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女伴

��這幾個星期我一直和麗薩出去,她是我有過的最漂亮的女朋友。我認爲一切

順利,我們發展到了真正的關系,而且還將繼續發展。不過我猜我一定沒讓麗薩

知道我的感受,我是那種害羞的、得費很長時間才能和女孩有身體接觸的男孩,

大部分我以前的女朋友實際上都是她們忍無可忍時主動動作的。但是麗薩是個心

理醫生,沒有一抓住我就親嘴,她要和我談話。

��一天我開車去她家接她出去跳舞,跳了一晚以後,她抓住了我的手∶“寶貝

兒,是我哪不好嗎?”她問∶“我們一起出去都一個月了,可你卻從沒有哪怕試

著吻我,你喜歡我嗎?”

��在她的臉上我看到了受傷和不安,讓她覺著我不喜歡她,我感到很不舒服,

“當然喜歡你啦,麗薩。”我回答∶“我沒想讓你不高興,原諒我。”

��麗薩換上了她的職業臉孔和腔調∶“你知道,菲利浦,你表現得就像是我的

女友而不是我的戀人。我是個心理醫生,我也知道該怎麽處理這個問題。我要你

成爲我的戀人而不只是你的朋友。你能讓我給你治療嗎?免費的。”

��我很想討好她∶“當然行了,麗薩。咱們試試。”

��她靠過來吻我,當我們嘴唇相遇又分開後,她強行把舌頭伸進我的口腔里,

就像有的男的對女的那樣。

��“好吧,”我想∶“既然她已經先來了,那麽她可能就有權利主動吧。”

��她的舌頭在我嘴里進進出出足有一分鍾,終於換了口氣,我能嘗出滿嘴都是

她口紅的味。

��她拉著我的手,把我領進她的公寓里,“這個治療的方法是我先不得不把你

變成爲你不想成爲的人,這樣我才能教你怎樣成爲你真正想成爲的人,好嗎?”

進屋後麗薩說。“去洗個熱水澡,用泡泡。”她指給我洗澡間的方向。

��泡泡浴有一種芬芳的花香,我滑進泡沫中,麗薩輕輕敲了敲門,伸進頭來∶

“我能進來嗎寶貝兒?”我點點頭,“好的,我們開始吧,躺下放松,菲利浦,

閉上眼。”她吩咐我。

��我在熱水中漂浮,想像著踏入了香云。

��麗薩繼續用她低柔的嗓音說話∶“忘記一切,除了我的話。你現在到了另一

個世界,你會變成另一個人。感覺你的腿,想像如果我們把所有的毛除掉,它們

會變得多麽美。男孩有毛還行,菲利浦,可是現在你要變成一個好看的柔弱女孩

了,你的皮膚真柔軟,擡起你的腿,讓我給你塗乳液。”

��我發現自己正在照她說的做,讓她撫摸腿的感覺太妙了。

��“不要動,我來讓你的腿變得和你希望的一樣光滑,一樣可愛。”她甜甜地

說。

��我感到剃刀在腿上來回滑動,知道我的腿很快會變得光滑可愛,我很高興。

麗薩忙完了左腿,接著忙右腿。

��“你有如此好看健美的一雙腿,菲利浦。當你穿上全黑的長襪後它們會更好

看的。你還要穿上性感的高跟鞋。你將擁有真正的招人美腿。”她輕輕地舉起我

的胳膊,“漂亮姑娘胳膊下面可不能有這些毛。”她把它們剃乾淨,接著讓我坐

起來她好剃另一邊。

��“這些毛也得滾蛋,讓我們把你變得光光的,這樣你才適合戴胸罩。”

��我高興地讓她剃我的胸,響往著我的光潔皮膚會感到胸罩有多舒服。

��“你好可愛呦,菲利浦。躺回去,我給你洗頭發。”

��我很高興頭發一直留得很長,她的手指按摩得很舒服,她沖掉我頭發上的泡

沫∶“安靜地坐一會,甜甜,我給你做頭發。”我閉上眼,她把頭發梳到前邊,

剪出浏海。

��“你的頭發現在好啦,我們需要做一點眉毛。這可能會痛的,可是要做個勇

敢的女孩呦,會使你更美麗的。”

��我的眉毛一定很濃,因爲她至少花了十分鍾拿著眉鉗,一根一根地拔眉毛。

我知道痛是值得的,一定會讓我更美麗。

��“躺會吧,我去臥室拿點東西。你一定會喜歡我拿來的性感東西的。好好歇

著。”

��她回來時我睡醒了。

��“你現在是多麽柔軟光潔呀菲利浦!即使這不是治療你也會喜歡的是不是?

好了,實際上因爲今天晚上你要做我的女伴,你肯定是要這麽光潔的,我當然不

會有個毛茸茸的女伴了!”她笑著說∶“該給你起個女性名字了。你不是說過你

媽叫安吉拉嗎?好,就叫你安吉拉了。我的安琪兒,從浴缸里出來吧,安吉拉小

甜甜,給你穿衣服。”

��她用一塊大軟毛巾把我擦乾,渾身撲上香粉,最後從桌子上拿起一件粉色的

蕾絲胸罩,舉著它,粉紅的罩杯沖著我,“來,安吉拉,我幫你戴胸罩。”她說

道。

��我走向前,把胳膊從帶子中穿過去,轉過身好讓她扣上背後的挂鈎。我低頭

看著空空的大罩杯,麗薩看到了我的視線,走回桌子∶“別擔心,甜甜,我想到

啦。過來,我幫你塑造曲線。”

��她把一對大號 膠假體塞進我的胸罩,調整肩帶,接著咯咯笑了∶“你竟然

比我還大!今晚你會吸引很多男孩注意力的,我好嫉妒!”

��她讓我坐下撒尿,接著幫我穿上一條粉色的蕾絲內褲,正好配我的胸罩。最

後是純黑的連褲襪,它讓我光潔的腿覺得很柔滑。

��在臥室里,她遞給我一件柔軟的粉色背心,很好地強調了我的豐滿胸部。我

又穿上了一條又短又緊的黑裙,她讓我坐在一張空桌子前,給我的金黃長發編了

一個奇異的發髻,系上了一方和背心相配的粉色頭巾。接著她做了一套長長的紅

指甲,用強力膠水給我沾上。我的指甲看起來那麽長、那麽性感!

��在我高佻修長的眉毛下面,塗了睫毛膏、畫了眼線;腮紅使我的臉頰粉嫩嬌

豔,口紅最後結束了變身。麗薩給我一雙黑色高跟鞋和幾條建議,使我走起來很

妖冶。

��“你的錢包在床上,安吉拉。”她說∶“你說我們出去,看看兩個性感女孩

會在這座城里招來多大麻煩,怎麽樣?”

��臨走之前我在門口的鏡子里檢查了一下自己,我從沒想過我會像現在這麽美

麗。我添了舔嘴唇好讓口紅更鮮豔,不過後來才知道嘴唇很是被舔了一番。

��它開到一家城郊的酒吧,一排黑色的摩托停在外面的空地上。“歡迎來到拉

克意!來,安吉拉,遇到你以前我是這的常客,你會喜歡我的朋友們的,他們也

會喜歡你的,甜甜!”

��我們進去的時候,男人們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我和麗薩身上。我感到自己

就像是野人餐桌上的火雞腿。我們擠到里面的一張桌旁,我只想坐下來整理一下

思路,所以當一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走過來要我跳舞時,我覺得慌亂。

��麗薩看出我的煩躁,搶在我回答前制止了我,她在我耳邊悄悄說∶“別做那

樣的賤貨,安吉拉,跟他跳舞。你看起來就讓人想干!”她把我推進舞池中。

��我決定豁出去了,可能我會讓這個大塊頭嚇一大跳。他緊緊地摟著我跟著音

樂搖擺,用手敲打著我的屁股。我必須承認在他的胳膊里很有安全感,從他放在

我後面的手上我知道他想上我,這種想法給我一種從沒有過的力量感。

��就在我開始有點喜歡他寬闊發達的胸膛時,音樂結束了,我轉過去要回到我

的桌子,但他卻抓住了我的胳膊。他的另一只手抓注我的後腦,把我拉過去,我

的嘴唇壓在他的嘴唇下。他灼熱的舌頭舔著我的嘴唇,接著從它們之間滑進來,

填滿了我的嘴。這種感覺不像我以前的任何感覺,我的全部都集中在他的吻上,

這吻好像永遠不會停止一樣。他把我拉開後,我迷失、困惑,糊里糊塗地走回麗

薩那兒。

��麗薩看到了全部,她起來擁抱我∶“他給你那麽一個性感的吻,安吉拉。如

果你真的是我的女伴,我肯定已經嫉妒死你啦!你可是真的把他勾起來了。去讓

他過來跟我們坐。”

��我根本用不著動,如果不算看他的話。他的眼睛和我的相遇,接著他就拿著

他的啤酒過來加入我們。麗薩和我坐在一邊,戴克(他的名字)坐在另一邊。閑

聊了幾分鍾後,他注視著我的眼睛,接著就又一次的吻了我。

��這次沒有那麽震撼,我很快的又開始享受他的吻,我害羞的舌頭和他的玩著

小遊戲。麗薩抓著我的手放到他的裆部,我意識到她是對的,他確實被我勾起來

了。

��在戴克的舌頭忙著打掃另一個的時候,她在我耳邊低語∶“把他的雞巴拿出

來替他撫摸。你這個傻妞,你不能讓他這麽發情,他可能會把誰強奸的。現在就

做,甜甜。你不想弄瘋他,對不?”

��我絕不想讓他發瘋,我也不想讓他停止吻我。他的喘息深入我嘴里,我摸到

了他的內褲,攥住了他的雞巴,他的喘息直沖入我嘴里。麗薩指引著我的手在他

的包皮上下滑動,他使勁擠壓著我的胸。他出來的時候,我們的兩手都被他的白

色汁液濕透了。

��麗薩把她的手放到我的嘴邊∶“干得不錯,親愛的。嘗嘗。”她邊說邊把手

指伸進我嘴里∶“味挺好。嗯,你知道我爲什麽喜歡這地方了吧?”

��我把她的手吮乾淨,品嘗著那奇怪的腥味。

��“給你紙巾,安吉拉,擦乾淨手咱們回家。”

��回到了她公寓後,麗薩拉著我的手說∶“安吉拉,來我的臥室,給你一個驚

喜!”

��我驚喜的發現在麗薩的床上有一個高大英俊的男人。我和一個真正男人的初

吻還記憶猶新,當我想像著和這一個的吻會是什麽樣時,內心一陣悸動。

��“安吉拉,這是麥克,他是我同事,注冊性矯正師。我邀請他來做這個角色

扮演練習。你介意嗎?”不等我回答,她接著說∶“當然不會,你都等不及讓他

抓你的手了。麥克,站起來,讓安吉拉給你脫衣服。”

��麥克在我面前站起,我坐在床邊解開他的襯衫,從他肩上脫下。他堅硬結實

的胸肌讓我感到乾渴。我把手放到他的腰上解他的腰帶,我打開他的拉鏈,脫下

他的褲子。我跪下脫他的鞋,他又大又軟的黑雞巴離我的臉只有幾寸遠。

��他赤身裸體站在我面前,麗薩問∶“你覺得他的雞巴怎麽樣,安吉拉?離得

近點給我描述。”

��“他又大又黑,”我說∶“比我的大多了,比他別的地方也黑多了。在軀干

上有血管,頭是紫色的。”

��“摸摸它,告訴我感覺。”她命令。

��我伸手攥住它∶“皮很滑,很松。”我說。我開始來回滑動,“我想它現在

開始變大了。”我繼續揉搓,“也更硬了。真是巨大!”我脫口而出,我的眼睛

死死沾在這個臉前勃起矗立的男根上。

��“聞它。”麗薩告訴我。

��我湊上前使勁吸著雄性的氣息。“太好聞了,如此濃烈性感。”我邊說邊繼

續愛撫這個巨大雞巴。

��“別害怕,安吉拉,親它。”

��我伸出紅唇,輕輕地吻了一下根部的圓球,留下一個優美的唇印。那兒的皮

很軟,像天鵝絨,我不等麗薩的下一道命令就開始舔它,用我的舌頭撫弄它。

��“這就對了。舔它,看看它什麽味。吸吮那個雞巴,感受著它在你的嘴里變

大!”她興奮地耳語,接著她把手放在我的頭後向前推。

��是麥克的雞巴深入到我的嘴里,直抵我的喉嚨,我開始嘔吐,麗薩把我拉後

讓我喘口氣,接著又推進去。她找到一個節奏,不斷地把我推前拉後,雞巴一次

比一次深入喉嚨。

��“往前伸下巴,甜甜。對!吞咽,放松再吞咽。我不會傷害你的。”她邊說

邊推。

��當龜頭伸進嗓子以後,剩下的就容易多了。我的嘴唇能挨著麥克的陰毛和蛋

蛋。當不再有阻力時,麗薩讓我使用自己的速率,我持續地上下運動我的頭,每

次都要把龜頭從唇邊滑出,再讓我的鼻子碰到芬芳彎曲的陰毛。

��“當他開始噴射的時候,一定品嘗,還要咽下每一滴。你要爲這次治療在雜

志上寫篇論文。”

��麗薩定是一直在仔細觀察著麥克,因爲幾乎同時他開始射了,他的雞巴在我

嘴里跳動,他抓住我的頭,一股一股地把精液射進我喉嚨里。他慢慢地拔出,我

看著他的眼睛,我咂吧著嘴唇,一小股精液留到腮邊,我盯著他,用手指吧它擋

住,吸回去,咽下去。

��麗薩很高興∶“安吉拉,你這條發情的母狗!我想是我帶上雞巴操你性感屁

眼的時候了。過來趴到床邊,把你的可愛花瓣露出來,安吉。我保證你會愛上你

的屁眼里塞滿雞巴的。你馬上就要像個真正女孩了!”她說。

��在我的嘴還被麥克的雞巴占據的時候,她戴上了一個大號的橡膠雞巴。我趴

下去,手里緊攥著一個枕頭,緊咬著嘴唇來減輕疼痛。麗薩開始強行往我屁眼里

塞橡膠,當她進來的時候我長聲尖叫,她里外抽動的時候也不住呻吟,每次她都

要重新使勁來進入我窄小的後洞。

��過了一會我開始放松,疼痛減輕,我逐漸開始從屁眼的新感覺中找到樂趣,

我疼痛的呻吟也轉變成了舒暢的呻吟,我的小雞巴漲得很痛,我把它推到後面去

迎接她的插入。

��“我覺得它對你來說現在已經足夠松了,麥克。你隨時都行。”麗薩說。

��她拔出去,麥克走過來。他把我翻過來,舉起我的腿,把我的高跟鞋放在他

肩上。當他的龜頭插進來的時候我尖叫著,與這個正在戳我屁眼的肉棒相比,那

個橡膠的太小了。在疼痛中麗薩抓住我的雞巴撫弄,同時麥克在操我的屁眼。

��當我聽到麥克喘息著,感受到體內一股熱流在噴射的時候,麗薩加快了撫弄

的速度,給了我一個高潮。她拿出一個玻璃杯接著我的精液,“我們可不能把床

單弄髒。”她微笑著說。

��麥克拔了出來,我倒回床上,渾身顫抖。

��麗薩打了一個響指,我突然清醒過來,意識到這一晚上我都在做什麽。

��“你知道我們把這些都錄了像,對吧,安吉拉?我告訴你幾個消息。從這以

後,如果你沒有準確地按照我或是麥克說的去做的話,那卷錄像帶就會在某個很

尴尬的地方出現,比如你老板的郵箱,或是你媽的。媽媽會很失望的呦,她的小

嬌嬌寶寶居然盜用了她的名字,你說呢?”她嘲笑道。

��“如果你還不知道,麥克不是矯正師,他實際上是我的新男朋友,我每天都

跟你在一塊,他太嫉妒了,他讓我把你甩了,可是我卻舍不得。所以我們各自讓

步,如果我把你變成我的女伴,我還可以總見到你。當然,只有在你像女孩那麽

打扮的時候。而且麥克正好喜歡操一個像你這麽可愛的女孩的屁眼,他那麽對我

的時候,我可一點都不喜歡,不過你好像特別沈溺於此。所以這是雙贏,是不是

呀甜甜?”

��“我必須承認你是一個比我想像中要漂亮得多的女孩。你口交起來也很像個

雞。你保證以前從沒練習過嗎?”她嘲笑道∶“好啦,你從這學得很多了。明天

晚上麥克的朋友斯坦要和我們來個雙重約會。”

��她去她的救護包那取出一個大注射器∶“我爲你僞造了一個處方,親愛的。

我的一個婦科大夫說,你需要這個來讓你發育出一個你自己的乳房。”

��她在我的屁股上和每個乳頭上都打了一針。

��“噢,安吉拉,當你有了一對豐滿乳房的時候,我們會找到更多好男孩來讓

你吸吮。我們一定會成爲好女伴的!現在休息一會,來點可口的蛋白質飲料。”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