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小明星

淫亂小明星

有關我的身分,在本站 一次開十個處女的帖子,經已介紹了

再說:

王福是我嫂子的弟弟,他和我年紀相若,也是一個不幹活只快樂過日子的人他家五男一女,王福是老三

王福的父,郤很在意兒子讀書,他家其他兄弟,都有博士名譽,他也不是愚蠢之人,只有大學學士的學歷他在兄弟中,擡不起頭,有點不幸

大學開辦的學系,有些真的只是濫於充數,根本沒有相應的設備,師資,參考材料,國際網絡東拉西扯的,東修一些專目,西修一些專目,胡胡亂亂的填充夠畢業學分,這時你便是什麼什麼學系的學士了,有人說,大學是有你玩四年,這些學系,從基本上,大學的機心就是由你混四年畢業之後,全無發展的方向要想申讀像樣學府的研究院嗎這些學系,是什麼材料,別校那里不知,根本沒有入學資格

即使是名牌大學,其中不少也有這類的學系,就為充大而設大學的資源總是全投入於一些重點學系中

王福是不幸看中一家大學,一個看似富麗煌煌的學系名稱,讀了一年,也明白學校是要同學來混四年的,心也淡了也能混到畢業了以他家中的財富,他可找一些混混的大學學科,胡胡混混的混出碩士,博士名譽是一點不難的但他早已十分痛恨學府機制中,一些欺世誤人之施為,不肯隨俗

王福沒有博士名譽,在家族生意會議,總是敬陪末座,漸漸他全然不管,安心天天快活

王福家和我家財富相當,他當然愛玩女人他在那些大眾化的妓院,天天打幾炮;或天天到夜總會找一個小姐陪夜,是絕對可以的但王福絕不能像我玩得那樣豪,他化費豪一點,家中兄弟就指指點點

我哥是看大不看小的人,他以為我以周家二公子的身分,和那些明星,歌星,XX選美小姐,搞出一些花邊新聞作為平民大眾一些閒話家常的材料,更有人加以想像的,把我說成燒鈔票煮粥,一見面就送上億的礸介,那些揮金如土的少爺正好為我家財富作宣傳,有助我家的生意我哥樂意任由我花錢玩女人,玩出名的女人更令我哥開心

說實在的,我是十四歲花錢玩女人,什麼女人的價錢是多少,我清楚得很,不會亂花的我父自少便給我人類惡劣面的訓導,我也是不是蠢人,我家的財富,自然有一些在黑道邊緣的各方朋友,作通風報信等等的保護什麼用藥迷姦那些事情,我是絕不會幹的

王福很愛跟著我,在那些美女雲集的場合,我周二公子和王三公子的出現,都是美女們的聚合點王福雖然沒有錢帶這些美女上床,雖不能玩,能近距離接觸,也是一種享受

王福也喜歡聽我說故事,我跟他說,如何如何,帶這些明妍上床,脫光了,這些女人的波波如何,陰毛如何,陰戶如何, 她們如何若拒實迎,給我後門都挏那種賤相

我一次開十個處女的情況,我自然對王福細說

王福說:這樣你花上百多萬,每年只能搞一次,又全靠張紅那個女人風險大,也不值得呀你不如自己搞

我問: 你有什麼主意

王福說:唏,搞一家電影製作公司,自己招明星,也不用花行多錢的呀

我說:這個好主意

王福說:注冊一家公司的錢很少,你當董事長,我當你的總經理,不用錢在較偏遠的地方,開一個辦公室,僱三兩個擺樣的職員,也不會花費很多的其他設備,都不用,設備和場地,都可以租用的什麼編劇,導演等拍戲所需的人員,都是按件支薪,不開戲便不用錢只要一登廣告招女星,大把美女自動上門燕瘦環肥任你選是不是處的,開了便知

我說:這樣算算,真的花錢不多,就是在大酒店,租一個宴會廳兩小時,搞一個記者招待會,也是用很少錢的,娛樂記者,就最怕無新聞

王福說: 有一招還是最狠的,和那些美女簽了幾年約,合同規定為了公司的形像,即日起,出出入入不可搭公車或地鐵,要坐自己的車,最差都要搭的士不可以在低檔的地方用餐,穿著要名貴只支一點點薪,要有戲開才有錢

這都是電戲公司的規則,不是我們首創的

那時一說開戲,個個美女都來獻身,把她們屎眼都操爆,都不用付錢平時當雞頭都可以啦

我說:別想到當雞頭那麼下流吧  

王福說:我只是作過比喻吧,你是不是真的要搞

我說:搞就搞,周二公子搞電影公司,這個世界,誰都知道我醉翁之意不在酒,正顯我家財富,我哥必支持

王福: 那我們

我和王福認識那麼久,大家很明白,二人之間,絕不會發生爭女這一回事

我是喜歡高瘦小屁股的,不在乎波大不大

王福郤一定要大波妹,要特大號那種,要有一對波濤洶湧的大波,其他附帶一雙腿粗,一個大屁股

對我來說,一個有這三樣東西加起來的女人,我真是她跟我含都不起啦

正是鹹魚白菜,各有所好我放心王福不會偷了我看上的人,王福也不會怕我佔盡他看上的人  

我付錢,王福辦事,王福不愧是一個大學生,辦事起來,也甚精幹,精打細算,沒有多花錢他更知道他能力之所限,能力不濟方面,他找到了丁娟當幫手

丁娟是電影行業的一個經營人,不是大紅大紫,浮浮沈沈,略有名氣

王福和丁娟一見面,丁娟就開門見山問,這家公司的出資人是誰,搞公司是玩女人還是想拍電影賺錢

王福也坦白回答:玩女人!

丁娟說:好,夠坦白,玩女人有玩女人的做法,辦正事有辦正事的做法要出資人出來談吧

我和王福丁娟一起見面

丁娟說:你們搞這公司目的是玩女人,什麼都是一個幌子吧,但又做到似真的這個包在我身上,我保証搞得頭頭是道,保証搞得漂亮,保証送上大把美女我就掛名一個人士總監吧但我不用上班,可以接其他的活,你們管不著我不支薪,你們給我一張每月五萬元限額的信用卡,當是交濟開支費這五萬元,用在什麼地方,你們管不著

我會用適當的時間,為你們做適當的事,你們就等著大把美女送上門,但要記著,玩完不要付錢,只是意思意思,買一些中上價的禮品,只留給她們一個美麗的期望

我也說明,要開處留種,借腹生子的想法

丁娟說,身家清白,沒有黑幫後台的,她一查便知,是不是處女,女人和女人之間,一問便知, 懷了孕,搞一個名堂,送女星到外國生出來,回禮是真真正正是拍一套戲,由她當女角,這個條件,大多數小女星都會答應的但這樣生一個,就可能花五百萬以上,問我肯不肯這樣花錢

我說:只要是我的種,花一千萬都值

丁娟說:現在誰都知道有DNA測試這一回事,那是騙不得人的

這可以說大家一拍即合,公司開辦起來了

後續

跟著

趙美是丁娟第一個發給我的履歷, 廿四歲,戲劇學院畢業,畢業一年過去了工作還未有著落看她的相片,略長的面,一雙水靈的眼晴,似笑非笑,身體修長,皮膚雪白,一般人覺得她身材的缺點,是有點瘦,有點骨感,胸前只是小小突起的闊三角這可能就是她畢業一年,沒有公司採用的原因吧

估計是王福老早通知丁娟,有關我的選美標準

真是正合我心,我一看這個趙美,真是驚為天人,一見心動

令我立即想像把她脫得赤條條,她跪在床上,踿起那瘦瘦的小屁股,我俯身輕輕的吻她的股肉,漸至腳掌,舌頭在她修修長長,白得雪亮的腳板底打轉

趙美當然被錄用,和公司簽約

丁娟約趙美洽談發展,趙美欣然前往

趙美進了辦公室,丁娟正襟危坐的,坐在辦公桌上的高背凳子上,嚴嚴肅肅的,十足一副訓話的架勢背後一個三十二寸電視螢,播著一個日本色情錄像,一個日本少女為二十個排著隊的男人吹簫

趙美看到這樣,故作視而不見

丁娟說:坐吧

趙美說:好的,謝謝

丁娟說:你看到後面的錄像嗎

趙美說: 看到

丁娟說:你知道為什麼給你看

趙美說:這家公司是拍這種戲的嗎

丁娟說:不是

趙美說:那是

丁娟說:你是戲劇學院畢業的,我不知你的老師怎樣教你,但學校教的是一套,但行業中用的可能是別一套,你知不知道這世界有潛規則這回事

趙美說 : 在學校裡都沒有說,行業潛規則,是從媒體得知的

丁娟說:你知道當女明星,一入行,第一件事,就要學什麼

趙美:唔

丁娟說:第一件事,就要學賣屄!!!

趙美:不是吧

丁娟說:怎麼不是,小明星,沒有後台靠山,多難才有一個出鏡機會,那時服裝的,化妝的,燈光的,音響的,個個男人都要來操操你的屄,你的屄不給操嗎好,整死你很容易的,讓你樣樣都出問題,那時只有換角,你一個機會把握不到,你一生就這樣坐冷板凳,到老都沒有出鏡機會所以我就放這套片給你看,初出道的小女星,什麼鳥來操,都張腿給,什麼鳥伸到面前,都張口用舌舐,遭遇就和這套片的女主角一樣,你入這行,你有這個心理準備嗎

趙美:全都要這樣嗎

丁娟:除非你有後台,秘密真是秘密,就等如沒有發生,要有公開的秘密,你是某老板的私家菜,那時其他人,就對你尊敬了

趙美:都要這樣子

丁娟:你看那些出了名的大明星,論姿色,這個行全都是好像的女孩,為什麼她們能有那麼多出鏡的機會,就是有後台吧

趙美:那我從來沒有後台,那我不是全無前途

趙美:那我怎麼辦

丁娟說:哎唷,我和你簽約,總希望你有出色的,看你自己是不是守身如肉,還是肯為藝術犧牲吧,我可以安排後台老板給你的路是自己行出來的,你要在這里掛一個明星虛名,我也不管你

有些人還不是掛著名星的名,背後出去賣屄,賣屄的價錢高一些吧,還不是做雞一樣你的決定是什麼啦

趙美:我還是願意為藝術犧牲

丁娟:那就對啦,我們這家公司,最大的後台是周老板吧 那麼多女孩子,我也不知喜不喜歡你我安排一個機會給你,你好好色誘她

趙美:色誘

丁娟:妹妹,你放心吧,我會教你的,你是處女嗎!

趙美:噢!是啦

丁娟:真的

趙美笑笑說:我那會那麼容易,隨隨便便給一個小夥操了

丁娟:好,聰明女

那天丁娟約我傍晚到一個住宅,已經說明目的了這裡說是丁娟的家,其實是一個租來的地方吧

我是丁娟請我到她家吃一頓家常飯的名目到來的

開了門,眼前一亮,趙美穿一套短運動裝,一條短運動裙,露出一對瘦長的玉腿,瘦得露骨,穿一對運動膠鞋,一對厚厚的運動長襪子運動上衣的紐扣開後很低,胸口的肉,也露出一點上衣衣料有點透明,看到她的奶罩,奶罩的奶杯是露半的,大約看出她雙乳的形狀,其實她的乳不太少,只是較扁,所以不見突起這種奶房,要是把奶罩脫去,乳子不會因重力下垂,奶頭是挺起來的,這是我心目之中,最美麗的乳房

丁娟介紹我和趙美認識,大家寒喧幾句,丁娟請我到沙發坐著休息,回廚房煮飯,趙美也去廚房幫手

我坐在一張單背的沙發,沙發之前,可以看到四米離的一張長飯桌

不久,趙美拿一盤東西出來,坐到飯桌一邊,面向我,她是把一盤碎肉,鑲進豆腐中,做鑲豆腐吧

我坐在沙發的距離,看到飯桌板子下,她身體的下半截

她穿短裙的合著,令我期待她把腿一張,可以看到她三角地帶

她一邊做鑲豆腐,有時擡頭和我四目相投,亙相微笑一下她又低頭做頭腐

一回兒,她忽然擡頭對我奸笑一下,又低頭做豆腐

她坐著的雙腳慢張開,她都明白我是注視餐桌下她的雙腿,她的腿張開到給我看到她下三角的全相,擡頭對我一笑,把腿立即合著

丁娟一定是安排了她色誘我的法子,丁娟很了解她的心理,要是她跟趙美說,老板要操她,我一來就把她脫光了,就挺起鳥頭操她的屄,她不一定樂於順從,即使給我操,也像是木頭,一點味度也沒有反而,跟她說,有大把的美女,我不一定喜歡她,她要色誘我,這樣她才主動好看她是學戲的,就要她先演一場戲,她也是樂於順從的

她的短裙子內,是沒有穿內褲的,這樣一開,看到她的陰戶了

王福這個傢夥,把我什麼底都給丁娟說了,一定是丁娟教她,把這個陰戶大部分的毛,都剃得光光的,只餘下一陰蒂上一點兒,像一把大毛筆的頭這是我最喜歡的陰毛形狀丁娟肯教,趙美也認意犧牲色相,肯為我剃成這個樣子

趙美繼續鑲豆腐, 然後頭搖搖,眼珠轉轉,沒有看我雙腿又慢慢張開,再給我看著她陰戶的全相,這是丁娟教她的招,趙美她頭搖搖,眼轉轉,應是要排除她心理的抗拒她總是一個中國女孩子嘛,第一次,張開陰戶給一個陌生男人看總會害羞的丁娟就是要她,一步一步的排除內心的羞慚感

丁娟能掌握一個演員的心境,戲若人生,當一要一個演員演一個淫婦潘金蓮,演員的心理會自我變成一個淫婦潘金蓮

丁娟就要趙美演一場色誘我的戲,讓她自己攻破自己的心防,自我變成一個小淫婦

她的腿張著,看瞅著,她噢一聲,一片豆腐掉在桌下了她看看一個架子上的一盒衛生紙

對我說:可不可以幫我拿點紙看著她手上拿著筷子和豆腐,表示她不方面

我說:我來抹吧在家我可從幹這種活,為了美女才肯幹

我去取了紙 走到飯桌前,跪下來,找那片豆腐,她就用腳來推那片豆腐,推到我的面前,她這個動作,給我近距離的,看清楚她裙下春光她那窄窄肉縫內的肉色是鮮粉紅色的我忍不著把在她腳跟,襪子的部分,輕輕把了一下,她的腳本可向後一縮,郤是向傍一縮,這樣一張,把內跨張得更大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