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農場的家 Back home on the farm

  抱玉軒翻譯之七

  ********************************************************************
  標題:回到農場的家(BACK HOME ON THE FARM)
  作者:Day Dreamer
  編譯:抱玉軒
  ********************************************************************
  善意的提醒與警告:
  一切的故事都只存在於幻想中,一切的故事都只是為了滿足幻想與好奇。如果你感到不舒服,如果你心智還不成熟,那就請不要再看下去!否則,一切的後果都只是你咎由自取,與本軒主的翻譯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有人想轉貼,沒有關係,但請不要刪掉我的軒名與我的提醒。

  兄妹愛(一)

  回到農場的家

  

  我的妹妹貝茜和我在印第安納的一個農場上長大。

  我妹妹很漂亮。真的,她非常漂亮,事實上可以說她極其美麗!她有5英尺2高,100磅重,長長的金色的頭髮,藍藍的大眼睛。貝茜在學校裡是啦啦隊長。她讓幾乎所有見過她的男孩都為她傾倒。

  妹妹和我從來也沒有玩過“醫生遊戲”或者“你讓我看你的,我也讓你看我的”之類的兒童性遊戲。

  這并不是說我對“性”不感興趣。事實上,那是我內心最騷動的時代。

  因為我不能與異性交往,所以我只能經常手淫。但我手淫的對象卻永遠是——我的妹妹——貝茜!

  雖然我從來也沒有看到過妹妹的裸體。但是我卻經常看到妹妹穿著游泳衣在家裡附近的小溪裡游泳,看到妹妹穿這短褲背心在家裡跑來跑去。

  從這些支離破碎的印象中我逐漸湊起了妹妹完美的裸體形象。每當我玩我一個人的性遊戲時,我的意淫的對象就是我妹妹那美麗的赤裸的身體。

  那時,爸爸媽媽正在外面的谷倉幹活,而妹妹正準備到浴室裡洗澡。我看機不可失,便等妹妹一進浴室就跑了過去,彎下腰從鑰匙孔往裡看去。

  這時浴室門口的一塊地板被我踩壞了,發出一聲很大的聲響。

  老天,希望妹妹沒有聽到。

  啊!顯然妹妹沒有在意,因為她開始揭開身上裹著的毛巾了。

  哦,我馬上就可以看到妹妹那可愛的身體了!

  然而這個時刻沒有到來!爸爸的吼聲嚇壞了我!爸爸到家裡來找我時,抓住了正在偷看的我。

  從此我再也不敢對妹妹動什麼歪念頭,我甚至不敢正視妹妹的眼睛。而妹妹卻好像什麼也沒有感覺到,還是像往常一樣的待我。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我和妹妹一直是普通的兄妹關係。我再也沒有試圖去偷窺自己的妹妹。

  ********************************************************************

  妹妹和我都長大了。在我外出上大學後不久妹妹也離開家鄉上了大學。

  我們兩個都沒有結婚。我不知道妹妹為什麼一直堅持單身,但是我自己一直對周圍的女孩沒有感覺。

  也許在我的心裡要找的理想的女孩應該是像我妹妹一樣,或者說應該是我一直沒有找到一個跟我妹妹一模一樣的女孩吧。

  我們兄妹雖然很久沒有生活在一起了,但妹妹一直在我的心裡佔據著極其重要的地位。在我的性幻想中,主角仍然是妹妹的形象。她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女性的標準,是我所有淫夢的對象。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年,我能堅持到看見妹妹的毛巾落下的那一刻,我心目中的女性形象一定會更完美!

  我們賣掉了農場,但留下了我們住過的房子和附近的幾英畝土地,因為那裡保留了我們如此多的溫馨的回憶。

  農場的土地增殖了許多,所以我們兩人得到了很大的一筆收入。

  妹妹一直在業餘時間堅持寫作并且小有成就,已經在許多雜誌上發表過文章了。

  她在拿到她的那一半錢以後決定辭掉工作專心寫作。她認為我們農場的房子是她寫作的最佳的場所。

  於是我在離開農場前幫妹妹把老房子整修了一遍,以便妹妹能有個舒適的生活環境。

  我對她這個想法報以一陣大笑。我說只要她能讓我在回農場看她的時候有個舒服的房間住,就算給我的那一半房子的租金了。

  離開農場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沒有見過面,大概有好幾個月吧。

  不過,我們經常通信,而我們的感情卻在慢慢恢復,并且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每次妹妹的來信總是邀請我到農場去看看她,但是我卻總是一點空都沒有。

  最近我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可以喘口氣了。我拿到了整整兩個星期的假期。我決定回我農場的老屋子去度假。這樣一方面可以徹底放鬆一下,還可以去看看妹妹。

  我在星期六的下午到達了農場。這是一個異常炎熱的五月的日子,太陽底下的溫度幾乎達到了華氏80度。

  當我驅車進入老屋時,妹妹正在外面的花園裡幹活。她正彎著腰背對著我在修剪一些花。

  她穿著一條很短的運動短褲,那網眼狀的上衣簡直不能遮住她的胸罩。

  我震驚了,被這完美的女性的背影完全震攝住了!

  為什麼不能這樣呢?我在心裡念道:她是一個多麼成熟的女人啊,她只會越來越豐滿美麗!

  看著妹妹,我的腦海裡又泛起了少年時我們相處時的回憶。她仍然那麼美麗,依舊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的典型。所有我少年時的幻想在這一剎那噴薄而出!

  吉姆,你是不是因為貪戀你自己的妹妹,而堅守了三十四年的處男之身?

  我自怨自艾的想道。這些想法如閃電般的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這時貝茜聽到了我的汽車聲,向我這裡轉過身來。

  啊!哪個男人會有一個像貝茜如此美麗的妹妹啊!

  當妹妹看到是我的時候,她的臉上浮現出微笑,緊接著是她抑制不住的開心的笑聲。她從花園裡向我跑來,撲向我張開的臂彎。她的衝勁是那麼大,以致於我幾乎倒在汽車上。

  貝茜的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脖子,她的乳房緊緊貼著我的胸膛,大腿也緊貼在我的下身上。

  立刻,我的反應是那麼的強烈,我的陽具馬上膨脹起來!

  妹妹拉過我的頭,給了我一個輕輕的吻:

  “吉姆,吉姆,你終於來看望你寂寞的小妹妹了!”她低聲的訴說:“看著我,我多麼期盼著你,但是現在我卻穿著骯臟的工作服,還滿身的泥土!”

  “貝茜,不管你穿什麼,你依然是那麼的漂亮。”我在妹妹的耳邊輕柔的說。

  對,她永遠是美的。我心裡想著,但是注意力卻被妹妹乳罩裡漸漸堅挺起來的乳頭在我胸口的摩擦吸引過去了。

  “哥哥,你的嘴還是那麼甜。”妹妹說著,臉上泛起一陣紅暈。

  我打開車的行李廂,拿起我的手提箱跟著妹妹往屋子裡走去。在妹妹身後僅僅一步的我,不由得被她充滿魅力的背影所吸引!

  每當她邁開步子,那緊緊包在運動短褲裡的堅挺圓翹的屁股就隨之扭動!她被晒得黝黑發亮的大腿更是異常勻稱美麗。我想要不是有大量的園藝工作和室外運動我的妹妹是不會有如此健美誘人的身材的!

  “你還是去住你過去的房間。”貝茜說道“我也是住在自己原來的房間。爸爸媽媽的主臥室現在被我改成寫作用的工作室了。來,我幫你開門。”

  我把行李箱裡的衣物用品拿到床上,和妹妹一起整理好分別放到梳妝台的抽屜裡和我的洗手間。

  就在我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我注意到妹妹正在把我的那條內褲放到抽屜裡去。奇怪的是她在輕輕的撫摸著我內褲的襠部,而且是前面的地方!

  當妹妹看到我在注意她的動作時,一絲紅暈掠過她的臉頰。

  “嗨,男孩,你的衣服在箱子裡都弄皺了。”她略帶難為情的笑道。

  她轉身走了出去。我再次欣賞到妹妹那誘人的屁股和在她短褲那薄薄的織物下臀肉的迷人的扭動。

  我躺到床上踢掉鞋子,閉上眼睛開始放鬆自己。

  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時候,我聽到浴室的門關上、接著淋浴籠頭開始噴灑的聲音。這聲音讓我回憶起了我企圖窺視貝茜淋浴的那次!

  記憶中妹妹那從身上飄落的毛巾、那逐漸顯示在我眼前的潔白無瑕美玉般的身體,那所有的一切所構成的美麗的充滿慾望的畫面閃現在我眼前,在那麼多年以後依然讓我的下身變得像岩石一般的堅硬!

  此時的我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與思維,我跳下床沿著大廳向浴室走去。

  ********************************************************************

  那個鑰匙孔仍然在那裡,通過它我能聽到門後誘人的淋浴聲。貝茜正在裡面洗澡!我馬上就能實現自己欣賞親妹妹的美麗裸體的夢想了!

  水聲停下了,浴室裡浴室外都變得非常的靜!

  妹妹一定不再沖洗了,我將能清晰地看到她還不斷有水珠往下流淌的濕漉漉的裸體。

  沒有任何的徵兆,地板發出了一聲尖利的噪聲!就像許多年以前一樣,這塊浴室門前的木板發出的聲響幾乎可以震動整座房屋!

  天!那少年時的羞愧又再次充滿了我!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抬頭看看四周,似乎是父親正在準備為此鞭打我!

  我知道妹妹一定聽到了這聲音,也知道這聲音意味著什麼!

  我快步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倒在床上!

  我心懷僥幸的想:貝茜過去從來也沒有和我說過以前發生的事,所以這次也許她也會忽略過去。

  “是,貝茜,你進來吧。”

  好的,既然被抓住了,那我就像一個男子漢一樣的面對一切。

  ********************************************************************

  貝茜慢慢推門走了進來。她就像多年前我通過鑰匙孔偷窺到的一樣,赤裸著,只是從胸口直到大腿根部包裹著一條毛巾!

  我有點不敢相信,但妹妹現在的樣子確實比她少女時代的樣子更迷人了。

  我對於自己這樣看著妹妹的身體感到窘迫和害臊,但是對她的愛和渴望的感覺卻無可抗拒的充滿了我的全身!

  溫柔的低語在我耳邊響起:“哥哥,是你在浴室的鑰匙孔裡偷看我嗎?”

  “我是去了,但是地板響了,我知道你一定聽到了,這讓我很慚愧,於是我回到了這裡,還有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結結巴巴的答道。

  “你確實想要看我的身體?在我們都是小孩的時候你想看我的身體,現在你依然要看嗎?”她用那種少女的聲音嬌媚的問道。

  我所能做的只有低下兀的腦袋微微的點了點頭。

  “吉姆,我在你試著想要偷看我以前就聽到了地板的聲音。我已經準備要脫掉我的毛巾,讓你看到你想要看的一切了,除非爸爸再來阻止這場表演。

  好了,現在父母不會有任何一個在我的周圍了,哥哥,你可以看到你要看的一切了……”

  慢慢的,她鬆開了她毛巾在胸口的那個結,鬆開了身上的毛巾。她聳了聳身子讓它落到地板上,用一種戲劇性的姿勢站在那裡,完全赤裸!

  我的呼吸在瞬間停止了!

  天,我的妹妹是如此令我震驚!

  她的胸部是這麼的高聳,她的乳頭是那麼堅挺而上翹。而她纖美的體形使得它們顯得更大。她的腰肢非常的纖細,大約不到24英寸。下面她的漸漸擴展開來的臀部豐滿圓潤,再加上她大腿中間那性的焦點,使她的體形是那麼的完美動人!

  不同於她筆直的金髮,她的陰毛是暗色而鬈曲的,從她的那裡向小腹構成了一個三角形。她的屁股美得超出了我的任何想像:堅挺,渾圓的屁股從大腿處向上延伸著一條緊緊的縫隙,當她在我面前轉動她的嬌軀,我能從她的股縫間看到前面的陰毛、和她濕漉漉的陰唇……

  我的陽具已經忍不住把我前面的褲子頂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

  “貝茜,你是絕對的美麗!”我豁出去了。

  淚水在她的眼眶裡轉動,她的吻落在了我的整個臉上--我的前額、我的臉頰、我的鼻子……

  “哦,吉姆,我的哥哥,我一直認為你不在乎我。你知道為什麼我一直沒有結婚?你知道我為什麼從來也不和男孩子約會?

  因為他們沒有一個能有你這麼溫柔、體貼。沒有一個男人夠你的標準,所以我從來也下不了決心和其他男人交往!”

  “這跟看沒有關係,那種感覺是要用心來體會的!”貝茜回答我。

  “哦,妹妹,我的感覺和你完全是一樣的!我沒有結婚的原因,也是為了你!我要的人要完全的像你,但世界上只有一個你!我想我的意思就是我只愛你一個,僅僅愛你!”

  “你也擁有我唯一的愛。”

  妹妹呢喃著躺到我身邊的床上,我們的眼睛深情的凝視著對方!

  我也打開牙關,與妹妹唇齒相親。我們的舌頭糾纏著,吮吸著彼此,探索著對方口腔裡的每一處隱秘的所在!

  我們的眼睛緊閉著,我們的唇和我們的心卻向對方敞開著交融著!

  我的男根已經膨脹到了極點,并且在毫不掩飾的蠢蠢欲動!

  妹妹的雙臂緊緊纏繞著我的脖頸,她的身子也緊貼著我。所以我陽具的脈動使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我的猛烈的激情在渴望勃發!

  我發出一陣低吟,把我的手順著她光滑赤裸的脊背往下撫摸下去!

  我的手撫過她纖細的腰肢,往下按上了她的臀部那兩個渾圓的半球。我溫柔的撫摸著妹妹屁股的兩個半球,那裡如我的幻想中的一樣,堅挺圓潤誘人。

  我的手指順著屁股縫向下摸索。妹妹抬起她的一條腿擱到我的髖部,好讓我探索她女性最隱秘的所在。

  妹妹的那裡是那麼的光滑濕潤。她的兩腿間已經是愛液橫流了。

  我的一根手指已經尋到了她的花唇,并且開始順著縫隙來回的摩擦試探。

  這美麗的探險是多麼的成功,我的手指已經深入妹妹身體內最熱的深處。

  她扭動著身子試圖擺脫深入她體內的異物,但同時卻又更緊的把私處偎向我的雄性。

  我的手指慢慢的抽離她緊窄的洞穴,向上移動著尋到她小小的陰蒂。我的指尖在她已經腫脹起來的陰蒂上輕輕的來回揉動。

  妹妹急促的喘息著夾緊了她的大腿,不讓我在她敏感的地區肆虐。她停止和我的熱吻,喘息著說:

  妹妹解開我的襯衣,把它扔到床下,接著來解我的皮帶扣。在把我褲子的拉鏈拉到最下面的過程中,貝茜的雙手一直按在我拉鏈下那鼓鼓囊囊的地方沒有離開。她走到床腳,拉住我的兩個褲腳管往下拖。

  我抬起我的屁股,讓妹妹好拉掉我的褲子。緊接著,我的長褲也落到地上我的襯衫上。

  貝茜接著脫掉了我的襪子也扔到地上。她爬上了床,跨在我的腿上,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內褲頂端。

  “現在,讓我來看看你這裡,是不是像我夢裡夢到的一樣!”她喃喃的自語。

  因為我的陽具脹得太大,頂著緊窄的內褲很難脫下來,貝茜不得不把我內褲撐到最大才從我的碩大的陰莖和睾丸上褪下來。

  當她拉下我內褲的一瞬間,我的陽具的從束縛中彈了出來。

  “哦……我的上帝啊!”她驚呼著,眼睛幾乎不能從我7英寸大的陽具上離開。

  “它好壯觀啊!我的夢裡從來也沒有想像到它有這麼好這麼大。”她喃喃的說著,伸出手愛撫著我的雄性器官。

  她挪動著她的手指,從我陰莖的棒身一直撫摸到我的睾丸的兩個蛋。她的手指在我的陰毛與大腿中間來回愛撫著。

  妹妹用兩根手指夾著我的龜頭,在上面畫著圈圈。

  我在妹妹手指的愛撫下開始激動起來,不住的喘著粗氣,屁股也條件反射的抽緊扭動……

  當妹妹完全脫掉我的內褲後,我們兄妹都完全赤裸了,完全向對方敞開一切!

  貝茜在我身邊躺下,伸展開身體。我們面對面的躺著,彼此注視著對方的眼睛。

  她伸手撫摸著我的臉頰:“哥,我愛你。我一直愛著你,而現在我更愛你了!”

  我伸出手去環抱著她,把她緊緊的摟到我的懷裡。我們的嘴唇再次在一場溫柔的吻中緊緊交融在一起。

  不一會兒,溫柔的吻開始激烈,我們的吻越來越飢渴。舌頭在對方的嘴裡探索交纏,我們不停的吮吸對方的唇。

  我的陽具在我們倆身體之間的扭動和摩擦中越來越硬。貝茜把腿纏到了我的身上,使我們更緊密的纏繞在一起。

  我的陽具這時也頂到了她大腿根部那V字型的地方。它分開了她的陰唇,在向我妹的陰蒂作著親密的問候。

  忽然妹妹推開我說:“我想要你完完全全的愛我!我想要你讓我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做我還是小女孩的時候就想要你做的事!”

  “你還是處女?”

  “是的。”她害羞的說“我一直為了讓你得到我,而一直守著我的處女。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

  “貝茜,我也是一個處男。”我在妹妹的耳邊悄聲應道。

  貝茜推開我向後躺下:“我無法再等了!跟我做愛吧,哥哥。用我渴望已久的這種方式愛我……”

  我坐了起來,向下看著伸展著肢體的妹妹。她是如此的美麗,以致於我幾乎不能克制自己的慾望。但是從小養成的保護妹妹的責任感,讓我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考慮妹妹的安全:

  “我沒有準備任何的保護措施。要是讓你懷孕了這麼辦?”

  “我不會懷孕的。當我知道你要來,就開始服用避孕藥了……”她羞澀的微笑著說。

  我的吻慢慢的來到妹妹的脖子、胸口,輕柔的吻到她的乳頭。我的舌尖在她的乳頭上划著圓圈,舔著她粉紅色的乳暈。

  她緊張的拱起了背,嘴裡發出了“嗯嗯嗯~~”的聲音。

  我的手指向下進入樂她金色的陰毛叢林,分開濕漉漉的毛髮,搜尋著妹妹隱秘的縫隙,并且輕柔的愛撫著那裡。

  妹妹的激情更加的勃發,滾燙的愛液不停的從她的縫隙中流下。

  “哦……哦……上帝啊!吉姆,現在……現在……快,哥哥,快來吧,快幹你的妹妹,把你那個插進我的身體!……”她呻吟著,把我拉倒在她身上。

  我快速的分開她的腿,趴到她中間。我的陽具抖動著,在她金色的叢林裡頂著。

  她的屁股也在上下移動,尋找著我的陽具,那濕漉漉的陰毛摩擦著我的龜頭。

  輕輕的,我把腰向前頂去,我閃亮的龜頭分開了妹妹的陰唇,把它夾在裡面。妹妹的穴裡的淫水越來越多,滑溜溜的。

  貝茜大大的分開她的雙腿,露出她滿是陰毛的陰部,抬起屁股畫著圈子來迎合我的陽具,試圖把它套進她的深處。

  我還是在妹妹隱秘的洞口外探索摩擦,享受著我敏感的龜頭與妹妹又濕又熱的觸碰的感覺。

  貝茜終於忍不住張開眼看著我,哀求著:“來吧,哥,快點!我已經受不了了!!!!”

  不久,我們完全交融了!我是她肉裡的肉,她也是我肉裡的肉!

  她皺著眉頭,屏著呼吸,好久才發出一聲很大的呻吟:“啊~~~~”

  她伸手摟住我的頭,把我的唇拉向她。我們保持著插入的姿勢,開始樂又一次長吻,深深的吻!

  當我們分開時,妹妹伸出舌頭在我的臉上舔著,眼淚從她臉上流淌下來!她低聲的說:

  我慢慢的從妹妹的身體裡抽出我的陽具,直到僅剩龜頭在裡面。然後我再次用力快速的插進去,一直插到她的花心!

  我舒暢的大聲呻吟樂出來,而貝茜的呻吟也如美妙的音樂般的環繞著我:“哦……是……是的!哦哦……啊…啊……對!太……太好了……哥哥……”

  她不住的挺起屁股,把下身迎向我。我們的身體熱烈的交合在一起。

  她抬起雙腿纏在我的腰間,她的雙手也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她的身體一會不讓我抽出或不讓我插進,一會她又默契的配合我的抽插!

  突然貝茜用力的拉緊我。她的臀部抽搐著劇烈的挺動,讓我的陽具猛烈的撞擊她的花心!

  她的頭拼命的來回擺動,哭叫著:“哦……上帝啊!……我在這裡……我來了……我……來了……啊啊……”

  然後我也達到了巔峰!我的陽具擊在貝茜花心的深處,然後我激情的釋放好像永無止境一般!我的視覺開始飄忽,從我腹股溝的深處向全身發散著幾乎無可承受的美妙的快感!

  我們兄妹倆的身體都在顫動,我們都在急促的喘著粗氣。

  漸漸的,我們的身體慢慢癱軟下來,緊緊的偎依著對方。我們張開眼睛,看著彼此的臉。我們的嘴唇再次交匯在一起,又一次長長的吻。那吻中的溫柔是我們永遠的愛!

  不需要說話,我們都知道我們從此今後的生活中再也不能缺少對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