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繼母相處的日子

  與繼母相處的日子

  作者:BOWWOW

  我是一位獨生子,今年21歲,媽媽在生出我後,不久就不幸的去世了,留下我和爸爸一起生活了有18年之久。

  爸爸因為媽媽的離去,足足傷心了好幾年,一直在怪媽媽為什麼那麼快就走了,留下他一個人。所以啦,從我小時候他就一直學習著照顧一個小嬰兒、一個脆弱的小生命,直到我上小學、國中、高中,也一直沒有再行娶妻的念頭。

  我當然很高興爸爸終於被我感動了,所以才又娶了一個老婆回家,我也直向他們兩位獻殷勤,叫他們再生個弟弟或妹妹來,家裡才會更熱鬧,他們兩人也含羞的點頭同意了。但後來爸爸私下偷偷告訴我實情,我才知道,爸爸竟然已不能生育了,他說在我上小學時,就私底下跑去結紮了,害我差點沒有昏倒呢!還一直罵爸爸怎麼那麼「笨」呢!沒想到後來我與繼母……

  讓我知道爸爸不能生育,是發生在爸爸與繼母結婚的半年後,爸爸親口跟我說的,他還暗示我,叫我跟繼母生個小孩子。起初我沒注意聽,但爸爸又再說一次時,頓時讓我驚訝不已,直說:「爸……那是不可能的,她……她是我的母親呀!」而爸爸仍直說沒關係,他說他還想要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並叫我看著辦,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如此這般的,我與爸爸、繼母三人相安無事的又過了一年多,我也快十八歲了,我沒有對繼母做出任何越軌的情事,但對繼母的一舉一動卻留上了心,心中逐漸對繼母產生了不應有情感。我認為繼母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至少她沒有在我面前表現出來,雖然她在平時都會用一種深情的眼光注視著我,而我也沒有刻意迴避,反而任她在旁注視,衹是我沒有理她而已,但我的心中也不期然的生出一股莫名的興奮感呢!

  就在我十八歲那年,繼母的生活開始有著重大的改變,連我也感到很驚訝。我就先把繼母平時在我在家的時候做的一些事情說出來讓大家分享一下吧!

  起先我不知道繼母為何突然有著大轉變,但我確實被她所影嚮,我終於正式把繼母當成我性幻想的對象了,每天都讓我躲在房中手淫不下四、五次之多,以解我對繼母的愛慾。

  事情就有如爸爸在背後計劃般,由幕後一直推動著,我與繼母的情感也一直發展下去,而爸爸好似真的變成了隱形人般,在我與繼母的日常生活中消失,過了不久,爸爸的影像也逐漸在我腦海中消失不見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我的腦海中還是一直在問著。

  她的內褲都是當天換下了,非常新鮮,味道也非常的獨特,有著奇特的香水味滲合著日常大小便所留下來的分泌物所構成、一股既刺鼻又清香的味道,讓我久久無法從深深的思慾中回復過來,這更加刺激著我的性慾,讓它無邊的滋長。啊!我想我是真的愛上了繼母了吧!

  就這樣經過了半年多,我也觀察有一段時間了,而繼母也一直沒說什麼,衹是在平時當她看到我時,也變了會臉紅害羞了。於是,我也決定把剛射在繼母內褲上的精液連件原封不動的放回換洗衣物箱的最上層,讓繼母也能夠享受一番。

  到了我滿十九歲後,繼母就更加大膽了,她通常在洗澡的時候都會緊閉著門窗的,當我到浴室要拿繼母換下的內褲時,沒想到她現在竟然連門及窗戶都沒有關緊,還故意留下讓人誇張的大縫隙。

  看著繼母這樣已有一個月之久,而我仍然不敢去偷看繼母洗澡。就在某一天星期六的晚上,我經過父母的房間時,我聽到一聲呻吟聲:「啊……啊啊……」我不禁好奇的要打開門偷看,我猜想一定是爸爸自己受不了了,正與繼母在做。

  

  許久,我的腦海「轟」了一聲,我的慾念終於把我的理性給幹掉、銷燬了,頓時我被慾念纏身,緊閉的眼睛被慾念所控制,立刻睜著大大的雙眼,直望向門內去!

  當我望向門內時,門突然「咿呀」一聲被打開了!此時繼母已穿上睡衣走了出來,我們面對面的彼此驚訝的看著對方,並同時發出:「啊!」的一聲,就站在那邊一動不動了。

  而繼母驚訝的則是這樣一回事:「他怎麼還在這裡呢?已經看那麼久了,他怎麼還不回房去呢?啊!他……他的老二好突出喔,一定很大吧……他……他怎麼還在看我呢!難道……難道是想……喔!雖……雖很想……但我……我還沒準備好啊!現在……現在怎辦呢?」

  繼母看著我跑回房間後,很小聲的說著:「沒……沒關係……我……我正要去洗……手間……晚……晚安……我的兒……我……的……愛……人……」話愈說愈小聲,最後的四句根本就以聽不到的聲音默唸著,隨後她又回房了。

  繼母的身材竟是好得不得了,從她脫光衣服後,我才能得窺到繼母的完整身材,竟是那麼美豔動人,全身散出一股吸引人的聖潔氣質,身體更被燈光照耀的發出層層的濛濛光暈,讓人看得是那麼深刻,但又那麼令人感到迷濛,就像霧裡看花,愈看愈模糊,除非緊貼著臉看著她,否則都是霧濛濛的看不真切;除非你抱緊、抱實了她,否則你抱到的永遠是迷漫在空氣中的水份──霧。

  我一直傾力的在腦海中訴說著對繼母的深深愛慕話語,讓我更增加面對繼母的信心與決心,也因此而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出了房間,摸了摸饑餓的肚子,走到了廚房,看到繼母在那邊忙著,正好繼母的眼光也向我這邊看來,我袛好硬著頭皮向繼母打了聲招呼:「早……早安,媽!」

  「不早了啦……都中午了……還早安……」繼母馬上邊紅著臉邊低下頭切著菜邊說著。

  「那……午……午安媽……」我也很不好意思的說著。

  「哦……好……媽……不急啦!」說著說著,我轉頭看了看四週,竟然沒有發現爸爸的蹤影,於是就問繼母道:「咦!媽……媽……爸呢?他不在嗎?還是在休息?」

  「我……我……也知道爸……爸很忙……他很照顧家裡的……我知道他很辛苦……很辛苦的一個人把我扶養長大……我……」我也知道繼母在說什麼,所以我把眼睛注視著地上,也大著膽說出心中的想法。

  「沒錯……所以你要好好孝順你的父親,他說什麼……你就要做什麼……這樣才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繼母打斷我的話,背對著我說著。

  接著倆人有一段期間的沉默,我靜靜的看著繼母做飯的模樣。當繼母背對著我做飯時,這才發現繼母衹穿著一件昨天看到的透明睡衣,胸前圍著廚房用的圍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後卻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內褲穿上了,但在我眼內,繼母好似整個人裸露在我的眼前,她的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濃濃的黑森林地帶,不禁讓我的陰莖急速的膨漲起來。我急忙轉身,以手按著下體,深呼吸著。

  「啊……啊……哦……好……好媽……馬上來!」我被嚇了一跳,急忙轉頭回應著。

  坐到桌上一看,不禁說出:「哇!媽……這……這是滿漢全席嗎?怎……怎麼那麼豐富呢?有人參、有鮑魚、還有魚翅在裡面呢?妳看!」

  「傻……傻瓜……媽……看你平時都那麼用功,這樣身體會累壞了,所……所以媽特地去準備……準備要讓你補一補的……怎麼樣……好吃嗎?」繼母紅著臉,用深情的眼光看著我說著。

  繼母臉一紅,比剛剛更紅了,她交叉手拖著下巴看著我大力的吃著,並媚笑的說道:「嘻……好吃也不用那麼誇張嘛……來,再嚐一嚐這個……」繼母又夾了一塊豬腳給我。

  「媽……妳……妳怎麼不吃呢?」我抬頭看到繼母並沒有動碗筷,所以我問道。

  「不……不急嘛……媽……媽喜歡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我邊收拾還可以邊吃飯呀!」繼母笑著說。

  「沒關係啦,不要管我……來儘量的吃,這對你身體有好處的。」繼母又端了一碗燕窩給我。

  「唔……唔……好好……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大力的吃著。

  繼母還是在桌旁看著我吃飯,直到我吃飽了,她都還沒動過碗筷,她看我吃完後,跟我說:「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讓媽來收拾就好了。」

  到了晚上,吃晚飯時,氣氛也是很尷尬,繼母還是一直靜靜看著我吃並夾菜拿湯給我,我則是默默的吃著。當吃完飯,繼母整理完廚房後就準備去洗澡,而且她每天都很準時的到浴室裡去報到,而我為了繼母一事已躲在房中一整天了,想要換一下氣氛,於是打開電視,看著綜藝節目,先把繼母的事拋開,專心的看著電視,確實,節目的內容讓我笑翻了天,也稍微沖淡了我對繼母的種種思念情感。

  「哦……哦……好了,馬上來。」想也不想,就馬上到父母的房間去拿毛巾了。

  「媽……浴巾拿來了……」我將抓著浴巾的手伸入浴室去,說著。

  「仁……幫媽拿進來好嗎?媽……媽正在淋浴……」繼母在浴室裡說著。

  「哦……啊……什麼……媽……這這樣好嗎?」我小心的問道,但腦海就像早已受不了控制般,掙脫了我的身體似的飛進了浴室中,幻想著繼母在淋浴時的情景。

  此時,我的意志力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茫茫然的舉起腳,推開門走了進去:「媽……媽……我拿浴巾來了……」我低頭說著。

  「傻瓜……」繼母說道。

  忽然,我被一股熱氣所圍抱,我的眼前出現了繼母那張美麗動人的臉龐,我的身體正被繼母用力的抱著,胸前被繼母那兩顆豪乳頂著,我再也受不了了,雙手也抱緊了繼母的身體,低下頭就向繼母的嘴唇吻了下去,繼母也熱情的回吻著我,而浴巾正往地上掉落著,時間就那樣停頓了。

  我抱著繼母一起躺在浴室的地上,讓我無法想像的是,繼母的熱情,她急忙的脫掉我全身的衣服,兩手抓起我那早己挺直的大陰莖,趴下幫我吹了起來。

  我一時竟呆了,直說:「哦……哦……媽……媽……這樣……這樣不……不可以……不……媽……媽……哦……我……我……愛……妳……好……好……」

  到了最後,我不得不承認我也愛著繼母,既然繼母已拋開一切不惜跟我做那回事,我當然也順其自然發展了。

  「哦……哦……媽……都……都是我……我不好……我……沒有聽爸……爸的話……沒有跟妳……跟妳……」我因為繼母的表白,不禁喜極而泣的說著。

  我邊享受繼母的吹功,邊看著繼母那頭秀髮,激動的說道:「媽……媽……我知道妳……的意思……這應該要怪……我……但……現在……我……們……不是已經……在做了……嗎?……哦……哦……媽……媽……妳好……厲害……哦哦……哦……」

  繼母不斷的吸、舔、咬著我的陰莖,並上下、上下的在她的喉嚨間抽插著,不時的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媽……媽……文……淑……好……好……我……我……要……射了……要……要……射了……哦……哦……哦……哦……」

  我的陰莖被繼母吹得受不了了,身體一顫,一股熱熱的精液直沖入繼母的小嘴。

  「媽……文……淑……我愛……愛妳……我們……我們……來做吧?」我愛憐的看著繼母說著。

  聽繼母這麼一講,也對,不如先跟繼母洗個鴛鴦浴吧,於是說道:「好啊!文……淑……」

  「謝……謝謝……你這麼叫……我……喲……我很高興……仁……」繼母說完,突然向我熱情的一吻,先起身去淋浴了。

  此時我的心中忽然明悟到:「繼母因為這次的事,開始變得活潑起來了,而我沉重的心情也突然輕鬆了許多,順其自然吧!不要再讓爸爸及繼母失望了。」

  看到繼母這樣,我也拿起沐浴乳往繼母身上擦著,頓時她的全身都被我的手給摸遍了,每當我的手在繼母的陰部遊走時,繼母總會叫出聲音,動作便停頓的許久,她也沒叫我停手,衹是臉已呈火紅狀態。而我的陰莖正持續的挺立著,每當繼母的手握住陰莖上下移動時,就讓我感到比自己動手做還來的舒爽,我們兩人都陶醉在肉體的撫慰中,誰也不想馬上結束。

  「文淑……文淑……好了嗎?該沖洗乾淨了……」我打破寂靜的說著。

  沖洗之間,我們也免不了要再調戲一番啦!

  洗完澡後,繼母本想穿回衣服,我一看便馬上抱起繼母,往我的房間走去,而繼母則害羞的縮在我的胸前,讓我看到繼母那前所未有的嬌羞姿態,使我的心神已急速的飛往房間急候著了,我想繼母應該也是一樣吧?

  離開了繼母的嘴唇,我開始往下進攻,先是用兩手抓住繼母的乳房擠壓、搓揉著,並用手指捏了捏乳頭,讓繼母發出了:「啊……啊……啊……」的聲音,接我用舌頭舔繞、吸吮著乳頭,不久繼母的乳頭更突出、乳房更堅挺了。

  舔著舔著,舔到了肚臍上,我就用舌頭舔著凹洞的週圍,讓繼母一直說著:「啊……啊……癢……癢啊……快……快停啊……啊……」直到繼母的手用力的把我的頭往力一推,我才放過了肚臍。

  這時繼母的兩腿夾了起來,把我的頭夾的緊緊的,一隻手抓著我的頭髮,扭動著豐臀,讓我的鼻子完全進入了陰道中,害我差點沒法呼吸,急忙將頭往上頂起,伸出舌頭後,對準陰道就這麼一插,靈動的在繼母的陰道內翻攪著,讓繼母又忍不住的大叫著:

  「啊……啊……停……停啦……哦……好……好……哦……仁……好……厲害啊……喲……喲……快……快……哦……哦哦……」

  溼熱的淫液,洪水般的由陰道急流了出來,頓時讓我的舌頭及兩片嘴唇猛力吸吮著。喝下從繼母的陰道中流出的淫水,這也是我第一次經驗,味道不用說也知道,棒極了!

  「嗯……嗯……啊,文淑……妳那……味道棒極了……比果汁還好喝呢!」我不禁抬頭說道。

  「文淑……我愛妳……嫁給我好嗎?我想……我想爸爸一定不會反對了……好……不好呢文淑?……唔唔……唔……」也不等繼母的回答,雙手移正她的身體,扒開了她的雙手,低下頭親吻著她。

  許久,繼母雙手把我推開了,喘了一口氣紅著臉說道:「仁……我……我想要了……」

  於是,我移動身體,將繼母的兩腿抬放在我的肩上,一手扶著陰莖,一手扶著她的臀部,「滋」的一聲,將龜頭插進陰道中。

  「啊呀……痛……痛啊……啊……」繼母忽然左右大力的搖動頭部,身體急速的扭動著。

  我開始慢慢的抽插著,我忽然看到龜頭帶出了一絲絲的血跡,不禁驚訝的問道:「淑……文淑……妳……妳流血了……妳……妳還是……」

  「唔唔……文……文淑……妳的……妳的陰道……好……緊喔……夾得我好……爽……呼呼……我要幹……死妳……爽死……妳……愛……死妳……呼呼……文淑……妳的淫水好……好多喲……嗚呼呼……好……好爽……真的……很爽……」我邊插著繼母的小穴邊爽道。

  繼母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幹著她,於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然後將繼母抱起,我坐到床邊,讓繼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陰莖對準小穴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繼母的身體直上直下的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我的陰莖。

  繼母急扭動全身,享受做著幹的樂趣,不時的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手有點酸了,於是我抱著繼母的腰站了起來,而繼母的雙手及雙腿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了我的腰部,身體向後盪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著,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繼母送到另一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愛人……啊……好……好強……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快了……快洩……高……潮了……哦哦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洩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衝向繼母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陰莖流出,我抱著繼母「碰」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陰莖還在她的陰道並沒有拔出來,而繼母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頭縮在我的胸部裡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還……還好痛……但……是你……我就不會……那麼感到……痛了……」繼母也含羞說著。

  「淑……爸……他呢?……他會怎麼樣呢?他的感覺……」我還是認為爸爸這樣做,真的很不智才這樣問道。

  「嗯……」繼母回應了我一聲,接著她忽然抬起頭凝視著我說道:「你爸說……說他這一輩子祇愛你媽一個人……他不想再結婚……他的心中祇放得下你媽一個人而已……他說他祇想要抱……抱抱孫子……讓他……讓他能安享快樂的晚年……才千辛萬苦的找……找到我幫他完成心願……我……我也勸過他……他還是不改初衷……」

  「沒……沒關係……你爸爸一點也不怪你……他真的很照顧你……連你的將來……他都一手包辦好要……交給你來繼承……所以……所以你不要讓你爸爸失望才好……至於我……仁……你沒什麼好對不起的……是……是我自己要這樣的……不能怪誰……嗚……仁……」

  繼母說著說著,不由得已撲到我的懷中哭泣著。

  我輕托著繼母那秀麗的臉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額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她說道:「妳……妳願意……嫁……給……我……嗎?」

  「……嗯……嗯……」無言的對視,又讓繼母的眼眶流出溼熱的淚水,不知所措的搖搖頭又頭頭。

  「……我……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說完後,馬上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繼母最後的一句話,終於讓我聽清楚了,我不禁狂吻著她,吻著她的身體各部份,又抱著她跳了起來,讓她不知所措的始終不敢看我一眼,祇是隨著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淚水,代表著她心中的喜悅也不下於我。

  一切的煩惱痛苦也隨風而逝,我又跟文淑兩人大戰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穢的身子,兩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來。這一天仿似撥雲見日般,讓我們的心徹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歡了一夜。

  過沒多久,爸爸幫我與文淑兩人舉行了場面隆重盛大的結婚典禮,隔天我便和她去辦理登記註冊,我們兩人便成為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而爸爸也很配合,比較以前都更晚才回家,讓我們有更寬裕的時間相處在一起,狂歡在一起。

  一年之後,文淑正式的產下了一對雙胞胎,兩個可愛的小男生,讓爸爸笑得合不攏嘴呢!

  而我呢?我還在修習學業,等我大學一畢業後,才會正式到爸爸的公司裡實習。現在的我還真慶幸當初沒有交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也娶不到那麼好的老婆──文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