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 我的小陰莖男友

自從上次在撞球館男廁被阿暉「上」了之後,他就似乎變成我的

男友了。不過,正確地說,應該是性伴侶。阿暉年輕而且精力充

沛,做愛的時候常有新花 招,總是弄得我高潮不斷,而且他的陽

具還頗為巨大,跟我那個還在當兵的男友 比起來,實在厲害多

了,所以我也樂於「兵變」。

不過,我知道這樣紅杏出牆下去,遲早會出問題的,果然,在

一個星期六下午,事情發生了……那天我父母正好到鄉下去拜訪親戚,家裡只剩下弟弟阿光和我兩

人。不久,阿光也出去了,我一個人不知道要做什麼,正好阿暉

打電話來,我就要他過來陪我。

在他來之前,我把緊身T恤裡的胸罩脫掉,使兩顆乳頭在衣服上

略微凸起,若隱若現,並把A字短裙內的內褲脫掉,這樣我全身

就只穿著T恤和A字裙了。

在我準備好的時候,阿暉來了。他一來就瘋狂地親吻我,並把我抱

進我的房間,丟在柔軟的床上。

「啊,你是誰?怎麼出現在我家呢?」我裝傻。

「呵呵……我是強盜,人稱棘手催花淫魔,專門劫色劫財!」

阿暉很有默契地配合這個遊戲。

「啊啊……救命啊……」

我小聲地喊著,當然不能真的叫救命,不然被鄰居 聽到很麻煩。

「哈哈哈……小寶貝兒妳認命吧,好久沒遇到這麼正的美眉,待

會兒一定要幹得妳淫水四濺……」

「拜……拜託,人家還是處女,不要強姦芝穎好不好?」

啊,這個理由掰得太過份了。

「喔,原來妳叫芝穎,那不然妳幫我『吹』出來好了,不過我的

肉棒很大,妳這麼小一張嘴吃的下去嗎?」

說著他便將褲子和內褲脫掉,尚未勃起的陰莖在我面前晃動。我低

下頭去握著他的陰莖,開始舔弄起來,他坐在床邊,我趴在床上…

阿暉一邊享受的我的服務,一邊還不忘記攻向我的乳房。

「喲!沒穿胸罩呢,小淫娃一個,還裝處女勒,看我等會兒怎麼樣

好好『照顧』妳……嗯,喔……舔的功夫不錯嘛……」

在我的含吐之間,阿暉的陰莖很快地硬了起來,並漲得很大,把我的

小嘴塞的滿滿的。我吐出他炙熱的巨物後,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

將手伸進裙內。

「寶貝……妳實在太淫蕩了,沒穿內褲?!是在等情郎回來幹妳吧?」

「沒有啦……他在當兵,怎麼可能呢……啊啊……啊……不要把手指

插進去……呀……啊……」

「喔∼∼小芝穎,妳濕了喔,是不是有感覺了呀?」

確實他弄得我很有感覺,我感到兩腿之間有些溫暖的液體正在源源不

絕地流出,他這時候同時用另一隻手隔著衣服捏弄著我的乳房,使的

我的乳頭發硬,更在布料上驕傲地翹起,好像要破衣而出一樣。他掀

開我的T恤,柔嫩白晰的乳房 挺立在我胸前,他很愛惜似的輕輕撫

摸著,然後用嘴一口含入我的乳頭,又舔又吸,有時還輕咬。同時在

下半身也進行著另外的攻勢,他用手指壓著我的陰核快速抖動,然後

用食指挖進我的嫩穴,進進出出……

「啊啊……呀……不行啦……怎麼偷咬人家乳頭啦……啊……會痛

耶……啊……啊……啊……喔……下……下面別再挖了……啊……

啊……不能這樣欺負芝穎呀……啊……芝穎會高潮的……嗯……啊

啊啊……再揉揉人家的小豆豆嘛……啊……對啦……你好會舔乳頭

喔……啊啊……不行了……」

「別叫的那麼淫蕩呀,靠,聽得妳老公越來越硬。來,我們插進去

好了。」

他把巨大炙熱的龜頭,頂在芝穎潮濕的嫩穴口,我的陰唇很聽話似

地左右分開,輕輕含著他的龜頭,接著他用力地推送,「噗滋」一

聲,隨著我大量淫水的潤滑,幹進了半根陰莖。

「啊……啊……你好粗喔……啊啊……好漲……」

「挖,這麼緊,不會真的是處女吧,我再插進整支看看。」

他又再度推送,終於捅到了底。

「啊啊……好長喔……芝穎……從來沒被……這麼大的陰莖幹

過……啊…… 又這麼硬……」

「怎麼樣,喜歡吧?我要抽插了喔,不過說真的,芝穎小寶貝,

妳真是又緊 又多汁,一定很好幹。」

他開始以正常的體位抽插起來,只是比平常更粗暴一些,當然我

也得到更大的快感,不過只有唉唉叫的份。接著他把我漂亮的雙

腿扛在肩上,使得嫩穴的位置提高,陰莖以不同的角度插入,只

插了十幾下我就高潮了。他拔出陰莖時,小穴隨即流出乳白色的

溫暖液體。

他把我翻過身來,繼續用背後體位插我,不給我有任何喘息的機

會。這種姿勢陰莖可以輕易地插到底,所以我特別喜歡這種幹法,

我搖頭晃腦地淫叫著,偶爾也扭腰擺臀配合著,阿暉幹得很愉快。

「小淫娃,這不是最喜歡我用這種姿勢幹妳?看妳一副淫賤的爽

樣……」

「啊!嗯……芝穎喜歡……芝穎最喜歡這樣被幹了……啊……淫

魔先生……你真的好粗喔……啊啊……芝穎是不乖的小淫娃……

快捅人家小穴懲罰我吧。」

其實有幹過芝穎的人都知道人家喜歡這樣被插,以前我男友正隆

也喜歡這樣幹我……突然間,我聽見大門口關門的聲音,有人回

來了?

「啊……阿暉……我弟好像回來了……啊啊……怎麼辦?」

他依然繼續抽插幹著。

「不怎麼辦,繼續幹就好了呀,難道妳要他一起來幹妳呀?」

「啊啊……小……阿暉……他好像在房間門口偷看耶……

啊……」

我似乎看見有一個人影,剛剛應該把門關好的,唉,大門好像

也忘了關。

聽到有觀眾,阿暉好像更加興奮起來,開始賣力地肏幹著我,

只見我被他幹得真的是淫水四濺,還一副很媚的眼神回頭看他。

就這樣維持背後體位幹了十幾分鐘後,阿暉終於忍不住要射了,

我讓阿暉射在我的臉上,我知道阿暉喜歡看到我滿臉精液的淫樣。

終於阿暉射精了,這次他的量特別多,射得我臉上好多好多白稠

半透明的熱熱精液。

「幹,小婊子,妳知道嗎,幹妳超爽的,妳應該去做妓女讓大家幹

的,老鴇一定會說妳是曠世奇才……呵呵……」

精液在我臉上的反光閃閃發亮,我伸出小舌頭去舔了一些。忽然

間,房間門打開了,但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不是弟弟,而是我的

男朋友–正隆。

「正……正隆……你不是……還沒休假?」

「哼,我是因為任務提休,沒想到竟然抓到妳們這對姦夫淫婦!

看看妳,芝穎,被人家噴的滿臉都是,剛剛被幹時還一直淫叫,一

直高潮對吧?」

「我……」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大概不能狡辯了。

「馬的,我當個兵妳就讓我戴綠帽子,那位老兄,我不怪你,是芝

穎她太淫蕩了,你不幹她,她也遲早會找別人幹,我從以前就懷疑她

紅杏出牆了。」

正隆邊說邊脫褲子,

「看我怎麼處罰妳,小淫娃!」

他一脫掉內褲,陰莖就彈出來,原來他早就勃起了,可能是剛剛看我

被姦淫看得太興奮,不過,看習慣阿暉的Size後,我總覺得正隆陰莖

很短小。

「正隆……對不起……是我不好……」

「不用解釋了,背對著我趴好,我要懲罰妳!」

我只有乖乖的聽話,結果正隆就從後面把那短小的陰莖插進我依然潮

濕的小穴,不過可能是因為我的嫩穴緊,這樣的小陰莖也插得我哇哇

叫。阿暉這時則是津津有味地坐在一旁觀看,我一邊淫叫一邊白了他

一眼。

「啊啊……正隆……處罰芝穎吧……啊啊……芝穎是小浪蹄子……

啊……還是你棒……」

「喔?想不到妳久沒被我插依然這麼緊,可能也沒這麼常被幹吧,

我錯怪妳了,不過,不能讓妳太爽,還是要懲罰!」

接著他拔出嫩穴中的肉棒,由於我大量的淫水,肉棒被浸濕,水光閃

動。然後他把我小穴流出的淫水塗在我的菊花蕾上……不會吧,所謂

的懲罰是……?

「來,芝穎,放輕鬆……要插了喔,呃!」

「啊啊啊啊……!!痛死人了,怎麼捅人家小屁屁啦……」

我嬌聲抗議著,所幸他的陰莖很小,竟然一插就進去半根。然後他開

始抽送起來,越插越深,搞的我疼痛不堪,但卻又有點舒服,還一直

淫叫著。

看著正隆捅我的小屁眼,阿暉竟然又勃起了,他還邊看邊用手套弄

著呢!正隆幹了一會兒後就往後躺,然後把我扶坐起來,使我一屁股

坐在他的老二上,接著他繼續挺著腰捅我小屁眼。我被正隆插得淫水

直流,從小穴沿著屁眼一直滴到他的陰莖,使得肏幹有淫水潤滑更加

順暢。

「打手槍的那位老兄,不介意的話,一起來幹芝穎這個浪貨吧,前面

還有個穴……」正隆說。

「喔,那真是多謝了。」

阿暉立刻提槍快跑前進,到了我面前,二話不說就把巨大的陰莖插進

我的小穴裡。

『喔……好粗大,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啊!』

我媚眼瞪著,怪他和正隆一起欺負我,他緬腆一笑並輕捏我的乳頭表

示親暱。我拿他們兩個沒辦法,只好讓他們一前一後地幹了。此時我

的體內塞了兩隻肉棒,還不規律地抽插著,弄得我立刻就高潮了。看

著漂亮的女友被自己和陌生人一起姦淫,還達到高潮,正隆也終於受

不了,一股暖暖的精液射在芝穎的直腸裡。阿暉拔出陰莖稍做歇息,

正隆則是累得倒在地上喘氣。

我在阿暉耳邊說:

「幫我把他綁起來。」

並塞給他我A字裙的腰帶。阿暉趁 正隆不注意時將他雙手反綁。

「喂!妳們幹什麼?」

我邪邪地笑著,對阿暉說:

「你來捅他屁眼,他剛剛插得芝穎痛死了,你要是痛,我就幫我

報仇。」

阿暉就很有義氣地照做了。

阿暉用他那根超大的陰莖,毫不留情用力地插進正隆的屁眼裡,正

隆痛苦地唉叫著,不過經過一下一下的抽插,我看見正隆竟然又勃

起了,真是變態!我還故意去含他的陰莖,結果他又射了,我閃避

不及,才剛吐出又被他射在臉上。

然後我要阿暉拔出來,並且去浴室把他的陰莖洗乾淨,這時我才想

到,剛剛我含的正隆陰莖也插過我自己的屁眼,難怪味道好怪。然

後我們就繼續把正隆綁著,我挑逗著阿暉,要他跟我繼續做愛,由於

阿暉剛剛沒有射出來,所以也樂意繼續幹我。我們兩個就在正隆,也

就是我的男友面前,瘋狂地做愛,我浪聲地淫叫,看到正隆竟然又勃

起,不過他被綁住,既不能起來幹我,也不能打手槍,他表情痛苦極

了,但我卻很高興,誰叫他剛剛欺負我。

幹了一個多小時後,阿暉終於射了,他毫不猶豫地射在我嫩穴裡,害

我在精液的衝擊下又高潮了一次。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告訴正隆,我

們一筆勾消了,分手吧。正隆同意了,不過他一直勃起,所以想幹我

最後一次。我讓阿暉先離開,使我們兩個有獨處的機會。

這次他很溫柔地插幹著我,就像從前那樣,我感動的直掉眼淚。

「我的小美人,別哭,我們還是好朋友呀,我以後還會來找妳的。」

「……你一定要來喔,我還是會跟你做愛的。」

他溫柔地射在我小穴裡,但精液已經很稀少了。

我深深地吻著他,並跟他道別。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