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與地獄

天堂與地獄

“主人!忙了半天了,該休息一會了!”柔美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沈思!一雙

纖細的手摟住了我的腰!我輕輕的嘆了口氣,一股暖流湧上我的心頭,這是世界

上唯一關心我的人,也是我唯一關心的人了!

  “主人,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柔和的聲音繼續問道。

  “沒什麼,只是歐洲那邊的一批貨時間上出了點問題!沒關係的!”我拍了

拍她的手,輕聲道:“姐姐!你不要老擔心我,這段時間你又瘦了!要是爸媽還

在……”

  或許是我提起了爸媽,姐姐又回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將臉緊緊的貼

在我的背上。

  一時,我倆都沈默了!我只是緊緊的握住她的手,希望能讓她感覺到安全!

  我和姐姐就這樣在心�互相安慰著,看著腳下如同走獸般的人群奔走著,室

內的燈光慢慢的柔和了下來!

  不知道沈默了多久,“嗶”,桌上的通話器鳴叫了聲,這個時間只有那個臭

小子才敢來打攪我,我心中暗罵道!無奈的道:“講!”

  “總裁,秦山助理要求見你!”通話器中傳出趙大古板的聲音,他是我的八

大貼身保鏢之一。

  我只好道:“知道了,請他等一下,我馬上出來!”

  我轉過身來,看著姐姐身上短小性感的睡衣,皺了皺眉頭道:“我先出去,

你換件大點的衣服再出去吧,不要讓那個色小子佔了便宜!”

  姐姐笑道:“人家是專門買回來,穿給你看的!你還不喜歡!哼!”

  我笑道:“我當然喜歡看了,只是不喜歡你穿給別人看!”說完,我吻了一

下她的面頰。

  “好了好了,我等會出去!”

  我點點頭,走到房中的一面�前,輕聲道:“開門。”

  片刻,咔的一聲,�壁從中間分了開來!外邊是一間巨型的豪華辦公室,在

角落酒櫃邊的沙發上,一個油頭粉面的小子正坐在上面,一手拿著水晶杯,一手

拿著一瓶酒,笑著沖我打著招呼!

  我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冷冷的道:“小子,中午打攪我的休息,還喝了我

珍藏的紅酒,要是不給我個交代!哼哼!”

  秦山毫不理會冷酷的眼神,道:“老大呀,就算沒什麼事,看看你不行啊!

喝你幾杯酒也要叫喚,明天我送你一打!”

  “1857年,你還找得到一打嗎?”我道。

  秦山笑道:“難怪覺得味道不錯,哈,今天賺到了,要多喝點!”

  “行了行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先走了,你一個人慢慢喝吧!”我不耐煩的

道。

  “哎呀,真是幾十年如一日,你還是一點耐性都沒有!”秦山舉著手,道:

“是這樣的,東京警方已開始懷疑我們了!可能在近幾天要對我們採取行動!”

  我想了想道:“他們的長官不是已經給買通了嗎?有什麼擔心的!”

  秦山道:“要是這麼簡單就好了!這回是上面直接下達的,他們的長官已經

被繞了過去,據說要來調查的是首相直接調遣的人!很不好收買的!”

  “能不能讓自民黨的幾個大佬給首相點兒壓力!讓他收著點!”

  嬌媚的話音讓秦山頓時站了起來,一雙色瞇瞇的眼睛看向了我身後。

  我柔聲道:“到這邊來坐!”

  秦山頓時嚷道:“老大,不要太小氣了,好歹讓小弟和大嫂來個擁抱吧!”

  我瞥了瞥他,毫不睬他將姐姐拉到了我身邊坐下。

  他們只知道我和姐姐之間的關係既是情人、朋友、夫妻、同事,還是主奴。

  知道我們是姐弟的人都已經不在人世了。

  秦山、趙海、楚風、齊雲這幾個家夥不止一次的想染指姐姐!終於在被我暴

踹了一次後,明白了這個女人不是他們所能碰的了。從此儘管語言上還敢佔點便

宜,但在行動上都只限於紙上談兵而已。

  姐姐的柔美總是容易讓男人心動,讓人癡迷於她的容顏中。看著秦山色瞇瞇

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是否該把調到非洲分部去。

  幸好在我下決定之前,他清醒了過來,微微咳了一聲,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然後道:“嫂子的這個主意很不錯,不過那些大佬也很不好打交道,要讓他們直

接出面,恐怕不太合適,最好是先給首相一個教訓後,在……”

  我點了點頭,冷聲道:“查一查首相派來調查我們的人的資料,先給點顏色

他們看看!”我接著道:“歐洲的那批貨是怎麼回事?”

  “也沒什麼,主要是在貨源組織時,耽擱了幾天,只要將調教進度加快就行

了!”秦山輕鬆的道。

  我道:“儘量不要拖後時間!”

  “OK了!”

  我皺了皺眉頭,道:“談工作時,不要三心二意!”

  秦山的手這才從充當茶幾的性奴的乳房上移開,笑道:“老大,你這邊的質

地比我辦公室的強多了,不行,我要和你換!”

  我看了看姐姐,姐姐立即會意的道:“A級留用性奴362號,身高1•6

7米,三圍36D,23•5,36!調教時間三個月!還未找到買主!”

  我不滿的道:“秦山,你上個月才要走了一個A級的,現在又要!”

  秦山仿佛很無奈的道:“玩玩嘛!”

  我看了他一眼,無奈的道:“好吧,好吧!喜歡就拿去吧!不過不要干擾了

工作!”

  “謝謝老大,不會的了,我辦事,你還不知道!”

  “哈哈!老大,不打擾你和嫂子了!小弟先告辭了!”

  這時秦山從口袋中掏出一條紅色的皮索掛在了362號的項圈上,這種項圈

採用航天材料,輕巧而強度極高,上面鑲嵌著代表A級性奴的紫色水晶,而項圈

上還鑲嵌著一塊微芯片,儲存著362號的所有資料。一旦帶上,除了輸入長達

64位的密碼,沒有第二種辦法解開!如果三次輸入錯誤或者控制中心發出爆炸

信號,項圈內隱藏的C4立即會爆炸,雖然威力不大,但是足夠將纖細的脖子炸

斷!當兩年前,我在眾多的牲畜面前將一個性奴的頭炸飛後,便再也沒敢於違抗

我命令的了!

  我摟著姐姐站了起來,諷刺的道:“秦山,你準備的很充分嘛!”

  “哈哈!好說好說!”厚臉皮的他取下362號的眼罩和耳塞,無所謂的牽

著母犬走出了辦公室。

  我無可奈何的笑了笑,這小子能力是超強,但就是太好色了,總有一天會死

在女人的肚皮上的!

  這個辦公室雖然豪華氣派,但太大的地方讓我覺得不自在,一般我都在密室

中處理事情。

  我和姐姐又回到了那個小房間中,這�面總讓我有種溫馨的感覺,或許是缺

少一個家吧。雖然�面並不奢華,一切都很簡單,一切又都很舒服,沒有第三個

人能進入這個小房間,它是我和姐姐的私人空間。

  我摟著姐姐,躺在了鬆軟的大床上,舒服的嘆了口氣,姐姐依偎在我懷�,

象一只乖巧的小貓一樣,我輕輕轉動著她脖子上的項圈,純皮質的項圈摸上去給

人一種舒服的感覺,這個項圈很簡單,做工非常的粗糙,和剛才362號脖上戴

的那個是沒辦法相比,但它是姐姐親手做的,由我給她戴上的。當以後每次我想

替她取下時,總是對我千依百順的她卻拒絕了我。

  “姐姐,我困了,想休息一會!”我輕聲道。

  “好的,主人!”只要是在這個房間中,姐姐總是在各種角色中不停的轉換

著,她坐了起來,將我的頭放在她的大腿上,雙手輕輕的撫慰著我的頭髮。

  我聞著姐姐身上的甜香,腦海中似乎想著什麼,似乎又什麼都沒想,沈沈的

睡了過去。

  好久沒有睡過這麼香了,當我醒來時,天已經黑了,房間中只有我和姐姐細

微的呼吸聲,姐姐也安詳的睡著了,透過昏暗的燈光,我似乎看見姐姐臉上露出

一縷幸福的微笑!

  姐,你真的幸福嗎!如果當年你我不來日本,或許,你不吃那麼多的苦,或

許,你會嫁個好丈夫,幸福的生活著,或許……

  姐姐的酥胸隨著緩慢的呼吸起伏著,寬大的睡袍已經早已鬆散開來,雖然還

有著衣襟的遮掩,但那深處渾圓的乳房依舊清晰可見,微微翹起的乳頭上懸掛著

金黃色的乳環,一顆晶瑩的鑽石嵌在中間,放射出奪目的光芒。這枚再簡單中見

精緻的乳環是姐姐親自挑選的,和項圈一樣,上面也銘刻著我的名字,姐姐說這

表示她一輩子都是我的奴隸,她身上的地方都有我的印記!

  當她要我給她掛上時,看著穿孔的針靠近了乳頭時,我能感覺到她因為恐懼

而全身都在顫抖,我問她是否停下來,不要穿了。她卻搖了搖頭,臉上流露出既

脆弱又堅定的神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她的這種神情。

  我注視著她平坦的小腹,想像著如果�面孕育著一個小生命會是一種什麼樣

的情形。我一直希望她給我生個孩子,可姐姐總是怕近親會對小孩不好,總不同

意,其實以現在的科技,先天上就可以將基因缺陷去除了!姐姐總是勸我娶個美

麗的妻子,或者養幾個女人也可以,讓她們替我生幾個孩子,可我,我只想看見

我和她的孩子!

  姐姐的眼睛慢慢睜了開來,當看見我正在注視著她,嫣然笑道:“主人,你

醒了!”

  我笑著回應她道:“是啊!剛剛醒,你的腿麻了吧!”

  姐姐輕聲道:“不要緊的,過會就好了!”

  “我替你揉揉!”

  我一隻手握住她的踝關節處,另一隻手用力的在姐姐的小腿上揉動著。

  姐姐的目光始終溫柔的看著我,看著我對她小心的呵護著,自從幾年前我發

誓要呵護她一輩子後,再也沒人能傷害的了她,而那些傷害過她的人我至今仍讓

他們在地獄中煎熬著。但或許傷害她最狠的人是我,如果沒有我,她會過的幸福

很多!

  儘管房間內的溫度調的很舒適,但姐姐的身軀仍舊是觸手冰涼,沒有哪位醫

生能治好她這個毛病,所以每天我只能摟著她睡,讓她在我的懷�睡的舒服點。

  我的手慢慢的向上延伸著,當碰觸到姐姐的大腿時,她不由得試圖想抽回大

腿,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

  但在我的堅持下,姐姐還是只得讓我繼續揉動著。雖然燈光很暗,但雪白的

大腿依舊有著圓潤的光澤。

  這是姐姐身上唯一豐腴的地方,富有彈性的肌膚,觸手上去,仿佛一匹光滑

的絲緞般,當我的手指接觸到大腿的根部時,姐姐輕輕的哼了一聲。我笑著看了

看她,這�自從我有一次說喜歡撫摩姐姐光潔的陰部後,就再也沒有長出過一根

毛髮,姐姐每天都會將這�清理的乾乾淨淨。這是一個溫暖潮濕的地方,我的手

指被緊緊的夾住了。

  我將手抽了出來,指尖上有著幾顆如露珠般的蜜汁!自從姐姐的身體被人改

造過後,她的身軀便極端的敏感,一般的刺激便能讓她分泌出濃濃的花蜜來,瘦

弱的身軀總能很快的到達高潮,而片刻間又能恢復過來,繼續與我糾纏,直到與

我一起到達最後的頂端。

  我端詳著手上的蜜汁,伸出舌頭來,將它舔了去,姐姐害羞的道:“主人,

好髒的!”

  我俯近她的臉,道:“不臟,只要是姐的東西,都不臟!”

  我吻住了她的嘴,口中的蜜汁隨著舌頭渡到了它主人的口中,散發著濃郁香

味的唾液也有來有往的湧了過來,我吸食著姐姐的小嘴,品嘗著無比的美味。

  我的手又滑入了寬鬆的睡袍中,撫摸著那高聳的乳頭,金黃的乳環在我的指

間扣動著,仿佛開關般,姐姐的雙腿也慢慢張了開來,我並不急於衝鋒陷陣,要

慢慢的去品味這時的快樂。

  我低下頭,含住了那只紅艷的乳頭,乳環在我的齒間遊走著,時而與我的牙

齒碰撞出清脆的聲音,光滑的乳環上還帶著姐姐的溫暖和芳香,我細細舔吸著,

似乎想將這縷溫暖和芳香都永久的留在齒間。

  “呀!主人!我……啊!”如同夢囈般的呻吟從耳邊傳來。

  姐姐性感的呻吟讓我一陣興奮,我能想像到經過我現在的挑逗,她的下體現

在恐怕是分泌出了更多的花蜜,而小巧的花蕊也不甘寂寞的開放了吧。

  我的雙手溫柔的揉捏著豐潤的乳房,已經比不上少女乳房的彈性,只讓我覺

的柔軟,如同棉花一般,用力便縮小了,當一松手,便立即鼓脹了起來,這已是

少婦的乳房,是成熟了的乳房,已經沒有青澀的感覺。

  解開了睡衣上的系帶,敞開了衣襟,一具讓人癡迷的身軀顯露了出來,纖細

的身軀顯得格外的協調,只會更加讓人憐愛。光潔的肌膚上沒有一個疤痕,如同

晶瑩的白玉一般。如此般裸露在我的面前,儘管不是第一次了,但禁忌的歡娛更

是讓她情動,雪白的皮膚泛起緋紅的漣漪。

  細細的撫摸,如同羽毛般輕輕的拂過,這難以拒絕的愛撫讓姐姐的整個身軀

時鬆時緊,隨著我有節奏的拂過,酥麻的快感一波一波的湧動著。

  我總是喜歡讓矜持的姐姐在我的挑逗下放盪開來,欲火不僅僅燃燒在姐姐的

身體,我的肉棒也逐漸顯露出猙獰的面目,當撐起的帳篷頂在姐姐的小腹上時,

經驗豐富的她自然知道了這是什麼,媚眼如絲的臉上露出一抹羞紅,但姐姐依舊

伸出手來,將我的肉棒解放了出來。去掉了外衣的束縛,肉棒更是顯得格外的粗

壯。姐姐涼涼的小手握住了火熱的肉棒,一股冰涼的感覺讓我更是覺得刺激。細

膩的手掌將肉棒捧在手心,輕輕的搓動著,宛如被棉花包裹一般,分外舒服。

  我忍不住道:“姐姐,你幫我吸一下!”

  姐姐紅著臉看了一眼,沒有作聲,跪在了我面前,雙手愛憐的將肉棒捧住,

先用舌頭舔去了馬眼中分泌的黏液,然後如同吃雪糕般細細的品嘗著,當將肉棒

舔了個夠後,才用小口含住了龜頭,碩大的龜頭頓時將姐姐的小嘴撐的滿滿的,

我能感覺到我的肉棒被緊緊包裹著,富有彈性的小嘴和舌頭不挺的擠壓著它。我

強壓下想射精的快感,看著姐姐的動作。

  當小嘴已經適應了碩大的肉棒後,姐姐開始慢慢的吐出,吞進。整個上半身

俯下的更低了,一對乳房有節奏的前後晃動著,乳環上鑲嵌的鑽石反射出妖異的

光澤。我伸出手去,將它緊緊的扣在了手中,或許是乳環捏在了我手中,限制了

進退的自由。

  姐姐將速度放緩了下來,只是將肉棒含在口中,慢慢的蠕動著。這種緩慢的

刺激反而更讓我興奮了,我不自覺的用力的捏著姐姐柔軟的乳房,在我的大手中

細嫩的乳房被虐成了各種形狀,輕微的虐待讓姐姐的眉頭微蹙,發出了誘人的鼻

音。姐姐搖了搖頭,不再理會乳上傳來的疼痛,飛速的將我的肉棒吞吐著,乳房

也隨著姐姐的進退被拉長、擠壓!

  從上往下看去,唾液混雜著黏液順著姐姐的嘴角流了出來,姐姐的眼睛也閉

上了,盡自陶醉在自我放縱的樂趣中,而美麗的腿上很明顯有著花蜜留下的道道

痕跡,而不斷的蜜汁還在流下來,以至於腿上都是亮晶晶的一片。

  我如同撫摸小狗一般輕輕的拍了一下姐姐的頭,姐姐愣了愣,這才睜開眼看

著我。

  我笑道:“姐姐,該我來安慰你了!”

  姐姐臉上露出又想要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我示意姐姐轉個方向,姐

姐的臉更紅了,我和她一般採用正常體位,犬交她只見過我和其它的性奴用過,

一種覺得有些屈辱但又感到新鮮的奇妙感覺。姐姐還是乖乖的轉過身來,我輕輕

的拍了拍她雪白的臀部,富有彈性的屁股發出清脆的聲音,這讓姐姐更是羞的將

頭埋在了床上。我好奇的舔了舔姐姐的屁股,頓時姐姐發出驚訝的呻吟聲,粉紅

的菊花也旋轉起來,我惡作劇的舔了舔姐姐的屁眼。

  “呀,不要啊!”姐姐終於忍不住叫了出來,似乎覺得語氣有些不對,連忙

道:“主人,那�臟!”

  我好奇的問道:“姐姐,你不是每天有灌腸嗎?”

  姐姐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但每天只是早上清理!下午還沒清理過!”

  我想了想,道:“姐姐,不如我們來玩灌腸的遊戲吧!”

  姐姐頓時扭過頭來,眼睛睜的圓圓的道:“現在嗎?”

  我假裝失望的道:“姐姐你不喜歡啊!那就算了!”

  姐姐無奈的道:“如果主人想玩的話,奴兒當然可以的!”

  我笑道:“太好了,我還以為姐姐不願意呢!”

  我站起身來,走進了房間配屬的衛生間。而姐姐卻如同母犬般四肢著地爬了

進來。這是我和姐姐的約定,當我說出“玩遊戲”三個字時,姐姐便要以奴隸的

身份來作為行為準則。

  說是衛生間,實際上也是一間調教室,灌腸所用的工具自然具備。

  我拿出了要用的工具,故意道:“姐姐,給你灌什麼呢?冰水、啤酒,還是

醋!”

  姐姐聽到我的話,頓時想起這些液體的可怕之處,臉上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但依舊小聲道:“只要是主人要用的,奴兒都願意!”

  我笑道:“真的嗎?”

  姐姐非常堅定的點了點頭,答道:“是的,主人!”

  我故意一個字一個字的道:“那好吧,那就用……水!”

  姐姐似乎感到非常驚訝的看著我。

  我笑道:“我最喜歡姐姐了,怎麼會用那些對姐姐有傷害的東西了!”

  其實不管我說的有多狠,其實姐姐知道我是不會真正傷害她的,這個世界上

只有她是真正愛我的,也只有我是真正愛她的!

  姐姐躬下身,將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翹了起來,美麗的菊花在我眼前綻放著,

將自己如此隱私的位置暴露在自己弟弟的面前,巨大的羞恥讓姐姐的身軀微微的

顫抖著,儘管如此,自願遵守的奴隸法則仍讓她堅持著這個姿勢!我輕輕的拍了

拍她的屁股,溫柔著撫摩著,讓她緊張的心情慢慢的鬆懈下來,才將管子一點一

點塞到了她的肛門中,菊穴緊密的合攏了起來,宛如這根水管是生在這個地方似

的。調配的的溫水順著透明的管子緩緩的流進了姐姐的肛門!

  當500CC的清水全部流了進去後,我將管子拔了出來,肛門則早有準備

的快速合攏了,我撫摸著姐姐光潔的臀部,當手指從肛門附近劃過時,可以清楚

的看見整朵菊花都在顫抖著,而另一隻手則繞到前面,直探向火熱的陰部。

  我熟悉的找到了隱藏起來的陰蒂,當觸摸到它時,姐姐不禁發出了期盼依舊

的歡鳴,似嘆息吧,又似無比的哀宛。無比敏感的軀體,微微的刺激便足以讓姐

姐燃起欲火,何況我前後的夾攻,一邊是強烈的便意,而另一邊是刺激的挑逗,

混雜成難以形容的感覺,不知道是難受還是快感!

  我的手掌貼在姐姐光滑的小腹上輕輕揉動著,這微小的壓力讓姐姐發出陣陣

的哀鳴,快樂的呻吟中夾雜著哀求聲。而此時姐姐的花蜜卻更是泛濫了,無論是

虐待還是歡好都能讓她得到性的快樂了。

  我這時才端起我的肉棒,在姐姐泥濘的陰戶上試了試,她尚未反應過來,肉

棒便插了進去,由於早已濕潤了,肉棒很輕鬆的便插了進去,火熱的洞中並不鬆

弛,陰道更是緊緊的纏繞住了肉棒。矜持的姐姐終於忍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大聲

的叫了出來。

  我的雙手這時摟住了姐姐的腰,配合著我的動作前後的推動著。我笑著道:

“姐姐,什麼時候我的肉棒得到了滿足,你就什麼時候拉出來。”

  姐姐此時已經完全沈浸在快感中,完全沒有聽到我的話。直到我又重覆了一

遍,才勉強明白過來!

  姐姐是屬於那種非常容易達到高潮的體質,如此刺激下,非常的容易亢奮。

  姐姐的雙手支撐在地上,整個身體在我肉棒的驅使下,飛速的運動著。烏黑

的長髮在空中隨意的飛舞著,粉紅色的肌膚上佈滿了一顆顆的汗水!

  當我抽插了數百下後,估摸著姐姐的忍耐時間快到了,何況今天又沒有加上

肛門塞,萬一……就不太好了。我有意的加快了速度,每次都盡力到達最深處。

  不過數下,姐姐便露出了崩潰的樣子,當我又連續一串強攻後,姐姐在尖叫

聲後,穴心湧出了滾燙的陰精,而最深處的花心如同吸盤一般,讓我的龜頭一陣

酥麻,也將精液射進了姐姐的小穴中。

  高潮的刺激讓姐姐整個人象失去了支柱一般,想癱倒在地,沒有辦法了,我

只好將姐姐抱到馬桶前,當聽到我說可以放了的時候,眼睛都未張開,便排了出

來,由於早上已經排泄過一次了,所以還不是很髒,看著姐姐如同一個小孩一般

依偎在我懷�,我只有嘆息一聲,替她將整個臀部沖洗乾淨。其實我蠻喜歡替姐

姐洗澡的,在這時我便會覺得與姐姐之間隔的好近好近!

  我將姐姐重新抱回了床上,疲倦極了的她只顧沈沈睡去,我親昵的湊近她的

耳旁,柔聲道:“姐姐,你儘管休息一會,我等會來叫你!”

  姐姐如同夢囈般回答了一聲,翻過身去,繼續熟睡著。

  通過密室中的電梯,我直接來到了九樓,這�是半成品性奴的培訓基地,東

邊走廊兩邊都是各式各樣的調教室,而西邊則是一排囚禁室,性奴在經受完調教

後,就可以回到室中休息。一般來說A級性奴的待遇最好,兩人一間,而B級則

是四人一間,而C級則是八人,對於C級性奴來說,囚禁她們的與其說是房間,

不如說是籠子,這些籠子高約一米,寬一米,長兩米,分上下兩層,每層四個籠

子,這便是她們休息的地方。

  我緩緩的走在走廊上,巡查著我的王國,單邊可視的落地玻璃�,我們的產

品正接受著各種嚴格的訓練,以求儘量賣個好價錢。�邊的調教師們也忙忙碌碌

的,不時懲罰著行動不合格的性奴們。

  我笑了笑,這幫調教師們真是樂此不疲啊,我想道。

  當看到一道鮮紅的身影從我眼前劃過,我不禁笑了笑,這個小妮子,每次總

能發現我來!

  “S級母犬001號千惠奴給主人請安!”

  一身火紅調教皮服的麗人跪在了我面前,這身女王皮服是專門給她定做的,

狂野的皮衣緊緊的包裹著一具豐滿的身軀,一條金屬的扣帶將窈窕的腰肢牢牢的

鎖住,勻稱的乳房完整的顯露在外,紅艷的培蕾則微微的翹起。脖子上自然也有

著奴隸標幟的項圈,不過身份標幟卻是代表S級的黑色水晶,而雪白豐滿的屁股

也高高的翹起,誘惑的擺動著!一具精巧細緻的貞操帶將最關鍵的部位緊緊的包

裹住了!只在必要的位置開了兩個小洞供方便之用!

  “每次總能被你發現爺啊!千惠奴!”我重重的拍打在它的雪臀上,一個粉

紅的巴掌印立刻浮現了出來。

  “哎呀!”妖媚的聲音如同呻吟般從紅唇中吐了出來,“奴兒每天都盼望看

到主人!”說完,將頭伸到我的腿邊,撒嬌般的在我的腿上磨蹭著!

  我笑了笑:“恐怕不是盼望看到主人吧!你說說為什麼讓你帶上貞操帶!”

  千惠奴擡起一張妖艷的臉,似乎有些羞意,頓了頓才道:“因為奴兒太淫賤

了,一天都不能沒有……沒有……大……雞巴!但是奴兒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

括……小逼也是的,沒有主人的命令,賤奴不能有高潮,為了防止賤奴勾引男人

和自慰,主人才給奴兒帶上了貞操帶!”

  “那我吩咐你的其它事情呢?”

  “賤奴的騷穴和屁眼�面按照主人的命令,每天24小時都有跳蛋打在微弱

檔,讓賤奴隨時都在發騷又不能高潮,好供主人享用!”或許是我問過很多遍的

緣故,除了開始有些害羞而頓了下,後面非常流利的背誦了出來!

  我滿意的笑道:“起來吧!”

  “不要!奴兒想趴在主人旁邊!”說完一雙誘惑的眼睛歪著看著我!

  我重重在她屁股上打了幾巴掌,笑罵道:“你這騷貨又好久沒被調教了吧,

每次都和爺討價還價!”

  這幾巴掌似乎更是激起了她心中被虐的欲望!水汪汪的眼睛泛起絲絲桃紅!

  我命令道:“帶爺去看看你負責調教的歐洲訂的貨!”

  “是,主人!賤奴給主人引路!”千惠奴這才回過身,在前面慢慢爬行著,

將我帶向她專用的調教室!而肥美的屁股依舊誘惑的左右擺動著。

  “啪”,我手中的馬鞭打到了她的身軀上,我道:“等爺把事辦完了再慢慢

調教你!”

  千惠奴扭過頭,臉上露出高興的笑容,媚聲道:“謝謝主人!”這才老老實

實在前面爬著。

  眼前爬動的這具嬌媚的身軀是除了姐姐外,我最寵愛的女奴了!她除了是我

的S級女奴,還是我公司的A級調教師,她以前的職業便是專業的調教師,結果

沒想到落到我手中後,在慢慢的調教中,卻引出了她的另一面!從此在東京的調

教界少了一位千惠調教師,而我則多了一個千惠奴!她也算是我私用的性奴了,

除了秦山那四個特別助理外,還沒人品嘗過她的滋味!

  馬鞭或緊或慢的輕咬著千惠,但由於關鍵的位置被貞操帶包圍著,總讓她有

搔不住癢的感覺,屁股似乎都在追逐著馬鞭而搖晃,豐韻的巨乳也一搖一擺的晃

  當我第一次給她戴上乳環時,千惠因為自己身份的轉換而哭了出來,而幾個

月調教過後,卻是以期待的心情看著我在她肥大的陰蒂上再鑲上了一顆環!成為

我除了姐姐外,第一個調教成功的性奴!

  走進千惠的調教室,這個位置是只供千惠使用的,她在這�交替的扮演著主

人與奴隸的角色,在這�,她不知道流出了多少淚水,也不知道經受了多少次淩

虐後的高潮!

  以標準跪姿跪在地上的女孩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調教師象狗一般爬了進來,象

寵物般圍繞著我的褲腿獻媚!這與剛才冷酷的千惠調教師反差太大了,太大的驚

訝以致於讓她忘了該做的事,直到我輕咳一聲後,才想起自己忘了向主人見禮!

  連忙如同剛才千惠奴的見禮動作般,將頭低到了地上,身軀因為畏懼而輕輕

顫抖著,作為尚為訓練好的性奴,就連向主人見禮也是無權說話的!

  我問道:“千惠,這就是歐洲那邊訂的貨?”

  “是的,主人!”千惠奴恭敬的回答道。

  我皺了皺眉頭,冷冷的說:“這和標準差很遠啊!”

  我冰冷的聲音如同一盆冷水般澆到了千惠的身上,滿身的欲火頓時熄滅了,

千惠嚇的再不敢看著我,只是將頭放在我的腳上,表示對我的誠服,口中輕聲的

道:“對不起,是賤奴的錯,請主人狠狠的責罰!”

  而旁邊待調教的性奴則更是嚇的跪都跪不穩了!

  我緩了緩語氣,輕聲道:“千惠,這件事情不能全怪你,是採購部提供的太

晚了!”

  “不過!”我提高了聲音,道:“這拖延的時間只能讓你來趕回了!你知道

公司的規矩,如果完不成,我也不會護你的!”

  千惠剛剛有些鬆懈的身軀又繃緊了,緊聲道:“奴兒一定會做好的!”

  “能做到最好!我也不希望你到那種地方去,不過既然是我定的規矩也沒辦

法!”我邪邪的笑道:“你有很久沒能高潮了吧!”

  當聽到高潮二字,千惠立刻條件反射似的看了我一眼,我笑道:“如果你完

成的好,我就讓你好好的達到一次高潮!”

  千惠感激的道:“謝謝主人,奴兒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的!”

  “好吧,我就不打攪你調教了!”我徑直走出了調教室,我相信有這種胡蘿

卜和大棒,她一定會做的很好的!

  我緩緩朝西區走去,開放式的囚禁室中一半是滿的。當趴在地上正在進食的

性奴們看見了我的到來,立刻按照規矩將雙手前伸,手掌著地,頭緊緊的貼在手

背上,而肥美的臀部則翹得高高的,肛門中插有尾巴的,還將尾巴左右搖晃著。

  這是秦山那小子想出的規矩,倒也確實賞心悅目。

  直到我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西邊的盡頭,性奴們才又開始舔食起狗食盆中的食

物,這應該算是它們一天中最輕鬆的時刻了!

  我來到最�面的一個門前,當識別器掃描完我的指紋後,咔的一聲門開了,

耳邊也隨之傳來電腦合成的的語音:“歡迎總裁,請進!”

  房間內昏暗的燈光剎時亮了起來,現出兩具蜷縮在角落中雪白的肉體。

  看見我的到來,兩只母犬的身體開始因為畏懼而顫抖起來。

  玲瓏的身軀依舊光滑如昔,窈窕的腰肢依舊婀娜,美麗的臉龐雖因畏懼而失

色不少,但仍然掩蓋不住那醉人的容顏。多少次夜深人靜,竊竊私語時,我倆緊

摟著對方,許下了太多的誓約!這千萬的柔情曾經讓我迷醉其中,我毫無保留的

相信她,將我的一切都交付給了她,但換來的是背叛,是惡意的陷害,將我打入

到了地獄。

  雖然今朝我的恥辱和仇恨已經被血清洗,陷害和背叛我的人已經在地下的地

獄和地上的地獄中煎熬,但每次看到她,總能讓我想起許多不愉快的回憶,一股

暴虐的情緒立刻會充斥我的全身。

  兩只母犬畏懼的爬到了我身前,輕聲汪汪了兩下,然後親吻起我的腳背。自

從她們進入到這所大樓中來後,我便剝奪了她們行走和說話的權利,消除掉她們

一切關於羞恥的概念。

  我能感受到兩片粉紅的舌頭在我的腳趾中鑽動著,每一個角落,每一片汙垢

都被她們舔的乾乾淨淨!她們確實很盡力的獻媚,徒勞的試圖將我的暴虐消解!

  我用腳重重的踹了踹左邊一只的肚子,將它踢到一邊,微笑的對另一只道:

“今天過的好嗎?小薇,喔,應該稱呼你山下薇子,山下夫人!”

  聽到我帶著絲絲寒意的話語,薇子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舌頭舔的更快了,

希望能盡力取悅我。

  我冷冷的笑道:“你還記得當年啊,不簡單喲!要不是你當年孜孜不倦的教

導我,恐怕我現在還是不名一文的窮小子吧,我還要感謝你喲!”

  我看著腳下趴著的女人,這就是我曾經深愛過的人,曾經發誓要永與之相守

的人,也是在金錢的誘惑下毫不猶豫拋棄我的人,更是惡意陷害過我的人。她卑

賤的匍匐在冰冷的地上,象狗一樣舔著我的腳。昔日熟悉的身體依舊凹凸有致,

雪白的肌膚看不出一絲歲月的風霜,美麗的面容依舊讓天下的男人為之著迷。只

是這一切在也迷惑不了我了,對於一個從地獄中出來的人,美色不過是生活中的

點綴而已。

  我走到一張皮椅上坐了下來,而薇子亦步亦趨的緊跟在後。

  我將腳重重的踏在了她貼地的頭上,另一隻腳則擱在她的屁股上,心�打算

著今天怎麼來調教她。我要將在過去她所給予我的一切十倍的給她。

  我問道:“上次的蘋果還在嗎?”

  薇子連忙汪汪了兩聲!

  “取出來吧!”我道。

  薇子連忙試圖用手伸到自己的臭逼中把蘋果拿出來!

  我啪的一鞭打在她的手上,厲聲道:“自己拉出來!”

  薇子不禁露出為難的神情!

  更重的一鞭打在她的屁股上,我輕聲道:“你什麼時候拉出來,我就停下鞭

子!”

  一鞭一鞭的下去,她的屁股和脊背上很快就留下許多鮮紅的烙印,而整個臉

都在努力中漲成了紅色,額頭大顆的汗珠滾了下來。

  我的馬鞭無情的鞭打著,巨大的疼痛讓她的眼睛充滿了淚水,卻絲毫不敢流

出來,只能一點點的擠壓著陰道和肛門。

  終於在一陣痙攣後,兩個蘋果相隨著滾了出來,而薇子也癱倒在地。

  我厭倦的看著地上猶如一團死肉的薇子和已經變色的蘋果!

  就這樣過了一會,也沒想出什麼好玩的點子,大多的新鮮玩意她都試過了,

我收起了腳,道:“坐起來吧!”

  薇子依舊趴在地上,沒有任何反應。

  我坐起身來,伸手抓住她的長髮,將她拉了起來,這時顯露在我面前的是一

對超出我想像的巨乳,宛如兩個西瓜般大小,在纖細腰肢的襯托下,更是驚人,

而原來小巧的乳頭也膨脹到難已想像的地步,秀氣的乳暈也擴展到整個乳房的前

部,比我的手還要大了。薇子的眼睛緊閉,不敢注視前方,顯得對自己乳牛般的

身體極為羞恥。

  我沈聲道:“這是怎麼回事,上次我來都沒有這麼大的乳房?”

  對於這個問題單憑汪汪的兩聲似乎說明不了什麼!薇子一時也不知道如何回

答了。

  “喔!”我想起來了,上次秦山說生化部研究出了種好東東,我於是拿了兩

針在薇子身上做了點實驗,看來效果果然驚人!這款新的豐乳劑已經成功了,不

過這也太成功了!乳房除了變的無比的巨大外,乳頭、乳暈的顏色依舊,但乳房

看上去,依然雪白細膩。

  我抓住一只巨乳,手感很不錯,肥碩的乳房象皮球一般,放在手上,沈甸甸

的。我的手掌也僅僅只能抓住一小部分。我毫無憐憫的肆意揉捏著,薇子強忍著

我的肆虐,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嫣紅的乳頭在淩虐下,膨脹了起來,我突然想

到這麼大的乳房,不知道能不能擠出奶水來,我逐漸加大了力度,終於在薇子慘

叫一聲後,一股淡淡的液體從乳頭中流了出來。

  我啪的一記耳光,讓她繼續保持了沈默。我看了看手上的液體,和我心中認

為的奶水不太象,我又用力擠了起來,當淡淡的液體流完了後,果然乳白色的奶

水也跟著流了出來,黏呼呼的,粘了我滿手。我將手放到了薇子的嘴前,讓她把

我的手處理乾淨,薇子乖乖的將自己的奶水全部舔食了。

  我笑道:“還沒吃飽吧!把那兩個蘋果也吃了!”

  薇子看著那兩個散發著一陣異味的蘋果,臉上露出厭惡的神情!

  我的馬鞭飛快的在空中揮了下來,剛好鞭梢打中了她的乳頭,非常的準確,

我暗自道。

  巨大的疼痛讓薇子不禁大聲的叫了出來,但立刻閉上了嘴,面色慘白的看著

我!

  我微微笑道:“來不及了!連續違背主人命令的後果你是知道的!”

  “給你個機會,如果能在60秒內吃完這兩個蘋果,就取消懲罰!”我按下

了馬鞭手柄上的一個按紐,笑道:“二號調教指令將在60秒後開始!”

  薇子立刻飛快用嘴巴在地上拱著吃了起來,由於不能用手,蘋果在地上滾來

滾去!這明顯是一個不能完成的任務。

  從她緊皺的眉頭上顯露出這兩個蘋果果然是味道非常的好!我笑道:“你好

厲害啊,連自己屁眼中取出的蘋果都吃,我乾脆以後就叫你吃糞豬!”

  毫不理會我對她的調笑,薇子已經飛快了啃完了一個了!我心中暗暗的倒數

著,5,4,3,2,1,來不及了!我嘿嘿的冷笑了一聲。

  薇子突然如同抽筋了般蜷成了一團,大聲慘叫著。身軀急促的痙攣著。不一

會大顆的淚水、汗水、口水立即大量的湧了出來。

  我冷冷的看著她在地上翻滾著,欣賞著她尖利的慘叫,仿佛聽著一首動人的

歌一般。

  終於她連慘叫的力量都沒有了,象一條死魚般在地上抽動著,金黃色的尿液

也失禁流了出來,一股說不出來的氣味頓時在整個房間中彌漫了起來。

  我厭惡的看著這具躺在尿液中的身軀,原本光潔的身體上沾上了許多的各種

體液,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膚色。

  房間中充斥的惡臭讓我失去了繼續淩虐的快樂,徑直走了出去。

  當我回到舒適的密室,看見尚在榻上好眠的姐姐,突然感覺到了一種溫馨,

家的溫馨。這種久已失去的感情讓我感動了,能與自己所愛的人朝夕相對,又何

必去在乎那些虛偽的人倫禮教。

  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想將一枚戒指套在了姐姐纖細的手指上,似乎只有這

樣,現在的一切才會繼續下去!

  輕輕的坐在了床上,整個房中只有姐姐細微的呼吸聲,她睡的很沈,臉龐露

出一絲甜蜜的笑容,我能感受到她對我深深的眷戀和依賴,從某種意義上說,我

是她唯一眷戀的人,離開了我,她的生命也將失去光輝。

  我小心的躺在她的身邊,將她擁在懷中,或許是我的動作驚擾了她,姐姐側

了個身,緊緊的將我摟住,仿佛感覺到了我在身旁,鬆口口氣,又繼續沈沈的睡

還不錯看ㄟ~主角的背景也描述太少了吧~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