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打工記

 南方的春天,萬物複蘇中總帶著氤氲水汽,陽光慵懶不肯出力,讓宿舍里到處都是濕漉漉的,地板,牆壁,還有讓雯雯發愁的被子。又潮又沈,晚上蓋在身上像一坨冷掉的煎餅。

  雯雯已經在這所南方重點大學里讀了一個多學期,依舊不能完全適應,甜滋滋的西紅柿炒雞蛋,放堿的細面條,還有這老是纏著人不放的討厭濕氣。

  還好,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哥哥李浩也在同所大學,算是讓雯雯在離家千里的陌生城市有種安心的感覺。

  說起李浩哥哥,雯雯的腦袋里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麽界定兩人的關系,雖然一直叫哥哥,其實他也只比她大一個月而已。

  兩家人從雯雯三歲起就比鄰而居,這麽多年來好的跟一家人一樣。李阿姨常和雯雯媽媽開玩笑說以后讓雯雯當他們家兒媳婦算了。

  大人說笑歸說笑,但兩位媽媽不知道的是,其實雯雯和李浩,在他們13歲的那個暑假,已經于懵懂間發生過不該發生的事情。

  自從那以后,兩人一直維持著一種介于兄妹和秘密戀人間的關系。或者是李浩單方面把雯雯當可愛女友和找機會發泄青春欲望的容器,雯雯呢,盡管胸部已經長到很大,但腦子在這方面似乎沒有發育完全,沒太多做人家女朋友的自覺和體貼,只是從小到大一直是乖乖女,李浩哥哥啦,家長啦,老師啦,說什麽是什麽,特別是上了大學以后,環境陌生,不大適應,更是把李浩當主心骨一樣崇拜。

  李浩雖然是勉勉強強才考上的重點,但他活動能力實在不錯,盡管只是大一,已經在校學生會里很吃得開。

  有時候看看單純的雯雯,他都發愁,這丫頭再這麽天真呆萌的繼續放任下去,大學畢業一出社會肯定讓別人吃的連渣的不剩。

 他就托師兄介紹雯雯課余去一家熟人的小型英語培訓機構做前台和教室管理,工作簡單,算是一個初步鍛煉吧。

  雯雯上班第一天,就博得了來上英語課的大小學生一致喜愛,小朋友們說她像美羊羊,又白又軟眼睛又大樣子又好看,青春期的男生則私下滴咕:「哇靠,好正點,還是三次元難得的童顔巨乳啊!真他媽想揉一把!」

  下課的時候,幾個不懷好意的男生借著去前台拿課程資料的吃了雯雯不少豆腐,雯雯一無所查,只覺得被大家問的手忙腳亂,臉都紅了。

  好不容易捱到晚上最后一堂課結束,等雯雯和同事小圓收好資料,檢查好教室門窗,已經晚上10點。

  小圓被她男朋友接走,雯雯孤零零的在前台又等了一會兒,李浩才趕過來:「寶貝對不起,忙學生會那堆破事現在才完,寶貝等急了吧?」

  雯雯錘了他一下,才說:「壞哥哥,現在整個樓都沒人了,我一個人等的嚇死了!下次要早一點來接我∼」李浩看她嘴巴微翹的嬌憨摸樣,心里不由癢癢,摟著雯雯就朝她親過去,雯雯嚇了一跳,含羞帶怒的推他:「浩浩哥干嘛啦,會被人看見的……」

  李浩一邊沒頭沒腦的親她的臉耳朵脖子,一邊把手伸進衣服里揉捏她的豐潤柔軟的乳胸,還含糊的說:「沒事,你都說樓里沒人了,好寶貝,讓哥哥親親……「雯雯被他弄得鬓發微亂,臉色發紅,氣喘籲籲,衣服也半敞開,李浩摸的不夠勁,干脆把雯雯的乳罩前扣一解,兩個大白兔立刻活活潑潑的露在空氣中,被親的頭暈的雯雯胸前被冷氣一激清,醒過來,趕快推他:「浩浩哥好啦,我們不能在這里這樣子,會被人發現的……」李浩這時候已經熱血分別流向上下兩頭,半路刹車相當于要命,簡直不可能。

  他一把抓住雯雯的兩只手,把她壓在地毯上,喘著粗氣說:「寶貝……哥哥實在是忍不住了,最近忙死,沒找著機會干你,我都憋死了!好寶寶,讓哥哥爽一下……」說著,俯下身含住雯雯的乳頭吮吸舔弄不止,雯雯渾身一顫,她的乳頭非常敏感,基本被玩弄到就會覺得全身酥麻麻好像有電流通過,掙紮的力量不由自主的變小。

  李浩將雯雯的乳房乳頭舔弄的茲茲有聲,好像吃棒棒糖那樣,雯雯開始難耐的扭動身體,嘴里發出輕輕的哼聲。

  李浩放開雯雯的手,開始一邊繼續揉捏雯雯的另一只乳房,柔軟雪白的乳肉在他的手中變幻各種形狀,一邊伸手下去摸雯雯的小穴。

  雯雯的陰部天生肥厚多汁,像朵牡丹花那樣一下子就把李浩的手指吞了進去,李浩挖弄了幾下,感覺濕濕的,不由一笑,抽出手來放到雯雯眼前,手指間的粘液順著指縫流到了手掌上,雯雯大窘,閉上眼睛臉紅紅的扭到一邊:「壞哥哥干嘛羞我!」

  李浩壞笑:「有啥羞的,都干過多少回了!你上面說不要,下面誠實的很哦。」

  說著,扳著雯雯的臉,把濕乎乎的手指插進了她嘴里,雯雯不能真心咬,也躲不開,只好老老實實的把李浩的手指舔干淨,因爲雯雯的身體很健康,所以她的體液並沒什麽異味,反而有種少女的淡淡清香甘甜。

  李浩手指被雯雯溫軟柔滑的舌頭舔過,身體一把火燒的簡直要焦掉,再也忍不住,壓在雯雯身上蹬掉褲子扶住龜頭在雯雯肥美的陰唇上蹭蹭,趁著她流出的體液一個挺身,就把陰莖插進了雯雯陰道里。

  兩個人都呼了一口氣,李浩是爽,雯雯呢,則是一段時間不做,有點難接受男人的陰莖再次插進自己緊致的小穴里。

  李浩看身下雯雯皺著眉頭的臉,忍著自己想馬上大力沖刺的欲望,開始比較緩慢的抽插,讓雯雯適應,同時不住親她的臉,耳朵脖子讓她放松。

  其實他也不是特別好受,雯雯就是有這個問題,只要一段時間不做,再次被插入總是緊的好像處女一樣,不開拓一陣不行。

  李浩的緩兵政策起了作用,一會兒,李浩覺得里面不再像剛插入那麽緊的厲害,雯雯也舒展眉頭,有了配合的意思,他心里大喜,開始快速挺動屁股大力征伐起來,雯雯被他頂的嗯嗯直叫 「浩浩哥,浩浩哥輕一點,啊……嗯……哥哥,嗯,好舒服,不要,嗯嗯,啊,頂到了,頂到了……」

  因爲雯雯的陰道天生比較淺,李浩每次總是可以比較容易頂到雯雯的子宮口,他每次都很喜歡使勁用龜頭去頂開那個屏障,把自己的精液射進雯雯的子宮里面,這次也不例外,大力抽插間興奮的低吼:「哦,哦,要頂開了,干進去,哥哥我干死你……」雯雯被頂的又舒服又有點痛,哀求說:「哥哥,嗯,輕一點,不要……啊,頂進來了,啊……嗯……」原來李浩已經頂開了雯雯的子宮口,龜頭在雯雯的身體深處做活塞運動。

  雯雯眯著眼睛已經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時何地了,修長雙腿纏著李浩的腰,叫到:「好硬……好熱,啊,身體要化掉了,不要,嗯……」她的陰道開始不由自主的抽動,是高潮的前兆,李浩的肉棒被她的陰道這麽擠壓揉弄,也受不了了,龜頭就卡在子宮口一跳一跳的,把自己的精華全部射進了雯雯子宮里。

  于此同時,雯雯也感覺巨大的甘美席卷全身,那一瞬間仿佛已經飄到了云端,如此美妙。

  李浩射過之后,全身脫力的伏在雯雯身上,但陰莖並沒有從雯雯陰道里抽出來,還那麽半軟不硬的放在里面,只是沒有插的那麽深,龜頭退后一點頂住雯雯的子宮口,好讓精液繼續留在雯雯體內不要流出來。

  雯雯在高潮之后也全身發軟,任由李浩壓著,閉著眼睛躺在地毯上喘息。

  說實話,雯雯其實挺喜歡李浩哥哥干她,因爲幾乎每次兩個人都可以同時達到高潮,十分和諧。就是李浩經常喜歡把精液留在她子宮內這個她常憂心忡忡。

  她摸摸李浩的頭:「浩浩哥起來啦,唉,真是的,又射進人家子宮里,清潔不干淨會懷孕的!」

  李浩還是不想動,把頭埋在她巨大的雙峰之間悶悶的說:「不會,你的周期都是我在記好不好,每次都是我提醒你要準備衛生棉!你現在是安全期,沒事啦!」

  雯雯聞言摸摸自己的頭,不好意思的笑起來。

  兩人又纏綿了一會兒,才起身穿好衣服坐地鐵回學校,差點沒趕上宿舍宵禁,李浩沒什麽所謂,大不了去外面開房再戰一場。

  雯雯卻怕她夜不歸宿會讓室友懷疑雯雯是壞女孩,不再對她友好,而且萬一被舍監查到會被通報批評,太丟人。

  李浩遺憾的目送她回宿舍,心里卻微微得意——這漂亮可愛的乖丫頭是我的!他想起男生臥談會上舍友對他的各種羨慕嫉妒恨,嘴角上揚,哼著歌走了……

  ++++++++++++++++++++++++++++++++++++++++++++++++++++++++++++++++++++++

  日子一天天過去,雯雯課余時間,去那個小型英語培訓機構做事也越來越得心應手。

  她是一個對工作學習都非常認真的人,總是在自己有能力的做好的事上做到最好。培訓機構的主任,來講課的老師們,同事小圓……都覺得她不錯,更不用說那些第一天就被她俘虜的大小學生們。

  李浩呢,因爲常常可以在下班后沒人的培訓機構和雯雯做愛,最近也開心的很。雯雯發現自己對學校,對這個城市慢慢都有了歸屬感,生活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這天晚上下班,雯雯例行等李浩來接她回學校,她可不敢再和李浩在這里胡搞,今天主任不曉得在辦公室里擺弄什麽,這個點都沒走。這個賈主任是個禿頂的中年男人,雯雯之前聽說他在這邊做也是兼職,另外還有其他生財之道,常常不在這里,難得也把這間小機構打理的井井有條。不過有小道消息說說他已經離婚,兒子歸前妻,單身已經有一陣子了。雯雯左等右等,10點半多了李浩也沒來。

  給他去電話,好幾個以后才接:「寶貝,嗝∼寶貝對不起∼我,我喝多了,學生會幾個……嗝∼寶貝自己回來……打車回來,嗝∼我明天……我……」電話那頭話音漸無,隨后鼾聲響起,酒氣隔著話筒都撲面而來,雯雯喂了好幾聲也沒人回應,氣的跺腳。

  收線挂機,雯雯看著門外空蕩蕩的走廊,想到這個點還要一個人回學校,心里實在打鼓,做了半天心里建設,終于鼓足勇氣要出發。

  這時正好賈主任出了辦公室門來前 台拿東西。看見雯雯,一愣,隨即臉上浮現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雯雯現在才走?男朋友沒來接你?這麽晚一個人回學校不安全吧?」

  雯雯好容易邁出的腳步又遲遲疑疑的收了回來,爲難的看著他,賈主任說:「這樣吧,你來辦公室幫我弄個東西,然后我送你回學校,放心,很快就好。」

  雖然這麽晚了,要和一個不是很熟的異性單獨呆在狹小的辦公室里,讓雯雯不是很舒服,可她還是依舊有著乖乖女風范,聽話的坐在台式電腦前,幫賈主任完成排課計劃,賈主任坐在椅子的扶手上,身體傾向電腦,胳膊在屏幕上指指點點,有意無意間碰到雯雯的手臂。

  雯雯有點尴尬,椅子只坐了一小塊,盡量把身體右傾斜向遠離賈主任那一邊,肩膀幾乎碰到牆。

  排課計劃很快弄完,雯雯想關機趕快走人,賈主任安穩的坐在扶手上不起身,反而點開桌面一個視頻文件:「雯雯別急,你看看這個。」

  視頻剛開始就很勁爆,一對男女在地毯是癡纏親吻,女孩赤裸的腿纏在男孩腰上,豐滿的乳房隨著男孩的頂弄泛出一陣陣性感的波浪,粉紅的乳尖好像白雪上的櫻花,兩個人的呻吟聲傳出:「……啊,浩浩哥,浩浩哥輕一點……」「我操!我他媽操死你小浪貨!」

  ……雯雯呆呆的看了二十多秒才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去搶鼠標,賈主任先一步把鼠標拿在手里,居高臨下的對雯雯說:「你們把我們這里當成什麽地方?這是你們胡搞的地方嗎?還是重點大學的學生!我要把這視頻發給你們學校領導看看,問問他們是怎麽教學生的!」說著就作勢要登陸郵箱。

  雯雯又羞又嚇,大眼睛里浮起一層淚水。抓著賈主任的胳膊不放,慌亂又祈求的看著他,賈主任的動作順勢一停,高深莫測的看著雯雯。

  雯雯的眼淚流了下來:「主任,主任我們錯了,求您不要告訴學校!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嗚嗚……」

  賈主任看她哭的梨花帶雨滿臉通紅的樣子,到也沒有再逼她,反而伸手依次把還在繼續播放的視頻還有電腦關掉,歎口氣:「雯雯啊,平常看你挺懂道理的,怎麽做事這麽糊塗呢,唉,別哭啦,眼睛都腫了就不好看了。時間也不早,來,大哥送你回學校。」

  說著,扶著雯雯的腰把她拉起來。雯雯沒想到事情這麽峰回路轉,一下愣住,呆呆的看著他,賈主任笑笑,繼續摟著雯雯的腰把她帶出辦公室。

  雯雯心里又不安又有點松了一口氣,即使覺得一直被上司摟在身邊緊緊靠著挺尴尬僵硬,也不敢多說什麽,兩只手糾結在身前,就這樣一直被賈主任帶上地鐵,兩個人緊靠著坐在一起。

  這個點的車廂里人稀稀拉拉。

  賈主任依舊摟著雯雯的腰,另一只手開始搭在雯雯的大腿上下撫摸,即使隔著牛仔褲布料,雯雯也覺得好羞澀好不舒服,忍不住伸手去推,反被他抓住雙手按在腿上,身體壓過來要親雯雯的嘴。

  雯雯嚇了一跳,腦袋拼命后仰,不防賈主任捉住她的脖子,大嘴一張就把雯雯的嘴唇吃進嘴里。

  賈主任常常抽煙,嘴里總有種臭味,雯雯被熏得腦袋一暈,就感覺賈主任的舌頭伸了進來,勾著雯雯的舌頭來回撥弄,雯雯被親的嗚嗚直叫,瞪大的雙眼前全是賈主任油膩的臉皮,嘴巴里被注入那個男人腥臭的口水,惡心的她反胃。不知過了多久,雯雯感覺都要窒息了,賈主任才放開她,兩人嘴唇間還拖了一條長長的銀絲,半天才斷開。

  雯雯被嘴里的味道弄的一直干嘔,好半天才緩過來。擡頭一看,車廂里的人都直直看著他們兩個。

  一個大媽斜著眼,撇著嘴上上下下盯了雯雯好幾眼。

  一個脖子上挎耳機的少年看著他們目瞪口呆,幾個上班族看雯雯看過來了,趕快轉過頭去,可又用眼角打量雯雯绯紅的嬌美臉孔還有型號驚人的大胸,還有一個年輕學生樣的女孩偷偷遞來同情的眼神。

  雯雯羞的不行,即使李浩,都沒有在地鐵里當著別人這麽玩弄過她。

  可對著賈主任,雯雯實在提不起勇氣反抗,被他摟著多也躲不開,心里難過,眼圈又發紅了。

  賈主任看雯雯依舊乖乖的,環視車廂得意一笑。

  開始在雯雯身上亂摸起來,乳房小腹大腿屁股,仔仔細細摸了個遍,那些上班族看著賈主任的手在雯雯的大胸上揉來揉去,享受那種柔軟和挺翹,而那個小美女也只是咬著嘴唇握緊雙手默默忍受,眼珠都要掉出來了,心想自己女朋友怎麽沒那麽大胸呢,手感一定好到爆,啊,真想溺死在那片乳波里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學校那一站終于到了。

  賈主任拉著雯雯的手下車,一出地鐵站就把雯雯壓到一個隱蔽角落的的牆上,很很親雯雯,還把手伸進雯雯的牛仔褲里揉捏雯雯的屁股還有小穴,雯雯難受的求他:「主任,嗯……不要弄我了,嗯嗯……,啊,不要按那里……嗯……」賈主任興奮的直喘粗氣,頭埋在雯雯的脖子處亂啃,然后干脆一下子把雯雯的T 恤還有乳罩推到上面,露出兩個大奶,嘴巴含住一個奶頭吮吸起來。就像以前說的,雯雯的那個地方特別敏感,一被人弄就渾身發軟。

  雯雯開始輕輕顫抖,雙手無力的推著賈主任的肩膀:「嗯……不要主任……求求你不要……浩浩哥,不讓我和別人……嗯,不讓我……啊,嗚嗚,不要……」她急的幾乎哭出來,拼命掙紮,可全身好像不聽話一樣軟的如 同面條,被賈主任手指玩弄中的小穴也流出了液體。

  賈主任得意的抽出手,將指尖的愛液抹在雯雯臉上:「小騷貨,一弄你他媽就濕啦,平常那麽乖,裝的吧!被多少男的干過了?嗯?你男朋友早就被你戴綠帽了吧?賤貨,真是他媽欠干!」

  一邊說著,一邊解雯雯的褲子皮帶。

  雯雯的淚水流過臉頰滴在自己赤裸的乳房上,一邊使勁搖頭否認,一邊努力護著自己的褲子。

  一會兒賈主任也弄的胳膊酸,停下手,要笑不笑的對雯雯說:「妹子啊,你要是乖乖的呢,那個視頻我就當沒發生過,要是你不乖呢……哼哼……」停停又說:「好妹子,就讓哥哥爽這麽一回,以后保證我不找你了行不?」

  雯雯發暈的腦袋有點清醒,一聽視頻的事,全身好不容易鼓起的氣又泄了一多半,思前想后,才軟軟的說:「主任,就……就這麽一次,你說話算數?!」

  賈主任聞言大喜:「算數算數,我還能騙你?」

  雯雯遲遲疑疑的放開自己的皮帶,賈主任剛要脫她的褲子,又被雯雯抓住手:「主任,不要在這里好不好,我,我怕有人看見……」賈主任急不可耐的甩開她:「沒事沒事,肯定沒人!」

  一邊說,一邊湊上嘴巴把雯雯接下來的話堵進嘴里。慢慢把她壓倒在草叢中,不知怎麽弄的幾下子就把雯雯的牛仔褲還有蕾絲內褲一起扯掉,然后掏出自己已經滾燙硬挺的陰莖在雯雯濕潤的小穴口滑動。

  雯雯覺得自己還沒反應過來,怎麽就光著屁股被壓在草地上了呢,身下的小草涼涼的還有點露水,紮的她不太舒服。

  腿間那個又熱又硬的東西和浩浩哥的一樣又有不同,似乎頭大些,燙的簡直像通電的熱得快,要插進李浩哥哥專屬的陰道里了。

  想到浩浩哥哥,雯雯難過的心里像被壓上大石頭,嗚嗚,浩浩哥,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對不起你的∼嗚嗚,浩浩哥……

  賈主任俯下身,舔去雯雯臉上的淚水,同時身體一挺,大肉棒就進入了雯雯身體里,開始快速抽動。

  雯雯覺得仿佛一根烙鐵進入自己陰道,而且一上來就撞到自己的子宮口,好難受!雯雯已經無暇再顧忌她浩浩哥了,只想使勁按住自己嘴巴不要叫出來讓附近的人聽到。

  粗粗的陰莖在自己年輕的陰道里粗魯的抽動,每次進出幾乎都要把里面的嫩肉帶出來。

  陰道里分泌的液體不僅把賈主任的陰莖滋潤的油亮亮的,還流出來順著會陰流到屁眼,再滴落草叢中。

  賈主任剛插入的時候就感到里面有一層屏障,他還以爲是處女膜,嚇了一跳才反應過來,這小浪貨原來陰道這麽淺,隨便干干就到子宮口了,他更興奮,一下下使勁撞擊著,想把子宮口頂開,享受陰莖直接干進子宮的甘美快感,他揉著雯雯的大胸,喘著粗氣說:「哈哈,等一下干進去,就全給射給你,乖乖就生我的小孩吧!」

  雯雯捂著嘴搖頭,騰出一只手推他要他出去,不要射進來,自己體內被他撞的又痛又爽,只能盡量夾緊陰道,給他多些阻力不要那麽容易撞開自己的子宮口。

  賈主任才不管她那種無力的推搡,該怎麽干怎麽干,干的更用力,被夾的也很舒服。

  一會兒他爽的叫起來:「哦……夾的好緊,嗯,要出來了,出來了,嗯,給你……都給你……」雯雯感覺體內的肉棒跳動幾下,然后男人的體液就痛痛快快的全射進了自己身體內部。

  賈主任射完好像死豬一樣壓在雯雯身上喘息。

  雯雯把他推開,擦擦淚痕,自己調整了一下呼吸,不要再哽咽,然后把手指插進剛被干完的小穴里挖弄幾下,就感覺一股熱流從體內滑出,她掰開自己的陰唇,好讓那些白濁流的更快些。

  賈主任一邊穿衣一邊色迷迷的看雯雯做這一切,末了撫摸著雯雯的背遺憾的說:「干你真他媽爽……這次沒干開你的子宮口,啧啧,好可惜……」雯雯忍著酸痛從草叢中找到自己的衣服穿好,低著頭對賈主任說:「主任,你說話要算話哦,以后請你不要再來威脅我們,也請你不要在干我了。」

  賈主任笑眯眯的說:「當然當然,哥哥怎麽會騙你呢?好啦,快回學校吧,再晚宿舍宵禁了。」

  雯雯其實並不放心,但一時也想不出什麽辦法保證他遵守諾言,時間也的確不早了,只好憂心忡忡的獨自跑進學校大門。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