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城

  我是一位由城�到鄉下再進到城�的一位「知識份子」年青人,今年二十多

歲,家庭環境在我們家那個地方還算得上不錯。但是在城�人眼�我也就算是一

個「鄉巴佬」。

  自從畢業後回到家�,成天除了吃飯、睡覺、玩之外,無事可做,也從來沒

有想到找工作的事情,但是日子久了,就想出來走動走動,畢竟不能荒廢了大學

�所學的「知識」。

  我的家是在一個比較偏僻鄉下,偏僻而閉塞,不是年青人能夠住下去的地方,

所以呆久了,就想來城市中找一些刺激,鍛煉下自己的懶骨,爲了說服父母,我

花了幾個晚上的時間在想理由,終於有了一句精到的話:「畢業後的年青人應該

到大都市中去求發展,多學一些做人做事的常識、道理」,父母對於我所說的這

話,聽起來十分滿意。爲我準備了豐富經費,作爲我謀取發展的基礎。

  一離家,我的全副精神都來了,憑著年青力壯,還有一副不太難看的面孔,

袋中又有鈔票,再加上十多年的‘儒家思想文化’,滿腦子打著如意算盤計劃到

城市中做出一番事業。

  但是卻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轉過了一個大圓環,四周都是很堂皇的大樓,

反正也是沒有目的到處走,還不如去大樓�看看,就對著一座大樓而來。這座大

樓的電梯,十分忙碌。進進出出的人,是那麼多。

  我一到了電梯門口,看到那此一出出入入的,都是一些打扮得如花似土的女

郎。

  我走進電梯�,一個漂亮的女郎,已經站在那�,她有高聳的乳房,纖纖細

腰和豐滿的肥臀,身體裹在一件薄薄的洋裝�,那一對豪乳好像要跳出來似的。

  我對她瞪了一眼。她也瞪了我一眼。她的眼睛好黑好亮,好迷人啊!

  我把肩膀聳了一聳。她也向我嘟了嘟嘴。

  我不願放過這個機會,就問道:「小姐,你怎樣稱呼?」

  那女郎剛要開口,電梯停住了。我怕她走了,忙伸手去拍她肩膀,沒有想到

她突然轉身,拍她的手就順著她那洋裝滑到了「不平整地帶」,張開的手掌就自

然的變成了「龍抓手」了,在她乳房上捏一把。那女郎叫道:「哎呀!死人,你

想把我捏死呀!」

  我忙道:「對不起,我看到小姐這樣漂亮,只是想請問下芳名?」

  女郎道:「你想殺人是嗎?想泡女孩,那有你這種泡法的,你一定把我的那

個地方捏青了。」

  我暗想,這個妞兒可不簡單呀!於是就忙問道:「小姐,你芳名?」

  兩人面對面,翻著眼在說話。女郎道:「剛才你捏我那一吧,還捏得過癮嗎?」

  我連忙道歉道:「對不起,是不小心的。」

  那女郎也笑道,「我還是第一次遇上你這樣的人!

  女郎用一種審查秘密似的眼光,對著我由頭上看到腳下,又對我臉上細細的

看,就笑起來。

  我趁勢問道:「請問小姐你芳名?」

  那女郎道:「倪珂,你呢?」

  我道:「我叫任天。」

  兩個人就聊了起來……。

  「不知道有沒有榮幸姐姐你一起共進晚餐?」

  「死小鬼,就開始吃姐姐的豆腐了,算了便宜你,走吧,吃飯去。」

  有了剛剛的一段時間聊天後,和倪珂之間的關系也就更加進了一步,吃完晚

飯後,就挽著手一同進了電影院。

  在電影院�,倪珂依偎在我的懷中,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在面前頂來頂去。

  微有酒意的我,偷吻了她一下,就摸了下去。

  倪珂用手一推,把我推開了,她握住他的手,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

眼就說道:「電燈還亮著,人又那麼多,就不怕別人笑話呀!」

  我笑一笑,暫時忍住,安靜下來,但是手卻對她的大腿上,捏了了下,摸了

一把。

  倪珂道:「你是不是有愛捏女人的毛病?」

  我聽了,也說不出話來,有笑著。開演的電鈴聲,帶息了燈光,整個電影院

之中,都是黑黑的,有銀幕上是亮著的。片頭演完了,人們開始在欣賞影片。

  我用手摟著倪珂,她也緊緊的靠著我。電影開始演了數分鍾,我的手一直都

不老實,摟住了倪珂,就在她的唇上吻了起來,而她也沒有拒絕我。

  我兩人的座位,正在中間,後面還有很多人。我們一接吻,就一定會抱在一

起。這一抱,就擋住後面人的視線。所以後面的人就「噓」了聲,對著我們吹口

哨過來。

  倪珂明白後面的人爲甚麼會噓過來。倪珂就站起身來,拉著我,走到最後面

的空位上去。後面就是牆壁,不會有人再噓了。這是個最理想的地方,絕對不會

影響別人!

  我心�就已經毫無顧忌,我摟住倪珂,先由接吻開始,慢慢進入了撫摸。倪

珂也閉上了眼睛,享受這種異性的安慰。

  所謂得寸進尺,我此時真是得寸進尺了。我由她的衣服外面,慢慢地摸到她

的衣服�面了,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捏弄著。

  我能感覺的,是軟嫩、細致,而又富彈性的豪乳。還她有那勻稱又滑美可愛

的玉腿,也是每個男人所喜愛的。

  我也是男人,我在她的大腿上愛不釋手撫摸著。倪珂被我弄得飄飄欲仙一般。

  突然,我的一手伸到她裙子�面去了。並且向她那小三角褲�面,想要把手

向�面伸進去。

  這時,倪珂有了反應了。她打了我一下道:「你怎麼這麼大膽,亂摸甚麼呀!」

  一陣嬌嗲的聲晉,而又輕微的,送到我耳鼓中。

  我又用微笑看著她。我繼續努力,還想再去摸。但這次倪珂的防範很好,使

我無法得手。

  銀幕上在演甚麼,我們兩人都不知道。在倪珂來說,她所得到的是異性的撫

摸。我所得到的,是一些刺激和興奮。

  看來倪珂也不是初次接觸男人的。我在動腦筋,想要變換一下方式進攻。可

是電影的影片也已經放完了。

  陣鈴聲響起,燈光隨著大亮。看電影的人們,紛紛站了起來,由四下�向外

走了出去。我抱著葉萍的細腰,用微笑看著她。

  倪珂聳聳肩膀,對我說道:「你看過這場電影,演的是甚麼呢?」

  我笑道:「有好多香吻,玉腿,肥臀,可惜都沒實際看到!」

  倪珂也笑道:「你還想幹甚麼?」

  我笑著說道:「帶你一塊去真正看一看!」

  倪珂聽了,臉一紅,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道:「我們才認識嘛!」

  我道:「這叫做一見傾心!」

  我攔了一部的士,挽著她的手,兩人上車了。經過了十多分鍾,車子在一座

公寓前停下。

  倪珂問道:「你住在這兒?」

  我說道:「是租來的,環境還不錯!」

  倪珂又瞪著他說:「你這人的信心很足,你知道我一定會跟你去嗎?」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摟住了她的腰,幾乎抱著她一起進電梯!

  這是一個設備很齊全的房子。客廳怖置得很整潔,有沙發。有電器用品。連

在客廳後面,就是一間臥室,看起來情調很不錯。

  倪珂向四下一看,就知道這是色情大陷井。可是她並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

走到那個長沙發上坐下來。

  我由冰箱�,拿出了一杯冷飲,遞給她。

  倪珂接在上來,她坐下來的姿勢很好看,腿翹了起來。因爲她的裙子很短,

白嫩的大腿和那豐滿臀部,也露出一大半。

  我一看,她露出了那雙大腿,三角褲也幾乎可以看到了。這是倪珂故意的,

要使我更迷上她。

  我坐在她對面沙發上,正準備和她談,但我看得是直吞口水,心�也在跳了。

  倪珂早就看出了我的情欲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裙子很短,拉也

拉不下來。

  我看的發呆了,由沙發上一下子就跳了起來。笑道:「你好性感啊!讓我仔

細看看!」

  倪珂聽了,笑笑的站起來。走了過來,我一把就抱住她和她熱烈的狂吻著。

  倪珂被吻得「啊啊哼哼」叫著,也緊緊摟住我。

  倪珂的臉上,唇上,也不知被吻了多少次。她人也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我用

甚麼方法,竟把她的上衣解開了。

  我笑道:「咦!小心肝,你的乳罩呢?」

  倪珂笑道「我不戴那東西的,幹甚麼嘛!多麻煩!」

  我對她的這一對豪乳,愛得發狂,伸手就去摸。揉摸了一陣,倪珂的乳頭硬

起來了。紅紅嫩嫩的,像一粒櫻桃,光潔可愛。再加上她那一副嬌笑著的容顔,

使得我欲火高燒。又一把抱起她,就往臥室沖去。

  倪珂也不抗拒,也沒露出不快之色,她像一個新娘一樣,任我擺布著。嬌聲

說道:「你幹甚麼嘛!怎麼脫我的衣服啦!好討厭!」

  我把她由床上一放,順手就把她的衣服,全都脫下來了。倪珂倒在床上,身

上剩下了一條小小的三角褲,她本能的夾緊了腿。

  我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伏下身去,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來。倪珂被他吮得

心驚肉跳的。她掙紮了一下道:「你小心點嘛!,都把我吸痛了。」

  我笑著說道:「放心吧,我的心肝,我怎麼舍得吸痛你呢?」

  吮著左邊的乳頭,手指捏弄右邊的乳頭。倪珂全身都起作用了,使她覺得變

化最大的地方,是下面陰戶�。我吸一口,�面就收縮一下,同時還有一陣陣酥

癢。�面好像有蟲子在爬一樣,爬得心�癢癢的。紅嫩的肉洞之中,流出了絲絲

騷水。越是癢的厲害,騷水就越流出來越多。

  我見她的臉彈紅的像一朵繯瑰一樣,加上那股浪態。也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

三角褲。倪珂驚叫了一聲,她也拉住褲子,不讓脫下來。但是,她半推半就的,

終於還是讓我解除了最後屏障。可是我的內褲還沒有來的急脫下來。倪珂就隔著

褲子在我雞巴上捏了捏,這一來卻使她很失望,因爲它還沒硬起來。

  倪珂捏了一下道:「這是甚麼嘛,怎麼還沒起來,好差勁!」

  我聽了,很不服氣,脫掉內褲,把陽具裸露出來,倪珂的手迅速就握我的陽

具。我的陽具被她的玉手一握。軟香腸就搖搖晃晃地堅硬起來了。它越長越硬,

龜頭也暴漲了起來。一根叉粗又長的大肉腸,翹得好高。

  倪珂被它這麼一來,心�一驚,連忙由床上坐起來,一對眼睛死死盯住我胯

下,倪珂說道:「你會變魔術呀!怎麼一下子就變得這麼大?」

  她一面問,一面又伸手去捏。然後笑道:「這東西是夠大了,但是不知道弄

起來本領如何?」

  我笑著把她的大腿分開來,伸手就去摸她的小肉洞,笑著說道:「你這�很

鮮嫩,你每弄一次能受的住兩個小時嗎?」

  倪珂又是一驚,說道:「甚麼?那會弄死人,誰也不能支持那麼久的!」

  我笑著說道:「小心肝,你不喜歡大肉腸嗎?」

  經我這樣一問,倪珂倒就說不出話來了。她在暗想,這麼大的陽具,粗得嚇

死人,怎麼能插進穴�。

  她雖然不只一次地跟男人弄過,卻一直沒遇到這麼大的肉棒。我的手在她陰

戶上繼續摸弄著。她的穴,被摸得奇癢,騷水流出了很多。我摸得她的肉洞口上

一片水汪汪的,我一把將倪珂按在下面,大腿一擡就跨上去。倪珂雖有很多經驗,

但像這樣的大陽具還是第一次遇到,她心�有點害怕,要是讓他插上了,不知會

不會把她的小肉洞弄壞。她心�一急,就說道:「哎呀!不要這麼急嘛,我還沒

準備好哩!」

  我說道:「那要不我們玩點新鮮的?」於是叫她穿上衣服。

  倪珂說道:「小冤家,今天看來你是要我死在你手上,你才放手。」

  重新穿上了衣服、戴上乳罩後,我便把放一支手在她膝蓋上,輕輕將她那對

大腿分開一點,裙底春光就一覽無遺。她那對大腿好修長,晶瑩雪白。大腿盡頭

是條半透明的粉紅色三角褲,窄窄的將肥美的蜆肉扯得分開兩塊,脹蔔蔔的,連

那條肉縫都現了出來,還隱約看到一片黑色,幾條陰毛伸了出來,看得我□飄魄

蕩,興奮到條老二都硬了,連老爹姓啥都不記得。我叫她把張開的那對大腿再擘

開點,伸支手入她裙�面,輕輕摸住她對大腿。

  「哇!好光滑!」

  一支手隔著我自已條褲猛捋我條老二,另一支手漸漸摸到她大腿盡頭!隔著

三角褲輕輕用手指尖掃她那條 縫,「嘩!暖洋洋,好柔軟、好舒服!」輕輕地

揩一下底褲的邊緣,然後勾起一條罅,塞一支中指進去……那條底褲薄如蟬翼,

怪不得她忸忸怩怩,雙手遮得住一對奶子,又顧不得遮下邊,慌失失地縮成一團

肉,嬌羞中又有股成熟女子的神韻。那對奶白雪雪,一個屁股好大、好圓。

  我叫她舞來舞去,拿出照相機,將照相機擺上三腳架之後,就開始討她便宜

「挺腰啦!凸起胸部,對!這樣!拉起這……!OK!」

  我盡量藉機會吃倪珂的豆腐,掛名擺姿勢,老實不客氣地摸住對奶,托一下、

撥兩下,哇!好彈手唷!倪珂好久沒被男人這樣搞過了,好像很緊張,加上有點

興奮,渾身直顫騰,她扭過了肩膊頭,下意識來避開我。

  我用雙手心托住她那對乳房,兩支姆指輕輕隔住個奶罩,繞著奶頭打圈,陰

陰笑:「這粒奶頭要凸起才夠性感哦!對了!好……」我揉得她兩粒奶頭挺得硬

硬的,開始有反應,她含羞的低下了頭,不敢正眼望我。我那條老二被她這種淫

蕩的表情搞的很硬,脹得就要爆炸。

  「不能合住大腿,張開!」我強硬地捉住她支腳,掰到大字一樣。

  這次陽光充足,薄薄的底褲又窄又細,只是遮到一條肉縫少許,毛茸茸的肥

若隱若現,兩條晶瑩雪白的大腿,真是引死人。我沿住條白嫩的小腿摸上去,在

她大腿內側的敏感地帶用指尖輕輕搔掃,玩弄那些突出來的穴毛。

  「望住鏡頭,不能憂郁!要風騷一點!」我摸住她那支玲瓏浮凸的肉蚌,見

到那條肉桃縫就要流口水。揀了條這麼窄的底褲給她,繃得她圓圓的小腹有一條

明顯凹痕。

  我輕輕地繼續隔住底褲,摳挖她縫尖陰核的部位。有位專家講過,開始時隔

住褲挖的效果比脫下褲好,起碼不會整傷女方,出汁也比較快。

  咦?果然是濕濕的。

  她被我挖得好興奮,嬌喘頻頻,瞳孔微微擴張,不自覺地挺擺起支肥肉蚌,

圓圓的屁股也情不自禁地搖了起來。

  看著她兩條大腿的嫩肉顫顫巍巍,兩片紅唇微微掰開,額角猛冒冷汗,分明

是已經春心蕩漾了!

  她緊皺著眉頭,閉上了媚眼,好像很辛苦的樣子。我一邊安慰,一支手仍然

在挖她那敏感部位。「你個……乳房……真偉大……」見到這個她被我挖到快變

騷貨,又要保持女性的矜持,那種內心掙紮,又淫蕩又貞節的表情,真是可以得

個影後獎了。

  我抓緊機會,大肆拍攝她的面部大特寫。

  我於是乎再加重料,用中指按住她那粒陰核細力震動,她開始捱不住了,條

底褲又好像更濕了,喉嚨中還發出低吟:「噢……噢……」我正想剝下她條三角

褲的時候,她突然捉著我支手,全身好像抽筋似的抽搐幾下,「噢!……噢!!

  ……噢!!!「大叫幾聲後就軟了下去。

  「不要遮了!讓我欣賞一下啦。」我撥開她雙手。嘩!真的保養得很好,兩

子彈似的,乳暈出奇之大,像個小山丘,占了奶子的三份一,好在一對奶子也這

麼巨型,才不算太異相。

  「不要看啦!我這�好異相啦!」倪珂說道。

  我低聲說道:「你這對奶子好久都沒被男人玩過了,讓我先替你啜一下兩粒

葡提子,不如我啜左邊,你自己搓右邊啦。」我用舌尖在奶頭周圍舔舐,用門牙

咬住奶頭,輕輕這麼一扯,然後再用舌尖揩擦敏感的奶尖。接著就扮小孩子吸奶,

狂吮猛啜,每啜一下就感覺到她不由自主地顫一下。

  我另一支手就撩起她條裙子,摸到下邊,她照例又左推右搪,緊合著大腿。

  這次我快手快腳,一手扯掉她的裙子,脫去純白色的通花三角褲,然後把底

褲掛在大腿上。

  我這個「導演」很不耐煩:「張開大腿!讓我看看你那穴毛吶!」

  她無可奈何的擘開大腿,我夢寐以求的桃源洞就毫無保留地擺在眼前。倪珂

下面陰毛好濃密,好似一個小森林,幾乎連騷穴都遮掉,撥草尋蛇才能見到那條

小溪。兩片大陰唇呈嫣紫色,合得緊緊。

  她那粒陰核好小,很難找到,但這小肉粒是她的死穴,我用指尖輕輕觸一下,

她就敏感得夾實大腿、合著雙眼、皺起眉頭打冷顫。我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開始

濕濕的,於是脫下褲子,將條大老二頂到她口唇邊,她當場嚇了一跳,眼光光的

不知怎麼辦。

  「不如你閉上眼睛,當我是你的男朋友呀或夢中情人、最愛什麼的都可以,

回味一下以前性交時的溫馨啦,他平時叫你什麼親密的名呀?」小森林「?或者」

  濕密桃「呀?」

  她開始破涕爲笑:「別亂講啦,他叫我小珂。」她開始有些少心動。

  「小珂姐,我保證會閉上眼不看你,那你便不怕尷尬咯!」

  「來,你以前也有試過幫他們吹蕭的嘛!現在先跟我含一下。」

  她點一下頭,拿著我的大陽具,樣子十分陶醉。

  「但我已不記得怎麼做了,這麼難爲情!」這個騷貨假假的也要扮一下純情。

  「小珂姐……首先用舌頭,由上至下整條舐勻……」聽到我教她怎麼做,似

乎好有感觸,果然俯低頭照做,她合上雙眼,用舌尖舔一下我的龜頭。

  「舐低點,舐我個陰囊。」我溫柔地摸住她的頭發,她一路將包皮捋上捋下,

含著陰囊的一邊,用舌頭撩撩卵蛋,左右兩邊交替地含。我將她垂下來的頭發撥

好,欣賞她那種媚態。我乾脆躺下,墊高個枕頭,要她調轉身子玩六九式,騎在

我上邊。

  「吶,繼續吮我的老二,用個屁股向著我的臉……唔……扭一下啦。」

  她好聽話,扭扭一下條腰,將個肥臀在我面前擺來擺去,好像是在被插穴似

的一下接一下挺著小腹,每挺一下,那騷穴就一開一合,兩片鮮紅色的肥螺肉,

就在我唇邊一下接一下的開合著。

  她的騷穴散發出一種淫蕩的味道,這種味道可令狗公隔幾條街聞到也受不了,

自古帝王連江山都不要的「春情味」,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見她的小屁眼好像

朵小菊花,我貪玩地伸支手指尖進去,嚇得她整個人跳了起來!

  「我後面不準搞的!」她把頭扭轉過來警告我。

  一支手在肛門口搓揉著,另一支手撐開她的大陰唇,兩片小陰唇好滑嫩、好

紅,我用兩支手指插入洞�玩,看到有水湧出來,忍不住啜一口試一下味道,唔!

  用「甜美蜜汁」來形容不爲過。

  用舌頭舐了她幾下,她又開始打冷顫,舌尖由她陰道口伸進去,再挺直舌頭

盡量塞入,「咦……咦喔……喔」倪珂好大聲地呻吟,再不顧矜持了。

  機不可失,我立即坐直身,用陰莖的龜頭從後面磨擦她的騷穴口,冷不防「

吱!」的一聲就插了進去,跟著一挺、一抽、一插!都不算很深。

  「噢……噢……不要……呀!」

  再抽、再插幾下,騷液越來越多的往外流。

  「不要……呀!」

  她口說不要,下面就愈來愈濕,每次抽插都「吱、吱」有聲。我由後面一支

手磨擦著陰核,另一支撫摸著乳房,在他耳邊喃喃細語:「小珂姐,你的小騷穴

真的好窄,是不是很久沒給大肉棒叉過了?」

  我發覺倪珂很喜歡聽淫語,尤其是贊她的「騷穴」美就興奮到忍不住「噢!

  噢!「連聲。

  此時我將大肉腸拔出來道:「騷穴這麼多毛,又滑、又嫩又多汁!等我挖開

你的騷穴,用條大肉棒叉到你死去活來!」

  倪珂開始發浪,忍不住出聲:「拜托你……快用你的大肉棒……插我啦!」

  「你說,插你的哪�?」

  「插……插我……的小騷穴啦!」她變到全無廉恥。

  我可不管這些,立刻就用龜頭在她小腹下頂著。倪珂被頂得心癢癢的,想不

插也不行了。於是她就扶著他的肉腸。對著她的陰道口上輕輕揉了一下。

  我便將肉腸向�一頂。大龜頭馬上被套得緊緊的。

  「哎呀!輕點嘛!痛死了。」倪珂不禁叫了起來。

  我也感到龜頭一緊,好像咬住一樣,我知道現在已插進去了。就把肉棒連頂

了數下,整根的肉棒都插進去了。

  倪珂感到穴�漲得要命,盡量把大腿叉得開開的。好使得她的陰道漲得更大

一點。

  倪珂嘴�喘著長氣。她的手在他身上敲打著。口中是「哎呀」的輕叫。

  倪珂的小肉洞,雖然是時常給男人插的。但她平時被插的並不算大,僅是些

三四寸長的家夥,現在遇到我這個大肉腸,真是驚喜不定。

  現在被我的肉棒插進來了,陰道�又的痛得難受。然而她嬌嫩的肉洞之中,

還是不停的流著騷水。

  我的肉腸頂進去後,我就向下面一看,只見倪珂的嫩穴翻了一個大洞,裂得

要炸開一樣。兩片陰唇,也被我的陰莖漲得翻開來,緊緊地把肉棒夾住。在倆人

的夾逢�,倪珂的的浪水直流。

  我開始慢慢抽插著。倪珂感到這種滋味,從來也沒享受過。我的大肉棒好像

頂到心尖上一樣。整個小穴脹得緊緊的。但這種滋味,又非常舒服!如果沒有這

種脹痛和繃緊的感覺。她反而覺得不夠刺激!

  倪珂正在想得入神了。我就狠狠的頂了兩下。倪珂被我用力頂了兩下,馬上

叫道:「哎呀、輕點呀、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東西有多大,我是咬著牙忍住,勉

強讓你插進去的。你可得慢慢來、」

  我看她直流汗,知道她有點吃不消。不敢一下就插得狠狠的。就把肉棒向外

拔出一點兒來。伏在她的身上,將那條肉棒放在她的陰道�泡著。

  倪珂感覺到我的陽具拔出了一些出來,就動了一下身體。把身子睡正了點。

  但想不到這樣子一動,陰道�就一陣酥癢。

  倪珂在想,如果都插進去,一定更舒服。可是又怕那樣會脹死的,就是不死,

恐怕也會裂開來的。

  我的肉棒泡了一會兒,感到嫩穴�好像會動似的,於是就又抽插起來了,但

抽拔得不很凶,插入時也慢慢的頂送。倪珂感到穴�有些暢快了!我插得很慢。

  充分讓她感到下體脹脹的,痛的情況比剛才好得多了。就喘了口氣說道:「

天哥,現在可以插深點,動一動吧!」

  我點點頭,吻了她一下。便開始抽插得好熱烈了。就把整根肉腸,用力頂了

進去。倪珂感到有點吃不消了。不但脹,陰道的大龜頭也開始發威了。那龜頭一

插入,陰道就好像要裂開似的。

  倪珂便道:「哎呀!我吃不消了、哎呀!要破了!拔出來些!插死人啦!」

  倪珂痛得張牙裂嘴的。我見她現出痛舌的樣子。就不敢用力,也不敢插得太

深,又恢複剛才那種插法。

  倪珂經過一陣狂幹,已經快完了。現在感到好了一點。就覺得舒服起來了。

  我抽插有時快有時慢,肉腸在插入三分之二的範圍活動。這是倪珂從未嘗過

的滋味。她放松了身體,任由我抽插,覺得這個世界上,就我最會幹這回事了。

  突然她的心尖上,奇癢起來。她忍不住這種癢,就浪叫道:「啊!哎呀!大

肉棒哥哥!你插到心上去了!」

  倪珂一浪叫,使得我勁頭更來了,狠頂了幾下。倪珂的嫩穴之中,就「滋滋」

  作響起來,同時兩人肉跟肉之間,發出泊泊地響。這種聲音,聽在倪珂耳�。

  覺得實在夠刺激了。

  我又是一陣狂頂,頂得倪珂快發狂了。她把雙腳在床上亂蹬,雙手也亂揮亂

舞。同時翻著兩眼。同時她的穴�也了「滋滋」的響起來,一陣白白的東西由穴

�流了出來。

  倪珂一泄了陰精,就用力抱著我,不讓我抽插了。但我插了半天,還沒得到

滿足。倪珂叫我把大肉腸拔出來,但是我這個時候怎麼舍得拔掉。向倪珂說了很

多好話。可倪珂說人也軟軟的,洗個澡休息下。這種插穴的事情,一定要雙方同

意。現在倪珂不要了,她暫時已得到滿足,我也不願再強求她,只好把陰莖拔出

來。

  倪珂很快的就由床上爬起來。急忙跑到浴室去,洗了一洗。我對這次性交,

沒有得到滿足,現在肉棒還是翹得高高的,硬得肚子都痛了。

  倪珂洗好了,回到床邊來。就笑道:「你的東西真大,我有點吃不消呢!」

  我失望的道:「唉!你真差勁,才幾下就流了!」

  倪珂笑道:「你不要那麼貪心,人家平時都是玩小的,你的這麼大,要慢慢

來,我才會適應的,以後包你滿意就是了!」

  我道:「你現在就滿意了,我在受活罪。」

  倪珂聽了,就笑起來,把他的肉棒套動了幾下。我心想,就讓她套套也好,

就躺了下去,挺著肉腸讓她套動。

  倪珂轉了個身,把她那肥美的臀部對著我,上面還有幾滴「美汁」正在引誘

我去吸幹。

  倪珂的「小皮夾」十分可愛,皮細細、但毛多多,不過中央的「夾縫」,卸

是滑潺的,最令我開心的是她的小肉洞呈粉紅色,陰唇不厚不薄,簡直可稱爲妙

品。

  於是迫不及待地把嘴對準那粉紅色的夾縫,舌頭伸進那溫軟的桃色肉洞,入

了一半,正想揮軍直進,倪珂突然坐起來說道 「天哥,對不起了,你先等一下,

讓我塞一粒東西進去,否則,萬一你一時忍不住,在�面出了火,咱們就有麻煩

了。」

  說著,她從容地從手袋�拿出一顆大如五毫子硬幣般大小的藥丸,輕巧地把

丸仔塞入她的陰道。接著,她用玉手握著我的肉莖說道 「天哥,等一陣,等藥

丸溶化之後再開心好嗎」

  三分鍾後,我已經忍無可忍,當那個寶寶重流出一些液體,倪珂一躺下去,

我便立即長驅直進,一連抽插十幾下,倪珂咬牙切齒,表現出十分肉緊。

  我一面出出入入,一面問:「倪珂,這樣好不好呢 」

  「好舒服,好過癮呀 」倪珂一邊擺著屁股,一邊說。

  「我們倒算有緣份,因爲我很久沒遇到過你這樣的媚姐了」

  「是呀,我都想不到會和你這樣的大陽具上床玩。」倪珂不斷在篩著臀部,

顯然她也是在極度振奮中,肉洞�的淫水,不斷滲出,所以我一插一抽之間,竟

然聽到「漬漬」之聲。

  倪珂可能太久沒有和男人玩了,在我向她沖刺時,雙手死攬住我的屁股,而

且臉紅眼濕,粉頭亂滾。終於,我於極度快樂的沖刺之下,子彈連發,熱辣辣的

精液疾射到她的肉體深處。

  我沒有將肉棍拔出,倪珂的陰戶則像魚嘴般一張一合。致使我的肉莖很快又

堅硬起來。我再一次騰身沖刺,倪珂也由於我的抽送而再度引起第二次高潮,對

男性來說,能夠兩度高潮,是萬中無一的,但對女性來說,這是很常見的事,而

且,大凡這種能夠兩度達到高潮的女人,的確是床上的好對手,能令男人樂不可

支。

  在我快要射精時,倪珂像發了狂一般,用口拼命迎送著我的抽插,屁股豎起、

兩腿亂撐、「噢!噢!!噢!!!」地猛叫,想不到到她的高潮來得比我還快這

麼厲害。我也受不了了,龜頭一陣快感,就在倪珂口�面爆了槳,感覺上起碼有

半公升的精液射了出來倪珂吞食了我的精液後,又接著含吮我還未軟下去的陽具,

我的陽具就又在倪珂的嘴�硬起來,接著,由倪珂來玩我的陽具,兩個人一路玩

到第二日早晨,我都不知道在倪珂身體內噴射了多少次了,倪珂的「小皮夾」也

紅腫紅腫的。

  第二天中午,倪珂先醒來,看到我仍睡得那麼香甜,便趕快穿上衣服,給我

做好中午飯就離開了。

  我一覺睡到下午,醒來一看,倪珂早已不在,起床來又到處找了一遍,就是

不見蹤影,在客廳桌子上發現了一桌飯菜,還有一張小紙條「小冤家,昨天晚上

我很開心,謝謝你,我會想你和再找你哦」

  看完紙條後,我便懶洋洋地倒在床上,昨晚真是玩得太疲倦了,竟又睡著了。

  就這樣我在城�生活豔事就在和倪珂的一夜消魂中開始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分享快樂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是最好的論壇

分享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