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草莓

那天,在PUB碰上她時,就已經感到她有些醉意了。可是我精心策劃的吃

豆腐之計,卻老是被她一個小動作所拒絕。她眼底閃爍著嫵媚,興奮的情緒隱隱

約約感染著我。

  我很想與她有一夜之歡,所以狠下心來一杯一杯的請她喝,她....

也沒拒絕只是流露出我意想不到的自然與真實。

  我漸漸的迷惑了,我到底是要她的身體?還是要她的靈魂?舞曲慢了下來,

她收拾著滿身的汗水,並且對我傻呼呼的微笑。

「我不能再喝了!剛剛你請的,我很謝謝。」她說完拿起皮包,對我淺淺的

一笑。

「今晚,很高興再次碰上你...沒想到...你竟然要灌我。」她說道。

被她這樣一說,我連忙解釋「不!不是灌妳...看見妳這麽高興的跳舞,

也帶動了我興奮的情緒啊!妳別誤會!我只是...也感受到氣氛罷了。」

  她揚起眉,很不信任的看我一眼,然後還是堅持的離開了。

  連續兩個周末,我都在同一家PUB出現,確不見她的身影,我感到有些

黯然;有些惆悵眼望著花枝招展辣妹們的挑逗,我竟然無動于衷。我很失望的

結帳,跟酒保哈拉兩句後,起身要離去前,在門口遇上了她。

  她的衣著不像是出門的打扮,神情也頗爲憔悴,她主動打招呼:

  「嗨∼!好巧哦,要走了嗎?」

  我訕笑:「唔∼差不多了,妳今天比較晚唷!」

  她的表情閃過一絲的矛盾與尷尬「哦...那...再見!」

  一說完她自顧的推開門而進入了PUB內。我理智與精蟲的沖擊下,

還是決定要再次返回酒吧。

  她選擇靠近酒吧臺的位置,點了一杯看起來亂七八糟的雞尾酒,偷偷摸摸

的問酒保,才知是一杯〝長島冰茶〞。靠∼!一杯混濁的淡咖啡色調酒,�面

卻包含了五種以上的烈酒。

  她緩緩的一口一口的喝下,眼眸散發出一種令人心醉的目光,我不由自主

的走向她,在她身旁坐下來。

  「我等妳兩星期了,今天妳好像怪怪的」

她擡起頭來,瀟灑的沖著我笑「呵呵∼∼你真有耐心!」

  我被她如此耍瀟灑的笑容,微乎其微的在內心顫抖了一下,難道她

??

我鼓足勇氣的對她說:「看在我等妳兩星期的份上,別再喝了,我請妳喝

咖啡,怎麽樣?」

  她舉起手,看看手表「嗯∼好!去哪兒喝你決定,但是在十二點以前我必

須離開!」

  我二話不說,替她買了單,拉起她就往我車子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她竟也

沒反抗的任我握住她。

駕駛的方向毫無目的,我根本不知道在夜�還有何處能安靜的喝杯咖啡。

她彷佛察覺到我的顧慮,低頭沈思了片刻

  「你一個人住?」

  哇賽!!她願意去我住處!哦∼∼內心狂喜但是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

  「嗯,我單身一個人,家�也有鵲巢速溶咖啡,如果妳不嫌棄的話...」

她仰起頭注視著車窗外「去吧!去你住處,別在馬路上瞎轉。」

  我懷著滿腔滿腹的饑渴下,快速的往住處駛去。抵達住處後,我象征性的

泡了兩杯很難喝的速溶咖啡,而她確是很享受的品嘗著,我按捺不住的坐靠近

她,暗示著,可以開始了。

  我將她帶回睡房,然後一轉身,貪婪的擁吻她,她也熱情的回應著,我的

手順著她的背,一路的摸索到她腰部下面聳立圓潤的臀部,她軟綿綿又帶彈性

的臀肉外是一件尼龍的短裙。我拉上裙子手往內部揉搓,隔著絲襪,我感受到

兩片嫩臀的肉質是如此的滑溜!

  四片唇在激烈的交纏下,引爆了彼此的需要與渴望。我推倒她躺在床上,

仔細的欣賞她在未性愛前的模樣,而她羞澀又饑荒的表情,使得我已經站立的

分身,更加的壯舉。

  

  我側躺在她身旁,將她帶有扣子的咖啡色毛衣,一顆一顆的剝開。呈現在

我面前的,是包裹在粉黃色滾蕾絲邊的胸罩內,半露出的雪白胸脯。在兩乳間

還擠出一條極深的乳溝,我忍不住往她胸前吻去,順便伸手抱住她的背部找胸

衣的扣子。我單手就將胸罩解開了,一松開後,她的兩顆雪滑的嫩乳,立刻在

我眼前跳躍。

  我再度伸手,遊向腹部地帶,穿越光滑的腹肌,我摸到了裙扣,解開它之

後,我輕輕的將裙往下拉,她也配合著挺起腰身讓我順利的一並將黑色的褲襪

剝落。她的下體只剩下一條粉黃色絲質小內褲了,內褲是低腰的款式,靠近肚

臍的下方邊上,鏽著一朵淺紫色的小花。

  看著她光滑勻稱的身材,我再也忍無可忍的,火速的剝光我自己。我赤裸

裸的埋在她兩腿間,吻著她內褲上的那朵小花,而後我將黃色小內褲慢慢的脫

下。她高舉雙腿,讓我能將內褲輕易的拉出,一不小心,我瞄見了她濃密的體

毛下,隱藏在唇肉間的那條溝。我湊上嘴伸出舌,往溝道�開始撥動、吸吮。

  她被我的舌功引出潺潺的蜜汁,眼見她的愛液熱情的溢出,我也準備將爆

漲已久的分身放到�面,品嘗一下這濕熱的包圍。我一起身,看見她滿臉通紅

表情煞是嫵媚。我二話不說,扶正我的陰莖,往她的濕穴慢慢頂進。

  一陣酥麻的快感,立即圍攻龜頭。她的小穴好緊呀!我看著她的表情出現

既歡愉又痛苦的模樣。她抓住我的手臂喘噓噓的說:「慢一點...慢一點。」

  不會是碰上處女吧!我這人是不摧殘幼苗的。看她的年齡與氣質,絕對不

是在室的。我慢慢的一點一點往前挺,也沒沖破什麽,很順利的整根淹沒在她

溫暖的小穴內。一見她的神情,已漸漸又點興奮了,我才鼓起勇氣加快速度。

  我趴跪著,以伏地挺身的姿勢與她的下體碰擊,她此刻已露出甜蜜幸福又

陶醉的笑容配合著進出。她抱住我的後頸,嘴巴喃喃的吟著,亢奮且急促。

  我感覺到一波一波的熱液不斷的沖著我的〝小頭〞澆灌,我振奮的一下下

的撞入她的花心,每撞擊一下,她穴內的壁肉就狠狠的收縮和吸附,我實在快

忍受不了她這窄狹的潮穴,所以拼了命的往核心馳騁、沖刺!

  我就像沒人栓緊的猛獸,朝著獵獲的動物,瘋狂的淩辱與駕馭。而她在我

極度的蠻橫之下,彷佛洪濤決堤,湧出了沸騰的高潮水液,而我在河口內繼續

的滑行。激情的澎湃浪花,熱辣辣的侵襲我的分身,小頭終于抵擋不住,吐出

了一注憋壓許久的白沫。

  翻雲覆雨之後,我竟然不知覺的因疲倦,而睡著了。直到半夜醒過來,才

發現她早已離去。我感到有一絲絲的失落,但不以爲然,心想一夜嘛!

都這樣子的!!

  隔天早上,在辦公室時,被很多的同事投來羨慕又譏諷的眼光,我納悶的

到廁所照一下鏡子,看看自己是否有異人之處。

  哇靠∼∼!怎麽脖子上種滿草莓啊!我迅速拉一拉衣領,尷尬的走回辦公

室繼續一天的工作。下班時,我匆促的打完卡後,便氣沖沖的駕著車返回住處

心中臭罵著:

  『媽的!來這一套,昨晚還裝純潔!不是處女還裝痛!操∼∼還種草莓讓

我出糗。』

  一到家後,我氣憤的立刻換下床單,想抹去昨夜的記憶,可是,就在我拉

起床單之時一張紙片飄揚在空中。我驚訝的捕抓住它,攤開來仔細一看,

  『給你的吻,就如種草莓般的在你身上留下痕迹,給你的吻已在我心上留

下深刻的記憶。當你發現,你的身體,有我的吻痕,在它退去之前,是否,我

還能繼續?』

  看完紙條後,我剝去襯衫剝去西裝褲。哇∼∼!除了脖子,我的胸、我的

腹、我的腿,都種滿了草莓!

  她...?到底是什麽意思?難道,她故意要讓我無法再接觸別的女人?

  還是...?

  我放棄換床單的念頭,希望能保留昨夜的余溫,並且決定這個周末,我一

定要再去等她。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