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門嬌嬌千金女,淫穢娼寮尋刺激

 嘎!一聲煞車聲停下了一台黑色的奔馳,前座的司機穿著筆挺的西裝下車打

開後座車門,一位一身名牌的美麗少女自車上下來,這情景如在一般地方也許還

不太唐突,但是現在確是出現在傍晚的知名私娼寮邊,這景象真是另人十分訝異

啊!

  司機看著少女說:「小姐!您真的還要去那低賤的地方,給那些低賤的人來

糟蹋啊!」。

  少女瞪了司機一眼說:「我的事你別管,也不許你傳出去,如果你想來那低

賤地方玩一下低賤的我我歡迎你來,不過離開此地就別亂說亂來了!」,少女說

完就轉身走向私娼寮去了。

  少女到了私娼寮門口按了一下暗鈴,就看到那門半開露出一雙淫穢的雙眼來,

那眼主人看到是少女來了,馬上開門讓少女進去後又忙把門關閉,少女進入一間

暗黑的拉客大廳中,而剛剛開門的三七仔馬上向�面大喊:「老板!那個欠幹的

女人又來啦!您要不要出來看看!」。

  不多久�面出來了一位粗犷的男子,他邊走邊念說:「幹!大呼小叫的幹什

麽!」,然後看了少女一眼後再說:「妳又癢啦!又想來這�被人幹啊!好!沒

問題今天照舊收妳壹萬加今天妳接客的收入,幹!現在時間還早妳就先給我幹幹

解解悶吧!」。

  男子說完轉身就進到�面的房間,少女隨後也跟進房內,少女一進房男子已

全身脫光坐在床頭兩腳開開,他向少女指一指自己的肉棒,少女馬上跪在地上雙

手捧起男子的肉棒就送人自己的口中,她又吸又舔的幫男子吹起了喇叭了。

  當少女吹了一回兒喇叭後男子自床上站起來走到少女背後,他一把抓起少女

推趴在床上,他一把掀起少女那名牌洋裝的裙子,褪下少女白色蕾絲的內褲,扒

開少女的雙腿肉棒一挺就幹向少女的淫穴,「嗯!嗯!啊∼」在少女幾聲輕吟下

男子肉棒硬生生的幹進少女的淫穴中了。

  「嗯!嗯!唉!唉!噢!噢!快!再快!大力!再大力!幹我!快幹死我!

啊∼」少女淫叫連連,她被男子整個壓在床頭邊,雙腳墊尖半踩著地,上身被男

子幹得磨著床單,男子粗大的肉棒用力的進出少女的淫穴,少女的陰唇被幹的一

翻一翻的,少女的淫水被幹得噗滋噗滋的噴,而少女美麗的面孔卻被幹得扭曲漲

紅,就這樣男子幹了少女約十分鍾後又忽然用力的拔出肉棒來。

  「啊∼」少女輕唉了一身後馬上轉身看著男子,男子要她脫光全身的衣物,

少女馬上三兩下就已經全身赤裸裸的站在男子前面,男子上了床上要少女做上面

繼續再幹,少女毫不猶豫的跨坐在男子身上,一手扶著男子的肉棒就往自己的淫

穴送,「嗯∼」一聲肉棒整只插入了少女的淫穴,少女開始上下擺動著下半身,

她讓男子的肉棒在她淫穴內猛烈的進進出出,她邊幹邊哼的擺出令人銷魂的模樣,

她已是一個發情的淫婦不再是那氣質出衆的少女了。

  男子又幹了少女十來分鍾後她推開了少女後說:「妳就這樣赤裸裸的到前面

找那三七仔阿清拿嬰兒油來,我要幹一幹妳的屁眼,去!快去」,少女一聽也不

管自己全身赤裸裸淫穴濕淋淋的,那淫穴被幹到陰唇外翻紅腫的模樣,一下床就

出房門往前面走去。

  少女全身赤裸淫穴滴著淫水的走到阿清的面前說:「老板說要幹我屁眼要我

來拿嬰兒油!」,一旁幾個剛進來準備上班的私娼看到少女這般模樣,直是驚歎

的說:「幹!真有那麽賤的女人,我們爲生活從事這一行是不得以,她卻是愛被

幹才來這,真是個大賤貨啊!」,少女轉頭看了那些私娼一眼後低頭不語,阿清

見狀連忙從櫃台拿了嬰兒油給少女然後轉頭對那些私娼說:「每個人有每個人的

事,快去化妝準備接客啦!少在那道人長短的!」,私娼們哦一聲就各自化妝去

了。

  少女拿著嬰兒油後回到房內,男子要少女爬在床上屁股對著他,他把嬰兒油

倒在少女的屁眼後用手指用力的挖動著,剛開始只用單指來挖到後來已是三指齊

力的挖著少女的屁眼,少女是被挖的全身顫抖搖頭喊痛,這時男子又把少女半拉

下床讓她趴在床上雙腳微著地,然後她再扒開少女雙腿肉棒一挺的就幹進了少女

的屁眼。

  「啊∼痛!好痛!輕點!請輕點!啊∼」少女被幹得全身緊繃面目猙獰的唉

叫連連,男子卻毫不憐香惜玉的拼命狂幹,少女雙手緊握著床單,身體跟隨著男

子幹弄而擺動,口中邊喊痛邊淫吟著,她滿臉通紅全身是汗的被幹著,她不知被

幹屁眼多久後忽然感到男子肉棒在屁眼內跳了幾下,然後一股熱熱的精液就射進

她的屁眼深處內了。

  「呼∼」少女長呼了一口氣後她發現忘了拿水進來,她也不管全身赤裸裸、

淫穴滴著淫水、屁眼流著精液的出房門到後面端了一盆水進來,她先幫男子清理

好那肉棒後再自己清理淫穴和屁眼,當她都清理好了之後男子開口說:「這房間

就是妳今晚的炮房,等一下在衣櫥內找套衣服換一下,快化好妝準備接客啦!」,

男子說完就穿好衣服出去外面大廳了。

  少女把她名牌的衣物收好在衣櫥內,然後從衣櫥內拿出一套黑色的內衣褲和

一套粉紅色的迷你裙裝,她穿好了那連她家傭人都不會穿的低俗衣物後,就用那

便宜的化妝品化了一個濃濃妝,她摸了摸一下自己的淫穴,深呼吸了一下就到前

面大廳拉客去了。

  少女到了大廳跟私娼們一同坐在長凳上等候客人來嫖她,三七仔阿清在門口

拼命的拉客進來,少女的第一個客人是一名五十幾歲的工人,那工人一進房就掏

出尿臭味很重的肉棒要少女幫他吹喇叭,少女也一點不嫌臭的就一口含起了肉棒

吹起了工人的喇叭,就在少女舔、吸、含、吹的功夫下,工人一下子就把那熱熱

的精液射進了少女的口中,少女舔了舔嘴邊的精液吞了進肚,然後她幫工人清洗

好肉棒後送工人出去。

  少女繼續坐在長凳上等著嫖客來嫖她,這時阿清帶了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進

來,阿清跟私娼們說這位老人要包小時的,不過他要玩用假陽具插穴的遊戲,老

人事後會另外給小費的,看有沒有人要接這CASE,結果沒有人要接這時少女表示

她要接,於是少女帶著老人進入房內,老人要少女脫光衣服躺在床上兩腳開開,

然後老人從他的手提包內拿出五六只各式各樣的假陽具,他一只一只的展示給少

女看,然後老人脫光了衣服以69式的方式趴在少女身上,少女馬上含起了老人

的肉棒,老人這時挖了挖少女的淫穴後就挑了一只假陽具插入了少女的淫穴了。

  「嗯∼啊!輕點!別太大力!唉!唉!嗯∼」少女被老人用假陽具插的嬌哼

連連,少女吸著肉棒擺動著身體配合著老人的插穴,老人一只假陽具插一回兒就

換下一只的插玩著,少女淫喘噓噓的擺動著身體,老人越插越快越用力,少女越

吸越哼越動越激烈,這時忽然從老人的肉棒內滴出了一滴稀稀的精液老人出來了,

少女清洗好老人的肉棒再清理好自己穿好衣褲送老人出房間,老人拿了一個大紅

包給少女才出門離去。

  少女把紅包交給阿清後又坐回長凳上等客人,這時進來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

他看了長凳上的私娼們一眼就指了指少女,少女帶著男人進入了房內,兩人各自

脫光了衣服上了床,男人粗魯的一把抓著少女的頭就往自己的胯下送,肉棒一挺

粗暴的塞進了少女的口中,少女被猛塞得差點喘不氣,男人抓著少女的頭拼命的

前後推送著,少女被插得是口水直流呼吸困難。

  一回兒男人一把推倒少女,他把少女的雙腳放在雙肩上,肉棒狠狠的插進少

女的淫穴內,「啊∼痛!好痛!輕點!請輕點!」男人不管少女哀叫連連,全身

往前壓著少女猛烈插穴,少女是身體被男人壓折著,淫穴是被男人幹的又紅又腫

淫水亂噴著,男人好像趕時間似的拼命幹著少女,就在少女被幹到快失神的時候

男人射精了,一股又熱又濃的精液射進了少女的淫穴內,少女打了個冷顫也噴出

了熱熱的陰精,少女照舊起身清理好男人和自己後送男人出房,男人要出去前回

身向少女比了一下大拇指後才出門離去,少女繼續坐在長凳上等客人。

  這時阿清又帶進一名客人進來,少女一看居然是她的司機小成,小成指了一

下少女,少女就帶著小成到房間,小成問少女說:「小姐!我真的可以玩您幹您

嗎?您會不會生氣啊?」,少女笑了笑的說:「這�是那�?這�是私娼寮啊!

我現在是什麽?是一個人人都可幹的私娼啊!你來這�幹我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我怎麽會生氣,不過出了這�你就要把這�的一切都忘光呦!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的,別多說了上床幹炮吧!」,少女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拉著小成上床幹她,少女

知道小成只是今天幹她的衆多客人中的一位,在小成之後還有這許多的客人會來

幹她,少女越想心就越刺激,少女完全沈迷於當私娼給人幹穴的肉體刺激中,而

小成邊幹著少女邊想著今晚可能又要等小姐到天亮了,哎!無奈啊!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