樂趣。這些話,經常在他的腦子中,時時地出現著。

他的想法覺得在妓院找,也跟平時找那些妓女一樣沒什麼樂趣,憑著自己年輕又有錢,儀表也過得去,為何不去少女群中去追求呢?

每年的春假,又開始了。

在這個假期中,郭萬章約了同學謝傳興住在他家,美其名為互相研究功課,實際上是研究如何追求女人。

在一個晴朗的天氣中,他們兩人一塊散步到了下關,他們在碼頭附近找個小吃店,坐下來準備吃飯。

正在這個時候,一條江輪靠岸了,乘客們成群地下船而來。有的提著行李,有的擡著物品,上岸之後,都要到這下關的小吃店中吃點東西或休息一下。

遠遠的走過來兩名年輕少女。穿著學生服,手上提了一個大箱子,也走到這家小吃店來了,她們叫了些吃的邊談論著。其中一個少女很白容貌也很漂亮,身體也很健美,可是人冷冷的看人也是淡淡瞄一眼就把臉轉向別的方向。

謝傳興見郭萬兩支眼睛,緊緊盯著那兩個少女。

傳興笑道:「萬章,那兩個女孩子,長得還不錯呢!」

「是呀,我正在看她們呢!」

「你想不想去認識她們?」

「傳興,你認識她們呀?」

傳興笑道:「想認識她們還不容易嘛,說實在的我不認識,不過我有辦法可以認識她們。」

萬章笑道:「好呀,看你的了。」

謝傳興對女孩子硬是有一套,他等到她們吃完了東西,那兩個女孩擡著箱子,很吃力地走出小吃店。她們站在路邊上準備叫輛黃包車,可是和車伕一談價錢,車伕都不願拉她們呢!因為黃包車坐上兩個人再加上那大箱子,車伕都不願意拉。

謝傳興跟在她們的後面,見她們叫不到車,他就走了過去,很有禮貌地對她們點點頭。問道:「兩位小姐,是不是叫不到車?」

那兩個女子聽了,對著謝傳興看一看,見他穿著學生裝、留著學生頭,人也很客氣地樣子。那位個子較矮一點,人也比較活潑一點的女孩,先笑一笑,然後道:「是嘛,南京這個地方的黃包車也真怪,看見東西重就不拉。」

這時郭萬章也走到她們的身邊,笑著說:「不是車伕怪,是你們的東西太重了。」

謝傳興馬上就對萬章道:「萬章,把你的車子叫人開來,送送這兩位小姐好嗎?」

萬章道:「當然可以呀!」

那兩個女的笑道:「這怎麼可以嘛,我們又不認識兩位呀!」

萬章笑道:「現在不是已經識了嘛?」

那位比較漂亮的女子道:「噯呀,那多不好意思呀,我們自己走好了。」

傳興道:「你們兩位擡著箱子在馬路上走呀?」

南京的下關平時車輛較少,等輪船或火車到站時,各種車輛都一窩蜂爭取客人,等車船的客人一下完了車也少了。

那兩個女學生,聽謝傳興這樣一說,也覺得不是辦法。同時,她們兩人要去的地方,離這裡還很遠,雖然是大白天對兩個年輕女孩,總是不太方便的。

那女孩笑道:「麻煩兩位怎麼好意思嘛?」

萬章道:「沒有關係,我去打電話叫車開來。」回頭又對傳興道:「傳興,你先和小姐們到小店坐一下,好好招呼她們。」

謝傳興點點頭,提著她們的箱子,又回到小店之中。剛坐下來,叫一些點心,郭萬章就回來了。

傳興問道:「怎麼樣?萬章,車子來嗎?」

萬章道:「馬上就會來,對不起兩位小姐,我還沒有請教尊姓大名呢?」

那位比較豐滿而又白嫩的小姐笑道:「我姓楊叫雯意,這位是我的同學叫柯華琍,先生們的尊姓是…」話還沒有說完,謝傳興就連忙接著說:「這位是郭萬章,我叫謝傳興。」

柯華琍笑著說:「真不好意思,我們是第一次到南京來,真沒有想到,出門這麼困難。」

萬章問說:「楊小姐和柯小姐要去那裡?」

雯意道:「我們是今年剛由高中畢業,想在南京找學校升學。」

傳興道:「先要住在親戚家?還是同學家?」

雯意道:「說實在的,這裡我們沒有親戚也沒有同學,我們計劃先找個便宜點的旅館,再想法租房子。」

謝傳興聽了,就很快接著說:「碰的也真巧,兩位可以到郭萬章開的飯店去住呀!」

華琍道:「郭先生家開的是那家飯店?」

萬章道:「龍門大飯店。」

楊雯意聽了,就叫著說:「噯呀!聽說龍門是南京最有名的豪華飯店,各地的要員進京都住那裡,我們怎麼有資格住那裡?」

華琍也說:「是嘛,恐怕把我和雯意的錢加起來,也不夠住一天的。」

萬章笑道:「我請你們去當然免費,由我招待好了。」

傳興也說道:「對了,萬章是誠意的,想盡地主之誼。」

她們互相地看了一眼,兩人又輕聲地商議一會,覺得萬章很熱忱,又想最有名的大飯店不知怎樣?依柯華琍的意思就想馬上答應他們去住住看。楊雯意的意思比較要保守得多了,她覺得跟他們也只是剛認識,要是真的去住會不會有什麼企圖,一直猶豫不決。

萬章道:「想好了嗎?那裡很方便,吃住都不成問題,何況我們都是學生,我家人也會歡迎的。」

雯意道:「既然郭先生有種誠意,我和華琍先住一晚,明天再去找房子。」

傳興道:「可以,可以。」

萬章道:「南京的女子公寓,很不好找。」

謝傳興聽了就暗暗地拉拉他的衣角,叫他不要多說了,萬章被他這一示意心裡也明白了,也不多說了。

華琍道:「郭先生這樣的誠意,我和雯意很感激,只有接受了。」

他們四人正談的有趣,萬章家的司機開著一輛旅行轎車,停在小店門口,萬章看見了車子,就對傳興道:「車子來了,你去叫司機來提箱子。」

雯意道:「不用了,我們自己提好了。」

傳興笑道:「你們提不動,不叫司機等會又要我提了。」說得他們三個人都笑了。

郭萬章付了點心錢,司機提著箱子,一同上車了。

到了龍門,郭萬章就到帳房,要了兩間在二樓的套房,把這兩位小姐安置下來,傳興又為她們安排吃用的東西。兩個女郎由鄉下一到南京,住進了這樣的豪華飯店,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情。

郭萬章很慇勤地招呼著她們,在這裡,住也有了、吃也不愁,楊雯意和柯華琍一住下來,就沒有走的意思了,可是天天總是說在找房子。

郭萬章每天陪她們,不是上雨花台,就是到秦準河上劃船,有時候看看電影,楊雯意對於看電影的興趣很濃厚,一天有時趕兩三場,郭萬章總是陪著她,謝傳興陪著柯華琍,有時四人在一塊,有的時候分開來,萬章和雯意一塊,華琍和傳興一塊。

日子過得很快,一個星期已經過去了。人和人相處,總是會生出感情來的。楊雯意和柯華琍都是已經十分成熟的女郎了,她們也需要異性的安慰,同時他們人也長得很英俊,早就打動了這兩位少女的心了。

郭萬章和楊雯意看完電影,回到飯店裡,兩人叫了一些吃的東西,一面吃一面聊天。

萬章笑道:「雯意,今天的節目,你玩得高興嗎?」

「每天這樣的玩下去,人都變野了。」

「我最喜歡野一點的女朋友。」

雯意聽了,馬上臉就紅了,低著頭道:「誰是你的女朋友嘛?」

房間裡播放著低沈的音樂,配上了柔和的燈光,情調十分迷人。在這情調之下,萬章對雯意一看,那種低著頭的姿態,十分的迷人,心裡的慾火馬上就衝起來了。

萬章走過來,用一支手扶高了她的下巴。楊雯意是一個初入情網的女人,覺得萬徹奈鮫種舉動,使得自己好像迷醉了似的,也無力抗拒他。

萬章道:「雯意,你好美啊!我愛你。」

雯意聽了,心跳加快了,臉上也紅得更為厲害了,口中想說話,可是怎麼樣也說不出。

萬章見她並沒有答覆,他就猛地用手去摟抱她的身體。楊雯意這時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多了許多…楊雯意本能地把身體避開了一下,可是郭萬章稍稍一用勁,她就倒在萬章的懷抱中。

兩人坐在一張長的沙發上,萬章輕吻著她的頭髮。郭萬章又在她的額頭上吻了幾下,吻得雯意心裡跳得厲害,把臉藏在他的懷裡。

她輕聲地說道:「不要這樣嘛,害得我心跳得厲害。」

「給我吻一下,心就不跳了。」

「不要,你壞死了。」

萬章見她又羞又怕的樣子,溫順得像一頭小羊似的,他就抱著她的頭,使她的臉擡高一些。他就對著她的咀唇,一口吻了下去。楊雯把咀閉得緊緊的,半推半就讓他吻。經過了萬章無數次又吸又吻的,雯意她把咀張開了,紅嫩地舌尖也露了出來,萬章就一口吸在自己咀裡,輕輕吮吸著。

雯意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先是害怕。繼而覺得全身都在輕飄飄的。等到舌尖被萬章吸住,全身毛孔都張開了,經過了無數次熱吻,她也知道吸吮萬章的舌尖了。

雯意覺得這樣的吻是有生以來,最能使人暢快地感受了。

萬章一面吻她一面撫摸她乳房,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他的輕摸輕捏,雯意感到這些,都是全身所需要的。沒有萬章這樣的又捏又摸的,反而覺得不太好受一樣。

萬章對她耳邊輕聲地道:「你把衣服解開來,我吃吃你的奶頭好嗎?」

雯意打了他一下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我這東西怎麼能吃呢?」

萬章笑道:「怎麼不能吃,吃起來,你會好舒服的。」

「不行呀,真的給你吃了,你會對你同學說的。」

「我又不是傻瓜,這種事怎麼能對別人說。」

「你把手伸進衣服裡摸摸算了,叫我拿出來會被你看到。」

「看看有什麼關係?能摸當然能看。」

「才不要呢?燈那麼亮,門又沒鎖上。」

萬章聽了,馬上就放開了她的身體,就站起來走到了房門前把門鎖上,又把電燈一關。那支小電燈泡就亮了起來。房間裡變成了一種淡淡的粉紅色,光線顯得暗了許多,楊雯意還是坐著一動也沒動。

萬章走過去,坐在她的身邊,伸手就去脫她的上衣。

雯意用雙手把衣服按住,說道:「噯呀,你怎麼這樣嘛?人家這東西從來也沒給男人看過。」

「好妹妹,給我看怕什麼嗎?」

「你會弄痛的,人家的奶子才鼓出來沒有多久,碰碰就會痛。」

「我會很小心的摸,輕輕的吃一口。」

楊雯意在這個時候,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衝動。她總覺得自己很需要萬章的吻和撫摸,為了自己的尊嚴,又不願意那麼自然送上門。這就是懷春少女的矛盾,也是每個女孩初嘗偷情的滋味,她忍不住男性的挑逗,雖然口中一直說不行。到了最緊要時,楊雯意的上衣,還是被郭萬章脫下來,她一脫下就覺得很不好意思且很不自然。

她自己在想,每天脫光了衣物洗澡,都沒這樣奇異的感覺。為什麼當著郭萬章的面前,僅僅脫掉了上衣,露出了一對豐滿的乳房,人就有些暈暈的。楊雯意的胡想,更加速了她的奇特感受。

郭萬章把她的上衣脫了下來,一條乳罩也解開了,潔白的肉體,加上那對豆粒大的奶頭十分有彈性。看在他的眼睛裡,簡直是一尊純潔的女神一般,乳房上紅嫩鮮艷的乳頭,嬌嫩的好像兩支紅櫻桃一樣。

楊雯意就像觸了電一樣,身體一抖一顫的。她想要躲開,可是又不想全部的離開他那一雙溫柔的手掌。楊雯意好像失去了拒抗力,人就往沙發上倒了下去,全身都是酥酥的感覺,皮膚毛孔都張開了。

雯意口中輕聲的說道:「哦!不要,不要這樣。」

咀裡說不要,她的胸脯一直的往前挺,挺得更加突出了。這就是少女的矛盾,說不要就是需要。如果她說討厭,就是鼓勵你再進一步吧!我很需要呢!

郭萬章摸了又摸,那一對潔白豐滿的乳房,被摸得有些舒坦了,萬章就對著乳房的紅嫩乳頭上,用手指輕輕地撥弄著,一個手指在乳頭上揉弄著。揉弄得那個紅嫩的奶咀,鼓了起來,有一粒紅豆那麼大,真嬌嫩得叫人著迷,雯意口中只是輕哼,沒有掙扎也沒有反抗,就是那一句不要,現在也沒有了。

郭萬章見雯意,己經癡迷了,他就俯下身去,用咀對著乳房上,親吻著。雯意正在飄飄地享受著撫摸。她突然的感覺到乳房上,被他用咀吻了下來。郭萬章輕吻又輕吸的在兩支乳房上,輪流地吻著。這種男人特有的魅力,好像一股熱流,就傳遍了楊雯意的全身,她感到這是種特有的美,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嘗到美味。

楊雯意對於自己所有的想法,和所接受人們教授給她那些都打了問號,誰說這種男女的親密是「禁果」?可以使人沈醉,可以使人得到快感。身體上的每一個部門,都處在緊張而愉快之中,多麼美麗地人生啊!多麼令人陶醉地真情啊!

雯意伸出雙手,抱住了萬章的脖子,說:「萬章,好美啊!我簡直像飛了起來一樣了。」

萬章笑道:「你喜歡給我吃嗎?」

「當然,當然喜歡嘛!」

「我來吃你那一對紅嫩的奶頭好嗎?」

「好是好,只是太小了,還沒有鼓出來。」

「吃幾次就會出來了。」

「只要你會心疼我,我會讓你吃的。」

萬章得寸進尺地問:「如果我再進一步,你願意嗎?」

「再怎麼進一步嗎?我不懂,你說出來好了。」

萬章用手,在楊雯意的小腹下面一摸,他的手,正好碰到了她的妙處。她把雙腿一夾,夾得緊緊的,使他摸不到那個東西。

萬章笑道:「就是我碰的那個東西,脫掉褲子,弄一下好嗎?」

楊雯意這時,真是羞得連脖子也通紅了,頭也擡不起來,口中輕輕地罵道:「壞東西,你好壞啊!我不和你玩了。」

「這有什麼關係,男女之間,總免不了會發生肉體關係的。」

「你說的我知道,可是我還是處女,根本不懂這種事嘛!」

「我們兩人一塊深討,試一試自然就會了。」

「要是試進去了,我聽別人說,會痛死人的。」

萬章笑道:「你有聽說過,女人開包被開死過人的嗎?」

雯意聽了也笑起來,用嬌嗔地的口吻說道:「你好壞,一定是個大色狼。」

萬章笑道:「什麼叫做色狼?」

雯意被他這樣一問,也說不出道理來,睜著眼睛對他看,一時也想不到妥當的句子回答他。只好說:「噯呀!色狼就是色狼嘛!我也不知道什麼叫色狼。」

「既然不知道,就不能說我是色狼,只能說我愛你。」

雯意馬上就說:「我想起來了,色狼就是專門喜歡弄人家下面那東西。」

「我是在徵求你的同意呀,又沒有弄進去,怎麼算色狼?」

「噯呀!我說不過你,反正下面那東西不可以弄。」

「為什麼?你是石女呀?」

雯意罵道:「你放屁,石女什麼嗎?」

萬章笑道:「石女就是下面的穴,沒有洞洞,你懂嗎?」

雯意道:「我的天,你怎麼對我講這些?好丟人,反正我不是石女,下面那東西有個洞就是了。」

「你說得我不信,褲子脫下來我一看就知道。」

「小姐的那東西怎麼能給男人看,你的為何不給我看呢?」

郭萬章聽了,馬上就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全身都赤裸著,挺著特長的陽具站在她面前。楊雯意一看,他真的把衣服脫光了,同時那根東西,一挺一挺的翹了好高。小肚子下面還長了好多黑毛,下面垂著一個大卵泡。

雯意叫道:「噯呀,你真的是瘋了呀?怎麼脫得光光的什麼意思嘛?」

「你不是說要看嗎?我很大方脫給你看嘛。」

楊雯意咀裡說不要看,其實她早就注意看他的那根特長的大陽具。她羞紅著臉問:「這怎麼這樣嗎?看得叫人好害怕。」

「你怕什麼嗎?」

雯意指指他的陽具道:「那東西怎麼會一翹一翹的,硬得那麼的長,是尿尿的呀?」

「這個東西不但會尿尿,還會插穴。」

「去你的,誰給你插嘛?」

「雯意,你做做好事,用手幫我摸摸好不好?」

「你這個東西為什麼會這麼大?好長又好硬的,我可不敢摸。」

「別逗我了,我幫你摸了很久,你也應該摸摸我的才公平呀!」

雯意笑道:「你摸我,是你自己要摸的呀,也不是我要你摸的。」

「你不要再逗我好嗎?你要不摸,我就把陽具弄你的穴了。」

「不要用強的,我會怕死了,好嘛!幫你摸一下好了。」她說著就伸出手來,對著那根大陽具上先捏了一下,然後又用手一把握在手中,用勁捏了一把。捏得萬章那個龜頭漲得紅紅的,翻了好大。

「這東西怎麼這麼硬?裡面好像有根骨頭一樣。」

「這東西插到你那小穴裡,會叫你舒服死了。」

「才不會呢,我又沒有和男人弄過,怎麼知道?」

「來嘛,把褲子脫了我們兩個試一試好了。」

楊雯意被他逗得心裡也有些癢癢的,可是自己從未玩過這種事,如果真的給他弄了一下。他的陽具又大又嚇人,也硬得好怕人的,這要是頂到穴裡去,我這個小穴會被他給弄炸的。

摸摸這根陽具,又粗又長的,我那個小穴怎麼能裝得下呢?要是真的裝不進去,又會被他取笑。她一面摸,一面在想,又在他地卵泡上摸一摸。郭萬章趁著她在摸陽具的時候,伸手就在她的褲子上,用力的一拉。就把她的短褲拉了下來,雯意感到短褲被拉了下來,想要搶救巳來不及,那條短褲巳經脫掉了。

雯意一急,就放開了陽具,連忙由沙發上站了起來。雙手掩著自己的穴,叫道:「你是怎麼了?沒有得到我的同意,就把我的褲子脫了下來,什麼意思?」

「看看小嫩穴嘛?」

「不要臉,怎麼喜歡看那東西,我這個不好看,跟你的不一樣。」

「我就是喜歡看不一樣的東西。」

「討厭,看一下就好,不準摸。」

「你掩得那麼緊,看也看不到嘛。」

楊雯意把雙腿夾緊緊的,才把手放開了。口中說道:「給你看好了。」

郭萬章一看,楊雯意把穴夾得緊緊的,一點也看不到,只看見小腹上面,一些短短的黑毛。

「這樣怎麼看呢?只看到一些陰毛。」

「你這人真沒有辦法,算我倒楣,碰到了你,你說要纉b簻搮嚏H」

「你那東西長在下面,站著也看不見,乾脆你睡在床上,叉開大腿,就可以看到了。」

「那樣子睡下去,你會給我弄進去。」

「不會呀,就是我要插穴,也要你的合作才可以呀!」

楊雯意聽他說的,也有點道理。如果自己真的不願意,他也弄不進去,同時自己又沒開過包,不給他,他也不能用強的。她想好了,又說道:「不是我不願意,你看了不能笑我,也不能對別人說。」

「你看我會有那麼傻嗎?」

「只要你能好好的對我,我就讓你開包,也沒關係。」

郭萬章想女人真不好對付,一會這樣一會又那樣,先是連看也不給我看,現在又說插一次也可以。於是說道:「我對你是不是真好,你自己去想好了,反正我不勉強你。」

「好嘛,給你看總該可以吧!」

郭萬章一抱就把她抱了起來,放在床上,用手分開她的大腿,那紅嫩小穴就露了出來。萬章坐在床邊上,伸手就對著她的穴上,輕輕地摸著。高高的陰戶上,長了一些短短的陰毛。兩片紅嫩的陰唇,翻在穴口外面。萬章的手指,就在陰唇上摸了幾下,然後用一個指頭,在她的陰核上,輕輕地揉弄著。

「哦,這地方不能揉呀,好癢啊!」

萬章知道她已經感覺到美了,摸得功夫,更加有勁了,小嫩穴被摸得水冒出來很多。

「哦…好癢…你怎麼這麼會摸?我自已摸,從來也沒有這麼舒服。」

「如果用陽具頭上的嫩肉,在這上面揉,比手摸得還要舒服。」

「那樣會弄到穴裡去的。」

「不會呀,你試試就知道。」

「只要不弄進去,你就騎上來揉揉看,如果好就讓你揉好了。」

萬章見她願意了,連忙翻身上床,把腿一跨,就騎在她的身上,楊雯意也把身體睡得平了些。萬章用手扶著陽具,用龜頭對著她的陰核上,就輕輕的揉弄著。

雯意感到熱熱的嫩肉,在陰核上磨了起來,磨得穴裡,一陣陣的騷水直淌。又感到郭萬章他用龜頭,在陰核上一碰一碰的,碰得全身都在舒服,同時有種黏黏的滋味,這種玩法,比用手摸要舒服多了。

「哦,好會玩,這比手摸要好得多了。」

「裡面癢嗎?」

雯意把穴夾了夾,就說道:「好癢啊!裡面好像蟲子在爬一樣,所以老是在淌水。」

「好妹妹,你的穴可以插了,已經很成熟了。」

「我也有一點想,但是怕痛。」

「不會太痛的,你的騷水多會很滑的,當然開包是有些痛,弄進去了就不會痛的。」

「我聽別的女人說,弄進去會流血。」

「那是處女膜弄破了,一定要流一點血,女人都會這樣的。」

「如果我準你弄,你是不是把這根陽具,都弄進去。」

「看你要弄進去多少,我就弄進去多少。」

「就是你那個陽具頭弄進來,我恐怕也吃不消。」

這時萬章用雙手把她的陰唇翻開來,然後又把龜頭頂在陰唇口的中央,雙手一放陰唇就合了起來,正好包住了龜頭。

「你感到痛了嗎?」

雯意把穴輕夾一下,並沒有感到疼痛,她只感到她兩片陰唇之中,夾了個熱熱的龜頭。她就說道:「沒有痛嘛,只感到熱熱的。」

「龜頭已經弄進去了。」

「這樣就是插穴呀?」

「插穴就是這樣,不過陽具插得深一點而已。」

雯意的穴,被郭萬章的大陽具龜頭弄得有一些奇癢起來,心想小穴早晚都會給男人弄的,現在穴裡又很癢,簡直癢得叫人受不住。

楊雯意此時用雙手抓著萬章的雙手道:「萬章,我的穴給你插算了,我快癢死了,但你要輕輕的弄才好!」

郭萬章見她已經到了不可忍的時候,就挺起了大陽具,對著穴口上先磨了幾下,把她的騷水塗滿了龜頭,使龜頭滑滑的,然後挺硬了陽具,對著她的小嫩穴,用力的一頂。

她感到穴口一裂,一陣劇痛,穴裡就漲得滿滿的。她就叫:「噯喲!好疼呀,你是怎麼弄的?這會痛死人。」

「已經插進去了。」

「怎麼這麼容易,一頂就弄上了。」

「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已經成熟了,可以插了。」

「弄是弄進來了,可是漲痛得好厲害。」

郭萬章聽她說漲痛得很厲害,就不敢抽插,趴在她的身上,那根鐵硬的陽具插在她的嫩穴中泡著。但是陽具被夾得緊緊的,好像用手捏緊了一樣。

楊雯意先感覺到被猛的一頂,嫩穴就好像被撕開了一樣的痛,穴口又火辣辣的又燒又漲痛。穴裡面只感到漲,一根硬綁綁的東西,梗在裡面,在她的心裡覺得這樣,已經就是插穴了。憑她的直覺,感到陽具已經弄進來了,就是插穴。

萬章的陽具泡了很久,也沒有動。楊雯意心想,這也沒有什麼太痛的地方嘛,只是一弄上,裂開了,有痛漲的感覺現在並沒什麼了。雯意想到美的時候,小嫩穴裡就冒出了很多的水,越淌越多同時穴裡先是一酥一酸的。酸酸的感覺很快的就過去了,穴裡起了作用了。

突然之間,她猛地一陣奇癢,由穴口往裡面癢,一直癢到心頭上,就種癢法真使雯意無法忍受了。她輕輕地把屁股動了兩下,這麼一動一動覺得有些止癢,也有一陣舒服。因此她很小心的動作著,恐怕把穴弄痛了。所以沒有痛的感覺。

「萬章,我這裡面,怎麼會癢呢?快把人都癢死了。」

郭萬章知道如果一抽這陽具,她的小嫩穴還是會很痛的。但她是十分需要了。

「裡面癢了,一定是要用陽具頂了。」

「你頂幾下,我試試,如果好,我就讓你頂好了。」

「剛開包,頂起來還是有點痛。」

「頂起來能止癢嗎?」

「當然會止癢,不然插穴為什麼要用抽插的嘛?」

「只要能止癢,痛一點我可以忍一忍。」

郭萬章一聽楊雯意如此說,他也不再多話,就擡起了屁股往下一壓,她就感到穴裡一陣刻痛。連忙用手抓了萬章叫道:「噯喲!噯喲!好痛呀,穴弄炸了,怎麼這麼痛,我不要頂了。」

萬章也連忙停住道:「你不是說可以忍得住嗎?」

「好痛,痛得叫人快昏過去了。」

「你不要那麼緊張,把腿叉得開一點,穴也放鬆點就不太會痛。」

「怎麼插穴要用頂的嘛?不要不行呀?」

萬章笑道:「不頂是插什麼穴嗎?」

「你先不要動,等我弄清楚了再動。」

「插穴就是這樣呀,你只要叉得大一些,放鬆一些,痛幾下就會好的。」

「弄這事我是不懂,可是我看過狗插穴,沒有用動的嘛?」

萬章笑道:「噯呀!那是狗嘛,怎麼跟人比,你真是太笨了。」

「我不是告訴你,我根本不懂又沒玩過,弄事這笨一點又有什麼關係。」

郭萬章也不能說得太多了,恐怕她不高興,心裡會不願意再弄。他一面和她親吻,一面又給她身上撫摸。一支手,伸到她的屁股上面,來回地撫摸著。他想了很多的辦法,挑逗她衝動起來。

雯意的屁股最敏感,一被他一摸弄,全身都覺得酥癢起來了,同時穴裡也癢了起來。這一次的癢,比剛才的那種酥酥癢癢,來的還要厲害一些,癢得叫人心都像有蟲在咬似的。

雯意叫道:「哦…不要摸了,怎麼摸屁股,人會這麼癢,連裡邊也在癢。」

萬章趁機說:「這回癢得很了,用頂得好嗎?」

雯意道:「你好會啊!整得我快瘋了,頂吧!萬章,頂死小穴算了。」同時穴裡的騷水,流得比先前的還多。

萬章知道楊雯意這次是春性大發,一不頂真會瘋了,他就擡高了屁股,抽動大陽具一下下地頂了起來。

剛一抽插,楊雯意有些緊張,穴裡有一點痛,她就把穴口盡量張開來,全身都放輕鬆了。就覺得他這樣的抽插,並不太痛。楊雯意此時就趁著他在頂的時候,就仔細的好好感受一下,感到穴裡插進來的陽具,一進一出的。同時使得穴中,一漲一鬆的。他陽具向外一拔,穴裡就失去了漲勁,往裡一插穴裡就漲得滿滿的,同時連花心都漲漲的。

他不停地抽插,她的穴就又漲又美的。穴裡冒出的那些淫水,越頂使得穴眼越滑。而且同時也會「嗶吱!嗶吱!」的在響。

雯意聽到聲響,就問:「啊!怎麼會響呢?是什麼東西響呀?」

他笑了一笑,曉得她不懂得真的太多了。凡是處女在開包時每個動作都對她非常的敏感,也非常的好奇,所以她這樣問萬章有很多無法回答。他只有用行動來告訴她。

萬章道:「這種響聲是插穴必有的情形,因為陽具是硬的,你那小穴又淌出好多水,陽具一插抽就會響的。」

她在這種有節奏地響聲中,興趣提得特別高,他的抽插也愈快,全身都處在又剌激又緊張之中。他一口氣就抽了二三十分鐘。雯意被抽得又舒服又爽快。穴裡的漲和痛,好像是不可缺少的一樣,如果沒有這種漲和痛味,反而不覺得舒服了。

萬章一味的趁機抽頂,她也會將屁股往上送,讓他插得更深些,最好每一下都能用龜頭頂在花心上。連連猛頂,雯意覺得人像懸在半空中一樣。一擺一搖的,心也被他頂了出來一樣。她一口氣忍不住,心頭一麻,穴心一酥,全身都在發抖,人好像由空中往下跌下來一樣。

雯意叫道:「我…我會…跌下來呀…」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她嫩穴裡的陰精,就洩了出來。

萬章的陽具也處於緊張狀態之中。忽然被她的陰精一燙,他也感到背上一酥,鼻尖一酸,兩眼微閉,龜頭眼就張開了。充足的陽精很有力地對著她的花心射了過去。雯意感到穴心上猛的一燙,又黏又濃的東西灌到穴裡來了。這種舒服的滋味比什麼都美,也是平生嘗到最舒服的滋味。

舒服雖然很舒服,可是人卻軟弱無力。想要動一下也不會動了,要想說話咀也不會張開。郭萬章也沒有力氣了,他們兩人同時都射出精來。

春情大發02

給郭萬章造成了這麼好的機會,完全是謝傳興造成的,當雯意開過包之後,他們兩人的情形就不一樣了。雯意每天都要他陪,那怕是白天兩人一刻也分不開。這情形看在柯華琍眼裡,覺得雯意全變了,華琍不好意思問雯意,但她的舉動很明顯地告訴華琍了。往往當著華琍的面,雯意也依在萬章的懷裡。那種動作使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兩人的關係非比尋常。

在一個很安靜的下午,萬章和傳興都到學校去了。柯華琍就走到雯意的房間裡來了,她一進門就看到雯意倒在床上,顯得疲累的樣子。

華琍走到床前面,笑著說:「短鱊,你是怎麼搞的嘛,成天都軟綿綿的,只有看到萬章精神就來了是為什麼嘛?」

「沒有嘛,你不要亂說,只是人很累想睡。」

「今天天氣很好,我們兩人一塊出去走走好嗎?」

「噯呀!在房裡躺著多舒服呀!出去幹什麼?」

華琍歎了一口氣道:「唉!你變了,變得簡直太快了,是不是和郭萬章弄上了。」

楊雯意本來不想把自己和郭萬章的秘密說出來,經過柯華琍這一歎氣,又說自己變了。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的對柯華琍。現在兩人是出遠門在外,尤其是在這一個繁榮的南京市,舉目無親的。

而柯華琍是自己要好朋友,又是同鄉人,自小就在一塊長大,跟親姐妹沒有什麼分別。以前不論什麼事,那怕最秘密的事情,都會對華琍講也和她商量,現在出門在外,又是這男女的秘密,她想,華琍總不會笑我吧!何況將來,華琍也會經過這個過程的…

楊雯意想了一會,就由床上坐了起來。拉著華琍的手道:「你歎什麼氣嘛,你坐下來吧,我有事情和你商議。」

「我們出去玩玩,一面談談不是很好嗎?」

「不行呀!這種事,最好是在房裡談,比較妥當。」

華琍笑道:「是不是你和郭萬章的事?」

雯意不好意思馬上承認,就繞了個圈子道:「你問得也真夠奇怪,為何老是往這上面猜,是不是謝傳興也跟你有一手,所以你急著問這些?」

「噯呀!你想到那裡去了?我才不會那麼快就被男人迷上。」

「我如果把秘密告訴你,你要對我怎麼樣?」

華琍笑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有什麼秘密?其實傳興天天追我追得我快溶化了,就差一點沒給他。」

雯意笑道:「你覺得郭萬章跟我呢?」

「承認不承認是你的事,依我的看法,你們兩個恐怕早就有一手了。」

「什麼一手嗎?說明白一點。」

華琍笑道:「可能你早就跟萬章弄過那事了。」

「你是根據什麼看出來的。」

「根據你近來,天天躺在床上,軟綿綿的樣子,我想是弄的太狠了。」

「你和傳興有弄過嗎?」

「他天天都在動我的腦筋,昨天差一點被他弄上了。」

雯意笑道:「為什麼會差一點呢?」

「他得寸進尺的,把我的褲子已經脫下來了。」

雯意叫道:「噯呀,那不是已經弄進去了。」

「才沒有呢!他那東西硬得好凶,他也騎到我身上來了,那東西對著穴口頂了很久,頂不進去,正在這個時候,有人來敲門。」

「怎麼那麼缺德,早不來晚不來,正在緊要的關頭來敲門,是誰呀?」

「是這裡的茶房,來叫傳興說他學校的人來找他。」

雯意笑道:「要不是有人找他,你可能已經被他開包了。」

「就是嘛,昨夜他也沒來,我想找你商議這件事,我怕今天會保不住了。」

「這要看你有興趣沒有?」

「不是我的問題,經他一逗弄,我就控制不住了。」

在楊雯意的想像中,謝傳興也可能是和郭萬章一樣,在女人的身上亂摸,挑逗得使人受不了。

「可能是在你身上亂摸亂揉是嗎?」

「你已經跟郭萬章弄過了是嗎?」

「我跟他,就是為了摸得我受不了才給他。」

「傳興摸,我不怕,他用舔的,簡直把命都舔出來了。」

雯意聽了,覺得非常奇怪,怎麼用舔的?舔什麼?舔奶頭嗎?她就問道:「是舔奶頭嗎?」

「才不是呢!奶頭也被他吃過了,他舔下面真要命。」

「舔下面?是舔穴呀?」

「就是嘛!他先在穴邊吻吻,一會就用吞尖舔,舔到穴裡去了,那股味真叫人舒服死了,舔得我直淌白水出來。」

雯意聽了就叫說:「那多美啊!萬章不會這一手,你怎麼不早些告訴我。」

「現在不是告訴了你,傳興說,今晚上還要舔,舔過之後給我開包。」

「既然玩得舒服,就讓他開包算了。」

「你已經開過了呀?」

雯意笑道:「早幾天已經開過了。」

「我就是怕弄得太痛,我問你,你開包的時候,會很很痛嗎?」

「痛是有一些,並不像所說的那麼痛,很漲是真的。」

「我要是知道你弄過這事,早幾天就該問你了。」

「如果不是你先說,我還真不敢說出來呢!」

柯華琍和楊雯意在房裡,談了一些跟男人玩穴的事。天色漸漸地晚了,他們兩人結束了這一類的話題,一同出來吃飯,剛吃完晚飯,萬章就一個人回來了。

柯華琍正盼望著謝傳興,見萬章一人回來,就問:「怎麼你一個人回來?傳興呢?」

「本來是一塊回來,他先回家一下,等會馬上會來的。」

雯意一見萬章就和他親蜜地在一塊,華琍看到這情形,也沒辦法夾在他們中間,本想一個人回房,但傳興不在回房裡也很無聊。

華琍就說道:「你們不要做的那麼噁心好嗎?這樣我一個人回房去怪無聊的。」

雯意笑道:「跟我們一塊,到我們房裡去聊天。」

「那才沒意思呢!我在那裡,你們會不方便的。」

萬章道:「那麼會呢!歡迎你一塊聊天。」

柯華琍心想,跟他們一塊去,一定會把我冷落在一邊,但如果不去,這一段時間真不好打發,於是說:「如果你們要有誠意,就陪我一同去看一場電影。」

萬章道:「出去玩是很好,可是傳興回來,會找不到人怎麼辦?」

楊雯意根本就沒有意思想出去玩,她就說道:「我看這樣好嗎?我們一同到華琍房裡坐會,傳興不是馬上回來嘛,等他回來讓他陪你看電影好了。」

華琍聽了就說道:「都是你一個人的主意,成天兩個人打的火熱,出去玩也不去了。」

雯意聽了,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看看華琍。

萬章笑道:「別生氣嘛,小姐,明天我們四個人一塊好好玩一天,今天先休息好了。」

華琍道:「雯意,謝謝你的好心,我不歡迎你們到我房裡來,你們回房好了,我在這坐一會。」

雯意笑道:「是不是生氣了?」

華琍道:「生什麼氣嗎?你不要那麼敏感好嗎?」

郭萬章見華琍的臉上,有點不太高興,他就拉著柯華琍和楊雯意指一指樓下笑著說:「走,一塊到樓下咖啡座裡坐一會好了。」

楊雯意也知道她不太高興,就扶著她肩膀道:「坐坐咖啡座也蠻好的,走,華琍,到樓下去。」

柯華琍沒有話說了,跟著他們一塊,下樓來了,找了個清淨的座位,三個人坐了下來。侍者馬上送上一些飲料。

萬章道:「在這裡坐一會也不錯,很清淨,也有音樂可聽。」

華琍道:「好是很好,可惜會浪費你們兩人的時間。」

雯意聽她說的話,都帶著一些諷刺的味道,心想她可能是在吃味了,但是謝傳興每天也是對她很好,可能是看我跟萬章太親近了,有點冷落了她才會這樣。

她一想到這些,就走到華琍身邊坐了下來。口中說道:「好了,別說那些了,我們兩個坐在一塊,今晚我們兩人一塊睡好了。」

華琍道:「去你的,我才不要你呢!」

雯意笑道:「你呀!是有了傳興,就不要我了。」

華琍道:「你不要來這套好嗎?如果你和我住一塊,萬章會恨死我了。」

萬章笑道:「不會,不會,你們兩人是姐妹嘛,應該的。」

「我問你,傳興到底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已經告訴你了,他先回去看看他父親,等會就會來的。」

「先不談這些,現在咖啡吃多了,夜晚會失眠的。」

「你也會失眠呀?」

「為什麼不會?」

華琍還沒有說話,就看見傳興奔了進來,到了座位邊,傳興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笑著說:「你們很會享受,在這裡吃咖啡。」

雯意笑道:「好了,這回你可回來了,我和萬章沒有責任了。」

傳興道:「你說什麼嘛?我不太懂。」

華琍道:「不懂就算了,不要問了。」

萬章笑道:「因為你沒有來,華琍正在發脾氣呢!」

傳興笑道:「真的呀?」

華琍道:「你不要聽他們亂說,才不會呢。」

楊雯意拉拉郭萬章的衣服,意思是要先回樓上去,萬章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站起來道:「傳興,你陪柯小姐再坐一會,我們先走了。」說完話拉著雯意的手急忙的走了。

傳興見他們走了就對著華琍笑笑的一直看她,華琍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捏他一下道:「你怎麼老是看著我,怪怕人的。」

傳興笑道:「我長得那麼醜呀?會使你害怕?」

「不是呀!是你看的我有些怕。」

「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人。」

「誰說不會,昨夜我就被你吃過。」

謝傳興聽了,就笑了起來,伸手就去摸華琍的大腿,她連忙把他的手拿開,說道:「你這人怎麼這樣,在這地方也跟人家胡來,讓別人看到了,多丟人。」

「我們回房去好嗎?」

「回房去是可以,但是不準你對萬章說我的事情。」

「怎麼會嘛,萬章問我好多次了。」

華琍連忙掩著傳興的咀,口中說道:「叫你不要在這裡說,你是怎麼了?」

傳興點點道:「好!不說,先上樓去。」

兩個人一塊到樓上回到了房裡,華琍就把房門給鎖上,傳興往沙發上一坐,脫下外衣笑道:「雯意和萬章,已經跟到一塊了。」

「你怎麼知道的?」

「萬章早就跟我說了,我想問你,看你知道嘛?」

「那是他們的事,管那些幹什麼?」

「華琍,現在沒有人了,你過來讓我親親嘛!」

「才不要呢!親得人家難過死了。」

謝傳興一把就把她拉了過來,放在自己的腿上,伸手就在華琍的乳房上,摸弄起來。

「噯呀!不要這樣嘛,摸得人家怪難受的。」

「摸得不好,用吃得好嗎?」

「吃得人家全身發癢,我不要。」她口中說不要,人就倒傳興的懷裡。

傳興一支手抱著她一手把她衣服解開,華琍半推半就地讓他把上身的衣服給脫下來。他的手,就伸在她的乳頭上,用手指在輕輕的捏弄著,她的全身都在酥麻麻,人也迷迷糊糊的,好像吃醉了酒一樣,呼吸也不平均了。

這時的傳興,知道她又進入情況了,拉著她的手就把她拉到床上去,一到床上傳興就十分有技巧的脫掉她的褲子來。

她一被他脫光了,就用雙手掩著自已的臉,心裡也在跳,傳興脫光了她也急忙脫著自己的衣服。

傳興全身赤條條的就拉她的手,往自己的陽具上放,叫她摸摸自己下面的那根陽具。華琍就閉著眼睛,張開了她的手掌,一把就握住了陽具。

她就問道:「這東西怎麼這麼硬?」

「這東西想弄到你的穴裡面去,所以就會硬。」

「昨天你弄了半天,也沒有弄的進去,害得我好害怕。」

「要不是那個茶房來敲門,一定會弄進去。」

「怎麼人家一來敲我們的門,你這東西就軟了。」

「弄這事別人來了,一定會軟下來的。」

「你是故意的整我,看到我,你就硬的那樣。」

「現在來插穴,這麼晚了,沒有人會來。」

「說不定雯意和萬章會來。」

「你放心,他們兩個現在恐怕已經在插穴了。」

華琍一想說得也對,他們兩個甜的那種樣子,可能雯意是在想弄了,又一想這幾天被傳興又摸又舔的,也逗得想弄一次試試。可是自己又沒開過包,到底是什麼滋味也不知道,不過傳興舔過我幾次穴,那味道真叫人舒服。如果他這根陽具硬給我插進去,是不是會像雯意說的又美又漲,現在陽具硬得這麼大真有點害怕。

繼而又一想,雯意和我是一樣的,到這時都是處女,現在雯意己經開過包,看她對萬章那樣好像一刻也離不開。要是不好,雯意也不會那樣子。經過她的分析後,決定之下今夜讓他插一次試試。

他挺著硬綁綁的大陽具,對著柯華琍的大腿上,碰來碰去的碰得龜頭眼冒出許多黏黏的水。華琍伸手一摸,摸得手上也是那種水。

她就問道:「你的陽具上,怎麼會冒水嘛,摸得我手上都是。」說著就坐了起來,用手拿著硬陽具,對著上面仔細看著。

他的陽具有六七寸長,龜頭眼前面是尖的,龜頭又圓圓得好大。龜溝很深後面有一些包皮,陽具又是長長細細的上面暴起了青筋。

華琍捏在手裡,覺得很好玩,很自然的就套動大陽具,她用力套了幾下龜頭變得紫紅,硬得和鐵一樣。

傳興連忙用手,抓著她的手道:「噯呀!不能套了,再套就會射出來。」

「射什麼嗎?」

「陽具裡有很多的精液,套舒服了就會射出來。」

華琍笑道:「射出來給我看看好嗎?」

「精液射了出來,陽具就會軟了。」

「你怎麼那麼差勁,射精了就會軟。」

傳興聽了就笑了一笑,覺得這個少女,真的是沒開過包,連這些都不懂。就笑著說:「不是我差勁,每個男人都是這樣,射了精都會軟的。」

「我這樣用手給你套,你有舒服嗎?」

「當然有呀!就是太舒服了,才會射精出來。」

「這樣最好了,我給你套出來,不用插穴了。」

「套出來的人會累得半死,也會傷身體,所以要插穴插出來的才好,要不然男女在一起要插穴嘛!就是這個道理。」

「不是我不給你弄,真的我不會,也沒開過包。」

「我們慢慢的弄,反正不會使你太痛。」

「傳興,說真的,我這個小穴給你舔了兩三次,天天都想要你舔,你不在我會癢得要命。」

「你沒有看到雯意嘛,成天死纏著萬章,就是因為萬章插穴插得好!」

「你插穴插得好不好?」

「萬章插過很多穴,玩得功夫要好一點,我插的穴很少。」

「我倒楣,碰到你這個不太會的。」

傳興笑道:「如果不太會,還會給你舔穴呀,不信你問問雯意,她的穴萬章舔過嗎?」

「我己經問過,雯意只是給萬章插,沒有舐過。」

「你既然問過雯意,她應該告訴你,開包的味道。」

「她說有些痛,又有些漲,也有舒服。」

「既然知道好了,現在就讓我弄一次好了。」

「跟你說了半天,穴裡怪癢的,你先幫我舐一舐再開包好嗎?」

傳興為了要討好她,就把她的雙腿分開來。叫她睡在床邊上,屁股下面,又給她墊上一個枕頭,傳興蹲在她兩腿間,用手把她大腿抽了起來。

華琍的小穴,長得比較小,陰毛也不多,一撮陰毛,都長在陰戶上。她那兩片陰唇,也比較薄紅紅的。她的小嫩穴眼裡也是水汪汪的,屁股圓圓的很大。

傳興一撥開她的大腿,把頭一低就趴在華琍地穴口上,先用咀對著穴眼上就吻了一口。他這樣一吻,華琍就輕輕地把屁股向上擡了一下,使得他的咀正好吻在穴口上,一陣熱熱的咀唇,碰到穴口上,她就像觸了電一般。

傳興吻了一下穴眼,就伸出舌尖對著她的陰唇上,連舐了兩口,舐得華琍把穴一翻一翻的。他伸長了舌尖對著穴眼上面,就一口舐了過去,正好舐在她的陰核上,傳興就用咀唇一口咬住了陰核。

華琍感到他咬住了那個最會癢的地方,人就酥起來了,也控制不住了。她就把大腿分得開開的,口中叫道:「哦!好舒服,不要給我咬掉了呀?」

傳興見她浪起來了,馬上就咬住陰核,用舌尖對著陰核上,又吮又舐的又對穴眼上也舐了起來。

華琍叫道:「傳興…我這穴…太美了…小心會舐的…淌尿。」

傳興也管她會不會真淌尿,對著陰核上用力一吸,把那個陰核,吸得翻了出來,狠狠的對著上面就吮了起來。

華琍被他的舔舐,穴裡又癢又酥的,騷水就像尿尿一樣往外直冒,淌得傳興滿咀都是騷水。

他放開了陰核,吐了一吐口水,又對著她的小穴眼,一口吸了下去。

傳興這時伸出了他的舌尖,對著穴眼裡,一頂一頂的,華琍感到穴裡一熱一酥的十分舒服。她就浪叫道:「舐的狠一點呀,好舒服,你好會啊!」

傳興用舌尖,連連地對著柯華琍的小嫩穴裡,弄進弄出的,弄得華琍全身都在發抖。他知道她已經到了非要插穴的時候,他就放開了小穴,不給她舐了。

而柯華莉正在舒服之中,突然感受不到吸吮和舐的滋味,就問道:「你是怎麼了,又不舐了,是不是要我的命呀!」

「穴裡的騷水很多,現在用陽具插進去,比這還舒服。」

「會痛呀?」

「一定不會痛,你試試就知道了。」

「我快癢死了,好呀,你用陽具插好了,要輕點。」

傳興見她要了,心裡十分高興,連忙由地下站了起來,而華琍橫躺在床上,屁股墊在床邊的枕頭上。那個小嫩穴水汪汪的露在外面,穴口上的陰唇還一張一合的,雙腿開開的一付準備讓陽具插的架式。

傳興挺硬著長大的陽具,正好對著她的小嫩穴,他把大龜頭對著穴眼上先揉幾下。華琍感到一個熱熱的東西,圓圓的在穴口上揉了起來,又酥又癢的專門對著那個穴眼上磨弄著。

他的龜頭上,已經磨弄上了很多的騷水,穴口滑滑的,龜頭也滑滑的。他就向著華琍的穴眼中,用力的一頂。柯華琍猛地感覺到她的穴口一裂,「嗶」地一聲。

她就叫起來了:「噯呀!好痛呀!」

她還沒有叫完,傳興用力一頂,那個大龜頭就頂進去了,小穴很,緊龜頭像被緊緊捏住一樣。

華琍叫道:「噯喲…我不要了,這好痛呀…這樣…穴會弄炸的呀…」

傳興把大龜頭插進去了,就用手抱著她的屁股。同時說道:「你不要緊張嘛,已經插進去了。」

她感到這種痛,完全是把穴撕裂了一樣。傳興又頂了兩下,她低頭一看她那個小嫩穴漲得真快炸了,龜頭插在穴眼中,小穴裡淌出些紅紅的血。

他知道她的處女膜已經插破了,就對她說:「不會再痛了,陽具弄進去了一節,處女紅已經淌出來了。」

「好痛啊!淌出來的是什麼樣呢?」

「只是一點點血水嘛!」

「這插穴真不舒服,會痛死人的,還是舐的好,但是舐久了穴裡會癢。」

「插進去了,穴還會癢嗎?」

「痛都快痛死人了,還會癢什麼?」

「我還沒有都弄進去呢!」

「噯呀,這麼痛,你弄進去了多少?」

「才插進去一個龜頭。」

「翻在陽具上面的那些包皮,插進來了沒有?」

傳興笑道:「還早呢!那還在外面,那些插進去,你就會舒服了。」

「死鬼,你好壞,能舒服的你為什麼不插進去嘛?」

「真是好心沒有好報,我是怕你叫痛,所以才弄了一個龜頭進去。」

「只要能使我的穴舒坦,你就頂進來吧。」

謝傳興見她第一次開包,就想穴裡舒服,由此可見,這個小浪穴,已經是很夠騷的了。他就又用力一頂,長大的陽具,又弄進去了一節。

華琍感到穴裡又猛一漲裡面也裂開了,硬生生地在痛。她把眉頭一皺,叫了聲說:「噯喲!又弄了一節進來,說不要你也不會拔出來,你就一下子頂進來算了,這樣一點一點的弄老是在痛。」

「你要是一開始就這樣有決心,早就不會這樣痛了。」

「死壞人,你懂你就弄好了,你故意整我,叫我慢慢的受罪。」

謝傳興跟她一時也說不清楚,乾脆也問她了,雙手架著她的大腿,屁股向前一頂,陽具就往穴裡一鑽,整根陽具都弄進去了。

華琍大叫起來:「噯喲!這一下真要命了,怎麼這麼凶,穴都插炸了,我這穴怎麼能插。」

叫得傳興笑了起來,就用陽具連連抽插了幾下,插得華琍張著大咀,頭也在冒汗,痛得全身發抖。

傳興見她痛得可憐,同時第一次開包,屁股又墊得那麼高,這種插法是最厲害的,就是天天在插穴也會吃不消。他就停止了抽插,把陽具放在穴裡泡著。

華琍感到他不動了,穴裡只是漲漲的,那種痛已經沒有了。就對傳興說:「就是這樣的弄在裡面,不要動動起來,我會痛死的。」

傳興笑道:「聽你的,我不動了,如果你叫我動,我也不動。」

「我的穴弄的這麼痛,我又沒有瘋,怎麼會叫你動嘛?」

「好嘛,就這樣放在裡面好了。」

「是什麼人想出來的點子,插穴還要用頂的,真是太絕了。」

傳興也不再多說了。他感到陽具被套得緊緊的,真像大口咬住一樣。

華琍則感到穴裡奇漲,那陽具弄在穴裡還一硬一硬的。她想仔細地試試味道,就用穴一夾。夾得穴口痛了起來,同時她那個小嫩穴也火辣辣的,好像又在發燒又在痛,又加漲痛地滋味。

本來剛才插上的時候,穴裡冒出來很多騷水,現在一痛一漲那騷水也不來了,使得穴裡好緊好緊。簡直火燒一樣,叫人難過。好在傳興不再頂了,如果傳興再抽插,小穴還是會冒出水來的。

傳興一面用手在她的屁股上撫摸著。華琍屁股是最敏感的。經他一撫摸,她就全身都酥起來。傳興另一支手又在她的奶頭上一揉一揉的,弄得華琍只是喘氣,口中也吞了幾口口水。

這樣泡了有二十多分鐘。華琍的穴起了變化,裡面有點癢癢的。她心裡在想,怎麼會癢起來了?本來好痛好漲的,現在感不到痛了。這一癢,就真的癢得叫人有點受不住了。

「死鬼,你在搞什麼嗎?」

「搞什麼?我動都沒有動。」

「是不是你的陽具淌精水了?」

「都沒抽送,怎麼會淌精水嗎?」

「噯呀!不對勁,穴心上怎麼癢起來了,越癢越厲害。」

傳興知道她穴心一癢就要抽送,就故意說:「怎麼會癢嗎?又沒動,又沒有淌水?」

「噯呀!不對勁,越癢越凶了,好像有無數的蟲在爬,心都快癢掉了,這要怎麼辦嗎?」

「我把陽具拔出來好嗎?」

「拔掉了,裡面會空空的癢,不要拔。」

「不拔出來,又抓不到癢的地方?」

「你怎麼這麼笨,就是拔出來了,也抓不到呀!是穴心癢。」

傳興暗想,小嫩穴,這一次你一定要我給你頂了。他想好了就趴在她身上,一動也不動。

華琍癢的簡直快瘋了。她的心裡一急,就把屁股一擺,扭動了兩下,這一扭動穴裡的癢減輕了,同時還有些舒服起來。

華琍心想,這也真怪,我自己動了兩下,馬上就不太癢了,不但不癢了,還有些舒服的味道。她就說道:「傳興,我怎麼一動反而不癢了,還有些舒服呢!」

「穴還會痛嗎?」

「痛是沒有了,只有些漲,可是這種漲,漲得很舒服,是不是可以抽插了。」

「看你要不要?如果要,我就幫你抽送幾下。」

「死鬼,你怎麼這麼壞,你插過穴才懂呀,我又沒弄過,你別整我嘛!幫我頂幾下,我試試好不好?」

「插穴一定要抽送才叫插穴,沒有人像我們這樣,弄在裡面泡著,這會癢死人。」

「你既然懂,你就頂呀,為什麼整我癢死嗎?」

「我一頂,你就會罵,所以才不敢抽送。」

「好了,別說了,抽送幾下嘛!」

傳興曉得她這一發作,性慾一定很強,就用陽具,在穴裡開始抽送起來。

柯華琍感到傳興他這抽送,簡直使她舒服美得快上天了,穴裡的癢沒有了,痛也沒有了,只是漲漲得舒服極了。

傳興他越頂就越舒服,舒服得穴裡在冒水了,穴水一冒就流個不停,他的陽具也頂得有力了。

小嫩穴開始響起來了,他往穴裡一頂,就聽到「嗶吱」一聲。

華琍叫道:「我…好美…頂得快…也重一…點…」

傳興硬挺著長大的陽具用力的在插弄了,越送越快,越頂越深,華琍的穴「嗶嗶吱、嗶嗶吱」地連響著。

她被插的氣也不均勻了,可是真的太舒服了,這種舒服叫人形容不出來。

華琍感到穴也不痛了,只是在響,響得十分好聽!

她就抱緊了傳興浪叫道:「好哥哥…弄這事…怪…美的,我快要…舒服死了,狠點嘛…插得深一點。」

傳興也很久沒有插過穴,現在開了這麼一個小嫩穴,又浪又騷,同時小穴雖然淌出很多的水,可是還是十分地緊,他一邊抽送,一邊低頭向著穴上一看,那個嫩穴穴眼漲的翻了很大。

陽具往外一拔,穴裡的嫩紅肉也跟著往外翻,往裡一插,穴口一張,漲得好大。傳興覺得這真是美透了,一口氣就抽送了三四百下,插得柯華琍張牙裂咀的喘大氣。

頂一會,停一會,使得她換氣能均勻些。

一陣狂送猛頂,柯華琍感到人都要飛起來了,同時穴心也要掉下來一樣。

柯華琍連連地顫抖著身體,感到整個人好像要跌倒了一樣,突然穴心向外一冒,全身一陣無比的舒坦。她就洩出來了一大堆白白濃濃的陰精…華琍整個人也軟下來,想說話咀也張不開了。

傳興也到了最高潮,龜頭被她陰精一燙,他的龜頭眼一張,也射出了濃濃的陽精。

謝傳興和柯華琍兩人在同一時間射出了精液,華琍又舒服又累的也沒氣力了。

傳興把她的雙腿放下,就拔出了陽具,她的穴裡眼,跟著就冒出來一些紅紅和白白的東西,淌得床上的白床單上面一塊一塊的。

謝傳興插過穴,就把華琍抱著,兩人一同睡著了。

春情大發03

楊雯意和柯華琍這次的金陵之行,真可以說是啟開了人生最美麗的一頁,對於這麼一個五花十色的都市,跟她們結下了不解之緣。

郭萬章依靠著家中的財力,過著公子哥兒的生活,傳興是萬章的同學兼保鏢,兩人弄到了雯意和華琍,覺得在精神上已很滿足。每天陪著這兩個少女,出入公共場所過著紙醉金迷的日子。

住在這麼大而有名的飯店中,當然生活得也很豪華,她們經過了這段時日,把原有的土味也磨得沒有了,接著,她們朝著時髦的方向前進,越來越漂亮了。

郭萬章過了一段日子,覺得把她們兩個放在飯店久住,不是辦法,兩人就準備另外租屋居住。

傳興領了這個差事,也為了自己,他很加緊地找到了一所住處,是個半西式又半中式的住宅。

一個二層樓式的房子,在樓上租了兩間臥房一間客廳,小巧玲瓏。

花了一點錢,重新粉刷一次,又買了一些家俱,佈置得很像樣了,傳興就帶著萬章來看看。

郭萬章一上樓來,一看兩個臥房接連在一起。

本來這是個最大的房間,房東由中央一隔成二,變成了兩間,臥室的中央是木板隔的,又開了個窗戶。

兩間臥房外面就是個長形的客廳,銓個客廳長而且窄,是以房子地形式隔開而成的。

靠著房間的後面,就是一個浴室和馬桶間。

表面上看起來,還算不錯的。

這種房屋,在當年的南京市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如果以嚴格的說法,這兩間臥室和客廳,都是木板隔的,如果其中一個房間放個屁,三間房裡都會聽得清清楚楚。

萬章看了,只是覺得馬馬虎虎可住而已。

第二天,楊雯意和柯華琍都來了。

他們四個人一同進來。

四人都覺得這裡很清靜,楊雯意的想法,總覺得租屋當然不能跟大飯店比,而華琍也有同感。

在她們認為住這比大飯店的客房之,來的要自由,不論做什麼也較方便得多了。

經過楊雯意的同意,柯華琍也無意見,她們兩個馬上就搬了過來。

謝傳興忙著整理著兩張床舖,又排好了家俱。

這個房子,總算佈置得妥當了。

楊雯意和柯華琍等到都佈置好了,又前後的看了一看,最先沒有想到的問題,現在發現了。

華琍叫道:「噯呀!雯意,我們兩人的房間,中間不應該有這個窗戶才好。」

雯意看了一看道:「為什麼?」

「這睡覺兩邊都看得見嘛!」

「做一個窗簾不就行了。」

「起先看的時候,都沒注意這些,現在都發現了。」

「你的想法是很對,但是你不去看,不就沒事了。」

華琍笑道:「我不看是可以,如果傳興要是要看你,怎麼辦?」

「那還不簡單,我叫萬章也看你好了。」

「我們先說好,誰也不準偷看。」

「只要你不嗲聲嗲氣的,人家也不會去看你。」

「管他呢!又不是自己的家,先住住再說。」

自從她們搬到了這裡來之後,郭萬章和傳興為了學校中考試又加上他們父親看得很緊,一連有七八天沒來過。

華琍是最受不住寂寞的人,雖然和雯意每天在一塊,不缺吃的,但是精神上,一直都為慾火而困擾。

雯意雖然冷靜點但是也有些難耐了,總之,沒有男人的陪伴,這兩個少女是無法忍耐下去的。

經過了雯意幾次到他們校門口去等,總算把這兩個風流大少找到了。

雯意一見萬章就氣呼呼道:「你是什麼意思?把我們兩個丟在一邊不聞不問了?」

「好心一點好嗎?這裡有人在看我們,也不要那麼大聲嘛!」

「現在跟我一塊先到我們那裡,我再慢慢跟你算帳。」

「你先回去,我和傳興馬上就到。」

「你叫我先走,是不是又想溜了?」

「絕對不會呀,因為我老頭叫人在看著我,等我回去一下,馬上就到。」

「我也不怕你不來,如果你溜了,明天我帶著華琍到你家裡去。」

「不騙你,你先回去我一定會去的,詳細情形再向你解釋。」

事實上萬章並不是躲避她們,最主要的是他家中,已經知道他在外面養女人,對他看得很緊。

萬章曾經多次想要去雯意那裡,都沒能成功。

謝傳興多少和傳興有一點親戚關係,所以郭萬章的父親,也很自然的把傳興也看住了。

不論事實真相如何?他和傳興,還是會去找這兩個少女的。楊雯意回到住處,就和華琍談起這件事。

華琍的想法,覺得這兩個男人太不可靠了,他們不來,可能有心要丟掉她們。

「雯意,我看他們是有心的,我們兩個被他們玩弄了,現在想丟掉我們了。」

「依我看,剛才萬章跟我講話的情形,可能不會。」

「如果今天他們不來,我的話是正確的。」

「噯呀,別說這些了,不來就散好了,也沒有什麼關係。」

「算我們做了一場惡夢。」

「做惡夢倒是無所謂,自從有了那個關係以後,怪使人難過的。」

「我不也是一樣,每夜都睡不著覺。」

這兩個人正在談著,心裡抱著失望地想法,又加上了空閨地苦惱,話就多了。

突然之間,聽見了萬章的敲門聲。

華琍道:「雯意,你的那個真的來了,快去開門嘛!」

雯意也聽見是萬章的聲音,馬上就跑去把門開了。

兩個難兄難弟,一同出現在門口。

他們兩人還沒說話,雯意就叫道:「華琍,傳興也來了。」

華琍聽了,也急忙地跑了出來,一看見傳興她就罵道:「死鬼,我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說著就走上去,一把擰住了傳興的耳朵,她用的力氣很大,把傳興擰得低著頭雙手蓋著耳朵,口中說道:「噯呀!擰得好痛,不要這樣嘛,怎麼跟母老虎一樣。」

華琍把他擰著耳朵,拉了進來,到了客廳中,就說道:「今天你要跟我講清楚,為什麼這麼久不來?沒有理由我們就散好了。」

萬章看著華琍,真的有些生氣了,又看到傳興那一付很委屈地樣子,覺得十分地過意不去。

「華琍,你不要這樣,傳興完全是為了我。」說著就把家中對他的情形說了一遍,同時傳興還為了他而受過。

傳興道:「好了,算了,反正我自認倒楣,到這裡來也被人整。」

華琍笑道:「這裡誰整你嘛?」

「噯呀,沒有呀,過去就算了。」

謝傳興就是有著好脾氣,從來也不願和人爭執,尤其對女孩子,真的涵養到家了。

這一幕鬧劇,馬上就落幕了。

接著而來的是雯意帶著萬章,華琍和傳興各人回到各人的房裡去了。

雯意對著萬章道:「搬到這裡之後,你還沒在這裡住呢!」

萬章一把就抱住了她,對著她臉上先吻了一下。

雯意道:「討厭,那麼久不來,一來了就跟饞貓一樣。」

「雖然我沒有來,可是天天都在想你。」

「算了吧,別灌我迷湯了。」

萬章聽了就把褲子往下一拉,那根大陽具硬得翹了好高,他用手扶著硬陽具,口中說道:「你看看,是不是真想你。」

雯意一看,他真的把陽具拿出來了,同時那大陽具又粗又長,那龜頭眼上也在冒水了。

雯意笑道:「你呀!一來了就是想弄那事,煩死人了。」

「已經有七八天都沒弄過,好難過的。」

「你難過?難道人家就不難過呀!」

「你快些把衣服脫了,我先插一次穴好嗎?」

雯意一看到他的陽具,七八天沒弄的小穴也淌出了很多的騷水,同時穴裡一癢一癢的真想立刻弄進去。

萬章已經把衣服都脫光了,坐在床邊上在等她。

雯意就先去上了一次廁所,把尿尿出來,然後回到房裡脫光了衣服,正準備上床。就聽到華琍的房裡,沒有說話的聲音,可是床舖在不停地響著,同時還有一種「啪!啪!啪!」的聲音,這是肉碰肉的聲音。

又聽到華琍只是在喘氣,同時口中「噯喲!噯喲!」地叫著。

雯意一聽這種聲音,知道華琍在幹什麼了,就笑著小聲說:「萬章,他們兩個真快,已經在插穴了。」

「怎麼沒有聽到說話,只聽到插穴的聲音。」

這時華琍嬌喘著,氣也出不均勻了,同時就聽到她在浪叫:「喲…好美啊…插得好深…會弄壞了小穴呀?」

這種浪聲,逗得雯意真的忍不住了,走了過去,一把就握住了萬章的陽具,捏了一捏又套動幾下。

萬章道:「會把精水套出來,快上來插穴好嗎?傳興已經插上了。」

「你聽聽,華琍真浪得上天了,也不知道傳興是怎麼個插法?」

「也是和我們兩個一樣,能有什麼分別嗎?」

雯意用手指在咀上一比,意思是叫萬章不要大聲,同時她笑咪咪地抱著萬章的頭,用咀對著他耳邊,很小聲的說道:「我們去看看好嗎?」

「他們在弄穴,怎麼能到別人的房裡去,去了他們也不弄了。」

「不用去嘛,到這窗戶邊,就可以看得到。」

萬章就依言去舉頭一看,真的相通的那個窗戶是開著的,又看到華琍的房裡燈開得很亮。

他就拉著雯意,輕輕地走了過來,兩個人就對著窗戶,朝華琍的房裡看。

可是窗戶上被華琍用一塊布把窗戶蓋住了,而那塊布比窗戶小,上面蓋住而四邊都空著蓋不到。對著裡面一看,十分地清楚。

萬章和雯意一看,兩人就抱在一塊了。

他們看到華琍脫得光光的,傳興也是光著全身,但是他們的這個弄法,不太一樣。雯意看到傳興睡在下面,全身挺得直直的,雙腳也並在一起,平平地睡在床上,華琍則赤裸著全身,雙腳叉得開開的,騎在傳興的肚子上。

她的上半身,又是半趴下去的姿式,兩支大乳房,正好對著傳興的臉上。

雯意偷偷一看,傳興正在吮吸華琍的奶頭,另外一支手,又在另外一個奶頭上,又捏又摸的。

華琍的兩個膝蓋,跪在床上,大屁股半厥著,再仔細一看,華琍的穴裡騎進去一個陽具。

萬章拉拉雯意:「華琍好會玩啊,她在弄陽具。」

雯意用手指捏了萬章一下,叫他不要說話。

此時,柯華琍一下一下跳著,雯意覺得華琍真的很會弄,她像男人插穴一樣,也在抽送著。

頂得方式,跟男人頂得一樣,看那樣子用的力氣比較大,華琍每頂一下,一定要坐得很重很緊,要把傳興的陽具,整根的坐到底。抽出來的時候也擡得很高,一定要把陽具都抽出來,只留了個龜頭在穴眼裡,然後又用力的往下一坐。

「噗唧」一聲,傳興的陽具就看不見了。

雯意覺得華琍真得好會享受,女人玩上面,同時弄的力氣也比男人大,看得雯意穴裡癢起來。她就拉著萬章的手,放在自己的穴上,萬章一摸,這個小浪穴,騷水淌得真多,滑滑濕濕的。

雯意再一看,華琍弄得來勁了,她騎在上面,連連地用著自己的穴,往下猛坐,愈坐愈快,那兩個大奶子也跟著搖擺起來了。

華琍連坐了數十下,坐的口中喘的跟牛一樣。同時又浪叫道:「喲…喲…穴玩…炸了…穴心會弄…掉了…」

雯意聽她一浪叫,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萬章問道:「你在笑什麼?」

「死華琍,真是又騷又浪,她自己在坐陽具,還說穴玩炸了,怕弄炸坐那麼大力幹什麼?」

「這就是插穴嘛!反正只要舒服,什麼都能說出來。」

「我就不會那樣。」

萬章摸著她的穴,道:「你是性冷感。」

雯意罵道:「你放屁,我才不冷感呢!不信試試,看誰厲害?」

「要試,我們也換一個樣子弄一次。」

「你要我玩上面呀?」

「不是呀!我們不看他們,也來插穴好了,我教你一個新的花樣。」

雯意就由窗口走了過來。

她和萬章,一同走到床前面。

萬章就一把拉著她道:「不要上床嘛,我們就在下面玩好了。」

「下面怎麼玩嗎?人不睡下,怎麼能弄?」

「當然可以,你趴在床邊上,屁股厥起來,就可以。」

「去你的,那不就是插屁股嗎?」

「不是呀,是插穴,你試一試,比在床上好!」

「我才不相信,你趴個樣子給我看看。」

郭萬章就走到了床邊上,把雙手扶在床沿,上身趴了下去,雙腳站在地上,屁股厥得高高的。

「這像這樣的厥法,就可以弄進去。」

「不行,這一定是玩屁眼,我不要。」

萬章急了,就說道:「不會呀,你怎麼這麼笨,你趴下去我用手摸一下,你就知道了。」

雯意也說不過他,又看他說得一本正經不是插屁股,心裡就活動一點,心想要玩花樣只好聽他的。如果不好,或者是不舒服,我可以不要馬上站起來,他也就插不成了,想好了就不再多言了。

雯意也學著剛才萬章做的樣子,把雙手往床邊上一放,上半身就往床沿趴下,屁股往上一厥。兩腳站在地上,做的姿勢十分地正確。

萬章見她厥好了,就站在她的屁股後面,用手扶著大陽具,把龜頭放在她的穴口上,揉了兩下。

她就問道:「這是什麼地方呀?噯呀!我不知道這樣也可以插穴,你揉的地方,正是那個插的肉洞。」

「我沒有騙你吧?」

雯意的小嫩穴被萬章的大龜頭一揉,就冒出了騷水來了,同時也癢得很厲害,她就說道:「頂進去嘛!人家癢得要命。」

萬章支手摟著她的大白嫩屁股,硬綁綁的大陽具就對著她的穴眼中,用力一頂「嗶吱」一聲,整根陽具,就頂了進去。

楊雯意感到穴口一張,中間一個硬肉棒,硬生生地塞了進來,插得好緊,龜頭已碰到穴心上了。

雯意喘了一下道:「哦!弄進來了,弄得好深啊!」

萬章一看,陽具都弄進去了。

她的那個小嫩穴,騷水也跟著在淌,穴眼插得裂了很大,連她那紅嫩的屁眼也漲得往外翻。

萬章一插進去,就伸手抓住她的兩個奶子,一手握了一個,用手指在奶頭上,輕輕地捏著,他就挺硬著大陽具,對著她的穴裡,開始抽送起來了。

一下一下的,先用輕抽慢送的,抽送了三四十下,感到她的穴滑潤起來了,郭萬章就改換了抽送的方式,他用雙手抓緊了她的腰部,陽具也抽出來的比較長了,每頂一下,連根插入。

每抽出來一下,必定要把龜頭拉到穴口上,又用力地頂進去,這樣的插弄,他和雯意,都相互地配合著。他向前一送,雯意便會把屁股往後一迎。

抽送的聲音很,大萬章的肚皮碰在雯意的屁股上,兩人的肉相互撞擊,「啪!啪!」

聲驚動了華琍和傳興。

華琍剛才被傳興插得洩了精來,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一會,再插第二次。

傳興手拿著毛巾,正在擦肚皮上和陽具毛上的騷水,他們倆聽到了雯意的喘聲和肉碰肉響。

傳興一聽那種響聲響得不太一樣,不像一般插穴的那種響法,華琍雖然有些累,也被這種聲音響得有些好奇。她就由床上坐了起來,也沒有說話,只豎起耳朵在聽。

傳興笑道:「他們倆個玩得好大勁啊,這麼響?」

「聽起來好怕人的,插的這麼狠,雯意會被插壞的。」

「只聽到雯意在喘,也沒聽到叫嘛!」

「是呀!傳興,小聲一點,我們到窗口去看看。」

「看了我又要插穴。」

「去你的,剛才弄過,等休息一會再插。」

華琍走到窗戶邊,把窗戶上面的布拉開了一個角,就對著雯意的房裡一看,心馬上就跳起來了。她用手招招傳興,叫他走過來。

華琍又指雯意的房裡,在明亮的燈光下,華琍一攪,雯意趴在床邊上,高高厥著白嫩大屁股。萬章赤裡著全身,站在雯意的屁股後面,雙手抱著雯意的腰,他的屁股用力的正在向前挺,頂得雯意又叫又喘的。

華琍一看以為萬章在弄雯意的屁股,她的心裡就一驚,馬上就脫口叫了起來說:「噯呀!這個死人好壞啊!怎麼插雯意屁股嘛!」

雯意和萬章正進入了忘我的狀態之中,經華琍這樣一叫,也嚇了一跳。

楊雯意回頭一看,見華琍整個人就趴在窗戶上在看,傳興也在一邊摟著華琍在笑。萬章也回頭看到了,知道這兩個也來偷看他們插穴。

雯意趴在床上罵道:「死華琍,你怎麼偷看我們嘛,死不要臉。」

「你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好嗎?要不是你們的聲音太大了,我才不要看呢!」

「又不是在你房裡,大聲一點,是我們的事情。」

「雯意,你也像一點樣好嗎?屁股怎麼能給他弄?」

「沒有嘛,怎麼能弄那地方。」

「還說沒有呢,現在正厥著屁股讓他在弄,還不承認。」

萬章笑道:「這不是插屁眼呀!小姐,你不會這樣玩呀!」

「誰和你說話嘛,最不要臉了,跟狗一樣,走後邊弄她屁股。」

傳興拉了拉華琍道:「那不是弄屁眼呀!是干穴。」

「插穴怎麼由後面弄?」

「跟你說了你也不知道,要弄過了,你才會懂。」

「你也會這樣弄呀?」

「怎麼不會,不過跟你沒玩過這樣的。」

這時的萬章,為了要使雯意舒服,也不管華琍在看著,他就挺起大陽具,又是一陣狠狠的抽送。頂得雯意的囑穴,又酥又麻的。萬章又用力地狠插了四五十下,兩人一同射出精來了。

華琍還是站在那裡看著,等到萬章和雯意兩人都射出精來了,華琍仔細地一看,萬章把粗大的陽具拔了出來,上面都是一些白白的精液。

華琍是第一次看到萬章的陽具,她覺得這根陽具跟傳興的不一樣,剛由穴裡拔出來,還會一翹一翹的又粗又長,她再向雯意屁股一看,看到她還是趴在那裡,穴眼裡的濃精,向外只是淌。

華琍這時後已看得很明白了,萬章真的沒插雯意的屁眼,她那個屁眼還是乾乾的,只有那個小穴,穴眼裂了很大,還有些水在向外淌,跟自己被傳興插過了一樣,她看了這情形覺得插穴的花樣還真不少。

她和傳興又回到床上躺著。

傳興問道:「你看過了,他們是不是插屁眼呀?」

「不是的,我已經看很清楚了,不過他們玩得也真怪。」

「這根本不怪,不過你沒玩這樣的就是了。」

「我現在想,雯意一定弄得很舒服。」

「你不舒服呀?」

「不是我不舒服,我玩上面,陽具老是往外跑。」

「你頂得不對眼嘛,又坐的太快了,穴水淌得太多,一滑就掉出來了。」

「說實在的,萬章的陽具真得好大,要是玩上面決對很過癮。」

「你又沒跟萬章弄過,怎麼知道很過癮。」

「噯呀!我不過這樣想想罷了,又不是真想他的陽具,有你的已經夠了。」

其實華琍的心裡,是真的很想給萬章插一次試試,以前沒看過他那根陽具,心裡並沒有這種想法。現在看到萬章的陽具了,又硬得那麼粗大,如果真跟他弄一次,一定比傳興好得多。

華琍有了這想法後,對萬章有一些好感了。又想到雯意,如果真的跟萬章有了關係,她又會對我怎樣呢?一些自擾的問題,盤旋在華琍的腦子裡。

她想到自己,就沒有去想想雯意。

其實雯意也有一種幻想,自從那天華琍說傳興的舐功很好,尤其是舐到穴眼裡,又頂又吸再加上吮,真把人都舐得酥掉了,雯意聽了這些之後,很想試一試。

她曾經叫萬章也幫她舐舐看,可是萬章對於這一套,不太有興趣,這種性交的行為不能勉強的。

雯意對這種得不到的享受,總是在渴望著,不過,她的的個性要比華琍含蓄得多了,心裡有什麼想法,也不喜歡說出來,只是放在心裡。

華琍就不一樣,想到什麼,看到了新奇,馬上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兩對男女,經過了很多天沒有在一塊,現在又聚在一起了,這一夜都沒安靜過,兩個房裡,不是這個插穴,就是那個又弄進去,四個人都弄得精疲力盡,到了天亮才睡去。

春情大發04

郭萬章自從和雯意泡在一塊以後,一天都沒有分開過。

他每天和傳興一塊按時的來到這裡,夜夜都在肉戰著。傳興夜夜春宵,一定要和華琍弄上兩次才能睡覺。

在一個清晨的晴朗天氣下,陽光照進這座小樓房中。

床上的人都在熟睡之中,一夜的插弄都很疲倦。

突然之間,樓門有人在敲打著,驚醒了正在睡眠中的華琍,由床上坐了起來,推推傳興道:「傳興,有人叫門,你去看看嘛!」

這時隔窗的房裡,萬章也醒了,聽到華琍叫傳興去開門,他就由床上起來,連忙說道:「華琍,最好是你去開門,問問是什麼人,我和傳興去都不好,恐怕家人找到這裡來了。」

雯意這時也醒了,接著就說道:「華琍,還是你去問問嘛!」

華琍道:「你為什麼不能去問?」

「噯呀!我都沒穿衣服呀!」

「我也是和你一樣。」

萬章道:「不管你們兩位,那一位去都可以,快點嘛!」

楊雯意就隨手取了一件長長的睡袍,披在身上由房裡出來了,華琍也是披件睡衣,由房裡走了出來。

華琍對著雯意笑一笑道:「真缺德,是什麼人一大早來叫門。」

雯意道:「走嘛!一塊去開門好了。」

兩人一塊去到了大門邊,對著大門外問道:「是什麼人嘛!」

外面的人答道:「我是郵差送掛號信,這裡有楊雯意小姐嗎?」

雯意聽了,連忙說道:「是我呀!」

郵差道:「是你就把門開開拿私章來蓋印。」

華琍把門開了,雯意拿著私章,蓋好了印,郵差就把信給了她,背著郵袋下樓去了。

華琍道:「一大早來個什麼信嘛,人家正在好睡呢!」

雯意道:「你不要那麼現實好嗎?是我家裡的來信。」

華琍聽了,連忙笑著說:「對不起,我是說笑話的,快看看有什麼事情。」

雯意拆開信了一遍,就笑著說:「我表姐要結婚了,要我回去一趟。」

「回去幹什麼?又不是你結婚,寫封信恭喜她就好了。」

「我不能連親戚都不要了呀!總得回家一趟才行。」

萬章和傳興也由房裡出來了。

經過華琍的大驚小怪的跟雯意在談論著,郭萬章和謝傳興他們也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華琍的意思,是主張雯意不要回去。

萬章道:「雯意,你的意思是怎樣?我也不希望你回去。」

雯意道:「回去又不是不來了,事情一完我就馬上回來。」

華琍道:「我首先申明,我不榊去,你自己走好了,我沒辦法陪你。」

萬章道:「既然要回去一趟,我想傳興去給你買船票。」

雯意道:「華琍不跟我作伴,你就陪我去好了。」

萬章道:「雯意,我的情形,你們都知道的,每天要到我父親面前報兩次到,實在離不開嘛!」

雯意道:「我一個人走,好害怕的。」

華琍連忙又說:「說實在的,我這幾天身體不太舒服,不適合旅行。」

雯意道:「我又沒有一定要你陪我,說的那麼快幹什麼?」

萬章知道她們兩個,爭來爭去的,得不到結果,如果真的讓雯意一個人走,萬章又不太放心。

他想了一會也沒說話,心中已經計劃好了,最大的問題,是自己無法抽身送她,唯一的辦法,就是叫傳興陪她回去。一路上有個男人照顧,總要好得多了,可是這個計劃當著華琍也不便說,只好等會再對傳興說這個意思。

萬章道:「傳興,你去買兩張明天船票,我先回去準備一些費用。」

傳興道:「我同你一塊去辦事好了。」

萬章當然願意和傳興一塊走,這樣他可以把計劃對傳興說明。

整整的一天,柯華琍和楊雯意都沒有出去,就在家裡睡覺,到了晚間,萬章來了,拿來了船票和費用。

華琍問道:「傳興怎麼沒有來?」

「對了,下午他家人來找他先回家去了,他說明天下午再來。」

「這個人也真是,為什麼不會自己來跟我說嘛!」

「小姐,你要弄清楚,我們兩個都是靠老頭生活,有時身不由己呀!」

華琍感到十分的無聊,一個人就回房裡睡覺了。

萬章這一夜就陪著雯意,兩人一直談到天快亮了,才睡了一會。

郭萬章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雖然他和雯意纏綿了一夜,一直沒有把叫傳興送她的事說出來。

天亮了,已經是八點多了,萬章急忙的起來。

雯意早已收拾好了。

華琍當然不能不起來,她也起來幫忙著雯意。

依著華琍的性子,想要送雯意上船,郭萬章怕事情露出來,就不準她送。

萬章他就帶著雯意,很快地開著車子走了,到了碼頭傳興在等著,雯意見了傳興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雯意的內心,非常願意傳興能陪她回去,而表面上又不能多說什麼。

郭萬章一直等到他們的船開走了,才開著車子回家去,他心裡在想,雯意回去幾天也好,我也可以多休息幾天。

華琍真沒有想到,雯意走了,連傳興也回家去了。本來計劃能跟傳興好好地在一塊幾天,所以才沒陪雯意回去,想不到反而只剩自己一人,怪寂寞的。

天色已經黑了,連萬章也不來了。華琍心裡在想,雯意不在,萬章當然也不會來呀!

這樣孤獨一人的日子,足足過了兩三天。

郭萬章在家裡,住了兩夜之後,精力又充足了。

第三天的下午,萬章他就來到了這座小樓上,他自己用鎖匙把門開了,房子裡好靜,一點聲音也沒有。

萬章走到客廳中,先坐了下來,四下的看了一看,心想:「華琍大概也不在家,一定是出去玩了。」

他就走進了雯意的房間,想在床上躺一會,當他走到了那個窗戶前,對著華琍的房裡一看。

眼晴就是一亮,華琍並沒出去,她一個人在床上睡得好熟,可是她這副睡態實在太迷人了。

原來華琍脫得光光的,兩集大乳房挺在胸,前臉朝上平躺著,大腿半開著,陰戶看得清清楚楚。上面一些陰毛不像雯意是短短的一遍,華琍只是長在陰戶上。

她的那個小穴,好像裡面含著金份,一雙大腿長得十分均勻,雖然那天看到她在跟傳興插穴,她在上面弄,動來動去的,也沒有看清楚她的妙處。

萬章一看這麼一個睡美人,下面的陽具早就硬起來,他心裡想這個小浪穴,這兩天沒人插,一定想得快瘋了,所以脫得光光的在睡午覺,她也真浪得夠勁了。

萬章一見這種情形,就想去跟她插一次。由房裡走出來,先去把大門給鎖上了,然後又走到客廳,把身上的衣服也脫光了,輕輕的去推華琍的房門。

真是想不到,華琍的房門一推就開了,原來她的門並沒鎖上,他心裡十分的高興,輕輕地走到床沿坐下來,色迷迷對著她的屁股用手就摸,一支手伸到胸前,摸弄她的奶頭。

華琍正在熟睡之中,感到身上有人在撫摸,她已經半醒了,以為是傳興回來了,也沒有睜開眼睛,她就把大腿分開一些,使小浪穴都露了出來。

華琍閉著眼睛說:「死鬼,我以為你不會來呢?」

萬章笑著說:「是我呀!」

華琍一聽,聲音不對,連忙睜開眼睛,一看是萬章,她急得臉就紅起來,連忙用雙手掩著下面的穴。人也卷在一塊,說:「噯呀!怎麼是你嘛,我以為是傳興,你快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萬章笑道:「穿什麼衣服嘛,我陪你一塊睡了好了。」

「不要嘛,你好壞,趁著人家沒穿衣服,偷進人家房裡,一定是想好事。」

「小姐,你不想?為什麼脫得光光的,房門也不鎖,不怕男人強姦?」

華琍叫道:「要你管,我高興這樣睡,誰叫你看我。」

萬章抱著她的香肩道:「傳興這幾夜不在,癢不癢?」

「癢不癢我自己知道,你脫得那麼光幹什麼?」

「來陪你一塊睡覺枦」

「我才不要,去跟你的雯意睡好了。」

「華琍,別逗我了,我們兩個弄弄嘛,好幾天都沒弄過了。」

華琍對著萬章的大陽具上一看,硬得翹了好,高又粗又大,龜頭漲得紫紫的跟一個小雞蛋一樣。

她心裡又喜歡,又有點緊張。雖然她的咀說不要,可是她的手,已經伸到萬章的陽具上,他也把陽具向她送過來些。

華琍就一把握在手裡,又捏幾下道:「噯呀!好硬,又粗又長的,會漲死人。」

「比傳興的陽具大一點嗎?」

「大得多,也比他的硬得多。」

華琍說著就用手在大陽具上,套弄動起來了,萬章把身體倒在她身邊,一手抱著她,另一支手就在她的小穴上摸起來,華琍被他摸的穴裡騷水直流。

「你這兩天,一定想得得凶?」

「不要說了,人都想瘋了,我問你,如果我給你弄一次,雯意回來你會告訴她嗎?」

「跟她說這些幹什麼?」

「最好不要說,要是讓傳興知道了,他也會不高興的。」

「你是要讓自己高興呢?還是讓別人高興。」

「當然是要自己高興呀!」

「那就別管那些了,我們兩個先插一次穴好了。」

「給你是可以,可是要輕一些,你的陽具太大了,我會吃不消的。」

「沒有裝不下陽具的穴,大一點弄進去,會叫你舒服的上天。」

「反正先輕一些,總是要好些,我是第一次玩大的陽具。」

萬章笑道:「你很會玩穴,跟傳興弄,你還玩上面呢!」

「噯呀!你怎麼會知道呢?是傳興告訴你的是嗎?」

「他才不會說呢,你那天夜裡跟傳興弄,雯意叫我同她一塊看,看你玩得好有勁。」

「死雯意,也真得好壞,看了人家弄那事,我還不知道呢!」

「你是不是要玩上面?」

「才不要呢!你的那麼大會痛死,我問你,你那天在雯意的屁股後面弄,是怎麼弄的?雯意說舒服嗎?」

「我們兩個也是那樣弄法,你自己試試味道好了。」

「我不會嘛!」

「這有什麼會不會,你把屁股厥高就行了。」

華琍已經有兩三天沒有給人插了,現在萬章闖了進來,又是一個大的陽具,這是自已渴望很久的東西,既然他找上來了,就和他弄一次也好!

華琍由床上爬了下來,萬章抱著她先吻了幾下,然後叫她趴在床沿上。華琍把上身向下一趴,雙手扶著床沿,那個肥大的屁股厥了好高,紅嫩的小穴也整個露在外面。

萬章提著硬陽具,站在她的屁股後面,把龜頭對著她的穴口上,揉了幾下。揉得華琍把小穴一張一合的,只是冒騷水,萬章揉了幾下便雙手抱住華琍的腰,把陽具向穴裡一頂。

華琍的小嫩穴就「嗶吱」一聲,穴眼張了很大,萬章的粗大陽具一頂到底,整根都插進穴裡去了。華琍感到穴眼一漲,裡面又一漲,穴裡就裝得滿滿的,她覺得這根陽具,真得很夠份量,塞得穴裡連一點空也沒有。

萬章把陽具插進去,就把她的腰抱緊,連連的抽頂起來,插得華琍把咀張得很大口中又喘又哼的,只是吞口水。

她覺得這樣的玩法,十分的有趣,本來插到穴心上的龜頭,現在反插進去,他一抽送華琍就一陣酥麻,連連的抽送小浪穴就「嗶嗶、唧唧」地響著。

但是這種響聲,跟傳興插的響聲又不一樣,平時傳興弄的是「噗唧、噗唧」的聲音,現在萬章插的聲音是「嗶嗶吱、嗶嗶吱」地響聲。

華琍舒服得浪叫起來了:「噯喲…好漲呀…又好舒服…插得重點嘛…我會舒服死呀…」

萬章見她浪的比雯意還要凶,抽送的功夫,也更加有勁了。

萬章頂得有勁了,華琍的屁股也向後連連地迎送著,兩個人的精神體力都很充足,都是年輕力壯的時期,又隔了幾天沒弄,兩人的需要更加厲害了。

這種由屁股後面的插法,對華琍來說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所以就插得兇猛些。

萬章插了有四、五十分鐘,華琍已經洩過兩次陰精,陽具裡的精液還沒有射出來,華琍一急就在他的大腿上,用勁的捏了一把。

她這樣一捏,萬章就忍耐不住了,他的背上一酥,腰眼裡一麻,龜頭眼一開,「噗唧」一聲,一股濃濃的陽精,對著華琍的穴心上射了進去,華琍的穴心被這熱精一燙,人就一抖一酥的,兩腿也站不穩了,馬上就要往地上倒。萬章連忙的摟著她的腰,華琍被萬章的熱精,燙得暈了過去。

就在萬章插華琍的這天夜裡,雯意已經到家了,傳興陪著她一同來到了雯意家中。雯意的家鄉是個小城市,只有一家小旅館。

雯意跟傳興在船上的時候,就對傳興眉來眼去的,送上了許多溫存,傳興也不是木頭人,有時也趁她不注意時,偷摸她一下或者在她小腹下面踫上一下,在船上已經把雯意意逗得忍不住了。

她和傳興站在船邊上,兩人一塊對著江裡望著,傳興一支手放在雯意肩上,偷偷對著她奶頭上摸。

雯意笑道:「在船上不要這樣,人很多,被人看到了不好,如果你喜歡我,回去後我會答應你,你能陪我嗎?」

「當然可以呀,我對你早就有意了。」

雯意向四下一看,沒有什麼人就說:「聽華琍說,你的舐功很好,能讓我試試嗎?」

「當然可以,只要你需要,我都會隨時給你的。」

雯意笑嘻嘻的用手捏捏他的手。

傳興為了怕打擾她的家人,就住在旅館裡。

當晚傳興住在旅社中,雯意在家裡吃過晚飯,洗了澡就來到旅社找傳興。

傳興一個人正無聊著雯意就來了,他真是心花怒放,雯意一進門來,他就抱著她,對她臉上吻著,一手就在她下面陰戶上摸了起來。

「不要摸呀!一摸就會冒水出來,我剛洗過澡。」

「把衣服脫了到床上去,先幫你舐一次好嗎?」

雯意也沒有說話,只是笑嘻嘻的,但是她心裡在想,我來的目的就是想嘗嘗這新鮮味呢!

傳興用手拉她,叫她坐在床沿上。

雯意也不客氣,把身上的衣物都脫光了,三角褲也脫下來,她就往床上一倒,仰臥在床上,雙腿叉得開開的。

傳興也把衣服都脫掉,那根細長的陽具也硬起來,雯意一看到他的陽具,就用手一摸握在手中。

傳興見她睡下來了,就拉了一個枕頭,塞在雯意的屁股下面,把她墊得高高的。那那個白嫩的屁股放在枕頭上,紅嫩的小穴就挺在上面,露得很清楚。

傳興一看見了小嫩穴,馬上就趴了上去。他用咀對著她那個水汪汪的穴上,就吻了一口,雯意感到他真得吻穴邊人就酥酥的,穴也癢起來了。

傳興道:「小穴好香啊!」

雯意道:「我洗乾淨了,又灑了一些香水,是給你吃的。」

傳興又趴下去,一口就對著穴口上,用力地一舐,又用勁地吸了一口,那兩片陰唇就吸到咀裡了。他就連舐了幾口,舐得雯意心都像要掉出來一樣。

傳興又向上一舐,一口就咬住了她的陰核,伸出了舌尖,就對著她的陰核舐了起來。

「噯呀!你怎麼這麼會,專舐人家最癢的地方。」

傳興舐了一會,舌尖就伸到了她的穴眼裡,連連地又吸又吮的,吮舐得雯意實在耐不住。

雯意浪叫說:「好人,快上來,用陽具插小穴呀!小浪穴癢得快死了,不插真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