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淫奴女教師 第08章(轉)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我耳邊傳來了鑰匙插進門鎖的聲音,我不敢怠慢,趕緊將頭磕在地面上,肥美的臀肉高高翹起,兩手放在地面,這樣的姿勢,讓我的一對巨乳也貼在冰涼的地面上,乳頭已經硬得像兩個小鐵塊了

門「嘰呀」一聲打開了,我不敢擡頭,嘴裡說到:「母狗恭迎主人回來,請主人讓母狗好好伺候您,並請主人好好調教您的賤母狗吧。」

「這母狗真的很有天賦,哈哈」是張正主人的聲音,跟著就是李飛淡淡地說:「早就說過了,我從來不回看走眼的,這母狗就是一天生給咱玩兒的貨色。」

三人說著走進屋子,把門帶上,我連忙爬過去,輕聲說:「三位主人請上坐,讓母狗為您拖鞋更衣。」

張正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李飛卻說:「你先玩兒吧,我有點事出去,去補習。」

「不是吧,放著這母狗不操,去補什麼習?」高原道。

「嘿嘿,我可是好學生呢。」李飛話音剛落,就開門出去了。

我跪著爬到張正和高原跟前,張正恰到好處地翹起一隻腳,我立刻會意,跪著調整了身體的高度,讓嘴和他的腳丫平行,然後雙手背到後面,探頭用嘴為張正脫鞋襪。與此同時,高原已經把我雙乳上夾著的內褲拿下來,隨手扔在一邊,拔去了我屁眼裡插著的管子,只是用插在我陰道內的電動陽具慢慢抽插著。

「小賤貨,真懂事。」張正享受著我的服務,不禁讚歎道。

高原也說道:「我看她早就這麼想了吧,以前每天都用高倍望遠鏡看著這婊子在房間裡發騷,媽的看得老子一晚能射兩次!」

用嘴脫鞋襪並不麻煩,我似乎天生就對這種下賤的事情在行,很快,就將張正的一雙鞋襪脫下,淡淡的臭味鑽進我的鼻孔裡,奇怪的是,這樣的鹹魚臭味,居然讓我有種莫名的快感。

我自覺地伸出舌頭,開始舔弄張正的腳丫。我身後的高原已經忍不住了,「啪」地一聲,高原在我屁股上重重打了一巴掌,道:「操,母狗,這賤樣真他媽讓老子受不了,站起來舔,給老子翹起屁股,老子泄個火兒!」

「嗯哼」我輕哼一聲,很配合地站直身子。

張正命令道:「母狗,彎腰,兩手抱著膝蓋,翹起你那肥屁股讓高原幹,嘴裡也別閑著,接著舔老子腳趾。」

「是,主人」我聽話地彎腰,兩手抱著腿彎,將張正的腳趾含在嘴裡吸吮,一邊說,「請高原主人,盡情地享用母狗吧」

高原嘿嘿笑道:「告訴我,你哪裡想被操?前面,還是後面?」

高原的手指在我的小穴口和屁眼上來回遊動,其實,我下身早已濕漉漉一片,被高原用手指觸摸,一陣電流一樣的感覺讓我下身酥酥麻麻的。我不敢怠慢了張正,嘴裡大力吮吸著腳趾,說:「嗯高原主人,想用哪裡,就就用哪裡,母狗母狗沒有選擇權只要高原主人開心,就就好嗯哼」

「哈哈哈」高原很滿意我的表現,手上卻猛地將電動陽具狠狠塞進我的淫穴裡,而他粗大火熱的龜頭已經抵在我的屁股眼上。

高原低吼一聲,粗壯的雞巴破門而入,我清晰地感覺到屁眼被撐開,火熱的滿足感從屁眼湧入,幾乎讓我站不穩腳。張正也恰到好處地用腳趾玩弄著我的嘴,香舌被他腳趾夾住,揉弄著。這種快感讓我雙腳也微微打顫。

高原可不是憐香惜玉的男人,他似乎知道怎麼對待女人能將女人送上高潮,卻又停不住高潮。高原的肉棒很有節奏地在我屁眼裡進進出出,兩只手則用力抓住我的臀肉,每一次抽送都能深深地進入我的身體,而他抽出的時候,我感覺就像被掏空了一樣,不自覺地擺動屁股,迎合著他,讓他的雞巴更加深入。

這樣的姿勢,讓我感覺自己仿佛是個充氣娃娃一樣,完全被高原的大雞巴掌控著,淫穴流出的汁水,已經讓我夾不住電動陽具了,只能任由它一點一點地從陰道裡滑出來。

「啪」,是電動陽具從我的小穴裡掉在地上的聲音,那假陽具還在瘋狂扭動著,就像是嘲笑我的淫蕩一樣。

張正已經把腳趾從我嘴裡抽出去,他一把抓著我的頭髮,將我扯起來,淫笑著說:「這賤貨,水都流成河了,嘿嘿!高原,把她抱起來,我們來二龍戲母狗。」

「嘿嘿,好的!」高原邊說,邊抱著我的大腿,將我整個人舉了起來。我體重一直很輕,在高原手裡就像棉花似的。

「賤貨,雙手抱頭,把你的奶子挺起來!」高原命令道。

「哦是主人嗯」我呻吟著,這樣的姿勢讓高原的雞巴頂在我的直腸壁上,摩擦的快感更加強烈。我聽話地雙手抱頭,挺起一對巨乳,迎合著。

張正毫不客氣,兩手抓住我的乳房,腰部用力,只聽得「嗞」地一聲,張正的雞巴挺進了我的小穴。我甚至能感覺到兩根粗壯的雞巴擠著我小穴和屁眼間的肉隔膜在抽送。高原的手移到我的屁股上,揉捏著我的臀肉,而張正則招呼我那一對巨乳。我能看見它們就像麵團一樣,在張正手裡不斷變換著形狀。

「啊好好熱張正主人,你捏的太太用力了哦奶子要要爆了一樣唔嗯哼母狗要泄泄了」我感覺到下身好像觸電了一樣,一陣陣快感直沖腦門,淫蕩地大聲叫著。

「賤貨,」張正一邊抽送,一邊嘴裡罵罵咧咧,胯下的雞巴也越來越用力,一下一下像是要頂進我子宮裡一樣。張正在操我的時候,總喜歡用下流的語言辱駡我,而且有明顯的暴力傾向,我的乳房在他手裡捏得發痛。

張正把我的一對巨乳並在一起,兩手捏著乳頭,讓它們貼到一塊往上提起來,說道:「賤人,低頭叼住你的乳頭,如果在我們操完前你鬆口或者讓你的乳頭掉出來,你知道什麼後果!」

「啊唔」我不敢怠慢,趕緊低頭,任由張正將我的一對乳頭送進我嘴裡,我含著它們,用牙齒輕輕咬住。我的乳房是標準的木瓜型,柔軟而且巨大,乳頭在收到性刺激勃起的時候,幾乎有一釐米長,所以做到這一點並不難。這個樣子挨操,我連叫的權利也沒有了,只能發出「嗚嗚,嗯哼」地呻吟。

這種楚楚可憐而又淫蕩的樣子,讓張正和高原極有快感,一時間,耳中只聽到兩只大雞巴在我體內姦淫我的聲音,肉體碰撞在一起的「啪啪」聲,張正嘴裡不時發出的辱駡聲,以及我的呻吟聲,這聲音混雜在一起,就像一曲淫蕩的交響樂一樣,在房間裡回蕩。

不但是我,連張正和高原兩位主人也沈浸在這種刺激的淫亂性愛的快感中。滾燙的大雞巴連續將我送上高潮,高原支撐不住,就換作張正躺在地上,我趴在張正身上將他的大雞巴套入淫穴,而高原繼續從後面操弄我的屁眼。我們三人就像三條肉蟲,張正黝黑的皮膚,高原濃密的體毛,中間夾著白嫩嬌小的我就這麼不斷變換姿勢地姦淫著。

足足幹了兩個多小時,他們才輪流將精液射在我嘴裡,我自然是乖巧地吞下兩位主人寶貴的精液。我至少高潮了四、五次,全身脫力地躺在地板上淫汁和汗水交織著從我身上、下體、屁眼裡流出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