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底香 2

      第十章 登徒子香閨姦親嫂 女學生窄巷遇色狼  

  老何有個弟弟叫何繼業,為人懶散,什麼工都幹不長,這一陣子他又被解雇

了,隔一兩個禮拜就來向哥哥借錢,老何私下告訴詠梅,好色的繼業把錢都花在

小姐身上了。  

  這一天繼業又來哥哥家,老何在上班,仲平和潔薇都在學校,繼業問詠梅借

錢,詠梅忍不住說他:「妳就好好找份工,存點錢結婚不好嗎?也好有個人照顧

妳。」  

  「唉,我現在自顧都不暇了,還結婚?誰肯嫁我啊?」  

  「妳要是肯做什麼生意,妳哥可以借錢給妳做本的,總勝過都把錢花在那些

不三不四的地方……」  

  「我也不是常去那些地方啊。」繼業申辯說:「不過男人總有需要的對吧?」  

  「那就找個對象,結了婚安定下來吧。」  

  「說的倒容易,找對象、交女朋友不是一樣得花錢?還不一定每次都把得上

。我這樣倒好,花錢買享受,兩不相欠。」  

  「妳兩不相欠,我們卻是出錢讓妳去嫖啊,那又怎麼算?」  

  「大嫂心疼錢,我到有個主意。」  

  詠梅見到他臉上不懷好意的笑,就知道那不會是什麼好主意,卻忍不住問:

「什麼主意?」  

  繼業挨到她身邊,擁著她的肩膀:「大嫂妳幫幫忙,每一兩個禮拜和我好一

次,我就不用去找小姐了。」  

  詠梅大吃一驚:「妳瘋了妳,這是什麼話?」忙著要推開他,繼業卻把她擁

得更緊一點,湊在她耳邊說:「不是說妳不想出錢讓我去嫖嗎?這對妳們也有好

處啊,可以省下不少錢呢。」  

  「這怎麼行呢?」詠梅掙扎著,但繼業的另一衹手已抓住她上衣的吊帶連同

乳罩的肩帶,一把拉下,詠梅一粒渾圓的乳房馬上彈出來,繼業發出一聲贊嘆,

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大嫂,妳的奶好可愛。」  

  「不要這樣,放開我,放開我……」詠梅徒勞地扭動著,但她的反抗衹令繼

業更興奮,他親吻著詠梅的脖子,一手在她那衹裸露的乳房上搓揉,把奶頭弄得

又大又硬。  

  「妳興奮了。」繼業淫笑著,終于放開了她的奶,手卻往下移,蛇一樣滑進

她的褲子�面,尋寶似的在底褲外面摸索,詠梅今天穿的是一件蕾絲底褲,疏疏

的孔洞掩蓋不住她豐盛的陰毛。「喲,陰毛很濃耶。」繼葉說,搓揉了她的陰毛

一陣,手繼續往下移,摸到她小小的褲檔:「嘿嘿,真的興奮了啊,下面都濕了

哪。」  

  「不要這樣,繼業,不要……」  

  詠梅衹能反覆的哀求,繼業並不理會,抱起她走進臥室,將她臉朝下扔到床

上。詠梅掙扎著要爬起來,繼業卻拉住她的褲頭,一扯就連同底褲全褪到腳裸,

手法純熟得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個強姦慣犯。詠梅驚叫一聲,兩衹手腕卻被繼業從

後面抓住,同時感覺到繼業的唇已貼在她光滑的屁股上,女人掙扎扭動的屁股看

起來更加性感,繼業從後面到前面,把嫂嫂裸露的屁股和肥腴的陰唇親了個夠,

這才壓在她背上,邊伸手拉下褲鏈,把那一根已完全勃起的東西掏出來,抱著詠

梅一個翻身,變成詠梅臉朝上躺在繼業身上,繼業好像打摔角似的,兩腿從後面

勾上來,扣住詠梅的腿往兩邊一分,詠梅的四肢就全被他鎖住,動彈不得,已經

有點潤濕的屄更是門戶大開,繼業一挺腰,從下而上長驅直入,馬上就開始抽動

,詠梅的哀求慢慢變成了呻吟,當一個男人的屌已經進入她的體內,女人通常就

會放棄掙扎、接受被強暴的事實了。  

  繼業好久都沒有這樣興奮過,本來要留給不知哪個小姐的精液注滿了嫂嫂的

陰道。  

  完事後,詠梅驚魂未定,坐在床邊拿紙巾清理自己,繼業從後面擁著她還在

發抖的身子,吻她的耳垂。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是嗎?」他說:「想想妳省下來的錢,感覺就好多

了。」  

  「妳哥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我不說,妳不說,他怎會知道?」繼業忽然想起來:「妳……不會懷孕吧

?」  

  詠梅搖搖頭:「我做了結扎的。」  

  「那就沒事了。」繼業把她的臉扳過來,親她的嘴,詠梅不再反抗,任由他

的舌頭鑽進她的口中。「又香又甜喔。」繼業品嘗著嫂嫂的唾液,淫笑說:「再

來一次好吧?」  

  他坐到詠梅身邊,詠梅看見他那根東西半軟不硬的,繼業把她的頭按到自己

的腿間,詠梅不等他說,就自動張口含住了他的屌。有什麼分別呢?她想:被他

幹過一次,和被他幹十次,都是一樣的,從這一刻起,她成了一個妓女,一個衹

供她自己的小叔享用的妓女。兩叔嫂第二次的交歡和第一次不同,甚至不像嫖客

和妓女,而像一對熱戀中的男女,繼業不斷在詠梅耳邊口齒不清的說:「嫂嫂,

我的好嫂嫂,我的梅姐,我一個人的小妖精梅姐……」  

  詠梅則以喘息和浪聲回應他。繼業再度在她體內射精的時候,她甚至有了快

感,渾身起了一陣微微的顫抖。  

  「我過兩個星期再來,嗯?」繼業發泄完畢,像個嫖客一樣拍拍屁股走了。

想到嫂嫂居然成了他一個人的婊子,不但乾凈安全,不必戴隔靴搔癢的套子,而

且免費任幹,這真是太理想了,繼業越想越興奮,恨不得馬上又回去再肏她一次

。免費的婊子,天天幹都不厭,他當然不會等兩個禮拜才回來的,也許下個禮拜

就回來,不,也許明天就來。  

  繼業走後,詠梅躺在床上,虛脫似的,任由繼業的精液從她陰道緩緩流出,

把她的屁股和床單染濕了一片。過了半天她才起來,把床單收起拿去洗,一邊不

由自主的回味著剛剛的激情時刻,回味繼業叫她「我一個人的小妖精梅姐」……

她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開始盼望著繼業下一次來和她交歡了,並且希望他不要

等兩個禮拜那麼久,最好下個禮拜就來,不,最好明天……  

     ***    ***    ***    ***  

  詠梅和繼業叔嫂倆從此就瞞著旁人偷情,他們都小心的選在老何上班、兒女

上學的時候,因此一直沒被任何人發覺。  

  每次當交歡完畢,詠梅送走了小叔的時候,正是潔薇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她

有時會走一條長長的窄巷,這條巷子很靜,而且也許是氣流的緣故,巷子�總是

很大風,即使外面街上沒有風,走進巷子�,風就會把頭發吹亂,也把她的校服

裙擺吹得飛起來。潔薇有時和同學一起,彼此都可以看見對方裙子下露出的底褲

,而互相取笑。  

  今天她是自己一個人,一息不歇的風照樣把她的裙擺吹起,潔薇聽到背後有

人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她嚇了一跳,慌忙把裙擺壓住,邊擔心不要是同校的哪

個男生,用手機拍下她的裙底春光照,傳到網上去就糗大了。  

  潔薇正要回頭看看是誰在吹口哨,冷不防已被人從背後緊緊抱住,並且把她

推到巷子的一個角落,潔薇驚恐得忘了呼叫,襲擊者是一個小個子,帶著黑頭套

,衹露出眼睛和嘴巴。  

  「妳……妳要幹什麼?」  

  「幹什麼?幹妳啦!」那人嘿嘿一笑,聽得出來是故意壓低了聲音,又翻腕

亮出一把短刀,在她臉前一晃:「乖乖聽老子的話,讓老子樂一樂,就放妳走,

否則,哼哼!」  

  「不要,不要傷害我。」潔薇想起平時讀過的那些勸誡,都說女孩子在這種

場合必須和對方合作,便說:「我會合作的,妳要什麼都行。」  

  「那就好。」潔薇的態度令襲擊者也有點意外,揮動著短刀沈聲說:「解開

衣扣,我要看看妳的奶。」  

  潔薇咬著牙,顫抖的手指解開白襯衫的鈕扣,然後不待對方吩咐,就討好似

的自動脫去蕾絲奶罩前面的扣子。  

  「媽的,這麼小的奶!」那人好像很不滿意,不過還是在她的奶頭上捏了捏

,把它們弄得硬起來,然後又湊在她胸前吮吸了兩口。「奶太小了,不爽!脫底

褲!」  

  潔薇兩手伸到藍色的裙子�面,把底褲褪下來。對方劈手奪去那件底褲,聞

了聞褲襠,隨手塞進了自己的褲袋。潔薇有點心疼,那是她心愛的底褲,有著粉

藍色的哈囉凱蒂圖案:「不要,請妳還給我……」  

  那人也不理會,衹顧蹲下來,撩起她的裙子,一頭鑽到她裙底下。潔薇有點

擔心,剛才他不喜歡她的小乳房,她衹希望裙子�面的風光不會再觸怒他,好像

陰毛太濃或太疏、尿騷味太重、太濕或不夠濕……  

  其實她一點都不知道女人的陰毛氣味該怎麼樣才是男人喜歡的,有一次偷聽

到班上幾個男生聊天,一個說他常常偷他媽媽換下來的底褲來玩,又說他喜歡那

上面的氣味,其他男生也紛紛分享他們玩弄母親姊妹等女性親屬的底褲的經驗,

潔薇懷疑他們知道她就在附近,故意說給她聽的,不知道她們男生私底下有沒有

交換母親姊妹底褲的事?她又想:哥哥仲平也有偷她和媽媽的底褲去玩嗎?不過

平胸妹通常都不受歡迎,這是可以肯定的,也是她對自己身體最不滿意的一點。  

  色狼對她裙底下的一切似乎沒覺得不滿意,潔薇感覺到他開始舔她的陰部,

這還是第一次她被舔,她幻想過許多次這個場面,尤其是她一個人在浴室、浸在

浴缸�自慰的時候,想像自己躺在滿鋪著玫瑰花瓣的床上,某個帥哥(有時會是

同班那些褻玩女人底褲的男生)埋頭在她的腿間,舔她那兩辦玫瑰花一樣的陰唇

,吮吸她的陰蒂……卻從來沒想過她的第一次居然會是在這樣一條陰暗多風的窄

巷�,而對方是一個她連樣子都不知道的色狼……要是讓她見到他的臉,要是他

長得還算帥的話,那她大概也不會十分抗拒的。  

  巷子�傳來誰的腳步聲,潔薇不知哪�來的勇氣,一腳把鑽到她裙子下的色

狼踢開,拔腿就跑,朝腳步聲的方向奔去,那是一個男人,潔薇不顧一切撲到她

身上,還是不停地發抖:「救救我,有……有色狼。」  

  背後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聲,潔薇不敢回頭看,但聽得出是色狼知道事敗,

逃走了。  

  「妳沒事吧?」擁著潔薇的男人問。  

  潔薇搖搖頭。她衹覺得全身無力,整個人靠在那人身上,也忘了自己酥胸半

露,小小的乳房緊貼在男人的胸前,粉紅色的乳頭更硬了。  

  「真的沒事嗎?」男人再問:「要不要報警?」  

  潔薇馬上大力搖頭,沒被強姦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報警?她可不想在警察面

前再講述一遍這可怕的經歷。  

  「我是按摩師。」男人說:「我的診所就在前面,要不要給妳檢查一下?」  

  男人把潔薇帶回按摩院,自我介紹說他叫莊日強,按摩院�還有兩個女人,

莊向她們簡短說明事情的經過,就把潔薇帶進一個小房間�,�面有一張按摩用

的床,莊讓她在床上躺下來,潔薇這才扣好乳罩和襯衣的扣子。莊日強在她的四

肢軀體按按捏捏,邊問她:「痛不痛?這�痛不痛?……這�呢?」又握著她的

小腿,把她的腳舉起檢查看看有沒有傷了筋骨,潔薇想起自己的底褲已被那色狼

拿去了,腿這樣舉起來,裙子底下的春光豈不是被這位按摩師看得一清二楚?但

人家是好心替她檢查,因此也不便拒絕。  

  「妳的大腿後面有一點瘀傷。」莊日強最後說:「腰部也有,妳臉朝下躺著

,我給妳揉揉,讓瘀血散去。」  

  潔薇依言躺好,莊日強就開始按摩她的腿,從小腿一直到臀部,裙子也撩了

起來,她雪白的屁股讓莊日強看了個夠。  

  揉捏了美少女的腰和腿十分鐘,也飽覽了十分鐘的春色,莊日強問:「妳的

底褲,會不會留在外面巷子�了?我替妳去找找看。」  

  「沒有。」潔薇說:「是那個人拿去了,我看著他把底褲塞進口袋理的。」  

  「那妳沒有底褲怎麼辦呢?我看看她們有沒有多餘的借給妳。」  

  莊日強走了出去,不一會就有個年輕女人進來,「嗨,我叫安娜,剛才那人

沒傷到妳吧?」  

  「沒有,莊先生給我按摩而已。」  

  「不是啦。」安娜笑起來:「我不是說我們老板,剛才巷子外面的色狼,他

沒對妳做什麼吧?」  

 潔薇這才明白過來,尷尬地說:「啊,不不,沒有……」  

  「把妳的底褲拿走了,嗯?」安娜擡起手:「我這兒有一件,可以借妳穿,

是乾凈的,不過是丁字褲,不知道妳穿不穿得慣?」  

  「我也有穿丁字褲的。」潔薇接過那件深紅色的丁字褲,觸手柔軟,穿上去

十分貼身,不問而知是名牌貨了。她謝過安娜,便將底褲穿上。  

  「妹妹好性感。」安娜笑說。  

  潔薇紅著臉說:「謝謝姐姐。過兩天我拿來還妳。」  

  「不急的。妳小心一點。我送妳出去吧。」  

      第十一章 按摩師術療平胸妹 脂粉客偏愛處女香  

  雖然只穿了短短不到十分鐘,潔薇回家後還是把安娜的丁字褲換下來洗過,

在自己的房間裡晾乾了,第二天放學順道拿去按摩院還她。  

  安娜正在為客人按摩,潔薇想放下底褲就走,但莊日強一定要再給她檢驗一

下,確定沒有受傷,潔薇只好跟他到房間裡,躺在按摩床上讓他檢查,莊日強像

前一天那樣揉捏她的腿和腰,校服裙撩起來,裙底下透出清新的少女幽香和淺黃

色的丁字褲。雖然沒有像前一天那樣看見她的陰毛和屄,反而更有一種迷人的誘

惑力。莊日強吞了一口口水。  

  「安娜的客人該走了,我去叫她進來。」  

  安娜一進房間就說:「哎呀妹妹妳不用這樣急著拿來還我的,又不是等著穿

。」  

  「不,我順便經過的。」潔薇說著就要告辭,安娜忽然問:「妹妹妳好瘦啊

,多大了?」  

  潔薇臉一紅,下意識地用手抱著胸:「不……不知道,我沒量過。」  

  「不是你的奶啦,」安娜笑起來:「我是說,你今年幾歲?」  

  「啊,我……十五。」  

  「不過你的奶還是小一點啦。」安娜說:「我以前也和你一樣,現在好得多

了,都是莊老闆的功勞。」  

  潔薇看看她,安娜穿著一件短短的低胸洋裝,顯然沒穿奶罩,一對奶雖然不

是波霸,也有不算淺的乳溝,已經很讓潔薇羨慕了。「莊老闆?為什麼是他的功

勞?」  

  「他給我按摩啊。」安娜說:「妹妹妳要不要也試試,很有效的。」  

  「可是……那要多少錢呢?」  

  「那你就不用擔心了,莊老闆會有安排的。你等一下。」  

  安娜走了出去,馬上又換莊日強進來,好像他就等在門外似的,一臉親切的

笑容。「妹妹妳想為胸部做按摩嗎?」  

  「可是……我沒什麼錢耶。」潔薇說,邊想著怎麼開口向爸媽要錢付這筆費

用。  

  「錢的方面你不用擔心,我當是義務給你做的。」  

  「這怎麼行呢?」潔薇吃了一驚。  

  「我先給你解釋一下,這和一般的按摩有點不同。──我先問你:你大概沒

有男朋友吧?」  

  潔薇搖搖頭。  

  「這就是了。」莊日強說:「要讓你的奶大起來,必得刺激你體內的賀爾蒙

分泌。如果你有男朋友,你和他親熱時,他愛撫你的胸部,就能達到這個效果。

現在我給你做的就是一般男生給他們女朋友做的事;說是按摩,其實是愛撫。我

會撫摸你的胸、你的腿、你的私處,也許還會親吻你。」  

  潔薇的臉一直紅到脖子上,本能地夾緊了兩腿:「下面……也要摸嗎?」  

  「放心,」莊日強笑笑說:「你不需要脫底褲的,你有自慰吧?我就像你自

慰時一樣,隔著底褲撫摸你。來,你坐到這邊。」  

  房間裡有一張沙發,莊和潔薇坐下,一手摟著她的肩,另一手先隔著襯衫在

她胸前摸了摸,然後解開她的鈕扣。潔薇緊握的手微微發抖。「你就假裝我是你

的男朋友,」莊日強告訴她:「現在家裡沒人,我們正好親熱一下。把頭靠在我

肩上,閉上眼睛,放輕鬆,不要太緊張。」  

  潔薇依言閉上眼睛,但一顆心還是狂跳個不停。怎麼能不緊張呢?一個算是

陌生的男人這樣解開她的衣衫、玩弄她的乳房,潔薇感到他的奶頭在莊的撫摸下

有了反應,慢慢硬了起來,莊在她臉上親了親,然後又吻她的唇,潔薇還不知道

該不該和他親嘴,莊的舌頭已如入無人之境一樣滑進了她的口中。  

  莊吻了她大概有一分多鐘,潔薇只覺得口水都快被他吸乾了,莊才低下頭去

吻她的乳房,把她已完全硬起來的奶頭含在嘴裡,吮了一邊又吮另一邊,另一隻

手也沒閒著,鑽進了她的裙內,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摸了一會,然後移向她底褲的

褲襠。潔薇本能地縮了一下,莊日強說:「腿張開一點,我要刺激你的陰部了。」  

  潔薇的褲襠已經有一點點濡濕,莊的手指駕輕就熟地找到她密藏在陰毛底下

的陰蒂,輕輕為她搓揉,一種奇異的興奮感覺登時傳遍潔薇全身,這是她自慰時

從來沒有過的。「原來被男人愛撫是完全不同的啊……」潔薇想著,同時喉頭發

出了低低的呻吟。莊的手指加快了動作,潔薇全身忽然一陣痙攣,再也忍不住,

張口叫起來。  

  然後她就好像昏迷過去似的,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張開眼睛,見到莊坐在一

旁,手中拿著她淺黃色的丁字褲,底褲是什麼時候被他脫去的,潔薇一點也不知

道。  

  「感覺很棒吧?」莊日強問。潔薇紅著臉輕輕點了點頭。  

  「要不要再來一次?」潔薇正巴不得他再給她揉揉,但說好的話似乎顯得太

放蕩,只低了頭不出聲。莊日強說:「這一次我不用手,用舌頭給你舔,好不好

?」  

  「舔?」潔薇一驚,坐了起來:「我……我……」「不要怕,我只舔你外面

的部位,不會弄痛你的。」「要……要不要先洗一洗?」「哪用得著洗?」莊日

強笑起來:「你陰道分泌的愛液就是最好的消毒劑。──不過我給你舔下面,就

不能同時按摩你的胸部了,我叫安娜進來幫忙。」  

  要安娜按摩她的乳房?潔薇有點窘,男人摸她的胸也罷了,女人來摸好像有

點那個,可是又不知該怎麼拒絕,正遲疑時,莊日強已把安娜喚進房間來了。安

娜看看半裸的潔薇,朝她眨眨眼:「怎麼樣妹妹?莊師傅按摩很舒服吧?」說著

就坐到潔薇背後,把她的上衣和奶罩都脫去:「喲妹妹妳好香。來,靠在我身上

,我給你揉揉。」  

  潔薇靠在她身上,安娜兩手從後面繞過來,開始捏她的乳頭,一邊用舌頭輕

輕舔她的耳垂。另一邊莊日強扳開了她的腿,低下頭先在她那一叢陰毛上親了一

下,然後就伸出舌頭舔她的外陰部。潔薇的感覺比剛才他用手指撫弄她更刺激,

忍不住呻吟起來。安娜在她耳邊說:「爽了嗎?爽就大聲的叫吧。」  

  潔薇就在莊日強和安娜一上一下的揉捏舔試之下在一次達到高潮。她覺得下

體濕漉漉的,用手一摸,黏黏的都是蜜汁混合著莊的口水,沒有流血,這才放了

心。  

  「再來一次吧?」安娜在她耳邊說。  

  「還……還要再來嗎?」「當然要啊,我們調換一下,我來舔你的小桃桃,

莊師傅……嘻嘻,莊師傅還有好東西留給你呢。」  

  莊日強也笑著,拉下褲鏈,他的東西就急不及待地彈了出來,那一根巨砲讓

潔薇著實嚇了一跳。「張開嘴。」他說,潔薇不由自主的張開了嘴巴,莊走前兩

步,先用它濕濕的頂端在潔薇的奶頭上輕輕碰觸,把潔薇的奶頭和乳暈都弄得一

片黏濕,然後才舉起來挺進她的口中。「怎這麼大一根啊……」潔薇也不是沒在

網上看過那些口交的圖片,但好像都沒像莊這樣粗大,撐得她口腔裡滿滿的。她

很自然的就開始吸吮,並且用舌頭舔莊的龜頭。同時安娜也埋頭在他的腿間舔她

、吮她的陰蒂。一時房裡三個人都沒說話,只聽見一片吮吸聲,和此起彼落的喘

息,直到莊日強把一泡稠稠的精液全射進潔薇嘴裡。「吞下去。」安娜爬起來,

在潔薇耳邊說,潔薇只猶豫了一秒,就吞下了她的的一口精液,安娜則同時把她

壓在下面,她的屄很快就找到潔薇的,兩個女孩四片嫩滑的陰唇互相緊貼著,兩

顆陰蒂彼此摩擦,再度把潔薇帶上歡樂的頂峰。  

  「爽麼?」安娜在她耳邊問。潔薇輕輕點了點頭,邊偷看莊日強,只見他那

根粗大的東西已縮小了,看起來更可愛。「我們去洗個澡吧?」安娜說,潔薇這

才發覺自己全身都是汗水、蜜汁,加上莊和安娜兩人的口水和體液,是應該洗一

洗了。  

  按摩院的浴室很大,有足夠的空間容納三個人,洗澡的時候,莊和安娜繼續

為潔薇愛撫,莊那一根又慢慢變大,安娜為他吮吸,然後兩人在潔薇面前做愛,

潔薇第一次看到男女交媾,顯得十分興奮。  

  從此之後,潔薇就每個禮拜到按摩院來兩三次,讓莊日強為她按摩,有時安

娜或者其他小姐也進來幫忙,有時是老闆娘芬妮。起初潔薇以為芬妮是莊的太太

,但安娜後來告訴她:他們是兄妹,不過兩兄妹也常常做愛,有一兩次給潔薇按

摩完後莊日強就在她身邊肏芬妮的屄,潔薇覺得特別刺激。  

  稚嫩清純的潔薇很受小姐們喜愛,只要她們不忙,都會和她親熱,大家脫光

了互相愛撫、親吻,潔薇不但學會舔她們的屄,還懂得用手指戮她們的陰道,把

她們弄得欲仙欲死,潔薇很想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但因為她是處女,莊日強

和小姐們都很小心的絕不會碰她陰道裡面的部位。有幾次高潮時,潔薇會擁緊莊

日強,用自己的下體緊貼著他的下體,暗暗希望他會把他那根巨砲插進她裡面,

但莊都很敬業的沒有,最後都把精液射到她嘴裡。  

  這天潔薇又來到按摩院時,發現大家都在忙,不但每個小姐都有客人,連莊

日強也在給一位女客按摩,這還是第一次潔薇見到有女性客人來做按摩,平時清

一色都是男客人。潔薇在外面的廳裡等著,老闆娘芬妮也許是聽到開門聲,從一

個房間裡出來,只穿著一件吊帶短裙,看見是她,顯得有點高興:「潔薇,你進

來一下,幫幫我的忙。」  

  潔薇跟著她進了房間,房裡的燈扭得很暗,依稀見到按摩床上躺著個男人,

臉朝下,只屁股上蓋著條毛巾。芬妮說:「好了,楊先生,另一位小姐來了。」

轉頭又朝潔薇說:「楊先生每次都要兩個小姐一起做,不巧今天大家都忙,幸虧

你來了。」  

  按摩床上的男人擡起頭來看看潔薇,笑說:「啊喲,這一位好年輕,我以前

好像沒見過?」  

  「她是新來的。」芬妮說:「還沒學會做按摩,你要多包涵。」「不要緊,

」姓楊的說:「反正你剛剛已經給我做過了,剩下的都是餘興節目。小姐叫什麼

名字?」  

  潔薇正不知該不該告訴他真名,芬妮已搶著回答:「她叫羅拉。」同時迅速

脫去了身上的短裙,裡面居然沒穿奶罩底褲,潔薇這才看見她的內衣褲已經脫去

了,就丟在房間裡的一張沙發上。  

  芬妮脫光了之後,就替潔薇脫裙子,潔薇低聲問她:「我要做什麼呢?」「

別緊張,」芬妮說:「像你平時和莊師傅那樣就行。」  

  潔薇和芬妮一樣脫得一絲不掛,回過頭來,姓楊的已經翻過了身,臉朝上躺

著,兩腿間一根東西高高挺起指著天花板。潔薇和芬妮一人站在床的一邊,楊的

手馬上摸上了她們的屁股,然橫順著股溝摸到前面的陰唇,潔薇感到她已經有一

點濕了。「小心點啊,」芬妮對楊說:「羅拉還是處女呢。」「真的嗎?」楊顯

得有點興奮:「還沒開苞嗎?別擔心,我不會把你弄痛的。」  

  楊跟著爬起來,坐到沙發上,一手擁著芬妮,另一手抱著潔薇,親了這個又

親那個,嘴巴、乳房、腋窩、屁股、陰部,每一寸都不放過,弄得兩個女人身上

都是口水,他自己那一根也越來越大,不過潔薇覺得還是比不上莊日強。  

  「要不要做愛?」芬妮問。  

  「可以和羅拉做嗎?」「她是處女啊,你要為她開苞?價錢不一樣的啦。」

「不不,不是開苞,我只是想……插她的後面。」「要肏她屁股啊?」芬妮看著

潔薇:「這要看她的意思啦。」  

  潔薇漲紅了臉,楊說:「只是屁股嘛,不要緊的啦。以前念書的時候,想和

女朋友做愛又不敢弄破處女膜,我們都是這樣插屁股的。」「那也是她的第一次

啊,」芬妮說:「小費方面,不能少喲。」「一定的,一定的。」  

  潔薇站起來,又瞥了楊那跟東西一眼,芬妮要她臉朝沙發,彎下腰,兩手按

在椅背上。「你給她好好舔一遍,」芬妮像個教練一樣對楊說:「屁眼不比蜜穴

,不會分泌潤滑液,你用口水給她弄濕了,我再塗一點油膏,才好肏。」「沒問

題,處女嘛,連屁眼都是香的。」楊于是蹲在後面,頭埋在潔薇的兩股間,芬妮

又叫潔薇像排便那樣用力,令肛門擴張,楊的舌頭把口水傳送進去,芬妮自己則

在潔薇前面,舔她的陰部。  

  楊戴上套子,插進她屁股的時候,潔薇並沒有像陰部受刺激那樣的興奮,只

感到楊在她後面抽動,沒多久就射了,也不是她想像中的做愛那般欲仙欲死。  

  芬妮讓她去浴室清洗,出來時楊已經走了,芬妮遞給她一捲票子:「這傢夥

不是什麼有錢人,幾個月才存夠錢來玩一次。這小費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他

每次都和你們做愛嗎?」「是啊。」芬妮說:「今次是貪新忘舊,把我弄得下面

癢癢的,卻不插我,現在我憋得慌,你要不要和我來一下?」  

  「好啊,」潔薇笑說:「你要我用手指還是舌頭?」「先用舌頭、再用手指

,然後用你的屄給我好好磨一磨。」  

      第十二章 青草地上賞春光 碎花裙底伸怪手  

  做過按摩的楊以恆通體舒暢,好幾天都衹想著羅拉,雖然她的奶不大,但屁

股還夠翹,手感不錯,肏起來也很爽。楊以恆很想買下她的初夜為她開苞,但也

知道自己實在付不起那個價錢,衹好在夢�一遍又一遍的狠狠把她肏得蜜汁四濺

,宛轉嬌啼。  

  這個周末附近的公園�有個露天音樂會,又是個大晴天,楊以恆便到公園�

走走。他對音樂會毫無興趣,衹不過這每年一次的音樂會不賣門票,又不設座椅,

去聽歌的人都隨便坐在草地上,這樣的熱天,穿短裙的年輕女孩一定不少,這才

是楊以恆感興趣的部分:他在公園�信步閑逛,一邊留心草地上的女孩有沒有走

光,並且以當天偷窺的成績來評定今年音樂會有多成功。  

  今年的音樂會相當成功,一個多小時內楊以恆已看到了七八個女孩子的裙底

春光,而且多半是色彩繽紛的。女人真奇怪,穿的底褲那樣精美性感,什麼顏色

圖案都有,卻不許別人看,偶爾走了光就像要了她們的命似的。楊以恆不喜歡女

人穿黑色的底褲,他也說不出是什麼原因,如果看到女人裙底下的底褲是紅呀藍

呀的他就會很高興,白色的也很好,但黑色的就很討厭,更討厭的是竟然有女人

在裙子�面穿著短褲,楊以恆覺得這簡直罪無可恕,要穿短褲就穿短褲好了,幹

嗎在外面再套件裙子,這不是誤導人嗎?  

  楊以恆注意到前面出現新的目標,兩個熟女和一個年輕美眉坐在草地上,兩

個熟女都帶著太陽鏡、穿洋裝,女孩則是牛仔迷妳裙,楊以恆大為興奮,經驗告

訴他:穿這種裙子坐在地上,不走光的機率幾乎是零,他走近一點,果然輕易可

以看見女孩的底褲,是淺紫色有深紫色的橫紋,雖然衹看見前面,但經驗豐富的

楊以恆甚至可以肯定那是一件丁字褲。另外兩個熟女——其中一個應該是年輕女

孩的媽媽;就有一點難度了,楊以恆估量了一下,要看到她們裙底的風景,就必

須坐下來從低角度去看,他正要找個合適的位置坐下來,冷不防其中一個熟女摘

下太陽眼鏡,向他招手:「喂,小楊!」  

  楊以恆一驚,這才認出是公司的一個女同事張怡真,因為彼此不同部門,不

算太熟,她剛才又一直戴著太陽鏡,他竟沒認出來。  

  既然彼此認識,那就好辦了,楊以恆便大方的走近去,在她們中間坐下。張

怡真為他介紹:「這是我女兒萍萍、我弟妹婉芳。婉芳在學校教書。」她們向旁

邊挪開,讓出空位給他,移動的時候免不了拉動裙擺,有心偷看的楊以恆當然不

會放過機會,他看到婉芳的底褲是白色的,怡真也是白色,但有紅綠兩色的小玫

瑰印花,即使坐定之後,她們的裙擺仍不能完全遮蓋那一抹春光,讓楊以恆大飽

眼福。  

  和她們不著邊際的聊了幾句,楊以恆也欣賞夠了,便推說要去買飲料,起身

離開,萍萍卻說:「我也要買點喝的,楊叔叔,我跟妳去。」  

  兩人在人群中穿來穿去,其中又有不少短裙女,但因為萍萍在身邊,楊以恆

不敢太明目張膽的看。  

  萍萍問他:「楊叔叔,妳常來這些音樂會嗎?」  

  「是啊。」  

  「來聽音樂?還是看美眉?」  

  楊以恆沒想到她說話這麼率直,乾笑了兩聲:「聽音樂,順便也看美眉。」  

  「看美眉,還是看美眉的裙底春光?」  

  楊以恆大吃一驚,不知如何回答。  

  萍萍笑說:「不要緊啦,男人都是這樣的嘛。剛才我媽、我舅媽和我,三個

人的裙底都讓妳看光了吧?誰的底褲最漂亮?」  

  楊以恆見她態度自然,也沒生氣,才放下心來:「妳們的底褲都很好看啊,

不過還是妳的最漂亮。」  

  「妳想要嗎?送給妳。」萍萍說著,把迷妳裙往下拉了一點點,楊以恆才看

見她的底褲是兩邊係帶子的。  

  他們現在站在一片矮樹叢後面,四周雖然人多,卻不易察覺他們在做什麼,

萍萍解開帶子,把丁字褲抽出來遞給楊以恆,觸手猶有餘溫,褲襠有一點點濕,

不知是汗、蜜汁還是什麼。  

  「好軟的料子。」楊以恆說:「是名牌吧?」  

  「是人家送我的。」  

  「那妳沒穿底褲,行嗎?」楊以恆想像她現在坐在草地上,春光一定更佳。  

  「不要緊,我包包�還有一件。」萍萍打開她的手提包,拿出一物,楊以恆

又是一驚,還以為她要當眾換上底褲,但萍萍拿出來的是一支手機。  

  「給妳看一段片子。」她說。  

  楊以恆把丁字褲塞進褲袋,接過手機,畫面上是一對男女做愛,楊以恆並不

意外,但仔細一看,女的赫然是張怡真,一絲不掛躺在床上,一個小男生,年紀

和萍萍差不多,伏在怡真身上,屁股一顛一顛的抽插得正爽。短片沒有聲音,但

怡真兩眼緊閉,看起來好像不省人事,服了迷藥似的。  

  「我媽和我表弟。」萍萍說:「我在她的水杯�放了點藥,我表弟怎麼肏她

她都不知道。」  

  「是迷姦藥嗎?妳哪來的迷姦藥?」  

  「也是人家給我的。就是送我底褲的人。」  

  萍萍又在手機上按出另一段短片,還是同一個小男生,女的卻換成怡真的弟

婦,同樣毫無反抗的躺著任他幹。  

  「我舅媽,也就是我表弟的媽媽。當然也是吃了藥。」  

  楊以恆衹覺得褲襠�漲鼓鼓的,萍萍說:「好看麼?如果妳也想肏我媽或者

我舅媽,我可以安徘一下的。」  

  楊以恆深吸了一口氣,現在這個小女生無論說什麼他都不會太驚訝了:「怎

麼安排?」  

  「首先當然要趁我爸爸出差的時候,我在我媽睡覺前,讓她喝下迷藥,那樣

她就以為自己不過睡了個好覺,一點也不會起疑心。——楊叔叔,妳平時有叫小

姐嗎?」  

  「嗯,我一個單身漢,那是不免的啦。」  

  「那就好,妳每次叫小姐花多少錢,就給我多少;妳可以肏我媽和我,一個

價錢兩種享受,好不好?」  

  原來要錢啊,楊以恆心想:還以為是免費的呢,不過張怡真的條件並不比任

何小姐差,再加上她的女兒,還是劃算的。  

  「妳常常這樣做的嗎?」  

  「沒有啦,這才是第一次哦。」  

  「真的?那送妳底褲和迷藥的人呢?難道他沒有……」  

  「好吧,這才是第二次哦。——妳到底要不要肏她嘛?」  

  「要,當然要,還有妳舅媽?」  

  「那得另外安排了。」  

  「好。」楊以恆說:「我給妳我的手機號碼,一有機會妳就馬上通知我。」  

  萍萍笑著摸摸他的褲襠:「不會等很久的。我先回去了。」  

  「別忘了把底褲穿好。」楊以恆說。  

     ***    ***    ***    ***  

  隨後的幾天,萍萍都和他保持聯絡,不時發過來幾張她自己的照片,讓楊以

恆欣賞她的裸體,高解像度的照片纖毫畢現,把楊以恆逗得口水直流,但萍萍說

他爸爸暫時沒有出差,楊以恆衹好耐心等著,一邊用萍萍給他的丁字褲來解饞。

他幾乎每天都會見到張怡真,後者很自然地跟他寒暄,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正

在安排將她當妓女一樣賣給這個點頭之交的男同事。   

 在等候的這段時間,楊以恆卻意外地在等地鐵時遇見了張怡真的弟婦。  

  「是楊先生嗎?」她笑著招呼他:「我是怡真的弟婦,記得嗎?」  

  「「啊,」楊以恆記得的是那天音樂會上她穿的白底褲:「對不起我忘了妳

的名字。」  

  「我叫婉芳。」  

  「對對,婉芳。妳教書的對吧?放學回家嗎?」  

  「是啊,我待會兒有個學生要來補習,可地鐵又誤點了。」  

  「地鐵一誤點,就擠滿了人。」楊以恆看看四周,人果然越來越多。  

  「擠一點也不要緊。」婉芳說:「不要遇上色狼非禮就好了。」  

  「妳每天都搭地鐵?常常遇上色狼嗎?」  

  婉芳臉一紅:「也碰到過幾次。」  

  「有時也怪不得他們啊,人這麼多,身子貼著身子,有幾個男人是坐懷不亂

的柳下惠呢?一時控制不住也是有的。」  

  「妳也有控制不住的時候嗎?」  

  「我?我從來不幹那個,太冒險了。」楊以恆神秘一笑:「我寧可用其他方

法,低風險一點的。」  

  婉芳好奇地問:「什麼其他方法?」  

 「我喜歡找機會偷看女人的裙底。」楊以恆在她耳邊低聲說。  

  「哎呀,妳是說偷拍?」  

  「不不,偷看而已,偷拍就太冒險了,而且留下照片作證據,被抓到了也很

難開脫。」  

  「我有個同事也是這麼說。——那妳怎麼偷看?」  

  「地鐵站就是非常理想的地點。見到有穿裙子的女人走上扶手梯,我就跟在

她後面,看清楚了前後都沒人,就彎腰往她裙底下看,這個方法簡單有效,而且

不必借助任何高科技的工具。」  

  婉芳想了一下,使用扶手梯的時候,很少人會有那麼高的警覺性,她自己就

通常都不會回過頭望後面有什麼人的,楊以恆這個偷窺的方法真的是非常有效。  

  「雖然我不必倚靠高科技。」楊以恆又說:「高科技對我還是有幫助的。」  

  「怎麼說呢?」  

  「現在的手機太好玩了,每個人走在街上都衹顧低頭玩自己的手機,走上了

扶手梯也一樣,注意力都在手機上面,隨我愛怎麼看就怎麼看,就是裙子長一點

也不成問題,衹要裙擺夠寬,不貼著腿,我可以用手把它拉開才偷看,有時幾乎

頭都鑽到女人的裙底下去,她們都懵然不知,好刺激。」  

  地鐵終于來了,兩人上車後,沙丁魚似的擠得不能動彈,婉芳和楊以恆幾乎

是臉貼著臉,她的胸當然也貼著他的胸,婉芳見他臉上露出一抹邪邪的笑容——

也感覺到他們倆緊貼的下身之間,一根東西正在慢慢的硬起來。  

  婉芳同時也感覺到又一衹手慢慢的伸進了她的裙子口袋,她吃了一驚,並不

擔心扒手,她的口袋�也沒有錢,令她吃驚的是那手分明來自站在她背後的人,

而同樣緊貼著她背部的卻是一對乳房,雖然不算豐滿,但柔軟溫暖而富彈性,是

一對女人的奶沒錯,而這女人的手正在她口袋�,隔著薄薄的布料撫摸她的腿,

以及短短襯裙的花邊。摸索了一會,它找到口袋下面綻了線,有一個小洞,兩根

手指穿過去,把洞口撐大,整衹手掌如入無人之境探進婉芳的裙子�面,摸到她

光滑的大腿,天氣熱,她腿上有涼涼的汗珠。手掌穿過又薄又短的襯裙,沿著她

底褲的花邊摸了一遍,然後移向三角形的中央,狠狠揉了兩下,褲襠就濕了。  

  下體緊貼著她的楊以恆也感覺到了,他起先還以為是婉芳在搓揉自己,但婉

芳的手分明握著車上的吊環以保持平衡,他這才看見婉芳背後的女人,她毫不閃

避的和楊以恆對望,臉上似笑非笑,她的手碰觸到楊以恆硬硬的東西,卻一點也

不理會他,衹顧忙碌的挑開婉芳底褲的花邊,侵入她最隱密的部位。  

  婉芳適時輕輕說:「我到站了。」不知是說給楊以恆還是背後的女人聽,女

人的手依依不捨地退了出來。婉芳下車前回頭看了一眼,那女人正在聞著自己的

手指頭,還向婉芳眨了眨眼,嘴角泛起一絲笑意。  

  楊以恆跟她走出車站,「剛才非禮妳的是個女人啊。」  

  「這還是第一次被女人非禮。」婉芳說:「把我的口袋都弄破了。」  

「妳就住這附近?」  

  「衹有幾分鐘路程,很近。」  

  「我陪妳走回去。」  

  到了門口,婉芳開了門,楊以恆滿懷希望地問:「可以進去一下嗎?」  

  婉芳當然知道他想什麼,但她看看�上的鐘:「不行啦,我學生馬上要來了

。」  

  「求求妳嘛,不會花很多時間的。」楊以恆索性跟她進了門,不由分說的撩

起她的裙子,脫下白色的底褲:「那女人弄得妳很興奮嘛,看妳濕成這個樣子。

這底褲就送了我吧。」不等婉芳回答,就把底褲塞進自己口袋�。  

  婉芳說:「好啦好啦,別鬧了,快回去吧。」  

  「不行啊。」楊以恆打蛇隨棍上的拉下褲鏈,把東西掏出來:「妳看它憋得

多厲害,就用嘴巴吧,嘴巴也行。」  

  婉芳無奈,衹好蹲下來,為他吸吮。楊以恆果然憋到不行,一分鐘不到就泄

了。  

  楊以恆滿意地離開,雖然衹是口交,但他知道以後還有機會和婉芳作更親密

的接觸,更使他高興的是不必靠萍萍的迷藥,因而也不必另外再付她一筆皮條費。  

  送走了楊以恆,婉芳脫下碎花裙子,檢視口袋的破洞,好在衹是綻了線,縫

起來就看不出了。  

  門鈴響起,婉芳丟下裙子去開門,門外站著的是她的學生符啟光。  

       第十三章 粗屌緊屄師生孽 乳豐臀肥母女騷  

  婉芳開了門,對符啟光說:「妳進來等我一下,我先把東西收拾收拾。」  

  說著,她自顧進了飯廳,彎腰撿起散落在地上的一堆書本,符啟光跟在她後

面,不能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婉芳壓根忘了自己下身沒有穿裙子,襯衫下面露出又短又薄的襯裙花邊,比

迷妳裙還短,遮不住她一雙光滑的美腿。她一彎腰,沒有穿底褲的臀部更是完全

暴露在符啟光的眼前。又白又圓的兩瓣屁股、中間是顏色略深的肛門、還可以見

到她前面的兩片陰唇,好像在朝他眨眼睛。  

  「原來老師要上我啊……」符啟光大為興奮,婉芳要他放學後到她家�補習

,他衹道是這兩個月功課退步了,並沒想到別的,原來老師是要勾引他,還騷得

連底褲都脫掉了。符啟光便不客氣,拉下褲鏈,把東西掏出來。  

  婉芳背對著他還在絮絮的說:「剛才地鐵又遲到了,我剛剛才進門,東西都

沒有收拾好……」直到符啟光的手摸在他的光屁股上,她才想起自己不但沒穿裙

子,連底褲都被楊以恆拿走了,這一驚非同小可,正慌亂間,已感到符啟光的唇

貼在她的屁股上,狠狠親了一下,還輕輕咬了咬,淫笑說:「老師,妳的屁股好

性感喔。」  

  「不,不要……」婉芳要待站起來,符啟光已從後面擁住了她,兩衹手掌一

邊一衹隔著外衣握住她的乳房,婉芳要護住自己的前胸,卻感到兩腿之間出現一

根硬硬的東西,就要往她陰唇中間鑽,她顧得了上面顧不了下面,終于和符啟光

一起摔倒在地板上。  

  「不要動啊,讓我進來嘛。」符啟光熱熱的氣息噴到她後頸上,婉芳還在掙

扎:「不要,妳不能這樣,我是妳、妳老師……」  

  「媽的還裝什麼嘛。」符啟光不耐煩起來:「又是妳脫了褲子引誘我的,這

會兒又裝什麼聖潔?」  

  「不是,我沒有……」婉芳不知如何解釋,符啟光也不要她解釋,他把老師

壓在地板上,濕濕的龜頭終于找到了入口,然後就深深地插入了婉芳的陰道之內

。  

  這是符啟光的第一次,因為經驗不足又太過興奮,抽插不到幾下就射了,精

液倒是很充沛,把婉芳的洞注得滿滿的。符啟光發泄完畢後,把頭埋在婉芳的發

叢�,深深呼吸她的發香、體香混雜著汗水甜甜酸酸的氣味,好一會他才站起來

,抽了張紙巾擦拭自己。  

  婉芳連忙站起來,走到房�,在床邊坐下,同樣抽了張紙巾塞進陰道�,薄

薄的紙巾很馬上就濕透了。婉芳心中咒罵:「小色狼,射這麼多……」把紙巾丟

在地板上,陰道�再塞進另一張,一擡頭,卻見到符啟光站在房門邊,長褲已脫

去了,一手握著那跟剛剛侵犯過他老師的東西,搓揉著,臉上又露出淫笑:「老

師,剛才不過癮,咱們再來一次。」  

  「妳不要過來!」婉芳大叫,邊用手護住下體:「妳強姦我,我要報警!」  

  符啟光的笑容退去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迷惑,事情好像不是他想像的那樣

。到底是怎麼回事?  

  「報什麼警?」他驚疑不定,小弟弟也軟了下來:「什麼強姦?明明是妳勾

引我的,連褲子都脫掉了,還……」  

  「我沒有!」婉芳叫起來,把小男生嚇了一跳:「我的裙子口袋破了,我脫

下來看,開門的時候忘了穿上,我沒有脫了褲子勾引妳!」  

  婉芳掩著臉抽泣起來,符啟光這才意識到事態嚴重,連忙走到床邊跪下,眼

睛卻忍不住向婉芳緊貼的兩腿之間露出的一叢黑毛投過一瞥:「老師,妳不要哭

好不好?我真的是不知道啊,求求妳不要報警,求求妳!」  

  婉芳看看他,見他一臉惶恐,顯然是真害怕了,反而有點不忍心,再想自己

剛才也是,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小男生面前彎腰露臀,真要報警,恐怕自己也要負

上一部份責任。  

  「算了。」她說:「妳起來吧。」  

  符啟光聽話地站起來,不知該怎麼安慰這個無辜被自己強姦的女人,便摟住

她,伏在她的肩上,又聞到了她的發香體香和汗味,婉芳低著頭,見到他的一根

東西,剛剛強姦過她的那一根,貼在她的胸前,慢慢地又硬了起來。  

  符啟光挨在她身邊坐下,沒有要穿上褲子的意思,一雙眼睛仍盯住她緊貼的

兩腿間那叢黑毛。婉芳用手掩住下體。符啟光吞了一口口水:「老師,妳會懷孕

嗎?」  

  婉芳搖搖頭:「我扎了。」  

  「剛才我真的是按耐不住喔,」符啟光說:「妳那麼性感,我又從來沒見過

……」  

  「妳從來沒見過女人的身體?」婉芳問:「網上那些不算。」  

  符啟光咬著唇,半晌才說:「我偷看過我媽。偷看她換衣服。」  

  「那很正常啊。」婉芳想:不知道承邦有沒有偷看過她?  

  「我躲在她房間外面的陽臺,事先把落地窗的窗簾留下一道縫,就可以看到

她換衣服的過程。」  

  「沒有被她發現嗎?」  

  符啟光搖搖頭:「老師,我告訴妳一件事,妳不要跟別人說。」  

  「是什麼事?」  

  「大概兩個月前,我媽從外面回來,我已經在陽臺外面等著偷看,」符啟光

回憶著:「她進房後就脫掉外衣裙子,連奶罩也脫去,衹穿著一件黑色的蕾絲底

褲,坐在床上,然後我看見他一手隔著底褲自慰,另一手則揉著自己的奶頭,揉

了一邊又揉另一邊,他的乳暈顏色很深,奶頭被她搓得硬梆梆的……」  

  符啟光的小弟弟好像也和他一起在回憶,頭漸漸的昂了起來,包皮褪下,露

出濕濕的頂端。  

  「我正看得起勁,冷不防我媽的房門開了,一個男人閃進來,我媽臉上露出

笑容,說:怎這麼久?我看清楚進來的男人,差點叫出來:他是我的姑丈!」  

  「啊喲!」驚叫起來的是婉芳。  

  「姑丈嘻嘻笑著,也不答話,把自己剝得精光,撲到床邊,扯掉媽媽的黑色

底褲,低聲說了一句好濕啊還是什麼,就掰開媽媽的腿,埋頭舔她的屄。媽媽發

出一聲舒暢已極的呻吟,平躺在床上,享受姑丈的舔舐。我在外面看著,下面硬

到不行,真恨不得在房�給媽媽舔屄的就是我……」  

  符啟光完全沈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一根東西已完全勃起了。他拉過婉芳的

手,婉芳略一遲疑,就把手按在它上面,剛剛才強占過她的屌,上面還沾有她的

蜜汁,現在又已經昂起頭、散發著熱力,彷彿等待另一次衝鋒陷陣。  

  「然後他們就做愛了,我第一次親眼看到人家做愛,他們離我不到十尺,他

們的動作、發出的聲音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也聽得清清楚楚。我媽真會叫,聽她

那樣叫法妳就知道:她是真的在享受,享受性愛的歡樂。我姑丈還沒射呢,我在

窗外就先射了,我從來沒射過那麼多,�角都濕了一大灘……」  

  他喘息著,好像真的才經歷過一場痛快的性愛,他的手伸過來解婉芳上衣的

鈕扣,婉芳也不抗拒,符啟光拉開她的衣襟,露出潔白的蕾絲奶罩,他隔著奶罩

撫摸她的一對奶,很溫柔,一點沒有先前強姦她時的粗魯。他的唇湊過來親她的

臉,吮去臉上殘留的淚水。  

  「可是好戲還在後頭呢,」他在她耳邊繼續說:「我才興奮得忍不住射了,

我媽和我姑丈在房�還肏得起勁,這時房門又開了……」  

  「啊喲!是誰?是……妳爸爸?」  

  「是我姊姊。妳記得她麼?早兩年才畢業的。」  

  「妳姊是……符燕珊對吧?我記得的。」婉芳記憶中的符燕珊是一個體態有

點豐滿的女生,一對驕人的大奶笑,起來很甜,「然後呢?然後怎麼樣?」  

  「我姊一進來就說:哎呀怎麼妳們都不等我?我媽一邊伊伊哦哦的呻吟,一

邊說:誰叫妳這麼遲?快上來!我姊就三把兩把脫光了,跳上床……」  

  「他們……」婉芳驚訝不置:「他們三個人……?」  

  「原來他們早就搭上了,我姑丈一根屌插了我媽的屄又插我姊的,她們倆的

叫聲此起彼落,不知多麼爽的樣子……」  

  婉芳憐惜的擁住符啟光的肩。這個年紀的少年,親眼目睹自己的媽媽姊姊和

親戚通姦,他的激動和震撼必定是難以想像的。「妳說這是兩個月前的事,後來

有沒有再碰見過?」  

  符啟光點點頭:「後來就不是無意碰見了。那次之後,我就常常留意他們的

動靜,結果又被我偷看過三四次,他們三個人在房間�,什麼性愛花樣都來,我

姑丈最愛看我媽和我姊親熱,要她們親嘴、彼此舔奶、舔屄,有時候還屄貼著屄

磨上一陣,還互相比較誰的蜜汁多、誰比較濕一點,然後姑丈就舔我媽的屄,要

我姊吮他的屌,他的嘴巴和屌輪流享受她們的兩個,不,兩個人上下一共是四個

洞……」  

  符啟光一邊憶述,他的屌也漲到不行,婉芳感到自己的屄也癢癢的。「更變

態的是,姑丈在我媽洞�射了精之後,精液流出來,我姊就給她舔……」  

  「妳姑丈都不戴套子的嗎?」  

  「多半都沒有。不過他很小心的,從不在我姊�面射精,都射在我媽那邊,

我想她和妳一樣做了結扎。」  

  婉芳點點頭。符啟光又在她耳邊說:「老師,我……我想再來一次,好不好

?」  

  婉芳咬著唇,看了他的東西一眼:「如果我說不要呢?妳會再強姦我嗎?」  

  「妳還在生我的氣嗎?剛才是我不對……」  

  「我沒生氣。記得,妳想和女生做愛,一定要她同意,不能用強的。」  

  「我知道,以後再也不會了。」符啟光見她不拒絕,便伸手替她解下奶罩,

婉芳取出還塞在她陰道�的那張紙巾:「妳看妳,射了那麼多。」  

  「我剛才是不是射得太快了?為什麼我姑丈能肏那麼久呢?插了這個再插那

個,都不射。」  

  「妳是第一次吧?那是很正常的,」婉芳在床上躺下來:「衹要多操練,慢

慢就能控制,延長做愛的時間了。」  

  「我可以和妳操練操練嗎?」  

  婉芳嫣然一笑,張開腿:「先給我舔舔。」  

  符啟光求之不得,一張嘴巴馬上貼上了她的陰唇,婉芳指引著他找到她的陰

蒂,小男生便含著她吮吸起來,她的蜜汁不斷流出,沾得他一臉都是。  

  舔夠了,符啟光直起身子,把屌對準她的屄,婉芳握著它,他一推,那東西

便穩穩當當的又插進了婉芳濕滑的洞�。  

  「以後我就來和老師練習做愛。」他淫笑說。  

  「別忘了,妳是來補習的。我還沒問妳呢,近來成績怎麼退步了?」  

  「就是因為偷看我媽他們啊。」符啟光一邊抽插,一邊用手揉她的奶,手法

熟練得不像個初試雲雨的少年:「一天到晚都在想她們光著身子的模樣,哪�還

有心情唸書?——要是每個星期能這樣做一兩次愛,發泄一下,應該就沒事了。

」  

  「那我不成了妳泄慾的工具了?」  

  「當然不是。」符啟光喘息著:「妳是我——是我的第一個女人。」  

  「妳是第一個強姦我的人。」婉芳閉著眼,發出微微的呻吟。  

  符啟光嘿嘿一笑,低頭親她的嘴,兩條舌頭糾纏了好一會,符啟光說:「妳

們女生不是都喜歡幻想自己被強姦的嗎?」  

  「妳聽誰說的?幻想是一回事,真的被強姦又是另一回事。」  

  符啟光又捅了她十幾下:「夠勁,比剛才爽得多了。老師,妳的屄好緊啊。

我媽的屄不知道緊不緊?」  

  「妳想肏妳媽的屄?」  

  「當然想,還有我姊,像我姑丈那樣同時享受她們倆。」  

  「妳可以試試啊。妳媽既然能和妳姑丈上床,應該也不會拒絕妳吧。」  

  「妳說得也有道理。」符啟光下身的抽插動作不停:「也許我該直接跟她說

。」  

  「萬一她不肯的話,妳就用她和姑丈通姦的事來要脅她。」  

  「對,對,我怎沒想到?老師妳真聰明。」符啟光興奮起來,終于射了,雖

然沒有第一次那麼多,也還是一大泡。師生倆緊纏的身體分開,兩人身上都是汗

水淫淫,各自拿紙巾擦拭下體。  

  「老師妳不是有個兒子嗎?叫什麼來著?」  

  「承邦。」承邦正巧今天有事要晚一點才回來,婉芳想:要是承邦在家,剛

才就不會讓楊以恆進門,不會讓他把底褲拿走,也就不會被符啟光強姦了,看來

一切都是注定的。  

  「對。要是他提出要和妳上床,妳會答應嗎?」  

  「說到哪�去了?我又不——」她本想說我又不像妳媽那樣淫蕩,但轉唸一

想,自己不但明明和一個學生上了床,剛才還給另一個不算太熟悉的男人口交,

還吞下他的精液,算來也不比符啟光的媽媽好多少。要是承邦發現她和別人通姦

,拿來要脅她,她會不會和自己的兒子幹炮呢?  

  「等我和媽媽和姊姊弄到手,」符啟光說下去:「我要妳們兩個或者三個人

一起來,老師,妳有沒有和女人做過愛?」  

  婉芳白了他一眼:「問這個幹什麼?不告訴妳!我們的事,妳也不要到處亂

說,人家知道了,我可是要坐牢的。」  

  「放心吧,我不會亂說的。」符啟光看見她的乳溝有細細的汗珠,低頭替她

舔去,笑說:「我已經嘗過妳的淚水、蜜汁、唾液和汗,妳的體液我差不多都嘗

過了,就欠一樣。」  

  「怎麼?妳還想嘗我的……我的尿啊?」  

  「我喜歡聞女人的尿騷喔,我媽和我姊的底褲上常常有那種騷味——對了,

妳說妳剛才脫了裙子,是因為口袋破了,那怎麼又沒穿底褲呢?」  

  婉芳怎能告訴他底褲是讓另一個男人拿走了,衹好說:「天氣熱嘛,反正我

�面有穿襯裙啊。」  

  「原來倪老師喜歡不穿底褲去上課的啊。」  

  婉芳還沒回答,忽聽到外面有開門聲,然後是承邦的聲音:「媽,我回來了

。」  

  「我兒子回來了。」婉芳低聲對符啟光說:「妳不要作聲,等他進了房,妳

就快點走吧。」  

 「不是還要嘗嘗妳的尿嗎?」  

  「哎呀沒有時間了,下次吧,下次再嘗。」

       第十四章 父女亂倫甥窺窗 兄妹通奸嫂牽線  

  符啟光母姐的事實在太刺激了,婉芳雖然不是愛說是非的女人,隔天仍然忍

不住向兩位閨中密友講述了一遍,只是隱瞞了符啟光的名字,當然也沒有提到她

和小男生上床的事。  

  「這個媽媽好色喲。」她二十幾年的死黨淩梵說:「不過這還不算是亂倫吧。」  

  「這還不算亂倫嗎?」另一個叫葉秀嫻的說:「他媽媽和他姑丈耶。」  

  「對啊。」淩梵說:「就是他媽媽的老公的妹夫,雖然是親戚,但彼此沒有

血緣關系,就是把她女兒也算上,也是一樣。」  

  葉秀嫻想了想:「你這樣說,好像也有點道理……不過,媽媽和女兒同時跟

一個男人上床,好像有點那個吧?要是兩姊妹的話還可以。」  

  「就是啊,」婉芳說:「我一想到做女兒的和媽媽一起脫光了玩性愛遊戲,

就什麼……倒不是反感,其實我還覺得這樣的組合滿刺激的。」  

  「什麼叫兩姊妹還可以?」淩梵說:「你有過經驗?和你姊姊玩3P?」  

  「那倒是沒有,不過我有個經驗和這個小男生有點相似。」  

  「什麼經驗?」婉芳問道:「你撞見你媽和別的男人上床?好像沒聽你說過

嘛。」  

  「這種事哪能隨便說?」葉秀嫻清清喉嚨:「也不是我媽,那時我還小,十

二三歲的樣子,有一天到我舅舅家玩,在他們的院子外面,百無聊賴的看螞蟻搬

家,然后我聽見一個房間里有什麼聲音,覺得好奇,就在窗子外面張了一下……」  

  「看到什麼了?」婉芳和淩梵幾乎是同時問。  

  「是一男一女在做愛。」葉秀嫻像穿過時光隧道般回到那個歷史現場:「男

的站在床邊,背向著我,我只能看到他的屁股,正在有規律的動作,女的在他前

面,仰天躺在床上,我看見她張開的腿、一邊奶子和上面硬硬的奶頭、以及她的

下巴,雖然沒看到臉,但從身形來看,是我舅舅和我表姊。」  

  「爸爸和女兒啊,」淩梵說:「這就是如假包換的亂倫了。」  

  「我一邊看,一邊覺得褲襠里癢癢的,忍不住用手去搓。那是我第一次看見

男女做愛,也是我第一次自慰。」  

  淩梵這時已經忍不住伸手到自己的裙底下。她們是在一家夜店里,昏暗的燈

光,有效地掩蓋了她在桌子下面的動作。  

  「舅舅射精之后,我才看見他是戴了套子的。他把套子褪下來之后,表姊坐

起來,還含著他的屌吮吸了一會,意猶未盡的樣子。過了幾分鐘,他們倆若無其

事的走出來,我找個沒人注意的機會,溜進房間里,那是我表姊的房間,我在垃

圾桶里找到那只套子,沈甸甸的,我用紙巾包著它,小心地不讓里面的精液流出

來,帶回家里。那時我雖然對男女之事半懂不懂的,也知道我看到的不能向別人

說。那之后好幾天,我只要一個人在房里就自慰,一邊回想他們做愛的情形,一

邊聞套子上的氣味,一開始我不敢嘗舅舅的精液的,后來我想:表姐既然能吮吸

他濕淋淋的屌,應該沒關系吧,就試著嘗了一點……」  

  「從那時起你就上癮了。」婉芳笑說。  

  「我上癮的不光是盛著舅舅精液的套子。我就像你說的那個小男生一樣,不

放過每個可以偷看的機會,我甚至算準時間守在表姊的窗子外面,等候電影上映

似的靜候他們進房、脫衣,然后表姊會先給舅舅口交,吮得他完全勃起了,才躺

到床上,輪到舅舅舔她的屄,兩個人都興奮起來了……」  

  「應該是三個人都興奮起來了——還有窗外偷看人家打炮的小女生。」淩梵

說。  

  秀嫻捶了她一下,接下去說:「然后他就戴上套子,插進她的屄。我總是等

他們完事出來之后,再偷偷溜進去拿走舅舅丟下的套子,也不知吃了多少他的精

液。」  

  「難怪你的皮膚那麼好。」婉芳說:「原來從小就進補了。」  

  「這樣幾個月之后,也許大半年不記得了,有一次我錯過了前戲,偷看的時

候他們已經在肏著了,像我第一次看見的那樣,可是我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看了

一會才發覺是那女的叫聲有一點不同……」  

  「喲,不是你表姐嗎?」  

  「我一邊看一邊納悶,等到他們肏完了,女的坐起來我才看見她的臉——」

說到這里,秀嫻故意吊她們的胃口,停下來喝了口水。  

  「到底是誰嘛,臭屄,別賣關子好不好?」淩梵忍不住問。  

  「是我姊。她比我大三歲,和我表姊同年。」  

  淩梵和婉君都不作聲,過了好一會淩梵才開口:「你舅舅真是一頭大色狼,

肏自己的女兒還不夠,連外甥女兒都把上了。那麼……你自己呢?他該不會放過

你吧?」  

  「看到我姊也和他有染,我就知道他遲早會對我下手的。」秀嫻說:「可我

不但不害怕,反而有點期待,看到我姊和表姊吮他的屌吮得那樣滋味,被她肏的

時候又叫得那樣興奮,我也很好奇,那樣一根屌含在嘴巴里,插進屄里是怎樣的

感覺……」  

  「到底給你盼到了吧?」婉芳問。  

  「一年多后,我差不多十五歲了,可能要發育到這個程度,他才有興趣。一

天舅舅來我們家,想必是他精心挑選的時間,看準了那天家里沒人,他進來我房

里,見到他看著我的眼光,我心里明白:這一天終于來了。他在我床邊坐下,說

了一大堆你好可愛啊那些廢話,然后就開始觸摸我,試探著碰觸我的胸脯,我雖

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很緊張,低下頭不敢看他。他喃喃說了些不要怕、不

會弄痛你的話,開始脫我的衣服,露出赤裸的奶,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那時

奶還很小,但他很興奮,親吻、含吮我的奶頭,我有一點點痛,但沒說什麼,他

跟著褪下我的褲子和底褲,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我穿的是一件有小白兔圖案的底

褲。舅舅看到底褲褲襠上的衛生棉墊,怔住了。」  

  「啊喲,」淩梵吐出一口氣:「你月經來了。真不巧。」  

  「他千算萬算,卻沒算到這一點。」秀嫻說:「所以那天他沒得逞,但他實

在是太興奮了,出去擰了把濕毛巾,把我下面抹乾淨,仍然給我舔了一遍,我第

一次被舔,陰蒂被他含著的感覺真是太棒了,他舔過我后,就把他的屌掏出來要

我摸、要我吮。我已經看過我姊她們不知多少次了,自己吮還是第一次,他的屌

好像比以前我見過的還要粗大,嘴巴都撐滿了,我雖然已經吃過他的精液,但直

接射在嘴巴里的精液,暖暖的,感覺還是有些不同,他很驚訝我口技的熟練,直

誇我有天分。什麼天份喲。」  

  秀嫻嘆了口氣。淩梵追問:「那后來呢?」  

  「后來?后來就沒有了。」  

  「怎麼?……你的經期過去后,他不再來找你了嗎?」  

  「我告訴他我的經期還有四五天,他說到時再來找我。過了幾天,我放學回

家時,媽媽告訴我,舅舅出了車禍,還沒送到醫院就死了。」  

  婉芳和淩梵都發出一聲嘆息。半晌,婉芳說:「我就說呢,認識你那麼久,

都沒聽說過你有個舅舅的。」  

  淩梵說:「這麼說來,你這也不算真正的亂倫。」  

  「還不算嗎?我給他口交了耶。」  

  「就是他肏你屁股也不算,要肏屄才算數。」  

  「你的標準可真高。」秀嫻說:「這樣的亂倫經驗,你有嗎?」  

  「當然有啊。」  

  「真的?跟誰?」婉芳問:「有血緣關系的?真的肏屄嗎?」  

  「還是不戴套子的呢。」淩梵有點得意地說:「是我哥。」  

  婉芳和秀嫻都見過他的哥哥,沒想到他們會兄妹亂倫,不免有點愕然。  

  「我以前在家里都是很隨便的,多半只套一件T恤,里面不穿奶罩,下身就

只有三角褲,引得我哥常常偷看我,看我突起的奶頭、半露的屁股、底褲下面若

隱若現的陰毛……邊看邊吞口水,我假裝不知道,心里卻樂著呢。但他也只是偷

看,沒表示過什麼。后來他結婚后搬了出去,嫂嫂和我也很親近,我大三那年,

有一天嫂嫂來找我,說是我哥生日快到了,她想送件禮物給他,問他要什麼,我

哥卻提出了一個很特別的要求……」  

  婉芳和秀嫻都隱約猜到那是什麼樣的要求了。「他告訴他老婆,想要自己的

妹妹?」  

  「嫂嫂一開始也很震驚,但經不起我哥慫恿,她也知道我一向開放,所以姑

且試試,問我肯不肯和我哥上床……」  

  「你就一口答應了?」  

  「我哥想和我上床耶,我覺得很刺激,就同意了。可我沒問清楚,那天到我

哥家里才知道,我嫂嫂也會和我們一起,玩3P。」  

  秀嫻笑起來:「這才叫刺激呢。」  

  「我嫂嫂的身材很不錯哦,一對奶豐滿堅挺,底褲一脫,喲,那一把陰毛,

又濃又密,長到肚臍下面喔,我一看見就忍不住要摸,我哥就讓我們倆先玩,這

還是我第一次和女人親熱……」  

  「我記得我第一次和別的女人親熱。」秀嫻瞟了婉芳一眼:「碰上了個女色

狼。」  

  「哎呀,什麼女色狼?」婉芳擰了她一把:「是你引誘我的好不好?你才是

如狼似虎的性飢渴呢。」  

  「逗你的啦。」秀嫻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咱們也有好久沒親熱過了,哪

天有時間得好好和你磨一磨。」  

  「太久沒親近,都生疏了不是?」淩梵感慨的說:「我以為我們三個已經夠

親近的、無話不談的了,想不到還是有些事從來沒提起過,要不是秀嫻說起你舅

舅,我也不會提到和我哥的事……」  

  「你那次真的不用套嗎?」秀嫻問。  

  「我哥堅持不要用,我也很擔心,搞大了肚子怎辦?我可是乖女孩耶,男生

不戴套子是絕不能肏我的,可我哥說吃點藥就沒事的,我也只好由他。沒想到,

他的屌直接貼著我陰道內壁的感覺,和戴著套子干有那麼大分別,我達到從前沒

有過的高潮,他大概也是,精液把我灌得滿滿的,還不住往外流,都由我嫂嫂一

口一口的吞了。后來我哥再肏我時,他從后面插進來,我嫂嫂在前面含住我的陰

蒂,我興奮到不行,幾乎要昏過去了。」  

  「你們兄妹倆干了幾次?」  

  「那次我在我哥家待了一整天,讓他肏了四次,不過他很體貼,后來的幾次

都戴了套,免得我擔心。真是難忘的經驗。」  

  「后來你還有繼續和他上床嗎?」婉芳問。  

  「有啊,我結婚后停止了一段時間,后來離了婚,身邊沒個男人,有需要時

就去找我哥發泄一下。」  

  「那樣也很好啊。」  

  「所以我認為亂倫是可以接受的,亂倫為什麼是禁忌?不就是因為優生學的

考慮,近親交配會生出低能的后代嗎?那如果純粹只是性愛,做好避孕措施,就

沒有問題了吧?」  

  「這話說得也是。」秀嫻不住點頭。  

  「哎呀,我得回去了,」婉芳說:「明天早上還有課呢。」  

  她站起來,淩梵卻笑了,婉芳低頭看時,她剛才坐的椅子上,濕了一小灘。  

  「我看你是忙著回去找老公干一下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掰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好像很好看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