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後的她

我大二,記得是入秋沒多久,得了一場病,只好請假在家靜養。身體

漸漸康復起來了,父母見我在家悶太久了,也正好借一個機會,請幾個女孩子來

家做客,都是父母同學的孩子,而且還都是女生,她們幾個同在一所大學上學,

相互也認識。

我,她就是虹。和她說的第一句話完全是賈寶玉的臺詞,我就說:「我們以前是

不是見過?」這是我真實的感覺,並不是為了討好她,可惜顯然她不是我的林黛

玉。

    「沒有啊,我是第一次來阿姨家,以前也沒見過你,可能我的臉比較大眾些

吧。」

    其他還聊了些什麼我都忘記了,我們一幫人一起包餃子,好不熱鬧。那時候

還沒有手機,也沒有其他聯繫方式,只記住了她們幾個宿舍的電話,除了虹的,

其他都是出於禮貌。

    

  身體養好後我又回去上學了,和虹不是一個學校,也不在一個城市。我時不

時給她打個電話,也寫了幾封信。上次只是匆匆一面,電話裡,或者信裡也沒什

麼可說的,我也從未想過要追求她。雖然大二了,還是想著玩,從沒想過談女朋

友,也不會和女孩子交往。就這樣斷斷續續聯繫著。

再一次見到她時候,已經是來年的7月份了。(寒假我回家時候她也回家,

沒有見到。)她當時正好報個函授班,利用寒暑假期間學習。她是專科,想在畢

業時候拿到個函授本科畢業證。所以我暑假回家時候,她正好在學校上課。

    有次約她去公園,她給我講了好多自己高中時候的事。

她162CM,略顯瘦弱,梳著馬尾辮,給人一看就想好好痛惜的感覺。身體比

例很協調,胸部大小也很合適,纖細的腰身,整體看著很清新。

    我們當時真的好純潔,只是說著自己的故事,給對方分享,從未想過別的,

彼此是一種單純的好感。

    朦朧中覺得和她不會有太多交集,也就寒暑假見見面,說說話,沒覺得我的

生活中有她,她的生活中有我。我對她是淡淡的喜歡,淡淡的思念,輕輕的惦記

和問候而已。

  時間過的飛快,又一年過去了,應該是大三的暑假,我們見了幾次面。那時

候我還是單身,不過比起去年小心思多了那麼一點。

    有天父母都出門了,就我一個人在家,我就打她宿舍電話,讓她晚上來家裡

吃飯。我當時設想了好些場景。在她吃完要出去時候我一把抱住她,然後親吻,

然後……

    有緣無分大概就說我們倆呢。

    她如約來了,我很高興,兩個人忙活一個晚上,包了一些餃子,一切都挺順

利的。收拾完,聊會天,正準備下手,該死的電話響起來了。同學打來的,在搞

聚會,讓我過去,她也很識趣的回去了。

    我常常想,我要是拒絕這個同學聚會,我們生活就不會是兩個平行線。

  再次見面是幾天以後。吃完晚飯,我去找她,在校園裡散步,閒聊,當時聊

的很晚,坐的地方也超級黑,可我就是拿不出勇氣拉她手,樓她肩膀,最後起身

要走的時候我順勢想抱她,她機智的躲開了……那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後來電話裡也聊過,也說過一些話,但我們都知道彼此沒什麼可能,只留了

QQ號。

   又一夏,我們都畢業了,我回家當老師了,她也回家當老師了,然後徹底失

去了聯繫。

    她在老家當老師的兩年當中給我打過一次電話,我一次也沒。後來聽媽媽同

學說她去別的城市了,準備複習考研,她男朋友也在那個城市,可以相互照看。

這期間我就打過兩次電話。

  時間如梭,轉眼畢業6年了,我偶爾會想起單純的少年和清純的女孩,以及

那段懵懂的好感,若有若無的情絮。

    08年的冬天一個晚上,QQ上有人加我,驗證消息為,你是XXX嗎?我

是虹。

    通過驗證她正好線上。她說:「今天翻開自己以前的日記,正好看到你的Q

Q號碼,就想試試,沒想過果然是你。」

    她去另一個城市後,複習了兩年終於考上了研究生,現在正在讀,因為文科

關係,天天基本沒什麼事,天天掛著QQ。

    我那時候也在讀研,就跟她在QQ上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

    這些年不見,我已經不是青澀的少年,她也不再是清純女孩了。關於性的話

題,是借著《色戒》開始討論的,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那段時間,只有你們想不

到的話,沒有我們不敢說的。

    我們QQ裡幻想著做愛的情景,不放過任何細節,從哪裡開始接吻,然後在

吻什麼,在怎麼挑逗,甚至氣味,中間還夾雜著對彼此現在的身材的詢問,她的

咪咪尺寸,下面的樣子,我的大小等等。

    後來約好寒假見面,並且把見面後做愛的場景都幻想好了。

    她從老家去上學正好在我家的城市中轉,說好那天找我。我們一邊說著調情

的話,一邊感慨當年的清純,懷念著那時候的感覺,覺得很有意思,仿佛多年的

紅顏知己,彼此沒什麼忌諱。

  時隔6年後的見面,是元宵節當晚,我去車站接的她。

    她穿著粉紅色的長款羽絨服,套著白色的圍脖,身材好像還長高了些。我們

沒有好些年不見後的陌生,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仿佛是多年的伴侶。

    我接過她的包,拉著她的手,打車去已經訂好的酒店。因為元宵節,根本找

不到車,一路走著去的。

    她走的累了,就面對著我,靠在我胸膛。為了讓做愛不顯得突兀和尷尬,我

專門訂的大型洗浴中心的一個標間。因為在那種環境大家都可以放鬆,可以穿著

睡衣在各種娛樂設施那玩,聊天,緩解內心的欲望。

    美美了洗完,穿上洗浴中心給的睡衣,在紅外線室坐著聊了會天,喝點茶。

覺得差不多了就領她去訂好了的房間。

    屋子很溫馨,燈光也很曖昧。一進來我就抱著她,倒在床上了,開始親吻。

    感受著她嘴唇帶來的柔軟,還有她身體上的熱量,一切都激起了我的欲望。

我們舌頭彼此纏繞著,吸吮著,認真體會著舌尖接觸帶來的異樣。

    一邊和她接吻,一隻手探入到她的睡衣中,終於摸到一對飽滿、有彈性的乳

房。她的胸部真的好飽滿,摸著很有肉感,也很大,一個手掌握不全。我輕輕揉

掐著夢寐以求的一對小可愛,時不時挑逗她的兩隻小葡萄,她們都調皮的站起來

了。

    我能感受到她吹到我臉上的氣息,急促而渴望。我用自己男具頂著她的兩腿

中間,慢慢扭動。我退去她的睡衣,露出兩個潔白的小羊,並貪婪的吸吮著。

    她頻著眉,微張著嘴,頭部後仰,喉嚨裡傳出呻吟聲,讓我對她更加渴望。

    慢慢我在舔她的胸腔,在往下,平坦的腹部,肚臍。用牙咬開她的睡褲,再

慢慢往下褪去,我的鼻子、嘴唇劃過了她的白色小內褲,也劃過了她的小肉丘,

停在她的大腿間,嗅著大腿中傳來的女人的芬香,刺激著我的神經,分泌我的口

水。

    當我有鼻尖碰到她的大腿中間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一剎那她渾身僵硬,很快

軟下來了,而且是軟軟的。

    我沒有著急脫她的內褲,先是舔她的大腿根部,用手扒開一個縫,伸出舌頭

舔她的外陰。

    她已經汪洋一片了,我估計在接吻時候就濕了,因為女人內心裡發出的已經

把自己交給你了的資訊,會很快讓她們興奮,因為不需要花功夫消除她們內心的

恐懼,羞澀,放不開等。

    我在用舌頭咬下她的內褲,這時候她已經完全赤裸了,我欣賞著原本6年前

就屬於我的肉體。她的皮膚很光滑,有彈性,肉丘很高,陰毛很稀疏。有著飽滿

的外陰,正好包著兩片粉紅色小陰唇。

    她男朋友是醫生,平時欲望也不強烈(夜班較多),而且一直沒住一起,做

愛的次數不多。

    我仔細欣賞著,有手撥開她的大陰唇,食指輕輕劃著她的陰蒂,她發出銷魂

的呻吟。當我把手指頭插入她陰道裡她「啊」的喊出了聲,像是長舒一口氣(估

計舔太久了,她太期待有個東西放進去吧),也像是快樂的表達。

    我的手指頭在她陰道裡進進出出,舌尖舔著她的陰蒂,她呼吸開始急促,呻

吟的聲音越來越大。舔夠了我又爬上來,和她親吻,手指頭依然在陰道裡抽插,

近距離感受她的渴望。

    她的手在我的兩腿間摸索著,撫摸著。後來從褲腰直接伸進去握住了我的陽

具,輕輕的套弄著。

    我跨坐在她身上,下身往前頂,她乖巧的從睡褲中間的縫隙掏出我的雞巴,

伸出了舌頭舔著我的龜頭。

    經過試探,知道她肯吃,我就躺下來,她慢慢脫掉我身上的一切,最後赤裸

相見了。她先是舔我陰毛的根部,然後沿著根部向下,舔我的蛋蛋,再然後來回

舔著我的陰莖,尤其馬眼部分舔的特別仔細。

    最後她的溫熱的口腔完全包圍住了我的龜頭,甚至陰莖,她像吮甘蔗似的吸

吮著我的雞巴。她的口技真的不錯,沒有齒感,而且吸吮允的時候,舌頭包圍著

你的馬眼和陰莖,覺得特別柔軟、溫暖和濕潤,不像有些女人,給你吃的時候感

覺口腔空空的,只能感受到唇部給你陰莖帶來的摩擦。

    我的雞巴已經超級硬了,想馬上進入到她的另一個洞,在真正意義上去征服

她。今天她心、身體已經屬於我,她已經奉獻給我了,但沒有插入始終不算。

  我用最傳統的傳教式把她兩腿用大腿分開,下麵頂在她的陰道口,摩擦了她

的愛液,她不安的扭動著,眼神像蒙了一層水霧,迷離的看著我。她說:「插進

來,我就是你的。我想你的下麵滿滿的把我妹妹填滿。」

    我看時候也差不多了,腰部一用力,陰莖順利插入到她的陰道裡,她滿足的

「啊」一聲,頭後仰,閉著雙眼,眉頭因為舒服扭到了一起。我也因為爽爽的感

覺,不由自主的呻吟出聲了。

    剛插進去很不適應,比她口腔溫度更高,更濕潤,也更滑膩,把我雞巴包的

嚴嚴的,我差點就射出來。我插進去,緩了緩,和她親吻,說著情話:「我像在

做夢,真沒想到我能有一天進入到你的身體。」

    她說:「你剛才的呻吟,我聽到後非常興奮,也很有滿足感,覺得可以給你

快樂。」

    我想射的衝動降下來了,我開始慢慢的抽送。她的呼吸也跟著我抽插變得很

急促。等我適應了,開始快速抽插,她卻興奮或者緊張的喘不過氣來了,不停的

喊著我的名字,讓我停下。我就問她:「怎麼了?」

    「沒事……」

    再動一會,又這樣了,我又停下來,等她平復心情。第三次時候好了很多,

不在有那種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了,估計緊張感沒有了,畢竟我是她的第二個男

人,又是和我第一次,反應大點正常。

    我做愛時候不太喜歡換姿勢,最多從傳教式變成,跪著,握著她的腰部,把

她腿M型打開,看著我的陰莖在她身體裡進進出出。

    插了20多分鐘,她已經不是呻吟了,隨著我的抽插,不停的叫著,說著聽

不懂的話語。在快速插了10多分鐘頭皮有電流順著脊椎,流到會陰,再集中到

陰莖,龜頭,發酸,陰囊開始收縮,龜頭和陰莖開始漲,她感受到了我的變化,

說:「不用拿出來,我是安全期。」  

    我在毫無顧忌的插了10多下,覺得腰眼一鬆,馬眼處噴出一股一股精液,

射在她身體內。她也在我最後衝刺時候叫聲變的很大,身體一僵陰道開始伸縮,

吸吮著我的陰莖,我知道她也到了。

    我軟軟的趟在她旁邊,她也很累似的一動不動躺著,任憑精液流出來。

    大概過了5分鐘,我平復了後,仔細把她的下面擦好,她突然說:「啊,剛

才我都睡著了……」擦好後,我抱著她說了一會情話,慢慢撫摸著她的胸部,最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讚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