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淫奴女教師 第11章(轉)

「嘿嘿,SIS 論壇版主PM我,說要給你開個專欄,看來你過了今晚就會成為網路大紅人了啊,小母狗,不要讓大家失望哦。」

高原伸了個懶腰,躺倒在椅子上。對著在他胯下跪著,正一臉癡態地舔著他腳趾的我說。

我的身心早已完全放開,接受了即將被網調的事實,或者說,我內心還是挺期待這麼一個事實的。連日來,我發現自己的口味越來越重,心裡也越來越享受這種淩辱的快感。而肉體卻進一步變得愈加敏感,簡單的刺激,都能讓我水流不止,甚至在昨天,每日例行的鞭打屁股居然都讓我高潮了一次,這讓他們三人都無比驚訝,李飛更是下了結論——這是因為我屬於天生的受虐體質,在被虐中一步步增強了身體的忍耐力和敏感層度導致的。

甚至我的味覺神經都變得更加奇怪了,男人肉棒的腥味、汗臭味、肛門甚至腳丫子的味道都能讓我性奮,肉汁橫流。所以現在高原的腳丫,給我舔得津津有味,而我的淫穴,已經在不斷地分泌淫汁。

「高原主人母狗,也覺得迫不及待了一,一想到有那麼多,肉棒,等著母狗去侍奉母狗,就忍不住,嗯哼發癢」

我一臉淫蕩,擡頭對高原說。

「嘿嘿嘿,李飛說的一點也沒錯,你這賤貨,已經由內而外變成一隻嚮往肉棒的母犬了。」

高原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椅子上,兩只腳趾夾著我的舌頭左右拉扯著,說,「這樣才對嘛,沒辜負我們對你的一番調教之恩啊,哈哈哈~ 」「嗯嗯」

我不能出聲,只能哼哼著,搖擺起我的肉臀來,像真正的母狗一樣表示著我的謝意和感激。

「好了,別玩了,準備開始了。」

李飛和張正推著一張電腦桌到了客廳,開始接電源和網線。張正還推出了另一樣東西,看來這是他精心準備的新「玩具」。

這個東西看起來像是腳踏車改裝的東西,已經被完全開發出受虐和淫蕩潛質的我,一眼就看明白了這東西的大概意思,冷不丁打了個哆嗦,一顆淫亂的心已經砰砰跳得更快了。

的確,這個新玩具有一個腳踏車用的腳板,和之前騎去公園用的自行車一樣,坐墊上的兩個孔洞插著猙獰的假陽具,一樣是連在前面的踏板上,隨著踏板轉動齒輪而伸縮抽動。但是這個是固定的,而且加了很多特殊的東西。首先是上面的扶手杆,我要坐上去,兩手只能向上伸抓住扶手,扶手上是兩個固定的手銬,可以將我的手固定住,腰部的靠墊也有一個看起來應該是固定腰部的皮套。

特殊的地方在於,在扶手杆上,有兩個縮小型的橡膠套,像是醫院用來量血壓的那種充氣式的橡膠套,連接著一個氣泵,看它的造型比較小,看來是用來套住我那一對巨乳,用來充氣施壓的!這還不算,前面一個小透明盒子,連接著幾根小電線,而線頭,是一個個鐵夾子。

「這母狗似乎看呆了啊?」

張正把這個用具擺正了位置,回頭看著在地上跪著,目瞪口呆的我,笑著說,「看好了,你這大奶子的母狗,這可是為你量身打造的,看到這個鐵夾子了?」

我愣神地點點頭,張正得意地解釋道:「這可是好玩意,如果轉速達到一定的速度,這玩意就能間隔1 秒施放一次輕微的電流,當然,這夾子夾在哪你肯定清楚了,這會讓你爽翻的!」

「啊!」

我吃驚地叫出聲來,胸前的巨乳仿佛已經嘗到了電流的滋味,渾身一顫。

「別急,」

張正得意地再次指了指那個橡膠套,「看你的表情,肯定猜到了,這就是我改良的醫用血壓充氣套,一樣是為你那對" 胸器" 特製的,如果你為了避免電流放慢速度,這玩意會不斷地充氣,只有達到了放電的速度,它才會放氣,別為了逃避電流,被它夾爆了你那對大奶子啊,哈哈哈」

李飛和高原默契地對張正伸出了大拇指。張正走過來,用手托起我的下巴,說道:「今天就是這個玩意開張的好日子,大奶狗,我相信你肯定會對它一用鍾情的,哈哈哈當然了,你別漏看了這個座位,這下面的密封盒,會接下你的肉汁,然後流到後面的桶裡,桶滿了,就會剛好壓住刹車和充氣閥,這時候才算,大功告成。哈哈哈哈」

李飛忍不住也笑出聲來,說道:「阿正,你小子是個天才!」

「當然,飛子,」

張正道,「知道哥最崇拜的人是誰麼?電鋸驚魂裡的老頭!說起來,我應該能算老頭的編外弟子了吧,哈哈哈哈!」

我已經深深地被震撼了,這個東西,要是用在我身上,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簡直不敢想像我兩腿不停發顫,身子也有些哆嗦,我看著李飛,心裡希望他能憐憫我一些,卻又帶著一絲渴望

李飛直接把我看穿了,笑了笑,說:「是不是有些驚,又有些喜?小母狗,你可是說過會老實聽我們話的,這個玩意,就是你今晚的老公!懂了麼?」

「是是的,主人」

我趕緊把頭低了下去,乖順地說道。

「好了,張正會仔細教你怎麼使用這玩意,我和高原把電腦和網路調試好,要知道,今天有六個幸運的男人可以和你視頻,如果讓他們哪一個不滿意你明白我的意思,嗯?」

「是。」

我頭低得嗑在地板上,說,「賤母狗一定會努力的謝謝主人的調教請三位主人,以後也更嚴厲地調教我這只下賤的母狗」——分割線——「各位SIS 論壇的狼友們,大家久等了,我們是這次娛性節目的主持人,也是這只淫亂母狗的現實主人,」

晚上7 點整,看來網上的「幸運觀眾」都已經就位了,我聽見李飛開始在YY裡宣佈今晚的節目開始,「我們不會多說廢話,也不會影響各位的興致,我們在此只是給各位做個輔助。接下來,讓我們的淫蕩大奶狗出場,給大家好好表演吧!」

李飛說開場白的時候,我整個人被裝在張正打造好的鐵籠裡,鐵籠不算很窄,但是也容不得我站立或者輕鬆轉身。鐵籠被高原用一塊大帆布罩住,增加一些戲劇效果。我老老實實地跪著,同時努力夾緊事先插在我淫穴和屁眼裡的假陽具,身上不著寸縷,只有臉上帶著一個可以遮住眼部的粉紅色小面具,手腕上套著帶有鐵扣的皮腕。當然,還要算上一樣裝束的話,就是高原用紅色螢光筆在我的肉臀上寫下的「淫犬小婷」四個誘人的字樣了。

開場白結束,高原拉開了帆布,我恭敬地跪在籠子裡。我看到眼前的電腦大螢幕上,正打開著視訊會議的視窗,六個不同的男人影響在視頻視窗中,高矮胖瘦雖然不同,但是同樣的是,他們的下身裸露著,有的肉棒已經微微擡頭了。我壓抑不住心中的性奮,對著攝像頭嗑了個頭,從籠子裡爬出來,一對巨乳左右搖晃,屁股扭啊扭地。我聽見音箱裡傳來男人的調笑聲,驚喜聲。然後我開始念出事先背好的自我介紹詞。

「各位老爺,賤奴給您們請安了。我是你們的性交奴隸,主人們給我起的名字是" 大奶賤母狗" ,因為我的奶子很大,卻很下賤。我很喜歡主人給我起的名字,當然,老爺們如果願意叫我母豬、畜生、賤奴、公廁、公共汽車、騷逼也都可以的。」

說到這,我又一次對著攝像頭嗑頭,接著說:「母狗會好好聽從各位老爺的調教,請各位盡情調教母狗如果各位在街上認出母狗也請不用客氣,母狗會一直是您發洩的性奴。」

一口氣說完,我已經很熟練說這樣淫穢不堪的話了,現在的我,由內到外,都變成了一頭嚮往著肉棒和被虐的淫犬,就如同一般人吃飯喝水一樣自然。

「好奴性!」

視頻裡一個留著絡腮鬍子的男人脫口贊了一聲,「小原你們好運氣啊,這種奴性淫蕩,身材惹火,又漂亮的女奴,收到真是運氣。」

小原是高原的網路ID,另外幾個人也議論起來,不過都是那個絡腮鬍子領頭,這人是SIS 論壇的一位版主,看來他們也是相熟已久。多數情況下都是由那位絡腮鬍子開口。

「大奶母狗,現在來介紹一下你自己,」

絡腮鬍子說,「我們問,你只能回答。」

「是,老爺。」

我恭順地說。

「你是做什麼職業的,母豬?」

「老爺,我平時是中學教師,但是在主人和老爺面前,我是一隻最卑賤的母畜生,腦子裡和身體都只渴望著男人的肉棒和淫虐。」

「居然還是個老師?真他媽不敢相信!」

「就這身子,這模樣,我還以為是天上人間的頭牌呢!」

「天上人間?小歪你想多了吧?這應該是只投錯胎的母狗!」

教師這樣的職業一時間讓幾個男人議論紛紛,這時候,絡腮鬍子似乎也進入了調教的狀態,言語變得粗魯起來。他繼續開口發問:「母豬,我說你是頭犯賤的母豬,你在我們面前就必須以母豬自稱,懂了嗎?繼續,母豬是怎麼發現自己喜歡被虐待的?」

「是,老爺。母豬是十九歲那年發現自己有強烈的被虐欲,有一次背著男友和別的男生去PUB 玩了一晚,男友很生氣,粗暴地操了我一頓,大力抓捏我的乳房,抽打我的屁股,還用我的內褲塞進我嘴裡,我卻得到了從未有過的強烈高潮,後來通過一些色情小說,發現自己是喜歡SM和淩辱的。」

「很好,不過從現在開始不許用" 乳房" 這種詞,要說奶子,騷穴,明白沒?母豬幾歲被人開苞的,給多少男人操過?」

我回答道:「老爺,母豬17歲被自己男友開苞的,也是第一次口交喝精,屁眼是被和我去PUB 玩的男人開苞的,19歲。算上三位主人,騷母豬被七個男人操過。」

「這樣的騷逼,才被七人操過,太少了點吧?以後還待開發啊,嘿嘿。」

另一個平頭男人插了一嘴說道。另外幾人也輕聲發笑,表示贊同。

我順從地順著這話說道:「老爺,自從母豬被三位主人調教以來,母豬就更加明確了自己的夢想,就是成為一隻任人淩辱,以被淫虐和被姦淫為榮的母畜生,只要主人要求,母豬願意讓任何人甚至動物姦淫」

就這麼一問一答,我已經感覺到臉上發燙,不是羞恥,而是性奮地發燙,我微微低頭一看,自己跪著的地方,居然已經被滴下來的淫汁打濕了一條晶瑩發亮的汁線,從我的小穴裡連接到地板上,淫靡無比。

「騷母豬,忍耐不住了?地板都給你打濕了,今天是第一次,算是大家也認識了,主要是為了看看你到底有多賤,就不多說了,看看你的表演吧。免得你家地板被你滴穿,哈哈哈。」

絡腮鬍子說道。

「還有一個要求,母豬,只要你覺得爽了,高潮了,你就得喊一句自己是下賤的母豬。聽明白沒?」

另外一個人補了一句。

「是,各位老爺,母豬明白了,請各位好好欣賞,母豬一定會讓各位盡興的」

我再次磕頭,同時帶著面具的高原把那台我今晚的「老公」給推了過來,放在攝像頭前,我向男人們解釋道,「這是母豬的主人設計的,是母豬今晚的老公,感謝主人為我製造的老公,母豬一定會讓老公好好肆虐母豬的身體。」

「你的老公?母豬,你的老公你得好好給大家介紹一下,老公叫什麼名字,能做些什麼呀?」

絡腮鬍子說道。

我點點頭,順從地爬到「老公」旁邊,開始向視頻中的男人們介紹這台機器的一切,我跪在旁邊,伸出舌頭舔弄著座位上的假陽具,說道:「老公是阿正主人設計的,這裡是母豬的座位,當母豬坐在上面的時候,老公的雞巴會插在母豬的騷穴和屁眼裡,然後隨著母豬踩動腳踏板,老公的兩條雞巴就會上下插弄母豬的兩個肉洞了。」

說著,我坐上座位,我的淫穴和屁眼早已濕透了,完全不費力就坐了上去,兩根粗壯的假陽具深深地插入體內,發出「滋」地一聲,我輕輕地呻吟了一下,這兩根陽具設計得極為粗壯,周身遍佈大小不一的顆粒,龜頭部分還有細軟的毛刺,這樣的刺激讓我的兩個肉洞隱隱發癢。

接著,我兩手捧起用於我的巨乳上的橡膠套環,努力地把我的雙乳從套環中塞了進去,套環設計得比較緊,橡膠的壓力讓我本來就碩大的乳房被擠壓得看起來像是突出了一圈似的,兩個乳頭早已挺立起來。嘴裡沒有停下解釋著套環和氣泵將會對我的乳房施加什麼樣的虐待。同時,拿起兩個鐵夾子,分別夾在我的兩個乳頭上,開始向男人們解釋它的作用。這實在是太讓人刺激了,男人們聽到這兩個會相互作用的虐乳新奇玩意,都發出了或驚訝,或讚歎的聲音。絡腮鬍子在視頻裡比了個大拇指,讚歎張正設計的高明。

我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以後,兩手抓住扶手,順從地讓一邊的張正將我雙手拷在扶手上,這下,我完全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只要一旦開始蹬踏板,我的身體就完全交由這個「老公」和我的淫欲去控制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正突然說:「別急,騷貨,沒看到還有多出來的夾子麼?」

說著,他拿起多餘的一個夾子,一臉「給你驚喜」的壞笑,對我說:「首先一個,是在這裡!」

張正的手摸到我已經濕淋淋的下體,手指準確地捏住了我因為性奮而充血勃起的陰核!我嚇的渾身發抖,「不主人,這樣這樣會玩壞的主人啊!」

我的求饒是徒勞的,張正已經把一個鐵夾子夾在了我的陰核上!簡直就是瞬間,我下身已經失禁了,尿液淅瀝瀝地往下滴落。張正還沒停手,嘴上說道,「母豬,你沒有權利拒絕,需要我再提醒你嗎?」

我心裡一陣恐懼,卻隱隱地有別樣的性奮,順從地點點頭。這時候,視頻中的男人們居然一起鼓掌起來,絡腮鬍子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這玩意的威力了,阿正,你真他媽有才!」

「騷母豬,開始吧,好好和你老公表演給我們看看,看看你這騷貨能爽成什麼樣子。」

視頻裡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笑著說。

「是……」

我順從地回答一聲,開始踩起踏板,踏板剛一踩動,我就感覺到乳房上的橡膠套開始因為充氣而慢慢膨脹,乳肉上傳來一陣擠壓感,而在我下身兩個淫汁橫流的肉洞中,粗大的假陽具也隨之一上一下地抽動起來這讓我忍不住哼出聲來

我的下體雖然早已濕透,但是這兩個假陽具是張正為我量身定制的,粗壯的輪廓,佈滿凸點的棒身,已經將我的小穴和屁眼撐到了最大,每一次抽動,都讓我感覺整個人被抽空了一樣。我喘著粗氣,感覺像是被這兩個假陽具肆意蹂躪和折磨著,卻又同時被帶來的快感襲遍全身,欲罷不能。

當然,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我那兩顆巨大的乳房。從踏動踏板的那一刻,橡膠套連接的充氣泵就開始運轉,我的乳房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擠壓著,好像要突出來一樣,乳頭足足挺立了一釐米!最關鍵的是,那個橡膠套居然傳來一股溫熱的感覺,乳房好像要爆開一樣,我只能加速踩動踏板,好讓橡膠套減壓。但是,隨之而來的,是電流的刺激,張正設計得無瑕疵地,剛加速不久,橡膠套的充氣剛停下來,我就感覺到兩個乳頭和陰核被針刺一樣的感覺,電流一下一下有節奏地穿過我的乳房和下體,刺激著我的敏感神經。就在電流出現的那一瞬間,我的高潮如期而至。

「啊!乳房,被被電到了,啊啊母豬受不了了,高高潮了啊!」

我的聲線都變得尖銳起來,尿液和淫汁像是開了閘的湖水,噴灑出來,被接到下面的小桶裡,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我無法形容當時的場景是多麼的淫靡不堪,只能聽見我的淫亂慘叫,和視頻裡男人們的讚歎聲,以及張正得意的笑聲。

但是這個機器我的老公,並沒有停止對我的淫虐。我只能繼續踩動踏板,祈求自己的淫水和尿液能再多一些,高潮再來得更猛烈一些。雙乳和陰核連續被過電刺激,乳房被不斷地擠壓放鬆擠壓放鬆,加上兩個淫汁氾濫的肉洞裡那兩個假陽具的肆虐,我的第二次高潮並沒有間隔多久,事實上,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我就高潮了兩次!

「啊啊停不下來了,母豬,又又要高潮了,啊老公,操爛我的賤穴和屁眼吧啊我活不了了奶子要爆炸了,主人爺爺們啊又高潮了,又噴出來了」

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感覺身體已經被剝離了,除了一陣又一陣,一陣高過一陣的快感,我什麼也感覺不到了,放肆地吼著我的感受。

連續的高潮,不間斷的快感,讓我感覺天旋地轉,感覺在這時候,就算死在這台「老公」身上,也無怨無悔了。當然,沒有什麼時間讓我去感慨這些,因為,緊接而來的第三次高潮把我的一切思想都剝離了,除了快感,再無其他。我甚至無法控制自己的腳踩踏踏板的速度,只是機械性地一快一慢地運動,我的身體除了下身的肉洞,兩顆巨乳,似乎都失去了感覺一樣,這個情況下。高潮的快感比以往更加激烈更加明顯

「啊!爽!」

耳朵裡似乎傳來視頻中某一個男人的低吼聲,他應該已經手淫噴射了。這樣淫靡的畫面,我想任何一個男人也支援不住太久的。

「這婊子,比A 片強多了!」

絡腮鬍子也大聲贊到,我迷離的眼神只能隱約地看到他粗壯而黝黑的雞巴一跳一跳地,隨著他的手在高速地擼動著。……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我似乎已經昏迷過去了,我只能感覺到身體還在一陣一陣傳來快感,嘴裡已經只能斷斷續續地呻吟著諸如「啊啊呵又又高潮了嗯要要死了操死我吧主人啊」

這樣淩亂的聲音。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悠悠地轉醒過來睜開眼睛,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被放在了我家裡的溫暖大床上,身上有一股精液的味道,還混合著淫靡的淫水味道和尿騷味。我全身一絲力氣也沒有了。甚至連神智都不是那麼清醒。

突然,我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向我走來。是李飛主人!我下意識就要起身跪下,去親吻李飛的腳趾。嘴裡說道:「主人母狗向您問安」

「呵呵,乖母狗真乖!」

李飛沒有像往常一樣,而是很溫和地伸手梳攏了一下我額頭上的亂髮,說,「你體力消耗過多了,來,我給你弄了點粥,吃吧,今天好好休息,今天沒有調教,你表現得那麼好,主人好好愛愛你。」

我看著李飛心裡一陣溫暖體會著李飛主人的溫柔,如果我是個正常女人,應該會愛上這種溫柔的男人吧。可我心裡最深處,有個聲音告訴我,沒有如果,這不是我的命運,我的命運,應該是做這個男人手下的一隻母狗,一隻畜生,承接他的欲望。

我一如既往地順從點了點頭,張嘴喝著李飛喂過來的粥

李飛果然沒有再調教我,張正和高原也不在。喝完粥,李飛很溫柔地抱起我,說道:「我放了熱水,昨晚已經很晚了,而且你家熱水器壞了,不想讓你洗冷水澡,今早張正修好了,給你放了熱水,我抱你去洗澡。」

說著,抱著我,向浴室走去。我埋頭在李飛的胸口心裡暗暗地說:李飛主人,母狗願意做你一輩子的性奴隸,無論你怎麼對我發洩,我都會做好你的性奴,最淫亂下賤的性奴。……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