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淫奴女教師 第01章(轉)

我叫張婷婷,今年二十二歲,是個小型私立學校的教師。

  我的相貌還是很漂亮的,166的個頭,三圍卻有36、23、36。特別是E罩杯的乳房,更始惹得不少男人冒火,追求我的男人也很多,但我還是單身。因為我有一項不為人知的嗜好——SM。

  不知道為什麼,我常常幻想著自己被許多男人肆意姦淫淩辱,任他們粗暴地蹂躪我的巨乳,用粗壯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和屁眼。也許是我太淫蕩了吧。以前交過幾個男友,都無法滿足我,只好分手。

  當然平時在外面我會穿得很端莊的,因為我的職業是教師,H市男子私立中學教師,所以我平時會是一副正經的樣子,雖然常常在沒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書刊時忍不住心跳加速,但至少我還能強板著一張臉教訓他們。

        ※        ※        ※

  「唔……好舒服……嗯……哦……哦……」

  我一手用力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斷扣弄著自己的淫穴,VCD機裡還放著激情的色情電影。

  沒錯,我在手淫,我是個淫蕩的女人,這樣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

  我的動作越來越激烈,兩根手指深深插入陰道中摳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漸漸加重力度。但我的小穴卻越來越癢,手指已經滿足不了。

  「真想……插入……大肉棒……哦……哦……」

  對了!黃瓜!我想起早上買的黃瓜還沒吃,忙找了出來,黃瓜足有三個手指粗,瓜身上還有一粒粒突起,我看得淫水猛流,忙將稍細的一頭對著自己的穴口,輕輕推進去。

  「哦……好……好粗……啊……」

  我一邊抽動黃瓜,一邊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幹著。黃瓜在滿是淫水的陰道裡抽動,發出「噗茲噗茲」的聲音,我越抽動越快,終於,我瀉身了,身體不停顫抖著,享受著這高潮的快樂……

  第二天休假,睡得挺晚的,已經八點多了,爬起來洗梳一翻後,決定去買份早餐。

  回來時看門的老頭遞給我一個郵包,我回到家拆開一看,大吃一驚,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

  足足有一疊相片,全是我平常手淫時的「艷照」,每一張都清晰無比,其中還有幾張正是昨天晚上的,照片上的我兩腿大張,粗大的黃瓜深深插在陰道裡,樣子淫蕩無比。還帶有一副玩具手銬,一個黑色眼罩。

  信封裡還有一張紙條,讓我立刻打一個電話,否則照片暴光。我當然只能照做,電話通了,是一個男聲。

  「你,你想怎麼樣?」

  「哦,你是那個淫賤女吧?嘿嘿,告訴你,以後要按我的話去做,否則後果自負!不過反正你也是個賤貨,也沒什麼關係吧?」

  「啊,我……」

  我竟有一些興奮,我的確很下賤啊!

  「你,你想怎麼樣?」

  「我?哈哈哈!我只是想滿足你的變態慾望啊!」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大笑,可以聽出決不是一個人的笑聲。

  「聽好了,明天晚上十二點,一個人來北郊公園,到動物園的那個公共廁所,戴上手銬和眼罩,還有帶上你的黃瓜,接著按我說的做……」

  說完電話就掛了,我呆立了良久,心裡竟莫名地興奮,最後決定按他說的做。

  第二天晚上。

  北郊公園的一個公共廁所,男廁裡面一片漆黑。

  如果這時候有人來開燈的話,裡面的景像一定讓他吃驚或是興奮不已——

  一個戴著眼罩的美女跪在最深處的小便池邊,一副手銬穿過上方的水管拷住了女人的雙手,女人的下身插著一根粗大的黃瓜,全身只有紅色的吊帶絲襪和高跟鞋,兩顆豐滿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氣中輕輕起伏著。

  沒錯,這個女人就是我,張婷婷。

  我按照電話裡那人的吩咐,已經這個樣子等了十幾分鐘,這種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卻不會動的黃瓜,讓我的小穴淫癢難耐。

  我沒有手銬的鑰匙,要是那人不來,或是來的是別人,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我這麼想著,又過了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是幾點了。

  我聽到有開燈的聲音!本能地擡起頭來,卻因為眼罩的關係什麼也看不到,我感到一陣恐慌。

  「哈哈……我就說了吧,這女人根本就是個賤貨,一定會照辦的。哈哈。」

  這是那個電話裡的聲音,同時還有幾個不同的聲音在笑。因為聲音太雜,根本分不清有幾個人。

  「我只想拿回那些照片!」女性的矜持讓我這麼說出口。

  「靠!哈哈……你還以為自己是淑女啊?想想你現在的模樣吧。」另一個聲音叫道。

  緊接著就是一陣腳步聲,應該是兩個人,朝我走過來。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就在身邊了。這時候,一隻手伸過來在我的臉上輕輕撫摩著。

  「別……別過來,你想幹什麼!」我叫起來。

  就在這時候那隻手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我臉上。

  「賤貨!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情況,想讓更多人來輪姦你嗎?給我安靜點!」

  我當然不想,只好閉上嘴。這下耳光竟讓我有種興奮,多年來的被虐狂血液好像稍微得到了滿足,乳頭微微挺立起來。

  這一反應讓另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夾住我的乳頭,向外拉扯,微小的痛楚只讓我更加興奮,兩邊乳頭迅速充血變大變硬了。兩個男人都笑了:「操,這賤貨奶頭都硬起來了,還嘴硬啊!」

  兩人說著,開始分別玩弄我的身體。一個人把兩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擠壓揉捏它們,我能感覺到自己引以為豪的碩大乳房在男人雙手的肆意玩弄下,不斷變換淫靡的形狀,同時陣陣快感也從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

  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動腰肢,迎合男人的動作,呼吸聲也越來越粗。

  「嘿嘿,發情了啊。」一個男人說著,把手伸到我的下體,扶住因為我淫水的濕潤幾乎滑下的黃瓜,將其又插回我陰道深處,開始慢慢地抽動。

  男人邊做邊問道:「怎麼樣啊?剛剛還裝淑女啊,這麼多淫水,根本就是個蕩貨嘛。」

  「嗯……唔……」

  上下兩處的快感讓我不由得哼哼起來。兩個男人又是一陣大笑。

  「啊……啊……呵……呵……」

  玩我乳房的男人改變了玩法,他分別捏住我的兩個乳頭,用力地拉扯,又扭又擰,這粗魯的玩法讓我雙乳的快感更劇烈,電流一樣傳遍了全身。

  同時,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黃瓜抽動的速度,黃瓜快速地進進出出,每一下都直頂到我身子的最深處。

  「啊……啊……不……不要……哦……好……好爽……啊……不……不行了……啊……」我再也忍不住了,開始發出陣陣淫蕩的叫聲。

  「這就忍不住了嗎?賤貨,是不是想被干了啊?」一個男人大聲問道。

  這時,我感覺到自己右乳頭被狠狠地拉扯起來,「啪」的一聲,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我再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慾望,說:「是……啊……我……我想被干……哦……給我……」

  玩弄下身的男人這時候竟突然把黃瓜抽了出去,巨大的空虛感讓我的下身癢癢難耐。我的身子也隨著向前挺出,這個動作落在男人眼裡一定淫蕩極了。又是「啪」的一聲,我的右邊乳房也挨了一下。

  「靠,給我好好說清楚,想要什麼啊。」

  「哦……想……想要大雞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干……被大肉棒干……哦……哦……快……」我已經沒了羞恥,大聲說。

  「哈哈……真是賤貨啊,來,好好服侍我們的肉棒,一會就幹得你合不攏腿!」

  很快,我就感覺到兩根發燙的、散發著獨特腥味的肉棒貼到我臉上,在我的嘴角不斷摩擦著。

  我毫不猶豫地含住一根,細細地舔弄。先用舌頭清理了一遍上邊小便留下的垢汙,然後深深地含入,舌頭在龜頭上打著轉。

  過了一會,嘴裡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馬上放了進來,我也來者不拒地舔弄。就這樣,兩個男人輪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務,我舔弄一個的肉棒時另一個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體。

  「很好,賤貨,現在讓我來試試你的小穴吧,嘿嘿。」口交了一段時間,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說道:「站起來,蕩貨。」

  我乖乖起立,但雙手依舊拷在水管上不能動,眼睛也依舊蒙著,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開兩腿,彎腰伏下身去,直到臉幾乎貼到小便池中為止。

  這樣的姿勢讓我肥白的翹臀以及淫汁橫流的小穴呈現在男人面前。而多年不曾沖洗的小便池中的騷味不斷往我鼻子裡鑽,刺激著我的變態慾望。

  兩個男人並不著急,用火熱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陰道邊緣慢慢摩擦。

  這不但不能解決我下體的淫癢,反而使陰道深處像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樣。

  我就快被這樣的慾火折磨瘋掉了,完全放棄了抵抗,而是不知羞恥地搖動自己的屁股,同時叫道:「不……不要……折磨我了……哦……哦……快……快插進來……干我……啊……啊……」

  「嘿嘿,怎麼,剛才還是很貞潔的啊?現在就扭著屁股求我們了?」一個聲音說著。

  「啊……我……我不是淑女……哦……我……我是……下流的賤貨……啊……我……想要大肉棒干……啊……啊……求……求求你們……怎樣都可以……干我……啊……快點干死我吧……哦…………」我快要崩潰了!大聲說。

  「錯!你不是賤貨,而是一隻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幹的,是不是?說。」

  「對……我……我是淫蕩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幹的……我喜歡……被大肉棒……大雞巴……狠狠地……姦淫……啊……啊……」

  「哈哈,很好,記得你今天說的話哦,這是獎賞你的!」一個男人說。

  接著我就感覺到一個人的龜頭頂在我的陰道口,狠狠地插進來了!我空虛的陰道立刻得到巨大的滿足,那男人的肉棒的確很粗壯,我的小穴被撐到最大,才勉強容納下這麼大的肉棒。

  他的抽插也是幾乎次次都刺入我體內的最深處,有好幾次都幾乎頂進子宮了。我也配合著他,扭動我的屁股。

  「唔,好緊的賤穴,好會扭的屁股!」那男人稱讚了一句,他像打樁機一樣,一下又一下地姦淫我的淫穴,同時手也不閒著,不時地伸到前面來揉捏我的巨乳,又或是虐待試地打我屁股,「劈啪劈啪」的聲音就在著無人的骯髒廁所迴響。

  我還聽到有相機拍照的聲音,看來我淫蕩的摸樣已經在他們的掌控之下,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我已經沈淪在這巨大的快感之中。

  「啊……啊……好……好爽……哦……頂到……子宮了……哦……再……再用力……對……啊……要……要洩了……啊……我忍不住了……啊……啊……」

  在這樣強烈的快感下,我沒有多久就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那男人又抽動了一會就拔了出去,這時另一個男人就立刻上來,接著幹我。然後另一個人又拍照。

  我的高潮幾乎沒有停過,淫水不斷地被男人的肉棒帶出來,順著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腳跟處!我還能感覺到自己碩大的乳房像是兩個吊鐘一樣,不斷地隨著男人的抽插搖擺。

  我已經顧不得是在個公共廁所中了,嘴裡胡亂地叫著:「好……哦……用力……狠狠地干我……啊……啊……干我的小穴……哦……好……我……愛大肉棒……啊……干死我吧……啊……啊……哈……哈……捏我的乳房……啊……啊……用力……哦……又……又高潮了……啊……啊…………」

  兩個男人輪流交換著姦淫我,這樣男人總是在將要射精時拔出,換個人緩一口氣,以便更持久地姦淫我的身體。這樣不間斷的性交卻讓我一直在高潮的顛峰,主動權完全被兩個男人控制了。

  我已經記不得在自己體內的是哪一根肉棒了。高潮了好幾次,已經不記得了。我完全被這種淫蕩的快感包圍了……

  後來兩個男人分別射在我的雙乳上,然後給我戴上胸罩,讓他們的精液和我的乳房一起被包裹起來。接著又拍了幾張照片,才把手銬的鑰匙交到我手裡。

  起先打電話的那男人叮囑說:「賤貨,這胸罩今天你戴好。要記住剛剛你求我們的時候說過的話哦,乖乖聽我們的話啊,嘿嘿,我會再打電話給你的,知道沒?」

  我癡癡地點點頭,身心都還沈浸在剛剛的快感之中。整個人像一攤軟肉似的軟軟地靠著小便池坐在地上,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有力氣把手銬解開把眼罩摘下來。

  那兩個人估計已經走遠了,我看見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地板都被我的淫水打濕了一大片。腦子裡又浮現出剛剛自己說自己是母狗一類話的情景,羞愧之中竟還有種莫名的興奮。

  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姦淫蹂躪,被他們當作犯賤下流的好色母狗來對待,再加上各種各樣的羞辱……我靜靜地想,這不正是我心中的慾望嗎?

  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進胸罩裡,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放進嘴裡細細品嚐。鹹鹹的、有股特別的腥臭味,心想果然淫蕩的確是自己的本質啊。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哦……好……好粗……啊……」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