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診所的小護士

由於我的父親在台中開了一家診所,所以想當然一定有請些護士,但不知我父親在應徵護士時是否有挑選過。每次來的護士總有著一定的水準,所以每次當我在打手槍時,有時就幻想著和護士激烈歡愛的場景,好不過癮。

直到有一次我升大四的那年夏天,原來的護士不再繼續做下去,所以家裡診所應徵來一位新的護士小姐,名叫小君,年22歲,高約160、有著一頭烏黑長髮身材雖不是我最愛的波霸體態,但是屬於纖細均勻型的,但最重要的是,她有著一雙勾人放電的大眼。

她剛來的第一天,我就被她的電眼給深深電到,那時我就有預感,我哪天一定會被她給吃了,故心裡莫名的暗爽「^^」隨著相處了一小段日子,我和小君也越來越熟識了。但我一直覺得納悶,為何她只會爾而電電我,卻不再進一步勾引我。害得我都懷疑起自己的男性魅力。因為哪時我剛失戀,不是說剛失戀的男生最易趁虛而入,那小君為何不快「入我」呢「^^」

後來某天下班時,我和小君一如往常在診所內聊天。我們談呀談,她就突然談到她想要在這個週末假期,到台北逛逛,也想到我就讀的台大看看走走,並希望我當她兩天一夜的導遊。由於我是在台大附近獨自租一套房,一聽到她所說的兩天「一夜」,自然毫不考慮一口答應,就連我的小老弟此時也擡頭稱是。那時我就想,沒想到上我家護士小君的機會,這摸快就來了。

千盼萬盼,終於到了週末。我和她約在台北火車站,由於她週六下午5時才下班,再加上誤點,所以她到達時已晚上9點多。那時我仔細一看,她穿著白色細肩帶搭配牛仔短裙,姣美的姿態還真惹火,害我一時都忘了和她打招呼∼

『抱歉∼讓你等這摸久∼』誤點的小君嬌柔的對正意淫中的我說著

『不會啦!等美人永遠不嫌久,只要等得到∼哈∼』此時我才回過神應答

『那∼∼既然如此,現在要不去逛逛台北公館阿∼∼』我如此提議著

『可是我現在粉累耶!今天的病人真多,我一個人差點忙不過來,先去你宿舍休息一下先嘛∼∼』

『我也想先看看你號稱豪華舒適的窩長什麼樣』小君撒嬌的說

我此時想,本來想先帶你去暖暖身,先培養一下感情,稍晚再攻略你。沒想到,喝∼∼你竟想連前戲都省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那好∼我們上車走』我豪快地應答

到了我的宿舍,一進門,就看到我房內的那張平躺於地毯上的雙人床。小君馬上開心在我的彈簧床上蹦蹦跳跳,還真看不出她所說的累了。

『彈簧床果然還是比較好∼∼人家我在家都是睡木板加床墊而已』小君一面跳一面說著

『你也上來陪我跳嘛』

『好∼∼小心啊』我聽話地跳上床

大概是我跳上去的衝力過大,小君這時候一時失穩,整個人就往我身上撲過來,我為了防她進一步摔倒止,所以一把把她抱住...

沒想到她發出一聲『嗯∼∼』的嬌喘聲,聽得我那時老二都硬起來了。突然,在我懷裡的小君竟開始對我搔起癢來,我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人搔癢。於是我便抱著她滾倒在床上,並試圖阻止她進一步呵癢,所以我就反搔她癢。由於彼此都躺在床上,空間並不大。

就在嬉鬧間,她的粉唇不小心觸到了我的魔嘴。我看機不可失,馬上緊黏著她的雙唇,用我的舌尖放肆的侵佔她的小嘴;並緊抱著她。更沒想到的是,她竟然完全沒有反抗的跡象,彷彿理所當然,拌著輕微的嬌喘聲用舌頭回應著我。

於是我更沒理由停止下去了,我的雙手彷彿接到下一個指令,順勢伸進小君的小可愛細肩帶裡,隔著她的胸罩搓揉她的小巧充滿彈性的乳房。小君也忍不住輕哼起來,媚眼如絲白的臉頰也逐漸紅潤了起來。我看在眼裡,自然血氣迅速集中老二、精蟲佔據大腦,立即順手隔著上衣把小君的胸罩解開,然後盡情的撫摸她的胸部及搓揉喘息聲不斷的加大,居然還用手隔著褲子摩擦我的小老弟。

『挖考∼∼平常看起來清純學生樣,原來你這麼淫蕩∼∼還真挖到寶了∼∼』我想著被她這摸一挑逗,更讓我獸性大發,把她的短裙撩起,露出她白色的內褲。呼∼∼在她私處地方褲縫早已濕成一片,於是手指迅速伸進內褲裡,圓弧的輕揉她的陰核,這似乎讓她更興奮了,小君的嫩臀也因此一陣陣抽蓄∼∼

『嗯∼∼不要∼∼嗯∼∼啊∼∼∼不要∼∼這樣我會受不了∼∼∼』小君無力的輕喊小君雙腿害羞的夾緊,但卻不影響我手指的運動,我一下搓揉她的陰核;一下把手指快速的抽插她的嫩穴,讓她的小穴濕得不像話,配合她緊夾的雙腿和不自主的臀部擺動∼∼淫水波動的聲音

啪滋∼∼啪滋滴響著∼∼

『啊∼∼∼啊∼∼嗯啊∼∼∼不要∼∼∼好舒服∼∼真的快受不了了∼∼∼』小君忍不住的叫出來不只她受不了,被她濕嫩的小穴及煽情的叫床聲影響,我的老二早已按耐不住。我迅速的脫下褲子,拉她的手來套弄我陰莖。她早已沈醉在這淫蕩的氣氛之中,於是下意志的套弄及愛撫我的老二及蛋蛋。在她的熟練的套弄下,一陣陣快感不斷衝擊。

於是我突然爬起身子,把小君內褲褪去,再一手把小君的雙腿打得開開,一手持續摳弄她的濕穴,再將我巨屌放在她的小嘴前磨擦∼∼

『幫我含著它∼∼』我命令著

『嗯∼∼啊∼∼∼哈哥你的好大∼∼嗯啊∼∼∼我怕∼∼嗯呼∼∼∼塞不下∼∼∼』臉色早已泛紅的小君嬌媚滴反抗我那時早已精蟲上腦,哪管這麼多,一把就把我的老二塞到小君嘴裡∼∼

『嗚∼∼嗯∼∼∼』

不塞則已,一塞進去馬上就發現小君清純外表下,原來∼∼舌功這麼厲害。小君舌頭翻飛,對我的巨屌又舔又吸,連蛋蛋也不放過∼∼

『喔∼∼喔∼∼∼』在小君的吹舔下我也忍不住的叫出來

我怕要是我的彈藥葬送她的小嘴,豈不可惜。於是趕緊從她嘴裡拔出我的老二,並將槍口對準小君的濕穴。沒想到,小君居然這時真的回神抵抗起來,不讓我長驅直入∼∼∼

『不要∼∼真的不要∼∼∼我們這次這樣就好了∼∼∼好嗎∼∼』

『我本來想說這次只這樣就好,再下去進展太快了∼∼』小君苦苦的哀求

開玩笑,慾火都被挑起來了,那能說停就停。於是我決定不管小君的請求,但我不硬來,反而更輕柔的愛撫她身體的每一個曲線,不只用手、也用我的舌尖舔過每個刺激小君身體感官神經的角落,快感不斷的衝擊小君的意識∼∼

『啊∼∼嗯∼∼∼啊∼∼這感覺∼∼啊∼∼∼好特別∼∼∼喔喔∼∼∼』小君斷斷續續,舒服滴說著

『啊∼∼∼不要∼∼嗯嗯∼∼∼真的好舒服ㄛ∼∼∼∼』

正當我覺得她已高潮到忘我的時候,我一把把我的巨屌戳進她超濕的小嫩穴∼∼

『啊ㄣ∼∼∼∼∼∼∼∼∼∼』小君像是高潮般的發出聲音緊接著我先來把她的雙腿打的更開,然後快速的抽插,她的濕穴流出更多的密汁,整個房間內『啪滋』、『啪滋』聲讓我更加的的性奮∼∼

『啊∼∼啊∼∼不要∼∼嗯∼∼∼啊∼∼不要∼∼∼∼啊啊∼∼∼∼∼』小君舒服忘我的呼氣喊叫

在不斷抽插中,我一面抓著他32B的粉乳搓揉,一面靠近小君耳際輕輕呼氣說話∼∼君∼∼你是真的不要嗎∼∼∼』我抽插的動作持續,俏皮的問著小君

小君沒有回答我,但似乎更興奮,像是達到高潮喘得更大力∼∼並用雙手雙腳環抱我作為回應,捆著我連真的想停都沒辦法∼∼「^^」接著我不斷的變換姿勢,並採用時深時淺的房中術以不同角度抽插∼∼

『啊∼∼∼啊∼∼∼啊∼∼∼好舒服ㄛ∼∼∼我受不了了∼∼∼』

『啊∼∼哈哥∼∼∼啊ㄣ∼∼∼哈哥∼∼∼啊∼∼∼∼∼∼∼∼∼』小君爽到最高點,叫床聲也到達最高點持續讓小君維持高潮10多分鐘後,我也覺得我快受不了了,但由於不想留種在她體內,所以我在快射的一瞬間,拔出我蓄勢待發的巨屌,改插進小君正開開喘個不停的嘴裡,一股腦兒將我的千軍萬馬射進小君的喉嚨,然後看著高潮到無力的小君嘴角流出我射出的精液。說真的,呼,那感覺還真是爽ㄚ∼∼∼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