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 完

第12章

    獵人現在幾乎樂瘋了,眼前的外國美女竟然主動操著自己,如今的嘉米兩眼微閉、滿臉潮紅,性感的嘴唇微微張開,不斷發出「呵呵」的聲音,豐腴的身體主動迎合著對方的侵犯。

  獵人一把將嘉米摁倒在自己胸前,滿是臭氣的嘴巴狠狠親上樂嘉米的小嘴,雖然那股異味令嘉米皺起了眉頭,但她還是讓他的舌頭探入了自己的口腔,並很快半推半就地獻上了自己的香舌。

  一陣深吻后,獵人一口含住嘉米的乳頭,兩手拼命的愛撫著嘉米的另一個乳房和屁股,兩人的挺動速度越來越快,終于達成了一種瘋狂然而和諧的節奏。

  「老二,是你嗎?」

  「二哥,你作甚那?」

  忽然不遠處傳來一老一少的兩個聲音,接著兩點亮光朝這邊移動過來。

  喊叫聲漸漸近了,然而沈浸在肉欲中的兩人卻毫不在意,他們現在只關心如何更好更深更快地交合,終于兩人顫抖著同時爆發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沖擊著獵人,他狂吼著將自己的陰莖緊緊頂入嘉米的陰道,仿佛要將龜頭擠入她的子宮似的,接著一波波精液狠狠射入了嘉米的身體。

  嘉米的雙腿痙攣著夾緊身下的男人,一陣熱流控制了她的全身,大量的陰精毫不示弱地迎著陽具噴射而出,和那些滾燙的精液混合、攪拌在一起,沖擊著陰道的內壁,「啊啊啊啊……」

  嘉米仰頭忘情地叫著,接著無力地倒在奸汙者的胸前,身體因爲高潮興奮得抖個不停。

  兩人就這樣糾纏在一起,體會著高潮的余韻,全然沒有注意另外兩人已經來到了自己身邊,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春宮,來人和獵人一樣,穿著破爛老舊的衣服,提著陳舊的獵槍,臉上同樣是飽經風霜的皴裂的肌膚,一個是50來歲瘦小佝偻的老頭,頭上纏著一塊汙穢的紗布,高舉火把走在前面,另一個卻是30多歲的漢子,恭敬地跟在后面。

  「老二,你干什麽?」

  從最初的震驚回味過來后的老獵人憤怒地喊道。

  「大……大哥」老二被喊聲驚醒,慌忙將嘉米推倒一邊,結結巴巴地叫著。

  「你干什麽?她是……她不是中國人?」

  「是……」

  「她是什麽人?」

  「不……不知道……」

  「你剛才……剛才糟蹋了這姑娘?」

  「哪有,哪有,她是自願的,你沒看她有多騷?」

  老二辯解著,爲了加強自己的說服力,他一伸手將嘉米抱在了懷里,「你看,她也沒不願意「相對來說,女性的高潮影響的周期要遠遠超過男性,嘉米目前就處于高潮的影響下,腦子迷迷糊糊,無力地任由老二摸索著自己的胴體。

  「你放下她」老大趕上去,一把推開老二,將地上的衣服披在嘉米身上,輕輕問道:「姑娘、姑娘,你是誰?」

  直問道第三次,嘉米的目光才重新聚攏起來,無力地答道:「我……我……我是警察,你們放開我」「什麽?」

  老獵人倒吸一口涼氣,對著老二狠狠罵道:「你混蛋,你不要命了?」

  「大哥,怕什麽?警察沒一個好東西」中年獵人脖子一梗,也大聲喊道:「咱們到城里打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天殺的工頭不給工錢,咱們去要,保安打咱們,警察管什麽了?還把咱們抓起來,我早就想收拾警察了,這事你別管!「「呸,你糟蹋人家姑娘那可是造孽阿……」

  「我還打算把她帶回去當老婆哩,睡自己媳婦,還有啥遭不糟蹋的!」

  「什麽?不行」「怎麽不行,咱們村子窮的掉渣,媳婦哪個不是從人販子那里買來的,我把她帶回去藏起來,過個一年半載……」

  「你放屁,媳婦哥哥保證幫你找一個……」

  「行了吧,就靠你正日價在這破山溝里打獵?媽的,一次累個賊死,到王胖子那換不回10塊錢,等你,等什麽時候?」

  「你還當我是你哥嗎?」

  老大見無法說服對方,大聲怒喝起來:「好,好,我這些年來忙里忙外還不是爲你們哥倆?現在你不聽我的了?警察抓住你是要槍斃的「「死我也不連累你!」

  「你混蛋!」

  哥倆激烈的爭吵使得嘉米根本沒有插嘴的空間,只能焦慮地期盼老大能夠說服自己的弟弟。

  「二哥,大哥是爲了咱們好,當初保安沖過來要不是大哥護著咱,咱就完了,大哥卻在床上躺了半年……」

  一旁一直沈默的老三看著激烈爭吵的兩個哥哥,怯怯地說道:「大哥傷還沒好利落就帶咱們來山里打獵,還不是爲你娶媳婦……」

  「行了,老三,這里沒你說話的份」老二憤憤地打斷了老三,只是聲音中底氣明顯削弱了許多,局促地看著地面,不敢正視大哥額頭上的傷痕。

  「老二,你要還當我是大哥,就把這姑娘放了」看到弟弟低下了頭,老大口氣也減弱了一些。

  老二猶豫再三,哼了一聲,綽起衣服大踏步地轉身離開。

  看著老二遠去的身影,老大對老三附耳吩咐了幾句,趕忙追了上去。

  老三局促地走到嘉米身前,漲紅著臉小聲說了聲:「對不起」一把將嘉米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干什麽?放開我」嘉米大叫道,同時拼命踢動著雙腿,然而老三的手臂像剛箍一樣將她牢牢固定在自己的肩頭「我送你去縣城」「你帶我去附近的公路就好了」「不行,大哥讓我去縣城」「你放下我,我自己走」「不行,大哥讓我扛你走。」「我要自己走」「不,大哥說讓我扛你走」「那你解開我的手」「大哥說不行」「……那你拿上那個手提箱」看到對方木讷然而堅定的態度,嘉米放棄了了說服這個唯大哥馬首是瞻的漢子的念頭,只得提醒他帶上裝滿毒品的皮箱。

  老三右肩扛著嘉米,右手抓住箱子,左手高舉火把,快速離去。

  當嘉米再次被老三放下的時候,天邊已經出現了第一縷陽光,遠方,縣城的輪廓模模糊糊地出現在倆人眼前,森林跋涉中,嘉米一直老三在肩上,腦部大量充血,再加之搖擺帶來的昏厥,如今嘉米腦中一片混亂,只覺得腦子疼的幾乎裂開。

  老三將嘉米慣倒在地上,也一屁股坐倒,滿臉通紅,大口喘氣,扛著一人在森林行進卻是累人,但對于老三這樣百十斤的米袋肩上打挺的壯漢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麽,真正讓他心率加快的卻是因爲嘉米。

  一路走來,豐盈的玉臀便在自己脖項邊磨拓,兩條修長的美腿就在眼前晃動,嗅著美女身上淫靡的味道,想著二哥強奸的景象,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興奮起來。

  現在這個漢子竭力壓制著體內的熱流,作爲小弟,他對大哥有著近乎本能的崇拜和敬畏,他對自己心底的欲望感到十分的羞愧和恐懼,然而他是一個強壯的漢子,而且整整30年沒有碰過女人,這場天人交戰很快呈現了一邊倒的態勢。

  「前面就是縣城,你……你……你走吧」老三做著最后地努力。

  嘉米頭腦終于略微清醒了過來,掙扎著轉過身子疑惑地問道:「什麽?」

  嘉米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帶來了什麽樣的后果,如今她的一對巨乳依然暴露在空氣之中,而嘴角、臉上還殘留著精液的痕迹,俏麗的臉上一副慵懶、迷茫的神情,仿佛跌落人間的女神、折翼的天使,讓人充滿了強暴蹂躏的欲望。

  老三脆弱的理智防線終告摧毀,他低吼一聲,一把扯斷自己的褲帶,接著將嘉米面朝下壓倒在地,雙手抓住嘉米的豪乳一陣揉搓,舌頭瘋狂地舔上嘉米的后背、脖項,兩腿拼命掙動著從褲子中擺脫出來,烏黑的陽具一個勁地在嘉米臀上杵來杵去,整個動作激烈快速而毛躁,仿佛一只發情的公狗。

  嘉米過了一會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她怎麽也沒想到這個腼腆木讷漢子會變成這樣可怕的野獸,而她虛弱的身體根本無法對抗身后瘋狂的男人,只能寄希望于語言的威嚇:「阿……不要,我是警察」可惜現在的老三根本不會爲言詞所動,確切地說現在的他已經陷入癫狂狀態,在他感官中只有那白花花的乳房、玉臀的視覺刺激以及綢緞般皮膚的觸覺享受了,在他腦海中其他一起的聲音都不存在,只有「干她、干她、干她」的咆哮聲在陣陣回蕩。

  老三的陰莖雖然不斷戳擊著嘉米的下體卻始終不得其門而入,實際上30年來,這名漢子除了家畜交配以外,根本沒見識過任何關于性的東西,如今他只是憑借原是的本能在竭力成就好事,然而所有的努力除了使他渾身冒汗下身漲痛外毫無效果。

  忽然,老三的龜頭微微刺入了嘉米的肛門,他仿佛一下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集中力量使勁將自己的陽具擠入那窄小的玉洞,雖然嘉米有過肛交的經驗,這樣毫無潤滑地猛烈沖刺依然幾乎要了她的命,她唯有拚命地擺動臀部,嘶啞著嗓子大聲慘叫,但這些都幫不了她。

  老三雙手狠狠掰開兩片雪白的玉臀,陰莖更加狠命地刺入那暴露出來的小孔,雖然干澀的腸道使得陰莖每一點前進都痛苦而緩慢,但是那溫暖內壁箍在龜頭周圍的感覺依然令他快樂非常,忽然,毫無征兆地情況下,老三喉嚨轉過一陣低沈的咆哮,接著壓抑太久的精液爭先恐后地噴射而出,將嘉米的臀部射得一塌糊塗。

  就在嘉米以爲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她驚恐地發現身后的漢子絲毫沒有受射精的影響,依然用陽具努力地開拓著自己的菊門,而他碩大的陰莖竟然迅速恢複了堅硬,似乎根本沒有射精一般。

  「不,不要,」嘉米哭叫著,然而身后的漢子根本充耳不聞。

  「搞……搞我前面吧」終于,嘉米軟弱地屈服了。

  可惜現在的老三意識中只有那窄小的肛門,嘉米的哀告根本傳不到他耳中,在精液的潤滑下,他的陰莖終于成功地楔入了嘉米的直腸,嘉米感到自己的身體被那烙鐵搬的粗大男根整個劈開了一般,她的嗓子早已喊得嘶啞了,只能無力地甩著自己的頭顱宣泄著難耐的痛苦。

  激動的老三根本注意不到身下美女的情形,他只知道自己的龜頭被那溫暖緊密的肉壁包裹著,那種快感是30年來從未感受到的,很快的他開始抽動起來,先是緩慢、試探地,接著是熟練、快速地,最終變成狂野、暴虐地抽動。

  幸運的是嘉米不必再承受這可怕的痛苦,昏厥解救了她,她豐盈的身子在老三地奸淫下如同巨浪中的小舟一般擺動、飄零,隨著粗大陽具的抽動,嘉米的肛門終于被撕破,鮮血混著白濁的精液緩緩流出。

  「春警官」一聲輕呼將春麗驚醒,回過頭,春麗發現李華站在門外正向自己招手,看了看熟睡中的嘉米,春麗輕輕走出病房。

  來到走廊,李華也不說話,做了個跟上的手勢,徑直一人走向電梯。

  「李警官,有什麽話請說」因爲李爽的關系,春麗對李華全無好感,立刻冷冰冰地叫住他。

  「春警官,下面的談話我只能和你一人說,我想會對你有很大幫助的」李華轉過頭,小聲地說道。

  春麗聞言猶豫了一下,不再說話,被李華領著一直來到了頂樓的平台上。

  「現在可以說了嗎」「是的,春警官我想你會對這些感興趣」說著,李華從懷里掏出一個提包遞給了春麗,春麗打開一看,臉色立刻變得煞白,身子晃了一晃幾乎暈倒,因爲她手中拿著的是一推衣物的碎片,褐色的絲襪、藍色的旗袍,正是自己慘遭歹徒輪奸時穿著的制服,可是自己明明在洗澡后把它們扔掉了?怎麽會到了李華手中?

  「怎麽樣,眼熟吧」李華很滿意春麗的表現,好整以暇地說道,「這些都是在春警官下榻的賓館附近的垃圾桶里找到的,還有一只高腰靴,而我們在搜索密室時發現的一只白色高腰靴幾乎一摸一樣,此外,我還命令下屬人員細細勘查,發現在密室床墊以及毒販乘坐的越野車后座上有大量精液的痕迹,其中還混雜著一些女性的淫水痕迹,屍檢也正在進行,其中第一份報告說天興幫少幫主死前曾經進行過性交,所以,我懷疑……「李華的敘述越來越快,每句話都仿佛無形的鐵錘狠狠敲擊著春麗的心房,使得她的身體如同秋風中殘葉一般顫抖起來,但是春麗依然盡力穩定自己的情緒,竭力用平靜的音調問道:「你懷疑什麽」。

  「我懷疑春警官在被毒販綁架后,遭受了歹徒的性侵犯,摁,對,被他們強奸,哦,不,是輪奸過」李華緩緩說道,語氣越發的輕佻,語句越發的淫穢。

  「你……你胡說」「是嗎?我可以要求你接收檢驗,看那些淫水是不是你的」「我拒絕……」

  「沒關系,只要這些報告提交出去,每個人都會認定你被罪犯干過,而且還曾經發情過……」

  李華惡狠狠地說著,每說一句,便前進一步,春麗則畏縮著后退,不一會兒便被逼到了出口的牆邊。

  李華毫不放松,一口氣的說道「怎麽樣,你想讓所有的警察都幻想你如何被自己追捕的毒販輪暴,把精液射在你的嘴里、小穴和屁眼里,幻想你如何淫蕩地配合、請求強奸者操你、干你、蹂躏你嗎?「「不……」

  「除非……」

  「除非什麽……」

  春麗慌忙問道,只是看到李華的眼神她的心漸漸沈了下去,那種淫邪瘋狂的目光就如同李爽強奸自己時的眼神一樣,那是被肉欲壓倒了理智的眼神,仿佛用目光將自己的衣服剝離開來。

  「不」春麗大喊一聲,急忙向邊上一跳,躍出了李華的攻擊范圍,憤怒而驚恐的注視著李華,在她的心里實在十分混亂,一方面不能忍受自己的名譽遭到損害,另一方面也決難允許李華染指自己。

  一時間陽台上只有兩人粗重的喘息聲,「這些情況我也可以不寫入報告」再次擡起頭來的李華平靜的說道,目光充滿了商人的狡黠,「但是希望春警官滿足我一些條件「「什麽條件」「很好,我們慢慢討論一下……」

尾聲

   卡芒某飯店的豪華套房內,電視上正在播放著新聞,屏幕上漂亮的女記者正喋喋不休地介紹著卡芒市盛大的追悼會,上萬群衆如何自發地組織起來悼念人民的好公仆、優秀警察李爽,李爽生前如何地盡職盡責、任勞任怨。

  聽到此處,床上的男人冷笑了一聲,揚起酒杯將紅酒一飲而盡,在他身旁,一名女子賣力的吮吸著他的肉棒,一身寶藍色的旗袍和褐色褲襪將她凸凹有致的身材勾勒得越發迷人。

  「啪」男人打著了打火機,微弱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臉龐,男人正是李華,他舒服地享受著女人的口舌服務,左手探出揉搓著那飽滿的肉穴。

  「嗯……啊……來嗎,我要」女人很快嬌喘連連,一下趴上了李華的身子,對著那挺立的陽具坐了下去,接著瘋狂地套弄起來,兩手更主動揉捏起自己裸露的乳房來。

  「出去!」

  李華忽然不悅地喊道,女人驚愕地愣在當場,怔怔地盯著李華,「滾,滾一邊去!」

  女人連忙滾下床榻,捂著胸脯驚疑地縮在牆角。

  不久前的緝毒行動共繳獲毒品整整50公斤,同時通過越野車和密室中搜查到的線索,抓獲了大批毒販,幾乎搗毀了卡芒附近的販毒網絡,可謂數十年來少見的大勝,而通過行動總指揮春麗的報告,李華局長運籌帷幄、堅決果敢的指揮得到了充分的肯定,此外,李華的侄子李爽更是戰斗在第一線,在解救春麗的行動中奮不顧身,以身殉職。

  這些事迹通過媒體的宣傳和彙報會上李華生動深情的演講,很快傳遍了全省,可以預見警界的一顆新星已然冉冉升起。

  剛才的女人是他的秘書于麗,李華特意讓她穿上春麗的制服,哪知畫虎不成反類犬,與春麗冷豔、干練、高傲相比,這女人實在是庸脂俗粉,讓他提不起興趣。

  李華拿起一張紙巾緩緩擦拭著自己的陽具,心里不由得想道: 春麗啊,也許自己當時再堅持逼迫一下,她會就范,能夠一親芳澤……不李爽搖搖頭, 那太冒險了,有可能逼得她魚死網破,自己的職業生涯也就到頭了,媽的,李爽這小子卻干到了春麗,便宜了他,不過自己終究不會爲了一個女人拿自己的前程和生命冒險,這就是20歲和50歲男人的差距吧…… 想到此處,李華苦笑了一下,想到春麗,自己的陰莖自己就勃起了,「來,上來」李華漫不經心地對于麗招了招手, 女人嗎,有了前程還會缺女人……與此同時,香港機場,嘉米正在和春麗告別,經過細心地調養,嘉米又恢複了清純可愛的形象。

  「春麗,那個局長你真的任由他這麽風光?」

  「還能怎麽樣」「他說得都是謊話,你才是真正的功臣」「是啊,可是這就是生活」「你不氣憤嗎」「有一點,但是重要的是卡芒的毒品走私暫時被摧毀了,很多人都會受益,這就夠了,」春麗淡淡一笑,接著堅定地說道「我希望永遠不會世上再有毒品破壞人們的生活,爲此我可以犧牲一切「「……這就是你的信念嗎」「是的,始終不變」嘉米不再說什麽,和春麗緊緊地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