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的一天

  一個家庭的一天

  作者:最沒價值的單身漢
  續篇:大B
  **********************************************************************

  前言:

  暑假中八月的某日,偶然的打開電視收看蔡康永的翻書觸電王,看到他在介紹一位日本的畫家,好像是叫伊藤潤二吧?他的作品的封面讓我為之震驚。封面是一個中學女生坐在桌子旁,隔壁有家教在一旁陪她讀書的樣子,而她弟弟正把頭埋在她的裙子裡,門口站著的是要端茶進來的媽媽。這樣的景像表面看起來很和諧的家庭,卻隱藏著亂倫的訊息。我沒法很清楚的表達出那樣的感覺,於是就想用文筆寫下類似的事情:

  PS1:寫這文章的另一想法--某日報紙報導:父親想出去找女人,媽媽指著自己的女兒說:不要花錢去外面找女人,自己家裡就有。於是爸爸就玩了自己的女兒。(這是真的報導,不是亂虎爛的。)

  PS3:本文寫的是這家人一整天的活動情形,若其中情節有任何雷同,純屬虛構。我想像中的亂倫世界的家庭:弟弟的第一次應獻給母親,姐姐應由父親開苞,父母應該教兒女做愛技巧,姐弟應該時常切磋做愛技巧……
  **********************************************************************

  一個家庭的一天(一)

  早晨陽光穿過窗戶,一陣陣惱人的鈴聲吵醒了沉睡中的媽媽。媽媽睜開睡眼惺鬆的眼睛,看了看放在床頭上的鬧鐘,趕緊搖醒睡在身邊的丈夫。

  “喔……嗯……幾點啦?”

  “已經七點半囉!再晚就要遲到了。”

  媽媽邊說邊拉下爸爸的睡褲,纖嫩的玉手朝向爸爸的陽具伸過去,開始搓揉著陽具,陰莖也好像睡醒般的,漸漸的硬了起來。

  “趕快進去叫醒女兒吧!我進去叫兒子起床,待會再過來女兒房間。”

  爸爸點了點頭,很快的打開了女兒的房間,一閃身便無聲無息的進去了。媽媽看著爸爸進去後才打開兒子的房門,一看,兒子正睡在舒適的床上睡的很甜,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大概是作了好夢吧!媽媽心裡這樣想著。再往下看,兒子下半身並沒穿睡服,而露出了勃起的陽具。雖然兒子才國中生,但是看那龜頭的形狀及略粗的陰莖,已經不輸給成年人了。媽媽心中暗暗稱讚自己生了個好兒子及平日的訓練得當。但是很快的想到,露出下半身睡覺很容易著涼的,還是像往常一樣的快叫醒兒子吧!

  “快點去刷牙洗臉,上課要遲到了!”

  說的時候,嘴角流出一些白濁的液體,兒子看了就吻了一下母親,將殘餘的精液自母親嘴邊清掉,之後立刻起身前往浴室去了。而在媽媽企圖喚醒兒子的時候,爸爸也正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兒。

  好快,女兒轉眼間已經是高中生了,好像才在昨天生下她而已,這時不禁感嘆時光的飛逝。不過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看著床上的女兒,心中嘮叨了起來:都這麼大了,那麼難看的睡姿要是被人看到,哪還嫁得出去啊!

  想著想著便將頭伸向了被淫水弄濕的三角地帶,用平常只對媽媽用的舌技,隔著內褲舔著女兒的陰戶。舌頭除了在肉縫上下活動外,也不時的纏著突出的肉豆,這樣的刺激也很快的便傳到了女兒的大腦,只是女兒似忽正享受著這樣的快感,並沒有意思要睜開眼睛,爸爸心想:好啊!妳故意要整我是吧?看我的!

  陰戶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爸爸的動作更加的用力。這時在隔壁的媽媽喚醒兒子後,也走進了女兒房間,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兒及埋頭在女兒兩腿之間的爸爸,不禁驚訝的說:“爸爸,你還沒叫醒女兒啊?怎麼動作那麼慢啊?”

  “那……只好這樣做啦!”

  媽媽先要爸爸起身,接著拉開女兒的大腿,並用手指撥開女兒的小穴,對著爸爸說:“把你的肉棒插進來吧!女兒好像也正等著你插入呢!”

  “那我來啦!女兒接招吧!”

  爸爸粗大的陽具在媽媽的協助下,慢慢的沒入了女兒細嫩的陰戶,跟著慢慢的抽送了起來,女兒這時再也忍受不住了,細長的雙腿挾住父親的臀部,白嫩的雙手勾著父親的脖子,不住的亂叫著:

  “喔……啊……好啊!……爸爸……再更……用力插……嗯……”

  女兒掙扎著爬了起來,受性慾而紅潤的臉蛋露出調皮的表情,說:“對不起啊!爸爸媽媽早!”

  “爸爸,把你的工具拔出來吧!你也該去梳洗一下了!”

  “不要抽出來啊!爸爸!我要爸爸插著我,抱我去浴室刷牙洗臉。”

  “真是的,都這麼大了還撒驕,好吧!下不為例啊!”

  “我不管你們父女倆了,我得下廚房作早餐,你們弄完就快下來吃飯啊!”

  說完便背向著爸爸,爸爸從背後再次的插入肉洞中,雙手抱著女兒的雙腿,邊走邊抽送的走向浴室。女兒露出幸福的笑臉說:“我最喜歡爸爸的肉棒了!”

  “小聲點,妳媽要是聽到了,會吃醋的。”

  媽媽聽了搖搖頭,看著這對慈愛的父女進入浴室後,微笑著去作早飯去了。在廚房中作飯的媽媽,不時的還聽到樓上傳來女兒的呻吟聲,兒子著裝完畢後,到樓下飯廳等著吃早餐,屋子內夾雜著媽媽的作飯聲及女兒的嬌喘聲,這個家的一天便這樣的展開了。

  

  一個家庭的一天(二)

  “不對,你們猜猜看!”

  “嗯……紫色丁字褲?”

  “爸爸不對啦!那條昨天被弟弟的精液弄髒了,拿去洗了。”

  “透明絲質的那條!”

  “還是媽媽厲害。你們看!”女兒站了起來,把裙子拉到胸部。

  “好了啦!弟弟,不要一直用鼻子騷我的肉洞啦!等一下要是淫水流出來,我又要換內褲了。喔,對了,爸爸,今天我們學校有比賽喔!”

  “是甚麼比賽啊?”

  “一年一度的口交大賽。”

  “女兒啊,媽媽的口交絕技都已經教過妳了,妳千萬不能輸啊!想當年我在高中也拿過兩屆口交賽的冠軍呢!不要給我丟臉喔!”

  “對啊,我就是愛上妳媽這招才娶她的。”

  “放心吧,爸媽,我一定拿獎盃回來給你們看的。”

  “是的,老婆大人。”

  媽媽把爸爸及兒女趕到車上,和爸爸吻了一下,叮嚀著說:“爸爸,開車小心啊!女兒,加油喔!”

  “媽媽再見。”

  媽媽邊揮手邊望著車子漸漸遠去,直到消失在視線內,才回到房子中開始一整天的工作。在往學校的途中,爸爸從後視鏡看到女兒的表情有點擔心的樣子,就關心的問說:“女兒,怎麼啦?是不是在擔心今天的比賽啊?”

  “對啊,爸爸,我還是有點不放心。”

  “弟弟,你對我真好,那麼快來吧!”

  姐姐很快的解開弟弟的褲子,拉到膝蓋的位置,肉棒從褲子裡蹦了出來,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姐姐的櫻桃小嘴立刻湊了上去,很用力的套弄著,而舌頭也像是活的生物一樣,纏繞著陰莖,更常常舔及龜頭,白晰的雙手也沒閒著,一手玩弄著陰囊,一手在弟弟的屁股溝來回的挑逗。弟弟看著姐姐,那種為了奪冠而認真的表情顯露在臉上,但是似忽太過急燥,整個動作顯的有點凌亂。

  “唔……嗯……”

  女兒用著含糊不清的聲音回答著,表示她已經知道,當姐姐的節奏正常後,弟弟覺得高潮漸漸的越來越大,龜頭已經溢出一些透明液體,姐姐也感覺到了,更加的刺激弟弟的性感帶。

  “唔……啊……姐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一會兒弟弟的陰莖猛烈的跳動了幾下,溫暖的精液全部射在姐姐的嘴裡,姐姐吞下大量的精液後,舔乾淨殘留在弟弟肉棒上的液體,抬起頭說:”弟弟,把褲子穿上。謝謝爸爸的指導。”

  “爸爸再見!”

  **********************************************************************
  (作者注:為了使讀者閱讀方便,必須設定這一家人的名字,如此也方便作者寫作,但是在家中還是以兒子、女兒、爸爸媽媽稱之。

  兒子--彥田女兒--舞衣爸爸--早川媽媽--江美子

  之所以用日本名字,是怕引起誤會。再強調一次,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

  在學校上課的人:

  “舞衣,昨天是良美生日,她正在談昨天的生日呢!”

  “喔,良美,昨天收到了甚麼特別的禮物嗎?”

  “嗯……有啊,我爸爸送給了我一份大禮喔!”

  說完大家一陣轟動,紛紛的恭喜良美,也有人七嘴八舌的回憶著自己父親讓自己由女孩成為女人的經過,教室的喧嘩聲越來越大,這時不知道是誰說了一聲“老師來了”,大家就鳥獸散的,各自回到自己位子上坐好。

  老師進到教室,與學生互道早安後,舞衣便舉手要求發言,老師請她起來說話,她很高興的說:“老師,良美昨天生日,她爸爸讓她成為女人囉!”

  “喔,是這樣啊?那恭喜妳了,良美。”

  “老師,我們大家要替良美慶祝一下。”

  說完,班上一些男學生七手八腳的把桌子併排成一張塌塌米大的面積,並將桌子擦拭乾淨。

  “良美,妳到前面來,把裙子脫掉,躺到桌上來吧!其它的女生幫班上男生的陰莖吹硬吧!”

  “是的,老師。”

  良美走到平坦的桌子前,脫下裙子,將裙子摺好放在一旁,接著脫下了純白色的內褲,躺到桌子上,將細小的雙腿張開到極限。班上男同學在女同學的刺激下,一根根的肉棒都朝天昂立著,煞是好看。

  “男同學一個個排好,按照規矩來喔,動作快一點,我們還要上課呢!”

  舞衣用手指撐開了良美緊閉的陰唇,舌頭來回的舔著穴肉,還不時的將舌頭插入陰道內,昨天才成為女人的良美,受了這樣的刺激,很快的穴內已經濕潤了起來。

  舞衣離開了良美的下體,對第一位男同學說:“好了,開始慶祝吧,你要溫柔一點喔!”

  男同學吐了一些口水在自己的陽具上,搓了幾下,便將它插入良美的穴中,雙手捏揉著良美的乳房,邊搖擺著腰部邊向良美說:“恭喜妳成為女人了。”

  “唔……謝謝。”

  “啊……謝謝。”

  “恭喜啊,妳終於成為女人了。”

  “嗯……謝謝。”

  “恭喜。”

  “喔……謝……謝。”

  “恭喜。”

  “喔……啊……謝……啊……謝。”

  一旁老師的陽具在舞衣的套弄下,更加的硬挺,又圓又大的龜頭,粗獷的陰莖,不是班上男同學所能比的。最後,老師將自己的肉棒插入良美的穴內,帶著關愛的表情說:

  “良美,最後由老師來為妳慶祝,並將老師的精液送給妳,希望妳能更用功讀書,考上好的學校。來吧,一起和老師達到高潮吧!”

  “啊……啊……謝……謝老師……的精……啊……液……”

  “好了,舞衣,妳帶良美去保健室休息,順便幫她清理一下,其它的同學把課桌椅恢復原狀,將英文課本拿出來,開始上課了。”

  上午整個校園充滿的明朗的讀書聲,一天很快的就過了一半了。

  男子大度地笑了一笑說︰“沒關係。”

  回到家一進門,就聽到媽媽的聲音傳來:“啊……啊……再用力點,深深的插吧!”

  舞衣拉著良美走到梳妝台旁,彥田一看,問道︰“這麼晚才回來,來幫我含著媽媽的乳頭。咦?良美也來了,你還是處女,就只能在一旁參觀了。”

  舞衣說︰“哥哥你不知道,良美昨天生日,她爸爸已經讓她成為女人了。”

  彥田說︰“那就好了。良美,你也來吧,為了慶祝你生日,我們一起去床上玩吧!”說著就把陰莖拔了出來,抱著良美走到床邊。

  這時,門又開了,原來爸爸早川下班了,看到這樣,問到良美昨天已經過了生日,就拔了良美肛門的塞子,用他粗大的肉棒緊緊地塞了進去,把甘油封在肛門了。良美覺得異常的快感直衝腦門,彥田一看,也把肉棒塞進良美的嘴裡套弄起來。媽媽也靠了過來,舔著彥田外露的肉棒,舞衣則吻著良美的陰蒂和爸爸的肉棒,良美的淫水流了舞衣滿嘴都是。

  媽媽去了準備晚飯,良美試了這麼爽的性愛後,說︰“原來做愛是這麼好玩的,不如明天舞衣你們全家來我家玩,正好我的兩個姐姐都回來了,我爸爸和媽媽一定很歡迎的!”

  大家正在吃著飯,突然,門鈴響了,媽媽去開門一看,原來是爸爸的兩個秘書。這兩個秘書是孿生姊妹,是兩個心意相通的妙人兒,原來,是有一份文件要送給爸爸。彥田見到,把兩個秘書拉了進來,飯也不吃了,就在客廳開始了。

  姐姐阿美和妹妹阿潔樣貌一模一樣,外人根本分辨不出來,阿潔把彥田的陰莖含在嘴裡,而阿美就騎在彥田的頭上,陰戶已經濕淋淋了,原來姐姐看到彥田粗大的陰莖,已經忍不住了。

  **********************************************************************
  PS.作者記事:

  前篇說到想要創做出有那種感覺的文章,但是越寫就越發現困難,不論是在故事編寫或是用詞方面。

  **********************************************************************
  續貂前言︰

  這篇文章的故事架構很有與眾不同的創意,那是一個把性愛視為理所當然而且是生活中一件必備的大事,在這個世界裡沒有所謂的道德規範,完全的以性愛為樂趣與榮耀,一個我們現實生活中所不敢也無法想像得到的「性世界」。

  大BJan, 05, 1998.
  **********************************************************************

  續:一個家庭的一天(三)

  中午時候,已經快過了吃飯時間仍沒看到媽媽幫我和弟弟送便當來,於是到弟弟教室去看看。還沒走到弟弟教室,我就聽到此起彼落的淫叫聲,我就知道媽媽早就送來便當了。媽媽就跟其他男同學的媽媽一樣,正趴在弟弟的桌上,撩起迷你裙,將三角褲褪在大腿上,而弟弟的肉棒正從媽媽的後面插進媽媽的小穴,一邊幹著媽媽,一邊吃著便當。

  我才想起,這是每星期一都會有的母子浪叫比賽,這是個傳統的比賽,評判標準在於服裝、聲音、表情、淫叫的內容和持久。最淫蕩、最夠刺激的可以得到週冠軍,連續蟬聯兩週冠軍的母親,可以獲得由國家認可的“模範母親”獎牌一面,而裁判是由校長及家長會會長擔任。媽媽上週是週冠軍,看來今天是勢在必得,只聽到媽媽的聲音蓋過了其他人。

  政府在多年前已經立法通過,如果母親因為和兒子性交而懷孕的話,經過證實以後,可以獲得一筆可觀的補助金,若是不想生下來的話,可以由“社區委員會”免費處理。政府投入大筆的金錢和人力在人工流產這方面的科技,有相當的進步,“人工流產”是一項學校基礎教育的課程之一,所以人人都會做,自己也可以在家自己處理。

  我看到校長看著媽媽頻頻點頭,就知道媽媽衛冕是沒問題了。我心裡相當高興,若是媽媽拿到了“模範母親”,我也是與有榮焉。只是沒想到弟弟的插穴技巧進步得這麼快,今天回去一定要讓他好好幹一幹才行。

  勝負已經相當明顯,還沒等校長公佈優勝者,許多母親就已經圍過來向媽媽道賀,並不斷向媽媽請教如何在洩身後仍然可以再幹的秘訣。

  媽媽在眾人的祝賀聲中,一臉幸福的領取了“模範母親”的榮譽獎牌。並在眾人的要求之下,再和弟弟當眾示範了一遍冠軍母子的性交。這一個中午就在一片歡欣的氣氛中過去了。

  爸爸在公司是總經理,他能夠有今天的職務,完全是憑著他的實力,一步一步升上來的,爸爸的性交技巧徹底的征服了公司的各級女主管,每年的年度考績評定都是名列前芧,連董事長的夫人都不斷的在董事長面前誇讚爸爸的插穴技術一流,直插得她欲仙欲死。就在一次年終的業務檢討會上,在董事長的要求下,當場和董事長夫人表演了一次長達兩個小時的性交,贏得了所有員工的讚嘆,並且榮升為總經理。

  爸爸不愧是總經理,在連幹了十幾個女人之後仍然沒有射精的跡像,我沒放過這個機會,趁著這個時候趕緊過去握住爸爸的肉棒。

  “ㄚ頭,妳怎麼來了?”爸爸笑著對我說。

  “人家想爸爸嘛!”我撒嬌的搓著爸爸的肉棒。

  “想爸爸幹妳是不是?那還等什麼?”

  我馬上坐上寬大的會議桌,掀起自己的裙子說:“爸爸,你看,都濕成這樣了,快幫女兒脫掉內褲吧!”

  爸爸一手探進我那件透明的絲質黃色內褲裡:“哇,怎麼濕成這樣?好吧,就讓爸爸來插一插吧!”爸爸說著就撥開我那件濕透的內褲,“滋”一聲,粗大的肉棒插進了我的小穴。

  “妳們好好看著,這是我的女兒,看我是怎麼插穴的。”爸爸對著會議室裡的所有男女職員說。

  “好,不愧是爸爸的女兒,叫得好!”旁邊的男女職員紛紛露出羡慕的眼神看著我們父女的性交。

  一個小時之後,我終於滿足的洩了出來,父親也憐惜的故意將精液射給我,射進我的小穴。

  我進了客廳看見弟弟正在為一群十四、五歲的小女生開苞,媽媽也義不容辭的接受那些小男生的破瓜禮,只是這幾個小男生的小陽具只在媽媽的穴裡抽了幾下就射精了,有的還沒插進去就射了出來。

  幾個小時後,弟弟幾乎替整個社區裡面所有尚未開苞的女生開了苞,而媽媽被幾個小男生的小陽具插得不太滿意,最後還是再要求弟弟幫她插一插。所有人群都已經散去,只剩下弟弟在客廳幹著媽媽。

  “啊……好弟弟……沒想到你這麼會插穴……平常……都沒這麼厲害……”

  “姐姐,平常是媽媽教我要隱藏實力,留著比賽時好好發揮,所以平常在插妳的時候都故意保留,很快就射精給妳。今天不同了,我會讓姐姐爽個夠的。”

  “啊……那太好了……今後姐姐除了爸爸外……還有一個會幹穴的弟弟……啊……太幸福了……媽……我們母女倆真是太幸福了……啊……好……啊……姐姐好爽……啊……”

  我們一家人互相擁抱著睡著了,結束了這美好的一天。

  **********************************************************************

  PS.寫完後覺得劇情實在荒謬得可以,但是,很好玩,你們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