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俄羅斯女人的性交史

第一次性愛是在俄羅斯哈巴咯夫斯科的列甯廣場,那一天晚飯后,我去散步,

突然聽見有人喊;嗨中國人一瓶酒的錢,干嗎?我看到廣場邊的長椅上坐著三個

人一男兩女,早就聽說俄國人開放,但第一次碰到手足無措,嗨,干嗎象個呆鳥,

你看我長的如何?一個女人站起來抓住我的手放到她的臀部,哇!真豐滿!小弟

弟立馬支起了小帳篷,她大約一米八個子,金黃的頭發。我說;你叫甚麽?列娜。

好吧,列娜其卡,給,這是4千盧布,在 嗚啦 的歡呼聲中其余的兩人搶過錢

向賣店奔去,而列娜很自然的挽起我的胳膊向列甯塑像后走去。看看四周沒人,

我抓起她的雙 ,我們接吻,她的嘴里有股煙味,她很熟練的扒開我的上衣,抓

住小弟弟,啊!我感到渾身一陣顫抖。感覺怎麽樣,mylitterboy?

well,thatnice,veryfine。我的手伸入她的褲內,感到

抓到了一道溝,好象有一點液體,費話少說,來點干的吧,我扒下她的褲子,沒

辦法沒地方躺,只好站著干了。我 到她身后,分開臀部,往里一挺,真準,小

弟弟不斷的進出,她不斷的浪叫;啊啊luckmeyesoyesfuck!

我嘗到了占有的樂趣,自古中國女人一直給外國人操,這回終于爲我國曆代婦女

報仇了。但總是第一次,沒經驗,久操不射,突然聽見有說話聲,轉臉一看是兩

個十六七的男孩邊看邊談論,這兩個喪門,掃興。小弟弟軟了,我們只好提上褲

子。

列娜是布拉嘎維甚斯科護校的學生,從此以后我再也沒見到她。where

areyou?列娜Isomuchmissyou。

  初見王敬- (也是我表姑)是在親戚的婚禮上,她個子不高,體態豐碩,年

齡與我相當,真是年青的人啊一見面比甚磨都快樂,我們談的很快樂。一星期后

我去大連找她,真是干才烈火,我們到在床鋪上,她的 房大的幾乎都抓不住,

她說操我吧哥哥,盡管操,罵我吧,這個賤貨,騷貨,干死你。熱吻之后,分開

雙腿便插,真沒想到她個不高,穴到很深;庭院深深,深幾許?

  我壓在她身上,象在海棉上,厚厚的。突然她的陰道象一只柔軟的手握住我

的陰徑反複松緊,啊我要射了,不要射在里面,她一把推開我,我感到先是大腿

根部一麻,會陰穴附近的一條管不斷的抽搐,腦海中一片空白,覺得全身被融化

了,只見白色` 的精液已經噴出,她含住小弟弟反複 ,小弟弟發情時很長,她

竟然全吞進去了,一分鍾小弟弟軟了,我打開燈,見她臉上,嘴邊全是精液,經

過十六七分鍾的調情,小帳篷又支起了,這回是狗式交配,我趴在她身后,緊緊

抓住她的 房,死勁往里干,怎麽樣?表姑,小侄技術如何?好……她不住的浪

叫,象一只發情的母狗,大雞吧在她臀溝中進進出出,又挺不住了,一陣陣快感

向腦部湧來,她也長聲狼叫,小弟弟被陰水淹沒,我幾乎昏過去了。

  第二天我回哈爾濱了,后來我們斷聯系了,聽說她嫁給了韓國人,這人和動

物有何區別?交配后各奔東西不知這輩子能否再干她。

  在哈巴咯夫斯科大學畢業后,我被一家公司看中被派到莫斯科,小時看過

(莫斯科保衛戰)等電影,對MOSCOW的印象只是寒冷,滿天的白雪,后來

又看了(MOSCOW不相信眼淚)和(兩個人的車站),感到在這嚴寒中多了

幾絲浪漫。

  簽證下來后,我踏上了北京- MOSCOW國際列,一路上真無聊,本想在

中途車站買幾本雜志,但中國對國際列很重視,根本不許小販靠近。過了后貝加

爾一路上根本就沒有參考消息上報道的爲人民服務的雞,也許有,但我沒碰上,

這一路可真欣賞了俄羅斯的風土人情,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貝加爾湖,國際列

在湖邊開了一個小時,它就象大海一般波瀾壯闊,看著這世界上最大的湖我不禁

想起蘇武牧羊就在這。還有秋明,本來這豐産石油,中途下車休息時卻遇到一大

幫要飯的,真晦氣,但在國際列上也遇到了輪奸戰的發起人林大哥。

  經過七天七夜的責磨,終于到了革命聖地- MOSCOW,一下車便感到這

繁華無比,街上放著流行歌曲,到處是亮女,還有如迷宮般的莫斯科地鐵,每一

站的建築風格完全不同,北京地鐵,它一比,簡直就象小孩子地作品,令人心酸

的是在地鐵站邊上站滿了手拿幾片面包而且身上挂滿勳章的老人,這些二戰的老

戰士在蘇聯解體后微不足道的養老金不能糊口,啊,可憐的老人們。

  一星期后接到林大哥的電話,想來看我,我欣然同易。

  打開門后除了林大哥還有他的同伴小張,還有輪奸戰的乙方娜踏紗(和那英

的俄, 房小巧靈龍。語名一樣。)娜踏紗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很斯文,吃飽喝

足后林大哥象惡狼般把娜踏紗抱入另一房間,半小時后小張上,我只聽到娜踏紗

微微的喘息聲。

  小張出來后叫我上,進屋后看見娜踏紗正穿衣服,我說明來易后,她欣然同

易,經短暫交談得知她是莫斯科大學的學生,林大哥花了五十美元雇的。我扒下

她的衣服,她長的很苗條,我把她抱在懷里,不重大概九十斤 房小巧靈龍。劈

開大腿,清楚看見她的陰部,那上面稀稀的長著幾根和她頭發一般顔色的淡黃色

的陰毛,我用舌頭舔了舔,有一點騷,她堅持讓我戴上避孕套,這和穿襪子洗勁。)

腳有甚麽區別?不爽,當然我也怕被這公共樓梯傳染甚麽病。操了近一個小時沒

射(穿襪子洗腳沒勁)她突然放個屁,更完,輪奸戰就這樣草草收場了。

  蘇聯剛解體時中國人在那很吃香,想操毛子一瓶沃得加就可以了,但去的人

多了,特別是一批沒有教養的人渣去了已后,他們吃飯偷盤子,破壞公物,晚上

偷殺俄國人的狗,賣拿紙作的皮夾克,在公共場所大聲喧嘩,吸煙,中國人在俄

國人眼中成了賤民,有那一個姑娘願意和賤民做愛呢?

  時間長了,生理問題得解決,這時阿爾巴特大街出現了,它一頭連著高爾基

大街,一頭連著紅場,順便說一句紅場並沒有電視里看的那麽大,它就象撫順的

站前廣場大小,一般阿爾巴特大街上的公共妻子只有晚上也就是20;00以后

才出現她們大部分象電影里的美國妓女那樣站在馬路邊等男人選,高級點的作車

里由媽媽桑牽線。那天晚飯后,秋高氣爽,大家全同易去打抽,租了TAXI直

奔阿爾巴特,阿爾巴特大街有半個長安街那麽長,我們到達那里真是熱鬧非凡,

到處是講價的人群,看的我眼花了亂,打開車窗向那群亮妞喊;咳,‘搭外接特

啦合插’中文翻譯是快來做愛吧,不時有妞向我飛吻。

  整條街我們都轉遍了,問題是太貴了,打一炮最低一百美金,這在國內能打

十炮了,但禁不起生理需求和那些姑娘身上香水的味道,試一吧。

  一個媽媽桑領我們到一卡車前,她說;姑娘們見客了,立馬下來七八個姑娘,

有俊有醜,還沒等我們看清,姑娘們象看見了惡魔四散奔逃,這時幾個彪性大漢

追過去,抓住幾個要保護費,我跑過去告訴他們別礙事,一個大漢指著不遠處一

個亮著燈的牌子和我說那里的姑娘多,我們走近那個牌子一看原來是警察局,這

幾個惡棍,要不是看見他們手里有槍真想教育他們一頓。

  接著找吧,一姑娘說願意和我們三個干,但要三百美金,見她的鬼吧。最后

一媽媽桑領八個姑娘要我們哥幾個挑,林大哥挑的是一個和娜踏紗有幾分相式的

朱利亞,小張挑的是已利那和林大哥的口味差不多,而我雖然根據操嬖要操老嬖,

操老嬖不打滑的原則,但還是眼花了亂。掐掐這個的,拍拍那個得屁股,真爽,

皇帝也不過如此,中國皇帝有幾個操過毛子?突然我發現一三十五六的姑娘在樂,

我一掐夠豐滿,就她了,她叫啊克山那經討價還價每人一百美金,我們滿意的領

她們往回走,突然幾個莫斯科特警拿AK47包圍了我們,他們說如不給他們一

百美金,他們將把我們交給中國領事館,我抗掙說在俄羅斯打兔是合法的,但他

們說他們知道,但中國人在俄羅斯打兔就畢須交錢,真見鬼,在AK47的威逼

之下交了錢。

  這令人不娛快的事馬上叫啊克山那的豐滿的身體給沖淡了,我不住的扶摸她,

但她總裝,好不容易回到住處,我扒光了她,這婊子真是個尤物,天生的尤物,

還沒等我玩她,她便使出她的絕活,口交,她的嘴真大把小弟弟和睾丸全含在嘴

里,象在 山珍海味,這娘麽真騷,小弟弟叫她 的挺拔無比,該嘗試小弟的絕

活了,我把她推倒在床上,她配合的扒開自己的陰唇,我挺槍便刺,哇!小弟弟

進入了溫柔鄉,我找到她的嘴唇,我們象蛇一般交織在一起,她是我操過這九個

女人中最好的,她不斷浪叫,有好幾次差一點兒射,但我努力想別的事,想嘛事

尼?

  這時我轉身一看小張趴在已利那身上在不住的蠕動,象孩子趴在媽媽的身上,

令人發笑,因爲小張只有一米六五的個,已利那大概一米七五的個,她能把小張

給裝進去。我這邊也要射了,選一個最喜愛的狗交式吧,我把啊克山那的大屁股

搬過來,用腿夾住,勇往直前,哇!爽看著小弟弟在她的肥臀之中不住出入,聽

著她滿意的呻吟,想著這白種女人在我這他們因爲的黃種賤民胯下受操,心里極

大的滿足,突然感到她的小妹妹不住伸縮,小弟弟也挺不住了,哦!我們同時浪

叫,說真的邊射邊浪叫真爽,我感到如受電激,大腦一片空白,,小弟弟如噴水

槍,把精液噴射入她的陰到深處,我們溶化爲一體了,過了一分鍾我清惺過來,

啊克山那告訴我小弟弟過二十分鍾才能硬,先談天吧。

  啊克山那因爲家窮才干,這個一百美金她能分一半,她問我是否因爲她笑才

選的她,我說;是,那你爲甚麽笑?因爲象你們年齡這麽小的人來阿爾巴特大街

玩的沒有(當時我剛二十歲)。我說;你們白種人的槍和馬差不多一般,而我們

黃種人與之相比小很多,感覺是否一樣?她說;差不多,接著她大誇我勇猛,現

在這麽多年過去了,小弟弟差了很多,但俗話說;男人二十歲是半成品,三十歲

是成品,四十歲是精品,五十歲是極品,六十歲是費品。

  女人二十歲是藍球,三十歲是排球,四十歲是保鈴球。

  休息了二十分鍾剛想操,但小張提出要和我換玩伴,well,ok要我嘗

試一把已利那的味道,但首先她不願 小弟弟,第二必需帶套,見鬼又一穿襪子

洗腳這利已那長的很清純,可床上功夫糟糕透了,和啊克山那差的多了,盡管她

也很賣力,做在我身上,上下蠕動,轉點錢容易嗎!

  看她蠕動了半個小時累的滿頭大汗我也沒射,算了,饒她一把。轉身一看小

張才用的也是狗交式,這樣子更滑稽,象猴操大母熊一般。夜已深了,我們打完

炮舉起了香賓,高聲談笑,小張更是大唱凱歌,啊克山那和已利那提醒我們不要

影響鄰居(瞧,連俄羅斯的妓女都知道注意社會公德,Howtimeflie

s!如今已時過七年了,小張和林大哥一直在莫斯科,我和小張經常互發Ema

il,而林大哥一直沒聯系了,聽說他在莫斯科辦了公司。阿爾巴特大街上的公

共妻子們你們可曾想起過我,我只想說;GOODLOCK

  最后送給阿爾巴特大街上的公共妻子們一歌吧,onlyyou羅馬假日主

題歌:

  Onlyyoucanmakethisworldseemright,

只有你能要世界光明,Onlyyoucanmakethedarkness

bright,只有你能照亮黑暗,Onlyyouandyoualone,

也只有你,Canthrillmelikeyoudo,你能令我震撼,An

dfillmyhearewithloveforme,你的愛充滿我的心,

Onlyyoucanmakethischanginme,只有你能要我改

變,Forit strueyouaremydestiny,你是我心靈的

主宰,Whenyouholdmyhand,當你抓住我的手,Iunder

standthemagicthatyoudo,我能感到你的 力,You

remydreamcometrue,你要我美夢成真,Myoneand

onlyyou。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分享快樂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越來越精彩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