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春麗的劫難之大追蹤07

第07章

    日頭終于緩緩隱入遠方的群山,只在天邊留下了一抹紅霞,漸漸黑暗的原始森林中,一條彎彎曲曲地若隱若現的獸路上,四名犯罪分子押著捕獲的兩名女格斗家艱難地跋涉著,老頭子走在最前面,時不時揮舞著砍刀,劈開礙事的植物。

  嘉米反綁著雙手跟在后面,老大和花蛇走在隊伍的中央,禿頭肩上扛著春麗跟在最后。

  因爲走得匆忙,春麗左足的靴子落在了密室中,如今左腳上只有薄薄的絲襪,走在林地上自然十分疼痛,因而她只得跳躍著前進,但因爲雙手被铐在背后難以保持平衡的緣故,雖然一再小心,左足上已是傷痕累累,再也無法跟上隊伍的速度,因而禿頭半小時前就被指派扛著春麗前進,密林之中扛著一人前行自然大耗體力,老大卻故意不讓人替換,饒是禿頭強壯如牛,此時也已氣喘籲籲,漸漸地和前面幾人拉開了距離。

  「媽的,這麽整老子」禿頭看著前面的同夥,吐了口唾沫狠狠地罵道。

  右手伸出,撩起春麗衣服的下擺,隔著褲襪在豐盈的臀部上狠狠揉搓了兩下,出乎意料的是,春麗絲毫沒有掙扎反抗,也沒有呻吟歎息,只是冷冷說道:「死在眼前了,還在女人身上逞威風」「媽的,什麽意思?」

  「要想活命就小點聲」「操,你個讓人操了多少回的警妞來什麽勁」「你以爲你老大會放過你?」

  「什……什麽意思」聞聽此言,禿頭聲音一下低了下來,仔細瞧了瞧前面幾人,看到沒人注意自己談話,才低聲問道:「你要說什麽」「我是說你老大要殺你」「胡說,我救過他的命,再說要殺剛才就殺了,他不沒忍得下手,都是老兄弟了」「哼,那是他還用得到你,不信,你告訴我你知道現在去哪?爲什麽讓你一個人扛我,卻沒人更換,那是消耗你的力氣,一旦貨出手,你以爲他不殺你?「「我……」

  禿頭本來忌憚老大報複,聽春麗一陣恫嚇說得有鼻子有眼,自己的確不知目的地,心里一陣恐慌,沒了底氣「那……那你說怎麽辦「「我們做個交易,待會你瞧機會,放開我們,我們一起殺了他們幾個,我不抓你,你帶著貨遠走高飛,我雖然不清楚你們有多少貨,但應該足夠你下半輩子的了「「放開你,怎麽保證不抓我」「我……」

  春麗臉一紅,小聲說道:「我的身子都讓你們糟蹋了,抓了你,你一說,以后可怎麽見人」「那倒也是,不過……我還得想想」禿頭本來就是豬突的勇者,上陣死拼還行,一動腦子就比野豬強不了多少,聽見自己可以財色雙收,早就美得骨頭都酥了,換了秀才,早就想到,放開春麗,春麗殺了自己就可以保住秘密,就算拿了貨,一大宗毒品,自己又到哪里去找買家,斷然不會答應這種提議,可是禿頭卻真的認真考慮起來。

  忽然,花蛇從前面走回來,招呼道:「禿頭,嘀嘀咕咕什麽,到了,快過來」春麗不禁暗暗叫苦,眼看就要說服這個蠻牛,卻被人攪局,「你如果答應,我們兩個可以讓你……讓你玩」說完,春麗臉上燙的厲害,可是面對這種局勢也只好以自己的身體作籌碼敦促禿頭答應自己的協議了。

  禿頭要說什麽,花蛇已經來到跟前,兩人只得隨著他來到前方。

  春麗忽然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山坡上,透過叢林可以看到不遠處一條公路橫貫原野。

  老大和老頭子對著公路指指點點的說著什麽,嘉米被縛著歪倒在一邊。

  老大轉頭將手槍交給花蛇,吩咐道:「我現在下去,老頭子你帶人看住這兩個婊子和貨,花蛇你拿著這個,聽老頭子的「說完瞪了禿頭一眼,鑽入叢林,走向公路。

  看到老大越走越遠,花蛇走到兩個女俘虜身邊,俯身一把摸上嘉米的豪乳,另一只手沒入春麗旗袍開衩中,愛撫著玉洞,抱怨道「媽的,這麽漂亮的洋妞,看著卻玩不到了,操,咱們費了半天力,卻都讓少幫主爽了,咱們喝湯都沒分「「什麽,少幫主要來?」

  禿頭大聲問道。

  花蛇看了禿頭一眼,不再出聲,自顧自玩弄兩名美女。

  自從春麗提出以自己肉體換取自由之后,禿頭不知不覺間已把兩人視作自己禁脔,眼瞧花蛇猥亵兩人,已然不爽,再聽到少幫主也要來,他深知少幫主是色中惡鬼,絕不許自己再碰兩女,心中一時氣苦,再看花蛇渾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更是怒不可遏,上去一把揪住花蛇的領子,大聲問:「少幫主要來是不是」「禿頭松手」老頭子急忙上前拆解兩人,禿頭哪里肯聽,一搡之間,老頭子跌跌撞撞地摔了出去,老頭子一怒之下拿起鳥槍,指住禿頭叫道:「禿頭!再動我就不客氣了,你媽的活在女人褲裆里?這倆婊子就是禍水,已經死了一個了,你也想死?」

  禿頭一下被喝住,腦子渾渾噩噩間被花蛇一下甩開,花蛇卡住自己脖子,大口喘氣著說:「你……你他媽還囂張,待會少幫主來了,看你怎麽死!」

  「住口,花蛇」老頭子大聲喝止已然來不及,花蛇的一句詛咒成爲壓垮禿頭心理防線的最后的稻草,禿頭雙眼血紅,一個肘擊將花蛇打翻在地,直撲向老頭子,老頭子一驚之下,擡槍便打,可惜他忽略了腳下的春麗,春麗雖然被綁,依然一個翻滾,就勢一腿踢出直掃在老頭子腿彎,老頭子失去平衡子彈呼嘯著飛向空中,槍聲更加激發了禿頭的野性,他左臂圈住老頭子的脖項,右手掰住臉龐橫里一扭,「咔吧」一聲,老頭子的腦袋便以一種可笑的姿態挂在肩上,顯然是不活了。

  花蛇一個滾翻站起,伸手摸槍,卻早已不知去向,看到禿頭擒住老頭子,忙拔出刀子幫忙,跑到一半,見禿頭下了殺手,平時禿頭凶暴已領花蛇膽寒,此刻更是心驚膽顫,花蛇急急刹住身子,將刀子擲向禿頭,自家轉身就跑,忽地一腿從旁邊踹出正中花蛇右胯將他踢翻在地,正是嘉米突然襲擊,禿頭趕上前去,照葫蘆畫瓢,雙臂一錯,絞殺了花蛇。

  夜風襲襲之間,山坡上陷入沈寂,只有禿頭沈重的呼吸,「快,按約定,給我們松綁」春麗率先打破寂靜,催促禿頭履行協議。

  「我……我殺了他們」禿頭喃喃說道,憤怒一旦消退,恐懼再次占據了這名愚笨漢子的胸膛。

  「你不殺他,他便殺你,你沒見只有你一人不知少幫主要來,花蛇不也說待會就要你死,快,你老大可能去找幫手了,聽槍聲會趕回來,松開我們「春麗急切地催促著。

  「是,你說的是」禿頭連連點頭,扶起嘉米便要解開繩索,然而當他看到嘉米跳動的巨乳時,停下了動作,眼中又放出了一絲淫亵,忽然說道:「你說我放了你們,你們會讓我玩是吧」「是、是,你快點」「那我要先擔個保,你們倆先給我舔舔老二,一起來」「什麽?沒時間了」嘉米怒道。

  「我不管,快點,不然我殺了你」禿頭說著,撿起手槍指住嘉米頭部,掏出自己粗大的家夥,將嘉米按住跪在自己身前,陽具直頂嘉米性感的雙唇,紫紅的龜頭在嘉米臉上磨拓、擠壓著。

  嘉米看到禿頭實在不可理喻,時間又十分緊迫,只得張開小嘴,讓腥臭的陽具進入自己的口中,禿頭也不客氣,一下頂入檀口,將嘉米噎得兩眼流淚。

  禿頭感受著嘉米溫暖潮濕的口腔,一手伸下,將連體裝撥在一邊,揪住一個飽滿的乳房揉捏起來,「我操,真爽,你的奶子比春麗的還大還挺,「禿頭興奮地叫著,」對了,春婊子,你也過來橫著舔,就像舔玉米一樣。

  「春麗聞言緩緩跪起,一步一步地捱到禿頭邊上。

  「快,跪下,幫我吸,待會你們倆落在一起,我一塊操,我……」

  禿頭侮辱的話語永久停留在了自己的喉頭,因爲他的頸動脈已被切斷,400CC的鮮血噴射而出,春麗的右手緊握著花蛇剛剛擲出的刀子,身上的繩索緩緩脫落在地。

  在禿頭強迫嘉米口交的時候,春麗已然撿起刀子爲自己脫困了。

  嘉米吐出陰莖,在春麗的幫助下解開束縛,剛要說話,「小心,又來人了」春麗指著遠方,在公路上,一輛紅色的越野車停在路邊,山坡腳下,幾個人影迅速向這邊接近。

  「我們走,拿著毒品」兩名女格斗家提起箱子,向著來路跑去。

  艱難的追逐持續了十來分鍾,背后的敵人越來越近,已經能隱隱看到衣服的顔色了。

  春麗由于連遭淩辱,體力不支,加之左足疼痛,雖然穿了老頭子死屍上剝下來的鞋子,依然無法快速前進。

  「春麗你快走,我把他們引開」看到情形不妙,嘉米提議到。

  「不,我現在行動不便,無論逃還是躲都很難,你拿著箱子走,去卡芒公安局找國際刑警劉凱,如果我沒回去,告訴他我落在天興幫手里了,快「「春麗……」

  「快,你是咱們的希望了」說話間,身后的追兵又迫近了幾米,當先正是老大,他大聲喊道:「你們跑不了了,我們要開槍了」嘉米見情勢不容猶豫,提起皮箱,一跺腳,鑽入了密林。

  春麗拿起手槍,側身倚在一棵樹后,眼見敵人追近,揚手一槍,對方一人晃了晃,應聲而倒,其他人連忙趴倒在地,一齊開槍,一時子彈橫飛,幾棵小樹被攔腰打斷,與影視作品描述不同,實際上大部分樹木只能起到隱蔽,不能起到掩蔽作用,不要說抵擋不住手槍子彈的穿透力,便是跳彈也會帶來很大殺傷。

  此時春麗卻早已就地一滾,離開了剛才的位置,當一人露頭之時,又是一槍,正中那人肩頭,接下來的十幾分鍾,春麗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幾乎彈不虛發,不一會敵人已是2死1傷。

  春麗丟掉手槍,蹒跚著站起,老大已到了跟前,以一個類似橄榄球防守隊員常用的魚躍抱摔直撲過來,蓦地,白光乍現,接著血色滿天,刀子!花蛇的刀子現在成了春麗手中致命的武器,老大的咽喉被劃開一個巨大的口子,其他幾人一愣之間,春麗已經揉身沖上,一刀直抹一人喉頭,在體力衰竭的情況下,咽喉無疑是干掉對手的最省力和快捷部位,可惜此時變故再生,春麗左腳踩在一個樹杈上,老頭子的鞋子早已遺失,傷痕累累的赤腳上的一陣劇痛使得春麗的刀子失去準頭,斜切在對方的脖子上,直劃過胸前,那人也是極爲凶悍,雙臂緊緊夾住春麗的胳膊。

  旁邊一人趁機一腳將春麗踏翻,接著將她摁倒在地,春麗的雙臂被那人兩只剛箍似的雙手擒住,雙腿也被壓在身下,在不斷地厮打中所剩無幾的體力在急速消退,忽然一陣劇痛從左腳傳來,一個年輕人獰笑著用皮鞋碾壓著春麗的左腳,春麗只疼得連連慘叫,再也無力反抗。

  趁著春麗抵抗減弱,春麗身上那人將她翻轉過來,接著將雙臂扭在身后,旁邊的年輕人掏出一副手铐,將春麗铐住。

  看著春麗因爲疼痛蜷縮起來的無助身軀,那名年輕人說道:「春麗果然厲害,竟然這樣還殺了我4個人」此人便是天興幫的少幫主了,此次帶了5名保镖來接應老大一行人,更重要是要接收兩名美女,沒想到卻遇到這麽大周折,竟死了3名保镖。

  「少幫主,他還活著」那名保镖指著倒在地上的老大。

  「我說死了4個就是4個,御下無方,該死」少幫主對著老大連補兩槍,對目瞪口呆的保镖罵道「看什麽看,快,找找貨在哪里?」

  「沒有」「媽的,一定是讓那個洋妞拿了,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